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人参花的博客  
不装,不拍,不扁  
https://blog.creaders.net/u/2333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装修工的美国梦 2022-07-14 16:43:34



七月四号独立日那天,看到李师傅在微信朋友圈发的视频。他带全家去了费城独立广场。


镜头中,李师傅的三个儿子都长高了不少,小儿子虎头虎脑在广场翻跟头,大儿子提了一把小提琴,还扎着领带,文质彬彬的样子好像在什么地方演出了。二儿子贴着文静秀丽的太太站着,太太则一脸满足地看着孩子们在笑。


好一幅家和人兴旺的画面。虽然李师傅不在框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最幸福最满足的那个人。


李师傅是一位装修工,三十多岁,本人是木匠,个子不高,瘦瘦的。他目光清澈,待人诚恳,举止间甚至有些许稚气,一点不社会,看不出来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带的装修队伍,也守时守规矩。原来我家住在东部的时候,请他帮我装修过房子。开始是个小项目,换一个淋浴喷头和浴室门。然后发现洗手池不配了,换了洗手池又发现地板砖太老旧,地板砖之后又换了全房子所有的门窗。有一段时间,李师傅和他的队伍陆陆续续一直在我家工作。我上班把钥匙放在门口垫子底下,他们自己开门进出。


他有时候会拿来一些文件让我帮他看。渐渐地,也知道了一些他的故事。


李师傅是福建人,家里兄弟好几个,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很穷。他没上几年学就辍学去学木匠,十几岁的时候,辗转到了美国。这个辗转大约耗时一个多月。开始是跟着一个福建老乡的装修队干,除了木工也干泥瓦工和管道工,慢慢地和装修有关的都干。这孩子不惜力气,干活尽心尽力,追求完美,老板和顾客都喜欢。到了二十几岁,长成大小伙子的他,开始跟着别人去教会,在教会里认识了太太。他说,太太心眼儿好,从来没有看不起他们这种粗人,跟他说话时也尽显尊重。在教会里的一群姑娘中,太太家世好,长相秀丽,性格文静,也是他最心仪的姑娘。李师傅于是开始用心追求,两年后终于成功。结婚后,太太一连串儿生了三个儿子。

 

有了身份的李师傅如虎添翼,拉了队伍自己单干。在太太的帮助下学英语,考下了装修执照。买了一辆巨大的面包车,又拉货又拉人。队伍慢慢壮大,也开始雇自己的福建老乡。每天早晨,李师傅一路上挨个儿接了他的人,拉过来上班。中午拉着这一车人,浩浩荡荡去附近的自助餐吃午饭。晚上再挨个儿送回去。奇怪的是,他雇的人都跟他一个姓,有可能是来自一个村的老乡。


我认识李师傅的时候,他已经有一个初具规模的装修队了。队伍里的固定人员有木匠小李还有管道工老李。


老李比较年长,高,精瘦,基本不说话,就算说话也是我听不懂的方言。他只埋头干活。装修卫生间的时候他打前阵,第一天就把所有的旧水龙头和管道拆掉。下班回来,我第一次见识到墙皮后面黑黝黝的狼藉。接下来是换上新管道,各个接口必须连接得严丝合缝,以防漏水。然后就装上我早已千辛万苦挑出来的时尚水龙头了。


小李是个高级木工,二十多岁,长得敦敦实实,特别爱笑。一说话先笑,一笑先露出两个虎牙。他手机玩儿得很溜,休息的时候,他一边刷手机,一边吞云吐雾抽着烟。透过烟雾,你能看到他无意中流露出的,和他年龄不符的沧桑。我家的楼梯斜对着大门口,最后一个台阶是圆形的。他说那是脸面,一定得做好。我以为是买一片相似的木头换上去,结果人家小李自己动手,用整片木头加热弯了一个,又打磨得溜光粉滑,漂亮极了。完工后,小李站在自己的成果旁边,一边露出虎牙解说,一边弯腰指指点点给我看,那对自己用了心的成果一脸的骄傲。让我深深地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


除了基本队伍之外,有时候还会有不同的零工。有一位比较年长的师傅,专做木地板。他细心地把木头根据花纹先挑出来,拼对好,然后下手一气呵成装上。他一天到晚都蹲在地上干活儿,休息的时候到门外抽烟,我以为他会站立起来活动活动,但是他依然蹲着。我递给他一盒不知道谁拉下来的美国烟和凳子,他咧开缺了牙的嘴,满意地接过烟,对凳子挥了挥手表示不要,然后径自转过去身去继续蹲着。我看着他满是故事的后背,想不出来他直立的样子,他有多高?


李师傅的队伍里缺电工,我请了一位波兰人来装顶灯。波兰人在天花板上钻几个洞,将电线走在木梁之间,管这叫钓鱼。装好灯后,再巧妙地把洞补上,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天花板曾经被动过。他还帮我拆过一堵墙,李师傅怕是承重墙不敢动。有一段时间我家有两支队伍在同时工作,我小心地将他们来的时间错开。


于是看到一件有趣的事儿。


李师傅来上班的头一件事,是跑去看波兰人干的活儿,波兰人来上班的头一件事,是跑去看李师傅他们干的活儿。彼此都很专业地评判一番对方的手艺,然后互相体恤地夸一番对方活儿干得漂亮,大有江湖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我当时都在想,如果这俩人见面了,会不会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扑过去狠狠拥抱对方。


李师傅成功后也衣锦还乡过。每年都寄钱回去养父母,帮他的兄弟们盖房子娶媳妇儿。他说,如果他不出来,现在肯定也像其他兄弟们一样,农忙时面朝黄土背朝天刨地,农闲时走街串巷做木工。我事实上很佩服当年才十几岁的李师傅,决定走上一条生死未卜的不归路,辛勤奋斗了二十多年闯下一片天地,现在有能力腾出手来帮家人。


搬离东部后,几年没有和李师傅联络过,但是一直常常看李师傅的朋友圈。知道他后来越做越大,开始买旧房子装修,然后卖掉。瘟疫期间居然还保持有活儿干有钱挣。全家出游的时候,应儿子的要求,也经常去博物馆之类有文化的地方。结婚纪念日那天更是全家出镜,李师傅站在明显高出他半头的太太旁边,一手搂着太太的肩膀,一手抚着小儿子的头,由衷地咧着嘴笑。另两个儿子依次站在两旁。


 最后他写道,“感谢老婆给了我一个家,感谢美国圆了我的梦”。



浏览(15186) (67) 评论(8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汝谐毕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25 12:21:21

文革年间,我有一个情趣相投的哥们徐经熊(才比钱学森的徐璋本教授之子);他对我说过清华附中有个好为人师的王明,是你不是啊。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21 14:32:38

也不只是军队系统,各系统、各行业都一样,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部分指谁,那就由共产党说了算喽,……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北栖 留言时间:2022-07-20 17:04:35

谢你过来并赞同。如果说我们是从零开始实行美国梦,那,李师傅们就是从负数开始。

回复 | 1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20 17:02:13

惊呆我了,这里面的猫腻真多呀!

回复 | 0
作者:北栖 留言时间:2022-07-20 16:40:58

“勤劳开出幸福花”,好暖心的一出美国梦。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20 11:07:50

部队的军官,开的是公家车、军车,使用的是军用驾照。

改革开放春风吹,军营岂能例外?军转民、军民合作、民办军营、军办民营……各种乌七八糟的“名义”应运而生。这帮子军队干部做买卖更是心黑手辣、不过不敢公开,故而需要“民用驾照”,出了事儿不影响军队声誉。

还甭说军队,就是外交部,也在通州有个“副食基地”,专供外交部官员、干部们吃喝玩乐,花天酒地。这个“基地”的张经理是我在通州大酒店五星级歌厅里唱歌时遇到的…

酒店旁边不远,是通州驾校,驾校校长是酒店女老板的异性朋友,

转来转去,“驾校”转出来了,有了驾校,民用驾驶执照就算办完了。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7-19 10:37:56

一冰,确实有念了很多书的人最后去做了装修工,我明白你的意思。

像李师傅这样的人,冒着生命危险来实现美国梦,我除了同情就剩下佩服了。扪心自问,我做不到。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2-07-19 09:26:32

不是早有人说,在中国社会处于最低端的人都该出来,在国外至少有平等和尊重,挣的钱也是国内几十倍。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2-07-19 09:25:40

看见题目我还忐忑,别是一个副教授改行当了装修工吧,这种故事似乎不少。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2-07-19 09:25:07

这个故事令人欣慰,农民算国人中被压榨的最底层了,可是换一个环境通过手艺却能实现美国梦。


回复 | 3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9 08:18:48

比如“体脑差别”,你介绍的”永不退休的教授”太形象太生动了,名为教授,可一点儿也看不出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

城乡差别在美国压根儿不存在,工农差别更是无鸡之谈。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9 07:45:18

自从我有了“人事权”之后,我逢人便吹,也不见得是吹牛,只因做买卖要随时随地的推销自己……

我一个同学,“革命军人出身”,90年代初,官儿做到军衔儿上校,同学聚会相逢,听说我有“人事权”,立马要我给他办“民用驾照”,而且当场给了我四个军官的名字(照片我要到他单位去取,单位在总参二部办的一个公司,离我住家不远,就在离东四不远的张自忠路)。

我马不停蹄,紧的张罗,从找驾校到办驾照一路平趟,不到俩月,齐活。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7-19 07:32:39

我知道我的无知。

大陆中国有三个永远无法解决的所谓“矛盾”:工农差别、城乡差别、体脑差别。

回复 | 1
作者:人参花 回复 白熊的博客 留言时间:2022-07-18 17:30:56

谢白熊博阅评并肯定,很高兴你这回没怼我。

抱歉工作有点忙回贴迟了。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8 17:25:19

农民要穿越等级成为城里人看起来很难。我对农村走出来的考生另眼相看,因为资源严重不平衡,他们得更聪明更努力才能成功。

等级和身份观念原来这么由来已久。前辈的故事我都看傻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8 07:30:23

既然在插队生涯里,档案,也就是学籍卡片存放在县知青办,之后就我个人来说就谈不到什么档案了,不过要是在农村入了党、提了干、参了军……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我初看我的档案的时候,还挺奇怪,靠,我当了半天的“学习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档案里居然一字不提……合算我白当啦

之后的档案就转入了山西农学院,因为我在农村呆了不到三年,因为表现突出,知情招工时,第一批就参加了工作……

没想到却因此失去了第一批招收“工农兵学员”的机会,要不然早就回北京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8 07:18:49

在我的档案里,“学籍卡”就两页,所谓一清二白。不过有几条标明的听清楚,一是家庭出身,二是学习成绩、三是政治面貌。

之后,因为插队,“学籍卡有学校直接转到插队所在地的县政府“知青办”,也就是县政府的“知识青年办公室”,注意,在中国政府的官方文件里,没有“插队”二字”。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7-18 07:11:54

中国自有中国人的“Common Sense”:农村人有了城市户口就算一步登天!

很多农民子弟自幼苦读,大多数不过为了逃离农村,好歹混个城市户口……当然了,以后若有机会再往高处爬,诸如当个公务员、弄个官儿当当、往外国混一混……等等,这就是所谓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7-18 06:54:12

档案长啥样呢?里面应该是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吧?……

档案装在一个老式牛皮纸袋子里,里面是老旧的“文件夹”文件夹有不同颜色的分页标签儿,上面写有日期等表示文字。

脱离学校之前的“档案”严格说只能算作“学籍学历证明”,之后有了工作单位,有工作单位立档,才算有正式的“人事档案”,没工作的有所在街道办事处立档。

农村我就不是到了,别看中国是农业大国,却从来不把农村人当人看,可见一斑。

学籍卡,很简单,小学六年级的期末总成绩表,操行评语、报考初中自己填写的志愿书,以及录取学校的通知等,其主要作用就是证明此人确是经国家认可的考试,从某某学校升入某某中学……其余的大同小异,可多可少,比如有的小学还表明学生少先队职务,不过很少,有也是一笔带过……

初中升高中的学籍卡类似,不过多了一项加入团组织的证明材料,诸如入团申请书等等,初中就入团的学生是极少数,一般班里学生总数的十分之一左右。

回复 | 0
作者:白熊的博客 留言时间:2022-07-18 06:28:48

看了你写的李师傅圆美国梦的故事,感叹中国人非凡的扩展能力。凡有人烟的地方就有中国人,那首先说就有福建人了。你一个搞科研的还能关注李师傅这样的人,真是难能可贵啦。一般来美国做科研的,换个身份不是个难题。我所在的医学中心办身份走杰出人士和国家利益豁免的没有不成功的。一般3-5年就能拿到绿卡。而社会上传的有些人办身份竟然拖了十年8年的,难以想象。从你的跟帖来看,来美国的都是些中国的人精,不论什么渠道,只要有一种可能就会有千种办法。不论在中国时是何方神圣,到了美国都需打拼没有不成功的。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7 20:52:41

看来人的一生就是,你种什么将来收获什么。多少年前帮过你的,你后来回报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7 19:47:32

能转关系、调档案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也加我爱吹牛,见人就说……我的小学同学燕子,就是后来帮我办理退休的那位,90年代初回北京也是我帮的忙,她属于“知情返京”的最后一批。原因是她在陕西插队,北京女12中的,后来在西安找到工作和一个当地的干部结婚了,还有个宝贝儿子,直到国家出台了新政策,老知青在外地成家的可以全家返京,这就到了90年代初了,当时有个条件挺苛刻,就是想调回北京,须先在北京找到“接收单位”……这一下就轮到我了,可以叫做“假接收”,相当于燕子调到我公司工作了,结果办起手续来一路绿灯,非常顺利。

燕子和我可算是青梅竹马,可惜后来天各一方,我上小学的时候,多亏燕子她母亲,是北京少年宫的一个干部,挺拿事儿,我才得以参加了少年宫的好几个训练班,象棋班、无线电班、游泳班,朗诵培训(参加建国十年我十岁的集体朗诵,在人大会堂)…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7 18:09:53

结果我二话没说,直接找我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丰台区一个大队的党支部书记的女儿,他是村镇农工商联合总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盖上我公司的人事章、大队党委会的章(同学还求我把党的组织关系一并转到我的上级主管单位)……没两三天,事情办了个干净利落脆。之后这个同学的事儿就与我无关了,我还派车把他接到党支部大楼,见了见我的主管单位的头儿,算是党组织接收他为当地党组织的党员了,其它什么组织生活、党费的事儿他们自己商量去了,档案就存在我公司人事部。……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7 13:44:13

事情是这样的,他在外贸部一直想某一份常驻国外代表的差事,具体什么差事无关紧要,诸如什么驻某国的某个工程项目、某个公司等等,当然了对方国家越大越富有越好,不行弄个什么非洲小破烂三国家都行,中国不是弄什么一带一路吗,这类项目、公司、工程多如牛毛,好歹弄个职位就比坐办公室强的多……这是一次同学聚会时俩人聊天,有一半儿是我的建议,没想到他真认真了,跟单位叫起真儿来,关系弄得挺将……单位说好,我们这儿放不下你了,另谋高就吧!他也一时赌气,恨不得当时就辞职,一时半会,哪儿找得着接收单位啊?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7 13:40:12

前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敬佩。

但是,档案长啥样呢?里面应该是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吧?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7 12:28:03

90年代初,我转战十几家大中小科技公司之后,可谓身经百战,久炼成钢,在丰台区办了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高科技发展经贸公司”,人事大权在握,我自己的档案自己管,我的档案很长时间放在自己家里,我的档案一清二白,极其简单……哪位想知道档案啥模样儿,我不吝赐教。

这时,我的铁哥们儿外贸部的同学,遇到了难题找到我,我三下五除二,不管三七二十一,干倍儿利落脆,给他解决的彻彻底底,算是我报了他对我考研究生关怀的大德……

回复 | 0
作者:Laober 回复 Laober 留言时间:2022-07-17 11:12:43

回复 | 0
作者:Laober 回复 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7-17 11:11:25

回复 | 0
作者: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7-17 11:09:13

忆往昔风流岁月稠——

文革动乱,我经常出没清华及清华附中与三教九流鬼混:曾经与照兰院钱伟长及其夫人孔祥瑛品茗深谈,也曾与工人板爷的孩子举重练块儿。

陈小悦至少谈吐斯文,颇有家教,从无痞腔痞调。

当年清华附中出来的那些院士等等,都是很有派的。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7-17 11:06:32

还有更厉害的,真正的空手套白狼,有个同学叫陈孟河,出身也很反动,在一家事业单位,好像是什么研究所当副所长,事业单位穷哈哈,搞创收,比如跟某企业高联合开发,能收点儿外快,但如果从研究所走账,那可完了,个人一分钱拿不着,我给他出的高招儿就是,这些钱从我这儿走,发票我开,最后研究所就能给职工发奖金了……他们的所长专门找我谈细节,……如此一来,皆大欢喜,不过说实话,这类偷漏税款的事儿,我也赚不了几个钱。

但是我不在乎,有时把车马费赔到里头不赚钱我也愿意干,做买卖图的是个人气儿……搂草打兔子,赚多赚少扯淡。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