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人参花的博客  
不装,不拍,不扁  
https://blog.creaders.net/u/2333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我暗恋过的两位老师 2022-01-13 16:10:19

我大概有英雄情节,又生活在和平年代,一个英雄辈不出的年代,就自个儿造点儿英雄崇拜崇拜。在一直念书的环境里,知识更多的老师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

曾经芳华的岁月里,我暗恋过两位老师。就因为坑人的文学作品看多了,看成了一个满脑子浆糊的傻丫头,天天幻想着邂逅英雄。好在那年代不流行崇拜金钱和权势,而是崇拜知识。现在想起来也不至于那么羞愧。

上大学时,最不喜欢的科目是政治课,但是很快就迷上了政治老师。老师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他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历史问题的时候,颤抖的声音悲愤激昂。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洒进来,勾勒出他跳跃的头发和白衬衫的项背,双手在粉尘飘舞的空气中劈来劈去,最后把粉笔头往黑板上愤怒地一掷。这个画面一下子击中了我。这就是一位愤世嫉俗的英雄啊!

下课找机会问个不叫问题的问题,个别辅导以后就更糟糕了。近距离看着他英俊的脸,眼睛都忘了眨。估计我不设防的脸上写满了崇拜,两眼不停地放电,老师也相当受用。结果就是,逃他的课去看电影的时候不用担心挨骂,考试的时候不用担心不过关。但是他只教了我们一年就去念研究生了。

老师念书离开的时候,把自己宿舍的钥匙给了我。复习考试的时候,就会和室友一起去看书。有一天室友先走了,我一个人呆了一晚上,煤气中毒了。站起来回宿舍时,一头栽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所幸脸正好冲着门下面的缝隙。不知过了多久,被透过门缝刮进来的冷风吹醒。爬起来赶紧去了医务室。还好没变傻,就是差点儿壮烈了。

我后来到他念书的学校看过他,他介绍我给他的导师认识。他的导师是一位著名的政治经济学专家。这位导师年轻的时候有个初恋,生病时死在他的臂弯里,导师从此不敢一个人睡觉。当时导师已经相当老了,我想象着他一生中的无数个不眠之夜,思念着初恋,真的好心疼他。

政治老师硕士毕业后就职国务院,又在职念了博士,又去南方的一个小城市挂职当了市长。等我出国前去他家告别时,他已经回北京了。在哪儿高就说实话我也没敢问,但是见到了助他仕途顺遂的太太,那长相是相当地接地气儿,不用问就是家世显赫。

另一位是我的画画老师。年轻的时候学画画并不是因为热爱美术事业,就为背个画夹出去写生时,样子看起来挺打人。老师是油画科班出身,个子不高,总是举一张很严肃的脸,好像整个世界都欠他点儿什么。后来不知怎么做了政法委的一个处长,倒是挺合适他严肃的样子。当时我是相当崇拜他。他已婚有两个孩子,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的崇拜。他画儿画得多好啊,调色板上乌成一团的颜色,在他手下魔术般地变成一幅幅明朗的画儿。他画画时的认真神态,有点像石膏像大卫,也让我着迷。通常是,他看着大卫口若悬河地讲解,我望着他认真地胡思乱想。外出写生的时候,我坐在他自行车后座上,双腿交叉肆意地晃着,在风景如画的田野上穿梭,我们俩一句跟一句地聊着。老师时不时地吃吃笑着,好像我总是问错问题,他不屑地解释着。到了地方我也不真画,被田野里的花花草草吸引着,跳来跳去地去采花儿。

有一次在他们家,师母在给我们切西瓜,红红的汁水流了一桌子。那是一个很热的夏天,树上的蝉拼命地叫着,我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很小心地抿着西瓜,怕染了裙子。老师突然说,你穿裙子应该穿V形领,说着在自己只穿了背心的胸前画了一个大大的V。这个画面我后来一想起来就乐。这是个微胖的中年大叔呀!在他身上画的那个V形并没有增加美感,只是我后来一穿V形领连衣裙,就想起老师认真的神情,想起多年没见过的老师。不知他后来过得怎么样。

高考的时候,自然扔了所有的爱好,考了为五斗米折腰的理科。老师也说我色彩感不行,素描完了就结业了。唯一留下的是,拍照片的时候会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一下取景框,提醒自己,咱曾经也是个有追求的人。

后来出国办护照的时候,老师交代一位在外事办工作的师兄帮忙,那哥们儿倒是很给面子,前前后后竭诚协助。但是出国后通信的时候,老师满篇的政治正确报效祖国,我们就慢慢中断了联络。

这么多年过去之后,现在再回头看看这些我曾经崇拜过的人,路数都是,英雄,伏身苟且,变沧桑大叔,然后转路人。好希望他们能坚持英雄下去。在这个只有偶像没有英雄的年代,想找个英雄崇拜真心不容易。正如网友如蓝所说,我们已经翻过了仰视英雄渴慕王子的这座山,再回头望去,他们,都成了长不大的孩子。

而我们,都从当年的女孩成长为母亲。如果说爱情像生命中一路走来那些开过的花,婚姻和孩子就是结出的果。我感激那些曾经炫目的花,也感激那些使我成长的悲欢离合。生命中所有的磨难,都为成就今天的我,人生所遇,皆是人生。为拥有如此丰盛的今天,为今天在历尽沧桑之后,还能坐下来平静思考,冷眼旁观地写博行文,我感激生命所有的赐予,所有。


浏览(14593) (85) 评论(1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1 17:07:02

前辈,我道歉,我记性不好,好像问过你一回了。但是你的文学造诣让我又怀疑你是专业的了。

你的暗恋last了多年,长情。这孩子一定魅力很大。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1-21 15:28:35

暗恋,绝非轰轰烈烈、有声有色的,全部体现或表现在生活习惯、个人情感上。

比如芮润桃,当她老师的时候几乎每天去学校,都要绕远儿路过一下她家门口,几天不见心情就有烦躁感……

若干年后,有一阵儿流行“知情返乡重聚”之风,每次都是我出钱,要不是为见见润桃,我才懒得张罗呢……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1-21 15:12:40

文学、古典文学、诗词……嫖客、嫖友。特别还是京剧嫖友。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1-21 15:10:01

我是科班、标准、正规计算机相关专业毕业,专业是《电磁场数值计算》

研究生论文专题,原子能研究所回旋加速器磁场计算。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1 12:56:54

老高不是国画吧?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1 12:55:39

霏霏淫雨之润,期期待熟之桃。

好美的诗。前辈是中文专业的吧?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1 12:37:18

算了,还是接着说我的的芮润桃吧,我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芮润桃,芮,瑞雪兆丰年的瑞。靠,眼见得是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早有准备,家长指定于是大老粗。

也就是在这一刻,我对芮润桃的暗恋开始的,芮润桃是我的“一字之师”。

霏霏淫雨之润,期期待熟之桃。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1 11:57:28

话音还没落,一个小姑娘,也就是芮润桃一下子站起来,大声问:老师,咋地莫老鹅涅?

山西人说话本来就软,音调还带拐弯儿,从润桃嘴里说出来,别提多好听了……

说句不怕丢脸的事儿,我先前干农活儿的时候,就喜欢和村里的小媳妇儿、大姑娘之类的搭伙儿,比如间苗儿、除草、脱玉米粒儿……干活儿都不觉得累,莺声燕和,叽叽喳喳、婆婆妈妈……好听。

有一次和一个大队保管的妹妹一起收胡萝卜,她叫杨根妮儿,长得又白又嫩,属于白萝卜、大白菜型,丰满、健硕还带点苗条,让人想入非非……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1 10:28:13

等我回过身儿来,紧张的就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赶忙抓过“点名册,开始点名……这一下,安静了许多,再闹的学生也怕点名。

不过坏了,点到“芮润桃”的时候,那个倒霉的“芮”字不认识!

有心念成内,可又不敢,也是我急中生智,干脆跳过去,不点这个名字,等点完了再装模作样的漫不经心的问一句:有没点到的举手。……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1 10:11:40

木秀,你小说每次太拎啬!

增加点不行,至少得像一篇课文

哪怕“ 半夜鸡叫” 的一半也可行!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1 10:06:26

其实我在黑板上写字,故意放慢速度,看起来一笔一画,是想镇镇班风……没想到被韩三牛的“球式吧”破了我的童子功。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1 10:02:35

是,老高火眼精金,中国农民扎根于“自留地”的那种特有的狡猾,奸诈城里人望尘莫及,跟甭说那些吃官饭的王八蛋们了……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1 09:46:26

老高,不管你是啥职业,都是我敬重的九段吃货。我不再逼你了,

你这人,丢三拉四,眼睛不敏感,怪不得出门遭贼。巴黎游掉包包。我早说过,而且这网上胡说八道留帖其实都是大实话。你早就应该看出我做啥的。说过,色彩素描还不错。

你加油!

那个苏童局限,编些封建迷信成谷子老糠,中宣部,广电局胯下讨生活,而你未来,天花板应该比他高。能走多远,取决先看多远!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1 09:30:40

惨,我今生最大遗憾;没上过高中课堂和进大学校园。

木秀先生,有文化的人,上过大学,会写章回小说。

农村粘过地气底,民办小学的先生也不好做,那些没长醒的乡村娃娃捣蛋鬼恶作剧,秀老师下课回办公室第一件事首先检查,衣服背粘秀莫小纸片;乌龟和王八。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1 03:21:04

我正在黑板上极其认真的书写自己名字的时候,背后就开始乱套了,叽叽喳喳、嗡嗡的,说什么的都有,不过我清楚的记得是从韩三牛的一句“北京来的大学生?球式吧”开始的,随后便是窃窃私语声、讥笑声……“球式吧”,是山西我插队那一带最标准最常用的骂人话,相当于北京的“他妈的”,当然,山西话,相应的有“球毛”……急了就是“你敢咬老子的球儿吗?”……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0 15:43:42

前辈,你的章回小说更新快点呗,有点急。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0 15:42:29

老高,不管你是啥职业,都是我敬重的九段吃货。我不再逼你了,不然下回可能会说,“其实,我是皇上”。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20 14:05:21

我那个民办教师还一个特点,包班制。也就是说,老师全包,班主任、辅导员、所有的主科、任科课程,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0 09:25:21

要个签名照之类没有?裱起来挂墙上多拽。突然意识到你可能不是开川菜馆的了

;;;;;;;;;;;

没必要,他沦陷区出来的,没心灵自由,避现实的编编匠。

哈哈;其实,我是诗人,刚还跟万维大诗人快乐老人博对了诗,

他厉害,十字可以七绝?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0 07:17:32

哎哟,老高还见过苏童!要个签名照之类没有?裱起来挂墙上多拽。突然意识到你可能不是开川菜馆的了。得多少水煮鱼才能换一起喝咖啡呀!羡慕死了。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0 03:22:55

马黑如果写?

那年代,民国烽火岁月,父母的爱情一定真实感人!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0 03:21:30

记得好多年前,在巴黎圣母院后面的塞纳河边与两作家喝咖啡。

疑惑:苏童,你那么年轻,才三十多点,那些妻妾成群, 还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是咋写出来的 。

编嘛;大热天我都关在家里,阁楼上一大堆书籍东拣西编。

看来,会编也是本事!

马黑若写,根本不用编,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1-20 03:21:01

" 我暗恋芮润桃,她可是一点儿不知道,当时接手的是5年级,芮润桃是班长……"

这木秀于林,贤人难闲,子曰文言文儒理贤渊博,师道尊长辅幼,,,。结果交代,当小学老师时在讲台上眼珠子难正,老瞟一边靠窗有阳光的,水灵的乡村小姑娘。有点夸线哦!

还好,若是毕作家,,,那麻烦啦!

可伶的小丫头,搞不好过两个月得送县医院。

呜呼,爹妈嚎啕大哭,天理不容啊!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19 20:42:29

事先想的挺好,第一句话,同学们好,从今天开始………哪知上了台,满不是那么回事儿,感觉手没地方放,事先没想好手放哪儿!更糟糕的是班里有个学生叫韩三牛,爸爸是党支部委员、大队民兵连长,一向是全校最调皮捣蛋的学生,还是个独生子,哪个老师见了都头疼(这都是后来知道的),回过头来想一想,兴许让我接这个大乱班,稍微带点儿考验、较量的意思,学校教师有公办也有民办的,哪个也不好惹。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19 19:42:17

引人入胜,好故事!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1-19 19:26:13

我暗恋芮润桃,她可是一点儿不知道,要是知道了,那就不叫暗恋喽。

这得介绍一下时代背景。当时我插队刚一年多一点儿,大队党支部副书记的儿子急病,我给输了300CC血,(后来成为全县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带工分儿休息了几天,之后就通知我当民办教师了,内中细节多了去了,这在《插队风云》里有。

民办教师的待遇是不分节假日,全年记全工,每天10分算一个工,年终分红7块1毛5。每月额外补助5块钱,由县教育局出。

第一次当正经八百的老师,特紧张,当时接手的是5年级,芮润桃是班长……算是不打不成交……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2-01-19 19:00:31

你爸妈当年好浪漫!我这只是暗恋一下,胆小。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22-01-19 17:42:49

师生恋的故事很多,好像大多是女学生恋男老师,男学生迷恋女老师少。我老爸就当过我老妈的家庭老师。以前有个网友给我留言说,她曾经迷恋过她的中学语文老师,讲得非常真实。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2-01-19 13:46:06

明白你的比喻了。有意思。

回复 | 0
作者:hapoi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1-19 13:34:02

有些宠物狗的主人是多么想和他的狗狗成为完美的朋友,但狗狗就是无法满足主人对它的朋友标准的要求,狗狗越聪明压力就越大。所以,当一个人或一群人在想象中把别人塑造成自己无比喜欢的完美偶像时,这个被动的偶像知道后一定要象一只傻狗一样,才能保持那份快乐。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