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孟晚舟回中国 -- 三流马戏 2021-09-26 01:04:36

不久前,我在新歌博的博文我为什么不打疫苗,但不劝人不打疫苗 后面留言,

我引用了亚里士多德的洞见:All human actions have one or more of these seven causes: chance, nature, compulsion, habit, reason, passion, and desire. Aristotle outlined how each of these seven motivators spurs sentient beings to act. 我个人并不认为大多数人是故意不诚实的,只是被某个机制给框住,变成半机器人。我认为一个人对自己的智慧和诚实度的检验方式是对自己的action做些思考,对照一下上面的这7个causes。那样至少是可以保持连续性,而保持连续性至少是可以自己少骗点自己的。进步主义理念的人认为真小人不如伪君子,因为伪君子至少是知道自己是伪的,那么还可以有改好的可能。我是不同意这种进步主义理念的。我个人认为伪君子不如真小人,我鄙视明知故犯,尤其是鄙视有权力,包括用“科学理性”做权力的明知故犯。我认为人可以为别人而选择牺牲自己,但是不能救人,人只能自救,唯有信God才有可能,因此无神论者是不可能有真正的道德的。圣经The Good Shepherd给我的启发,我个人延申了一点愿来的意思,因为人毕竟不是羊。目前来看,我的这个延申会是有争议的,也许大多数人到头来还是跟羊一样,因此我的另一个理论, 奴隶制N.0. Anyway, 如果人对自己的action做这个7 causes的审视,相信伪君子的数量会是减少很多的, 也有可能不变成羊。


我一直希望为阴谋论正名,我知道凭我一己之力,我会是失败的,但是我得表明立场。万维的gmuoruo博一直批驳我对cabal阴谋论的喜欢,甚至指出:“ 控制一切,无所不能的 cabal 是懒惰思维,对看清真相,寻求对策有害无益”。我理解gmuoruo博的善意,但是完全不能同意“懒惰思维,对看清真相,寻求对策有害无益”,我想,我平时做的研究和功课要远比gmuoruo博广泛和深的多,而且我的判断基本上是很接近真相,对策就更高明的多了。因此gmuoruo博的这个认知对我个人不适用,对其他人,我不评论,我只是想表达:人类文明进程是小群人的阴谋驱动的,没有阴谋,人类就没有未来。至于什么论不论,那是story telling而已。 


说到story telling,我想介绍一本书:'The Seven Basic Plots' 'Why We Tell Stories' By Christopher Booker。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先读读这篇介绍https://www.nytimes.com/2005/04/15/books/the-plot-thins-or-are-no-stories-new.html


关于孟晚舟回中国,我来点干货。对我来说,几个月前当美国的那位女副国务卿Madam Wendy Sherman访华时,中共给出一个单子,我就想拜登会是选择一件或者几件单子上的事,表示一下的,同时早就有美国愿意跟孟个人协议解决的放风,那是美国这边。我个人认为加拿大这次的大选结果是最后的加拿大这边的决策输入。孟这个事情再搅作,对接下来加拿大左派政府跟中共勾兑是完全不利的。这完全符合我一直的判断,美国和中国公开的是演戏,私下勾兑是不会公开的,美国人从英国人那里继承和学习的secrecy运作方法得到了发扬光大。我还可以再来点干货,美国西方现在真正在field和front干活,甚至打仗的,一步步倾向运用雇佣军,因此需要钱的secrecy,比如不能被审计。对了,连病毒研究也用雇佣军,比如武汉。这个趋势,在我看来会是非常严重的,古罗马的衰亡的一个影响战斗力的主要因素就是后期运用雇佣军。同时这让我想起007邦德的那部“来自俄罗斯的爱情”里的一个情节:幽灵Spectre组织第五号人物设计一个计划,其中提到英国人总是把trap陷阱当作challenge挑战。看看美国人过去几十年跟中共的勾兑,很多人总是认为美国人傻,尤其美国西方左派进步主义那些人傻,容易被中共骗,我认为那是偏见,美国西方左派进步人士一点也不傻,他们自信能对付中共这个trap或者挑战,只是伪君子多而已。


关于这一点,多说一点。我个人认为中共没有胜算,因为在我看来,人类的hierarchy是个漫长周期建立的,相对固定的。你中共可以胡编5000年中国,但是,无论细节的真假,即便历史上真有过,you had your chance。比如高科技管制,我认为美国人又会放松,我个人甚至是不反对的。你弯道超车自娱自乐好了,但是你到底是买呢?还是自己自力更生?不就是trap陷阱和challenge挑战之间转换吗? 没有几个人明白,前苏联是被这个trap陷阱和challenge挑战转换游戏给搞垮的,我认为中共一样,内部也会是公婆为trap和challenge共存争斗到永远的,只是中共还没学会如何玩trap和challenge转换,那就要提到我经常说的subtlety,sophistication, sense of proportion比例感了,这三大块,西方奴隶制2.0是集大成的。我认为中共奴隶制1.0只会简单粗暴,学不会2.0的,没有这个基因,元器件问题。


不过我还是建议读者们读读'The Seven Basic Plots',读了以后再看孟这类事,就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认知,也可以适应,人类就这几个plot,不断重复而已。今年1月22号,我写过一篇博文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k0ODA5 美国大马戏团,万维小马戏团。我想重新发一发,对孟这个事,也可以当马戏看的:


"美国2020大选,我想只要是个思维相对独立的人,就能明白美国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出了大问题。我并不想从意识形态上来描述谁对谁错,我个人感兴趣的是美国为什么会这样,甚至延伸到西方文明为什么会演变成如今的现状?我是个喜欢cycle周期的人,这个为什么的题目太大了,我曾经也写过不少,但是这个为什么可是需要100博士学位的话题。还好,我还算年轻,精力也行,慢慢一个一个的来。


由于是在信息技术,AI行业,我对高科技监控人的各种方法是很熟悉的。以后有空一个一个来描述,今天我想介绍美国这个大马戏团现象,包括描述万维博客的小马戏团现象。

说到马戏团,我们都知道其娱乐作用,马戏团也是一个非常棒的生意。美国这个国家的大马戏团现象,在我看来是为了控制人和转移人的注意力,为什么要控制人?鉴于篇幅,我这里也只能简单说一下。那就是为了推出一个新的系统,同时又不能让既有的老系统崩溃,因此必须控制人,控制的方法当中,马戏团各种马戏是个最重要的功能。

b.jpg

公园2世纪去世的古罗马讽刺诗人Juvenal写过图中这句话,基本上小结了古罗马共和转到帝国的演变本质。 他的关于bread and circuses 还有这句话:“The people that once bestowed commands, consulships, legions, and all else, now concerns itself no more, and longs eagerly for just two things: bread and circuses!” 


美国是不是会从共和转成帝国?什么叫共和?简单来说就是政治体制权力的制衡安排。美国过去有三权分立制衡,这种制衡而且还有一个底线,就是宪法。宪法是什么?通俗的讲就是gentlemen‘s club,对没有底线的无赖是不适用的。以前只是这种无赖要么没暴露,要么绝对人数还少。川普现象应该让我们能认清,美国这个以宪法的绅士制衡机制被破坏了。有人责怪是川普破坏的,有人责怪中共和其它外国势力干涉美国政体,我认为那些是马戏团的几个节目,现实结果是这个制衡机制被破坏了。 古罗马共和的晚期也是如此,元老院参议员之间的博弈和战功显赫的将军们和元老院的博弈,古罗马共和晚期同样出现中共原来的九龙治水的暂时安排。结果不能阻挡古罗马共和的灭亡而变成帝国。基督教也是在那时创建的。基督教的作用和影响暂时不说。


如我前面描述的,导演这个马戏团现象的目的是为了推出一个新的系统,同时还要防止既有的系统的崩溃。 一个新的系统包含面包和各种马戏就可以运作的,但是防止既有的老系统崩溃,就不只是面包和各种马戏能有效的完成的了。 因为老系统的特征包括了权力制衡,还包括言论自由,还包括争斗的仇恨积累,当然还包括被偷和挪的国库的钱,还有国际关系和各种勾兑和承诺, 等等。 那么在原有的马戏团节目单中就要增加新的内容,covid和国内恐怖是正在逐步展开的节目,我称为fear的方法。 OK,给人面包和马戏娱乐,再加fear,一段时间后,推出新的系统的条件就成熟了,老系统带来的纠纷的解决,洗钱,等等这些需要时间的运作也差不多了。那么新的系统就会被隆重推出。目前我能想到的这个新的系统的特征是:


1,数字货币,也就是银行不仅仅只是提供公民存钱和获得贷款的金融服务,而是一个监控机制。

2,健康health护照,国家和公司会要求,甚至强制公民打新冠疫苗,否则会被解雇和不准使用各种交通工具,不准进入各种娱乐场所。NND,只能在家看马戏,对此我个人非常不满。

3,建立言论规范,推出马戏团红宝书,国家和公司会要求,甚至强制公民,不准发表不规范的言论,否则会被解雇,甚至得不到贷款,等等。

4,建立一个有效的,控制全民的社会信用系统,把上面三种监控数据汇众,分析,然后排出谁是反对者,破坏者,谁是潜在的反对者,潜在的破坏者,包括谁是反对者的朋友圈,等等。

 

我想这个系统会是缓慢的被推出,推出的速度取决于两点:1,要看老系统产生的纠纷的解决和洗钱的进展,2,是会不会有激进和强大的反对者。 我想这次国会的骚乱是一次导演的probing演习,看看谁是激进和强大的反对者。


OK,这篇的最后,我要谈谈万维的马戏团现象。以前我举过马戏团驯狮子的例子和一张图。

l.jpg

我想万维的几位我尊敬的川粉,可以比作狮子,有点被四条腿的椅子搞糊涂了。 万维的川黑呢?难说,比如阿妞博,我感到既是拿着椅子晃,又是椅子的一条腿,或者两条。其它川黑最多是打工做单腿椅子和搬运的,或者是被一根腿耍的,我还没见过一个组装四条腿椅子的川黑,因此我觉得万维的马戏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OK,说说我自己和其它几位跟我类似的,我们只是观赏马戏团表演的,有时发表发表评论。"


我觉得这支曲子能表达孟晚舟的real feeling。"A whiter shade of pale"

"A whiter shade of pale" 原始版本。 

里面一句 But the crowd called out for more,最匹配了。




浏览(7152) (15) 评论(13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10-02 06:24:44

超一流歌剧也好, 马戏也罢, 都不如一包洗衣粉引致的长达十几年的伊拉克战争! 哪场马戏能与之相比? 越战,韩战等等几百年来接二连三的(在阁下心中的)" 歌剧"就不提了.


其他悲剧姑且不提, 就说阿富汗战争, 前苏联想打那里的主意,结果焦头烂额退场,然后美国又接着干, 死了当年的抗苏同路人,本拉灯,多精彩! 且常大20年, 也焦头烂额退场!

中国的 "哥巴轿夫" 要是得势, 今天的中国早被四分五裂成数个,数十个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那东南亚这个舞台上的喜剧,悲剧, 马戏,就更精彩了, 对吧!

然后,阁下您就能心满意足地在欧美, 整天欣赏欧美的歌剧了! 对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30 19:47:09

罗斯查尔德家族18世纪末是用纺织业打进美国的,美国南方棉花和奴隶的关系,也low cost labor曾经是长期的利润成分。这个low cost labor机制至今还是主导经济和trade。想想,如果labor cost low的话,trade就很容易,such is中国的改革开放996.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30 19:30:48

@宋朝嘛,我記得我曾説過一次,其實軍事能力很强


硬件很强而已,因为火器发展了。


但是,指挥系统低效了。在宋太祖杯酒释兵权之后,军事改革是让将兵分离,防止有将拥兵自重。这在现代社会,特别是通讯发达的宪政社会冇问题,在农业社会,冷兵器社会,通讯薄弱,这削弱了军队战斗能力。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30 19:26:00

你俩的这个讨论很棒。今年六月,我写过一篇博文,钱是什么。其中提到了一些历史。在我看来,重商和trade是个人类历史pivot. 一个人如果有trade理念,就开启了向外公平fair的基础,也就是希望trade对象想自己对待别人一样对待自己就有了实践的检验,而不是只靠理论,思想,异化和狡诈,wicked是负面结果,但是不开启,不实践,恐怕只是空谈。钱很大程度上是支撑trade,越来越会是facilitate人的trade实践,以后恐怕这是最重要的功能,而不是其他。以后有空我会专门写金融和钱的真正的作用。中国人在历史上对trade的实践是怎样呢?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30 16:45:50

所以我也就是停留在感性層面,靈機偶爾被你們觸發一下,哈哈。看歷史的角度太多,還有人專門研究古代貨幣史,來尋找跟cabal銀行家族的勾結的蛛絲馬跡。

明朝的航海,我其實沒太關注被野史誇大的鄭和下西洋,我覺得主要看點是江南紡織業和西方的貿易是否帶來了馬列史學所謂的資本主義萌芽。海禁帶來的對外貿易的萎縮,自作自受啊。

宋朝嘛,我記得我曾説過一次,其實軍事能力很强,在蒙古滿世界征伐中已經是最能撐的政權之一了。他們的遠交近攻和背信棄義玩得倒是熟練,把周邊一圈強鄰幹掉,抵擋韃子的屏障就沒了。值得一提的是“弱”宋的貨幣是周邊各國的寵愛,其經濟中心的地位很大程度上被自己的各種陰謀玩丟了。宮廷權謀正是文明升級的最大阻礙啊。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30 14:20:25

你也很有灵性啊。我未有足够的学识去作学术性的论述,但有缘人能靠我一些断语而灵机一动,你能灵机一动多是你早已人同此心在潜意识,因缘际会而触类旁通。


你用的具体言辞还可以商榷,就如我自己的用词也不太严谨。但在相关语境前后文下,彼此还是能深入理解的。


@明代航海發達,但文化的交換沒有實質進展,明末雖有少量的近代工業雛形出現,也隨著内鬥帶來的海運封閉而凋零。


所谓航海发达,主要是所谓的郑和7下西洋。有论者解读认为,这是作反篡位的明成祖要追缉失踪的建文帝。这是较合理的解释,因为,明成祖的海禁比明太祖的更严厉。


我是刚读了维基百科关于海禁的条目,说海禁是始于宋朝。这也呼应了二十几来我对唐宋的高度赞扬:

1. 唐太宗完善科举,令天下英雄尽入毂中。

2.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并改革军事制度。并有程朱理学。文字狱兴盛是始于宋朝。


绝大部分的历史学家(99%)都把注意力和叙事集中在宫廷权谋,制度变化和经济发展这些很表面的现象。而有意无意忽略的精神文明。我看历史是以思想的变化以及促成此变化的机制作为分野的,我深以为这才是文明发展的关键和本质。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30 11:44:37

大少對華夏文明看得透啊。結合二位的觀點,以下是我初步的思考:

由於喜馬拉雅等西部大山脈的天險隔絕,東部廣大平原上的農耕部落大部分時間只能跟北方更爲野蠻的游牧部落進行相對低級的互相同化。所謂華夏超級同化能力早已被無數次打臉,實際是武力獲勝者天然就喜歡大少所稱的“弱人而强己”的御民術(即遠博所稱奴隸制1.0)而已,跟漢人還是異族人掌權無關。低級互相同化保證了我們的民族直到清末還是部落化的民族,大部分小民沒有國家概念,外敵來了喜歡作帶路黨。可以説,秦制和部落化的民族相輔相成,而儒學的作用相當於中高端奴隸的迷幻藥。

與此同時的歐洲大陸也是混戰了幾千年,直到航海和近代工業發展到一定程度才顧得上跟華夏發生實質性的碰撞,而不是絲綢之路那樣的低效率交換。其中令人惋惜的是,明代航海發達,但文化的交換沒有實質進展,明末雖有少量的近代工業雛形出現,也隨著内鬥帶來的海運封閉而凋零。再後來就是遠博喜歡的日不落帝國强行打開了大清的國門,最終以他的Cabal滅了大清扶持了CCP上臺為止(其間還有拜上帝的太平天國的插曲,顯然Cabal沒有看中)。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9-30 01:41:44

@这个秦儒结早就应该毁灭中国和中国人的。但是没有毁灭,而且还来了一个改革开放,

我想我应该把我对秦儒的论述整理成完整的论文。而实际上自2019年初就已经起草,可惜因时间和学识的限制,迟迟未成文。不过,我有主要在你的专栏和阿妞不牛的专栏偶尔发表零碎观点。

常见人云:涯山之后无中国,明朝之后无华夏.

有关的争论实际上是基于对中国和华夏文明的定义,内涵和外延的不同理解。

日本人作为中华文明(儒家除外)的崇拜者,继承者和旁观者,对中国和华夏文明的理解当然与中国人不同,或者更真确。

我重复了很多次,华夏文明绝于秦,秦朝终结了远东中原地区及周边的历史,并且通过汉武帝建立的秦儒结合保证了此终结的持续---- 百代袭秦制。

是的,“这个秦儒结早就应该毁灭中国和中国人的”,我们不过是两千多年前中国人的后裔。改革开放者,不过是我党仿照我大清的洋务运动而已,比较长时间,比较成功而已。

我说的文明,是与古希腊文明相比较而说。古希腊文明大部分传承到今天,先秦文明到而今所剩无几。

即使是说国人自豪的儒家主导的汉唐盛世,不是有人说看汉到韩国,看唐到日本吗?

秦制是一个通过弱人而强己(皇帝)的 自毁的制度。常有人说中华之衰落是因为蛮族的入侵,如蒙古人和满清。然而,如不是有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及相关的军事改革,还有明朝大兴文字狱和建长城,哪会那么容易被文明落后的游牧蛮族消灭?

到了我大清,好彩是文明程度较高的西方列强入侵,所以。

日耳曼人曾是蛮族,消灭罗马帝国后并无摧毁罗马文明和古希腊文明,因为罗马文明和古希腊文明不通过弱人而强己而总体自毁,而是开放包容,继续进化。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30 00:54:21

@是不是太過感性,跟極權或cabal下的理性不兼容了?


若要一个简单是否的答案。我的回答是: 是不兼容。


好的境况下,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有时候,要归上帝,就要失去生命,所谓殉道。

我党比较夸张,有千方百计把你逼疯,连殉道的机会都没有。全世界曾出现的暴政,从古罗马帝国,中世纪黑暗时期宗教裁判所,纳粹德国和苏联,都没有我党咁劲。所以你怪不得我这么睇得起我党,二十余年如一日高度赞扬我党。


我也知道我要付出的代价,例如,我回国探亲,会制造电邮炸弹,一旦我不能如期回澳洲,就会把件事搞大,保证我对我党再冇利用价值。我也不带手机,是借亲戚手机用。


对于"cabal下的理性", 我是很羡慕Amish社区的生活,然而我没有勇气这样做。

1. 我知道我们都是金钱的奴隶。

2. 我知道消费主义对人之间的关系和人类生存环境的危害。

3. 我知道我所从事的IT 对上述二者是为虎作伥。


这不妨碍我跳槽寻求高工资,偶尔买卖股票两年内赚3倍以上回报。不妨碍我买最新型大电视机。就是社会平均一个中产家庭的消费。当然,我不通过消费豪华来买自信心。


在现代社会,凯撒就是资本主义。


就圣经的字面意思,只有 Amish 符合神的心意,可以上天堂。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23:32:03

哈哈,理论和思想只是检验自己,不具有行动上的意义。你说的很对,我自认为我是跳出芸芸众生的,但是人需要镜子,芸芸众生其实是个镜子作用。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9-29 23:12:55

我想我是明白80%的意思吧,那20%的誤會大概在於我們從個體到人類整體之間來回跳躍。我們本都是孤獨的過客,如果從芸芸衆生那個整體中能經常跳出來回到自身,……,此處留白,不忍說下去了,呵呵。

再説正義,雖還認爲是個相對的概念,我們在孤獨旅行每一步的選擇也可以變化,但你知道,其實你一直在堅守某種東西,然後又由於某種莫名其妙的緣故,我們早已不屑於去表達了。

(哈哈,別再解釋理論了,因爲海德格爾說,人,詩意地栖居)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23:02:45

”有神(一神)在,hierarchy 最终是 Flat 的。因为众生平等---- 或生而平等,或灵魂平等。“

以前我被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感动,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几年前,我不再这么认为了。我认为因为众生平等---- 或生而平等,或灵魂平等是human function的自我定义,所谓进步主义的理念,共产主义马克思的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也是这个理念,同宗兄弟打赌,看谁的马戏更牛。我认为既然是hierarchy,就没有什么平等,至少平等不是人自己能judge衡量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22:49:55

也可以拿中国做个例子。按照所有的叙事,比如大少认为秦儒结合的两千年,如果按照人间,人自定义的正义,这个秦儒结合早就应该毁灭中国和中国人的。但是没有毁灭,而且还来了一个改革开放,可以继续nurture嘴硬和中国叙事。我不能再陷在人自我定义的正义和邪恶中弯弯绕,我就跳出来看,我只要加一个天赋的,外来的order,管控着,让中国和中国人这样的,逻辑上就通了。OK,我还不满足这个what,就进一步到why,why秦儒结合这类非正义没有导致中华这个文明毁灭?再跳出来看,order和hierarchy需要不需要比较?否则怎么排座次?逻辑上又通了。但是我没法验证,我自认自己有自己作为人的正义和良知感的,怎么办?于是我只能选择避开,不以为伍。其它我没有办法高喊口号,谁是正义,谁是邪恶,几千年了,没有因为我的正义和邪恶的定义而有什么改变,那么我只能说是God cruelty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22:34:09

比如基督教福音领袖们公开宣称,covid疫苗是God‘s gift。我没有办法验证是还是不是,怎么办,我只能做我自己的risk management,只能观察其play out。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22:25:05

你恐怕还是不能明白我说的。正义不是人自己能衡量的,而是外来的,或者天赋的order 决定的。我不能认为我自己就是正义,但是,你说的对,我必须follow God,因为God是正义。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22:19:34

虽然我是相信神灵的人,神灵是指导我的几样绝对的坚守,但是我对人类文明的认知基本上不需要介入神灵来解读,因为我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知识和能力来判断。我们不妨就用逻辑和已知的科学原理来理解。大少肯定熟悉熵原理和热力学第二定律。我知道大少也是为chaos理论的洞见者。人类的hierarchy在我看来是一个绝对的秩序,我经常说的form and order, 不管什么,人间的事只是substantiation,也就是human free will,智慧,human function总要play的,所谓人生的意义,也就是play。Now,人类文明经历了各种各样的chaos,熵积累,至今没有毁灭,至少目前来说,说明有一个form和order,也就是hierarchy在维持,甚至保护。人类过去的历史,产生很多小利益共同体的自发规则,各自按照自己的自发规则来管控自身共同体的熵积累和防止自身chaos毁灭自己。现在的问题是全球范围里的多元化,也就是我一直说的nation和全球秩序的矛盾,这种混乱,chaos,也可以用熵积累来理解。这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节点,这种全球范围内的chaos,熵积累,会不会导致最后的热寂现象,会不会suck all the human 创新和growth 能量和capabilities? 看看历史,那么多chaos,并没有毁灭人类,可以说明有一个外来的,或者叫天赋的order,最后会是管控着,战争显然是一种管控方式。OK,全球范围内的chaos呢?是个新的熵积累现象,我个人认为,外来的,或者叫天赋的order秩序还在管控中的。我想freehiker可能误解我说的正义不在人间,我的意思是不是这一届人,哈哈。但是我相信有一个order,一个hierarchy,本来就不是人间的human function的范畴。就像我写一个游戏程序,我当然让游戏玩家们尽情玩,他们可以搞熵积累,可以chaos到死,但是呢,it is still my program, I wrote it。I can always shut it down, or upgrade it if I want。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22:07:14

所以啊,你們若信神,在物質上或許不得不在hierarchy中委屈一下,但自由的意志依然可以選擇跟神在一起,故良知、正義不會遠離。哈哈,是不是太過感性,跟極權或cabal下的理性不兼容了?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21:42:49

一般来说,在hierarchy 中,你(例如至尊)只需要控制10%(或20%, any minority)的人(例如政治局常委),就可以控制这一层。因为对于另外的90%,你可以玩挑拨离间,45% vs 45% 的内耗,或其中某个45%暂时与你站队。然后这一层,对下一层,更多的人口,只需控制10%,就可以控制。如此类推。


所以,有hierarchy,所谓少数服从多数,必然事实是多数服从少数。皇权如是,共产极权如是,Farlone's Cabal 大概如是?


有神(一神)在,hierarchy 最终是 Flat 的。因为众生平等---- 或生而平等,或灵魂平等。


冇神,至尊就是人神,当然会做任何能力范围的任何事,并尽力拓展能力。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21:27:06

我不是说give up,或者沮丧。我经常说You can only do with what you have. It is what it is, 也是我经常说的。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9-29 21:07:49

我的意思是,這“殺死上帝”只是替cabal考慮的結果,也許適用於cabal(如果他們笑納了,哈哈),但至少不適用於心中還有上帝的人們(比如老兄、大少和新歌)。既不能逃離Cabal也不能無視上帝啊。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20:19:31

陀斯涅夫斯基讲的最透彻,without God, human can do anything, will do anything.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20:16:55

以前我写过,人类周期,前现代,现代,后现代,后丛林。现在换成奴隶制3.0,都是想说明,人类杀死上帝的结果,就是不再有正义。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9-29 09:29:14

如果那個Cabal是真心爲我們“好”,誰是成員無所謂啦,大家安心看戲。不過,正義不在人間這話就是强行把自己升維了,危險啊。哈哈,咱在人間的功課誰來考察?火星上的作業誰來檢查?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9-29 04:28:05

我再讲一个日本人为什么最后决策偷袭珍珠港。三本五十六和东乡外相都是在美国待过很长时间的人,都知道美国的工业能力的强大。但是两位坚持偷袭珍珠港。公开的叙事很多,我只说一点不在公开叙事里的,两位当时看美国,英国被德国轰炸的那个样子,美国人都不表态参战,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的话,美国人就会被逼谈和。我的问题是美国为什么那时不救英国呢?甚至不表态呢?人不能心想事成,山外有山,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04:18:17

cabal玩过的超一流和二流马戏,我举几个。二流有一战,二战让德国U-boat击沉美国商船,国际财团投资希特勒的德国。超一流马戏是911以及整个中东和伊斯兰的叙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9-29 04:13:52

顺便说说,最近两个有意思的看点。一个是中国国内限电减排。这个动作,进一步让我感到习近平还是逃脱不了great reset。两个可能,一个是习只能听命,必须加入世界新秩序,否则没戏还会被搞掉。二是习权宜,最小的代价获得国际话语权,你不是要参与和主导世界秩序新规则吗?先答应,做绿色减排。二十大后就明朗了。 主要的看点,其它国家,尤其是小国和不发达国家,搞绿色减排,不还是世界银行和IMF贷款投资搞?中国恐怕也会靠这个引进一些外资,那样,就不要再嘴硬,就得配合the great reset。 第二件事是美联储两位成员辞职。由于在疫情期间买Fed支持的Asset, 赚了一笔,被捅出来了,果断辞职。这个事情的本身及腐败,我不感到奇怪,迅速的辞职是很有意思的现象。美联储惧怕自己的形象受损,为什么怕呢?FBI和CIA就不怕。还需要支撑美元一段时间,这告诉我,金融reset还没有ready,我还可以play 一段时间,结合covid强打疫苗,我这样的人还有一段时间不被强迫。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03:44:17

like all chinese公民,maybe happy, but 中共的slaves,happy中共 slaves。It is what it is。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03:42:55

现在鼓吹的great reset的口号是”you don't own anything, but you are happy". 那么谁是地球的owner呢? Slavery 3.0,maybe happy slaves, still slaves。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9 03:40:01

如果你是一家大公司的CEO,你和董事会制定vision和战略,你会怎么搞?你不会是死脑筋的。你会至少搞两个战略队伍,甚至让他们互相竞争,打一打,两种不同的理念,方法,看看那个effective,甚至两个不同的方法可以互相借鉴。两个队伍怎么玩?互相挖对方的人,互相搞情报,甚至互相暗杀,等等等等。更进一步,CEO是职业经理人,大股东或者原来的家族控制,这些不会出面管理日常事务,但是你一个CEO能不听他们的吗?如果你不听,你根本就不会被挑选。至于员工,生日会,发奖金,郊外旅游,有时拉警报,等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29 03:23:52

川普是为cabal打工的,这是我和你老兄不同的认知。都是在cabal的控制下,只是不同派系。因此,我的正义不在人间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