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寡言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4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杂感: 二十世纪初的俄中日 2014-03-27 09:33:48

精神稍好,随便写点,没有下功夫研究,只算胡想。

我一直不太明白中国对外国的爱恨感情。中国人恨日本,可能因为中日战争。中国恨美国,也许文化冲突起很大作用。中国对俄国的爱,我就不太懂了。

现在局势,俄国西面被欧盟卡住,东边被中国卡住,扩张余地十分有限。俄国疆界大体回到十九世纪。中国呢,西线和俄国交壤,东部被海洋所限。扩张空间也有限。俄中之间,中亚也许是互相争夺的地区。

现在让我们回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那时中国相当脆弱,俄国处于扩张期,重点是远东,波斯,和巴尔干克里米亚。当时英俄关系相当微妙,经常表现为竞争关系,至少远东和波斯战线。

俄国扩张三条战线,似乎远东是重点。自俄国进入中国东北,化了巨资修建旅顺口海军基地。 如果没有日俄战争,也许三十年内,东北将成为俄国的领土,蒙古和新疆也危在旦夕。

日本崛起,其实有英国的支持,日俄战争,有日本人危机感在内,国家命运在此一战,也有英国要限制俄国扩张的因素。

当然,大家都知道,日俄战争,日本惨胜,从此开始日本侵略中国那一段。日俄战争对俄国讲影响极为巨大,俄国被迫回到西线,利用赛尔维亚紧逼垂死的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后来引发世界大战。

那么喜欢历史的可以问一个问题,如果日俄战争俄国胜利,历史又如何演变呢?

一种可能,东北朝鲜最后都成为俄国的一部分,大批俄罗斯人移入东北和朝鲜。从对征服地区的俄罗斯化而言,俄国应该强于日本。日本和中国纠缠几十年,日化痕迹最强的是台湾。中国东北哈尔滨大连城市,依旧有很强俄国文化的影响。

从中国人角度,这种前景似乎比现实中中日战争更可怕一些吧!

当然对世界而言,也许能避免一次世界大战,至少能推迟若干年,这是好事,但中国就惨了。

再说一句,这只是我病中胡思乱想。

顺便说一句,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支持法国态度不那么坚决,也许战争规模会小一个量级。历史有必然吗? 我不知道。

最近"梦游者:1914欧洲如何陷入战争“里面有很多细节。直到战争爆发的前一刻,还有很多变局。

浏览(12045) (4) 评论(5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联合社区 留言时间:2014-05-26 06:16:01
现在中国人恨日本根本没有必要。日本发展严重金融滞胀福利社会危机,根本无法扭转。公司股市信用差。再没有科技新产品(中国需要的政治文化进步不是发明。。。公司信用不好日本人还会法制吗?)。。。。加上国际地位低,军队几十年不大战。所有的技术都过度发展。中国人需要做的是要日本撤资。。。扩大国有,集体企业。提高工人工资。政治斗争。。。人民军队作用何在?明显的国家主权问题。恢复宪法精神,而不是吃金融软腐饭和日本美国西方其他国家一样。。。什么是中国。什么是中国人。你们自己从来不考虑得。俄国也一样。他们建立时间那么短宪法搞清。。。后院起火。普金如何继续下去???。。
回复 | 0
作者:再见驴十八 留言时间:2014-05-22 15:28:31
刚知道,欲哭无泪。

忍看朋辈成新鬼,是我们这些过下半辈子的人必须时时面对的。好在我也不远了,寡言是我过去之后要找到的和继续聊天的朋友。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4-05-21 18:06:43
寡言博生前一友人的回忆文章,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
(万维读者网网友白山来稿):寡言博真名虞和曾,我们都叫他老虞,我比他大几个月,也很自然地叫他老虞,因为他的成熟与稳重吧。我们是来美国后才认识的校友,说来也有二十多年了。寡言的逝去在万维网上反响之大,令我吃惊,促我反省。


  现实生活中我和寡言的思维类型截然相反。我只关心与生活直接相关的知识,技能,而且是急用先学,立竿见影,马上用到我的自留地里,呈现到我的饭碗里,深入到我的胃肠道里。对于任何抽象的数理概念,久远的历史因缘,几乎没有任何理解和思辨能力。基本上是用自己的惯性思维代替逻辑思考,一知半解的事就凭直觉做判断,当做真理冒出来。想到就说,常常查无实据,现实生活中我是名副其实的“多言”。我们相聚时,寡言永远是认真聆听,沉静思考,大家七嘴八舌时,他常常不置一词,不发一矢,是个名副其实的“寡言”。
  一年多前,他让我看他万维的“寡言”博客。此后我只要看到万维首页上有寡言的文章就看,并没有进到他的博客里仔细看他的所有文章。看后我感觉他谈了很多我完全不懂或从来记不住的事情。他感兴趣的问题太广泛,探讨得也太深入。在网上,他换了一个人,他对各种事情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无拘无束地敲出来,有感便发,自然而流畅,平均每个月发27篇,变成名副其实的“多言”。而且他完全不在乎不同意见,饶有兴味地去讨论。而我这个“多言”则相反,在网上看过几次对别人博客谩骂式的留言后,就想, 骂别人我都忍耐不了,别说骂到我头上了,于是连“寡言”都不是,成了“无言”。

  看来现实生活中的人,与网上的个体常常截然不同。

  寡言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他父亲虞福春教授曾早年留学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期间,在核磁共振研究领域取得了重大科研成就,载入二十世纪科技发展史册。1951年为了报效祖国带着夫人和2岁的寡言回到中国。曾任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副主任,物理系主任。重离子物理研究所首任所长。 90岁去世。

  他的家庭和早期所受的教育令他“我思故我在”,深入思考已成习惯,大概他父亲这个老教授也促使他的思考严谨周密。中学是在北京顶尖中学之列的101中。后来到山西插队,把学习上的认真劲儿带到地里,得到的外号是“于铁人”,可见干活之卖力气。在北大的地球物理系毕业后,又考了北大的研究生,之后到美国念物理。拿了博士以后因工作难找,又拿了EE硕士。

  寡言学物理,是子承父志,惯性使然。搞计算机这行,是为了生存。寡言曾说他喜欢历史。我一辈子喜欢的事儿很多,都是浅尝即止,门还没入兴奋点就转移了。我很自然地以为寡言喜欢历史和我差不多,能背一段中学的历史年表。直到他去世,直到我看了很多网友的留言,直到我重新走入他的博客,又读了多篇他的文章,我才知道自己多么荒唐。他的喜欢历史竟让不少网友误认为他是历史大家。网友施化说“他写作的最大亮点,一是他渊博的学识,中外历史已都被他读透,精确到标点。二是他超然的姿态。我曾经梦想追求一种境界,超然于所有现存的党争派别之上,用俯视的眼光冷眼看世界。可是离这种境界还很远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我为寡言庆幸,过去,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也可见得一知己难矣,可寡言在网上找到了很多知音。退休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做了他真正感兴趣,真正想做的事情。

  去年八月,寡言夫人给我打电话问医疗保险的事,知道他体检发现PSA 高,检查了前列腺,说没事,但在肾上发现有异物。后来摘除了一个肾,病理检测结果是肾癌。大夫说摘除得很干净,没有转移。我知道太多得肾癌的人多年无事,也没在意。但术后他恢复得要比我想象的慢,他老是说肚子不很舒服。

  我今年一月份回北京,问老于有事吗?老于欲言又止,后来说想托你带几本书,我说我回来时没什么东西带,我家离王府井新华书店特近,你想要什么书?他犹豫一下又说“算了,我也要回去,北京有几个老人要看。”他永远是这样,生怕给别人添麻烦,哪怕不添麻烦,他也不愿意求人。可是如果你有事情让他帮忙,他绝对二话不说。

  从北京回来后,常常给他打电话,几次邀请他到我家都没来成,或是天气原因,或是他身体原因。当然后来电话里最多说到的就是身体,有时他说101中的同班同学有谁走了,有谁病了,我觉得他有点儿悲观。我总是说,你别老坐着写博客,多出去活动活动,散散步。有一次他说,再不写就没有时间写了,说得很淡然,我还挺生气,我说你怎么这么说话?肾癌又没关系,前几年我回国,一起爬长白山的七十多岁老头,割了一个肾,八年多了,一点儿事儿没有。在我心里真的觉得他什么事儿也没有,他的父母都算高龄,他也很健康魁梧,怎么可能有事呢?我还说,等你彻底恢复了,来参加我们周末打牌吧。好好养身体,时间有的是!我说。

  大概今年二月下旬,术后的他到我家来了。看起来一切正常。只是听他说,去年手术之前,他坚持走路,减肥,掉了十斤,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觉得掉的太多,太快,有点疑问,因为我费尽心机也掉不了一磅,我问你当时真是想减肥吗?他说,是,于是我想,他是个有毅力的人,不能和我同日而语。便觉得没什么事。现在想来,快速掉体重,可能已经是癌症的临床症状了。如果肾癌不是早期,那么那个肾摘除手术只起到了帮助转移的作用。我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来我家,竟然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次见面后不久,他就发烧,开始说是感冒,吃抗菌素,老是不退烧,后来说是前列腺炎,很难治,要继续吃抗菌素,我感觉医生的诊断有问题,说你去看看肿瘤医生吧。他说去年八月手术完,就定好今年四月复查,没几天了,于是一直拖着,没看肿瘤科医生。刚发烧时给他打电话,他还能说话,有时感觉他精神还挺好,有时电话里就感到不太好。他说我几十年从来没这么病过,这次真的是挺厉害,我都好多天没写博客了,今天只是躺在床上看看书。我说别老惦记你的博客,你好好休息,别看书,看书也很消耗体力,听听音乐就行了。我当时就是希望他的烧赶紧退掉。我问我老板(MD),我的朋友为什么发烧老是不退,老板说:“癌症晚期,常常发烧不退。”我非常坚决地说“他不是晚期,医生说了,是早期,没转移。”可惜,医生错了,我也错了。

  四月初,我到圣地亚哥开会前,打电话到他家,想去看看他,他的烧老是不退,我还是有些担心。他夫人说,现在拒绝所有人来访,现在你来了他也没法和你聊天,等他好了再说吧。我也就断了这想法。

  在圣地亚哥,蓝天白云下,由五十年前的两个高中同学和朋友相伴,看“花海”。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真正的花的海洋,一望无际,各色相间,像是天上的彩虹落地。面对赏心悦目的景色,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感叹逝水年华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老于夫人打来的,说老于有肝转移,肝上发现了三个病灶,问我能否找找NIH的Clinic trial. 我很震惊,我说回旅馆后我就去查。花海带给我的愉悦心情被这个不祥的电话一扫而光。

  回旅馆一上网,第一个问题我就答不上来,选择原发癌的种类。我打电话问他夫人,原发癌是肾癌还是肝癌,回答说医生也不知道原发癌是什么。回华盛顿后,我打电话想尽快搞清楚,他夫人说,你不要忙了,医生说,不行了,他已经住到hospice 去了,他现在非常,非常虚弱。我很震惊,但做梦都没想到,第二天,他就走了。他夫人说,他走得很安静,没有痛苦。与他的遗体告别时,我看到他躺在那里,睡着了一样,没有一丝痛苦的样子,好像明天会照常醒来,心里得到些安慰。 再想想,他真的就这样走了?!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的走,让我心里十分不安,好多天睡不好觉,闭上眼睛,就会听到寡言安安静静地讲他赞成或不太同意的文章或观点,“秦晖的历史观我很欣赏,你应该看看他的文章。”“历史其实就是现实的一面镜子,你了解了历史,常常就能解释现在或者推断未来。。。”“你的同学白熊后来和我有些观点不一致。”。。。。现在我很想告诉他,是白熊督促多年不写任何东西的我,写下关于你的记忆。是白熊告诉我华盛顿若有纪念你的活动,让我送上他对你的怀念和问候。“不同政见”者之间如此的关怀和尊重,我很感动,你也实在应该含笑九泉。

  年轻一代的网友思羽说“有先生这样一位思想者在万维,让人觉得安心,先生治学严谨,文品端肃廉静,完全没有这个时代的浮躁气息,他的温和的思想者的力量在他生时人们或许未曾感觉到,他的悄然离去,却在万维激起了轩然大波,这种‘寡言现象’,或许并非为他的逝去而难过的人们一时能够理解的。。。。。。他的去世留给人们的空洞遗憾的感觉,或许最好地诠释了他为什么如此令人怀念。”“我一直愿意相信,文字是更真实的人生,精神因为脱离了脆弱易灭的肉体,反而得以长存。" 网友阿妞不牛说“我 从心里感觉到他是一位博学多思的长者,从他冷峻甚至有点孤傲的言语中,我看见的是少有的学贯中西的渊博知识——最要紧的他不是在炫耀这些学识,而是热切的 希望分享他的学识,让大家一起跟他思考探索,一起受到启迪。他要让广大的华人同胞分享的是他一生经历和思考探 索,是对中华民族,对中国和美国他的这两个双重祖国的热爱,对两个国家,两种文化文明,两种社会制度的比较分析,或纠结,或认同,进而到人类的历史与前途,对人生 与人性的永久探寻,对生命的热爱,尊重和珍惜。”

  从素不相识的网友对他真诚深切地怀念的文字中,我知道了为什么他的离去,让我如此寝食难安。他是一个值得怀念的人,值得永远被怀念的人。

  寡言正直,内向,善于思考,行事低调,从不张扬。如果找工作遇到困难,他一定说,我c++ 不好,或我java 不好。我说,你太不会吹牛,以你的能力,你干上十天,比90%的人都强,他总是不以为然地笑笑。然后去通过个什么考试,弄个什么license. 他读书的能力太强,嗜书如命,所以遇到任何问题都会觉得自己知识积累不够,老想用读书来解决。这是他的长处,也是他的弱点。他属于那种几乎没有street smart 的人,同时也有中国知识分子太要面子的问题。他动脑子的能力,远比他动手, 动嘴皮子的能力强。也正因如此,他才能静下心来,潜心研究学问。最后与他一起工作的同事说“虽然他在fanniemae时间不久,但大家都非常尊敬和喜欢他。他聪明能干,任劳任怨,每个project他干的都是最棒的!”

  他这个人最大的问题是不太关注自己的身体,也不太喜欢活动。思维敏捷的人往往行动迟缓,凡事考虑得太周到,对行动往往是束缚,幸亏在退休问题上,他很果断,写下那么多博客,否则会遗憾终生。

  他的走,让我感觉到了网络的能量,和网络未来的可能性。我也看到了像寡言这种十分内秀而且内向的人的光明前途。有的网友提议,把寡言的博客编成书,包括把在美国网上其他人的一些精彩言论编辑出来,我觉得这是由寡言离去而生出的好建议。如今在“中国好声音”,“星光大道”创造的平台上看到一些埋藏在民间的歌手,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天资和能力。民间像寡言这种智者太多了,他们深刻敏锐的颇有益于社会进步的想法常被埋没 ,或著作一世,藏之名山,无人知晓。是网络让民间的智者,借助网络发光发热,使实际生活中的寡言者,成为多言者。今后可能会出现网络智囊团, Think tank. 也许有一天网络本身就有了组织和决策功能,迫使一些愚蠢领导们,必须追随智者的建议,那会怎样地造福大众。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啊!

  我说一堆词不达意的废话,只是想告诉你一个我了解的寡言。我惊讶很多网友的判断能力,只是读他的文字就准确地判断他的家庭,经历,个性。太有才了!网友寡人说“我觉得寡言老先生是很有贵族气质的,堪与民国时期的许多文化先驱媲美。在他这个年龄,出去游山玩水是人之常情,但他却有一种责无旁贷的使命感,与 时间赛跑,将自己珍贵而独特的思索无私奉献给大家。许多和寡言一样勤于思考的人一定会继续从他那里得到灵感和激励。”现实中的寡言确实文如其人,言谈很有些贵族气, 以至于有一次在我家见到他的朋友后来对我说,你的这个朋友真的很有水平,很有气质啊!搞得我都觉得与伟人同辉了。

  寡言的跟贴者 大都很有水平,不像我过去看的一些跟贴,让我望而生畏,大倒胃口。没有一定的水平,大概不会对寡言的文字感兴趣。能和寡言思想共鸣的人,不会是无聊之辈。网上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看寡言的跟贴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星辰的翅膀说“寡 言兄,你的思想不会从这个世界消失。任何历史都没有消失,都融化为活着的人的潜意识,流传成为传统。寡言博,我会仔细品味您博客中的那些思想。虽然我不一 定完全领悟,但我知道那些博文是上帝在你独特的人生时光中雕刻出来的花朵。你来过了,体验过了,思考过了,也分享过了,现在是休息的时候了。愿赐您灵魂的 上帝,保守您深刻而高贵的灵魂。”

  Guitarmanzw说“从 对寡言的怀念上可以看出,能留下文字让人思念的,必是用心的写作。” “他深刻尖锐却天生没有我们那种戾气。这或许解释了寡言博的独特,他似乎是跨越时代而来,使我们对逝去的那一代人得以惊鸿一瞥。”

  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我与寡言多年的交往中,总是我把他拉入我的实际的不能再实际的交谈中,他那些由深刻的思索而得到的真知灼见,转瞬就被嘈杂的实际问题埋没了。我以他的书生气太足为由,努力把他拖入我世俗的思维模式中,好在从未成功。我知道他喜欢历史,却从来没有静下心来,让他给扫扫盲。我知道他深刻,聪明,博学,可我们的交往中,深刻总是被浅薄埋没,“寡言”总会被“多言”埋没,好在在网上,他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找到了遍布美国的Soul mate. 我想这是为什么他如此热衷网络的原因。网络上寡言的知音们发出的肺腑之言,也让我对他有了更深的了解,真诚的感谢你们。好多精彩留言,后来想找却找不到了。

  我很遗憾守着这样一位良师益友,我竟如此多言,遗憾无知的多言为什么没有更多的挖掘和学习近在身边的寡言。如果多多听听他的想法,会大大开阔自己的视野,能用更客观冷静与宽容的态度看待这个世界。我希望以此为戒,今后不要失去了才觉得珍贵。现实生活中,真正能听到沉默的大多数的声音,这是一种能力,一种智慧,也是一种幸福。

  5/20/2014
回复 | 1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4-04-27 09:20:40
我虽没有在此留过言,但寡言的博客是我最喜欢看的。寡言的思考,寡言的真知灼见带给我极大的启迪。

愿兄在天国安好,寡言不朽!
回复 | 0
作者:百草园 留言时间:2014-04-27 05:31:08
愿寡言博一路走好!博主留在网络里的文字将会是读者们的精神财富,具有永恒的生命,永远流传下去。
回复 | 0
作者:老秃 留言时间:2014-04-25 11:32:03
寡言先生留下的是严肃的思考和文风。 世间无常,人来人往,原是轮回。早来早走,晚来晚去。 但寡言先生以其特有的纵论天下是的态度, 留给万维众写手以宝贵的回忆,从中得益匪浅。

先生一路走好。
回复 | 0
作者:星辰的翅膀 留言时间:2014-04-25 10:43:18
寡言兄从世界范围、长历史视野来审视中国,以期看清中国未来的道路。这是我最为欣赏和共鸣的地方。虽然远离中国,也可能换了国籍,中国毕竟还是我们海外学人的祖国。中国之未来不仅关乎我们家人的命运,也牵扯我们的心。我想,寡言兄孜孜于西方历史,源于他对于祖国深沉的爱。这种深沉宽广的爱岂是那些目光短浅钟情于所谓的中国模式与纠结在钓鱼岛之人能够理解的?

我们纪念寡言兄,就是感念他这种深沉宽广的爱。这种爱追求真理,不肤浅地认为中国和中国人是个例外,而是本着“面向问题本身”的求实精神来看待我们民族的民族性。我把寡言兄引为知己,懊悔这一年来谈出万维,没有和这样一位睿智的思想者有更多的交流。

值得庆幸的是,寡言的博文还在。其人虽逝,其文犹在。继续咀嚼寡言兄所思所想,乃是对他最好的纪念。如果真如沁霈所言,寡言兄也是一个基督徒,我就备感欣喜,原来我们本为弟兄!寡言兄安息主怀,卸了他地上的工。
回复 | 0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4-04-25 06:26:44
作为万维新人我虽然与寡言兄未曾交往过,但对学识深博的他从此离开人世深感痛惜。

愿寡言先生家人节哀顺变多保重。
回复 | 0
作者:沁霈 留言时间:2014-04-24 23:27:23
因为时间关系,最近很少上网。今天偶然上万维网主页,突闻寡言博去世的噩耗,深感惊讶!同时,也为失去这样一位德高望重且学识渊博的网友而悲痛!真是生命无常啊,上个月还拜访过他的博客,如今却已阴阳两隔了!

寡言也就是多维和明镜网友熟知的hukan博,这是他在相继离开多维和明镜到万维后注册的博名。我最早认识hukan博是在多维,距今已经有近八年的时间了。他与路三歌、寒竹、施化、文杨、李宪源等多维元老,是我流连海外中文网站以来,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批重量级写手。知识渊博、思想成熟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行文和做人品格,凡接触者无不受益匪浅。

想当年在多维时,我由于才疏学浅,大部分时候只是旁观或潜水学习,很少参与这些高手们之间的辩论和交流。印象中我与寡言博之间交流最长和最深入的一次,应该是在明镜,好像是有关亨廷顿《文明的冲突》的一篇博文。本来想在那篇文章里寻得一丝回忆作为纪念,遗憾的是,明镜因为改换网站,原先的博客全部失踪找不到了。

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其实寡言博也是一位基督徒,这从他大量有关基督宗教信仰方面的文章或评论里可见一斑。因此,他在我的心目中,不仅是一位非常敬重的师长,同时还是一树相连的枝子,也就是主内肢体。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心里也稍得些安慰,因为他的离世只是肉体的死亡,而其灵魂已归回天家,那是一个好的无比的地方,是真正的极乐世界。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寡言博治学非常严谨,而且不苟言笑,总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据他个人零零碎碎的介绍,他来自北京,父母都是跟钱学森同时期的高级知识分子。他本人在国内长大,好像还下过乡。他是在国内接受的高等教育,后来到美国定居。虽然是理工科出身(好像是学物理),但他非常热爱人文历史,而且不限于古今中外,业余时间全部投入这方面的研究,可谓学贯中西。当然,主要还是归根于他对中华民族未来的思考和探索。

自他到万维改名寡言后,虽然从未有过直接交流,但我时常会去他的博客拜访学习,从中吸取思想养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逐渐淡出了万维,他的博客也自然少去了。我是通过网友邮件才得知他患了癌症。原以为现代医学发达,至少不会那么快有生命危险,没想到竟然走得这么突然!

在写这篇文字之前,我翻看了他的好多篇后期博文。在这些文章里他如实且乐观地记录了自己身患绝症,以及随后的手术和病情发展状况,自始至终都神情淡定自若,丝毫不像是一个不久将要离开世界的人。他在文中多处表示,希望能够赶在离世前,更多地与读者分享他的所思、所想。他的最后一篇博文发表于2014年3月27日,题目是《杂感:二十世纪初的俄中日》,后面再也不会有更新了。读到此,我再也止不住满含眼眶的泪水。。。

斯人已逝,再多的惋惜也唤不回重归人世。我们除了深表悲痛和怀念之情,更应该学习他这种与病魔作战的乐观顽强精神。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学习他的认真求知和探索精神,接过他的思想接力棒,去完成和实现他未尽的答案和理想。

虽为“寡言”,但言非寡,且福泽后人!谨以此文纪念,寡言博:愿你一路走好!
回复 | 1
作者:小思 留言时间:2014-04-24 22:58:44
寡言兄,深感痛惜,一路走好。您为人大度,学识渊博,勤笔耕耘。虽然吾进入万维时间比您稍长,但真正写点东西是最近几个月的事。荣幸的是一篇小文,还得到您的评判,而我也不经意提到您的一篇ZT。也曾在您博文留言一次。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4-04-24 22:11:00
第一次看到万维,才知道在现代互联网上,可以有一批有独立思考、独立思想的人自由发言。

后来看到寡言的博客,于是极度欣赏他的历史知识和独特的思考。

反观知识分子云集、人气超高的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大型论坛,主流是思想的遮遮掩掩和无穷无尽的侮辱谩骂。

以前读寡言博时,常常留言,偶尔遇到一些和我在国内以前读到的类似观点时,立即指出。

后来我认识到,并非13亿人中没有明白人,而是一是其群体太小众,一是他们不能拥有自由发言的环境。

好的文字,需要寂寞生活,独立思考,用心写作。 用某位博友的说法,寂寞与思考本身是今天很多国人难以忍受的东西。

从对寡言的怀念上可以看出,能留下文字让人思念的,必是用心的写作,无论这个观点是否绝对正确。 无论这个作者是否只想自言自语——如高行健所说,冷文学,自言自语的写作。

无论对大作家还是普通写作者都是如此。

这一切不以一个人能否如何激烈而长久地骂战而改变!

我的一个心愿是海外众人的优秀文章思想,可以整理后传回中国,一个人一个人地,从思想上改变中国人的文化和思想。

这也是对各位海外华人用心写作最大的尊重。


如果经过核实,寡言老师如果依然在接受治疗,愿他早回论坛,如果已经过世,愿他安息。
回复 | 0
作者:老钱 留言时间:2014-04-24 21:34:23
从一些用词看,寡言可能是上海人。
我来万维不久。因为“我思故我在”已被昭君和寡言先用了,所以,只好说“我不思,则我不在”。说明,我们很有相通的基点。

寡言安息,家人节哀。
回复 | 0
作者:凯利 留言时间:2014-04-24 20:55:14
惊闻噩耗,十分悲痛,寡言兄的文章是我爱读的,知识性逻辑性很强,没想到人生如此苦短,转瞬间阴阳两隔.....

寡言兄走好!
回复 | 0
作者:fuyun 留言时间:2014-04-24 20:34:04
斯人已去,精神长存
回复 | 0
作者:信言不美 留言时间:2014-04-24 20:26:45
tree123456:你的意思,没有今年的中日冲突,中国就不恨日本侵华,连联想都没有?如此无才无德。
回复 | 0
作者:信言不美 留言时间:2014-04-24 20:25:10
tree123456:你的意思,没有今年的中日冲突,中国就不恨日本侵华,连联想都没有?如此无才无德。
回复 | 0
作者:Tongxin 留言时间:2014-04-24 20:24:22
似曾相识,而直到寡言离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之中竟还这样一位有才华的网友。

认真读来,寡言所写的文章与跟贴都极富思想性和非常的认真,读来令人收益。如果这样的文字都不能再继续下去的话,写作,跟贴还有什么意义?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寡人还在把思考认真地留在网上,如果如此热爱思考的人,说走就走了,思考还有什么意义。

离别让人感到绝望和难过。在离别面前,一切都变得没有了意义。我要沉默。让时间凝固在每一个分别的时刻。
回复 | 0
作者:七郎 留言时间:2014-04-24 18:54:24
寡言兄博古通今,以历史论时事有独到的见地。虽未直接对话,但先生的博文我是常常拜读的,受益匪浅。
寡言兄一路走好!
回复 | 0
作者:一沙鸥 留言时间:2014-04-24 17:44:36
原来寡言博就是hukan兄。世事无常,亦真亦幻,架鹤西去,一路走好!
回复 | 0
作者:xmac 留言时间:2014-04-24 17:38:35
寡言兄在天堂安息,tree123456 会马上来拜见你。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4-04-24 17:07:50
惊悉寡言兄离世。
山哥与寡言兄有过一些互动,受益良多。
人生短暂,生命宝贵。
愿各位博友保重。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14-04-24 16:57:45
我一直不太明白中国对外国的爱恨感情。中国人恨日本,可能因为中日战争。中国恨美国,也许文化冲突起很大作用。中国对俄国的爱,我就不太懂了。
==================================
本文这几个事先的预设内容决定了整篇文章内容的混乱。
1) 什么叫“中国人恨日本”??应该是:
今年来,中国与日本的冲突在于日本政府的某些所做所为. 而中日战争仅仅是一种不得以的联想。
2) “中国恨美国”荒唐。 是因为文化差别, 就更荒唐。
在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下, 大国之间是既争夺有勾结。 15亿人口的成功或利益的增长必将意味着3亿人口的世界超级强国美国某些利益的丧失。完全符合矛盾双方既对立又统一。根本不存在“恨", 即使存在, 也是双方。 文化冲突就更荒唐。
3。 “中国对俄国的爱”??这就是某些中国知识分子对待的悲哀。他们的这类观点几乎与北京胡同里上鞋大妈观点一致.三强相争, 两弱相近是常识也是必然, 也符合自然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何来“爱俄国”?别拿中国人当傻瓜。 中国人没有直接说出:“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 只有永远的利益.”那是因为中国人含蓄, 不那么赤裸裸。
由此可见, 作者以上, 实际是整篇文章的立论,连自己也毫无信心而只用
“一直不大明白”, “可能", ”也许“, “我就不太懂了”
既然如此, 作者还能说说什么呢? 不如花点时间, 闹明白了了, 搞懂了, 有点把握了再动笔.
回复 | 0
作者:tree123456 留言时间:2014-04-24 16:57:44
我一直不太明白中国对外国的爱恨感情。中国人恨日本,可能因为中日战争。中国恨美国,也许文化冲突起很大作用。中国对俄国的爱,我就不太懂了。
==================================
本文这几个事先的预设内容决定了整篇文章内容的混乱。
1) 什么叫“中国人恨日本”??应该是:
今年来,中国与日本的冲突在于日本政府的某些所做所为. 而中日战争仅仅是一种不得以的联想。
2) “中国恨美国”荒唐。 是因为文化差别, 就更荒唐。
在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下, 大国之间是既争夺有勾结。 15亿人口的成功或利益的增长必将意味着3亿人口的世界超级强国美国某些利益的丧失。完全符合矛盾双方既对立又统一。根本不存在“恨", 即使存在, 也是双方。 文化冲突就更荒唐。
3。 “中国对俄国的爱”??这就是某些中国知识分子对待的悲哀。他们的这类观点几乎与北京胡同里上鞋大妈观点一致.三强相争, 两弱相近是常识也是必然, 也符合自然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何来“爱俄国”?别拿中国人当傻瓜。 中国人没有直接说出:“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 只有永远的利益.”那是因为中国人含蓄, 不那么赤裸裸。
由此可见, 作者以上, 实际是整篇文章的立论,连自己也毫无信心而只用
“一直不大明白”, “可能", ”也许“, “我就不太懂了”
既然如此, 作者还能说说什么呢? 不如花点时间, 闹明白了了, 搞懂了, 有点把握了再动笔.
回复 | 0
作者:落基山人 留言时间:2014-04-24 16:49:21
很惊悚的感觉,这个人居然去了。网名下,有真实的人生和生命呀。只是知道他病着,其他都不知,也不如阿妞知道的详细。寡言兄经常在我的博客留言,是一个非常认真和执着的人。虽然有些观点可能并不一致,但其感情真挚,论理客观,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

愿斯人一路走好!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4 14:14:44
寡言走好,,,,,,!
回复 | 0
作者:半江红 留言时间:2014-04-24 13:40:51
寡言博,

多谢您把独立的思想和奋斗不息的精神留在这里,让人们免费索取。它们是云层外的星光,是杂草中幽兰,是万维精神家园里的食粮。

一路走好。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4-04-24 12:30:15
感谢万维管理把寡言博客推上导读,让更多的人来怀念和追思一个平凡却真诚的人。

“春蚕到死丝方尽”。从这篇博文的发表日期,看到先生在临终前的十几天,还在奋力思索,把自己的思考留下来,而不是带走。写到这里,我心如刀绞。寡言兄,你太不爱惜自己,太投入了。

我期待着有人或机构为寡言先生举办一次追思会,规模不在大小,但聚集一些和他一样真诚的人,缅怀他的生平,整理他的思想,让更多世人意识到,在我们这些中华子孙中间,还有寡言先生这样的一块瑰宝。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4-04-24 12:27:35
感谢万维管理把寡言博客推上导读,让更多的人来怀念和追思一个平凡却真诚的人。

“春蚕到死丝方尽”。从这篇博文的发表日期,看到先生在临终前的十几天,还在奋力思索,把自己的思考留下来,而不是带走。写到这里,我心如刀绞。寡言兄,你太不爱惜自己,太投入了。

我期待着有人或机构为寡言先生举办一次追思会,规模不在大小,但聚集一些和他一样真诚的人,缅怀他的生平,整理他的思想,让更多世人意识到,在我们这些中华子孙中间,还有寡言这样的一块瑰宝。
回复 | 0
作者:西望望 留言时间:2014-04-24 12:06:23
印象最深的是先生的---我思故我在,思想长存,先生长存。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24 11:51:50
突闻噩耗,无限哀痛!
我只知道他在于癌症搏斗。不久前还看到他很乐观坚忍的讲述他在病床看万维的博文,只祝福他静养。没想到走这么快啊。
他对中华民族,对养育磨练他的中美两个国家的关切与眷恋,对人类历史的研习,对人类命运与人性的关注,在网络上给我们留下了永久的思考和挑战。这种思考和挑战,随着他的离去,显得更加沉重!

无论是hukan, 还是寡言,无论在多维,还是明镜,还是万维,他只是一个网名,一位网友。至今我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更不了解其生平。我们主要了解的是他的思考和思想,他的见识和学识,他对我们思想的启发,挑战,甚至冲突。

但是,他和许多海外其他网友一样,是一个活生生的自由思考自由言论的自由人。在他的网上文章言论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的大致人生经历。他应该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应该都是民国时代留美学者,他出生在美国,后来少年时代可能随父母回中国,投身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在中国的大跃进文革年代度过了自己的青少年时代。他很可能也是改革开放后,至少是中美关系正常化之后,回到美国,继续学业并成为理工科的高级专业人才。上中文网应该是近于或者退休之后的生活情趣之一。

他的特色是关注面广,注重历史史实的真实,不长篇大论,而是体现理工学者的严谨科学细节考证的同时,表现出强烈的人文人道情怀,同时有着科学技术专家的冷峻甚至高傲。在政治议题上,他虽然是明显的自由主义的右派,但是他不在政治立场上选边站队,不参与甚至参合政治,而是冷静表述客观事实,尤其是史实。因此,他经常受到误会与围攻,这种情况在明镜很厉害,导致他退出明镜,转到万维开博。

他到万维来,立即给万维带来一个新人新貌新视角。他从原来的三言两语评论式,转变成了有章有节的客观冷静表述对照分析中外历史的专家——他对中外历史的广闻博览以及对宏观大象和微观细节的掌握,立即在万维获得广泛好评与赞叹。我一直是他的粉丝之一,他对我也一直有着老师对学生的威严,同时也有着平等的互相尊重,坦率交流探讨——从来不要互相献花,从来直来直去——他对我的花里胡俏的文风很不感冒,但是对我的观点分析抓住对的就说对,看不顺眼的就说看不顺眼。当然总是我甘拜下风。我从心里感觉到他是一位博学多思的长者,从他冷峻甚至有点孤傲的言语中,我看见的是少有的学贯中西的渊博知识——最要紧的他不是在炫耀这些学识,而是热切的希望分享他的学识,让大家一起跟他思考探索,一起受到启迪。他在退休之后,尤其是知道自己身患绝症之后,他要让广大的华人同胞分享的是他一生经历和思考探索,是对中华民族,对中国和美国他的这两个双重祖国的热爱,对两个国家两种文化文明两种社会制度的比较分析和纠结和认同,进而到人类的历史与前途,对人生与人性的永久探寻,对生命的热爱,尊重和珍惜。

寡言多思。“我思故我在”,这是他的博客题词。他的博客留下的文字不算太多,但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思考思索思想,同我们永在——因为他思考探索的问题,他的追寻究底,没有到底。我们大家的生命仍在,我们的头脑仍在,我们没有思想警察的护卫,我们都要继续寡言的思考思索。

大家请经常拜访寡言的博客,同他一起继续探索思考——他和我们同在。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