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复新的博客  
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大清国官方网站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网络日志正文
躺平一族的出现,预示中国即将改朝换代 2021-06-11 09:28:14


中国人算是活明白了,都闹着要躺平。人民活不明白,中共高兴,人民一活明白,中共就急了。中共误以为那些头发都白了的白岩松之流在年轻人中还有市场,年轻人还会听它们的,便借其口指责年轻人“稍受挫折就放弃梦想,是对社会不负责任,对父母不负责任,对家庭不负责任。”但不好意思说,其实也是对常委家族参股控股的企业不负责任,要年轻人象蒙着眼的驴老老实实永远为党拉磨。

这招来了网友一片骂声。但很可惜,至今我还是没有看见有谁质问中共,当年贵党怎么不指责高玉宝懒惰,鸡叫了都不肯起床,“稍受挫折”就要猪八戒扔钉耙,不为地主的家族利益尽责,反而煽动工运农运,挑拨阶级矛盾,让高玉宝为己所用,当你们的铜墙铁壁,替你们夺江山呢?现在996的年轻人比高玉宝还要惨,只用了和平文明的方式放弃了自己个人的追求,又没有采取暴力,你们怎么就受不了了?你们不仅不打算减缓剥削力度,反而企图通过开放三胎忽悠,不让他们躺下来,一厢情愿地以为韭菜还会傻乎乎地响应你们的号召。

可笑的是,面对韭菜不够收割的严峻形势,中共还是内心矛盾重重,不肯全面放弃计划生育罚款创收的政策。如果韭菜夫妻觉悟高,志愿为党国生四个小奴隶供常委家属控股的企业剥削,还是要向中共缴罚款的,否则何必脱裤子放屁,说开放“三胎”,而不直接取消计划生育政策呢?中共想搞市场经济,又舍不得计划经济的操控权;想搞资本主义,又舍不得社会主义的统治权;想解决韭菜不够用的问题,又舍不得放弃计划生育的罚款权。其实中共的心性,就是泼留希金、葛朗台、严监生等土财主吝啬鬼患得患失的心性,这也舍不得,那也放不下,左也不对,右也不好,每每出台政策总面临两难的抉择,只好脚踩两只船,搞成四不像,还欺骗世人,美其名曰“中国特色”。

我平日爱看古书,从没发现中国历史上有躺平的现象。我爱读记录中国各朝代各阶层人士真实生活的笔记类小说。虽说这些书如《聊斋志异》多是宣扬善恶因果,但无论其描述的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都力求讲明故事出处,真实反映那个时代人们的生活状态。我记得二十年前,为珍惜纸张,我每天白天就忙着用打印机从网上下载小说,再打印到用过的文件A4纸背面,供我晚上睡前阅读,第二天再用碎纸机粉碎,我记得读过《阅微草堂笔记》《太平广记》《右台仙馆笔记》《坐花果志》《冥报录》《醉茶志怪》《子不语》《夜航船》《夜谭随录》《萤窗异草》《池北偶谈》《履园丛话》《谐铎》《觚剩》等等几十部。虽然我多已记不清,但我很怀念这段很美好的时光。我只对中国古书感兴趣,对洋奴们津津乐道的“世界名著”,我一律看不懂,一见那长达十几个字的人名就晕菜。直到今日,哪怕再忙,我还要抽时间阅读,主要有《翼駉稗编》《洞灵小志》《北东园笔录》《集异新钞》等等,都是当年象纪晓岚、俞樾、徐珂这样的举人、进士、翰林写的,这些泰斗级人物以严谨的态度收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无论社会经济、民俗风情、典章制度、奇闻异事,应有尽有,故事再离奇,也要注明来源出处。其中最全面最详实的,还是《清稗类钞》。

有人可能认为躺平和清末国人抽大烟是一样的,大清因此就亡了。我却觉得躺在鸦片床上吞云吐雾,那是有钱人的高消费享受,是一种闲情逸致,是成功人士身份的象征。在飘飘欲仙爽过之后从烟榻上爬起来,该结婚结婚,该生娃生娃,该买房买房,该谈生意谈生意,一点都不耽误,哪算颓废?而“躺平”是无奈的抗争,不结婚,不生子,不买房,维持最低生活,有的只是痛苦,哪有抽大烟快活?性质正好相反。如果说抽几口大烟就会亡国,那今天真正代表颓废精神的躺平一族出现于世,是不是预示着中国很快也要改朝换代了?

除去百年来科技发展造成的生活便利,帝制时期的人民远比现在人幸福。就像我以前说的,有皇上的时候,即便是最底层的武大郎,挑个炊饼摊,就能养活潘金莲,没有房贷就住上小楼,否则窗帘从哪落下打中西门大官人?而现在就算硕士博士毕业,恐怕还得反过来让潘金莲给养着。

前两年,我曾看到一篇公知企图抹黑帝制的文章,说骆秉章当四川巡抚的时候,长毛从广西打过来,骆秉章急忙调集四川的绿营兵抵御。那些绿营兵一听说要自己打仗,吓得回家与家人抱头痛哭,做生死离别。骆秉章好不容易拼凑了一二千豆腐军驱赶到前线,刚见长毛,大家就一哄而散。公知们想说的是,连清朝的正规军都如此不堪一击,足以证明清朝的腐败和帝制的腐朽。此说确实欺骗了许多习惯于人云亦云的人,但经不起推敲,稍有头脑的人反而从中能看出这恰恰体现了帝制的优越,证明了帝制是能够带给人民正常的和平生活的。

从秦始皇算起,中国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寻找一条适合自己国情的发展道路。经过2000多年的“艰辛探索”,到了清朝,中华帝制已经逐渐发展成熟,诸王贝勒如同囚徒般限定在北京,纠缠各朝代的,由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造成的八王之乱和藩镇之乱已不再可能发生。在乾隆之后,随着大小金川的平定、准噶尔的覆灭、西藏等周边各国的归顺,国内和与周边各国的民族矛盾得到了根本的解决,长期影响各朝代的外患也似乎不再存在。

大清和周边各国相安无事,无心扩张,更没必要为提防人民象中共那样养那么多军警宪特,到长毛发难时,国家已经几十上百年没见战火,百姓一直生活在和平安康的环境中。在百姓印象中,战争无非是的《虎牢关三英战吕布》唱段身段,是茶余饭后《空城计》的唱词而已,也挺艺术。这充分证明,只有帝制才能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正常生活,才真正谈得上“岁月静好,诗与远方”。

大清军队形同虚设,如果不是长毛发难,再过几年恐怕连国家机器都不存在了。那时,一个县连充当警察的衙役捕快也才区区三两人而已。这难道不是人民的幸事吗?哪象现在,除了有号称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百万常备武警专门对付你们,另外占编制的还有片警、巡警、刑警、经警、狱警、法警、网警、交警、SWAT特警、治安警、防暴警、戒毒警、女子擒敌队,少说也得几百万。这还不够,每年还得再招几百万临时工性质的辅警、协警、联防队员,再招几百万保安,站满小区、写字楼、市委大院、小学幼儿园门口。你们民主美爹那里也是军警宪特满街,仅养活镇压自己的专政工具,都成了人民沉重的负担。你们自己摸着良心想想,究竟是愿意生活在民主的警察社会,还是生活在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帝制年代?

绿营官兵只把自己的在编名额当作一个每月领外快的机会,从来不信国家还会再遭受什么侵略,相信在自己有生之年,绝不会遇到出征的事情,甚至连自己到底是兵是民也搞不清楚,平日里提笼架鸟,流连于戏馆茶肆。每逢上峰来检阅,就花钱雇个人替自己去校场踢几下正步走形式。这才出现国家正规军干不过邪教乌合之众的事情。

这证明帝制的社会是爱好和平的社会,帝制确能止戈为武,让百姓安居乐业。不仅清朝这样,唐朝也是这样,开元盛世仅仅几十年,唐军也同样没有了战斗力。当安禄山叛军已经打到黄河北岸时,仅仅敲了一夜的鼓,在南岸布防的唐军就一哄而散了。等玄宗命令驻守长安的禁军出征,将士们连马都不会骑,纷纷从马上掉下来。

而现在五毛粉红战狼等中华野人评判制度好坏,却只有一个标准,看能不能穷兵黩武,能不能扩张称霸,能不能“扬我国威”,打不打得过他国,甚至镇压自己的武警散打技术越高,阅兵场面越大,它就越激动!而大清只有几个打板子的衙役作为执法工具,显然腐朽没落!不考虑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它们帮中共摇旗呐喊,今天要收复台湾,明天又要血洗东京,后天又要占领美国。它们认为,中国以前之所以贫穷,是因为常凯申把几百万两黄金带台湾去了,要是老老实实留给中共,光屁股逃台湾,中国早就富了,就不会有饿死几千万人的事情发生了,似乎中共会把黄金用在它们屁民身上,绝不会援助亚非拉,绝不会给毛建行宫。自己现在之所以还在当房奴,是因为“国家”还没收复台湾,要解放了台湾,公私合营了台积电,“国家”会让我们利益均沾,我们的房贷问题也就解决了。要是还没有解决,再去解放日本美国。当年它们帮中共抢劫地主资本家,现在本性依然丝毫不改,完全暴露一个以劫掠为生的中华蛮族野人心态。

那些迷信民主科学,自以为理性思考的无脑邪教徒也经常抢白我说:“既然帝制这么好,怎么大清打不过民主制度的西方列强,说明民主比帝制优越。”要纯按照谁打得过谁来判定制度好坏的话,那我问你,你最民主的美爹打得过外星人吗?人家外星人要真想攻击地球,你美爹能撑几天?那是不是证明外星人的制度比你美爹的制度优越?万一人家外星人实行的是帝制,你又该说哪个制度好呢?

忘战必危,大清确实比较天真,以为没了外患,没了内斗,天下从此永葆太平,江山万万年,盛世一直会这样诗书礼乐般地持续下去,无需再穷兵黩武,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可惜大清想不到在万里之外有超出自己想象的英法列强,如同我们现在的地球人想象不到外星人究竟有多厉害一样。

如果要问大清在探索帝制的过程中还有什么不足,最致命的错误还不在于此,而是没有吸取历朝历代邪教乱国的教训,对邪教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只着眼与解决社会矛盾和民族矛盾。其实,从中国历史上看,由于统治集团内斗和外患,以及社会矛盾引起的引起的战乱只是少数,而大多数的战乱直接来源于邪说邪教。由邪教利用社会矛盾引发的战乱,不仅多,而且烈度大,仅洪杨之乱就死了上亿人,是世界战争史上最多的,超过一战二战。

帝制时期的社会矛盾绝非国共两大奸党所渲染得那么尖锐,国共两党之所以夸大帝制的社会矛盾,把所有战乱都牵强附会说是“人民活不下去,没饭吃才造反”,就是要抹黑帝制,欺骗后人。试问,过去的社会矛盾哪个有现在的中国社会矛盾尖锐?怎么现在反而没人造反了呢?梁山好汉里最农民的王英、燕顺、郑天寿等忧的是没活人心肝解酒汤喝,从没说是因为吃不起饭造反的。长毛首领石达开韦昌辉都是大富,越富野心越大,越想造反,正是钱太多才有财力支持洪秀全。方腊是庄园主,黄巢是盐枭,李自成也并不是失业了才造反的,否则中美每年失业几亿人,是不是早该造反了?

魔王念念不忘毁掉中华帝制,时刻要把走上帝制正轨的中国带沟里,常利用的就是邪教,历朝历代都是这样,所谓的社会矛盾仅仅是邪教教主们作乱时的借口而已。在整个清朝历史中,闹事的不是天理教,就是白莲教,不是义和团,就是一贯道,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出一出地制造事端。乾嘉时期爆发“川楚教乱”,不久,仿效八卦教的“捻军”开始成型(也是白莲教的变种),邪教徒甚至能勾结太监杀进了皇宫大内。可即使这样也没能推翻帝制。最后逼得西方邪教的“老头子”亲自出马,在落第秀才洪秀全的梦中出现了白胡子老头,叫它胡言乱语几十天,在最偏僻最愚昧的广西乡下搞起“拜上帝教”。在各路邪教的共同作用下,终于招来了八国联军,终于搞垮了大清江山,终于推翻了帝制,汉人终于高兴了,如愿请来了马列邪教,折磨了自己百多年,这是汉人自作自受的报应。如今中国人还不悔改,仍迷信各种改头换面的邪说,君不见,马列邪教还没下台,法轮邪教已经急不可耐地要上场了。

张角洪杨都是利用邪教造反。王聪儿是白莲教,方腊、徐寿辉、刘福通、韩山童是摩尼教。有学者考证,中国历史上假借农民起义的邪教造反大大小小有数千起,仅比较有名的就可以列出长长的清单。比如东晋吴祚立沙门为天子造反,后赵安定人侯子光自称佛太子称帝;北朝张翘、司马百年、昙标、法秀、司马惠、刘惠汪、刘光秀、刘僧绍等不法沙门造反;北魏宣武帝时冀北沙门法庆自命“新佛”创“大乘教”造反;北魏五城郡胡人冯宜却、贺悦回城,隋代唐县人宋子贤、扶风沙门向海明、唐贝州王怀古、怀州沙门高昙晟、四川万年县女子刘凝静、延州白铁余等,皆假称弥勒造反。

宋金元又出现白莲教、毗卢教、糠禅、香会;明清出现罗祖教、闻香教、斋教、黄天教、大乘教、圆顿教、青帮。宋代以来主要有依附佛门弥勒宗、净土宗、禅宗的“弥勒教、白莲教、罗祖教”三大系。尤其在宋朝,穿凿附会“弥勒下生说”,冒充弥勒造反的最多。比如北宋仁宗时贝州(今河北清河)的一个叫王则的排级军官,真实身份是弥勒教的首领,在一帮妖人的扶持下,以“释迦佛衰谢,弥勒佛当持世”为口号招揽信众,借一起军饷纠纷胁迫全城百姓造反。最后朝廷派出文彦博将其剿灭。

三十多年前,有一位德国汉学家来我那办讲座,我因故迟到,进场时已讲了一半,黑板上只留了“平妖传”三字,估计上半场就是在讨论这本书。虽然我记不清这位汉学家后来讲了什么,但记得我随后在图书馆找到了这本小说。原来此书就是由罗贯中和冯梦龙根据贝州王则事变写的小说,情节生动离奇,文笔优美老到,引人入胜,可以说是本奇书,难怪连外国汉学家也喜欢,其中部分章节还被改编为动画片《天书奇谭》。此书四十回版叫《三遂平妖传》,推荐给大家阅读。

仁宗知道国家承平日久,人民已文弱不堪,在强人的逼迫下不敢不从,于是开恩赦免了随之作乱的百姓,将贝州改名恩州。仁宗朝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难得开明的时期,仁宗本人也是公认的明君,当时社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哪里有什么不可解的社会矛盾?后来方腊摩尼教利用花石纲问题作乱,江南几十万百姓因受帝制的福荫,上百年没有经历战争,同样被劫持充当炮灰。

元代,以烧香礼弥勒聚众结会的香会在北方活动,河南棒胡托弥勒下生妖言作乱;袁州僧彭莹玉以劝人念弥勒佛号为名,结社造反;其后韩山童徐寿辉等假香会起红巾军反元。

明初弥勒降世说与道教思想混合,演变为诸多民间秘密会社,依弥勒下生说编造的《弥勒三会说》《五龙经》《大圣弥勒化度宝卷》《弥勒古佛救劫编》等伪经,流传于各道门中。明清两代,假三佛应劫、弥勒降世说起来造反者仍持续不断。

即使到了中共执政的现代,企图冒充弥勒造反的也大有人在。1996年,雷哄稚在北京“讲法”完毕,意犹未尽,告诉弟子如果买了火车票着急回外地的可以回去了,不急的弟子可以留下来再听听。等大多数人走了后,哄稚令人关掉大门,秘密对留下来的人试探性地散布说,其实弥勒的发音自古不准,有时翻译成“弥来”,暗指符合自己的原名“李来”,又暗示和西方流传的救世主的弥赛亚其实是一个人。又说释迦牟尼说的多少亿年后弥勒才下来救世的说法也不准,弥勒观音等不是一个人,每隔十年修出来一个代替以前的。并煞有介事地说,最后修成弥勒的是个女的。又说自己虽不是弥勒,但弥勒已经把传承转给了它哄稚。哄稚知道此次小范围讲话见不得人,但想看信徒的反应,就以手抄本形式秘密流传。被镇压后干脆在其网站公开发表,有兴趣者可搜《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看我有没有冤枉哄稚。

纵观中国历史,邪教的影响力实际超过正教。据称,明朝憨山大师走到山东崂山,发现那里的人已不知佛教为何物,只信依附临济宗的附佛外道罗祖教。后来罗祖教衍生变换出老官斋教、一字教、大乘教、三乘教、龙华教、糍粑教、金幢教、观音教、真空教、青帮、一贯道等流派。明末,弥勒、白莲、罗祖三系附佛外道互相融合,并与道教相混杂,又衍生出多如牛毛的反动会道门,在人民群众中影响巨大。

聪明的人看到的是思想层面上的信仰之争,而愚昧的人只看得到制度之争,它们做梦都想不到,自从推翻了大清之后,中国就一直在邪教的统治之下。中国人总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才摆脱了马列邪教,又扑进雷哄稚怀里。有人以为,你太耸人听闻了,人家哄稚虽然是包帝当红卫兵时的战友,也未见得能顺利接班,只要“我们”引进德先生赛先生,实行了民主就行,却不知“民主与科学”对世人来说也是邪教。

民主与科学本是中性词,但给愚人民主,民主就成了邪教,给恶人科学,科学也成了邪教。正如净空说的:“菩萨随顺智慧,世间人随顺烦恼……民主是对佛菩萨讲的……佛菩萨确实是民主自由开放,人家有德、有行、有智、有定、有能,得其正面受用……就象《华严经》讲的,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事事无碍,那个民主自由开放是达到究竟圆满,可是对凡夫不行啊,凡夫要这样做法,是随顺烦恼,烦恼一开放还得了啊?佛菩萨是智慧开放,烦恼可不能开放。”

要勇于承认世人的愚昧邪恶与不可救药,承认邪教对世人的吸引力远大于正教。现在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在五毛、美分、愤青、战狼、粉红、公知、国师、美奴、倭奴、轮轮、运运、左棍、党棍里至少找到一个自己可以对号入座的政治面貌。给这些信邪倒见、五毒俱全、精神错乱、邪魔附身、是非颠倒、智力不全的中国人民主,他选出来的总统保证是个雷哄稚般信口开河油嘴滑舌的邪教教主。而且愚民们心目中一人一票的民主是假民主,真正的民主是以“科举代替选举”的帝制民主,是凭真本事考出来,由人民信服的人担任官员的制度,中国人哪里哪里懂这些?哪里值得同情?哪里配得上享受民主?从这个意义上说,愚民嘴里的美式民主就是一种邪教。

同样,如果在这样的人群里搞科学,科学也是邪教。如果没有的现代科学,人们顶多生活贫乏点,但再折腾,也毁灭不了地球。正因为有了科学,而且科学家很多是福奇、盖茨、石正丽这些丧心病狂的疯子,别说核武器可以毁灭地球N多次,就它们那小小的病毒都足以毁灭人类。而这,正在你身边发生着。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也是邪教。


0E1.jpg


浏览(5834) (24) 评论(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复新 回复 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6-15 17:02:33

第一个是新闻联播原来的片头曲,第二个叫红杉树。第三是屈原,庆祝端午节嘛。

回复 | 0
作者: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6-15 15:39:48

背景系咩音乐,怪好听

回复 | 0
作者:金复新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14 10:34:24

正是因为太民主太自由了,所以政教竞争过不邪教,人民被邪教欺骗成猪狗。不过邪教不欺骗,人民也基本上不比猪狗明白多少。

回复 | 2
作者:一冰 回复 金复新 留言时间:2021-06-14 04:04:24

我觉得这是恶性循环,因为没有民主自由,人才变成猪狗。

回复 | 3
作者:金复新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13 12:48:40

呵呵,我虽然对此人不大了解,所以不加评论,但一看此人总在舔嘴唇的长相就知道是什么人。

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如果世人有基本的真假分辨能力,不需要太高,这些家伙也不可能发这么大的财,中共也不会相信仅仅凭其所谓的宣传就能给中外人民洗脑。正因为世人太糊涂了,所以政客选举前广告打得越多,喉咙喊得越响越容易取胜。因为它们知道世人是分不清真假好坏的。

既然这样,还搞什么民主呢?给人民主还不如给猪狗民主呢。

回复 | 1
作者:一冰 回复 金复新 留言时间:2021-06-13 09:45:38

就是这个,心灵法门,粗糙浅陋的大杂烩,竟然有三百万信众,看来愚民们有精神困扰就乱投医了。

回复 | 2
作者:金复新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13 08:51:15

澳洲不是还有个叫卢台长的上海人吗?虽远没有雷先生做得大,搞钱却正的是把好手。

回复 | 3
作者:一冰 回复 金复新 留言时间:2021-06-13 02:26:34

可能是受雷大师启发,现在澳洲也出了这么一个大师,还跑到我们这边举办活动,跟随者到处散发小广告,开始我还以为是搞传销的。他以前是上海越剧团伴奏的,到了澳洲怎么维持生计呢,干脆玩个大的,也搞了一个类似某某功的东东,装神弄鬼,招摇撞骗,一年就挣了上亿。还是控制人的精神赚最大,例如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慈善组织。

回复 | 2
作者:金复新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12 14:10:27

这都不算什么,和雷先生比太小儿科了。

回复 | 1
作者:金复新 回复 ida 留言时间:2021-06-12 14:09:39

很好啊!恭喜恭喜。我正担心您老不去注射呢。

回复 | 2
作者:ida 回复 金复新 留言时间:2021-06-12 14:00:52

不瞒您老,咱两剂疫苗早就完成了。虽然企业不强制接种,但大家工作在一道,注射了疫苗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回复 | 2
作者:金复新 回复 ida 留言时间:2021-06-12 09:23:07

民主和科学本来就是正常人需要的生活,是魔鬼的邪说,追求了民主,反而没了自由,追求了科学,反而成了科学家病毒的冤魂。您老愿意注射疫苗,谁也拦不住。

回复 | 3
作者:ida 回复 金复新 留言时间:2021-06-12 09:00:34

现实中,满人确实不追求民主科学。当年若不是日本人鼓动,并送上一个老婆,溥仪也不会北上去寻求东三省独立。海外有疆独,藏独,港独,台独,唯独没有满独。满人姓“满”,目前躺平得很满足。

“小安子”,“喳,奴才在!”


回复 | 0
作者:金复新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12 06:58:42

是,确实差不多,美国邪教也很多。只是当局还有条底线,不许刑事犯罪,犯罪了还是要处罚。

回复 | 3
作者:金复新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6-12 06:57:34

我只说恢复帝制,没说是一定大清。但既然其它民族,尤其是汉人连帝制都不认可了,铁了心跟党走,铁了心崇拜民主科学,那这皇帝只有满人当了。是吧?

回复 | 4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6-12 04:44:01

至于大清独立后,你们结盟由共荣圈的民主日本或自由台湾!

咎由自取,改朝换代啦!

回复 | 3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6-12 04:40:08

同意,东三省归大清!多了不行。

回复 | 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12 03:52:10

国之将亡,妖孽辈出:李毅,孔庆东,胡锡进,张维为……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12 03:12:40

有不少人是需要到宗教小团体里寻找寄托,相互取暖吧。

人有主观精神,也易走火入魔。日本和韩国邪教也不少,台湾至今还有一贯道。宗教小团体比较世俗化,看得见摸得着。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6-11 21:02:41

哈哈哈,俺乱搞啦,把光绪说成了道光。自罚掌嘴三下半。不过你们爱新觉罗家皇帝也太多了,还有什么避讳,取了名不让随便说,谁记得住啊。一个皇朝,至少在中国,应该都学大秦,二世而亡,秦始皇就成了最伟大的。毛本来是不错的,做了一代就亡的打算的,谁知道一个邓小平搞得延长这么久,令中国又成为一个不肯进博物馆的老古董。

回复 | 2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6-11 17:36:24

启奏殿下:俺觉得习进平王岐山等人还是很心仪您家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没看见他们对二月河小说以及清宫剧的迷恋吗。不过问题是他们虽然很喜欢别人对他们说“喳!”, 但是他们自己不会说这句满语。 您得耐心教教他们才行。

要是道光皇帝有您这样开明与能耐,没让太后昏庸乱来,您家那些王爷王子不都是那样酒囊饭袋,多一点像纳兰性德那样的风花雪月公子哥,俺觉得您如果如同今日日本天皇一样安分守己,甚至泰国国王那样宫廷乱搞,俺都同意:不出孙文反贼,咱大清国不会比现在的党国差。

回复 | 19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