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道还的博客
  纪念李宗吾
网络日志正文
读“越狱:徐洪慈——中国版肖申克的救赎”有感 2016-07-30 10:03:03

读“越狱:徐洪慈——中国版肖申克的救赎”有感


杨道还


文章链接: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08034 


这篇文章讲述了文革中一个小人物,徐洪慈,在文革中九死一生的人生历程。有人评论说谁说崖山之后无中国。意思是,这个人和他的母亲即是其遗脉。我看过此文之后,难以忘怀,多日之后,感思转深(即反应迟钝的另一说法),所以在这里推荐。


中国历史上多有隐逸之士。司马迁的列传,将伯夷叔齐列为其首。司马迁见识非凡,即使在今天世界看,也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的意见之重要自不待言。他将伯夷叔齐放在《史记》重要的位置,推重的用意很明显。南怀瑾对此有所阐发,但他慕古稍过,推崇之余,对伯夷叔齐流风所及的讨论不够惬意。


伯夷叔齐都是历史上的“小人物”,没有惊天动地的事业,他们留下来的,是不屈服的人性的见证。人的历史,毕竟是属于人的,人的人性是历史最首要的线索。正如一个机器的说明,只看到功效和产品,就如同只看到了这个机器的广告,不能说了解了这个机器,更遑论使用。读历史书亦然,罗列的事实就是其广告。只看这些,就如庄子所言,“先王之蘧庐,止可以一宿,而不可以久处”。先人所居,已成陈迹,不可再宿。表面浮泛的参观,只满足了好奇心,就难以得到教益。伯夷叔齐这样事业上的小人物,却是历史时间上的大人物。


隐者行无辙迹,逸士高飞远举。徐洪慈是与伯夷叔齐类似的逸士。人可以或应该做一逸士吗?道理何在?《论语·微子》列逸民,伯夷叔齐居其首。小杖则受,大则走,孔子固无可无不可,既有接淅而行,也有乘桴浮于海之兴,而终不去国。孔子的无可无不可,与穷斯滥矣的无可无不可不同,其中有不变的原则,道在。小人穷斯滥矣,前后不一。因为道在,孔子言行能前后一致。道虽然难以掌握,但历史上志于道者前仆后继,互相惺惺会心。孔子的随心所欲,与他人的随心所欲也不同,其关键也在于道。庄子讲,刻意尚行,不足为道。孔子对此应有所会心,后世俗儒却不能领会。等而下之的庸俗的理解,更以名利感官嗜欲为人性之欲,而求其随心所欲,有如薛蟠自比陶潜,俗恶不堪。孔子讲,“朝闻道夕死可矣”。以孔子学而不厌一说来解释,即是死而后已。此句也可解为死而无憾。这种精神,是读《论语》的一个前提。没有这种精神,不认同这种精神,读之无益,解之则成厚诬。这样的解,正如《庄子》中的用诗礼盗墓的讽刺,贼话不听也罢。


道并不同于法律或礼法一类的框定的教条,而是生生不息的,有时变性。正如科学,科学只能证伪,不能证实。这虽然看起来是不彻底的缺陷,不可靠性的来源,但唯有如此才使科学具有真正的价值。信守已有的科学,科学也成教条和牢笼。人们对科学的认识 ,从科学即真理,到科学不能证实,看似弱化退却,但却是科学精神实质性的进步,即老子所讲“枉则全”。当年引入赛先生的人,多是一曲之士,不能慎终追远,以至于唯科学主义在中国遗害至今。科学如此,社会理论更是如此。关于人性的认识,也可类推。


逸士有时不是出于自愿,如徐洪慈。但徐洪慈毕竟做到了全性命,一个真正的人的性和命。首先是全性,然后尽力全命,道在其中矣。张良入世而出世,诸葛亮出世而入世,行迹虽然不同,但从全性命看,却是类似的,可与不可的意义寓于其中。徐洪慈的人生,是文革这一段时间中所罕见的逸士行径。徐洪慈寄身蒙古,以全其生,自乘桴浮于海来看,不亦可乎?不亦远乎?徐洪慈是个时势中的小人物,但我却并不觉其“小”。


这篇文章中的那张徐洪慈和妻子奥永的黑白照片,给我印象极深。不知为什么,这张照片令我油然想起王小波。说是黑白照片,实际上看去却是灰黄的,读史,大概也是如此罢。



浏览(5259) (6)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6-07-31 19:36:06

多谢晚秋,笑哈哈,麻辣诸君的关注和评论。徐洪慈确确实实是个异数。浩劫所至间不容发,徐洪慈竟能挣脱,我认为他展示给我们了坚韧的人性和天无绝人之路之道。同样生死之际的人生,徐洪慈的所行给人以希望,而莫言写出来的是令人窒息的绝望。大概区别在于,莫言所写的生存是动物性的人的挣扎,而徐洪慈争取的是社会性的人的奋斗。我希望历史会记住这个人。

回复 | 0
作者:麻辣戈壁的共匪 留言时间:2016-07-31 15:17:58

故事很感人!可惜的是徐的思想也是因为共产党的灌输洗脑而让他有很大的局限性。他居然想要跑到国外继续干革命,来证明自己不是反革命!因此他要跑去的地方竟然还是共产党国家。而和他同时期的另外一个例子是倪匡,因为倪匡和徐洪慈一样,主要的教育经历都是在49年之前接受的,但思想却大为不同。倪匡在反右的时候他的目的地很明确,路线和本文主人公正好相反,是从内蒙古经过上海往南跑到香港,后来成了香港的著名作家。

凭徐如此坚强的意志,要是把目标设为香港,也一定会成功的。可惜他的脑袋里面被共匪注入了毒素,让他迷失了正确的方向。他当时在云南劳改,即使是从云南往缅甸泰国跑,那也比往北跑到苏联要更容易得多。当时反修防修,中蒙边界和中苏边界一样防守严密,相比之下,从云南到缅甸泰国却是格外容易,现在都不算难,而那个时期比现在更容易!不少北京知青就跑到缅甸去了。一旦到了泰国,再去西方国家那简直是一条大路通罗马了,因为那里有联合国难民收容所。可惜!他冒死向往的竟然还是“社会主义苏联”,而不是“资本主义的西方。”[撇嘴]

唉,什么坏掉都没有脑子坏掉更糟糕。

我只佩服他坚强的意志,百折不挠的毅力,别的嘛,算了!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6-07-31 07:23:26

徐宏慈是小人物吗?在下倒觉得他是暴政下极为罕见的异数。这样的小人物但凡多一点,李光荣们,就不应注重于徐为何“能够”逃跑,而是要反思,他为何“要”逃跑。

蝼蚁尚且贪生,但在暴政之下,小人物,大人物,甚至“伟人”们,都顺从于随时随地的丧生。

为什么呢?怎么回事呢?

回复 | 1
作者:晚秋心情 留言时间:2016-07-31 03:52:40

什么是成就?不同的人,心目中的成就也大不相同。有一种成就: 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有一种成就: 远离党天下和党国体制。重回党国,他的“成就”没了。

回复 | 1
作者:道还 回复 草上飞16 留言时间:2016-07-30 20:08:35

多谢草上飞来访。看来你也颇关注这个人。我没有深入了解更多细节,他有没有感谢,我不清楚。但他那个时代的人,敷衍的谢谢可能说得出口,真心的谢就金口难开了。估计他也没谢过他的妻子奥永,也没对她说过“我爱你”一类的话--徐洪慈是个硬汉,奥永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

回复 | 0
作者:草上飞16 留言时间:2016-07-30 19:36:38

在以往的采访中,没看到徐对蒙古人的救命之恩有任何感激之情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6-07-30 18:39:10

pia兄好。许久不见。非常高兴你亦有同感。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07-30 14:50:11

也看了,很感人。遇上这样的人生真的是磨难....问道兄好!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