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羊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网络日志正文
第三只眼看川普(3)杰克逊美国的起义 2018-04-15 05:56:00

翻译完本文,牧人掩卷长叹,“低估川普了”!

尽管他瓷器店公牛般出拳鲁莽、尽管他推特轰炸、尽管他有很多失败(譬如医改),但是在大方向上,他做的全是杰克逊的美国希望他做的呀:

  • 收紧移民、筑墙;

  • 减税;

  • 对另类右翼模棱两可;

  • 支持NRA;

  • 禁毒战争;

  • 国际收缩;

  • 贸易战;

这样看,就容易理解为什么杰克逊的美国对川普不离不弃了。

需要说明的是,牧人做这个系列是为了理解川普的支持者,倒不是赞同他们和支持川普的政策。事实上,除了经济政策和严控非法移民的做法,牧人反对川普的大部分政策、特别反对其社会政策。

对杰克逊的美国好不代表对美国好、更不代表对亚裔移民好。


The Jacksonian Revolt

Walter Russell Mead - Jan 20, 2017

七十年来第一次,美国人选了一位蔑视美国传统外交政策、理念以及机构的总统。无人知晓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会是什么样的、或者在一连串的危机出现时总统任何调整其轻重缓急和孰先孰后。可以肯定的是,自小罗斯福政府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还没有过如此根本性的辩论。

自二战以来,美国的外交方针基本上为两大流派所左右,而且两大流派都是着眼于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稳定。汉密尔顿派相信,取代英国而成为世界秩序的“陀螺仪”符合美国利益(威尔逊总统顾问爱德华·豪斯在一战期间的原话),二战以后在世界范围进行财经和安全布局、促进全球经济发展,既可抑制苏俄还可推进美国利益。苏俄垮台以后,汉密尔顿派对建立全球自由秩序加倍努力,特别是在经济上。

威尔逊派也相信建立一个自由的世界对美国至关重要,但是他们更看重的是价值观而不是经济利益。在威尔逊派看来,独裁贪腐的政权是全球动乱的主要根源,所以他们通过推动人权、民主管理和法治来实现和平。在冷战后期,威尔逊派的一个分支将精力集中在(在海外)推广国际机构和环球整合,而新保守的一派则更相信美国的单边努力对推动全球自由化更加有效。

尽管汉密尔顿和威尔逊派之间的分歧很大,不过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致力于全球秩序。不过,由于近三十年来这种努力效果不彰,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者中坚定不移的全球派开始松动;人们开始听到更多的国家主义者、不那么全球化的声音;随着大众看到全球秩序建设失败的惨痛代价、他们越来越失望,开始挑战建制派的外交政策。杰斐逊和杰克逊流派,他们是二战前的主流派但是在战后秩序建设中失宠,回来复仇了。

杰斐逊派,包括今天所谓的实用主义者,认为减少美国在世界的存在会降低外交的成本和风险。他们寻求的是收窄美国利益的定义而只在最安全最有经济价值的地方施加影响。自由主义者(Libertarians,不是liberals自由派)在一定程度上接受这一主张,而且在那些反对干涉主义、希望削减军费及重新将政府资源回归国内的左派里也有盟友。肯塔基参议员兰德·保罗和德克萨斯参议员泰德·克鲁兹似乎认为他们可以在共和党预选中借用杰斐逊派的这股思潮,但是只有川普抓住了他的对手们没有抓住的东西:美国政治中真正崛起的不是杰斐逊纲领,是杰克逊民粹国家主义。

身份政治的反击 IDENTITY POLITICS BITE BACK

美国的民粹川普狂热植根于美国第一位民粹总统安德鲁·杰克逊的思潮和文化。对杰克逊派 - 他们是川普支持者的核心 - 来说,美国不是被那些建设一个“新世界”的“启蒙”思潮所定义的政治实体。相反,美国是美国人的国家,美国要做的事在美国本土。在杰克逊派看来,美国的卓越不是来自向世界推销美国主张,改变世界也不是美国的使命;美国的卓越在于致力于每一个美国人的平等和尊严。美国政府的作用,在杰克逊派看来,就是通过在国内保护本国人的人身安全和经济富足来实现美国梦 - 在这样做的同时尽力不干涉个人自由。这才是美国特殊的地方。

杰克逊民粹派偶尔才会关注外交政策,也偶尔才会参与政治,本届大选其实是某种特殊力量和趋势的组合才把杰克逊派集结起来。为了解释这一波杰克逊大潮,评论家们观察到了工资停滞、非技术工人“好工作”的流失、社区生活的空心化、毒品泛滥 - 这种情况原来只在城市的某些“低端”地区存在,现在则已经蔓延到了很多地方。但是这些都是局部和不完整的观察。历史上身份和文化曾经在美国政治中起过重要作用,2016就是这种现象的重演。杰克逊的美国感到他们被围剿,他们引以自豪的价值观被攻击,他们的将来受到威胁。川普 - 很多杰克逊派认为他有众多缺点 - 似乎是唯一的、愿意帮助杰克逊美国为生存而战的候选人。

自从小罗斯福政府以来还从来没有过如此根本性的外交政策辩论。

对杰克逊美国来说,只有某些事件才会激发他们的关注以及参与。战争是一个,当国家被攻击的时候,他们集结起来捍卫。类似,杰克逊派参与国内政治最大的驱动力是在他们感到内部的敌人(譬如精英集团或移民团体)攻击他们的时候。杰克逊派担心不怀好意的势力控制美国政府,从而将美国引向另一个方向。他们最担心的不是腐败,因为他们知道腐败是政治的孪生兄弟;但是他们特别在意“歪曲perversion” - 即当政治家试图动用政府资源来压制而不是保护民众的时候。杰克逊派感到,政府近年恰恰是在借精英之手压制民众,而两党的建制派也在跟政府及精英合谋。

很多杰克逊派开始相信建制派不再是可靠的爱国者,在他们看来“爱国主义”就是忠实地守护杰克逊美国的安康和价值,他们这样想也不全是错的。很多世界大同者cosmopolitan把“解放全人类”看成至关重要的操守;而杰克逊派的道德概念则是“家”的概念,杰克逊社区都有共同的国家纽带。如果世界大同者认为杰克逊派是在倒退和盲目爱国,杰克逊派则以世界大同精英们叛国来回敬-精英们质疑把自己的国家和国民置于首位是不道德的。随着近几十年来美国对身份政治的选择性拥戴,杰克逊派对精英爱国主义越来越不信任。新潮的美国庆祝的是不同族裔、性别和宗教(的身份政治)。渐渐地,精英们欢迎非裔、拉丁裔、女性、LGBTQ、原住民以及穆斯林对文化认同的要求。对杰克逊派来说,情况要复杂得多,他们自认为不属于任何上述范畴。

来自欧洲的白人也进行很多自己族裔的文化活动,比如意大利裔和爱尔兰裔美国人就经常就自己的文化传统组织游行,美国人对此习以为常。现在,这些传统的族裔文化开始褪色,而欧裔美国人或白人身份识别渐渐成了禁忌。很多美国白人发现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人们谈论“寻根”的重要性、追捧族裔的独特性、为每一个族裔提供经济福利和提升其社会地位 - 不过这一切都是提供给有别的族裔的、跟他们无关。对于欧洲背景的美国人来说,或者说对于那些简单地认为自己是美国人的大量人口来说,可接受的庆祝或寻根(自己的文化遗产的)方式不多。

在杰克逊派看来,美国的卓越不在于向全球推广美国的理念,而在于其国家对每一个美国公民的平等和尊严的严格承诺。植根于美国历史的复杂演变,很多原因导致他们这样看美国,但是对那些失业的工厂工人和家庭来说不一定清楚这些原因。很多白人选民对于他们所说的“政治正确”越来越抗拒,而他们在越来越大声地喊出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偶尔会折射出种族主义。可是,当精英不断告诉他们为自己的欧裔身份自豪就是种族主义者的时候,他们也许会说“那好,种族主义就种族主义吧!”。至少另类右翼的冒升与此有部分关系。

近年出现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以及他们零星的反警察暴力示威加剧了杰克逊派文化孤立的感觉;再说一遍,这不完全跟种族(主义)有关。杰克逊派本能地支持警察、正如他们本能地支持军队一样。在第一线保护社会的人有时也会犯错,在他们看来,而有些错误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在打斗时或犯罪发生时。很多杰克逊派相信,要求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的战士或警察去接受那些舒舒服服坐在扶手椅上的人胡乱猜疑是不公平、不道德的。因此,很多美国人看来是寻求正义的抗议活动,在杰克逊派看来却是对执法机关和公共秩序的攻击。

控枪和移民这两个议题让很多选民认为两党的建制派对国家的核心价值越来越敌视。非杰克逊派常常很难抓住这两个议题影响的深度,以及控枪、移民改革如何让杰克逊派加深他们对精英和世界大同的怀疑。

在杰克逊文化中,佩枪权具有特殊乃至神圣的地位;很多杰克逊派将第二修正案看成宪法中最重要的内容。这些美国人将(独立宣言阐述的)革命的权利视为自由人保护自己免于暴政的最后手段 - 没有佩枪权上述权利就是一纸空谈。同时,他们将不靠政府保护家庭看成一种潜在的必须 - 而精英们不仅不关心而且常常反对这种必须。

(杰克逊派对民主党和共和党中间派试图取消拥枪权越来越关注,这是大规模枪击及随后的控枪呼吁常常造成枪支销售激增的原因,尽管犯罪率其实在下降。)

非杰克逊派也常常就移民问题误读杰克逊派。有关移民对低技能工人的影响已经有很多讨论了,有的观点认为这是仇外和仇视穆斯林。但是杰克逊派在2016年看到的是,移民是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将杰克逊派边缘化的“一盘大棋”的一枚棋子。传统选民比例的下降让民主党内开始乐观地谈论“新晋的人口多数”,而杰克逊派将这种讨论看成是有计划地改变美国的人口构成。当杰克逊派听到精英对加大移民力度的强烈支持而对非法移民漠不关心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对我的钱包有多大影响,他们看到的精英在各方面将他们推向社会外缘 - 政治上、文化上、人口分布上。最后,最近偶发的几次恐怖攻击将移民和个人安全问题的辩论推向了非理性。

简短地说,在十一月(即2016大选时),很多美国人投的是不信任票 - 不是对某个党的不信任而是对整个政府阶层以及他们全球化意识形态的不信任。

接下来是什么 THE ROAD AHEAD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还有待观察。许多前任总统在进入白宫之后不得不大幅度修改政纲,可能川普也不是例外。另一个不明朗是川普如何将其另类政策付诸实践。(即使是他们曾经支持过的人,杰克逊派一样会因为其失败而失望乃至反对,小布什就是这种情况,当然也有可能在川普身上出现。)

现在的情形是,杰克逊派对美国的全球对接和自由秩序建设的政策持怀疑态度 -  但是更多的是对制定政策的人而不是某个特定战略缺乏信任。他们反对最近的贸易协定(即TPP)不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协定的具体内容,而是因为他们相信谈判者没有将美国利益置于首位。大部分杰克逊派不是外交专家今后也不要指望他们会是;对他们来说,领袖是一种信任。如果他们信任一个领袖或者一个政治运动,他们会接受在他们看来不理解或困难的东西。对于美国的建制派,这种信任已经不复存在,除非或者直到这种信任得以恢复,他们会套紧华盛顿的脖子(keep Washington on a short leash)。借用新保守奠基人欧文·克里斯托尔Irving Kristol 1952年关于参议员麦卡锡的的一句话,杰克逊派知道川普一件事 - 川普站在他们一边;而关于国家精英,他们的感觉是相反的。另外,他们的关切也不是全无道理,因为美国的全球秩序建设正在衰亡。

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西方的政策制订者沉醉于一些过于简化而且危险的理念。他们相信资本主义已经驯服得不再产生经济、社会或政治剧变upheavals。他们感到非自由派意识形态和政治情绪已经被扫入历史的垃圾箱,只有苦涩的失败者“bitter losers” 才相信这些东西 - 即那些“紧握枪杆、迷恋宗教、厌恶他类”的人“…来解释他们的不满”,2008年奥巴马就是这么说的。时间和历史进程会解决这个问题,建设一个有秩序的自由世界只不过是细节而已。

鉴于这样的观点,许多事件 - 从911和反恐到金融危机到最近的大西洋两岸国家民粹派的愤怒反弹 - 造成了巨大惊恐。越来越清晰的是,全球化打破了战后的社会经济模式,正是这种社会经济模式导致了财富积累和国内社会平和;今后资本主义的发展会挑战全球自由秩序的根本和国家根基的方方面面。

在这个新无序的世界里,身份政治的力度不能再被否认。西方精英曾经相信,在新的世纪里,大同主义和全球主义会击败复古和族裔效忠(tribal loyalties)。他们没能理解身份政治深深地植根于人的心灵以及它们需要在国内外政策上以某种方式表达出来;他们也没能理解全球化催生的社会经济发展原力会造成这么大的动荡以及阻力,正如一个世纪之前的社区与社会(Gemeinschaft vs Gesellschaft, community vs society)之战。

因而,接下来对国际政治的挑战不是完成世界自由秩序的建设,而是寻找合适的方式来停止对自由秩序的腐蚀、以及为全球系统奠定一个更坚固的、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国际秩序不仅应该建立在精英共识及力量平衡上、也应该建立在国家社区自由选择的基础上 - 这些社区需要政府保护而免于外部的损害、同时享受国际秩序给他们带来的好处。


下一篇介绍米德对贸易战的看法。


相关

第三只眼看川普(2)安德鲁·杰克逊归来

第三只眼看川普(1)美国国际政治的基石

艾奥瓦党团预选结果浅析


浏览(10797) (23) 评论(6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4-19 19:50:41

可能吧。

大多数人都知道华盛顿有问题,大多数人都没有solution。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9 19:35:46

上次选举,如果搞个彬彬有礼的人品很好的共和党,可能就没有可信度。后现代人注重的是自己真实的来源于现实的感受,这也验证了在美国西方心理咨询是多么的流行。好莱坞最喜欢的解决个人问题的方法就是找个心理咨询专家帮忙。但是我相信人类的周期性原因,领导者还是要具备彬彬有礼的人品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9 19:31:07

“选举是个business,造成川普赢的因素实在太多、希拉里是因素之一,缺一个他可能都赢不了。”

牧兄有没有看过Don King的youtube。川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后的那段?那么多人不看好川普,Don说God's will。看来真有上帝的。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求真知 留言时间:2018-04-19 19:29:59

“说说何等容易,做做何其艰难!”:握手!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4-19 19:19:00

选举是个business,造成川普赢的因素实在太多、希拉里是因素之一,缺一个他可能都赢不了。

回复 | 0
作者:求真知 留言时间:2018-04-19 00:03:16

相信也希望互动的结果是合乎潮流的共同进步而不是加剧分裂,不管需要多少时间。

任何不符合这个前进的成分只能消退,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愿意不愿意。

不但美国国内要前进,也要与全世界互动,认识到今昔有别,老套子也必须作适应新情况的改进。

说说何等容易,做做何其艰难!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8 20:11:06

"牧人也不认为Jacksonians 代表了美国的未来,他们自身有进步和融入社会的必要。

另一方面,如果Atlantic、Pacific两岸的精英们对这么多人的呐喊不闻不问甚至希望把他们边缘化,这种做法也是不对的。

Jacksonians 重视 Community,精英们强调 Society ,如何在平衡中发展是个问题。"

对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美国大选胜者基本是煽动自己的base都出来投票,或者是争取骑墙,摇摆当中的选民,或者是两者都有。川普获得50%的选票很难,hate他的人太多了,我认为川普是个过度人物。川普连任后或者更早,我认为美国会出现跟他相近理念的政治人物,而且人品过关的人物。川普能赢在于他的base的完全积极的投入和投票,而希拉里在黑人和西裔的得票率都不如奥巴马。

东西两岸progressive大本营的确是美国的杠杆,但是我认为这些人最好是做反对派,理想主义者和精英最好是做反对派,因为他们永远都是少数,不能代表多数人的。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8 18:21:06

现在来谈有理兄的评论。

杰克逊派有多少人确实是个难题,不过杰克逊派Jacksonians和美国东中部阿巴拉契亚Appalachian山脉的Appalachia文化有很大的重叠,文化上都和苏格兰-爱尔兰有关,这部分人口有两千五百万人。

杰克逊派涵盖美国,人口比Appalachia多。这样算起来,基本面(虽然不是美国人口的多数)不小。有他们做中坚,能量还是很大的。

另外,杰斐逊派Jeffersonians 中的很多人-这些人曾经是桑德斯的支持者-也投了川普的票。

川普意外胜选肯定有多种因素,但是杰克逊派的“起义”应该是决定性的。

======================================

真知兄后半部分的评论很有分量。

牧人也不认为Jacksonians 代表了美国的未来,他们自身有进步和融入社会的必要。

另一方面,如果Atlantic、Pacific两岸的精英们对这么多人的呐喊不闻不问甚至希望把他们边缘化,这种做法也是不对的。

Jacksonians 重视 Community,精英们强调 Society ,如何在平衡中发展是个问题。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8 15:24:14

刚刚看到真知兄的帖子,牧人自作主张搬过来了,方便讨论。原帖见这里:

blog.creaders.net/u/5661/201804/319565.html

(这是打算在牧人兄“第三只眼看川普”一文后面的跟贴,却不知为什么无论如何也贴不上去,只好先贴在这里)

感谢牧人兄的介绍。

读本文可以帮助理解支持川普的原因,但是正如文中说到的有大致4种不同的派别,每种大概都有一定的相信者和实行者,那么也可以理解成杰克逊派也只是占了当今美国社会的一小部分。

从大选川普并没有得到多数选票来看(无论他自己如何希望相信这不是真的),也可以证明杰克逊派不是多数。

这样说,未免有太笼统之嫌。实际上,要准确分析出投川普票中真正的杰克逊派是多少是极其困难的,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正如有朋友说的,这次大选与其说是投的信任票不如说是投的不信任票。恐怕有相当一部分选民只是为了不喜欢希拉里而投票给川普,其实与川普的选举宣传没有半点认同。

我不会去分析到底川普是不是真的代表了杰克逊派,还是只是如他一贯的为人,一切计算都是以他个人利益为最高目标而利用了杰克逊派的信者。

恐怕不会有人不同意:不同的派别或观点,思潮可以在历史某一段上升或者消退,但这并不能证明该派别的对或错。最终还是要看是顺了还是逆了历史发展的大方向,而历史的大方向真的不是一部分人的意志能左右的。

美国的情况世界独一,移民之源源不绝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无法比的。这也真的不是一部分人的意志能左右的。无可避免的情况就是“先来后到”的排挤,歧视,欺辱直到“后到者”在挣扎中逐渐站稳脚跟,或者有更新一波的“后到者”来取而代之。

在这样的过程中,文化,风俗,习惯等等的交融和坚持独立都是无法避免的。人们自然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对自己不熟悉的事物会有从抵触慢慢到一定程度的接受的过程,自然也会有一部分人甚至到死也不能理解,接受。

美国又无法完全隔绝自己于世界,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认识到这个历史的大趋势。

个人认为,川普的支持者从他们自身的考量和信念出发,认为只有川普才能“救”他们以及他们所认可的“美国”,回到“他们的”从前。其实大部分的美国人并不认同这一点。

个人也认为这是不符合历史的潮流,终究是要失败的。

按个人的立场和利益考量投票,无可厚非。是否符合历史的潮流是另一回事。

真心讨论是一回事,固执己见是另一回事,但这是每个人的权利。口出不逊就更是另一回事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8 06:18:38

另外再讲一个我学哲学后的认知,关于康熙再活500百年的荒诞。如果你父亲真的再活500年,你真的是还会爱他?你这种人是不懂什么叫transcendent的,所以就没有什么“honor”,因为你最怕的肯定是你的父亲,所以我才跟你开那个玩笑。你的所谓的血脉豪言一钱不值,因为你也是属于希望你自己再活500百年的那类人,其实你是在害你的后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8 06:09:00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听:刚来美国的时候,我的室友是清华的党员高材生,他跟我的辩论和争论要比跟你的激烈的多。他口口声声爱民族,爱祖国,爱党,那个豪言,你不能比。但是他要找女朋友,却是不知什么样的女孩是他爱的,平时还是请教我。我一直都很奇怪,一个连自己爱什么样的女孩都不知道的人,爱起民族,国家和党却是那么的豪壮,你知道么,我后来推荐他去看心理医生,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是被长期洗脑后的症状。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8 06:02:55

华山,你这个留言有点自相矛盾,你在美国,你的这个评论表明你不支持搞多民族融合,是不?那你反川普为啥?是想自己成为一个到美国来的,靠自己的勤劳勇敢推进和改造美国这个国家,是不?你到底是要改造美国还是中华民族呢?你恐怕太自不量力了吧。你斩不斩根是你的事,问题是你在美国,不要光顾享受言论自由,来那么多豪言。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还是喜欢你的信念的,祝福你成功!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8 05:39:40
跟这位后现代主义的远方交手也挺有意义。虽然不知道他过去在民主党属下是怎么改造基因,去中国化的。但确实在特朗普有可能当选总统时他已经看准了机会,下了赌注,这就是他如今一见牧羊的羞答答的忏悔就得意忘形,摆出一副先知先觉的教师爷架式的来由。
说了半天,远方后现代中国人的最大得意之处就是反洗脑,就是要斩断自己的根,斩断自已的血脉。远方承认断根是一个挣扎的过程,这倒是绝对可能恨自己的民族,祖先,最真接的,当是恨自己父母。万维多次出现有人恨自己出生在中国,那些人才称得上后现代主义的鼻祖。
华山与你等最大的分岐在于热爱自己的民族,历史与根。这根是斩不断的,不是靠拼命的反洗脑与斗私批修就能做到的。脱胎换骨大概只有在文革时代才有可能。咱们闯世界来美国,首先是自己的聪明才智,是祖先与师长的教育,是中华民族奋斗不息的精神扎根在血脉之中。当然也要感谢全球化趋势,感谢美国有识之士与科技精英们对移民政策多持开放态度。我们来美国,不欠谁的,我们用自己的劳动贡献社会,用纳税回馈国家。我们是来做大写的人来着,不是为了融入社会,而是做为国家一分子推进与改造这个国家,使之有利于自己与后代有更适宜的生活环境与发展空间的。更不会像你们那样是为了来认清自己的二流人种地位,然后一方面拼命媚白,一方面又想当有色人种里的拿摩温的人生追求。
至于伪台,娘胎里除了“俄杂”就没带出过别的辞儿。咱倒想知道你的“俄杂”支部建在哪个国家,负责人是否是蒋家孝字辈传人?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8 05:29:56

搅浑水?你之所以想读米德文章,就是因为想知道自己为何一再判断失误吧?

再给你一个判断:你只是想“理解”,依旧一种在上的心态,而不愿承认川普支持者为何是对的。

还有,对付华三那等蠢猪俄杂很容易的:一出证据他就傻了。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04-18 00:11:27

“越来越清晰的是,全球化打破了战后的社会经济模式,正是这种社会经济模式导致了财富积累和国内社会平和;今后资本主义的发展会挑战全球自由秩序的根本和国家根基的方方面面.....他们也没能理解全球化催生的社会经济发展原力会造成这么大的动荡以及阻力...因而,接下来对国际政治的挑战不是完成世界自由秩序的建设,而是寻找合适的方式来停止对自由秩序的腐蚀、以及为全球系统奠定一个更坚固的、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全球化本质是经济体制,表达的是自由经济的理念。当然配套没有跟上,全球化的社会性架构也要有,以表达平等的理念。

-自由与平等,它是现代架构的两大基石。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7 21:40:21

【真正的peace还有long way to go。】

继续说点川普。刘仲敬有个很有见地的观点,他认为川普类似于二战前英国的张伯伦,还是在搞绥靖。我也认为川普是个过渡人物,起到平衡和止血作用。他唤起的理念和对人类文明的新的认知,尤其是美国的未来,我认为会让很多“人品”不差的相同理念的美国政治人物获得启发和信心的,Paul Ryan退休是个反证。我会进一步观察这样的人选,也许川普连任后的下一次选举会出现这样的竞争者,也许会更早。很多朋友和同事问我对美国未来的感受,来美国的前二十年我是optimistic,过去的十年我是pessimistic,现在是optimistically pessimistic,但愿十年后回到optimistic。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4-17 20:32:09

【俺怀疑福山可能暗中在表达他对美国外交的看法。福山非常担心中国专制体制的“成功”多少会瓦解西方民众对西方自由主义传统的信心。】

谢谢吕博的理解!

我认为福山的知识面是欠缺的,他显然没研读过19世纪法国司汤达,俄罗斯的陀司涅夫斯基和德国尼采的作品,不懂法国大革命和西方科学发展必然会让高智商的人在政治和生活中挣脱宗教的束缚,进而带动社会演变成人的价值观的相对性。或者他对二战的长远后果的认知有缺陷,那就是二战是真正养大苏联和中共的过程,另外没有苏联的支持中东穆斯林问题也许早就有好的结果了。苏联的崩溃现在看来很多是俄罗斯的内部问题导致,不是她对外的民族主义导致,否则普京不会成功。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7 20:20:29

【现代文明或者说普世价值说人,不管肤色、文化、宗教、性别、乃至talent,都是平等的。牧人认为这是底线,需要多长时间、如何实现则是可讨论和需要探索的。】

我们之所以能够深入交流,因为这是共同点和诉求,可能只是path不同。我也不是单指牧兄。从理想出发和从现实出发的不同。从现实出发,人类文明需要榜样和领导者,过去在美国和西方的试验,基督文明代表的西方文明搞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搞好的多族群多宗教的自由博爱民主平等,试想换了另外一个文明来领导会是什么结果,我是严重怀疑的。我有时想印度多宗教文化融合是祥和的,那可能是模板,但是要等到她的生产力发达到一定的阶段,国民教育到一定的程度,物资相对丰富的时候,才能经得起验证。这就是我上次说的过程中hierarchy的必要性。

回复 | 0
作者:吕鱼冰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4-17 20:03:52

很有道理

回复 | 0
作者: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4-17 20:00:57

非常有意义的翻译。俺怀疑福山可能暗中在表达他对美国外交的看法。福山非常担心中国专制体制的“成功”多少会瓦解西方民众对西方自由主义传统的信心。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4-17 19:50:56

跟华山有时在网上辩论也不坏,因为他的确代表了很多移民到美国的有份好工作的华人的行为,那种要保住“根”的固执。美国以前有部电影“根”,华山也许很喜欢的。我想我能理解的,因为我也是挣扎过好多年的。作为一个黄种青年时移民美国的华人,要养成美国和西方启蒙后的人们的思维习惯不是容易的事,你需要去除好多中华文化的糟粕,而且去除过程中,你就会时常疑惑“根”的问题,我的网名也是受这个启发,常常的我觉得在精神层面,作为一个华裔美国人,是要面对自己的“根”的问题的,因为自己毕竟相当部分的交流圈子还是华人。很多哲学高手们研讨哲学,各种流派,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解决人对“transcendent”的感受和需求,当然很多人为了生存,也无从感知什么叫“transcendent”。我喜欢哲学,因为我认为人如果没有对“transcendent”的感知和诉求,是不会真正明白什么叫“honor”的。这是我跟我大四的女儿经常聊天的话题,希望她不要因为“根”的困惑就忘记了还有“transcendent”的另一端。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4-17 19:41:46

【我一直表达我是一个从现实出发的人…】基本同意远方兄这一段评述。

基督教文明给人类文明带来的巨大变化毋庸置疑。

现代文明或者说普世价值说人,不管肤色、文化、宗教、性别、乃至talent,都是平等的。牧人认为这是底线,需要多长时间、如何实现则是可讨论和需要探索的。

Jacksonians or Jeffersonians的诉求应该被听到,同样牧人以为Jacksonians or Jeffersonians 应该接受外来人包括有色人。

真正的peace还有long way to go。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7 19:25:45

我其实蛮喜欢华山的。他是一个有信念不动摇的人,尽管固化,而且他的脑是洗不清了,也许他根本也没觉的有反洗的必要。我觉得这是我跟他的根本的不同。他的尖刻的言语,我也能接受,我甚至开过他的玩笑,他可能某些方面有恨他父亲的原因,想想也是合理的,他永远不会怪他自己的,都是列强的阴谋和不好。华山对中共的认知和评价还真是爱恨交织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7 19:16:36

我一直表达我是一个从现实出发的人,因为我认为一个在共产国家长大受孩提教育的人,最好是要反思自己从小一直被洗脑的事实,到了美国来生活,最好要有意的去除掉被洗脑的烙印。Ayn Rand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反思到了另一个极端。我在美国的EMC公司工作过几年,我的boss是一个约旦的穆斯林,我是收的共产主义教育,他是纯真的穆斯林,到现在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也跟一位黑人牧师有过交往。我发现现实中,真正有信仰的人,还是最可交往的。包括最近几年在印度,印度人的平和来自于信仰,有的人文化和知识不高,物质条件也不好,但是人很纯真善良。这些是组成一个与人为善的community的基石。society是由communities组成的,但是很遗憾政治权力的争夺使得人们出格,再引入不同的基因和文化,智商知识水平,不同的物资条件和精神需求,出现某种混乱也是正常的,这也是二十年前的美国的现实。现在的美国不同,精准的polling,使得很多有政治诉求的人夸大人与人的差别,用身份政治来获得选票,再开放border,使得这些人有无穷的欲望可以获得他们想要的选民和选票而不愿放弃用身份政治来获取权力的欲望,这是我支持川普移民改革的根本原因。说到底,美国是个大试验场,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是我真的不能忘记刚来美国时的美好,而现在的美国越来越背离。对待所有的人群,欺负或者不帮助白人基督徒族群,我认为是不公平的,因为那个族群对人类文明的贡献要比任何其他族群伟大的多。勇敢,正直,公平,公正这些我认为的人的高尚品质在白人基督徒族群展现的是最多的。这是历史的事实,不是偏见和情绪化的描述。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8-04-17 18:44:34

老郭,你接着搅浑水。

牧人看你快成了右边的华政委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7 18:42:32

华政委,

说川普不是蠢蛋就是升华?你药吃多了吧!

罚你回去学习米德的文章。你反川也要有的放矢不是?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7 18:42:31

华三,你们中国俄杂美国支部的同志们一定非常齐心,只会服从命令。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7 18:39:41

哈,哈,你若想弄懂左媒FBI 如何替希拉莉护航,Seth Rich 案很有帮助的。

一个号称调查俄国如何 hack DNC 的FBI 对DNC 的 servers 与 Seth Rich 一点兴趣都没有。NADA!

倒是 Wikileaks 有兴趣:

On August 9, 2016, WikiLeaks announced a $20,000 reward for information about Rich's murder leading to a conviction

米德先生想理解川普的支持者,但他现在应该意识到了,川普支持者对媒体FBI那些 ruling class 的判断是对的!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8-04-17 18:03:26
---只是试图理解为什么铁心挺川?这个借口似乎不太高明。至少,你掩卷长叹的是“低估“了特朗普。这儿被低估的是特朗普本身的能耐,那是你认识上的升华,与美国人的认识与感受是两码事,你可不是为别人活着的。
即使咱的理解不到位,远方的祝贺,假沫若的期望,阿妞的”与你一样在变化“,不会都是理解错误吧。如果都以第三只眼从别人去理解问题,那不仅美国,中国,俄国,甚至穆斯林国家的现状和行径都应该理解,整一个理解万岁,结论只能现实的就是合理的。
不是美国人怎么想,脑袋在自己肩膀上。而是自己的信念与人格才是最重要的。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4-17 17:21:06

刚刚获悉Barbara Bush去世,享年92岁。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