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法国刘学伟博士
 
注册日期: 2011-07-20
访问总量: 697,67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学伟论道】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政治学研究】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萧功秦谈新权威主义2.0版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时事评论】
 · 【学伟论道】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中美贸易协议之我见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议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 特习大阪会后,华为飞机又可飞了吗
 · “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国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游记】
 · 刘学伟钟琪:夏威夷火山探秘之旅
【教育、文化、生活】
 · 法国教育制度中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
 · 在法国接受精英教育,绝不比在中国
 · 那些让人荡气回肠的古典爱国诗篇
 · 法国的退休老人怎样生活?
【历史】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一公里观感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天下”者,谁的天下?
 · 新三国(三个文明)演义概述
 · 浅论中国的2.5次革命与2.5次共和
【中东】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东亚、东亚国际关系】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中国应对日本,战术背后当有战略
 · 钓鱼岛与南海诸岛:中国之远谋,应
 · 东亚与中国:一个文明的重新崛起
【海外华人、亚裔】
 · 亚洲人就是新犹太人…… 刘学伟译
【中国】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一个物质比精神富裕得快许多的国度
 · 刘学伟:马克龙访华底气尚存之因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是政治改革1.2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之教育改革0.8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之经济改革2.0
 · 刘学伟讨论“带路党”的结束语
【意识形态】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三
 · 刘学伟推荐邵晟东:共产主义之我见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平等相对论发凡
 · 论领袖的魅力-charisma
 · 人民主权理论的破绽与人心理论的初
【西方衰落】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东方崛起】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美国时事评论】
 · 从中美贸易战看特朗普的交易艺术
 · 美国中期选举各类奇葩结果试解读
 · 美国中期选举,风在往哪边吹?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西北阵线”的白人种族主义太黯然
【法国/欧洲时事评论】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公益劳动法能否是法国的救命药?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为何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无法成功
 · 刘学伟:马克龙执政半年反思与前瞻
 · 加泰独立公投:多元文化和国家认同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法广采访刘学伟:法国并未出现“海
【移民和恐袭】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关于当代国际移民问题的一些思考
 · 刘学伟:“问题移民”以外的三个“
 · 刘学伟:恐怖主义导致民意过度右倾
 ·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在哪里?
 · 刘学伟:西方人搬起了恐怖主义的石
【人工智能】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刘学伟:人工智能畅想曲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阿尔法狗战胜给人类的启示
 · 人工智能畅想曲
 · 传统Taxi与Uber大战之我见
 · 聪明的民族是否理当先发财?
【国民综合素质】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十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九
【过往目录1】
 · 驳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之几个理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聪明的民族是否理当先发财? 2014-01-17 13:11:58

聪明的民族是否理当先发财?

(首发《观察者网》,

原题《国民智商与世间的一切都相关?》

这里恢复了一部分被删改的内容)


年终之际,《观察者网》编辑部要求为大家推荐几本有意思的书。笔者想来想去,想给大家介绍两位学者合写的三本书。这两位作者为北爱尔兰阿斯特大学心理学名誉教授理查德·林恩Richard Lynn, 和芬兰坦佩雷大学政治学名誉教授塔图·万哈宁 Tatu Vanhanen。这三本的题目分别是:《智商和国民财富IQ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2002年出版;《智商和全球不平等IQ and Global Inequality》,2006年出版;《智慧:各社会科学的统一架构INTELLIGENCE: A Unifying Construct for the Social Sciences》,2012年才出版。这三本书的核心思想一脉相承,就是:每一个国家或民族或种族甚至文明都有自己作为一个集体的与他者不同的平均智商。而这个平均智商对于该人群共同体的命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第一本书的主题还比较单纯,只是提出了国民智商(IQ of Nations)的概念,然后认定它与国家民族(Nation)的财运深切相关。简单地说就是聪明的民族就会就该富裕,而不那么聪明的民族就难逃贫穷的宿命了

这本书的出版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遭到近似于围剿的批评。

批评首先集中在该书建立国民智商这个概念时使用的数据库十分单薄。它提出分析的185个国家或经济体中,只有81个有实地智商测试,其余的104个都是通过毗邻国家的数据估算出来的。而那81个国家中的智商测试,都是一些学者小规模进行。每个测试都只有从数十数百到数千个别上万个受测试者。31国都只有一组测试结果。29国只有二组测试。有更多组测试的国家只有21国。

然后批评集中在这不同的民族(nation)的平均智商之间有没有真正有统计学意义的差异?有些学者重复类似的研究,认为不同的民族种族之间,并无实质性的智商差异。林恩和万哈顿提出的这个概念有一个极端严重的后果就是把世界上众多的民族、种族甚或文明分成了在智力上有明显区别的多个等级。这与现在关于种族问题的“政治正确”显然有冲突。

第三个批评是,即使族群之间存在平均智商的差异,也要经过漫长的途径才能变成财富的差异。民族的穷富,和个人的穷富类似,更多地是由他们成长的社会和经济环境决定。如果有同样或类似的成长环境,所有的人都可以、应当成长成类似的人。这个观点可以概括为教育决定论,或环境决定论。

具体一点说:穷人的孩子前程差不是因为他天生笨一些,而是因为他家缺钱少文化,从而限制了孩子的成长。假如把所有的孩子都放到同样的环境中,他们就会有同样的前途。不会出现某些种族的孩子成长预期一定比另一些差的结局。

民族的命运也是这样。比如非洲国家发展差,是因为他们的没钱(因被掠夺),缺乏教育、工业、商业、文化设施和适合的制度等。如果这些都有了,任何民族都可以发达富裕。

针对这些批评,第二本书《智商和全球不平等IQ and Global Inequality》补充了许多测试,有实地测试的国家增加到113个,估算的国家仍有79个,样本总数增加到192个。然后它几乎把人类现在已有的所有度量方法(成人识字率、高等教育入学率、期望寿命、民主指数、人类发展指数、性别发展指数、经济增长速度、基尼系数,贫困线下人口、孕产死亡率、婴儿死亡率、清廉指数、人口金字塔……)都收罗起来与智商比较。它企图证实,这些统计序列,绝大多数都与他们的智商序列有明显的相关性。他们认定:如果他们找出来的国民智商序列只是一派胡言,绝无可能与那么多的实证指数序列出现明显的相关性。比如说:你如果假设国家的富裕程度其实与该国的币值的大小深度相关,但你绝无可能让这个币值大小的国家序列与上述种种序列发生有统计学意义的相关性。不过,反对者很容易进行批驳,因为这些参数或多或少与那些造成“智商”差异的原因相关,并非有足够说服力的“旁证”。

最新的第三本书《智慧:各社会科学的统一架构INTELLIGENCE: A Unifying Construct for the Social Sciences》,又有若干重大发展。首先请看题目,它已经有一个野心想把所有的社会科学统一起来。

该书第一章就说,所有的自然科学都建立在物理学之上。而社会科学的各个部门则各自为政,没有统一的基础。它认为,所有社会科学除了心理学研究的都是人群。只有心理学研究的是个体,而人群总是由个体组合而成,所以心理学应当是其它所以社会科学的基础。

然后它把各门社会科学按它所理解的逻辑顺序一一与智商比较进行分析。这个顺序大体是:心理、教育、经济、政治、健康、生育、犯罪、宗教、幸福。然后它提出了一个包括五个因素的人类生存条件指数。最后一章分析了国民智商的历史发展。

除了这个囊括一切的野心之外,这第三本书最重要的发展是引进了大型国际机构组织的比起前两本书中个别学者用手工作坊的方式提供的数据规范无数倍的青年学习能力数据。这就是国际知名的OECD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下属的 PISA(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和权威的TIMSS(国际教育成绩评估协会The International Math and Science Studies)组织的测试结果。PISA是一个对全世界15岁学生学习水平的测试计划,最早开始于2000年,每三年进行一次。该计划旨在发展教育方法与成果,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学生学习评价项目之一。47万名15岁学生,共代表65个国家或地区,参加了2009年的测试。TIMSS测试的规模与方式都与PISA类似,得到的结果也极为近似。

该书作者认为,他们的研究结果与PISA和TIMSS的测试结果极其类似,完全可以相互印证。这第三本书充分地使用了这两个官方测试的结果来修正补充他们自己的智商分数的不足。至少从他们自己显示的结果上来看,新编制出来的国民智商序列,与原来的并无实质差别。

下面开始介绍观点。为了节省篇幅,论证过程都省去,只直接提供第一本书的结论部分。

     本书的基本结论有三条:

首先,财富的国家差异经由该国的平均智力水平差异来解释;

其次,由该国是自由市场经济或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来解释
最后,由特殊情况解释。
例如,在卡塔尔的情况下,由该国拥有大量石油财富来解释。



全球智商分布图



简单大概地说,全球国家平均智商分四等:第一等:东北亚三国(中、日、韩)拥有最高的平均智商( IQ=104.2-107.1 )。第二等:然后是欧洲国家 ,北美和大洋洲的国家( IQ = 100.9-90.5 ) 。东南亚、拉美数国、土耳其(IQ =89-94)则似乎是第一等和第二等国家的溢出。(比如东南亚华人多,土耳其受深欧洲影响。拉美南部似乎是由于气候较凉-后面还有解释。)第三等:北非到西亚中东包括土耳其直到印度和缅甸再到印尼 ,多数拉美国家包括加勒比海诸岛国( IQ = 78-89 ) ,第四等:黑非洲国家( IQ = 62-77.5 ) 。

对比一下,似乎智商= 95以上的国家都至少是基本上实现了实现工业化。IQ=90以上的国家则都有机会实现工业化。 


       对照一下上面两份地图,前苏联集团的收入比起西欧国家还是差了明显的一截。更显眼的就是中国和蒙古这两个高智商国家的过低收入了。更不要提那个一直让世人惊诧莫名的北韩了。

       因此,虽然智商和经济表现之间的相关性很高,但仍有一些国家拥有与他们国家国民的平均智商水平不符的更高或更低的人均收入。因此必须导入第二位的影响因素。

该书认为,仅次于平均智商,影响收入水平最大的因素是经济制度。简单地说,拥有成熟的市场经济是一些国家收入水平排序比智商排序位置更高的主要原因。而现在或不久以前实行(过)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则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国家的收入水平排序比智商排序位置更低。比如保加利亚,中国,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和俄罗斯都属于这一类

影响排序的第三个因素是资源。比如卡塔尔极高的人均收入主要来自石油出口。而管理和控制这些石油企业的人还是主要来自欧美国家。南非高于预期的人均收入也来源于该国的数量较多的欧洲人后裔和由他们管理并拥有的企业。

在各种令人困惑的异常中最大的一个是需要解释东亚人尤其是中日韩三国为何平均智商最高而经济增长和一般的发展在世界近代史乃至现代史上(曾)明显落后于西方。

该书举了长长一串例子证明直到15世纪,中国的科技发展还远远领先于欧洲。

在十五世纪中国的创造性科技走到了尽头,从此以后几乎所有重要的科技进展都出现在欧洲,然后在美国。也许是因为欧洲人创造了发达的市场经济。而中国由于专制制度和官僚的中央计划而长期陷于停滞状态。

日本经济的长期停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直到十九世纪末期,它被隔离于世界其它地方。由于发生在1867年至1868年的一场革命(明治维新),新的统治者展开了一系列的现代化运动,采用西方教育和科技,并通过转化国家垄断到私营公司。二十世纪日本取得的很多经济成就建立于采用西方作出的发明,改进它们,更具竞争力地把它们销售于世界市场。日本从而建立了其摩托车,汽车,造船,电子等行业。虽然有人断言,日本还没有作出任何显著的自己的科技创新成果,这实在是低估了他们的技术成就。

非洲国家正处于另一个极端。非洲国家自20世纪60年代摆脱殖民统治以来,经济增长一直存在严重问题。几个经济学家量化所有可能的因素,即普遍的腐败和缺乏商业关系,可怜的公路和铁路系统,不可靠的电话和电力供应,以及热带疾病如疟疾等,并比较了在世界其他地方尤其是亚洲的情况,认为这些因素并不能提供一个完整的解释 。因为这些落后必须有一个符合逻辑的成因。该书认为,在上述理由之外,没有提到的其实更重要的因素是智商。这个黑非洲IQ≈ 70,是非洲的发展长期迟缓的最基本原因。

最后,该书作出了各种预测。一个明显的预测是,未来的快速增长最有可能出现在那些智商/人均收入有巨大负差额的国家。即那些全国平均智商很高,但目前的经济表现较弱的国家。那就是瓦解后的前共产集团,如俄罗斯,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

本章还列出了一些其它措施(包括遗传和环境) ,可能提高智商,缓解该问题。这些措施包括加强营养(比如增加微量元素碘的摄取),普及教育,加强卫生,同时也结束劣生学(dysgenic,与优生学eugenic背道而驰的)的生育状态,即由智商最低的人生产最多的孩子。用中国话,就是越穷越生,越生越穷

迄今为止经济发展理论建立在这样一个推论之上: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差距仅仅是暂时的,这个差距是由可以改变的种种外部环境条件造成的。而这些外部环境条件可以通过从富国向穷国提供的援助,通过穷国采纳恰当的制度和政策的方法来改变。这个推论认定:所有的人类群体有同等的心理能力去采用现代技术和实现同等的经济发展水平。

本书当然认为这个推论并不符合事实,是一个在全球治理上耽误了很多事情的错误假设。作者呼吁承认的人类种群进化的多样性的存在。

第三本书的最后一章,讲的是人类智商的历史发展。作者的主要论点是气候决定论。学界公认的人类(智人)发源地是赤道非洲东部。大约在十万年前,早期人类分数波离开中非前往北非、西亚。大约6-4万年前,才走到东亚。大约3万5千年前,才来到欧洲。东亚和欧洲与中非的人类老家的最大不同是冬季气候寒冷得多。在非洲整年都可以采集到植物果实,无需衣物、住所甚至无需用火的非洲原始人类,到了新的地方必须为过冬贮存食物、与大型猛兽搏斗、制作衣物、住所和生火以抵御寒冷。总之必须要发挥出更多的智慧才能生存。这里他们还有解剖学的证据:数万年分头发展下来到今天,东亚和欧洲人因为用脑更多而使得头颅的容量都比气候更温暖的北非西亚南亚东南亚的人略大,比一直停留在热带非洲的黑人更大。而东亚人相比欧洲人大概因为走出非洲更早冬天更冷用脑更多,因此脑颅也更大,也更聪明。

本文行文到此,都是立场中立的客观介绍。从此以下,则是本人的评论了。

从常识来看,考虑到人的各个局部,从肌肉到性荷尔蒙都有学者研究,并证实有人种差异,智力上有人种差异也不奇怪。但由于这个智商的民族或种族差异总是和这些不同的民族或种族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相交织,很难把这个智商的差异单独地鉴别和度量出来。

林/万两位学者在头两本书中使用的方法似乎太简陋,下的结论又太庞大,比如智力还可以分解为空间、逻辑、形象和记忆力等多个方面。不同的种族可能在不同的方面有所擅长或有所短缺。这对不同种族、文明的发展都可能有重大影响。比如,从历史上看,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比起古希腊在逻辑思维的精细方面显有不足。但在当代的华人又在数学物理方面的学习上表现出无与伦比的优势。

第三本书引入学生的大规模规范测验来补足以前的不足。这当然是重大的进步,但又带来另一些新的问题。比如15岁儿童的智商与成年人占多数的整体的国民智商会有差距。更比如学校考试出来的分数更多表达的是学来的知识(knowledge)和运用知识的能力,这会受到教育质量或者说教育系统的发展程度的重大影响,与纯粹的智力(intelligence,cognitive ability)显然还有区别。当然这个纯粹的智力的度量又会有争议。如果测量方法太简单,未免不全面。太复杂,又实在难以排除比如教育和知识的影响。现实中,恐怕也只能折中一下了。

关于前面讲到的智商差异气候决定论,笔者也有一个疑问就是:众所周知的五大古文明(埃及、两河、印度河、爱琴海和中国),四个都在低纬度地区,只有中国在温带。这与那个生于忧患的气候决定论也不符。

在笔者看来,这三本书的最重大意义,可能是在它对西方流行已久的一些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的突破。简单地说,西方根据通行的意识形态或称普世价值,对许多问题的固定的提法,或者固定的合法观念不容侵犯。比如对残障人、同性恋、艾滋病患者、少数民族、落后民族……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各种各样的弱势群体,都必须得到尊重,不可轻侮。这些不可轻侮的群体中,最具严肃性的就是宗教和种族。其严重性达到根本就不允许谈论各种不同宗教或种族之间的优劣的程度。

本人承认,不同宗教和种族之间的互相尊重是当代人类取得的一项重大精神进步。就如同现代人互相之间都有着同等的尊严、人格的平等。不能因为你是高官,巨富、名人就对平民、穷人、无名之人表现蔑视乃至口出恶言。不同的宗教和种族之间,亦是同理。必须互相尊重。

但是笔者不赞成禁止对不同宗教不同种族之间是否还是各有一些长处或者短处都禁止讨论,禁止研究。这首先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一般而言,科学应当没有禁区。【当然笔者也知道有些禁区其实还是必须存在,比如不可进行人猿杂交试验。因为如果成功,带来的伦理后果人类无法承受。】

为了全人类的整体长远利益,对在地球上共同生存的各种族之间的长处和短处有实事求是的科学认知或许是必要的。当然在这个基础上,人类各族群要避免将其他族群“非我”化,才能找到和平共处,共同进步的更合适的道路。

而且,也不要小看了智商种族差异问题的难度。且不说经济政治文化发展交织下,很难把智商差异单独地鉴别和度量出来,就是智商测验本身,也一直经受质疑。笔者以为,就像人的运动机能分很多方面一样,智力还可以分解为空间、逻辑、形象和记忆力等多个方面。不同的种族可能在不同的方面有所擅长或有所短缺,说不定对各种族、文明的发展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具体到关于种族之间存在智商差异的问题,我的原则立场是:这是很可能是一个客观事实。因为这个事实的确对世界上不同地区之间的发展差异有相当强大的解释力。比如为何非洲始终发展困难。比如同为殖民者创立的国家,为何拉美的发展与北美澳洲有巨大的距离。比如亚非拉同为后进,为何只有东亚可以急起直追,可能后来居上。比如为何中国与其它东亚国家制度不同,却都能发展迅速?

人类如果承认这一点,对正确的世界治理,也会带来重大的指导利益。世界上的各个种族,就像一家人中的各个兄弟。并不需要否认这些兄弟之间有智力能力方面的差异。聪明一些,能力大一些的兄弟有责任帮助智力能力差一些的兄弟。但不能在人格上对他们有任何歧视

近年西方学界对以前禁忌的类似题目的讨论似有升温。这似乎与西方文明在面对无法熔化太多的非西方文明的现状的一种反向运动。这种无法熔化在精神和人口两个方面都对西方主流文明造成日趋严重的压力。本文不准备在这个方向更深入讨论。

这三本书中还有一个一脉相承的观点是,西方人经反复测试,很光棍地承认:东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整体而言,比西方人略更聪明。而且尤其由于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发展途中,如果实施优生学得当,中国人的整体IQ值,向新加坡、香港、上海看齐,实在还有几分的改善余地。

怎样解释15世纪以来东亚如何会落后西欧那么远?这个问题其实笔者有过系统的深入思考,大体上说来是因为东方没有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独立或自治的工商业城市、没也有那源自古希腊的民主传统。为什么没有这些东东那又说来话长,今天无法谈了。

还有一个似乎也蛮有解释力的说法抄来供参考:欧洲人和非洲人的睾酮激素水平都高于东亚人。这个高激素水平与低智商结合产生更多的犯罪和暴力倾向,与高智商结合则产生更高的探险和创造欲望也包括侵略倾向。在更多较量体力的野蛮时代,东亚人就吃了亏。现代更多较量的是智力,所以东亚人就追上来了。

但是东方真正被西方整个打趴下也可以勉强说没有。因为虽然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惨败,但在整个19世纪直到1945年二战战败,日本一直保有真正的独立。1949年中国赢得完全独立,韩战与美国打平的事迹,也为东方争得地位。1949年以后的中国第二共和的前三十年,也取得了不可磨灭的巨大经济和社会发展成就,为后三十年的发展打下了重大的基础。比如最客观的人均期望寿命,中国从1949年的37岁,增加到1976年的65岁。其增长速度,远高于同期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东亚在经济上从明确落伍(1840鸦片战败)到从二战后先日本后四小龙崛起仅120年。算到1990年代中国经济复兴仅150年。算到2020年中国铁定重新夺回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的辉煌前景不过180年。以人类文明史3000年计算,这不过占4-6%。

一般而言,本人对日本人也是不那么感冒。但历史向我们证实,日本人也曾两度为东亚黄种人争过光。(第一次:抗住了西方列强的横扫全球无敌手的殖民扩张。第二次:二战后的经济繁荣。)笔者还是希望公认全球最聪明的中日韩三国将来有精诚团结,共图大业的前景

林恩的这本书出在2002年,如果他看到以后10年中国的飞速增长,他肯定会在关于中国那一节又加上一大段中国近年的业绩。中国是世界史上凤凰涅槃的唯一实例。(意大利有罗马+文艺复兴1.5次辉煌。)因为它从骨子里,血脉上,始终就是一只凤凰!须知,中国有13亿世界一流聪明的人口。而整个西方30来个发达国家加起来,也不过10亿人口!所以,中国的发展潜力真的是比西方大。放眼世界,纵观历史,真的是只有中华民族,或者放大一点,东亚诸族,有取西方而代之,(重新)领导世界的机会。(保守一点,我说的始终只是机会,还不是事实。还有事不能成的风险。)

南韩近些年取得的成就也非同小可。比如那个三星公司,现在已经是全世界货真价实的一流头等企业,甚至已经把西方的头等IT公司苹果比了下去。至于那个北韩的落伍,也是本书结论第二点(制度影响发展的力度仅次于智商)的最好脚注。笔者预言,如果金家王朝垮台,两韩统一,北韩一定会飞速提升,一如甚至超越东西德统一之先例。

至于那个印度,凭82.2分的智商,世界排名第94,如何可能是中国的对手?他们那些在世界大出风头的IT精英,只是总人口中极小的一个部分。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怎么可能只靠 IT立国?广大民众的低素质,是印度发展的最大软肋

关于非洲的发展缓慢,笔者认为林恩很可能确实找到了真正的主要的病因。如果真从这个方向着手,恐怕就有救了。(比如除努力改善教育卫生发展经济基础设施等现行措施外,努力挽留西方移民,接纳东方移民,鼓励异族通婚,对低文化人群,力行节制生育……)

【注】本文的部分观点在与观察者网编辑岑少宇先生的讨论中深受启发。特此专门致谢。


附录一:PISA 国际学力测评2012年总成绩表摘录


报告全文地址:http://www.oecd.org/pisa/keyfindings/pisa-2012-results-overview.pdf

简单注解:中国上海学生的数学平均分比OECD(发达国家的集合)的总分数高出613/494-1=24%,语文分高出570/496-1=15%,科学分高出580/501=16%。


      附录二:                                           各国平均智商收入总表

序号

国家/

智商(2006

智商

2012

人均GDP$

2012

1

* 新加坡

108

107.1

51,162

2

* 中国

105

105.8

6,076

3

* 香港

108

105.7

36,667

4

* 韩国

106

104.6

23,113

4

* 台湾

105

104.6

20,328

6

* 北朝鲜

106

104.6*

1,200

7

* 日本

105

104.2

46,736

8

* 芬兰

99

100.9

46,098

9

* 加拿大

99

100.4

52,232

9

* 荷兰

100

100.4

46,142

11

* 瑞士

101

100.2

79,033

12

* 蒙古

101 *

100

3,627

13

* 爱沙尼亚

99

99.7

16,320

14

* 比利时

99

99.3

43,686

15

* 澳大利亚

98

99.2

67,723

16

* 英国

100

99.1

38,589

17

* 奥地利

100

99.0

47,083

18

* 新西兰

99

98.9

38,222

18

* 捷克共和国

98

98.9

18,579

20

* 德国

99

98.8

41,513

21

* 瑞典

99

98.6

55,158

21

* 冰岛

101

98.6

41,740

23

* 法国

98

98.1

41,141

23

* 匈牙利

98

98.1

12,736

25

* 斯洛伐克

96

98.0

16,899

26

* 克罗地亚

90

97.8

12,972

27

* 美国

98 *

97.5

49,922

28

* 挪威

100

97.2

99,462

28

* 丹麦

98

97.2

56,202

30

* 西班牙

98

96.6

29,289

30

* 俄罗斯

97

96.6

14,247

32

* 意大利

102

96.1

33,115

32

* 波兰

99

96.1

12,538

34

* 拉脱维亚

98 *

95.9

13,900

35

* 马耳他

97

95.3

20,852

36

* 卢森堡

100 *

95

107,206

37

* 白俄罗斯

97 *

95*

6,739

38

* 爱尔兰

92

94.9

45,888

39

* 以色列

95

94.6

31,296

40

* 葡萄牙

95

94.4

20,179

41

* 立陶宛

91

94.3

14,018

41

* 乌克兰

97 *

94.3

3,877

42

* 越南

94 *

94

1,528,

43

* 保加利亚

93

93.3

7,033

44

* 希腊

92

93.2

22,055

44

* 亚美尼亚

94 *

93.2

2,991

46

* 阿根廷

93

92.8

11,576

47

* 摩尔多瓦

96 *

92.4

2,037

48

* 柬埔寨

91 *

92*

934

49

* 塞浦路斯

91 *

91.8

26,389

50

* 马来西亚

92

91.7

10,304

51

* 罗马尼亚

94

91.0

7,935

52

* 乌拉圭

96

90.6

14,614

53

* 马其顿共和国

91 *

90.5

4,683

54

* 泰国

91

89.9

5,678

55

* 智利

90

89.8

15,410

56

* 土耳其

90

89.4

10,609

57

* 苏里南

89

89

8,686

57

* 老挝

89

89

1,446

59

* 厄瓜多尔

88

88

5,311

60

* 墨西哥

90

87.8

10,247

61

* 阿联酋

84 *

87.1

64,840

62

* 伊拉克

87

87

6,305

62

* 玻利维亚

87

87

2,532

64

* 约旦

84

86.7

4,879

64

* 格鲁吉亚

94 *

86.7

3,543

66

* 特里尼达和多巴哥

85 *

86.4

19,018

67

* 菲律宾

86

86.1

2,614

68

* 哥斯达黎加

89 *

86

9,673

69

* 巴林

83 *

85.9

23,477

70

*印度尼西亚

87

85.8

3,592

71

* 科威特

86

85.6

45,824

71

* 巴西

87

85.6

12,079

71

* 伊朗

84

85.6

7,211

74

* 突尼斯

83 *

85.4

4,232

75

* 利比亚

83 *

85

12,778

75

* 哈萨克斯坦

94 *

85

11,773

75

* 古巴

85

85

5,200

75

* 斐济

85

85

4,445

79

* 缅甸

87 *

85*

835

80

* 阿塞拜疆

87 *

84.9

7,450

81

* 黎巴嫩

82

84.6

10,311

82

* 阿曼

83 *

84.5

24,765

83

* 秘鲁

85

84.2

6,530

83

* 阿尔及利亚

83 *

84.2

5,694

85

* 巴拉圭

84

84.0

3,903

85

* 巴基斯坦

84

84.0

1,296

87

* 尼加拉瓜

81 *

84*

1,757

88

* 委内瑞拉

84

83.5

12,956

89

* 巴布亚新几内亚

83

83.4

2,313

90

*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90 *

83.2

4,461

91

* 哥伦比亚

84

83.1

7,855

92

* 埃及

81

82.7

3,112

93

* 摩洛哥

84

82.4

2,999

94

* 印度

82

82.2

1,492

95

* 马达加斯加

82

82.0

451

95

* 阿尔巴尼亚

90 *

82.0

3,913

97

* 多米尼加共和国

82

82

5,763

97

* 叙利亚

83

82

2,893

98

* 孟加拉国

82 *

81

818

99

* 洪都拉斯

81

81*

2,242

99

* 圭亚那

87 *

81*

3,596

101

* 也门

85

80.5

1,377

102

* 卡塔尔

78

80.1

99,731

103

* 巴拿马

84 *

80.0

9,919

104

* 土库曼斯坦

87 *

80*

5,999

104

* 乌兹别克斯坦

87 *

80*

1,737

104

* 塔吉克斯坦

87 *

80*

953

107

* 沙特阿拉伯

84 *

79.6

25,085

108

* 危地马拉

79

79

3,302

108

* 斯里兰卡

79

79

2,873

110

* 萨尔瓦多

80 *

78

3,823

110

* 尼泊尔

78

78

626

111

* 不丹

80 *

78*

2,954

112

* 苏丹

71

77.5

1,789

113

* 科摩罗

77 *

77*

865

114

* 博茨瓦纳

70 *

76.9

9,398

115

* 卢旺达

70 *

76.0

693

116

* 厄立特里亚

68 *

75.5

546

117

* 斯威士兰

68 *

75.4

3,475

118

* 吉布提

68 *

75

1,523

119

* 阿富汗

84 *

75*

622

120

* 吉尔吉斯斯坦

90 *

74.8

953

121

* 肯尼亚

72

74.5

977

122

* 毛里求斯

89

74*

8,850

122

* 毛里塔尼亚

76 *

74*

1,157

124

* 刚果共和国

65

73

3,346

124

* 坦桑尼亚

72

73

599

124

* 刚果民主共和国

64

73

237

127

* 津巴布韦

66

72.1

756

128

* 布隆迪

69 *

72*

282

128

* 索马里

68 *

72*

139

130

* 乌干达

73

71.7

589

131

* 南非

72

71.6

7,507

132

* 尼日利亚

69

71.2

1,631

133

* 牙买加

71

71

5,541

134

* 安哥拉

68 *

71*

5,873

134

* 科特迪瓦

69 *

71*

1,054

134

* 贝宁

70 *

71*

794

137

* 塞内加尔

66 *

70.5

1,057

138

* 纳米比亚

70 *

70.4

5,705

139

* 尼日尔

69 *

70

374

140

* 布基纳法索

68 *

70*

603

140

* 多哥

70 *

70*

585

142

* 加纳

71

69.7

1,562

143

* 莫桑比克

64

69.5

650

143

* 马里

69 *

69.5

631

145

* 赤道几内亚

59

69

23,133

146

* 加蓬

64 *

69*

11,929

146

* 几内亚比绍

67 *

69*

551

146

* 几内亚

67

69*

519

149

* 埃塞俄比亚

64

68.5

483

150

* 利比里亚

67 *

68*

436

151

* 海地

67 *

67*

759

152

* 赞比亚

71

66.8

1,474

153

* 莱索托

67 *

66.5

1,283

154

* 乍得

68 *

66

1,006

155

* 喀麦隆

64

64

1,165

155

* 塞拉利昂

64

64

613

155

* 中非共和国

64

64

447

158

* 冈比亚

66 *

62

503

来源:2006年智商数据来自林/万第二本书,2012年智商数据来自林/万第三本书。2012年人均GDP是国际汇率,美元。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表示由林恩和万哈宁估计出来的国家的IQ值。

本表摘要:

前7项均为东亚国家和地区,其中华人地盘占据前4,韩国并列第4,蒙古智商100分第12,越南94分第42,柬埔寨92分第48,泰国89.9分第54,老挝89分第57名。这些地方华侨华裔都非常多

第8-44除第12蒙古第42越南均为欧美澳国家,包括西欧和东欧。智商100.9-93.2

欧美内部,日耳曼语系领先较多。其次拉丁语系,再次斯拉夫语系。美国97.5分名列第27。法国98.1分排名23。

其实日耳曼语系的人比罗曼语系的人聪明有很多证据。比如比利时的德语区就比法语区发展得好。瑞士也是这样。加拿大也是英语区比法语区发展得好。差别是无法掩饰的明显。你就是仅去旅游过几天也能感觉到。这三个国家的讲法语的人我都亲自问过,他们自己也承认这个差距。

前共产国家基本都是斯拉夫语系。第一是捷克,智商98.9分排第18名。俄国96.6分排名30。其余东欧国家排名都不低。中亚的前共国家五个斯坦就差太多。哈萨克斯坦85分75名。吉尔吉斯斯坦74.8分120名。其余三个斯坦80分104名。

以色列94.6分排名39似很遗憾。这恐怕与他们为了多赚人口收罗了好些比如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黑皮肤的大卫的已经与别族混血的玄远子孙有关。

第46名为第一个拉美国家,阿根廷92.8分。乌拉圭90.6分52名。智利89.8分55名。巴西85.6分第71。

土耳其89.4分56名为伊斯兰国家第一。

阿联酋87.1分615名为阿拉伯国家第一。

埃及82.7分第92名。

印度82.2分第94名

科摩罗黑非洲第一77分113名,可惜还是估出来的。

第113-158几乎都被黑非洲国家垄断,智商77-62分。其中约一半是估出来的。

例外落后的是拉美海地67分第151名,中亚的阿富汗75分119名,吉尔吉斯74.8分第120名。

收入榜与智商榜相比,高智商国家中经济突出落后最显眼的是中国、北韩和蒙古。

欧洲国家中,收入相比智商明显落伍的有白俄罗斯、乌克兰。

西亚仅有的高智商基督徒国家亚美尼亚的收入也明显偏低。

中上智商的东南亚国家中收入明显落后的是越南、柬埔寨、老挝。

以上四行所列国家都属于前共产阵营。

智商90以下,人均2万以上的国家有:阿联酋、科威特、巴林、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均为半岛石油富国。智商80以下,人均1万以上的国家有:赤道几内亚、加蓬。同样因石油致富。

附录三 :几个相关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g1NTM0MDY0.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Y3NDA3NDA4.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xMDgzNzAw.html


浏览(2398)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凯利 留言时间:2014-01-18 10:50:39
本人十分赞同此文观点,谢谢好文!!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