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看鱿鱼游戏,谈谈人的三种活法。 2021-10-16 01:44:23

一段时间没来万维博客,在追剧,一口气看完韩剧“鱿鱼游戏”。本篇想聊聊三个话题,看鱿鱼游戏的感想,covid疫苗,对后续的展望和预测。这三个话题还是继续我在上一篇聊到的人的主权,soul灵魂和body身体的所有权做进一步的展开。


上篇我主要是想提出,美国西方法律界对人的soul灵魂和body身体的所有权问题,由于Covid,进入了一个我认为是至关重要的博弈阶段,可以说这个博弈的结果决定人类文明的走向和每个人的命运。我认为各方都会是竭尽全力投入到这个博弈。但是很显然,the great reset, don't own anything, but happy每天都在打动一些人的内心。政府公权力和美国西方的寡头统治集团掌控的政治,经济,媒体娱乐,金融,甚至宗教和学术思想领域的多层次,多方位的组合力量是无比强大的,而像我这样的,反对和反抗公权力的overreach和滥用权力,属于freelancer的反抗,尽管我们人数众多,但是缺乏可信的组织和leaders。这个博弈的力量对比很悬殊。公权力的情治机构一直是渗透利用反对和反抗力量,而且很成功,所谓controlled opposition。比如,我认为川普现象就是这个controlled opposition的顶级运用。controlled opposition的特点是造势要远大于其实际目标,鼓动气愤也是看似决战准备态势,但是真正决战时刻,行动完全不匹配造的势,然后绝大多数参与的人,还很无辜的自圆其说,自己没有错啊,double down,然后找各种理由开脱。因此我对美国西方反对反抗公权力的力量能达成什么结果是悲观的,即便如此,还是要反对和反抗公权力的overreach和abuse of power。


我一直说我是一个optimistically pessimistic人。是什么让我这个pessimistic人还能optimistical呢?简单就是我几十年前移民美国了,我来到美国,开始了一个我的新的人生,这个新的人生是以我作为一个人的主权,我的灵魂和身体的主权而展开的。为这样的,我的主权的原则而活着,我认为这本身就是optimistical。与此匹配的是,我发现美国西方,以人的主权为原则而活着的人还是占相当比例的。这就让我optimistically pessimistic了。具体就是,西方自启蒙后,美国西方的公权力曾几何时也是极力鼓吹人的主权,还在全球搞了无数次的颜色革命,以民主自由人权为口号。美国西方公权力需要”软着陆“,需要一个给人洗脑的缓冲阶段,不能一下子180度转身,自打脸来实施剥夺人的主权,因此我们看到fear手段,恐怖和病毒,慢慢的,逐步的,在社会上和各个不同的群体间,就会起到divide and conquer的作用。以前我介绍过biopolitics的理论和运用,类似政治经济学的运用。


这个美国西方公权力不能自打脸还有另外一个我认为是最重要的原因:Oligarchy还是Autocracy? 寡头还是专制? 美国西方的传统top-down管控模式是寡头。寡头模式的特点是需要允许下面各个层级有响应的自主能动性和信息自由交换的畅通。因此会是保持很多层面的”fair play“。专制呢?一大通吃,海鲜自助模式,什么都要拿,不吃也拿。我引用过Rudolf Steiner的那段科学最终会是消灭人的soul的话,我想至少在科学没有消灭人的soul这一天到来之前,美国西方还会是Oligarchy寡头管控模式,因为经济上高效,甚至可以是促进科学技术的更进一步发展,以达到最终消灭人的soul的目标。


小结一下,我的悲观是科学会是先控制人的body身体,最终会是消灭人的soul,我的乐观是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在美国西方寡头统治下,我还会是有很多选择的。比如目前美国西方关于covid疫苗的法律选择,在专制的中国这是早就进入soul和body被剥夺的悲观的。说到中国,如果寡头和专制,最终都是用科学消灭人的soul,那么专制还需要寡头的经济和先进科学模式,寡头需要专制的管控人的模式,基辛格就很崇拜毛泽东有能力拿走中国人的soul和body。这是我一直说的我和少不丁两兄弟打赌计划,comparing notes,这么干的,trading places。


OK,现在聊聊看完鱿鱼游戏的感想。以前我介绍过,我花了几十年时间,我认为有所感悟人的不同的活法。前段时间,万维几位博主聊人的生命意义,我没有参与,因为我觉得自己早已是轻舟已过。生命的意义对我来说是选择和行动,以及享受或者承担选择和行动的moments和结果。我总结人一般有三种活法:跟风,double down,risk management。 三种互有重叠,但是很明显会是以某种为主。


1,跟风。我想大多数人是这样活着的,具体比例,我不确定,做个猜测,我想会是75%,特点是最主要的选择和行动决定,最终的衡量是看其它人是不是也这么干的。口头的其它理由可以忽略的。

2,Double down。 太多的高智商聪明人的选择和行为模式是Double down。Gee,我这么聪明,理论这么牛,只是运气不好,下一次肯定会赢。占人的比例20%

3,Risk management。 任何选择和行为都有风险和代价,人生不用100%杠杆,人生就是一部连续不断的连续剧,只要还能继续play下一场就行。占人的比例5%。


鱿鱼游戏具体情节,人性的善恶,我这里不介绍,读者有兴趣自然会去看。我想要表达的是,为此,我还专门看了很多韩国人对鱿鱼游戏的现实对照评论。北韩的评论最滑稽,跟万维特有理博类似。资本主义是野兽。韩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体制模式的国家,上面还是寡头管控,但是下面各个层级是自由流动的。也就是说,韩国这样的国家社会,上面三种活法的人都有,我想下面各个层级能自由流动,就不会内卷和躺平,就会是上面三种活法的比例分布。鱿鱼游戏描述的主要是前两种人,在自由流动的社会,种种原因和决定欠了巨债,或者需要一大笔钱。第三种活法的人,自己本身总是会继续下一个play。中国这样的国家,第一种人的比例应该是99.9%。第三种人恐怕风毛菱角,因为习主席不让你play,你就不能play。第二种比例不好说,不过万维倒是不少。


OK,介绍我最新对covid疫苗的研读。由于我自己所在的工作领域,我一直关注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合成作用。美国Rice大学在2016年推出一个新的科学进展,通过nanotube纳米管实现远程自我组装。Teslaphresi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1d0Lg6wuvc&ab_channel=RealEngineering 

下面这个视频是波兰的Dr.Franc ZALEWSKI介绍他在Covid mRNA疫苗里发现的似乎是lifeform的物质。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45rx8vafSfWS/

下面这个视频是DR. CARRIE MADEJ描述在美国实验室的Covid mRNA疫苗里似乎是lifeform的物质。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DGogfLkEmpir/


Moderna如此描述其mRNA技术:Our Operating System

Recognizing the broad potential of mRNA science, we set out to create an mRNA technology platform that functions very much like an operating system on a computer. It is designed so that it can plug and play interchangeably with different programs. In our case, the "program” or “app” is our mRNA drug - the unique mRNA sequence that codes for a protein.


我不对这个mRNA新技术的benefit做评论,因为没有必要,我不是他们的marketing和销售人员,而且他们赚大钱获得回报很高了。对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合成作用和应用,我自己没有什么疑问。已经投入海量资金,美国国防,军事,科研,民间很多积累了。我要提出的问题是,在疫苗中加入一个信号接收器件包含一个可以是实施远程通信的软件操作系统,然后通过类似Rice大学的Teslaphresis技术,实施远程遥控,在人的身体里自我组装。这样的功能的实现,首先是不是需要不断的要求人打针?不打针就没法实验,就没法搞新的材料进入人的身体做自我组装。再有,第三种活法的思维出场了。 What if something goes wrong?人的免疫系统和身体能不能匹配和接受这种新的改动和更新以及不断的实验? 更有甚者,what if 坏人用这种技术呢? 


OK,谈谈我的预测。经过海量的研读,和反复思考推演,我得出结论和判断,Covid是个biopolitics的应用,上世纪六十年的理论和vision,80年代开始实施,搞垮苏联后,原子弹让路了,bio warfare匹配biopolitics进入美国西方寡头公权力的实施计划中。在我看来刻意渲染种族分裂也是biopolitics的一个宣传武器应用。控制人的body身体相对来说是很方便的。中共中国模式非常管用。美国西方还要控制人的soul,进而进入消灭人的soul的进程,最终达到科学消灭人的soul的目的。少数无神论人不买God的帐,我是理解的,他们把自己当成人间上帝,他们认为他们能实现这个和那个,太多乌托邦idea了。这些人是不是必然要牺牲很多韭菜来实现他们当人间上帝的目的?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无神论者是不会有真正的道德的。进一步,少数无神论想当人间上帝的人就更不谈上有高的道德,因为他们每天还需要牺牲大量的韭菜来达到他们的目的。恰恰,这类人中double down活法也占多数。 我不能理解的是大多数韭菜人还喜欢这样的被牺牲,我只能说这是God的cruelty。


OK,接下来,我认为,不管什么方法,这一轮美国西方寡头指挥的公权力会是尽全力达到不断给人打针的目标,必须实现一种不断往人的身体里注入物质材料的机制。不见得只是疫苗,以后也可能会是食物,或者任何人平时需要摄取进入人体的东西,取决于科学技术,毕竟新技术投入成本是惊人的高,他们不会,也不能在一个新的系统完全能接管之前就瘫痪现有的系统,这个是我关注的金融系统最关键的博弈。其实这个Covid也让他们有了如何赚大钱,然后继续投入到新的技术的经验和机制。这个钱太好赚了。 跳出这个疫苗事来看,即便由于某种原因,比如,我前面说的,美国西方法律上的博弈,使得公权力不能自打脸,收敛了。比如,美国30%的员工干脆辞职,那么美国经济就会是彻底瘫痪的。其实不用30%,10%恐怕就够了。现在我认为有40%的可能性,拜登政府会是取消或者冻结疫苗mandate的,取决于多少人愿意被解雇。我们需要看,需要组织一些资源支持那些宁愿被解雇而反对被强制打疫苗的失业者。


我想长远来说,这个博弈还会是一直进行的。在我的body身体完全被控制之前,他们没有办法控制我的soul灵魂。但是我认为他们不会放弃,他们会尝试各种办法,各种马戏节目转移人的注意力。中国不一样,太多的华人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没有党或者祖国,什么的,他们就什么都不是,这样的寄生思维是非常流行和普遍的。也就是说,中国思维是“没有别的什么自己就什么都不是”,因此人的body和soul到底是谁的主权,一锅粥,各取所需,目前习近平似乎是主权拥有者。


韩剧鱿鱼游戏,非常好看,人生如果是一场游戏,一个梦,我个人认为,需要一个思维。这个思维就是,人生不是一个窗户,而是一面镜子。我想多年前,当我对镜子和窗户有所感悟时,我对人生的意义话题就不再感兴趣了。


介绍几支Florian Bur的钢琴曲。





浏览(6816) (22) 评论(4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1-10-23 20:40:45

刚看了韩剧"王国"。有空的话不妨看看,这些电视剧都很超前啊。里面的"僵尸"毒说是寄生虫。。。现在有说在显微镜下观察到疫苗里有会游动的蠕虫。联系到对新冠有一定疗效的尹维菌素,HCQ, 青嵪素等,都是杀寄生虫的药物。不免感到韩剧很超前啊。

回复 | 0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1-10-21 20:03:06

最近一直在追韩剧,几年前的韩剧,和当下的情景附和。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10-18 23:19:59

韩剧鱿鱼游戏,非常好看,人生如果是一场游戏,一个梦,我个人认为,需要一个思维。这个思维就是,人生不是一个窗户,而是一面镜子。我想多年前,当我对镜子和窗户有所感悟时,我对人生的意义话题就不再感兴趣了。

============

您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多年前” 如果您只看镜子里的您, 咋知道还有个世界唯一超级强国,美国的存在呢? 您不找个近点的,抬腿伸手就够得着的,离 "镜子“ 中的您最近的, “自由” 印度,独联体,东欧, 以至中南美洲去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去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8 10:51:30

我还没把鱿鱼游戏跟Cabal&DS联系起来写出来,我是想先提出risk management的活法感悟。接下来的几年,我个人认为,所有的人生重大决定都需要risk management,因为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跟风和double down都不是好的选择。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8 10:43:36

哈哈,厉害。DS研究大家。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8 10:40:16

八卦一下看到的《鱿鱼游戏》的評論:

“韩剧《鱿鱼游戏》中有很多DS元素,首先是符号,工作人员的黑色面具上,分别有圆圈🔘、三角形🔺、和正方形🔲,这正是DS黑魔法的符号学……圆圈是普通工作人员,做饭的、尸体搬运工等等;三角形是士兵,负责枪杀,美国特种部队的名称是三角洲部队Delta ,Delta 源自希腊字母中的第四个字母,这个字母的形状是三角形🔺……还有前来观看游戏的精英们都带着鹿头、牛头、熊头等面具,这和DS流出的照片一摸一样……”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22:41:25

我可不是指结果导向,是channel energy的选择。7 causes, 我也是希望自己永远长不大,但是那仅仅是希望而已,哈哈。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21:33:44

哈哈,人生有時候不看或沒法看ROI,因爲無人知道God的考試標準。還有你看小孩做事很多不關注結果,更關注過程,因爲其更大的樂趣有時在後者,那麽假如God更喜歡小孩的話,是不是小孩的態度更能拿高分?


關於之前那個大天使的問題,我相信聖經或某些宗教典籍應該提到過神跡的記載。當然我們不用管細節。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20:17:36

这个要看什么题目,我不规定。一般来说,我年轻时对how花的时间最多,因为要生存赚钱,随着年龄增长,资源逐步充足,how就会减少,会是what和why渐多。但是还是要看题目。比如无法实证的,花时间在how上面不符合ROI。关于soul这个题目,我几乎不在乎how,人对reality的感知是个mystery,既然是mystery,what就先是我的兴趣所在,而且没得明确,只能习惯不确定了,how就不重要了。我是这个顺序。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20:06:02

哈哈,可以這麽説,what是理想主義,how是實用主義。Why如果指的不是預定的縂目標,我可能需要把它從高層墜落到底層,因爲why遍佈what和how的每一個角落。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20:01:15

一次説太多,容易讓人誤會某幾處被强調多於其他。我就單獨説説對what, why, how從方法論角度的看法吧。我同意how是稍次要的枝節,但也承認人不可知的東西太多了,不可能一下子就能理解what的全部,所以會同時思考why和how。有時自以爲what好不容易確定了,why也想明白了,到了how又發現怎麽老搞不出來只好又回頭看what哪裏出問題了。所以假如我有一個團隊要研究一個開放性的課題,我會派他們從各自喜好的角度自由發揮,然後定期整合一下。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9:06:07

这个又是回到我们经常聊到what, why, how。关于soul,我觉得how先不是最要紧的。现在地球人的混乱是what的问题,甚至是what的一个分支,有没有soul这个thing的问题。我感到奇怪的是,God创造,或者你说的那位大天使分出来,怎么这么多年还没有提示和展示soul的实际存在,用地球人能懂的方式?这对我来说,是个谜,会不会地球人真是不重要,expendable的呢?地球人自己当然可以自我hype滴。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18:50:00

唉,我所以説我是在嚴肅地開玩笑就是這意思,沒有宗教的束縛,可以按邏輯組合出最大的可能,但同時又缺少足夠的人間可以呈現的證據。按照我的邏輯組合,我得回到陰陽平衡那套理論。因爲我覺得Cabal所行的那些邪惡黑暗的事情跟人間的真善美不兼容,也難以想象cabal内部有可以長久存活的善,而人間偏偏還是有真善美,所以我的理論需要一個與之匹配的正面的“cabal”(靈修陰謀論一般稱其爲守護者或抵抗者),這也比較符合我的觀察和期待。

哈哈,soul的裂生也有理論的,很複雜,但不是人間傳宗接代那種。瞎扯一個例子,某大天使想體驗人間疾苦,又不願親自下凡的,他可以臨時分出一個分靈去執行計劃,完成後分靈可以選擇獨立也可以回歸。回到咱們這些凡人,我認同的理論就是我們的靈魂就是源頭唯一的那一個靈魂裂分多次而來。説句得罪(也可能是誇耀)基督教的話,耶穌既然是上帝之子,可以認爲是直接來自源頭的分靈,故有大能完成創教和救贖的使命。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8:20:36

如果地球人的soul也是expendable的话,那么就只能用God cruelty来解释了。当然肉体expendable是race延续必要的,那么soul expendable呢?We will see, 这是我每天睡觉前希望明天快点到来的根本动力,i want to see and I want to know,i don't want to wait,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8:16:49

我的理解God专制是一种hierarchy, 一种order和form,a structure, 一个架构。目前我的思考是,也许地球人并不是这个架构中最主要的thing, 但是又会跟真善美和爱,soul产生不匹配。这个是个最头疼的问题,想是想不清楚的。不过我不会吃惊地球人只是expendable creature, 不在hierarchy最顶级,因为地球人肉体的死亡是实实在在的expendable 特征。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8:06:07

另外按照simulation,我写的程序而已,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8:01:54

另外,按照我对God创造的理解,God是因为爱和bored才创造的。撒旦被戏剧化也是必然。Cabal 如果要杀死所有人的soul,包括他们后代的soul,那他们就会跟被杀的一样,这不符合管控常理的。奴隶主跟奴隶的区别在于控制,如果都是soulless,最终就会是电影terminator场景,机器人倒过来控制人了。这个目前我还是只能看作娱乐,也许会是弄巧成拙,但是我认为Cabal不会把自己搞成soulless而最终跟奴隶一样。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17:57:37

哈哈,God專制指的是God預設的規則吧,只要某種規則被打破,某種毀滅、重啓動機制就被自動觸發。留到God身邊就是修行人常説的跟源頭合一,那境界已經無法用人間語言形容了,嘖嘖。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7:54:37

哈哈,你想到的更黑暗,估计你我都有戏剧性成分。这样,折中吧。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17:50:54

哦,我老是忘記在你這裏Cabal和寡頭的差異。不過,根據我接觸過的黑資料,寡頭對子女如常人的溫情脈脈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當然也不是説待子女如待韭菜),他們爲了保持所謂血脈純潔、江山永固對婚配安排、接班人的培養都是很邪門的。黑手黨中强調道義的教父那種,只是電影上的,而且實力比寡頭差太遠。還有那些美國總統,到了洛克菲勒家族掌門人那裏都是差了好幾級的,也所以扎克伯格們可以肆意收買各郡選舉機構爲其服務(直到他們遇到無間道頂級高手麥克弗林)。

換句話説,在我的Cabal理論這裏,Cabal常委會内部即使有競爭關係,他們的合作規則也是很早就定死的,誰敢違背,就會被淘汰。比如,亞麻的貝索斯只能獨霸物流行業,他不會跟JP Morgan搶金融市場。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7:15:21

这个是我说的匹配ethics。目前的ethics还是西方的真善美。Cabal常委没法教自己的后代,杀人,害人是good,还是要装吧,那么后代就是变数了。除非一个新的匹配ethics,重新根据科学杀死soul的进展一步一步匹配更新什么是good,什么是坏的,这个我看不到科学能力有什么了不起作用,还是人的元器件dynamics决定。当然trans和AI机器人时代会是完全不同的匹配ethics,比如现在trans上什么厕所就是一个问题了。不过我不能担心那么遥远,那时我恐怕早就请求God让我留在他的身边。以前我说过,我会请求God,不要再让我回到人间,我hold住信仰,被测试过了,而且人间没有什么我可以留恋的了,God会grant my wish的,哈哈。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17:07:10

那是演变到autocracy的场景。目前还是寡头,会是相当长时间的,也可能God出手,因为God才是真正有资格“专制”的。我以前讲过,我愿意接受God的“专制”. 只是具体不知如何。你还是没有领会我举的那个Cabal常委会的例子。这是一个generation问题。我以前举国黑手党都是希望和计划培养自己的后代转型当国会议员什么的。人的精神追求是generation nature, Cabal寡头常委会机制不会杀死他们后代的soul,老实说就是专制老皇帝也不能保证儿皇帝为了爱一个女子而变成正义。哈哈。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16:47:48

我覺得Cabal對堅持信念者的respect是非常不可靠的。一方面,夾縫中求生的人也不太可能身心一致地一直保持對信念的堅持;另一方面,Cabal雇傭的高級代理人,最終還是得執行主子的議程,不會說開出一個白名單讓別的高級代理人也對名單上的人執行同等程度的respect。

另外,記得老兄曾研究過transhuman,等這個超人群體成熟了,堅持信念有靈魂的人留著也沒什麽意義了。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12:21:15

老兄厲害,可以達到不可替換的freelancer境界。我只在内心可以達到那個境界,肉身上還是苦哈哈打工多年換來的新移民身份,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02:12:18

我认为我们只要保持自己坚定的信念,最终连cabal也会是respect的。至于韭菜,我就不用多说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02:10:27

我可以分享一些我个人的成长和工作经历。我自诩一直处在不能被替换的state,我宁愿被打击,甚至被消灭,就是要不可被随时替换,一直到现在,我自己freelance。以前我也稍微介绍过将来最好的工作就是做一个freelancer,因为金融和法律都会是调整为分布式,一个有知识和能力的人,完全没有必要跟一个公司签订固定的合约。这个层面的自由流动不是上面寡头cabal计划控制,或者能控制的,因为经济的活力不是取决于一个常委会,而是下面各个层级的自由流动,包括金融的本质也会是变成支持经济活动自由活动的特性为主,而不是保值作用。其实YouTube上面早已经是这个partner monetization机制了。我跟很多年轻人讲,这是他们最需要准备好的知识和能力。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01:32:49

好,进入更大的一个框架和匹配的ethics来看。这个更大的ethics如何定义什么是good?我不认为是中国人崇尚的丛林法则,因此我一直强调无神论者是没有真正的道德的,也就是没有其匹配的ethics,尤其是无神论中一小群高智商科学家,他们排斥Judeo-Christian什么是good的ethics,自己并没有什么是good的新的,更大的ethics,我当然愿意帮助他们,但是问题是他们是嘴硬的,并不能明白他们的科学是Judeo-Christian 什么是good的ethics驱动出来的。也就是这些人在道德上是无根的,是寄生的。现在我举一个例子,cabal代表或者匹配更大的ethics框架,对什么是good有其更大的定义。比如cabal是九人常委会。你算一个,我算一个,大少似乎还没确定cabal,算是候补常委。有一天女儿告诉我,她狂热的爱上了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我怎么办?消灭我女儿的soul?force其它所有的人不能爱上我不喜欢的人?如果我是一人常委autocracy专制,我想我会那样做的,但是九人常委啊,你完全可能是喜欢我不喜欢的那个男孩,完全可能可能会是支持我女儿的爱情,同样你儿子也完全可能得到我的支持。这就是寡头跟专制的不同。因此我进一步推演,寡头最终因为寡头们自己这个层面的fair play,最终还是会牺牲soulless韭菜,毕竟soulless韭菜不仅仅是成本问题,是个可以随时被替换的cause问题,我以前举国大公司HR的最高原则,就是实现随时可以替换资源的机制。一样的。不可替换的特征,就是soul的wilderness本质。专制当然是不一样的,目光是短浅的,因为上面没有了指导。寡头的另一个本质,即便不承认上面还有具体更高的裁判,这个寡头机制本身就是制衡机制,在我看来cabal机制是寡头机制,因此3.0会比1.0要精彩的多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01:16:35

这个问题需要从两个框架来认识和理解。一个是Judeo-Christian框架,主要是Judeo-Christian ethics框架。这是西方文明史主体,也是当今科学的源头,这里先不深入。我们可以从另一个更大,更高的框架来聊聊。如果还有一个更大的框架和其匹配的ethics,那么Judeo-Christian驱动的当今科学的任务是其框架的产物,被佛教,印度教,还有无神论者拿来,那么其匹配的ethics是什么呢?这个更大的框架里的good的定义是什么呢?总不能就拿Judeo-Christian框架驱动出的科学,而丢弃与Judeo-Christian框架驱动出的科学匹配的ethics吧?比如中国人享受西方的抽水马桶科学技术,却还是认为老祖宗蹲kang是good,还是用老祖宗的ethics来匹配解释,这显然会是导致内卷和躺平的好死不如赖活的。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17 00:26:39

哈哈,我的離經叛道的推理似乎頭一次被老兄認可,再補充些哲學的骨和肉就更有趣了。關於獸印上次請教過一個牧師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只好自己閉門造車。

有一個depopulation細節邏輯上還不太通。從Cabal統治成本角度而言,難以管控的不肯出賣soul的人更應該優先消滅,而souless的人口並不需要主動消滅(可按比例自然退出),因爲他們聽話,讓他們不生、少生、變性都容易。或者老兄是説需要保留soul健全的做最高端的科學工作?

造物主創造的可能智慧高過人類的生命種類是肯定有的。我倒是不忌諱談,主要還是證據太有限(可能Cabal隱藏是一大原因),所以我暫時把這些歸入不可知領域。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17 00:01:21

另外,以前我也稍微提到,人的ego总是以为人自我是中心。但是God创造不仅仅只是人,还有其他,很多跟人没有关系的thing,也可以说是real reality。从我的hierarchy认知来看,为什么人总是认为人是God创造那些things当中最重要的一个thing呢?我在想,说不定不久后外星人出现,地球人可能会是对自己的自大不好意思的。我不愿意多谈这个,因为我不想刺激基督徒朋友。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