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川普现象给我的启示 2021-01-07 02:30:38

关于川普现象,我从2016年就写了多篇博文。我个人很难说是真正“川粉”,从我的系列博文中应该可以得出这个判断,但是每次当有人攻击川粉时,我是很喜欢自己主动表明我是最早的川粉,而且一直是坚定的,不过很多人,包括万维网友对我这种表态是质疑的,他们认为我太多阴谋论,太悲观,等等。 我想这些是见仁见智的事,如果是为了不同的观点辩论,其实并不是坏事。


我本来认为川普的支持者用民意的分裂可能造成一种局面,那就是川普和拜顿都拿不到270张选举人票,然后国会选出另一对“团结”形象的正副总统,现在来看,川普的支持者完全没有任何组织实力。 不过这也验证,川普一直是一个reality show host,过去四年的美国其实就是一个电视娱乐剧。 老实说,我认为川普2016年也是被dominion机器选出来的,关于这个阴谋论方向,我不在此再深入了,我想I tried。 


我建议真正的川粉不要太失望,因为我们支持的不是川普这个人,我以前多次表明,川普是为我打工的,显然他是不合格的,就算是我开除了他。 


以前我分享过,我在这个世界,会遇到三种人,第一种是我要学习的,非常少。第二种是peer。对peer,我的认知是一个具有智慧的人,在辩论中,default元器件特性是倾向dominate对方的,因此,作为一个智慧人,我们首先要知道对方也是有这个倾向的。那么最好是妥协,和而不同。第三种是低级趣味的人,只能忽视。过去多年在万维,我发现一些华人在辩论时倾向低级趣味,比烂,嘴硬,我自己跟多个打过交道。我感到遗憾,智慧用在低级趣味,比烂,嘴硬的人恐怕不是我的peer,我只能把他们放入第三类。 


我想万维这个网站恐怕会感到某种压力,美国西方接下来会是进一步清除基督教影响和实施禁枪的多个步骤计划的。我建议有些网友要留意了。


如果对美国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感到困惑不解的话,我再列出以前我介绍过的两位教授的书和他们各自的一个视频。我想如果你认真的看完,读读他们的书,做些功课,就不会感到奇怪和吃惊的。对我来说,这些是我一直在观察和质疑川普的言行的reference,因此我对川普不能连任是不奇怪和不吃惊的。至于为什么2016年会让川普当一任,我认为是为了消灭populism民粹,因为在美国西方,独立自由民主一直也是被控制的。 而populism是异类,不消灭是无法控制的。如果说川普现象给我什么启示的话,我想最大的启示是controlled opposition, 要控制,最好的方式是控制反对一方的领袖。我想美国很多人还没有得到这个启示。


John Marini | The Real Crisis of American Politics

Michael Glennon | The Deep State—or Double Government?


我很喜欢这个Forever Young kids版本


浏览(2293) (9) 评论(7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3:04:40

真正的女性知道男人的重要,就像真正的黑人不会反向歧视其它人种。这些运动都是政治需要,separation of human race。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2:58:35

我对那种花样不怎么担心。 那只是cycle开始的插曲。 我们都知道男性尝试过了,就这个样了,至少很难改了。女性还没尝试过dominate,以什么方式开始,并不重要,false start,对我也可以接受。 We need real change。 Those two books from 这两位教授,让我深感,那些还不是男性的理性主义搞出来的花样? 我宁愿让女性也试试她们的感性,和她们的理性。我了解的女性的理性要比男性的理性美妙和人性化的多多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7 22:58:24

我的亲戚,我爸爸的姑妈的大儿子,十几岁,因为说了一句批毛的话,真的被拉去坐牢了。他很精明,干活时比别人快,诀窍是他割水稻用完一把镰刀直接往水塘一扔,换新的,锋利,当然会加快速度,别人也无觉察。因为精明,结果还算好,没受太大苦楚。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7 22:50:51

@man is finishe, woman just started, that is my real hope


基本同意。不过,更多机会是邪恶势力利用女权的政治正确做邪恶事,就如毛主席抬高贫下中农和民主党鼓励黑命贵。令人欣慰的是,有部分女士明白 ME TOO 对女人副作用很大。平均每个女人有4个亲密男人:父亲,兄弟,丈夫和儿子。ME TOO 砸烂公检法,使的4个亲密男人都很容易受到伤害。


看某牧师议员前几天借女权而说A-men & A-women ,公开侮辱基督教。


就如只有黑人才可以公开谴责“黑人命贵”。大概也只有女人可以公开谴责那些借女权过桥的政治正确。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2:46:29

老兄可能没有关注过伊拉克基督徒在ISIS手中经历的一切。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时候,我还是The Atlantic的忠实读者,因为我素来喜欢新闻,总觉得自己如果不是生的环境不对,可能是个很好的新闻界人士,对左媒的调查文总很有兴趣。The Atlantic对ISIS的报道把他描述成一群有志青年,很有抱负,同情口气十足。而真相,我在同样很左的Christianity Today看到的是ISIS士兵对伊拉克基督徒做的恶比日本侵华还厉害,竟然能当丈夫的面强奸妻子女儿。后来读到将一个母亲3,4岁的女儿硬生生带走(他们将很多小女孩做性奴),我心都碎了,人的残忍完全可以超过禽兽。我对天灾也许不是那么害怕,但是我担忧人祸,我总是说,希望死呢就让我速度快,比如一枪,一刀也行,别让我遇到那种场景。我是个悲观态度看事情的人,为的是希望能预防最差境况,不是悲观人。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2:44:37

哈哈。我爸在毛去世时,有一次开会,他在纸上写了永垂不垂,他真是困,无意写错的,结果差点被关监狱。 You know how that impacted me。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2:41:39

举例。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选择AOC,而不会选彭斯或者麦康诺。 AOC may be radical, but she will draw other real, good females into the field, and, we may see real female leaders emerging. 但是让麦康诺挡道,Young men have no chance。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7 22:38:36

我还记得在红旗下长大在党的教育事业下被教育/被Fool的日子,真心诚意努力学习和相信我党灌输的内容。我能摆脱,大致是:

1. 我天生有反骨,1976年某月就说“打倒毛主席”,贪好玩无心却咒死了他老人家。也好彩冇被隔壁邻居听到告发被打靶。

2. 70年代末开始看香港亲戚带回来的一些反动报刊,其中一些现在我知道是我党大外宣的一部分。


基督教给了我锚。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2:36:25

我都提过好几次,基督教也需要改革的,man is finishe, woman just started, that is my real hop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2:18:52

我的错误也是自己主动的言行,不是live off others,因此讨厌比烂,嘴硬。我从不埋怨。什么被人骗了,被人坑了,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这样的表述。 I am responsible for myself, 怪不了任何别人。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2:16:21

另外一个纯粹是个人对自己的要求。我不能接受自己被fool的结果。我可以接受自己是错误的,而且经常是错的,但是绝不接受自己可以控制自己下的被fool。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2:14:27

哈哈哈,我不负面,我十五年前就不再对美国抱指望。我只想理智地处理生活面对的现实问题,我观察政治的目的是想在形势面前提前一步防备,但是我也是耍自己的聪明,未必有任何意义。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7 22:11:28

哈哈,let's see who has false hope. We will see. 总要面对现实吧?美国不会回到祖宗的信仰,只会越走越远。Everything human society 在fight的都是伊甸园中人类受的咒诅,男人不想劳作糊口,女人想脱离生育之苦,也许中共的加入让蛇(古龙)从地上吃土变成天空飞,神能让人类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2:07:55

那是信仰的力量。我来说个实际的solution。我经常说我是half empty,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是half full。 half empty的含义是,我总是早就把我能想到的最坏的考虑了,我就保护好自己拥有的,尽管不满,只有一半,但是我保住那一半,只会更多。half full的含义是,总是觉得自己要装满,当然意识和思维就会匹配,所谓理想主义,结果呢,绝大多数都不能心想事成,如果还不注意,没有保住自己本来有的那一半,那么就会流失很多,尤其是精神上的来回折腾。这种折腾其实就是自己half full习惯导致,不见得就是reality。

如果有必要,我当然会放弃我的一半而冒险,那需要一个匹配的great cause。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1:59:46

@我根本不覺得美國有任何hope


过几个礼拜也许你就能从人之常情的失败感中走出来。前途是黑暗的,最衰也不过是启示录,迟早要来了。最衰现在因为Covid封锁,人常在屋里容易产生负面情绪。尽量到野外走走也许有帮助。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7 21:54:54

@當壹個false hope被去掉後,real hope will emerge


正是。犹太人这样实践了几千年,经历的属世的苦难甚至灭族一般都是神的恩典的一部分,属灵的。


在艰难困苦中的生存,若无神,很容易变兽;有神在,还是人,神造的人。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1:48:35

你看这是我说的不同的思维。false hope 一旦破灭,人们就会自动更悲观,我就不会更悲观,反而开始乐观。 我相信我是更接近reality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1:43:44

No,当一个false hope被去掉后,real hope will emerge, that is how I understand God‘s instruction. 当人们悲观的时候,我反而开始乐观了。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1:37:39

我们必须要有一种意识,任何一种权力和能力,获得权力和能力的人不会放弃不用的。这面包括高科技,工业化,政治经济,法律,金融。只要一种能力被研发出来,就会被用,而且最多是一半一半用在好与坏。cycle决定,我认为目前是cycle末期,因此这些能力会基本上用在坏的上面,比如控制人。如果说川普是愚蠢的,获得权力后没有用,那么只能说明,不是他心善不用,而是他一恐怕没能力用,二自己也是被控制的,没可能用。Either way he is not qualified in my book.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1:30:09

我把共产主义看作是liberalism的controlled opposition,反之也成立,neoliberalism全球化想通吃,因此需要加进新的假想敌,比如恐恐怖和病毒,The goal is always separating human beings, make human races 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divide and conquer。因此像populism这种能够唤醒普通人,让普通人的利益一致和谐的力量必须要消灭的。Here came Mr. Trumpy, how nice and convenient, making the job a lot easier.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1:25:02

那位写1984和动物庄园的奥威尔,不是因为对共产主义的认清才写那些,而是他发现了BBC也是这么干的,才驱动他写那些。因为他感到没有什么正义和truth,都是narrative。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1:21:26

我得信息是,英国MI5-6早就试验,后来传和教给美国CIA,德国希特勒也不甘落后,科学发展出很多工具,包括生化武器。日本也不甘落后。这么说,所有工业化列强都是这么干的,技术实力很自让会被利用,反过来促进研发。唯一不同的是那是还是为了主权国家安全,国家于国家之间的博弈争斗用的另类武器。二战后变成美国西方跟苏联冷战博弈的另类武器。创新和研发从来没停过。美国人甚至故意把一些就得技术泄露给苏联,知道不能阻止,还不如喂旧的加以控制。一直如此,现在还是这样,加进了一个中国而已。中国人经常以为自己偷了美国的什么新技术,当然有,但是大多数是美国人故意泄露的。这个博弈很少人会懂,我也不想深入。my point is 冷战后,Cabal和DS对获取的战利品做了一个决定,不能分给普通人,那么就需要一种办法,让普通人不知道。结果所有的以前积累的技术和花样,加上持续的研发新技术,就被转到用在美国西方的普通人身上。所有的事件,911反恐,2008年金融危机,川普的被选,现在的covid都是要创造一个invisible fear,那样人们就不会关注那几十万亿美元的asset被转移,被偷的下落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7 21:20:24

很多人可能是有false hope 现象,但是,我根本不觉得美国有任何hope,the Glory is gone!当川普出来时,我想,难道神给美国恩典啦?我需要更多时间,我很希望时间多一点,这也许是我挺希望川普连任的缘故。川普之事结束,我认为就是结束了。至于之后的事情,也许主不会那么快来,也许美国可以重新开始......诸如此类,我基本不抱幻想,我认为那都是幻想。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7 20:51:28

@如果MSM是fake,那麽整個人類歷史的記載是不是也是narrative驅動的fake,或者half truth呢?


无产阶级专政最喜欢说,人民创造历史。


字面上大致冇错,虽然无产阶级专政定义谁是人民。而肯定的是,政治家强菅历史 ---- 政治家指令或暗示历史学家修改历史。


整個人類歷史的記載确实是narrative驅動的fake,或者half truth。在极权/专制体制下生活时,我不知道。在西方生活,至少有多个版本的历史,令我知道有half truth. 看到几多truth, 就看各人因缘造化了。


在古埃及,法老有时会抹去所有关于某人的石刻记载。共产极权这样做就多过食饭。自08年以来,美帝的narrative驅動的fake,或者half truth乘奥巴马政治正确的东风渐趋激烈,渐向共产极权靠拢。


奥巴马政治正确的大行其道,大概是克林顿和小布什打下的基础:人权,反恐。



有诗为证:


主权诚可贵,


人权价更高,


若为反恐怖,


二者皆可抛.



摘自《赞美, 爱美和崇美》 @ https://siubuding.blogspot.com/2003/01/blog-post.html



FarLone 常论述 Cabal 试验在西方控制人。911之后所实行的保安大概是第一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0:43:51

是精英素质,而且从来没变,只是cycle的不同阶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0:42:22

我不是很同意。川普也在改变人,只是人们觉得那是自己喜欢的改变。 问题是如果川普是fake的话,那人们喜欢的改变就是false hope,false hope 最致命是让人自己反复找理由自圆其说,能量的misuse。很多基督徒也是这样跟着某些牧师的。我宁愿sceptical,我没有什么怕自己会是错的问题,我如果错了,那很简单,明快,如果我是对的,也是简单明快。反过来,当一个人相信另一个leader,结果是错的,我认为这些人恐怕精神上会不能明快的,同样,当一个人相信一个leader,结果是对的话,这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会不同,恐怕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些在看来都是live off others,找新爸爸而已。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7 20:36:32

这首歌要表达的是自由高于生命。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7 20:35:29

当然不是彭斯这样的从不跟另一个女性单独吃饭的。我的观点是川普是个Amoral,他的一生周围除了自己的家人,没有什么moral层面一致的朋友和知己。这样他周围的人就都有可能在重大决定时不是用moral来指导自己,很显然,我认为这是过去四年发生在川普周围的事情。没有人,会因为出卖川普而感到羞耻,唯一就是怕可能的报复或者利益得失。我想cabal2016年选川普是master play。They know it will play out like that。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07 20:30:09

什么制度?自由民主法治?还是另外一种?任何制度都是power play,narrative是给人洗脑的。美国显然出现了“硬”洗脑现象。对你来说,我想本来就是习惯的,因此就像夏天路边乘凉,看另外两个人下棋,你在扇扇子凉快。 但是美国人中还有很多认为他们是独立自由民主的,他们会是得到法律的同等保护的,你老兄肯定是笑话他们的幼稚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hesunlover 留言时间:2021-01-07 20:21:59

你的这个留言展现你的正义感,我想在最高价值观层面,我们都是绝对的。川普现象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cabal和DS建制集团在test人们会不会换一换思维方式,还是一直就用narrative控制住人。 比如,我们现在基本上明白了MSM是fake,是实施他们给普通人洗脑的任务。如果MSM是fake,那么整个人类历史的记载是不是也是narrative驱动的fake,或者half truth呢?因此我喜欢做自己的功课,不相信任何宣传。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