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道还的博客
  纪念李宗吾
网络日志正文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两个版本 2020-12-29 19:27:44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两个版本


杨道还 12/29/2020


    据俄罗斯朋友讲,此书有两个版本。第一版写俄国内战痛苦混乱,是为钢铁炼成之过程。据说,书中描述过于写实,影响出来后,令某政要,或者就是斯大林,震怒,下令收回销毁。奥斯特洛夫司机是个好司机,闻风大转弯,登时洋洋洒洒写出第二版,即中国人读到的这一版。


    奥斯特洛夫斯基写作是半路出家,已经有人专文讨论过。他的第一版大概属于风,即采风,第二版却是颂,雅是谈不上的。这本书像小人书一样,简化、美化、掩饰苏联肃反屠杀、经济失败、政治残忍黑暗。书中的人物是那种抽象的、刻板的理想人,有类于宣传画里的形象,也是给只有欣赏宣传画水准的人写的,算不上文学。最典型的事例就是,书中保尔等严冬伐树供暖,向林中越伐越远,以至于木头不能运回城。这样的蠢事,如何得以发生?特洛夫司机用敌人破坏轻轻带过,不去究其原因,而用个人英雄主义式的克服苦难,掩饰决策者的顸顢无能。


    这种脸谱化的英雄人物造型在苏联“集体创作”的小说中颇有,而且更粗线条,如肖洛霍夫冠名的集体创作的《英雄的人》等。记忆中,《牛牤》也是类似的上不得台盘的东西。书中保尔几死而后归来的情节,大概是从《牛牤》拷贝来的。中国有的人以苏联为祖宗,也写类似的东西,看过几种,如《小城春秋》等,但最典型的就是魏巍写的关于朝鲜战争的长篇小说《东方》。


    不懂历史的人,不曾将小说与历史对照看的人,大概将这本书当作玄幻武侠一类来看,所以很多国人对《钢铁》第二版的评价从颇好到极好。经历了这段历史的前苏联人,在美国的俄罗斯人却是从尴尬到痛恨。对俄罗斯人讲这本书伟大,有如对中国人讲,义和团员刀枪不入才是真的功夫。


    又是据说,据说第二版引得两面俄鹰,嘴都笑弯了。司机书中写道,他的小说“即将出版”,已经“大受赞赏”,是如实写受到了他的“大大们”赞赏。


    吾友某君,出身苏联时代三代博士世家,家中曾偶然存留一本第一版。他上高中时,学校用此书为学生洗脑,要求读书写报告,孰知此君家中只有第一版,遂交上第一版的读书报告,对司机的揭露精神大加叹赏,全班皆惊,盖他的老师也不知道有第一版的存在。此事殊为可笑,乃为余具说之。


    第一版的存在,事不见于维基。疑此版稀罕,不为人知,又询之于另一好读书的俄国朋友。她极为不安,虽证实此事,然对此书极憎恨,不肯多谈一句。第二次问及,她责备我,既然知道此书不堪,为何要深究。此言触动我的心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错在我,遂与任何俄罗斯朋友绝口不提此书至今。但经历此事之后,这个朋友就与我几乎无话不谈。


    书中主人公保尔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似乎波兰人叫这个名字的人比俄罗斯的多。书中说,保尔的家乡在波乌交界,那么他似乎是苏联侵略下的“波奸”。认识的叫保尔的波兰熟人有两三个,没有一个熟到可以问这个问题,存疑。


浏览(3352) (4) 评论(2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1-01-01 08:08:23

这个ABC focus很棒,at least give it a hard try.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1 06:23:29

【难道不是中国文化的问题】,呵呵,how can I know?大概不可使知之,只能使由之吧。近来,我的本位有点儿转向,想给ABC写点儿东西。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12-31 21:38:02

但是中国人不承认自己倾向live off others,难道不是中国文化的问题?这个一直困扰我。为什么嘴硬和比烂那么流行?我不相信英国和俄罗斯交会中国人比烂和嘴硬的技巧。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12-31 21:32:23

【后一点不相信】,我经常聊天的那个女性朋友就不相信,有回我烦了,说,问你老公去。她老公理工教授,同事学生中国人一堆。回来老实了,说,how?我说,how,how,how can I know?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12-31 21:22:41

我是同意你的这个洞察,我甚至进一步,中国很多坏东西,是从英国那儿学来的。或者是大清和英国colluding出来的。我的live off others的理论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2-31 21:13:19

【我记得是跟保尔关在监狱里一起的那个女孩】,我几乎忘记这个女孩。小说残酷,现实更残酷。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2-31 21:09:51

我跟俄罗斯朋友讲,中国大多坏东西是从他们那儿学来的,中国人却说是中国自己的文化造成的。他们承认前一点,后一点不相信,看那个意思,我要是不承认造谣,他们得笑得背过气去。呵呵,加缪都想不出来。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12-31 20:47:11

我记得是跟保尔关在监狱里一起的那个女孩,就一次见面。不是后来的那几位女性。 我后来想,作者为啥要写那段,哈哈。 俄罗斯人对自己的定义进程不容易啊,中国人对自己好像从无定义。也许你老兄得花点功夫,先从人是什么的general定义开始。 我认为如果不回到那个源头,你这么辛苦,华人感知不到,因为已经这样了。西人完全可以从你的思想中获得清凉果汁营养,因为西人似乎永远要得到更多,但是有个distribution问题。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2-31 19:40:58

【localization】,丸盒模型,就是这样。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12-31 19:37:32

中国人到了西方,照到了镜子,知道自己不对劲儿,以为是文化问题。其实是个没文化的问题。镜子人都照,但是照哪个镜子是有学问的。俄罗斯这面不照,就是瞎胡闹。苏联人的那副德行是从哪里来的,儒家、秦始皇、金帐汗国?照完苏联的镜子,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冬妮娅不错,安娜大妈有点儿可怕,后一个名字都不记得啦。呵呵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20-12-31 14:53:56

远方兄,新年快乐。


不知道intentionality具体所指,我理解是指去engineering game和gaming。这一部分,我不擅长,呵呵,这可能也是个性使然。


社会本位向前看,未来比过去重要,越古老越不重要,又分左右派。个人本位看,过去和未来一样重要,木心讲,越古老越新鲜。这里又有个中国本位和西方本位的角度问题。中国本位,倾向于过去和未来一样重要的个人本位。很多人对西方的一些烂货津津乐道,知道我博文中很多东西讲的对,但对我这个中国本位的角度,不能容忍,说得对也不行,要把这个味去了,这哪里能去?这是个时代问题,物于时代。没办法,时代别扭,只能跟时代别一别。呵呵,不太适合谈engineering。我没有批判精神,你看木心,他的沉默如雷鸣,“我根本不陪你玩儿”。呵呵,厉害呀。


福山的历史终结,是个时代风向标,学术弄潮儿。历史完蛋了,地球弄平了,不需要有个性的元器件,标准问题用一抓一把的标准件就好了,为啥要容忍有个性的元器件,踢掉。政治由于人才,人才由于学术。现在好,什么都没有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2-31 00:35:19

美国现在有资源的人在搞localization,自己种粮食水果,养牲畜。也许也是一种重新定义。世界大同,the great reset和the localization,如果没有明确的定义,钢铁能练成什么样? 是不是需要一个明确的定义呢? I really don't know。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2-31 00:31:50

钢铁这本书和电影,我想我恐怕看了记不清几回了,尤其是电影,我记得最让我感动是保尔跟一位美女关在一起发生的事。我当时应该才十几岁,爱女孩子的萌芽心理匹配,那时看了那个场景有悸动感,后来专门为了那个场景又看了很多回。现在你分享的这个背景,联系到我对俄罗斯文学和历史的兴趣,我想俄罗斯这个民族从外来的东正教企图塑造民族的灵魂,这个实践虽然是失败的,但是俄罗斯尝到了吃盐会觉得咸的味道。也许共产主义只是让俄罗斯人尝到了糖的味道,不知道。但是这个民族是敢吃盐和糖的,因此这个民族的生命力是powerful的。俄罗斯人对被西方人看不起,被人看作是野蛮人的自知,经历了吃盐吃糖的过程,我想会是相对健康的,中国人我就不知道了。美国人恐怕盐和糖吃的太多得了糖尿病和高血压。欧洲现在的主流德国,法国,英国恐怕还得靠抢。古罗马元老和皇帝一步步接纳所谓高卢和德意志野蛮人,融合后,高卢和德意志人继承欧洲,但是高卢和德意志人对自己的定义呢?元器件呢?我想俄罗斯人也在重新定义。华人是否也要重新定义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2-31 00:11:26

道还好。本来在你那篇善的博文后想留言,想好了,但是但是很长的言,还是感到言不达意。我读你的书,学到了很多,只是一点,我认为你恐怕还得在human agency上更深入,而且不是一点点。人的intentionality在我所理解的中国文化中,包括你的两本书中,我认为都擅述的不够。我认为恐怕这主要是先有了一个定论。而我的理解是,无论是神创还是进化,人类对人的intentionality的认知实在很不足的,我想这可能跟语言的局限有很大的关系,如果维根斯坦真的onto something,语言只是一个人play的game的话,也许这也就是解释了人类再怎么样,总是向前的。而未来却总不是用某种语言可以定义的。既然不能定义,恐怕也就是无从确定的。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2-30 11:25:52

呵呵,我碰上的还好,不好就收拾他/她。后来我跟这个俄罗斯朋友又谈到类似的题目。我说,你书不少读,但不如我会读。她说,how come?我说,我从来不因为某本差劲的书尴尬、惭愧,他是他,我是我,他讲的是我反对的,我为什么要替他惭愧。她知道我讲的是对的。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20-12-30 09:50:41

[ 发现俄罗斯人并没能完全从苏联的影响里走出来。正常,没那么容易。]

当苏联人遇到中国人时,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摆出老大哥的架势。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12-30 09:46:12

[无奈毕竟是个包子。还恬不知耻地赖在台上,中国人还要学习他的“思想”?这是只有荒唐国家才会出现的荒诞剧。]

席大大最得意的就是开书单。谁知他真正认真读过几本?一泱泱大国之尊,实在丢脸。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12-30 08:55:25

我通过几个俄罗斯朋友,发现俄罗斯人并没能完全从苏联的影响里走出来。正常,没那么容易。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12-30 08:16:32

fanbing好。知错也属于良知,但知错也可能只在本能层次,无人愿意作恶一类的。如上回老师的留言。


是的,保尔生在波乌边界,书中也说到那个地方是“划归”苏联的。“为什么喧闹,为什么呐喊,因为彼德留拉,来到了乌克兰。”他写这个书的时候,不知乌克兰已经死了多少人。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2-30 08:02:09

老师好,还记得,说明当时看得用心,这本书我也看过至少十几遍,记下来很多东西,呵呵,说到虚度年华。但我想,他并不真正懂什么是值得悔恨的。有的人没有虚度年华,才是应悔恨的。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12-30 06:58:55
作者其实是有良知的,他最后的留言是:我们所建成的国家不是我们所为之奋斗的。其实也是否定了自己的著作。崇尚的只是限于一种“精神”。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12-30 06:55:02
作者是乌克兰人,有保尔这个名字不稀奇。所以习到俄罗斯大谈此书时,大赞这位“俄罗斯”作家时,新华社发给国内的文稿一字不提。普京尴尬的一句话也讲不出。无奈毕竟是个包子。还恬不知耻地赖在台上,中国人还要学习他的“思想”?这是只有荒唐国家才会出现的荒诞剧。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2-29 22:40:21
记得保尔柯察金的半句话是,“到我老的时候,不会因虚渡年华而悔恨。”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