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历史的风的博客  
写下来的东西思路清晰,既不用追忆,也不曾惘然。  
网络日志正文
改开可以复盘了吗?—纪念白求恩篇(下) 2018-05-21 19:29:30

什么是资本主义的自杀式的经济发展呢?

是非必需的经济发展,是过度的经济发展,是有不可承受代价的经济发展。

大多数非必需的经济活动本来就是错误的甚至是罪恶的。比如说黄赌毒,比如说高利贷,比如说假药假货,比如说经济诈骗,比如说金融大鳄,比如说房产泡沫,诸如此类,都贡献GDP,资本主义无法杜绝此类经济发展。这一类中的最大项,虽不只限于资本主义,但却被资本主义极端放大了,这就是武器生产和军事供给。不说两次世界大战都是资本主义国家搞起来的,单说今天美国军火生产的经济规模,早已远远超出了防御甚至是世界警察的需要,而成为国家发展的重要经济支柱。今天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几乎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世界军费经济却越涨越高,完全看不见乐观前景。

过度的经济发展指的是此类生产活动的产品虽然有用但已过多生产了,它更主要是满足人类的私欲、虚荣和贪婪。打开美国人的衣帽间,衣服鞋子多得十辈子也穿不了。中国人的房子早就多于居住的正常需求了,可是还在疯狂地遍地盖楼。同样的东西,买了又买,不嫌其多。同样的基建,拆了又建,建了又拆。明明住在沙漠地区,却在住宅周围终年保持绿油油的大片草坪。在美国吃自助餐,有多少人满盘子食物动都没动就倒了垃圾。为了住舒服的别墅,大家都搬到了远远的郊区,结果是家家好几辆车,月月烧几百块钱油。城市里多少办公大厦整夜灯火通明;多少房屋里空调开得夏天还得穿夹衣。这还是一般百姓。那些富人们的贪婪挥霍浪费就不用我说了吧?如此种种,就像红楼梦里说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这本来是中国老故事里的败家子的做派,可在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是习以为常的状态,不但正常,还要大加鼓励,美其名曰扩大消费。那些无限崇拜看不见的手的北大经济学舌们,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在这只手的后面是一颗无法控制、无比贪婪的黑心吗?

为什么农业社会以节约为美德而资本主义以疯狂消费为美德呢?一是因为工业革命使用了不可再生的化石能源,使过度消费成为可能。二是资本主义的生存依赖于发展经济,不发展的话,社会就崩塌了。

但正是由于资本主义的无限贪婪及使用了不可再生能源和耗用了资源,使得此种经济发展有了不可承受代价:一是道德代价,二是生态代价。

先说道德代价。如果一位母亲生病住院,儿子雇了一名护工来照顾,自己还可以继续上班,这样的安排是“合理的”,创造了两份GDP。可是代价是失去了无形的母子亲情。在我们的现代社会里,有千千万万,无处不在的这种“合理安排”,使得人类社会逐渐进化成了感情的沙漠。我们难道不能问一句:这一切真的是合理的吗?真的是必需的吗?真的是不可避免的吗?

道德的代价还有更明显更极端的例子,就是中国的农民工。上亿的农民到城市里做最繁重,最肮脏,最低薪的工作。离开自己的孩子。我们不能不问邓江胡习,城市的建设为什么城里人不能做,他们凭什么成了高等种性了呢?我们又不能不问邓江胡习,既然农民来到了城市,他们为什么不能被一视同仁?为什么在住房,医疗和子女教育上受到贱民般的歧视?我们还不能不问邓江胡习,农民工的上亿留在老家的孩子们,谁来给他们父母的关怀,父母的榜样,父母的教导?这上亿的儿童还能不能在无父母的家庭中成长为正常人格的公民?这缺德带冒烟儿的包产到户,到现在还不肯认错。

再说生态代价。本来不想说,第一是大家都对碳排放,温室效应有狼来了的心理反应了。第二是不愿意被人看成柴静一样的装逼公知。但是又不得不说,因为经济发展的生态代价是巨大的、实在的、致命的、迫在眉睫的,与民主无关而与资本主义经济是紧密纠缠的。

我们一般人都痛恨为了象牙和犀角而偷猎大象和犀牛,也能赞同出巨资拯救因三峡建坝而濒危的中华鲟。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我们人类的经济发展正在快速改变或毁灭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的生物和化学环境。我们的经济发展正在每时每刻做着比猎杀大象,犀牛,比灭种中华鲟可怕万倍的生态破坏。生物史学家告诉我们,地球正在经历第六次生物大灭绝,比前五次(包括白垩纪恐龙大灭绝)的规模大得多还快得多。而这次大灭绝的元凶不是冰川,不是火山,不是小行星,而是我们人类自己。特别是几百年来的经济发展。今天我们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没有几种不是濒临灭绝物种。发展经济作为此次物种大灭绝的元凶是非常显而易见的。比如亚马逊森林的砍伐耕种,对海洋竭泽而渔,都不可逆的消灭了无数物种。在动物门的各个纲里,首先灭绝的将是是两栖动物,接下来的是淡水软体动物的三分之一,软骨鱼类的三分之一,哺乳动物的四分之一,爬行动物的五分之一,鸟类的六分之一,这些都正在灭绝。以前的大灭绝是以百万年计,而此次的大灭绝是以百年,最多千年计。我小时候北京西郊到处都是青蛙,泥鳅,天上有鹞子,虎不喇等好多种鸟。用自制的叉子可以在小河沟里叉到20公分的鱼。而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不但没有了青蛙,连麻雀都没有了,蜜蜂也没了,蚂蚱、蝈蝈儿、挂了扁儿都没了。再过三十年海洋里的塑料就比鱼的总吨位还多了。海洋酸化已经开始彻底消灭珊瑚礁生态系,你的孙子就有可能看不到活的珊瑚礁了,尽管它们已经熬过了上亿年的进化岁月。大家难道没有想到,亿万年形成的有机化工原料煤和石油就这么白白烧掉了,我们的后人怎么办?

癌细胞拼命扩张,最后跟身体一起死掉。我们在片面发展经济毁掉地球的同时,不也是毁掉了自己吗?

资本主义之所以有病态发展的经济,是因为财富的大部分流到了少数富豪手里,只有不断增加利润,增加总财富,才能分给穷人一点。就像水管子到处都漏水,必须不断使劲进水才能流到另一端一个道理。而社会主义不需要把富人先喂饱,省下的财富人民很容易分享到,所以不需要有非必需的经济发展,也不需要有过度的经济发展,更不需要有不可承受代价的经济发展。

经济发展还给人带来虚幻的幸福感。

财富与幸福无关是很容易论证的。否则的话现代人会比宋朝人幸福,宋朝人比汉朝人幸福,那么周朝的人就该痛不欲生了。可是我们从各朝的文学作品和历史记录来看,完全不是这样。任何正常状态下的人群都有幸福的和不幸的。

财富的确可以给人带来愉悦,但只是暂时的。一个人获得升职提薪时是快乐的,但是用不了多久这种快乐就会消失。因为动物神经中枢的奖赏机制是快乐的生理基础。而进化出奖赏机制就是为了要不断驱使动物做对生存生殖有益的行为。所以奖赏必须是短期的,如果一次奖赏就能产生持久的愉悦,那动物就不会再重复此种有益行为了。假如大鼠一次性交就能产生终生性满足,它就不会再做第二次了。

幸福的获得与期望值确实有关,期望值太高总会有不幸的感受。所以追求财富不但不能获得幸福而且会减低幸福。越贪婪就会越焦虑。

有些人想当然地认为改开后的人比文革前和文革中的人更幸福,对不起,你们被系统地,别有用心地骗了。

下节《愚公移山篇》将讨论反文革的历史深层原因并质疑文革失败了吗?


浏览(1349)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18-05-21 20:44:34

米国就是这么自杀地发展这么多年,还越来越有生机。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