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撤军阿富汗--西方2.0转型到3.0 2021-08-18 01:04:53

我最近几年一直思考的一个问题:人类有了社会组织形态后最需要和最重要的是不是一个管控机制? 为此我提出了slavery1.0,2.0,和接下来的3.0奴隶制。我想很多读者可能对奴隶制这个表达感到不舒服,尤其是崇尚中国1.0奴隶制和西方启蒙2.0奴隶制的人。这很好理解,就连太监也会是给自己为什么愿意当太监给足理由的。所谓人之常情,因此我感到有点冒犯,在这里说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贬低谁,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表达。


我认为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知识,除了为了生存所用,剩下的基本上是为了validate和维护自己是“正确”的,因此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知识是为了“解构”。我自己也不是完全例外,只是“解构”的目的不同,基本有两种:第一种是,“解构”是为了搞明白,而且越解构,产生的越是更多的不明白,我属于这种。另一种“解构”是到了某个点,wow,我太了不起了,我知识太厉害,我找到真理了,由此以真理在手看人世和宇宙。 我个人认为第二种在当今知识分子里最流行,占大多数。以前我指出这其实是属于黑格尔理论的应用延申:我们人类找到了哲学和思维的终结方法,剩下的就是怎么获得knowledge了。美国西方Cabal和层层管控其实只是这种模式的反映。以前我还介绍过几本关于美国国会和国防情报,金融机构工作的本质,也是基于这个模式。著名的福山同学,甚至提出历史的终结。从黑格尔提出哲学的终结到历史终结,不是偶然的,但是黑格尔解构后毕竟创建了自己的体系,而福山同学的历史的终结并不是什么新的体系,而是对西方启蒙2.0奴隶制的留恋。理论和实践的gap并没有消除,而且还被中国中共和塔利班之类的1.0搞的土头灰脸。怎么办?


好,现在来谈谈,美国撤出阿富汗的事。我几年前就问过一个问题,如果上世纪美国不参加一战和二战,世界格局变成欧洲德国主导,亚洲日本主导,美洲美国主导,那么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现在我可以再加一个问题:会不会还有共产主义和现在的covid病毒呢? 那样的假设中,谁,那个帝国最不愿意? 答案是大英帝国。因此美国后来怎么会实施那些政策和展现那些行为,世界上发生的种种切切,我就不用再多说了。


现在美国撤出阿富汗,朋友感到被出卖,大量武器留在阿富汗,海量金钱花费,当然还是纸币,那些用纸币购买的产品公司还是大赚的,当然还有死伤了那么多人,人道灾难,等等,是验证西方2.0斗不过塔利班1.0? 还是美国西方不内卷,为了接下来的3.0而调整资源和准备? 我认为是后者。3.0,大赚的还会是那几家老主顾,现在还要加进疫苗制造商,等等。那些武器,我敢说也不是3.0所需要的,二,三手dumping是一直进行的。有人说,中共和俄罗斯,伊朗会得到一些武器,拆开,搞研究,反向工程,哈哈,至少需要人和资源干这些弯道超车的事啊。并不是一个影响3.0大战略的坏事。


有人说中共壮胆了,可以马上打台湾了,偏偏一位资深美国参议员在twitter上列出美国有30000军人驻扎在台湾。那就打嘛,好玩吧?


我认为西方2.0奴隶制是来自于西方1.0奴隶制,本来就不是为了回头跟其它1.0奴隶制争斗的,我以前分享过一个20世纪初在西方非常流行的说法:White Man's burden. 我认为二十世纪美国西方2.0奴隶制的寡头权贵们学到的一个真正的经验是:统治管控地球,两个通道:获取资源和改良人文的尝试,到了二十一世纪转型成为放弃改良人文,也就是放弃那个White Man's burden理念。这个理念一旦被放弃,那么2.0就缺了一个顶梁支柱,2.0就不能再持续和延续了。取而代之的就是接下来的3.0。绿色,great reset,pandemic,domestic恐怖主义,cancel culture,critical race theory,等等,都是启动3.0前的各个方向的probing。 恰恰人们对这次阿富汗事件的关注,延续几个月吧,各种媒体马戏,恐怕又能转移这种probing的实施影响。 


万维有几位推崇中国中共奴隶制1.0,不管打雷刮风下雨,包括洪灾水灾,还有就是此类阿富汗事件,反正中国中共1.0奴隶制就是伟大,就是“赢嘛”,赢了再赢嘛。


我个人做好准备迎接3.0的到来,and follow the money,namely US Dollar。不是follow那些美军丢下的武器,当然那些武器还是很先进的,会让弯道超车亢奋一段时间。至于人员伤亡的人道,我只能感到遗憾和哀悼,it is always what it is。 


这支Oceans Apart是一支很棒的曲子。风景版本youtube不让转,

https://youtu.be/11tRqoOoH6M youtube这个链接是完整的曲子。





浏览(5579) (8) 评论(9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0 08:11:20

我认为全球化计划没停,几十年的颜色革命的失败taking tolls,肯定会改变power的想法和方法的。我提到的那个white man’s burden被放弃了,那样完全不匹配,不仅仅价值观认同有巨大问题,风格和“fair play”的理念都是不一样的,怎么办?不可能放弃控制整个地球啊。I am not for it, but I sure can understand they switched gears, 如果价值观和人文的路走不通,那么就会影响对人的认知和看法,韭菜香不可能是梦中的味道,是现实的。Depopulation总是需要理由和justification的,这个会涉及政治不正确。我一再讲God cruelty,只能点到为止了。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0 05:12:31

@现在还是异化了


工业革命,信息革命,人有神通建巴别塔了。


要加强管控,你的Cabal 也受不了诱惑了,更堕落,仿秦制。


因为异化,所以管控;为了更有效管控,要加强异化;Cabal 的成员应该也不能免俗,我猜想他们大部分不信神,所以异化无止境。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0 04:32:38

不能展现true self,就不能包容自己,也很难包容别人,反正都是在假的fake里玩,能吃香的,穿好的就行,人们跟着fake起哄,时间一长以为是真的了,然后build upon fake,again and again,几千年啊,不是洞察,揭露能改变的。西方启蒙,本质是每个人都有一个环境searching for true self,社会也包容,还是花了几百年,而且现在还是异化了,不是容易的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0 04:26:05

为什么forgive others困难的根本原因。自己总要以一个包装的人格形象对外,但是自己知道或者不知道自己那其实不是完全真实的,然后就用智商来诿过,饰非,装,弯弯绕,etc. 我认为这是中国精英士大夫阶层的根本的病,也是容易被奴役的源头,true self lost,很多还是totally lost。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0 04:10:31

以前只听说个佛洛伊德。在这里第一次听说荣格。就你所说荣格的理论,我早有感悟。我相信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大陆华人,无需知道荣格,都能感悟得到。因为在中国,有文化的人士,需至少双重人格才能生存。言行,表里如一,有Integrity 的人士很快就会肉体灭亡,至少被逼得失心疯。


至于你知道自己的双重多重人格,如何调整,如何发挥,如何面对各种诱惑而选择,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西方的文艺作品从古到今有很多反映相关多重人格的挣扎。而中国的,在古典文学中,似乎就只有红楼梦一部,相当隐晦地。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20 00:53:46

我在国内上大学的时候,是先看上佛洛依德的,那时我想青春时代的荷尔蒙吧,佛洛依德的东东很是吸引人的,甚至是吸引比我年长很多的老三届的,make up time,哈哈。后来也是对佛同学的东东不感兴趣的,对荣格的东东也研读不少,群体意识,甚至群体潜意识的那套东东还是很有价值的,不过我认为荣格东东最棒的是如何帮助人不进入深度neurotic。几年前,我曾经跟我女儿进行过好多来回的长谈,她问我,Dad,I am worried about my tendency of being neurotic。skeptical是容易变成neurotic的。也许她是因为我的skeptical基因吧,哈哈。 后来我们就开聊,老实说不容易,一个最要紧的题目就是,我认为人,我认为是每个人,没有例外,都是或多或少有双重,甚至多重personality的。但是,社会,家庭,工作,朋友圈子,总是驱动人做自我包装,还学习别人的包装,并展现展示出自己的某种包装出来的性格特色。这种包装不可避免的会是把人拉进深度neurotic。我用过很多不同的表达来形容,live off others, don't follow,don't lead,etc. 老实说,很多人喜欢谈自由,自由对我来说是付出代价,我有时还说是beat self,but don't be too hard。不付出代价,不beat self,自由只是空谈。 什么叫beat self,那就是先要知道自己是有多重人格的,而不是那个自我包装的形象。然后她就花时间了解自己的多重人格是什么,具体内容是什么,beat self,yet not too hard, 就感到自由了,就没什么neurotic了。荣格老先生的厉害在于提醒每个个人是多重人格的组合。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0 00:03:04

哈哈,看來老兄高中時具有威脅性的實力才會讓人產生敵意,厲害了。

研究頗多談不上,我是曾有那麽一段時間癡迷榮格(部分出於對弗洛伊德的反感),後來又喜歡阿德勒,現在則常在靈修群潛水,很驚訝于心理學跟靈修學的衆多overlapping。我主要還是出於好奇,而不是要修練啥,所以至今任何門派也不敢進入(一個副作用是所有宗教也都不會進入,但保持好奇心)。


唉,中文確實問題太多了。我可以諒解文言文的晦澀,畢竟年代久遠,但現代白話文被“新”文化運動和“新”中國搞得太糟糕了,太多沒有好好消化的外來詞(尤其是來自日本的),而沒有好好豐富自己的原創詞匯,到了網絡時代中文裏的污染更趨嚴重。S大少應該是這方面的專家,給我指教過語音,自己又出了好幾個辭典。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3:35:50

你可能对心理学研究颇多,不能原谅别人的原因很多,除了杀父之仇那样的,从心理上来说,多数是self validation。这个关于self validation话题又是一个坑,而且很大很深的,在我看来,很多人并不是敌意别人,而是用敌意来validate自己,我高中时跟男同学们之间经常会是为了班上我心仪的女同学而这样互相“敌意”,高中unfinished business在太多的华人里延伸,我跟高中那时的同学聊天,会笑喷,what wonderful experience back then.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3:12:07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啊,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19 23:11:33

哈哈,「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个很精辟,但是devil is always in the details, 你说出了details,fake太多,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3:06:06

严重同意啊。我不知道中文的Sophistication, 自己没有学好吧。英文我倒是接受过专门speech培训,为了工作中演讲需求,以前我分享过,我原来是个很怯场的人,不敢上台演讲,后来不同了,不管多少人,什么场合,都不怕了,但是还是得到很多批评指正。也就是allegorical多了,哈哈。没办法,这个不是教育问题,我认为是元器件问题。有非华人跟我聊英文也是too dry,英国实用经验主义演化吧。拉丁文是个very sentimental语言。还有,什么是drama? drama其实就是悲剧,程度不同,基本address得到和失去,而且address失去的要多的多,sentimental是匹配那种总感到会失去的deep down sadness。很难形容,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开始就体会的。我觉得我从10几岁开始,就发现自己的这种sadness。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3:03:17

<<< 所谓forgive others才能forgive self

這個我覺得需要補充一下。你知道漢人是比較有名的崇尚延遲滿足和為家庭做犧牲的人,比如古書記載的頭懸梁錐刺股和臥冰求鯉,這就是説相當多的漢人甚至不會原諒自己,那相應地也就更不會原諒別人(比如苦讀出國的第一代漢人移民面對沉迷游戲的下一代,我有一對朋友夫婦就是,他們教訓孩子幾乎把孩子弄得離家出走了)。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19 22:57:41

。。。。。。而实际起到的效果。。。。。。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2:56:45

@但是人类总是forgive self,就是不容易能forgive others,这个没办法,ego in the way。


这确实是人的天性,或罪性吧。


这即刻让我想起,「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之古语和周总理对之的传颂。是实际起到的效果,与字面意思相反。其原因大概可以在国家层面反映出来:“宁与友邦,不予家奴”,从明朝到今天。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2:52:49

我們幾個聊得多了自然明白allegorical跟literal的差異,因爲有不少外在條件積纍夠多了,我的意思不是說幾根筋而是説對畫外音的理解程度,這裏面可是藏著太多subtlety了,哈哈。這個subtlety很需要dynamic理論化。


退一步回到literal狀態,你看我們交流還得被迫夾雜太多英文詞,哈哈,是不是都默認中文在subtlety上更容易引起歧義?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2:39:29

allegorical思维最好的体现是对愚公移山的理解。没有人真会叫上儿子兄弟去移山的。这其实对人对己的一致性问题,所谓forgive others才能forgive self,因为人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是想的很清晰了才说出,或者每天花24小时找恰当的literal词汇,没有这样的人,那么为什么要对别人说什么一根筋呢?对自己就不会啊。但是人类总是forgive self,就是不容易能forgive others,这个没办法,ego in the way。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2:39:19

当然是本大少啦,当仁不让。我有时说,我不做魔鬼,谁做魔鬼?我20年前就编撰了《魔鬼辞典》。并帮助网友从魔鬼的层次理解毛泽东思想和中共,超越三个层次。因为从小熟读毛语录和毛选,周身带毛毒,故能轻松以党之矛攻党之盾。剥我党底裤,乐在其中,其乐无穷,功德无量。


以前也提起过,香港几个KOL ,也是从小在左派家庭或社团出身,熟读毛语录和毛选,也是以党之矛攻党之盾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2:32:18

“关于emotion/sentiment,我是把前者作爲後者的父集的,根據自助餐的例子,老兄似乎把desire或者對desire的放縱歸入emotion了嗎?”

理解你的emotion涵盖,但是语言就是这样的,emotion被当成有点贬义或者无神进化了,哈哈。另外一个哲学问题就是经验主义和先天论的区别和不同,我觉得,那样的涵盖更全面。比如emotion完全可以用经验主义解释的,而新歌说的Heart和我说的sentiment,还有先天的成分,因此见仁见智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19 22:27:40

Who is more evil?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2:26:56

我自己个人的感知和体会是,being skeptical是唯一的办法,当然不能一根筋,不能不顾日常生活,不顾别人的感受,因此局限于自己的intellectual。博客有一点好处,就是可以稍微“不顾”别人的感受,毕竟不是谈生意,不是做交易,也不是making friends。我想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一个自由空间吧。即便如此,我还是注意,博客可能让别人感受不好了,我得有比例感,见好就收,让别人感受不好就说声对不起,move on。比如,现实生活中,有人就会问我,为什么我说话,你从来没有表现很相信的态度,我呢,就只能哈哈,对不起,不是说的人的问题,是我天生的习惯。不能因为我这个习惯就打死我吧?还好我来美国了,不然说不定还真会被“打死”的。哈哈!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2:15:17

这几年我对习赞扬颇多,大家知道是讽刺为主为实,就如20年前赞美。其实他所做的,有许多在对于中国人的福祉上,与我期望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例如2019年末我曾草稿一篇称赞他的厕所革命的成就---- 至少在大城市,可惜一直未完成。他最近打击大地产商,网游,网约车,送餐和补习业等等,在大方向上我是赞成的,虽然我知道他兼有其它目的和战略考虑。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1:50:38

我談不上熟悉維特根斯坦的理論,只能説對他提到的語言表達的局限有所意會,dynamic似乎是對其理論很棒的升級,老兄或可以專門發文細化一下。比如allegorical思维,指望交流對象能理解字面外的全部意思恐怕需要滿足太多條件。

這個mind control引發的疑問確實是個燒腦的話題。即使我堅持自己的主權,我的意志恐怕也已經被一個外物入侵或扭曲了。不知習老大的“無我”是不是悟到了這一層,哈哈。


关于emotion/sentiment,我是把前者作爲後者的父集的,根據自助餐的例子,老兄似乎把desire或者對desire的放縱歸入emotion了嗎?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19 21:44:43

再说一些关于习近平的“傻”。我的习惯,博弈,争斗,需要的是worthy对手。以前我介绍过,我会遇到三种人,第一种是我要学习的,第二种是对手,第三种是我要ignore的。这是我的比例感。第一种很少,第二种,我想dominate对方,我就得知道对方也是想dominate我的,因此要看对方是否worthy,下三滥不少,需要丢进第三种bucket。 有人会觉得我是傲慢,不是傲慢,是channel自己的能量,人生苦短。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19 21:37:43

我认为当不傻对待方面,我是很西化的了。这个跟中国思维有很大区别,不是说你啊。华人思维太多的是用语言压低别人抬高自己,什么骂人弱智,傻,神经病,etc. 你看我就没有喜欢这个习惯,因为I am the driver, I decide what I want, I don't intend to live off others. 因此不会让习近平的“傻”侵入我的思考。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19 21:32:18

我理解你说的习近平傻,你也要理解我说emotion,I think we understand each other。 我只是一个习惯,从不假设“傻”,当不傻对待,这其实是channel energy的选择。 我就是知道,科学验证傻,我也会当不傻对待,因为我得进步啊,哈哈!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1:21:48

@说习近平傻,恐怕有点emotion,我认为没有必要


我说习近平傻,有点原因是几十年前也如习近平小时候读的书少,基本上是毛语录,毛选集,革命电影,革命歌曲,革命连环图,也是那样傻。

所以我只通过习片言只语,就能判断这以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头脑的初心,和怎么想的。这是以己度人,以傻傻的自己度毛孙。



然而我天生喜欢开玩笑,还于1976年中咒死了毛主席。且命不该绝,没有被同一单元的邻居告发去打靶。


你说“恐怕有点emotion”,这是误判。你应注意到,当很多评论人士把矛头集中在习近平的时候,我常提出,没有习大大,还有不厚嘛。我党内像习大大那样装孙子的人并且是以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的人多的是。这是秦制中共的宿命。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19 21:20:46

老兄是consciousness第二大师。佛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consciousness大师。我呢还是想知道粒子是不是最小的物质element,还是佛祖说的,本无粒子,心动而生?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21:05:30

@但是语言是一口枯井还是流动的江河呢?这就跟用语言的人的思维匹配了。如果思维是dynamic的,那么语言的dynamics就不是问题,比如literal思维和allegorical思维的不同。。。。。。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不是风动 不是幡动 仁者心动


还有六祖对尼姑说的月亮手指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0:59:23

举两个关于emotion,sentiment,reason, rationale的例子。一个是海鲜自助餐,我们会看到有些人,华人比较典型,会去拿满满一盘的大吓,很多吃不下扔掉。emotion来说,很棒,味道好极了,sentiment来说就显得rough coarse,reason当然没问题,花钱的,而且享受自由,rationale也无可指责。但是比例感,subtlety问题是很显然的。另一个例子,有一部美国老电影“The enemy below”

Robert Mitchum演美国一艘驱逐舰舰长,Curd Jürgens演德国Uboat舰长。这两位可都不是emotion,sentiment习惯的人。美国舰长喜欢用深水炸弹连续炸,德国舰长一次命令u-boat下潜300米,超过设计下潜深度好多。最后德国舰长用一个emotional决定,下潜300米,躲开了美国舰长的深水炸弹,深水炸弹也炸光了,德国舰长上浮,用鱼雷打中美国驱逐舰,美国驱逐舰长故意在舰上烧被子布料搞成大火,德国舰长一看,决定上浮,美国舰长用炮击中德国潜艇。最后美国舰长用一根绳子救助德国舰长,驱逐舰在下沉的时候,那些小救生艇救起了好多德国船员,包括救起了德国舰长。 我想这就是新歌博说heart function。emotion,sentiment,reason, rationale的大集成。 1.0和2.0的区别。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19 20:26:36

不知道你熟悉维根施坦的语言哲学?你提出一个很棒的切入点,人在语言还没有规范化之前,communicate面对面用手势,重复某种声音等,远距离就无法交流,语言到文字的发明enable人类的交流。但是语言是一口枯井还是流动的江河呢?这就跟用语言的人的思维匹配了。如果思维是dynamic的,那么语言的dynamics就不是问题,比如literal思维和allegorical思维的不同。在我看来,人的意识对一个个人来说决定了这个dynamic,而人的意识又是受人的will支配,关于人的意识是受人的will支配这一点,是很有争议的,也就是free will和determinism的争议。什么支配人的will呢?虽然无法求证,但是我前面推荐的God,quantum-mechanics,and consciousness都是指向同一个方向。在我看来,还有更高的一层,或者更subtle的一层思维。 那就是我的这些思维,包括语言的运用,能不能证明我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还是只是我的幻觉?我认为大多数intellectual并不care这个subtle层,中国恐怕就没几个care。不 care这一层,那样就会出现被洗脑的倾向,严重到被奴役。如果care这一subtle层思维,我以前举过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这句话的背景和含义。 我怎么知道我是存在的呢?因为我在思考。现在的mind control技术这么先进,我怎么知道是我自己在思考还是被一台机器或者川普,奥巴马,习近平侵入后的“思考”?笛卡尔那时就想到这个subtle层,我怎么能知道我是自己在思考?不是被川普奥巴马习近平侵入?答案是,我一直在疑问。我在问我是不是被川普或者奥巴马侵入了?因此我认为,目前来说,还没有其它更精准的方法来验证我是不是存在,唯一的方法是我在疑问,包括疑问我是不是存在的。语言的dynamic跟这个人是否具有subtle层思维是分不开的。黑格尔洞察出中国文化不支持主观思辨,严重缺乏主观思辨,我的理解就是鲜有这个subtle层思维。当然,头“疼”的事谁也不愿意多干,或者到干脆不干,一窝蜂是很棒的emotion事,爽,哈哈。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