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我为什么要去中国化?科学和理性 2021-07-10 02:05:24

我个人三十几年前来美国自费留学,工作,移民,建立家庭,我认为基本上是比较完整的个人生活经历,我在美国的工作让我接触了很多不同的人,与此同时我也到过美国绝大多数州,无论是旅游,出差,还是走访友人,我认为这让我对美国的人文和社会习惯也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和认知。十几年之前,我选择到世界其他地区国家多走走,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期间换工作。我个人感到很幸运,到过世界上许多国家,在那里工作,生活,跟人互动。这些经历让我对自己在精神和思想上变成一个圆融的人提供了非常有益的输入,让我逐步形成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思维框架framework。 我一直对美国西方的历史演变和走向很感兴趣,对美国西方跟中国的关系的本质也很感兴趣,这种兴趣除了我很喜欢的个人的intellectual享受,还有平时跟很多不同的人互动的需要,为此我做了海量的研读,这个过程给了我很多机会,在很多不同的场合场景,可以跟不同的人互动,聊天,讨论,甚至进入到非常深deep的思考和互动。


去中国化可以说是这个非常深deep思考的一个结论和决定,是我个人的决定,我说出来,写出来,只是展现和分享,有相同或者类似的读者可以进一步讨论。不同认知,反对,反驳我的,我也欢迎,可以辩论。但是我不希望那些人反应过度,把他们自己的反应转化成对我的个人攻击。我无意展开对攻,我觉得无聊,因为我表达过多次,胡编,作假,嘴硬,把智商用在诿过,饰非,比烂弯弯绕上面,等等的表现,不是在表达观点,而是在表演,在发泄,我不愿意花时间精力对付这些言行。


OK,我写过不少了,对我认知的中国化的特点特色,描述的也不少了。好几位万维博主也写了他们的博文,从不同的角度,侧面来揭示,我感到欣慰,看来这个话题还是很有意义的。我不想深入到中国文化传诵的历史,思想,说教,等等中来表述我的去中国化,我觉得那样的讨论,辩论基本上会是展现胡编,作假,嘴硬,把智商用在诿过,饰非,比烂弯弯绕这些中国化特色,变成一个表演中国化这些特色的舞台了,比如在文字上讲中国的儒释道完全是表演,跟中国真实的状况完全不相符。 我认为非常无聊,也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写这篇,我为什么要去掉中国化,做个小结。


在我的研读中,我个人感到西方启蒙是个人类历史演变非常重要的里程碑。理性,科学的发展,技术飞跃,工业化,大生产,贸易,金融,健康医疗,发展中的财富积累和分配以及相应的政治制度和社会道德,等等,给人的生活质量带来巨大的改进。进入全球化,信息社会后,物质大大丰富了,人的需求进一步跟进和跟上,人本性中的morality道德问题就出来了。简单来说,物质资源丰富了,通常精神和心灵的需求也会丰富。在西方启蒙之前,西方贵族的那些生活内容和规矩,演变到了全民大众,自由民主的时代,需要什么样的规矩匹配呢?少数类似背景的人组成的利益共同体和全社会全民利益共同体显然是不同的,全社会全民利益共同体需要什么样的规矩匹配呢? 西方启蒙前后,两个贵族人有矛盾,比如两位男士在一个酒吧,同时对一位美女感兴趣,互相斗两句嘴后,会提出出去,然后一百米隔开,各自拿出枪对射,或者各自拿出剑决斗一下,或者干脆就拳头来一仗,结果就自然和公平。也因此,西方启蒙以后一直在寻找一个匹配于全社会全民利益共同体的规矩。到了全球化时代,这个社会又进一步进入全人类。国家主权为主体单元,代表民族,领土疆域,经济体。而在国家之内呢?个人为单元,家庭为单元,公司,村,镇,党,讲某种方言?每个国家内部都有自己的定义,并且为其定义设置一整套的,制度,法律和规矩。我不想深入到具体法律法规,字面和纸面上写的再好,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简单来说,我对中国化下,字面和纸面上写的东西是无视的,因为我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化的特点特色是胡编,作假,嘴硬,把智商用在诿过,饰非,比烂弯弯绕,那么很自然,谁还会愿意花时间精力去探究字面和纸面上写的东西,哪句是真,哪句管用,什么时候,什么场景管用?在我看来,人那样活着是一种浪费。 


当然,这些中国化特点特色理由一方面足够让人产生要去掉的动力,另一方面,我认为更多的人有更大的动力和兴趣搞如何玩弄这个中国化系统。我称为比烂。我呢,自己有更深的,我认为更科学和理性的理由去中国化。 


前面提到全球化,信息社会,物质大大丰富,人们有各种格样的方式展现和满足精神和心灵的需求,人的本性得到巨大的释放,那么跟这种释放相匹配的规则规矩是什么样的呢? 人需要不需要约束自己,如何约束自己?


在意识形态上,西方启蒙后,主要有三大力量和思潮和其相应的理论支撑。传统保守主义,自由进步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三大力量一直在抢夺话语权和控制管理权,企图以自己来主导人类文明的进程。篇幅有限,本篇不深入这三大力量的定义和区别,而是从更高,更深的层面来表达我的认知。三大力量中,传统保守主义是信仰,宗教,传统价值包括个人主权为基础。自由进步主义和共产主义,两者都是以科学和理性为基础。我想说明一下,我对这些的认知是基于实际,不是仅仅基于那些人写出来的东西。因此这些对中国不适用,因为again,中国是胡编,作假,嘴硬,没有办法判断,哪怕请福尔摩斯大侦探来,也无法判断中国化里的真伪。 我曾经多次强调自由进步主义和共产主义是同宗兄弟,我认为它们共同的敌人是传统保守主义。这不,美国总统拜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都说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白人极端分子,这是2021年的同宗兄弟本色展示。 当然有人说,自由进步主义和传统保守主义不是联合起来反苏联的吗? 哈哈,这个问题,我研究的太深入了,以后有空再详细分享。我只想简单说一下,传统保守主义是天然反共,自由进步主义是不愿意输给共产主义的反共。 顺便,我这里先给出一个引子,接下来的美国西方和中共的博弈,自由进步主义就投降给共产主义了?哈哈,卖个关子先。


OK,自由进步主义和共产主义最擅长的是抢占舆论娱乐工具,舆论娱乐工具对这两大力量来说是它们对付敌人的武器库里很重要的武器。因此我们看到的是共产主义是物质主义,是看的见摸得着的,迎合匹配大众。它的舆论娱乐武器作用和功效是宣扬:它是理性和科学的代表,所谓科学社会主义,科学共产主义。自由进步主义也是善用舆论娱乐武器来宣扬它是代表理性和科学的,看看美国西方,科学的发展发达,都快要搞出人和猪的混合体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更是体现了自由进步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混合体作用,乖乖隆地动,这个混合体太厉害了,这么快就搞成GDP第二,那么多高楼大厦,高科技更是不用说,局长和副局长都可以用手机实时监控彼此,以及老婆小三的一举一动,接下来数字货币,指定可以吃某种pizza。如果支持习主席,就可以买优等pizza,如果表示过不满,那就说不定了。我不知道拜顿会不会指定我的pizza,估计拜顿不会待那么长,以后是谁就说不定了。


OK,传统保守主义呢?你丫相信宗教,信上帝,那么就是反理性,反科学了,给你个标签帽子,舆论娱乐搞定你。我早先提出人的道德和约束自己的规矩不可能再从宗教中获得,那个周期早就结束了。几年前我也提出,无神论者是没有真正的道德的,就连最著名的生物学大拿,进化论推崇者道金斯也指出人的自私的基因,从逻辑上推导出无神论者是没有真正的道德。而无神论高喊集体高于一切,攻击个人主权,其动机是指望人们相信其有道德,但是逻辑上却是自打脸的,自私的基因是无神论者的基础啊,因此胡编,作假,嘴硬,比比皆是。


被打成反科学,反理性的传统保守主义还有戏吗? 顺便说一下,在全球化的语境和场景里,传统保守主义还被戴上另一顶标签帽子,部落主义,种族主义。传统保守主义能洗清反理性,反科学,部落主义,种族主义的被强加的罪名?这是舆论娱乐武器的真正的厉害功效。我认为宗教不能抗衡理性和科学,尽管理性和科学是从宗教中来的。因此传统保守主义很难在科学和理性的相同立场上竞争,那么是不是就剩下共产主义和自由进步主义之间的竞争谁来主导人类文明的进程? 


OK,进入主题,即便接下来是共产主义和自由进步主义之间基于科学和理性的竞争,我个人也不会是选择中国化的方式,我不认为科学和理性跟中国化有什么关系。我的判断是邓小平让美国西方自由进步主义主导的主流认为都是基于科学和理性的,彼此可以搞搞混合体的。猫论是科学和理性?这个问题得问西方自由进步主义的高手了。习近平感到这么个混合体对他来说,他自己是吃亏的,他个人脱不出来,显不出他自己,也就是说那样巩固不了他自己的权力。这就是我洞察的中共的fake科学和理性,从来都是算计和实用而已。


很久前我一直想,等等,再等等,可能是因为贫穷,等富裕一点以后,自然就会是改变的。都GDP老二了,几年前我就不等了。我自己不等,那是我个人的主权,并不说明我不理解还有人会等,也不说明我不希望那里的人,社会,制度能有转变。我个人转到敬畏God,认知到科学和理性的局限和边界,不跟随宗教。我认为人的本性在大众社会里,太多的方方面面是囚徒博弈和大猪小猪博弈,尤其是中国社会,人与人的互动几乎都是有求于人。我无求于人,只能保护自己,不伤害别人,尽可能孤独享受自己的人生。那是我个人的转型,去掉中国化是前提。因为我认为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科学和理性,中共用马克思的唯物科学那套硬是嫁接给中国文化,而美国西方过去几十年在自由进步主义全球化主流主导下,希望跟中国搞个科学理性的混合体,不知道邓的猫论是fake科学和理性,而我自己,通过工作和研究,自己更深入了,连真正的科学和理性的局限和边界已经碰到和认识到了。我自己早已轻舟已过,怎么还会让中国化的假科学假理性来浪费我的余生?



浏览(5337) (35) 评论(10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7-13 06:01:08

不说这两位同学谁对谁错,我们来看看在地球的政治和统治上的应用。我知道最顶级的精英血脉家族的认知是,这个世界是他们的,最初就是他们的,你亚同学理论指导的那些人,不管多牛,只是为我们打工的。我想关于统治世界的hierarchy,我就写到这里。举几个例子,以前在中国,唱戏的被称作戏子,再怎么样也还是那样。当代有些演员,多么风光富裕,so。马云牛X,so?上次我举了The Great Gatsby F. Scott Fitzgerald的小说,其主要表达的就是一个外乡人到了纽约,不管你是多么富裕,发多大的财,你还是一个外乡人,有些圈子你就是不被接纳的。我称为俱乐部现象。当然我可以举出无数的例子。我对这些的理解,是个完全不popular的东西,我不认为很多人会懂,尽管每一个人一生都会碰到,政治正确的解释是歧视,启蒙后的民主跟这个form和order,那一边更powerful? 是谁启动西方启蒙的呢?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7-13 05:45:25

如果按照从帕同学的认知中延申,人类的hierarchy最初就有了,地球上只是一个imitation,当然用到政治,科学,社会,这是不可接受的,是完全政治不正确的,甚至会被批判是宿命论,鼓励人不努力奋斗了,哈哈。我以前被骂过好多次。绝大多数是人是按照亚同学的人的human agency,主观能动性来学习,行动,实践的,结果就有了我们这个人类世界的各种文明,和各种博弈,然后就有人性是什么,人的本性会不会改变。等等。再延申一下,帕同学认为的good is good,亚同学的good要体验,要证明,因此亚同学是逻辑的鼻祖。想想这个世界,没有亚同学的思想,会是个多么无趣的世界,但是呢,亚同学的局限,我认为,在于,人是谁创造的,人活着和人的意识,人感知的reality到底是不是真真的reality呢?这个问题,帕同学就能简单回答,亚同学就不能。我得人生到了今天,是不是自然倾向帕同学?这个不是政治正确的,但是我想我这么想并不犯法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7-13 05:36:16

这个话题的确不好写。关于hierarchy,可以写一本书,也可以是多本书,很多智者都写出来了,我只是根据我自己的兴趣,选择性研读,然后理解,我想很多我恐怕还是错误的理解智者的东东,但是我认为我自己即便是理解错误,完全可以有自己的东东,我认为人类就是这样积累的,后人的东东基本是从前人的东东那里获得灵感启发,然后自己搞自己的东东,我认为人活着,intellectual层面最有意义的事就是搞自己的东东,搞得出搞不出不重要,发表不发表更不重要,被接受或者拒绝也不重要。 hierarchy,我的理解有个先来后到的问题,帕拉图认为有一个跟时间,空间,物质,没有关系的最初的东西,form,时空物质只是一个特别的imitation,我们人活着只是靠remembering最初的form来做一次imitaion,这是我理解的帕同学的东东,帕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不同意他的帕老师的认知,亚同学是从存在,已经“有了的东东”和“发生了的东东”,往上推,推出他的认知,因此的人的存在,human agency,人感知的reality,等等就是决定性的。我个人是倾向帕同学的,但是人类绝大多数的智慧人和实践都是亚同学思想的派生。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7-13 03:32:26

@人类是个hierarchy,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位置,帕拉图叫Form and order。


我大概觉得,你说的与“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和“天生我才必有用”字面上有点相通,实际上不是同一回事。


以文字讨论这些很麻烦,特别是以中文。大概博主可写一篇抒发一下,看有缘者是否能理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3:59:32

No,老兄,你比我乐观。他们还会搞更大的东东的。Mark my words。宇宙竞争这个话题,以后再聊,先在后丛林中活得好一点再说。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3:57:40

这么说,我说过我喜欢蒙太奇,时空变换,似曾相识。哈哈。中国是丛林,美国是后从林,在美国西方跟中国的互动的几百年里,什么时候矛盾最深,最不可调和?我认为是西方启蒙开始后进入现代,中国还处在丛林,也就是一百多年前。过去的的几十年,美国西方从后现代准备进入后丛林,你看是不是跟中国的关系缓和了? 接下来后丛林和丛林的互动是个新的课题,很遗憾的是,中国一直还是丛林。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7-12 23:56:21

或許“陰謀論”聽得太多了,我感覺如雷貫耳的NWO的New應該絕不是僅僅這些技術層面的升級,哈哈,起碼應該是改天換地、星系分裂那個層次的。

老兄不必有糟透了的感覺,這個以疫情爲借口的lockdown,NWO的計劃是3年以至10年的lockdown來完成reset,而現在這在各國已經陸續失敗了。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3:45:14

现在鼓吹的rule-based是为了金融转型,切割,重构form,最需要转型的是金融的互相依赖,比如国际贸易中的美元机制,还有供应链,不是什么人员往来。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3:10:09

疫苗让我drop 川普,哈哈。no,老兄,政治正确伴随人类历史的,只是西方启蒙后才暴露出来,尤其是民主民选,发声管道一多,解构就会consolidation。我认为西方启蒙这个解构被tried了,这个周期结束了,我以前提到的,启蒙前丛林,现代,后现代,会进入后丛林时代,我认为我们站在后丛林的门边了。美国西方还需要搞一下rule based,同时转型。什么叫rule-based?谁制定rule?NWO的N指的不再是联合国那样的机制,而是大公司,信息掌控者,包括情报机构,媒体和学术,当然医疗健康,所谓Biopolitics。什么是politics?或者最著名的政治经济学的内涵和本质是什么? 现在只不过再加上bio。为什么要Biopolitics,不就是get ready,在bio上进行区分和精分?为什么要区分和精分?Form and order。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7-12 22:59:05

既然精英們私下才敢聊Form and order,那應該不是顧忌“政治不正确”,因爲那是近一百年才有的説辭吧。如果這樣一個order早就存在,那NWO的New是何意?

哈哈,我來説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羊改吃狼的觀點。絕大部分能夠廣汎流傳的理論都是programming to reinforce the matrix,而當下這個特殊時期正是打破它的最好時期,我們是被上帝選中在此時期渡劫的,所以我很强調選邊站。


疫苗是個枝節問題,不值得老兄討厭,drop it unless someone knocks your door per JB's fake order,哈哈。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2:13:04

你知道了吧,川普胡推疫苗,我为什么讨厌川普了,改造老虎成吃草是一个绝对的问题,容不得辩证,弯弯绕的。我认为信仰的正直,在这个最高层面是不能胡混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1:55:52

Covid是一件解构的大事,可以比作改造老虎成吃草的前奏,因此我真是感到糟透了,真是非常反感。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1:54:13

那么,我的问题是美国西方会不会再进入一个坚强实在的form和order周期?I sure hope so,但是要等很多解构大师们死亡后才行。中国呢?继续频繁解构是个最大概率的事。破坏是件最容易的事,跟嘴硬一样的,但是重构就不是容易的事。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21:43:55

我讲个东西,是个完全政治不正确的东西,在美国西方,包括中国和东方,是精英最高层私下聊的,很少会在大的圈子里说的。我说的是真正的精英,不是吃海鲜自助的那类。 人类是个hierarchy,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位置,帕拉图叫Form and order。Form是一种结构和架构,order是维护这个结构和架构。人类经常排错这个form,经常会滥用这个order, 但是God创造人和自然的基础就是这个form和order。为什么狮子,老虎等食肉,牛羊等不是。人类是否应该挑战为什么狮子和老虎等是吃肉,牛羊不是?人类是否应该是以人的生死观,感到对牛羊要同情,然后发展科学,把狮子老虎改造好,或者给牛羊以公平机会也吃狮子老虎的肉? 我一直说God cruelty,指的是God不会是以人的生死观,七情六欲加中共的八情九欲来实施form和order的。如果人类进入一个周期,或者在一个国家和地方,经常,比如几百年就解构一下社会中底层架构,那么这个社会和文明是很难进步的,因为频繁的解构几乎是破坏God设计的form and order的。中国的历史和西方的历史的不同,我认为在于人的这个hierarchy的执行的不同,中国解构的太频繁,我责怪精英层,因为所有的知识,如果不是在这个form 和order的框架里应用,就会是其反作用的,比如改造老虎,我相信科学家们完全可以实现到一个程度,但是Why?Covid,why?谋利,名誉几乎是肯定的。但是能违反form和order吗?显然不能,人类显然不能改造老虎。 美国西方,当今最大的问题也是这个解构form和order的问题,因此才有了中共嘴硬和GDP第二, 想想,如果美国西方处于坚强实在的form和order,中共会是如何,我想会是祈求出高价买三手技术,恐怕也没人卖。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7-12 18:19:18

我想上帝還是給過華夏族很多機會的,除了莊子,還有一個被網上很多人認爲是time traveller的墨子我非常欣賞。他既明確反儒又在學術上極講究確定性,邏輯、科學在他那裏已經遠非小兒科的水平,爲了實踐他的理念甚至還組建了自家的小型軍隊。哈哈,總覺得上帝好像發現投放此人下凡時的時空坐標搞錯了就讓那一派匆匆地神秘消失了。

玩笑話放一邊,爲什麽理念如此先進的墨家無法大規模發展徒子徒孫呢?一個“節用”嚇退了逐利的讀書人,一個“非攻”又不討企圖稱霸的國君們的歡心,總之無法從利益驅動上做文章,只能招來極少數的俠客,發展模式嚴重無法複製啊。好的理念加易複製的發展模式好像真沒什麽能比得上宗教,這大概就是農民起義和現代的傳銷爲什麽也要藉鑒宗教了。哈哈,一不小心找到了耶穌成爲最後贏家的秘訣了。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11:51:22

人的行为是基于人的思想和思维,thinking,reason是人和动物的根本不同。为什么中国化下的人,尤其是精英层,会是那样的thinking,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中国人有深度的分析。主观思辩在中国化里是鲜有的,更谈不上享受这种思辩,弄弄就会是个人和集体之间的攻击,然后为了攻击能赢就胡编,作假,嘴硬。 不知道,智商不低的人,为什么会缺乏那种纯真的精神享受的需求。不知道,很奇葩的群体,那么高比例的intellectual似乎只在乎碗里的米有多少。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11:35:34

你的那个中间层提法很新颖,很棒。我以前写过,我的认知是intellectual,也就是所谓精英出了问题。精英层没有honor,all bets are off。 精英层为什么那么容易被奴役,我没有明确的答案,我不能责怪大众,我也不认为责怪体制是充分的,下面一层层执行的人,尤其是那些文人精英帮凶是一个大的祸根。因此我最近写的博文里都是想指出,为什么中国化里的高智商人喜欢用智商来诿过和饰非,人数比例那么高?几千年一直居高不下,现在恐怕是最高的时代,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预兆,预示着大变动的到来。作假一次,获利上瘾后,就会一直那么干,然后有一天作假要达到的目的本身都会是目的作假,我认为中国现在已经处于这个阶段了。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7-12 11:23:24

明白老兄的意思,我是在想爲什麽田忌賽馬型的詭道會成爲中式“fair play”的主导。


上次抛出關於學界缺少中間層的一點淺見,這次我稍微具體化一點。(先討一下古中國文化愛好者的歡心,哈哈,也不管史學界的爭議)話説老子和孔子被列入軸心時代大聖人billboard,其中老子甚至還被杜撰出関化胡順便收了釋迦牟尼這一徒弟,總之阿Q的祖上實在太豪了。可問題是爲什麽子孫如此不肖?這兩大聖人所述的道理太過高大上了,跟社會現實嚴重脫節,以至於到現在連what都爭執不清,更別提how如何實現這樣的中間層了。大概統治者要的就是不清不楚,因爲可以隨意按他們的集權願望來解釋。


比如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這些(字面上)還算淺顯的大道理,達到每一條有什麽標準?誰來認定?達不到標準有甚麽懲罰?如果連信基督的老蔣在河南炸壩淹死幾十萬百姓抵擋日軍進攻可以被諒解,是不是幾十年後駐馬店再一次的大壩事故歷史學家就可以故意掩蓋?


上面説的還是對内的,再看看“對外”的例子。宋襄公對戰楚軍時的仁義顯然用錯了標準,被史書記作一個笑話。宋朝和明朝都跟外族(你説少數民族也行)簽了和平協議(是否不平等見仁見智吧),結果稍有機會自己就撕毀了,在“fair play”上走向另一個極端,不亡國才怪。


我不太認同把一切都甩鍋給帝制或中央集權這種結論,因爲近兩千年來中央政權虛弱不堪的時候多了。你看那麽多大起義都得找一個理論外援(比如明教、拜上帝教之類),因爲本土的實在沒什麽可用。老兄强調多次的確定性的欠缺,大概就是因爲學界“中間層”太不給力了。以此抛磚。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2 00:06:15

我说中国文化里的两大特色,王老虎抢亲和好死不如赖活,前者指的fair play在中国不是主导,不遵从规则是主流,抢是手段,有权有势基本以抢为动力。后者是被内殖民奴役的后遗症,而且是代代相传,现在是内卷躺平,两者都是没有honor的展现。再延伸就是没有beyond self的信仰,当然不会勇敢牺牲,而是算计狡诈,因此没有自由,解脱不了。就这个顺序。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1 23:11:06

人活着,主要活动,难道不就是play,play,再play,一次性思维是什么呢?你懂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1 23:10:14

fair play是为了继续play,下次,在下次,一直可以play,不是一次性活动思维驱动,不是海鲜自助那样的,拿那么多,吃不下。你看美国西方卖二手技术给中国,就是属于fair play的一种,可以一直play下去,但是中国要弯道超车,要偷,骗,这个fair play就玩不下去了。西方思维一直有遵守规则就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也是可以继续play下去的习惯,但是中国化就不是的,吃相不好看。哈哈。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7-11 22:51:56

Fair play我不確定算不算honor的一部分,不過這個提醒得好,令我突然意識到我自己就常常藐視規則,老想找捷徑(可能是跟靈修群體和“陰謀論”或曰truther群體混得久了,染上先入爲主的毛病了,哈哈)。

認真地想來,感覺Fair play應該是各方博弈之後的產物,即沒有誰可以通吃的情況下,大家不如坐下來談怎麽分贓(我記得我説過宋朝的分贓制度最好,也似乎是唯一一個大部分時間裏百姓基本不爲溫飽發愁的朝代)。至於把Fair play内化到人的品格裏,我大膽猜測是因爲過去西方有更多人研究博弈理論故相對中國顯得成熟很多。相對應的,中國似乎一直在“兵者詭道也”那個大坑裏徘徊,再加上“非我族者其心必異”論的極度排外,不光自己找不到安全感,也一直被外族視爲威脅。

近現代有兩個熱門中文詞直接進入英文詞匯,一是Kungfu,一是laogai,真是悲哀。

最後想到一句話,一個人若不愛自己怎麽會愛別人,更別提Fair play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1 22:44:4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mcmauM78FE&t=209s&ab_channel=AynRandInstitute

几十年前,来美国之前我就接触Ayn Rand的洞察,对于我这个在中共教育体系下,形成最初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人,我非常感谢Ayn Rand,我想她是一个extremely highlyintelligent human being, 也许她也是在俄罗斯苏联共产主义教育体系下成长的,我认为她的洞见非常精准。以此为基础,进入美国西方,思想和思维的成熟就会是一步步在增加内容,在圆融。最近我又再次重温Ayn Rand,理解她为什么会对宗教的那些评价。这个视频是Ayn Rand最棒的一次讲课,里面有好几个洞见。比如there is no collective brain, a gun is not an argument, etc. 有空可以看看,结合beyond self, beyond Ayn Rand, 包括阴谋论,我自己感到打通了自己的mind的各个环节,尽管我还是一个不确定主导的人,但是基础有了,我自己感觉很爽。 你可以试试,就像电影的蒙太奇,我喜欢时空的变换交替,我的mind需要这种变换,情节和情景那样的交融,包括Déjà vu

,似曾相识,好像梦到多过,等等,mind得到了完全的滋润,哈哈。我想老庄当初就是这样的。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1 19:45:41

我挺喜欢老庄的,他是个对确定性感兴趣,确又无法搞确定的智者。我认为是God手下的一个将军级人物,到地球华人中搞试验的。试验结果是,囚徒和大猪小猪博弈更要紧,确定性比国画还要阳春白雪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K.Jim 留言时间:2021-07-11 19:31:40

哈哈,我知道反共可以,5000年那个大东西不能碰, 即便是胡编出来的,也不让碰。我平时跟友人说,我这样probing,恐怕伤了很多宝宝的心,我觉得自己要检讨,但是water under the bridge,我反复解释只是针对我自己,我想也解释的够了.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1 19:28:02

honor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fair play,我经常说的比例感,分寸,我甚至拿吃海鲜自助来举例。很难看到一个honorable人会是阴阴的,酸酸的,这些都是不能beyond self的特征。至于用智商诿过饰非就太多了。

回复 | 0
作者:K.Jim 留言时间:2021-07-11 18:27:51

是否应该区分中国文化与新中国文化。“破旧立新”,“破四旧”;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7-11 10:45:53

honor我看來就是一個如何戰勝對死亡的恐懼的问题,後者在各宗教裏都有答案,不管是否真實,關鍵是那種信仰帶來的能量不可謂不强大。“信仰,勇敢,自由这个顺序”説得太對了!


順便扯一個離題的,有一種説法,古時候的學子趕考時大都會在枕邊放一本老莊。從積極意義上來説,他們知道那些應付考試的那些八股玩意是忽悠人的(跟今天的强國學習app類似),而老莊的自由浪漫可以部分程度療愈那些騙人玩意帶來的負能量。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1 09:33:44

这是honor问题,honor其实就是beyond self 的勇敢,只能从纯真信仰中展现,信仰,勇敢,自由这个顺序,否则就没honor,而是算计。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7-11 09:31:56

大一统肯定会有问题,欧盟,美国都出现这种问题了,小利益共同体不能被解构的,否则就是嘴硬而已。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