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蛟龙的博客  
山蛟龙财富  
网络日志正文
规划战后,欧洲大转向 2022-04-29 17:25:55

前几天的博客我说了,德国本来是跟俄罗斯勾兑在一起,再联合上中共国,搞一个陆权国家联盟对抗以海权为主导的美国英国和日本。

普京所发动的这一战,完全改变了世界。不说世界,起码完全改变了欧洲。

一、欧洲从一个一盘散沙的状态重回到团结一致的状态。不但欧洲国家之间团结一致了,美国也与欧洲团结一致了。

二、德国不敢再在欧洲称老大了,到了快被欧洲抛弃的边缘,迅速地回归了。

欧洲自从英国脱欧开始,甚至更早,就已经同床异梦了很多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德法主导创立欧元与美元抗衡开始,英国就不爽,并且坚决不加入欧元区,坚决保持英镑的独立性。所以,实际上,英国脱欧不是从所谓的在议会表决脱欧开始的,而是在欧元创立时就已经开始了。英国坚定地与美国站在一起。

德国主导的欧洲走向了与魔鬼同床共枕的方向。不得不说,德国这个国家总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判断错误,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全失败了,还无法从中吸取教训。战后处心积虑地搞欧洲联盟,主导欧洲与美国抗衡,结果上帝都不让,硬是弄出普京这么一个人,把德国的野心硬生生地干掉了。

美国在去年八月就告诉欧洲国家,当然包括德国,欧洲战争即将来临,但德国在默大妈即将卸任的情况下根本无心改变已经延续了十六年的政策。在肖兹上台之后,还是依然延续着默大妈的政策,对俄罗斯亲近,保持跟俄罗斯不是盟友胜似盟友的关系。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初,德国只提供给乌克兰钢盔与防弹背心,而且要乌克兰到波兰边境自取,气得泽伦斯基都想骂娘。

战事往后发展,俄罗斯情况越来越不行了,美国与英国完全主导了战场的方向。可想而知,战争结束,整个东欧的利益将落入美国与英国的手中,德国开始醒过来了,开始转向了,提供豹2坦克给乌克兰了,提供火炮等重武器给乌克兰了,开始减少并且要逐步切断俄罗斯的能源供应了,要跟美国一起了,总理要访问日本了,为了战后打共开始联合日本,包括在经济以及供应链上的合作了。

法国也一样。不得不说,我是非常讨厌法国那个小丑似的总统马克宏。很遗憾他居然连任了(也出现了“败灯曲线”)。我不明白西方国家的左派现在窃选作票是不是已经完全公开化了,在美国2020年败灯造票的带领之下,反正这种选举实在很恶心。

马克宏也是跟普京勾来连去了,玩两面派。慢慢地,看见风向不对了,从不提供武器到了也把重装武器提供出来。有分析说是因为在选前有压力,马克宏不敢过分支持乌克兰。我觉得这种分析实在不靠谱,右派勒庞就是支持乌克兰的,你马克宏要抢勒庞的票你还不支持乌克兰,有没搞错?所以根本不存在所谓的选举的考量,关键是马克宏本来就是个小人,就想着两边通吃。马克宏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情报都不掌握的情况下,当然不明白乌克兰有机会取胜,所以不敢支持乌克兰,而与普京勾勾搭搭,三天两头跟普京通话,替普京传话。

到了发现大势已去,不得不转向了,赶紧转过来,只是让人觉得动作过于生硬,很容易把腰扭了。

大家知道,东欧在原苏联的华沙集团之内的社会主义阵营里,经济发展滞后。在脱离苏联之后三十多年时间,经济发展仍然没有追赶上来。正是因为东欧欠发达,所以机会无限,是个非常好的待开发地区。

普京入侵乌克兰,给了美国进入东欧千载难逢的机会。

美国国会又通过了300亿美元支援乌克兰的计划,这不仅仅是给予乌克兰战场的支援,这是包含着战后的构想的。我一直说,新了“马歇尔计划”马上来了,可能美国这300亿美元还不能完全算新的马歇尔计划,要看后面战打成什么样,美国一定会在东欧花大钱。

现在,整个欧洲都明白了,俄乌之战乌克兰战胜是铁板钉钉的事,只是不知道怎么个胜利法,是把俄罗斯军队赶出乌克兰国境,收回克里米亚与乌东还是有可能打进俄罗斯(英国已经在鼓励乌克兰攻击俄罗斯境内军事目标)。

反正,美国经此一役,世界老大的地位又回来了,放个屁都带响的,德国法国不得不再回到美国身边叫大哥了。


浏览(11624) (110) 评论(4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山蛟龙 回复 thesunlover 留言时间:2022-05-04 11:44:10

thx for support!

回复 | 0
作者:thesunlov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4 07:02:30
敬佩作者!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1 20:23:05

是的,所以有一口气在,还是得张口,沉默就是作恶。

回复 | 6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1 20:18:45

唉,這兩年工作、生意不受影響的很少。哈哈,我得苦笑一下,造成這些影響的人本來我們該繼續痛駡,但很多人因爲一場戰爭就聽天由命不去追究了。

回复 | 2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1 19:51:42

谢谢理解兄弟,我希望我们作为普通吃瓜群众,有一颗善良的心,有同情苍生苦难的心,有一颗为正义发声的心,有谴责恶的勇气,甚至不惜牺牲一些看似很重要但尚可以牺牲的东西,比如金钱利益或者被不理解者误解甚至谩骂等。在这方面,我个人是牺牲蛮多了,身边的所谓的朋友越来越少,生意肯定受到影响只是无法估计损失了多少而已(好在有饭吃不怎么在乎)。

回复 | 4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1 19:29:48

老兄別急,我不擔心你譴責誰(尤其是譴責殺人魔王),我也不是建議博主們走極端成爲業餘情報界大拿(或者眼睛如朝陽群衆那般雪亮,哈哈),只是讓咱們的推理邏輯盡可能完備。我想我最較真的是,不能因爲某些腐敗透頂的政客在臺面上也在譴責抨擊你抨擊的對象,那些政客突然就成了有擔當的領袖,然後就大局爲重把以前的大事化小了。就像土共罵索羅斯,我也罵索羅斯,我要是“顧全大局”從而原諒殘害鐵鏈女們的土共凶犯,那不是忽略了原先關注的那個惡嗎?我不排除政治人物之間有各種妥協,但作爲旁觀者的我們則無必要。

回复 | 1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1 17:38:24

兄弟呀,很多事情我们真的看不清楚,只能说再怎么挖掘背景信息都不见得我们就掌握了真实的东西,我们的判断就是对的。况且我们也不是吃政治饭的,只是根据公开媒体信息,然后用我们的知识经验以及思考去推导其中可能的原因过程等。所以,我从来不敢说我是对的,有时候不得不等长久时间到了档案解密或者媒体有更多的信息,我们才会发现前面的东西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回事,补足了我们对事物判断的东西。


我比较简单,我知道中共的恶,我只希望我也只能够希望中共得到剿灭,至于世界,肯定还是不太平,不可能永远是正面的东西,任何时候都会有反面的负面的东西,不管是全球主义还是伊斯兰主义或者其他,我们也许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能够有根有据抨击到的东西,包括中共的独裁以及俄罗斯的野蛮入侵令生灵涂炭。背后的东西,太多了,现在观点很多,但我都无法信。我仅仅认为,明显的恶都不去谴责不去抨击,我还指望所谓对恶背后的恶的谴责与抨击?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1 06:55:15
說起希特勒,敗登這個徒弟新建立的真理部學得很像。?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1 06:46:36
(續)佩羅西、Schiff等跟通俄門事件相關的幾位政客集體訪問基輔,330億的戰爭財得好好打點。
海外華人是否被大外宣左右,那是每個人自己的事,我們只能盡可能挖掘更多真相,雖然很難。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5-01 06:41:49
這就是我建議看川普那場聯合國演講的原因,不要因這個概念被大外宣理由就認為全是謊言。在美國,支持普京的白人右派比支持普京的華人右派多多了,因為他們最有切膚之痛。你不妨注意一下,佩羅西、Schiff等跟通俄門事件相關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01 06:18:08

不好意思,我对所谓的全球主义的看法是,很可能是中共大外宣制造出来忽悠右派的东西,以转移人们特别是右派对中共的攻击。


我看到过许多有关全球主义所谓的恶行,但都仅仅是描述而没有证据。而中共的恶是实实在在的证据汗牛充栋,我们不去打中共而去打所谓的全球主义,我个人认为不但被人忽悠而不自知,而且被人卖了还为人数钱。


现在太多的川粉右派支持普京,我起先不明白原因,现在慢慢找到了一点头绪了,这些人基本上是被中共所利用甚至本来就是中共的打手,算是中共的高级五毛,跟油管上经常发一些民主小知识偶尔骂骂中共的所谓大v一个德行,在大是大非面前就开始为中共带风向,把矛头引离中共,让中共不受或少受攻击。

回复 | 6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22:59:07

我們好像對獨裁和專制的範圍界定不一樣。我説兩個獨裁領導人的獨裁確實比較沒啥意義,其實還是經你提醒的,我的意思是各級政府方方面面的專制并非全部是獨裁者裁定的,而且中央集權方面跟聯邦制相差也很大,所以兩個國家政府之間的比較還是可行的。比如説莫斯科市府跟北京市府比,聖彼得堡市府跟武漢市府比。我覺得俄國雖有國家級媒體,但并沒有如大陸般的限制言論自由,所以最多是跟美國學Mockingbird工程在私底下管控媒體。即使按你們説的最不堪的情況,俄羅斯的50步要讓大陸的100步追上,不知道要幾代人的努力(除非習良心發現,一人扮演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兩個角色,那還真是你説的天使,哈哈)。


還有,你大概是過分看重國與國的關係,而全球主義玩家是沒有國界的,從基辛格到奧巴馬這幾代政治人物,要是只把他們當美國人看就容易漏掉背後的勢力。美國有大財團甚至也幫助扶持了希特勒,但是沒人説希特勒的主子是美國。我曾經還說地緣政治學説的適用範圍今天已經大打折扣了,因爲各國早已經不再是按照傳統意義開疆拓土那般爭奪資源,大財團們對全球主義的追捧已經修改了太多游戲槼則,這也早不是什麽陰謀論了。若説川普的MAGA還有些美國戰略的考量,要是説奧巴馬、拜登們有什麽美國戰略,那就太不符合現實了(保守派很多人評其為自殺戰略)。

回复 | 1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30 21:56:43

说实在,我不知道俄罗斯人民对普京的感受,反正所谓的大内宣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来自于独裁政府,包括纳粹、苏共以及现在的中共,甚至还可以涉及到金三胖等独裁政权。


我们仅仅从独裁政权的大内宣外传的信息去判断其独裁程度实际上是靠不住的(我也看到有关俄罗斯的报导,我也曾对普京存在好感,起码比对乌克兰的历界腐败但无能的领导人有好感)。目前来看,俄罗斯富豪已经对普京表现出了不认同,我想再过三个月,俄罗斯民众就能够感受到普京入侵乌克兰的代价了。所以,没有所谓比较好的独裁,独裁就是独裁,大内宣大外宣做得好就可能是比较好的独裁,就象没有“大翻译运动”时,台湾、香港以及国外的华人有许多人对中共国还存在好感。


至于疫苗,毒性的问题,也不存在所谓的毒性低一点的问题,我不懂得医学,我只是怀疑是否数据得到充分的披露。中共国的疫苗在实验中死了多少人,有多少副作用,象辉瑞那样披露了吗?俄罗斯的疫苗存在同样的问题,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我对独裁政权不敢抱有任何期待,我必须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独裁政权的恶。


说到美国跟中共的勾连,我只能接受目前市面上普遍的观点,联中抗苏,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希望通过中共的经济改革达到政治的改革,只是美国政客低估了中共的恶,也就是共产思想与中国权谋相结合之下的隐蔽性,比如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示弱于美国。所以说,美国过去三十年,起码从苏联解体之后对中共的战略就是错误的,在89之后美国对中共的战略实际上就要转向了。


假如中共不是出一个猪头一样的习近平,再韬光养晦10年时间,美国真搞定中共还真是不容易。所以,我一直说习近平是上帝安排给人类来灭中共的天屎。

回复 | 4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20:54:28

對,我忽略了專制,獨裁跟獨裁比較確實意義不大,那畢竟只是對一國元首個人的評價,但專制的空間範圍就大多了,表現形式也呈多樣性,人民的實際感受就更不同了,這些更應該比較。我還真不知道希特勒統治下的國民實際感受如何,我知道習統治下的武漢、上海等地民衆受困、飢餓的滋味,但俄羅斯未曾聽説嚴苛的封城和疫苗强制(另話,據説俄羅斯版的疫苗相對Pfizer、Moderna等大牌也相對毒性沒那麽大)。也就是説俄羅斯的專制給民衆的喘息空間要大得多,中國大陸沒法比。我覺得我們的喜好不能作爲判斷民主或專制程度的標準,而應該問國民自己的感受。

澄清一下我爲什麽説起共產國際。共產納粹那些意識形態不重要,我重點是强調土共的主子是誰,以前的主子是共產國際(或蘇共,本質一回事),但共產國際解散且中蘇閙掰之後,毛周公開認了新主子。耶魯大學的期刊說毛其實更早在北大期間就被西方看中栽培,陰謀論暫且不論,我們只看基辛格訪華之後西方在聯合國驅逐有否決權的中華民國把席位讓給共產中國,然後鄧小平又幫助西方藉入侵越南拖垮蘇聯,再然後就是西方送給大陸世界工廠的地位。現在的習對普京最多是利益上的合作關係,兩者閒不存在誰是誰的主子這一回事。

回复 | 1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30 19:31:57

我觉得关键在于机制并不在于选票。如果非要说选票的话,北京的选票也是货真价实的,不需要多猫腻机器。所以比较普京的选票与习近平的选票没有意义(我个人看法,不见得对)。


独裁的本质是一样的,希特勒的独裁与斯大林的独裁没有两样,与习近平的独裁甚至目前普京的独裁,我个人认为是一样的,至于所谓的选票,这种东西容易。普京的选票看上去货真价实,问题在于总统当了当总理,总理当了当总统,这么玩表面上都是在宪法框架下的游戏,问题是谁都知道普京当总理时,俄罗斯真正的掌权者是谁。


至于共产国际由信继承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共产主义不管谁在主导,它都是跟纳粹无异的东西。中共很明显是苏共的儿子,而且中共不但继承了共产主义的基因,更进一步把中国的权谋融合进了共产的基因,就象现在的武汉肺炎病毒一样,是由冠状病毒植入的爱滋病毒等基因,所以中共的共产主义是共产国际病毒升级版的东西,甚至比纳粹病毒更可怕,只是其具有隐蔽性,世人更不易发觉其危害而已。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19:05:35

你提到俄中的比較是個好話題,俄國的獨裁跟土共的獨裁本質不同。如果去問俄國人是否支持普京,再問中國人是否支持習近平,我想答案是很明顯的。俄國起碼有表面的民主程序和相對獨立的媒體,選票和民意調查也是家常便飯。要是有人說俄國的選票機還不如多貓膩的公開、透明,除了驚訝我還真無言以對,哈哈。

我們認知最大不同処之一就是,我認爲土共寄生於西方,它是全球主義集團的小跟班,而你們幾位似乎認爲土共現在牛大發了,上升為對人類的最大威脅(甚至有人認爲土共已經成了北京喬的後臺,連Musk也開玩笑承認)。原先的共產國際直接參與了土共的組建,那麽解散之後的共產國際去哪兒了?是俄羅斯繼承了還是共產國際的原主人?乾脆這麽問吧,列寧的革命本錢哪裏來的?

回复 | 1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30 19:00:47

没有错,你的这个看法我认为是对的。


正因为这样,所谓政府需要监督,民众需要发声。我不敢说民主制度有可能让所有人满意的完美政治制度,但人类发展到现在,民主制度三权分立或者说四权(媒体)还是目前所能够找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


虽然还无法百分百避免政府领导人犯错,但会极大的减少犯错。我们对此应该要有信心,我们应该抱着乐观的心态去看待。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18:49:38

哈哈,就算證明他錯了,也不能證明自己的對,所以咱們不用計較人家對錯,更要關注他爲什麽“錯”。當然我們的關注並不重要,可西方國家領導人必須得瞭解對方的邏輯,否則打仗瞎打、談判瞎談,受苦的是百姓。我想連你我都明白的簡單道理,西方領導人也都明白。我想表達的是這些領導人對也好、錯也罷都是故意的。

“平民百姓所掌握的信息或者情报并不足够”正是需要我們去挖掘的主要原因。你看,要是我早知道Musk收購會成交,我提前在成交前抄底推特股票多好,哈哈。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30 18:35:41

一个根基独裁的国家与人民,独裁是国家的基因,就象家族有癌症基因,条件一具备,癌症就滋生。


反共是政权与形势的共同结果。


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可能经济发展给统治者带来自信,自信带来拥戴,进而发展成为了膨胀,再进一步发展成为了独裁,然后就扩张了。


其实,这种情况套在中共身上也似乎合理。中共国也是因为经济发展,慢慢变得自信,自信发展成为膨胀,膨胀变成独裁,然后为了维护独裁就有可能走向扩张侵略等。


这回若不是普京遭受重大挫折,说不定阿斗已经对台湾开战了。

回复 | 1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30 18:22:23

兄弟,人是复杂的,国家领导人也坐犯错,包括美国总统。我们可以举很多例子证明民选的国家领导人也不见得个个“英明”。许多情况我们不理解也正常,一方面,我们平民百姓所掌握的信息或者情报并不足够,另一方面,我们的理解力与前瞻性比政治人物有所差距(我只能这么说了,毕竟政治人物或者象索罗斯那样的富豪还是有其过人之处,不然的话,我们这种耍嘴炮的普通网民也可以成为政治人物或者富豪了)。


我们在这里分享观点,一是表达自己,一是互动取长补短。跟大家交流,我也在学习,虽然许多时候我似乎都在辩解,并非不认同,而是有时候把问题提出来,希望获得更进一步的交流,让自己对问题看得更透一些。

回复 | 1
作者:山蛟龙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4-30 18:11:37

兄弟,我真不知道你是“蒙”的还是真正凭事实判断普京会入侵乌克兰(开玩笑,别太在意哈)。


从我个人对政治事实的判断,我还是愿意相信做一个快乐的第三人的利益要大于入侵乌克兰,而不是因为败灯的软弱就可以丢掉西瓜而去捡芝麻。所以,我至今不思悔改地认为是普京错了才导致我判断错了。而且未来也会证明普京的入侵是极臭的一着棋,也可以证明是普京错了。


不管怎样吧,历史不容假设,既然历史走到现在,我们也只能往下看了,错了是事实,对了似乎意义也不大了。


至于小泽是不是真男儿,我个人还是认为他是个演员,不但喜剧演得好,悲剧也演得不错(把整个国家作为舞台)。从现在所放出来的东西来看,他早就知道俄罗斯肯定会入侵乌克兰,所以他不离开乌克兰是演的,因为美国告诉他,美国会保护他,美国会支持他,美国一定会有办法打败俄罗斯,所以他配合着美国败灯演戏,越演越好。至于土共的那个二逼,不提也罢,不是一般的蠢是极蠢极蠢。等着吧,老败一定会打那个二逼的,但不是一棍子打死,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需要美国政府花上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做掉土共,象当初对付苏共一样。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18:06:47

我提一個思路,自己也不太確定,探討一下。葉利欽和普京原先都是解體蘇聯的關鍵人物,他們當時是真心反共不得不解體蘇聯還是聽命西方配合冷戰的需要,我認爲是後者爲主,反共也許真心但更主要是順勢利導。葉利欽去世後,羽翼已丰的普京還算年輕,在跟西方打交道多年後發生轉變欲有所大作爲實屬正常,他的“還你一個强大的俄羅斯”和川普的MAGA完全是一個意思,這大概也是二人惺惺相惜的主要原因,因爲他們面對共同的全球主義establishment這一敵人。

受沽渎博的啓發,我最近搜了一下川普2019年在聯合國關於反全球主義的演講,建議聽一下這個片段: https://youtu.be/gz--5LTTmaM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17:57:24

哈,哈,我倒是判断普丁一定会入侵乌克兰,因为拜登太软弱无能了。

相反,川普也绝对不会“牺牲”乌克兰,他虽然试图联俄反共,但对普丁是寸步不让,绝不会让美国或北约沦为普丁勒索的对像。

穿透口炮看实事,就不难得出这些判断。

但没料到的是普丁抢了习近平的绿灯,也没料到乌克兰的演员总统是真男儿,害的土共现在手足无措。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4-30 17:38:53

支持,实际上,二战时美国通过租借法案支援了斯魔大量的物资,才让斯魔支撑了东线的战场,以致最后战胜希魔。所以,我的观点是,有时候必须要与魔鬼为伍一下下,包括川普联俄抗共,我明知道俄罗斯不是好东西,为何还要支持川普联俄抗共呢,原因就在于中共比俄罗斯更可怕。


现在败灯根据实际情况,走了另一条路线,先剪除中共的左膀右臂,也是可行的。条条道路通罗马,只要战略方向不偏就行。


至于败灯儿子跟中共之间的勾搭情况,我相信共和党不会放过败灯的,败灯儿子只是苟延殘喘而已,我认为美国的法律不太可能放过败灯儿子的,至于老败是否参与其中,最终还是会有调查结果的。

回复 | 3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17:37:24

謝謝對“犧牲”的進一步解釋,那沒有我原以爲的大原則問題了。

我覺得我們看問題角度、看法不同很正常,但還是應該盡可能彌補一下個人認知中的一些死角。你們對高速路上的地雷的質疑,我笑納,但你們對政治大人物有一廂情願的成分,你也注意到了,但似乎沒有什麽彌補,反而double down說“目前只能对老败的路线抱有希望”以及“只是普京错了”。國家元首們表面風光,實際聽命于誰我們並不明確啊,你看索羅斯說Putin背叛了他們,而國際大能源公司還繼續買俄羅斯油氣而且用盧布,怪不怪?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4-30 17:32:24

奥维尔同学,我对乌克兰没有好感,但我也支持乌克兰抗俄。


我认为普京必须下地狱而且一定下地狱,联合国是不是能够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我表示怀疑,但联合国秘书长已经发话了,要国际刑事法庭调查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屠杀行为,即使俄罗斯对此做出不屑一顾的反应,但我认为普京必然有机会被调查被抓到海牙去判刑,除非他被政变者杀掉。

回复 | 0
作者:山蛟龙 回复 must 留言时间:2022-04-30 17:28:57

有这种极端反应非常好呀。这就象夫妻之间的关系,大家为了家庭和谐,有不满或者问题隐瞒着,但关系却不断恶化,感情越来越成为问题,到了一定的时候就离婚了。有时候,把矛盾暴出来,吵一架,互相之间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然后双方互相获得对方的观点,如果是理性的夫妻双方而且有为了一个家而努力的心思,大家还是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理解一下对方,如果双方都这么理解了,夫妻关系就会越来越融洽。


这种比喻可能不合适,实际上一个国家的左右两派跟夫妻关系多少也有些类似。左派攻击你兄弟的言论我也听到一些,这是好事,起码你兄弟已经把Twitter买下来了,以后白左如果真反感twitter了,可以自行离开,但我认为它们不会,musk允许左右两方在twitter是言论自己,今后这种一言堂的情况就会改变,然后双方可能慢慢弥合观点的的差异,达到compromised的状态。

回复 | 1
作者:山蛟龙 回复 must 留言时间:2022-04-30 17:20:03

可能是吧,我对美国国内的情况不是很关心,所以在分类以及分类背后的意义没有认真理解。实际上所谓的取消文化,跟中共文革时搞的是同一类的东西,确实是一种敌我矛盾,实际上这种东西还是来自于1958年苏共的“naked communist”的思想,现在被中共完全继承了,并且要美国搞得风生水起,甚至在全世界都搞得风生水起。


不管怎样,我依然相信美国民主的自我纠正机制还能够发挥作用,在目前美国朝野把中共当作共同敌人的情况下,假以时日,美国的情况会有所改观,你我都在发挥着滴水穿石过程是“水滴”的作用。

回复 | 1
作者:must 回复 山蛟龙 留言时间:2022-04-30 17:12:13

老川之所以对欧盟摆脸色,根本在于欧盟白左当道,把美国给他们的银子用于推行极左社会政策,比如,去喂养异质文明残忍入侵者,再如如,东德余孽默巫婆,放纵异族群起性侵德国女人。等等。担当如此欧洲的“领导”,还是让位给老败吧。

回复 | 3
作者:山蛟龙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30 17:03:28

兄弟,关于这一条,我不得不解释一下,不是狡辩,而是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这里所说的牺牲绝对不是现在这种牺牲,而是2014年普京入侵克里米亚那种模式的牺牲,也就是说不用平民生灵涂炭的牺牲,无非就是乌克兰成为俄罗斯的附庸国。


为了达成抗共的远大目标,乌克兰成为俄罗斯的附庸国,我真不怎么care,这种话说出来有点不厚道,但这是一种政治的现实,也就是假如老川在位,要与俄罗斯联合抗共,必然要与俄罗斯进行台面底下的某些利益的交换。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