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网络日志正文
【学伟论道】法国立法选举,马克隆还有机会得到议会绝对多数吗? 2022-06-16 01:26:31

【学伟论道】法国立法选举,马克隆还有机会得到议会绝对多数吗?

法国2022年立法选举的第一轮已经结束。马上就有第二轮,所以抓紧时间和大家讨论一下。

我们先来看,已经确定无疑的选票情况。首先是弃权率高达52.5%。据报这是很长时间以来的最低投票率。

几经周折,最后的结果,齐心联盟以25.75%的得票率总是保住头筹。而梅朗雄领衔的称作“人民、环保和社会新联盟”的左派极左派五党联盟(简称NUPES)仅以些微差距的25.66%屈居第二。这个联盟/梅朗雄显然是这次选举的最大赢家。国民联盟有18.68%的选票,共和党得到10.42%的选票。泽穆尔的夺回党获票4.2%。其余小党得票甚少,略去不计。

像上次总统选举那样,画一个图。(数据仅保留一位小数。)NUPES五党联盟的内部得票按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比例分解。

image.png第一个触目惊心的现象是:极左派势力大涨,梅朗雄的不屈党在(极)左派联盟中占据超过7成的压倒多数。梅朗雄的不屈党,顶替了五年前的前进党,成为今年的爆款。

第二个触目惊心的现象是,传统的中间派偏左加偏右,从社会党到共和党,中间插上前进党,五年前得票还有将近60%,稳稳的橄榄形粗腰。现在,这些中间派的票,如果不算已经倒向极左的社会党和绿党,中间仅剩的两个党合计才占36.2%的选票!一个橄榄形反面的沙漏型格局似乎很快就要在法国开始成型了!

第三个触目惊心自然是早已心中有数的极右派继续暴涨,从上届的得票13.5%一下涨到22.9%。

那么极左加上极右, 就从上届的26%一下子涨到49%!再加上一些此处未计入的极端小党,他们的总得票率已经明确超过50%!50%,在普选民主中,是一个最重要的门槛。多一票,通常就是可以赢者通吃。只是极左和极右,还是有重要的政见区别。至少直到今天,他们并不会在政治上结盟。但凡他们之间有了这类迹象,中间温和势力就铁定玩完了。

极左和极右,两极相通,他们的社会属性极为接近,总之是以中产以下的人群为主体。他们的社会政策极为相似,简单地说就是要均平社会。而且着力的方向不是扩大生产(做大蛋糕),而是扩大再分配(多切蛋糕)。所不同的主要是,极左派不像极右派排斥移民,反而仰赖他们作为重要社会基础。而中间派都有限制(非法)移民的议程。极右派就更是把(非法)移民视为大敌。

第二轮投票前的各种合纵连横,正在展开。齐心联盟自然是竭力想要取得议会的绝对多数289席。而NUPES联盟最实际的愿望当然是击破齐心联盟的这个幻想,至少也要让其只能拿到相对多数。(即议席虽是最多,但不到289席。)更美好的愿望当然是自己成为第一大党,迫使马克龙任命梅朗雄为总理,重启已经有过两次的左右共治。不过这回就会是中/极左共治了。

这次选举的最大新特征就是,法国政治真的第一次面临,可能要脱出中道循环的惯例,而让极端派上台的可能性。

当然经过研习数据,笔者现在认为,齐心联盟获得绝对多数的概率的确不是很大,但获得相对多数的概率则是很大。梅朗雄大概率还是美梦成不了真。而且齐心联盟即使只有相对多数,加上理念较为接近的共和党的数十票,还是可以在国民议会中得到稳定多数。比如65岁退休的计划,应当还是可以在新的议会里得到通过的。但马克隆可能就得多让出几个部长职位给共和党人出任了。

但下一届大选真的就难说了。基于宪法,马克龙不能再竞选连任。如果他不能在五年之内培养出强大的接班人,他那个起于青萍之末的前进共和党,真也可能重归于青苹呀。百年大党共产党、社会党都会奄奄一息,共和党现在也是前途叵测,五年嫩党能否熬过接班之隘,真的难说。难道欧洲大国真的就要由法国率先,进入民粹主义的新时代了吗?

NUPES的政纲?美好幸福新时代耶!网上轻易可以查到。政纲很长,仅摘有关经济方面要点如下:(点评放【】内。)

废除现行第五共和国,成立制宪会议,削减总统权利,建立议会制的第六共和国。推行比例代表制。16岁就有权投票。

最低生活保障单人1063欧元。最低工资随后1500欧元。加强35小时,逐步迈向32小时工作制。退休年龄降至60岁。第六周带薪假。【都很美好。劳动力成本提高?企业赚不到钱会倒闭?这些好像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耶!】

引入中小企业10%和大公司5%的短期合同(CDD)的最高配额。【会不会导致企业更不肯雇工?】

退出欧盟的“稳定和增长协定”,废除 3% 赤字和 60% 债务的预算规则。【是不是想为更加天量的赤字预算打开绿灯呀?】

恢复巨富税,增加富人遗产税。(新招:计算该继承人一生中获得的所有大宗赠物,纳入遗产税基数。)(以下退出【】机制。)。

这里帮梅朗雄重点解析一下“钱从哪里来”的问题。

众所周知,法国号称“万税之国”,2016年,税收和生活保障摊款合计占GDP的比重47.6%。稳居欧盟所有国家第一位。法国的“劫富济贫”的社会主义已经搞得很多,也因此保障了反映贫富悬殊程度的基尼指数一直世界领先在30%以下。现在法国的问题不是还要扩大,而只能是在不扩大甚至适度缩小开支的情况下,让福利分配更加公平有效。

梅郎雄称他的方案仅加税1000亿,只涉及20%的法国富人,另外80%的人不增反减。笔者一时查不到现在20%的富裕人群的基本税率、纳税总额,但显然这20%的富人的所得税远不可能补他花钱的窟窿。据法国众多媒体测算,他的政纲产生的新开支将达至少2000亿以上。到头来,还是只有你我之列的大批中产阶级需扛起这绝大部分的亏空。还有,60岁退休,亏空的分摊金,他打算问谁要?是不是都指着像美国看齐,更加天量地发债呀?

笔者对这个政纲的整体感觉:第一,颠覆了太多的现行大政策,恐怕会导致法国/欧盟/西方的大动荡。第二,过于美好,不敢直视,实在不像是真可以实现的。笔者不由想到这是不是圣经中描述的各种果子可以随意吃的伊甸园。笔者还记起1958年在中国流行的一句歌谣:“人民公社是金桥,通向天堂路一条!” 嗨!大锅饭来了,不要钱!

西方文明的鼎盛期,是不是已经结束?什么时候结束?一直有争议。笔者的看法是,现在还在整体的鼎盛期(的末端),只是在开始缓缓下降。什么时候开始急降?则还不明确。明面上,个人以为,英国脱欧是对西方文明整体鼎盛的第一次重大打击;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第二击;如果梅朗雄下周日赢得法国议席第一,得任总理,那就是第三击了。我的新问题就是,西方现在仍在其中的鼎盛期,还能经得住类似这样的几次打击?

上篇文章讲过的桥水公司总裁达利欧在《原则》一书中揭示,西方国家摆脱天量债务困局的最大绝招就是:由国家出面,借尽可能多的长期债务。然后再由国家出面收买大量的私人债务。(这个操作,在美国,叫做“量化宽松”。)然后大量印钞,不惜(恶性)通货膨胀。再用这些只有纸张印刷成本的新钱把已经在国家手中的私人债务大量还掉。(比如,NUPES的政纲已经明确提出,因COVID-19产生的债务,要予以废除。)然后无债一身轻,就可以重新开始?这是不是一个完美套路?

现在法国银行利率1%,国债利率1.5%,通胀4.8%。美国长期国债利率3-4%,银行利率3%,通胀8.6%。是不是已经开始在完美实施这个套路呀?

所有有较多储蓄的人就亏了。你们的毕生储蓄,会不会都化掉?而靠借钱维生的人,就赚到了。快借钱买房啊!就是还不清楚,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还能玩多少年?梅朗雄拟议中的上台,会不会就是这个鼓声在法国很快中断的明确信号?

美国近日股市连续重挫,是不是那边鼓声将息的信号?法国/欧洲能不像2008年的金融海啸那样被拉下水吗?

现在言归正传,和上次一样,为了让法国这个如今尚可的局面还能至少再持续五年,本人慎重呼吁大家出去投票,抢救马克隆总统的议会多数,不要再来历史已经证明运转不好的共治,不要让任何极端势力在法国上台,不要很快就看到梅朗雄的那些颠覆性的措施把法国/欧洲搞得呜呼哀哉。

浏览(350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