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蛟龙的博客  
山蛟龙财富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灭(中)共进程正在启动...... 2022-04-30 22:24:07

如果没有普京入侵乌克兰,我相信去年败灯跟普京在瑞士会谈之后,川普的联俄抗共的路线还能得到延续。只是普京老糊涂了,昏了头,急功近利,为了芝麻而放弃了西瓜,放弃了作为快活的第三人的角色,在美中之间游走,两头通吃的好处,在经济实力最弱的情况下成为左右世界政局的关键第三者,永远立于世界政治舞台的C位。

现在,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同时也现出了原型,原来所谓的世界第二军事强国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色。本想三天解决乌克兰的俄罗斯大军居然打了超过60天还没拿下乌克兰,还让自己损失惨重。所以俄罗斯在这一战之后必然衰败,说严重了俄罗斯象前苏联一样解体成多个共和国的机会都是存在的。

现在的信息release出来,我们知道美国已经为了这一场战争准备了多年时间。可以说,在2014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奥巴马惊惶失措不知如何应对,到如今美国老神在在地左右控制着乌克兰的战局,我们可以看出这是灭共的整个大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下面两周,布林肯就有可能发表已经推迟了两个多月的对中(共)政策,我相信布林肯的这个所谓的对中(共)政策不会比蓬佩奥当初的对中(共)政策软,应该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布林肯的这份对中政策不但关系到美国今年的中期选举,甚至对2024年总统大选都会有影响。

上周美国国会通过“轴心法”,这是从法律层面上打击中共的开始,把中共习近平牢牢地绑在了普京的这艘破船上,普京沉习近平也得跟着埋入海底,中共跟着习近平去陪葬。

俄乌这一战,欧洲团结了,这是美国对中共开刀的非常好的助力因素。欧洲本来是亲中共的,但是两三年来,中共在新疆问题上(欧洲制裁中共,中共反制裁欧洲,把欧洲逼上了梁山)、在香港问题上(中共强行推进中共的党安法,也让欧洲看到中共的霸权的野心)、在对台湾以及南海问题上(中共所表现出的霸道,逼得欧洲国家的军舰不得不开到太平洋来,不得不搞出AUKUS)、在武汉肺炎问题上(中共不但传播病毒还要制裁澳大利亚,也让欧洲看到中共的霸道),最后,在俄罗斯侵乌问题上,中共所表现出的态度最终让欧洲彻底醒悟过来,不能再为了金钱利益与中共这样的魔鬼沆瀣一气了,欧洲从跟普京勾兑的教训中明白了没有安全就没有所谓的利益(德国新总理上台之后访问亚洲,飞越中共国不进中共家门,而访问日本,这其中说明了许多东西。德国前总理默大妈执政16年,访问中共国十五次只访问了日本五次占三分之一,而且都是首先访问中共国顺带访问一下日本。我相信法国马克龙这个小丑在对中共的态度上也肯定会改变)。所以,美国在打击中共上,这些周边问题都差不多搞定了。

在亚太,除了QUAD美日印澳以及AUKUS,现在美国要搞印太经济架构,在供应链上切断与中共的联系,起码减少与中共的联系,从川普的贸易战到败灯的供应链,全是针对中共的经济进行打击。

这些问题搞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看美国怎么凌迟中共了,我相信未来美国一定会一刀一刀地切中共,可能用到韩国、日本、台湾、东南亚甚至印度作为切中共的工具。总之,美国打共进程已经启动,花上十年,中共是有机会完蛋的。


浏览(2606) (14) 评论(3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4 21:35:51

呵呵,這個“理想主義”讓我一時無法回復,不知道是優點還是缺點。我就此打住,不過會在別的文章下繼續探討有關話題。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4 18:23:46

兄弟,你跟我很象,有点理想主义,我年轻时跟你一样,总想着世界是完美的。


随着年纪大了,慢慢地改变了许多,我慢慢地知道这个世界不可能是完美的,永远都不会。甚至我们不得不认识到这个世界永远是正反两面的。美苏对抗的时候,苏联似乎无恶不作;美国对付恐怖主义的时候,恐怖主义似乎无恶不作。这种东西很多。


我们往回追溯,二战时,通过租借法案,苏联获得了美国无数的武器及物资援助。我们也知道恐怖主义有相当部分过去是美国支援下建立的。要是站在局外,我不得不说美国有时候是自作自受,活该。


但是,问题在于恐怖主义把太多的无辜者卷入其中,所以我就开始支持美国反恐了。


关于压制表达,也同理,这个世界,什么都凭实力说话。中共国压制言论,我们找谁说理去?乌克兰2014克里米亚被俄罗斯拿走了,找谁说理去?我们现在再看布查,你可能会认为所谓的屠杀是不存在的,只是乌克兰造假。我不是说乌克兰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我起初还怀疑过布查惨案是乌克兰造假的,所以说我并不是一切都听信左媒的报导,我也是不断地验证信息的真伪,只是我没有办法做到完全辩明。我必须通过许多信息互相验证才慢慢相信哪一方说的是真的。


我们还要通过媒体的信用,看看哪个媒体的信用更好,欺骗更少,慢慢会有对某一媒体产生一定的信任。我说中共国的媒体信用破产,也就是说90%以上的东西都不可信,所以即使有真实的东西,我也不信。


总之,这个世界太臭蛋,总是有这个或那个问题。还有,就是媒体也是众口难调的,不同的人媒体所讨好方式也不同,所以,非常难,我们感觉到不客观也属正常。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4 17:42:09

你説的沒有問題的,我同情反抗一方有時以極端方式反抗,就像當年的義和團對内外人都狠,我也贊成法律和條約需要得到尊重(不平等法律和條約此處且不論,歐美毀約也先不論)。我重點表達的是有獨立意識的族群的聲音既被烏克蘭壓制,也被西方主媒壓制,他們格外需要外人幫助表達(我能看到對這些人的采訪,但歐美看到的人的比例還是太少)。這些被壓制的聲音需要在談判和未來修法時被尊重。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4 17:06:47

是啊,所以我们在这里争论俄罗斯入侵的合理理由,这怎么有办法说呢?


我以前也觉得俄罗斯要回亚里米亚也合理,因为苏联时代的议会通过决议把克里米亚划给乌克兰,本来这块地就是俄罗斯的,当然乌东的顿巴斯也是。


但是,如果我们从法律意义上来探讨,既然当初苏联时代划地是以法律形式进行的,那克里米亚就是乌克兰的合法的领土,苏联解体了,克里米亚当然还是乌克兰的领土,不是你俄罗斯说要就可以要回去的。


所以乌东就有保护领土的亚速营,我们将心比心,为了保卫国家的领土主权不被外国占领,怎么可以算是纳粹呢?你都要占我领土了,我用什么手段保护自己,那是正当防卫,我需要讲究文明的方式吗?


我们局外人,站在事情外面,只是站在谁的立场而已,站在俄罗斯的立场,亚速营就是纳粹,因为其手段残忍,但如果乌克兰是你的国家,你会说亚速营是纳粹吗?不但不会,应该把他们当英雄才是。我们想想抗日战争,中国的军人不是也对日本人无所不用其极吗?我们能说中国国民军是纳粹吗?


所以,兄弟,我不想循环往复地往前追溯,我只简单地去判断谁野蛮谁是侵略者,谁更不讲道理。至于背后的国际阴谋等等,不是战争年代也很多,这个时候把那些东西扯进来,就更说不清楚了。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4 13:42:22

同意“鸡生蛋蛋生鸡”這個看法,確實道理不是一下子能説清,即使某人自以爲説清了,別人也還是不服。我個人的態度是,直接相關利益方的訴求要盡可能敞開談,而不是一言堂,讓某一方全權代表了,這樣才可能把很多戰爭隱患消除。我覺得這是簡單有效的正義,當然這也是“紙上談兵”,因爲太多時候霸道的那一方就是不讓你説話,你要跟它説得不一樣,各種道德標簽就來了。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4 13:22:55

兄弟,这种争论还是一种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根本说不清楚。


所谓的联合国本来就是战后用来解决国际争端避免战争的机构或者工具,问题是前苏联以及俄罗斯,还是中共要那样使用联合国,把联合国整个玩坏了,现在联合国基本上就无法发挥作用了。不知你还记得不 ,我二三月份俄乌战争刚开始不久,我就写过联合国应该解散的文章。


既然流氓国家要这样玩弄联合国,到了使用联合国还达不到其目标的时候,它们就开始野蛮入侵了,你现在在这里谈所谓的有合理性的问题,你说要看入侵的原因是什么,我希望你再往前看,这不跟夫妻吵架一样,一直往前,没完没了,谁也说服不了谁了吗?


当然,我也没有想说服你,我只想说,我们看问题看本质而不是看表面。如果仅仅从二战之后看,你客观评价一下现在这种 局面。当然,你也可以说,怎么可以只从二战之后谈呢,历史问题不可割裂地来谈,比如中共一直喜欢谈西方国家在清朝时候对中国的侵略,然后以一种怨妇心态来寻求同情,以及其任何行为都是合理的,别人指责其,中共会说,你们老祖宗不是也这么做吗?问题是时代已经不同了,我如果问中共,原始人还穿树叶哩,你为何要穿衣服呢?人类 社会的进步标志就是用规则法律外交等 来解决争端而不是战争。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4 12:27:54

No,我沒説入侵正義,我只是從旁觀者角度分析原因和可能的結果,一個巴掌拍不響。我前兩天還在跟人辯論說,英國人入侵大清雖有合理成分,我還是反對其入侵。再類比一下緬甸中央軍幾次到果敢“剿匪”殺死很多漢人,假如共軍要是去果敢解救同胞,也算不正義的入侵(實際上,共軍爲了輸油管道的利益長期跟緬甸中央友好,反共的昂山素季上臺也一樣)。從民族主義的立場,我支持共軍入侵果敢,同時認爲俄軍入侵烏東也有合理性,但這些依然不是正義,只是戰爭被觸發的因素。共軍也大規模入侵了越南,更沒有正義,只是土共跟美國媾和的利益交換。

我列舉一大堆,想説明世界上的各種戰爭,【正義】真的只是一個相對較弱的因素,即使在宣傳上顯得很有力。我認爲真正有效的正義應該是如何避免戰爭可能發生的各種因素。比如清朝皇帝應該早點派人去西方學習,瞭解世界的真實進展,而不是妄自尊大一味强硬;比如烏克蘭人也應該對誘導政變的外來勢力心存戒備,而不至於自己内部各族群四分五裂。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4 11:48:45

乌克兰内部事务是乌克兰的事,俄罗斯没有任何权力管。俄罗斯不是世界的裁判。


要说乌克兰的屠杀,那中共国被假如被入侵,入侵者也属正义?


也许会 有许多人认为最好,包括我在内 ,希望中共国被某外来力量所解放,但不得不说,入侵是野蛮行为,是不应该得到支持的。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4 10:28:04

<<< 普京假如不入侵不屠杀,也许还好说

我不知道爲什麽很多人因爲俄軍的入侵馬上就認爲入侵原因不值一提。正因爲考慮到烏克蘭國内入侵前已經發生的流血政變、屠殺,“入侵”不一定在惡人排行榜排名最前,所以談判時那些都需要放在陽光下一起談,放開國際輿論。那些被俘虜的將軍也許會給大家一個解釋(加拿大似乎是第一個被迫承認協助培訓亞速營的)。不能只因爲主流媒體給亞速營戴上英雄的光環,就忽略了其恐怖分子的本性。

關於烏克蘭的歷史,我特別推薦Ukraine on Fire這部2016年的紀錄片,油管和Rumble上都有。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4 10:09:30

<<< 网络上有人联系我参加什么研究机构

哈哈,估計很多人被盯上了,千萬別接招,可能是大外宣在釣魚,除非你喜歡無間道。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4 07:41:52

我实际上天天努力抽出时间在这里写,但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而写。没有任何目的。网络上有人联系我参加什么研究机构,我根本不知道其背景与来历,况且我有自己喜爱的职业并不是吃政治饭的人。




我平时帮保守党做义工,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个人利益的考量,纯粹就是为了心中那点希望国家社会更美好的虚幻的愿望。看着自由党把国家社会带向极左方向,心里着急。




2020年拼命地写为了川普的政策,希望美国的扭转能够带动加拿大不那样向左狂奔。川普被民主党流氓做掉之后,确实相当的失望。去年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怎么写政评了,整天打球虚度光阴,直到鲁特勒昏头入侵乌克兰,我感觉到世界在变化中,心中又燃起了一点希望。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4 06:27:42

普京假如不入侵不屠杀,也许还好说。现在,已经不可能了,血海深仇了,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用拳头说话。这不完全是感情用事,这是一个民族生存的精神基础,如果没有这个,乌克兰象行尸走肉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意义。


什么背后的利益阴谋等在民族的生存面前都不值一提,至于国际政坛上的那些个跳梁小丑也不必太过于关注,在历史面前,这些人都是浮云,但乌克兰是存在于这个地球上千年的国家,不管朝代怎么更迭,世事如何变化,乌克兰应有其精神与历史地位。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3 21:34:47

<<< 你看我天天骂中共,实际上我对中国人的奴性更悲观。

我跟幾位博主也討論這個話題很多次了。我在同意華人奴性強的基礎上,還是想説幾點:

一,統治者跟被統治者的力量對比遠比過去懸殊。從各種新聞就知道,奴性不強的反抗者的死法層出不窮,我不抱怨其他人不主動反抗。

二,由於土共對西方的寄生,西方政客(主要是極左派)對大陸極權體制只有僞裝的批評,實則羡慕嫉妒,這更讓墻内有點獨立思想的人看不到希望。有點本事的,要麽出國了,要麽學會“跟黑暗和解”。

三,希望和出路還是有的。西方各國極左勢力搞的Great Reset(大陸也在積極出力)事實上破產了,現在處在破罐子破摔階段,對我們來説就是黎明前的黑暗。等到西方偏保守派重新主導政治舞臺,西方跟中國的互動將大爲改觀,中國則會不得不做出真正的改變(起碼像越南那樣主動減少中央的權力),除非大陸不再關注經濟只想學朝鮮封閉起來玩主題思想(當然,朝鮮是被冤枉了,川普知道,另一個話題了)。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3 21:15:26

感情是個危險的東西,一念之差就把一個政治家從和平主義者變成殺人惡魔。我說的談判,當然不是讓占便宜的一方占盡一切便宜,雖然很難,但需要先把各種聲音表達出來,輿論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而不是極左媒體完全代替了。

我理解的,人嘛,感情動物,總想爭點什麽。問題在於每個人都有感情,要照顧每一個人的感情,就要每個人都可能在有安全保障下表達出來。可現實是被媒體操控的感情是不可靠的,就別提滿屏的假消息了,所以我一再强調要去多聼本地人的聲音,越不同聲音越好。許多萬維讀者感情上可能受不了怎麽烏克蘭帶路黨那麽多,但那跟幫日本帶路的漢奸不同,人家本來就是一個民族或兄弟民族(對比一下,台灣人跟大陸人則疏遠得多)。我還舉過例子,非俄族的老烏克蘭人經歷過沙俄、蘇聯、烏克蘭三個朝代,他們或其父輩可能參加過一戰、二戰以及俄羅斯的内戰,在支持烏克蘭獨立的同時依然對俄羅斯富有深情,知道俄羅斯和烏克蘭同時從蘇共魔爪下掙扎出一個相對自由多麽來之不易。近十年來,俄語被專制的烏克蘭政府從官方語言中剔除,并未徵求大部分公民的意見(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這也算一個例子)。

長久的安寧需要建立在多方多贏的基礎上,烏克蘭政府若能珍惜民主與和平,當初克里米亞也不會丟失。民主的一大基石是公正可靠的選舉制度,你不懷疑美國大選的作弊,即使抛開血腥政變不談,是不是也應該對烏克蘭的選舉做同樣的判斷?烏克蘭現任總統和奧巴馬、拜登、希拉里、小土豆、馬克龍等的背後支持者是同一伙人,這已經夠明顯了。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3 19:13:05

你看我天天骂中共,实际上我对中国人的奴性更悲观。


我的观点是,中国假如没有外来力量强制民主化进程,即使中共倒台,中国也不太可能实现民主化,新起的政权还是另一个李自成或者洪秀全。


中国人几千年受儒家思想的洗脑,讲究的是忠与孝,是三纲五常,是三从四德,忠是服从,孝是听话。这样洗脑下的人民怎么可能会出一个三权分立对着干的国家架构?


你再看看上海封城这一个多月,简直没法看,人性的恶真的到了跟文革时没两样的地步。网络上的东西太多,自媒体象苍蝇见着大便一样扑上去,我实在很不想写不想说中共国的烂事。我看着我们的同胞我们的人民是这样的一帮人,我很悲哀。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3 19:06:08

对于乌克兰人民的苦难,我是理解的。不过,我并不支持和谈。我知道我表达要一直打到俄罗斯投降甚至被肢解的地步,主要是特别憎恨侵略者。我知道再打下去,乌克兰人民会更多的受苦,问题是乌克兰人民平白受这么多苦,俄罗斯人打了然后谈了就拍拍屁股走人,这怎么可以?所以,在目前这种乌克兰并不落下风的情况下,就是要坚持打,把普京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废掉俄罗斯未来军事力量重整的能力(奥斯丁语),这样欧洲以及俄罗斯周边国家才能够是安全的。为了世界的更长久的安宁,既然乌克兰人民已经遭受苦难了,那就继续坚持一下,把俄罗斯打扒,反正世界特别是欧洲会感激乌克兰的贡献,战后会给予支持(重建),乌克兰的明天会更美好。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3 15:02:20

“這時候讓人民在受保護的情況下充分表達心聲”這句沒寫完。本來想説,這兩天有個流傳的視頻反映立場偏向俄羅斯的百姓受到軍警上門騷擾,一個老頭被迫表態不再挺俄,但那個視頻有可能是可以刻意演出來的,或者是嚇唬俄羅斯族裔的,或者是指責言論自由被納粹化的當局鉗制的,總之説真話是要承擔風險的。那個有名的旅居在烏克蘭的美國人Gonzalo Lira前一陣子突然消失了兩周,後來終於露面但説他已跟安全部門簽下司法協議,暫時不能做節目(他的頻道被安全部門接管)。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3 14:50:12

重重地握手,呵呵,我們價值觀很接近才有的聊(求同),只是在感情表現、信息獲取渠道和推理上有差異(存異)。

在同情烏克蘭人上,我個人一直堅持雙方儘快談判達成公投協議,至少往那個方向努力(哪怕耗時好幾年),這是對各族百姓最有利的。我們可能不得不面對太多無奈的政治現實,這時候讓人民在受保護的情況下充分表達心聲。如果爲了任何一方激進的政治目的,比如萬維上叫囂肢解俄羅斯或烏克蘭的,都是殺人魔的代言人。這兩天我看到一個基輔廣場上的反戰聚會的視頻,有人說支持(很正常),有人說怎麽人那麽少才幾十人(不太正常),我則注意到有人標語上寫的大概是士兵的命也是命之類的。按照主流媒體的報道,士兵(尤其是俄羅斯的士兵)死亡人數居然高過平民太多,雖然大概率是虛假數字,那麽多年青的生命無謂的犧牲總是人類的悲劇。我個人建議,多看看反映烏克蘭本地人的自媒體,不管他站在哪一方的立場,這比主流媒體可靠得多。“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我不同意,尤其這些在夾縫中生存的國家和國民,受外力干擾太嚴重。

關於“同情”俄羅斯,普京各位可以隨便罵,但如果大陸人還在嘲笑別的國家沒有真男兒的話,俄羅斯的政治體制要中國大陸趕上永遠還差一代人的時間。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3 13:50:23

我极少关注其他人怎么说,我对FLG一点好感都没有。我个人认为假如中共倒台,FLG上台,FLG也会是另一个中共,实际一个德性。


所谓的名人的言论我都少关注,所以万维上的各位朋友的高论我就更少关注了。不是清高自傲,而是实在没时间。你看我写博客回复大家,都似乎长篇大论,感觉我时间很多,实际不是这样的。


我非常忙,我回复大家是对大家表示尊重。愿意来我这里,不管观点如何我都欢迎,有不同意见我也能够接受,互相聊一聊取长补短。


至于我所了解到的中共的观点等,基本上都是从新闻上获得的。


我对美国大选的批评应该算是很多的,我至今没有原谅过败灯,我不会因为他支持乌克兰他打普京就改变对他的看法,一码归一码。至于马克龙这个小丑不提也罢,太讨厌他了,我也看到他的“败灯曲线”。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3 12:54:27

是的,我总体上对你的观点是不反感的,而且在许多方面是认同的,当然,我们之间有不同观点也很正常。


我一个朋友,我跟她关系很好,三观非常正的女性,但她在普京与俄罗斯这个事上观点跟我也不一样。实际上,我真的不知道是我判断错了还是其他人不对。


我跟你一样,我向来疾恶如仇,正义感爆棚,同情弱者。你同情被媒体“欺侮”的俄罗斯,我更同情遭受侵略的乌克兰人民。


这样说吧,我本来对乌克兰统治者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非常的反感,包括乌克兰统治阶层跟中共勾搭在一起,成为中共利用的棋子,以及乌克兰统治者的腐败。进而对乌克兰人民没好感,我一直认为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乌克兰政府这么差劲,乌克兰人民也不怎么样,所以在战前我对乌克兰几乎是一点都不关心不关注的。


在俄罗斯大军狂轰滥炸之后,我马上改变观点了,我开始同情乌克兰人民了,可以说我在第一时间就捐款了(钱很少不值一提,关键是态度)。


我的观点是侵略者是野蛮人,没什么值得同情的,媒体再怎么偏袒,过份地污名化俄罗斯普京,那也是他自找的,活该。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3 08:34:59

<<< 假如你的观点恰好跟中共相同……

看來是中共的看法能左右你們幾個啊,我對非人黨的説辭一貫忽略,經常是很多人告訴我我才恍然大悟,哦原來它們那麽説,哈哈。類似的,自詡反共的郭七的觀點你是不是也贊成?你可能也沒太注意大外宣對海外民運和FLG等組織的滲透,煽動左右互博也一直在進行。你看那些自詡獨立敢言的自媒體們,很多從某個時候開始所謂的尊重現實再也不提大選作弊了,非常同步。事實上,圍繞大選作弊的纏鬥從未終止(順便推薦https://2000mules.com/),萬維很多博主也發現法國大選的作弊更進步了,曲綫更圓滑了。美國國内的這個顫抖是主戰場,俄烏之戰是枝節(儘管被刻意放大)。

另外,我一點也不擔心石油美元體系破產,只是提醒各位注意一下美軍出兵的一個誘因。大俗話說“不破不立”,美聯儲魚肉全世界韭民的日子需要徹底終結,這個跟MAGA不矛盾。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3 08:04:49

呵呵,主要是我們還沒怎麽深刻透徹地聊過,老兄可能對我有很多誤解,我也説過我的民族主義可能比大多數人還强烈。我對中國不參與的戰爭基本持中立態度,不管某一方被媒體帶上什麽光環,要是媒體參與太多,我就對被媒體欺壓的一方有更多同情,儘管我自己可能被“真理部”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簽。輿論應該是民衆自發的,而不是媒體挑撥的,當然這理想情況可能永遠不會有,除非各國的言論自由得到充分保障。

關於左右,很同意你説的,我開玩笑説過我在右派面前是左派,在左派面前是右派,但我討厭這些標簽。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3 06:52:21

兄弟,我没有说你把川普与普京捆绑在一起,但你起码对普京是有好感有期待的。我跟你不同在于俄罗斯从来就是侵略成性,俄罗斯就不是好东西,至于普京还是什么人,只是俄罗斯的代号而已,我不是太在乎。我的观点是俄罗斯就应该被打残而变成许许多多国家。


我真不担心你的担心,因为石油交易货币的多元化而导致美元地位的下降,真不需要担心兄弟,金本位破产美元没死,石油美元即使破产美元也不会完蛋。要明白货币背后是经济是科技是制度,我对美国的经济科技的信心一定没有动摇,虽然有2020年选举的耻辱,但我对美国的制度依然有信心。


至于所谓败灯或者民主党挑动俄乌战争,我实在无法认同你的观点,我太知道这是中共的观点。假如你的观点恰好跟中共相同,那我很遗憾,我不能同意你的这个观点。俄罗斯要入侵乌克兰控制乌克兰的狼子野心不是一天两天,俄罗斯甚至要入侵占领摩尔多瓦进而解决罗马尼亚等,反正俄罗斯西扩之心从前苏联再到苏联解体之后的俄罗斯,从来没有改变,只是因为经济实力脚步放缓了一点而已。


至于灭美,我也不认同。你看看北欧西欧,现在整个世界在向左转。我没有精力关注太多,但我对加拿大右派保守党还是了解的,我一直在参与保守党基层,实际上保守党也在左转,无非步子快慢而已。


不得不引用马斯克的一句话:我没有动,是左派跑太快了,所以我才成为了右派。我多次说过,我对保守党的经济政策很不爽,说明我的骨子里也有进步的成份,只是在社会政策上比较传统一些。


我的观点是,社会在变,我的思维也要跟上,原则性的东西要坚持,但不能走向极端,极左与极右都不是好事。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3 00:27:00

我沒説川普和普京合作啊(別人有説的,角度清奇也可以理解,哈哈)。石油交易貨幣多樣化成爲大趨勢對石油美元體系影響太致命了,美國一個世紀的仗就要白打了。主流媒體對大選作弊助力甚多,它們當然繼續在俄烏戰爭敘事上繼續double down,營造俄羅斯被“自由世界”孤立的假象也屬正常。各國“真理部”紛紛成立,就是要把information warfare打到底。

我個人直覺敗登辭職或被彈劾前唯一的懸念是他要不要讓美軍親自上陣,或爲了拿到更好的談判籌碼,或爲了故意製造核危機,或爲了更詭異的目的,但絕對不是爲了美國好,言行不一是他們那夥人的常態。奧巴馬等執行“滅美”計劃已是保守派的公論,可能你沒有注意到川普初次競選前的多次講話,也可能“滅”這個詞太過?眼下要想美國(和世界)重回正軌,必得先解決美國大選作弊,而不是製造別的危機(如挑動俄烏戰爭)掩蓋自身危機。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2 22:38:52

不存在所谓的灭美的计划,那是中共在借民主党的手在灭美,所以一定得打中共而不应该打民主党,打了民主党,中共灭美的计划也不会停,还会在美国找到代理人灭美。


这场战基本上已经把川普打残了。川粉非得把川普与普京捆绑在一起,川普不死都得去半条命。我真的很难理解川粉们的想法。


至于石油美元还是石油淫冥币,暂时靠中共那只猪能够翻天上去了,需要对此担心吗?至于俄罗斯的卢布,还是忘了它吧。


美元根本不需要仅仅靠石油一项支撑着它的国际地位。美国现在升息,全世界资金都在流入美国,美元强得不行,牛逼得可以,自然能够把石油价格黄金价格等压下来,战争一结束,通用问题就能够得到极大的缓解,美元又被成收割全世界韭菜的硬通货。美国人玩美元花样太多了,我看了许多这方面的书,对美国人玩美元玩危机的能力真是叹为观止,我一点都无替美元人担忧其美元。


土共国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经济一踏糊涂,降息怕资本外流,不降息经济如烂泥一样。现在外资撤离资金纷纷外流,从数据上看,是历年资金外流季度之最。美国轴心法通过之后,这个月的印太经济架构真的搭起来之后,中共的供应链就将逐步瓦解之中,美国还需要担心中共的淫冥币成为美元的对手?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2 22:07:34

看了你們的討論,我覺得我的觀點跟liucarl博的接近。不管抗共還是滅共,MAGA路綫得堅持,怎能指望實際執行“滅美”計劃的民主黨?幾個建制派政客訪台,會給土共送藉口或者説是侮辱一番,沒啥實際意義(議長級別的佩羅西意義就不同了,但很遺憾她還是沒去)。

如果具體到川普本人的策略,除非嚴重威脅美國利益,他從來沒考慮過滅誰。之前在跟伊朗、委内瑞拉關係最緊張的局勢下,他也沒考慮滅,他只是進一步加大制裁壓力和在某些地區進行封鎖。金正恩同學跟他一握手,導彈試驗立刻消停了好幾年,那還是在他被彈劾最緊張的時候。

換一個思路,老兄既然研究金融,可否深入探討行將朽木的石油美元體系是否能起死回生?大背景是歐洲大買家已被迫接受用盧布購買俄羅斯油氣,要想打破這個局面,美國得全面恢復產油,等於要了極左搞的綠色能源計劃的命。同時,中東大國跟俄羅斯關係也不錯,這還真是個難題。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2-05-01 17:50:51

哈哈,能用这样所谓的“合理”解释自我安慰也是不错的。


中共要面子不要里子,被打成内伤无所谓,只要保住了面子就一切万事大吉,因为中共最担心的就是丢面子,让愚民们知道中共是多么的纸老虎多么的没尿水,所以私人跟美国勾兑,你派谁去台湾都可以但不能让佩婆娘去,所以美国就给了中共这个面子,派了六位参众两院各个委员会里相关有份量的议员访台,解决了协助台湾的一切问题,而佩婆娘仅仅是象征性的人物而已,虽然也能解决问题,实际还不如两院的那六位议员。美国得了里子,中共得了面子,表面上一派和气。中共可以大内宣说中共赢了,逼得美国退缩了,愚民们也就信了。美国没有必要在这种面子上跟中共抢风头,把问题解决了就行。


实际上,这种东西你不信也没问题,我也没有必要说服你,强行要你相信我说的是对的,我不争这个。我只想教你如何分析问题。


当美国六名议员访台时,中共战狼部谴责声音明显弱了许多,要是不是跟美国进行私下商量,美国派这么重量级的六位议员访台,中共战狼部会一蹦三尺高。你自己去想想我说得有没道理,当然如果你依然认为是太一厢情愿也没问题,毕竟立场不同,要让你一下子转过弯来是很难的,更何况我也不想转你的思路,这么大人了,有些东西是需要自己明白的,不需要非得去撞南墙。

回复 | 1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2-05-01 10:25:16

佩洛西突访基辅,证实之前人们猜测:她宣布要启程访台,但遭白宫反对,因拜登跟习近平通话做了“四不”保证,近乎恳求中共。但佩洛西访台的行程说出去了,没法收回,于是宣布病毒检验“阳性”。但仅隔48小时,她就好了。既然好了应该兑现承诺“访台”啊,却去乌不赴台,就是为了不得罪中共而撒谎,左派德行。

回复 | 3
作者:山蛟龙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2-05-01 07:33:56

哈哈,有不同观点没问题,而且欢迎,至于结果,我们都得等待时间来证明。

回复 | 0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2-05-01 06:21:01

太一厢情愿了,当今美国政府誓把绥靖推到世界尽头。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