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人参花的博客  
不装,不拍,不扁  
https://blog.creaders.net/u/2333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我打过的餐馆工 2022-09-15 16:48:54


到美国三个月后买了第一辆车,三百六十块大洋。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就是耗费了巨资,心疼死了。所以有车以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打工,得把车钱挣回来。

车,真是个好东西,可以帮你发财致富。

我把这想法告诉我室友之后,她大包大揽地拍胸脯说,去她男朋友的饭店里打工,他们肯定要你。

室友劳拉是一位四十来岁的漂亮女人,因丈夫家暴离家出走,和我们一起住在镇上欧森太太的房子里。美国南方人结婚早,她的两个女儿都长大成人了。她那时候虽然没有离婚,但是已在约会一位餐馆老板。属于“married but available”类型。

她男友的餐馆是个连锁店,Holiday Inn 假日酒店楼下的餐厅,主要服务对象是住店的客人和一些本地的食客。那是九十年代初,很少看到国人来进餐。

劳拉的男友曾经是个电影演员,就是老演配角的那种千年老二。餐厅的墙上挂着一溜儿他和各个男一号的合影。他仰着脸骑在马上,蓄着小胡子,脖子上反戴一条红领巾。一幅典型的西部牛仔硬汉子模样。

我面试的那一天,劳拉帮我画了脸。那是我生平头一次化妆,啥都不懂,举着脸任劳拉画了擦,擦了画。劳拉一边画一边端详着我说,“化妆很简单,就照着号码挨个儿往脸上涂就行了,我保证你喜欢,以后不涂都不愿意出门儿了!”。劳拉是每天烈焰红唇,配她的金发飘逸,很拉风。我估计她也给我弄了个类似的,感觉嘴上厚厚的一层。开车去饭店的路上,我嘟着嘴,怕口红沾到牙上。她看着我直乐,说一点不像我了,说恨不能扑上来亲亲我嘟着的嘴唇。我立马撅着嘴递过去,她又大笑着闪开了。

我俩说笑着到了饭店,男二号已经在等了。握手入座,开始了面试。

说实话我觉得应该是我在面试人家。头一回和一位电影次明星坐下来认真对话,我肯定比他更激动。我正襟危坐,准备好了回答十万个为什么。但是男二号只是聊了几句天,试了试我的英语有多破,就宣布我正式入职,工作是带位,下周末开始。又带我到厅里,走给我看怎么迎接客人,怎么分布均匀地把客人带到餐厅不同的区域,让所有的服务生都有活儿干,有小费挣。

一直等到开始干活儿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分配我带位,因为我对美国菜没有丝毫了解。去厨房看了看,更困惑了,连个调料我都不认识。大瓶子小罐子,花花绿绿,就算认识上面的字儿也不明白啥意思。

厨房里一片蒸蒸日上的景象。厨师们带着高高的白帽子,在一排排锃亮的不锈钢台子上配菜。服务生们都是金发碧眼的姑娘们,在高声大气地聊着天儿。看见我进去,大家都停下来,齐刷刷扭头看着我,就像看一个外国人一样。

姑娘们对我都相当友好。每个人都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目光清澈沁人。不开口时都是美人儿。一开口说话,都操一口像法语一样难懂的南方英语,好在重复三遍之后我也能明白些许。但是,大部分姑娘都是单身母亲,各养孩子二三个。而且都抽烟。

她们将细细长长的烟含在烈焰红唇上,染着红指甲的纤纤细手,不时地从唇上夹过烟来,划个漂亮的弧形,把烟灰弹在左手端着的烟灰缸里。这烟灰缸有时候就是一张折起来的纸。烟头时明时暗地在红唇上闪烁, 白色的烟雾缭绕着袅袅升起,飘过容妆精致的美丽脸庞,再化散在金色的长发上。明火,红唇,白烟,金发交相辉映,烟在手唇之间移动如行云流水。我不禁看呆了。对国人烟枪们抽烟的不好印象瞬间改变,觉得抽烟也得看是谁在抽,姑娘们的一招一式都尽显优雅,毫不粗俗。

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异族人,对我和对她们而言,都是头一回。发现她们身上没有任何烟味,就是算术不太好,经常找我帮忙算算术。当我脱口说出十块钱的百分之二十是两块钱的时候,她们望着我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敬,说我是个数学天才。作为带位的,饭店按小时付我,但还是有姑娘会过来分给我小费。我总能透过那张美丽的脸,看到她身后幼小的孩子们,就婉拒了。

前来就餐的食客们,除了入住酒店的客人,周末总有一桌本地人,集中坐在餐厅的一角。他们不用我带位,都知道走向。但是有一个叫罗伯特的工程师总过来和我说话。他是个地道的本地人,一辈子只有服役海军的两三年离开过,所以他的南方腔特别难懂。我几乎听不懂,只好礼貌地看着他努力点头。我事实上就是羞于承认当年听力考满分的我,竟然听不懂真人说话。但是,我的点头无意间给了他一个错觉,让他觉得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知音,同意他所说的任何事情。

我在这个餐馆工只干了四个周末。罗伯特在这八天内忙着和我套近乎,而且越说越认真,最后他和我确定时间要带我去见亲戚的时候,我才明白,我那些点过的头都是有代价滴。后来生活中认识了不少印度人,发现他们的习惯动作是摇头,而不是像我一样的瞎点头。就悔不当初学学印度人,只摇头不点头就好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订的实验材料到了。该没日没夜地加班干活儿了,加上无颜以对罗伯特,我便辞了工,回到我之前笃定的生活轨道上去了。

那时候刚到美国几个月,正雄心壮志,不知天高地厚地想着弄个诺贝尔奖,再顺便解放一下全人类啥啥的,就决定心无旁骛地回实验室干活儿,为伟大的病毒研究事业奉献青春去了。

三十年过去了,现在回想曾经的峥嵘岁月,我这应该也属于干过餐馆工,一方面填补了简历上的空白,一方面也算人生圆满了。苏轼写过,“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浏览(9690) (48) 评论(6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2 05:25:11

哇,这些都是eye opening experience 对我来说。谢。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7:29:27

?美国到底咋样,土共国到底咋样,其实从历年来有那么多移民、偷渡到美国的人,就猜猜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了。但还是谢博主,使我们知道,实际比我们原来猜想的还要好太多。只是恐怕好事长不了,以后第三世界国家的移民难民蜂拥而至,终归会僧多粥少,人满为患了。据说现在中国留学生就有几十万在美国,何去何从,令人悬疑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7:28:54

?顶博主!让我们看到了“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是怎么丧失了它的“残暴本性”,居然搞起了什么“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我劝国人下辈子如果不能弄个毛少将当当,就甭到土共国投胎了,离老逼养的越远越好。土共老搞什么忆苦思甜、新旧对比…… 烦哪,不胜其烦!还在“样板戏”里吹:“生老病死有保障 ……” ——说的是党棍吧,不但有保障,还花了纳税人多少钱?(《中共高官退休年花逾675亿》) 农民工的收入待遇保障在哪里?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7:28:20

?不是我, 当我去教会时, 有人说: 不可以这样, 丢人. 后来他人告诉我, 此人就吃过救济. 在加拿大吃救济很普遍, 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 就吃救济直到找到专业工作.新移民应该找政府吃救济, 比教会寻求帮助要可靠。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7:27:47

?吃救济是你的权力, 政府有责任帮助新移民起步. 许多中国人很虚伪, 吃了救济, 还告诉别人, 吃救济是丢人的事情.

公民, 移民应该走正道, 有困难找政府, 在政府帮助下, 以后过上正常的生活, 可惜有些同胞不知道, 最后卖淫贩毒, 毁了自己一生.


答:丢人也是你说的吧?美国法律没有这一条儿。你的感觉只是你的感觉而已。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7:27:04

这是当时相关评论及我的回答:

?很鄙视那些不努力工作整天想着领社会救济的人。别人一年到头艰苦奋斗,工资的百分之三四十都交了税了,纳税人的钱很大一部分要拿来养这些懒人。您占了便宜在家里偷偷乐就行了,就别拿出来炫躍啦,不光彩。


答:我在歌颂美国的社会制度。中国是万恶的“中国特色”制度。明白啦?再说,我沾什么便宜啦?那是我应得的,美国法院裁决。你有意见可以保留。不过没用!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56:16

出了“审判庭,翻译直安慰我们,放心,据他多年的经验,类似的“官司”民胜官的居多,美国的政府部门经常出些不着边际的错误。并带我们到一个窗口,领了两张双程的地铁车票!事情到此,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算啦,就算什么补助都不给了,我也心甘情愿!美国政府的“为人民服务”的伟大精神,深深的感动了我。

没想到,过了不久,也就是两个星期左右(政府部门一个流程的工作周期,一般是两周),我收到了“判决书”,政府补助照旧、不变。并对由此引起的不便表示道歉。

胜利啦,胜利啦,人民胜利啦!江在欢呼、海在歌唱,花儿露出笑脸,山岗也显得年轻……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54:02

管它呢!事以至此,要死要活全是他,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之后,全体起立,厅长宣布,听证会正式开始。并让我和太太当面表示,自己之后的话,全部真实,绝无谎言。相当于“宣誓”!

再之后就是双方陈述自己的理由,我的当然由翻译代劳,政府方面的官员始终坚持他们没有错误,根据什么某某条、某某款……云云。我们的律师,听过翻译的解释,也说了一些话,我就全听不懂了!最后,厅长(一位非常非常慈善的老人,看着活像外国观音菩萨)微笑着宣布:此次听证会结束,让我们回去等通知,裁决结果会以信件的方式寄给我们。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53:12

等了不久,出来一个翻译,一看就是个标准的中国南方人,非常热情,自我介绍:“我是你们本次听证会的翻译,名叫某某某,有什么问题、理由尽管和我说,don't worry!别担心,请进!”之后把我们带进“审判庭”,一个不大的房间,有4、5十平米。中间一个长条的会议桌儿,会议桌窄的一端有个高高的平台,“法官”高高的坐在上面,旁边有个不知道什么人,女的,应该是什么“书记官”之类的。长桌比较长的两面,面对面,一边是太太、我和翻译,另一边据翻译介绍是“政府社会福利审查部门的官员”。完全是“打官司”的架势!不仅如此,等了一会儿,又进来一位身材高大魁梧、一看就像个退伍军人的中年人,谁呀?我们的律师!免费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美国人是不是有病啊?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50:34

这次是在纽约什么比较大型的市政机构,看外表就像个法院!高楼大厦,那个气势堪比“人大会堂”。进门,凭“听证会”通知,准时到达“候审”大厅,完全跟法院一样,吓得我太太不敢说话,拉着我的后衣襟小声嘟囔:“咱别去了,回家吧,跟人家讲什么理呀?你有什么理呀?………”女人终究是女人,没出息透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48:12

欧,my God!这都什么跟什么呀?美国人怎么这么傻呀?你不给我补助,我又能如何?再说,我没有和政府打官司的意思啊?我感谢美国政府来不及呢!

不过“电话翻译小姐”却劝我,还是参加“听证会”的好,因为距听证会举行,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在这两个月之内,补助照常!退一步想,即便“官司”输了,我也可以多拿两个月的补助!事以至此,不用犹豫啦,当即毅然决然,签字!准时“出庭”!

到了“出庭”那天,我还真紧张,这辈子没打过官司,不知道法官什么模样儿。就知道:

审阴断阳包青天,

感天动地窦娥冤。

后有三姐来告状,

英雄被逼上梁山。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47:29

你来我往,通过“电话翻译”不厌其烦的沟通,我才明白:先前(申请补助之前)我不是工作过一个多月吗,工资是公司寄给我的支票,在银行对账单上都有记载。而工作和申请补助都发生在“同一年度”,所以,计算机算下来,我就不够政府补助的标准了。

我说:“这不对呀?我是没了工作以后才申请的补助,日期可以作证啊?”

谁知电话翻译耐心地告诉我,有可能是计算机计算程序有问题,就把情况对胖女人说明了。

胖女人二话不说,给了我一个“通知单”,“电话翻译”告诉我:这是一份申请“听证会”的通知单,要我签字。相当于:我一旦签字,就要和政府部门“对簿公堂”,由“法庭裁决”谁对谁错!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46:36

这次“会见”,面试的是个白人中老年女人,其肥胖程度比上次那个黑胖女人有过之无不及”,我怀疑如果不用“残疾代步车”她都走不动道儿!不过人倒是非常和善。还是通过“电话翻译”进行交流。审查了所有的文件之后,通过计算机的“审查”,我被告知:补助太多了,要扣除一个人的补助(原来是太太和我两个人)!

我:“为什么?”

对方:“因为你有过收入,因而超出了被补助标准。”

我:“没有啊,我一直没有工作啊?没人要我呀?”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46:04

约见信上列有一个清单,告诉我需要携带的相关文件,如:身份证明、社会安全号码、最近3个月的银行对账单、房屋租赁证明、以至于租住房屋的当月的“水电费缴费单据”……等等。光是准备这一套文件,就费了我不少的事儿。不禁感叹:“原来,吃政府补助也够累的。”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12:45:30

美国的这种“国家、征府”的福利补助,每年需要“年检”一次。一般年底,就会不断的收到来信,提醒我,某月某日到某地,报到,大概是“约谈”的意思吧?

我一开始没在意,觉得无所谓,等到最后一封信提醒我,如果我再不按时报到,就要停掉所有“补助”,并给了一个“最后期限”。这一下,我可坐不住了。敢情不去还不行!

到了约定的日子,带上“约见信”直奔约定地点。这是和申请补助时不同的另一个地点,在布鲁克林,3大道附近。也是政府部门的办公大楼,进出手续与原来大同小异。进门、出示约见信函、拿号儿、等候……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08:38:57

不过不知怎么,总不像“找工作”那么兴奋,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个“要饭的”,要向“政府”讨饭吃。总之心里酸酸的,不是个滋味儿。我太太倒好,激动、兴奋兼而有之,恨不得明天就把钱要到手!“把地址记清楚,名字别记错了!到时候怎么说准备好!身份证、社安卡别忘了!咱家的实际情况要实话实说,不能骗人家!………”弄得我脑仁儿直疼。

前后仔细思考、安排了一番,准备充分,将要登赴“维权”的征程。

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08:38:18

事实上,我本是个“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的小人,从来不管什么别人“看得起”、“看不起”,“看得起”顶个屁呀!当下,主意已决、信心已定。管它呢,试试再说,强似在家怀念什么“张继”,吟什么“江枫渔火对愁眠”!

据朋友介绍,先要找一家“咨询机构”,详细问问有关情况,并毫不犹豫的给我介绍了一家。据她说,这家机构也是什么“慈善机构”和什么“国际救援组织”合办的,完全免费,只要符合条件,没问题。我家的情况她很熟悉,她既然这么肯定,应该问题不大。当下,要了地址、电话,准备付诸行动。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08:37:44

朋友还说:政府给的钱,不要白不要!那是穷人”应有的权利”,你自己不争取,谁给你送家来呀?人家该你的?欠你的?再说,如果符合条件,吃政府补助完全正当、合法,没人看不起你!再说,看得起你怎样?看不起你又怎样?你不知道“狗眼”看人低吗?谁看不起你谁是狗!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08:37:17

既然“失业”,自然是痛苦万分,张继的“夜泊枫桥”又涌上心头。正当心灰意懒之际,有朋友介绍,像我这种“低收入”的家庭,完全可以申请政府补助!“找什么工作呀?吃饱了撑的?累不累呀?没事儿找事儿,图什么呀?”……

一番煽动,说得我心如潮涌,坐立不安。朋友又说:美国的社会安全保险如何如何完美;政府每年有多少多少钱的巨额投入,用于改善“穷人”的生活;甚至大学里专门有“社会福利”专业,还有专攻“社会福利”课程的研究生!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08:36:15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在美国,应该改一改,改成:龙游浅水鱼相助,虎落平阳犬来扶。

因为在美国,你是龙,没人羡慕你,也很少人嫉妒你。你是虎,没人怕你,也很少人在乎你。所谓“龙、虎”,若是失去了应有的“龙种自与常人殊”、“虎啸山林百兽哭”的威风凛凛和杀气腾腾,还叫什么龙?什么虎?此其一。

其二,若是龙游浅水了、虎落平阳了,也就算不上什么龙、虎了,自会有“鱼”呀、“犬”哪帮助你。这样比喻可能不当,但事实如此。因为您所认为的“鱼”、“犬”,只是您的“认为”而已。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08:35:11

这是我当时写的“打官司“的一段儿经历,现在看着就眼晕: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20 08:33:32

因为参加过“工资给支票”的工作,弄得我手忙脚乱,后悔死我了:

先是离职(被辞退)后的头一个月,我的“住房补贴”没了,250$,食品卷儿由原来的300多元减少了100元……里外里少了400多/月!您说我能不着急吗?

虽然通过上告、打官司,找回了全部损失,可劳心费力、得不偿失。

再有就是后来申请公民的时候,填表有一项“工作经历”,工作了不到三个月,也必须交代清楚……我不得不费劲呼啦的收集相关证明材料,诸如工作单位、地址、公司名称、原单位的辞退证明……之类。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9-18 11:07:49

那就算是参与走私?还是参与造假?……

要这么说,那坏了。

这和当时的两国关系有关。当时的奥巴马政府把大陆中国作为“竞争对手”,就连“太平洋军演”都邀请中国参加……作恶多端。

既然是竞争,中国造假货就算不上什么“犯法”了,况且假货的质量比真货不差分毫,扫假货的美国人也很多,再说中国根本没有什么专利制度,在中国,造假不犯法,厂子在中国,美国又管不着……

要不川普总统为什么说“中国被惯坏了”呢。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18 07:01:58

哇,那就算是参与走私?还是参与造假?很惊险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17 12:24:24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我稀里糊涂工作了几个月,造成了很大困扰,弄得我手忙脚乱、穷于应付……还打了好几场官司,一直影响到两年半以后,绿卡到期,申请公民考试……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儿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17 10:05:32

当时我女儿还在马来西亚读书,她的马来西亚同学有一个特能折腾的小伙子,跟我挺熟,他让我每星期去一趟假货商场替他买各种名牌箱包,他已经在马国找好了下家儿,把成品样子照片儿发给我,我买完了给他寄回去……后来这成为一种行业,叫“带货”……所以我对美国的所有名牌儿箱包都门儿清。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17 09:58:34

说到假货,在美国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假货,因为造假的成本太高。别说假货,就是计算机软件儿,美国也没有假货,基本上没有盗版。

但是,哪儿一有华人,就完蛋了。

我扛来美国的时候,法拉盛又个小公共汽车站,专门接送到附近一个大型商场,商场里全部是造假的名牌儿箱包,价格极其便宜,一般人根部分辨不出真假来。很多美国人都蜂拥而至,那假货比真的还像真的,可能箱包类造假容易。据说厂家都在中国,冒用美国名牌儿,再返销美国,中国人那点儿小聪明无人能敌。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17 09:49:47

再说如果造假,没必要对工人检查、搜查的那么严格,这一点儿也不夸张,上下班、进出五道门,比监狱管理还严格。不过也难说,表面上是珠宝分装,背地里干什么大买卖咱就不知道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9-17 09:06:59

因为在那鬼地方干了两三个月,后来我一直对女人装饰品格外关注,有机会都要到装饰品专卖店逛一逛,心里还特得意,认为自己是内行。这类东西价格都不贵,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上千元的基本没有,为这种小玩艺儿造假不值得,犹太人可不傻……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9-17 09:00:47

这个我倒毫不怀疑,一来厂子是犹太人办的,虽然号称“奸商”,也不过人云亦云,尤其大陆人,历来对犹太人不满;再者所谓“奸商”也不是什么坏字眼儿,所谓无商不奸,况且犹太人生财有道……道非盗也。

二来我所在的厂,做得都是珠宝行业的小生意,不算真正的“珠宝行业,“珠宝分装”,只是一个中间环节,可以称作擦边儿珠宝业。

三来,分装的都是些小玩艺儿,诸如手链儿、戒指、耳环、耳坠、胸针儿,别针儿、脚链儿、脚趾环……这些东西本来价格也不贵,无非掐金边、走金线、镀金膜,珍珠没有大颗的,珍珠又能人工养殖,钻石也是细小颗粒,比手表中的钻石轴承差不了多少,估计也就是钻石加工后的边角料、残渣等等……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