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复新的博客  
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大清国官方网站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网络日志正文
川普没屁儿皇帝不急,拜登顾大局下次注意 2020-12-23 21:40:58


驴象相争谁尚贤?

可闻孔孟有遗篇?

安邦首重陈平计,

攘外全凭魏武鞭。

误国赵郎谈纸上,

败军蜀将斩关前。

不屠沼泽龟和鳄,

哪得村翁自在眠?

——七律《华盛顿沼泽》(写于2011年11月,修改于2020年12月)

18y.jpg

这些天,我打电话给几个有美国国籍的人,请教他们对美国大选的看法。除其中一人是中东裔外,都是华人,分别住在宾州、德州、纽约、新泽西、凤凰城,以及加拿大等,有商人、科学家、医生、精算师、爱国侨领、民运人士等,大多有高学历,身价不菲。

谁知这些人都支持拜登,无一例外。对于川普,他们有的说“是坏人”,有的评价“太不像话”。问他们为什么讨厌川普,到底哪里让他们感到不像话了?他们都把防疫不利的责任算川普头上,说是川普害得孩子上不了学,坏了自己生意。这些人都只认“主流媒体”的新闻,对于拜登的负面消息知之甚少,即使我试图告诉他们,他们却充耳不闻,还打断我的话说:“网上消息谁知道真真假假哦……”有的说,自己对原本政治不感兴趣,之所以投票拜登,是因为儿子在曼哈顿搞金融,被白左洗了脑,狂热支持男女同厕,逼他老两口投了拜登的票,甚至还逼他们糊里糊涂加入民主党。而那位女侨领,也是由其混血白左女儿推荐而选拜登的。

我说,川普确有防疫不利的责任,但民主党没有破坏防疫吗?当初川普要封禁某些国家航班时,主流媒体不是谴责这是种族歧视,装逼跑街上“求拥抱”,以展示左派不怕病毒的大无畏精神吗?民主党的市长和议员不是纷纷跑到华人餐馆就餐,帮WHO散布可防可控不传人的鬼话,处处阻扰川普防疫吗?这些报道你们难道没看过吗?这么快就忘记了?你们不指责白左捣乱,反埋怨川普,这公平吗?

这些人家产不可谓不多,学历不可谓不高,然而依旧糊涂,可见所谓“学历高、地位高、收入高的人就一定比贩夫走卒、贫下中农、低端人口更能明辨是非”的说法是个伪命题,人的素质与其文化程度和财务状况并无必然联系。我们还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就是中共散布的“中国人民受教育程度不高,因此不能搞民主”的说法不能成立。第二,即使在美国,愚昧无知、自以为是、不负责任的人并不比中国少,民主其实也是行不通的。

加拿大搞民主搞出个小土豆,德国搞民主搞出个默克尔,法国搞民主搞出个马克龙,英国搞民主搞出个约翰逊,台湾搞民主,居然是内奸马英九韩国瑜大行其道,都是私下和中共眉来眼去利益输送的国贼当选,这难道只是偶然现象?只剩下个美国,留给民逗作为唯一可以供其在外招摇撞骗,推销贩卖民主邪说的灯塔,可现在也不行了。

以前民逗总拿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都要挨整来证明美式民主的优越,那川普作为总统,怎么也求告无门?连言论自由都没有,频频遭到媒体封口呢?美式民主到底优越在哪里呢?不也和中共一样吗?

再说,中国又不是没有搞过民主,民国一开始就照抄照搬美式民主,可一上来就是曹锟贿选。中共也不是没有搞过民主,当年中国社会矛盾主要集中在最底层,都是中共任命的基层官员造的孽,民间的怨气都朝向中共。中共一想,我何苦当这恶人呢?拉倒吧!不如搞基层民主选举,由它们自己选村长村支书,反正翻不了天。虽然后来选出来的村长村支书没有一个不是村匪路霸,比以前还要黑暗,但村民对中共的怨气却真的少了,毕竟村长是自己选出来的。


如果你们民逗能从民主选举出来的数十万计村长里,哪怕找出一个不是恶霸,不是土匪,不是流氓,不是黑社会,而是仁翁善长的,我跟你一起去闹民主!反过来说。中国哪里还找得到一个仁翁善长?真要选出老实人当村长,会和川普一样下场,早就被村民架空,欺负死了。只有恶霸当村长,才能镇得住这十几亿刁民。

在美式民主彻底失败这一铁的事实面前,民逗还摇头晃脑,大言不惭地在自媒体欺骗无脑粉丝,扯犊子什么“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

我倒要问问,你准备坏到什么程度才算最坏呢?你拿什么刻度衡量出最不坏了呢?你们津津乐道什么“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在大选舞弊这个问题上,司法制衡了吗?媒体制衡了吗?国会制衡了吗?法院制衡了吗?最后还得考虑用戒严、军管、平叛这些最原始的办法来解决,靠百姓拥有的枪支来制衡。如果动武也算“自我纠错”功能,那中共打倒四人帮、活捉赵紫阳、双规贪官、派系斗争等等自我监督自我修复的功能也算“自我纠错”了?有什么区别呢?


李一平等民逗也看清了这点,知道一旦川普宣布军管,就算动了武,就算撕去了美式民主在粉丝心目中的那份文明、那份高雅、那份浪漫,就再难欺骗粉丝迷信美式民主了。于是多次出面阻挠,磕头哀求法官大人和议员老爷良心发现,高抬贵手,饶过川普,以证明美式民主的“伟光正”。如果法官老爷做不到,它宁肯拜登篡位成功,也不许川普合法地实施《平叛法》,以维护美式民主的伪善

我从不相信中国法律,也不相信美国法律,从最初看见最高大法官罗伯茨那张奸笑着的脸,我就感受到这是一张以捉弄折磨美国人民,看人民在其故意乱判后,求告无门,走投无路而取乐的脸。后来它屡屡挑战美国人民智商的枉法裁判充分证明了这点,可还有人把希望寄托在这人面兽心的畜生身上,我看是一把年纪活狗身上了。

正因为美国有大量混账法官存在,有法不依,违法不究,环境太宽松,犯罪的成本太低,顶多“批评教育”“下次注意”了事,才有那么多点票员无视大选作弊的联邦重罪,而当作是一种“淘气”,一种“恶作剧”,在嘻哈打闹之间,就让川普樯橹灰飞烟灭了。

大选作弊只能存在于参选双方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这样作弊,痕迹少,难查证,人民肉眼很难分辨出异常。而在这次大选中,川普的支持者远多于拜登,获胜县份比是84:16,人们不难识别选前川普火爆集会和拜登冷清现场,这逼着民主党要造几千万张假票才能充数,造成所有摇摆州同时停机,曲线怪异,动静太大,数字对不上,留下大量破绽,连傻子也能看出问题。可即便底层的造假者们明知罪行一定败露,依然无所畏惧,霸王硬上弓,公开拒绝监督,州长州务卿就是不肯核对签名,顽抗到底。为什么底气都比江姐还大?还不是因为法律形同虚设,还不是因为美国的法律不是惩奸除恶的利器,成了藏污纳垢的包皮,成了捆绑正义的绳索,成了制约正义的工具。


连这些人都无所顾忌,何况华盛顿沼泽里的大乌龟大鳄鱼们?奥黑驴、破锣鸡、索螺丝何惧法律?它们只怕有魄力敢动武的人。人是木雕,不打不招,人是苦虫,不打不成。如果以前就曾枪毙过几个作弊犯,今天断不会有谁冒着杀头的危险,为了让拜登当皇帝,而赔上自己性命出来造假的。如果不用武力将王八铲除,只是打官司,鳄鱼们根本不怕,它们有的是钱请律师。红脖子村翁永远得不到安心睡觉的一天。

大陆女星一旦被狗仔队偷拍,爆出包养绯闻,而无法解释的时候,往往以“清者自清”“谣言止于智者”来掩饰自己的理屈词穷,企图蒙混过关,继续假冒清纯。而民主党大选舞弊这么明显,连拜登贺鸡都从不出面辩解,连“清者自清”这样的话也不好意思说了。

在最高法院以7比2驳回德州诉讼后,民逗们还为罗伯茨、巴雷特、卡瓦诺等开脱,说肯定是法官受到了威胁,只好葫芦僧判糊涂案,情有可原,不许我们谴责法官,禁止人们怀疑民主。那我就要问了,这些法官宣誓前心里应该清楚自己有没有勇气去面对邪恶,既然怕威胁,就不要宣誓呀!应该留出位子,让敢于维护正义,不怕威胁的人来当呀!欺骗世人事小,欺骗上帝那可要下地狱的哦!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却知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而民主“圣徒”却厚颜无耻地靠宣假誓骗得高官厚禄,占着茅坑不拉屎。尤其那巴雷特刚按着圣经,装神弄鬼地向上帝宣誓要在任何情况下维护正义,才过几天就随便找个借口当了犹大,还不如找个无神论者当法官靠谱。

美国的法律和中国一样,也是经不起检验的,从地方法院到最高法院,毫无正义可言,裁判的根据就不是看道理,也不是看法律,更不是看事实,而是看当事人的态度。如果法官看你很文明,量判你输,你也没魄力作出过激的反应,就找个理由判你输,能搁平就是原则。看你有血性,是条汉子,是个狠角色,若判你输,你会上它家搞爆炸,在它下班去幼儿园接孩子时背后捅一刀,就找个理由判你赢。理由还不好找吗?古今中外,一直就欺软怕硬,只有愚民相信什么法律正义。

同理,罗伯茨们从川普与中共贸易战中,看穿了川普的袁绍本性,只会学赵括纸上谈兵,和马谡一样眼高手低,猜准判川普输,他也无可奈何,除了喊冤,不敢动武。而白左、黑命贵、安提法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肯定要乱来。那么就以“大局为重”,谁最老实,谁讲文明,谁信法律,就判谁输,谁叫你川普老实呢?你就顾全大局、发扬风格、高风亮节一下,为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克服一下,做点贡献吧。法院助理爆料,罗伯茨在会议上咆哮道:“万一出现打砸抢谁负责?”这话出自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之口,足以证明美国其实是个无法无天的国家,根本没有法律,好像连保护人民基本生命财产安全的军警都没有,这跟中共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议员们在参议院听证会上不得不承认大选舞弊后,竟然说:“下不为例”,要川普放下执著、忍辱负重、从大局出发,不要再闹了吧。我越听越象是国内那些单位,在祸害了人民却又无可抵赖的情况下,轻描淡写地说“下次注意。”


不过,我觉得法官老爷们错误判断了形势不知道军心民心都在川普一边。黑命贵安提法毕竟是些宵小之徒,就只敢打砸抢,翻不了天。别说川普一旦吃了熊心豹胆出动军队或国民警卫队,就算把民兵组织惹毛了,双方打起来,黑命贵安提法不够人家一划拉的,人家军事技术嘎嘎的。而且多个民兵组织已经请求川普下令平叛。要是川普真的被你们搞倒,这些由退伍军警为主的民兵组织,很可能拒绝接受拜蹬,不等川普下令,就直接开打,那才是天下大乱。等民兵冲到你们法官家里算总账,你还能置身事外吗?你觉得天下大乱后,你们法官的优厚待遇还能得到保障吗?

我真的不算是川粉,在我以前的博客里,大多是对川普不满的言论,我认为川普不适合从政。他做事优柔寡断、虎头蛇尾、瞻前顾后、反复无常、不了了之、耳软心活、没有章法、贻误战机、一再受骗,天真幼稚,去和中共签什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连他自己也后悔了。


接受我电话采访的人里面就有人拿四川方言预测川普绝对“莫得屁儿戒严”,这里“屁儿”指的是“血性、魄力、勇气”。的确,如果他一贯强硬,民主党在欺负他前就会掂量,绝不会落到今天极其被动的境地。正因为其本质窝囊,不中用,才这么多部下背叛,墙倒众人推。

时至今日,川普依旧是有法不依,有权不用,拒绝学林肯平叛,认为一旦实施自己制定的“外国干预大选法”和“平叛法”,就等于先“违了法”。左媒一试探说他要戒严,他便吓坏了,忙不迭第一时间发推澄清,说是假新闻,安抚左棍。你都这么软弱,让粉丝情何以堪?当真皇帝不急太监急啊?你自己躲后面,却号召民众于1月6日到国会示威,把粉丝推在前面,恶人让给粉丝当,这有点令人不齿。看来川普仍把希望寄托在议员们良心发现。拉倒吧!我告诉你,除非粉丝冲进现场,以死相逼,否则议员们一定不会白白放弃男女同厕的坚定信念,便宜你川普的。


尽管川普有太多缺点,却有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难以被人收买,并且还是忠于美国的。相比那些穷凶极恶的民主党和人面兽心的共和党建制派要好太多,更不是那个“道声拜拜就两腿一蹬”的拜蹬可比。

正如我前面讲的,我从不相信美国法律,从不相信美式民主。我更不相信美国媒体,连那些大科技公司搞出来的网站平台我都不信。我一直认为对美国神话般的崇拜,是民逗造的谣言,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从2011年我在网络发布博客、发布视频、群发邮件起,无论我身在国内还是国外,都用技术手段隐藏地址。我早料到大科技公司会出卖网民,无论中共还是轮子一定会想方设法渗透进这些平台,暗害敢于揭露它们的网民。果然,我推特只用了很短时间就被封杀,推特公司非要我告诉它们我的电话号码才肯恢复,明显图谋不轨,从此我再也不用推特。我的油管视频虽然没被封,却多次发现中文内鬼小编窃取和篡改我的个人信息,我的订阅量会突然被改成52万,第二天再改回来,视频点击昨天是13000,明天就12000了。

那些没有骨气的人,被脸书推特封了N次,还死皮赖脸去注册,并不以为耻地说这已经是其第几个账号了。我是不会助长推特脸书气焰的,如果大家都象我那样有骨气,一旦被封,就再不玩它们的平台,改用群发邮件揭露邪恶,它们就拿我们没办法了。大家都这样,没人光顾脸书推特,扎克伯格们不就老实了吗?

网友格丘山曾推荐我去两个海外中文论坛,一个叫博园网,一个叫伊甸文苑,都是没几个人浏览的网站。我在那里刚发了几个帖,就被一群什么都写不来的人看不惯,嗷嗷直叫要将我赶走,威胁斑竹如不照办,它们就要离开。愚蠢的斑竹居然向这些泼皮屈服,无故将我封杀。然而仅仅过了几年,伊甸文苑的斑竹就给我来电邮,请我回去发帖,因为这个网站最终还是被那几个半文盲网民抛弃,我当然予以严辞拒绝。我又顺便看下博园网,发现不知何时早就不复存在了。这就是网站无视网民尊严的下场,小网站如此,脸书推特也不会例外。

就象我告诉大家的一样,科技公司一旦垄断,必然要生出操控国家大事的妄想,脸书推特油管就是榜样;金融寡头一旦成了势,必定会为妖作怪,实现自己人微言轻时达不到的罪恶企图,索螺丝就是明证;新闻媒体一旦做大,觉得有了洗脑的本事,一定蠢蠢欲动,接受收买,店大欺客,无视读者,混淆视听,纽时就是典型;一个政党要是没有了对手,就会成为黑社会组织,为称霸世界不择手段,毁灭地球在所不惜,中共就是例子;一个气功如果发展到一定规模,大师肯定会野心膨胀,将其办成邪教,把教民推前面送死,夺取鸟位,张角洪秀全雷哄稚就是前车之鉴。这都是人性的必然。

美式民主只讲自由,只贪近利,不识人心,一味放任,最终遗祸无穷,现在算是爆发出来了。只有恢复中华传统治国之术,直指人心,看见哪个露头就打压,才能防止各类势力无限度的扩张。

最后再告诉大家一个“恶人自有恶人收”的好消息。最近那个跳得最高的民逗吴贱狗受到报应了,它自不量力,在网络和郭瘟龟对骂,并声称有枪,作出流氓嘴脸,以为人家不敢拿它怎样。结果郭派了蚂蚁帮十几个人天天堵它家门口“讲真相”,也没见它敢拿枪出来,而是龟头一缩老实了。实在熬不住,只能学良民向法院起诉。但没想到,它最信仰的美国法律效率极低,审判旷日持久,已经审了四次,还是没有解决问题。而它每小时要支付五百美元的律师费,把它在油管搞自媒体挣的钱全赔进去了还不够,心疼得这小子满地打滚,嗷嗷叫唤。

郭瘟龟是大混混不假,按理,我应同情吴贱狗才对,怎么说是报应呢?因为吴贱狗本来就支持通过闯到人家家里的方式来解决彼此纠纷的,它一直赞叹雷哄稚当年不向法院起诉,发动粉丝围攻何祚庥、北京晚报、天津教育学院,甚至中烂海的“壮举”。那么今天就让郭瘟龟用这套方式,派蚂蚁帮到它家来讲讲真相,请它也尝尝滋味。

当年,何祚庥只是在校刊上隐晦地对雷哄稚的邪功表示质疑,对错姑且不论,毕竟他也有言论自由,即使其认识完全错误,你雷哄稚自可向法院起诉诽谤,要求何祚庥赔礼道歉。然而,雷哄稚知道自己是邪师,打官司肯定败诉,就唆使数千法盲粉丝冲到何祚庥所在单位天津教育学院,企图通过影响学校教学工作向校方施压,逼迫领导处罚何祚庥。未果后,数千人又窜至何祚庥家门外,和蚂蚁帮一样叫骂。

此前,雷哄稚已经用这种方式围攻了数十家揭露它的新闻媒体,还逼迫北京晚报开除了记者,战无不胜,以为这次批斗何祚庥易如反掌。可是它想错了,何祚庥竟敢隔着防盗门和几千轮子对骂,让雷哄稚下不了台,一怒之下把中烂海包围了,逼老江亲自处理何祚庥。

人们问轮子,为什么不采取和平方式起诉何祚庥,而是直接包围住宅?为什么人家川普贵为总统,还走正规法律途径,哪怕一路败诉,一路被法官欺压,也绝不放弃任何救济手段,不敢走极端,不敢动用权力实施戒严,而你们却直接包围中烂海?轮子就说:“中国的法院都是中共办的,我们信不过!”那人家又问,难道中烂海信访办就不是中共办的?你们怎么就信得过呢?哪个上访户的不是因为法院解决不了,才去上访的?何曾见过和谁有了纠纷,连起诉都没起诉,就直接到中央上访,以此压制别人言论自由的呢?轮子们无言以对。

轮子到了海外仍恶习不改,一旦发现哪家媒体对其不敬,照样直接闯进人家办公室,抱着摄像机抵近脸拍摄,以此恐吓媒体。当加拿大《华侨时报》得罪轮子后,轮子故技重施,可是主编周锦兴不吃轮子这套,予以坚决斗争。轮子没想到加拿大还有比何祚庥还倔的硬汉,无奈只好向法院起诉,蛮横地要求法官下令:“取缔加拿大媒体报道轮子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如果要报道,需先经雷哄稚大师审核稿子,报喜的可以发布,报忧的一律不许见报!”法官遇到这帮中国来的疯子,差点没气晕过去,予以严词驳回。你我今天在这自由谈论轮子,都差点犯了联邦重罪啊!轮子无法无天的这些事,你们当中有几个人知晓呢?究竟是轮子在被迫害呢?还是在迫害别人呢?

我最讨厌吴贱狗这种宣扬民主邪说欺骗愚民的人和主动为邪师遮丑掩盖的人。既然你吴贱狗为雷哄稚处理与何祚庥个人矛盾的方式拍手叫好,执意把无脑粉丝包围人家住宅说成“祥和美好”“并无不妥”。那现在小蚂蚁都把真相讲到你家门口了,你吴贱狗还不赶快跪接?你怎么还起诉人家呢?人家何祚庥对付几千轮子都不怕,你家门前才十几个蚂蚁,你就吃不消了?根据加州新的法律,穷人以后可以闯进民舍抢劫,不许开枪自卫,到时候郭蚂蚁也假装穷人闯进你家,你怎么办?报应何其速也!这难道不是一种天道循环吗?

浏览(4101) (21)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复新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0-12-24 12:13:50

嗯,还是统统死了死了的干净,作人肉包子。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回复 金复新 留言时间:2020-12-24 11:44:45

不对!七摸八看九想。 这龟儿秋丝瓜拜登,你收拾奥黑,黑娃的黑黑娃的丁丁X半节,,,!

回复 | 1
作者:金复新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0-12-24 11:31:51

哈哈哈哈,统统阉了的干活!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0-12-24 10:51:43

你那个美女利刃,啥意思?把败登阉了?


回复 | 2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0-12-24 10:47:30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丽丽川上草,越发越茂盛。

黑川?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0-12-24 10:45:39

金大爷正派!

最近这万维城,给老美的大选搞得个乌烟瘴气。

川粉川黑一塌糊涂胡搅蛮缠,清明世人,缺乏清明。良家妇女都不敢出门?你老人家耿直大气耳火,来城管,城管?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