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施化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思。  
        https://blog.creaders.net/u/433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世上真有善报恶报吗? 2020-09-14 20:45:17

施化

 

显然这是个很务虚的话题,听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不过且慢,根据历史经验,人们都是先开启了终极思考,理顺了思路,从而将现实中的具体障碍一步步清除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典型的中国文化表达。但诡异的是,直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中国人对此还是疑信参半。这不仅仅因为在历史上,作恶之人并没有受到相应惩处;更在现实中,受苦受难的多半是善良人。近一百年来尤其这样。具体的例子太多了,不想细细列举,一来涉及敏感话题,二来涉嫌散布负能量。不论怎样,还是提一下前不久一些省份高考生被人顶替的事情。

据山东省“242人冒名顶替取得学历”问题调查,1999年至2006年之间,长期存在有考生完全不知情却被冒名顶替的情形。业已披露的受害者就有苟晶,陈春秀,齐玉苓等多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储朝晖博士曾对高考中的冒名顶替现象进行调查,发现此类通过冒用他人身份就读大学的例子,在全国范围内“并不罕见”。这类并不罕见的案子,每一个冒名者背后,都藏着一长串昧着良心的作恶人名单。他们在几十年间,不但享受着权钱交易的快感,没有丝毫内心忏悔,最后受到的惩处也轻描淡写。受害人面对毁掉自己一生的冤屈,只能一句感叹,“我们太老实了”。

与“恶有恶报”相比,“好人不得好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类格言,在中国更受认同。比如行善天下的胡耀邦,最终得到的并不是善报。如果还嫌证据不足,再加一个赵紫阳怎么样?至于说反右和文革中冤屈而死的那些知名科学家,作家,艺术家,他们是因作恶而得到了报应吗?尽管这些人后来全部被平反,只留章伯钧等五个。那又如何,人死不能复生,这辈子的恶报是注定了。

对于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缺乏同一最高行为准则的民族来说,心存善念,忌惮作恶,也就是存善弃恶,其潜在的良性社会推动力是巨大的,作用应该不亚于任何圣人的学说,帝王的教化,共产主义的说教,也许可以与宗教的力量相比。

张文宏医生不信宗教,但有信仰。比如他信仰“不能让老实人吃亏”,这就是一种善。正由于此,他让所有听过他谈话的人感到心暖,同时受到百万网民的爱戴。一般来讲,形成一个良好风气的社会,靠的主要是信仰,强制根本没有用。如果缺乏宗教信仰,信善也是好的。中国历史上虽出过无数暴君,可毕竟还记载过几个像汉文帝或吴越王钱镠这样的帝王,善待庶民,轻徭薄赋,深得人心。历史经验一直在说,人不一定非去追求伟大,但必须求善。

什么是善?不伤害人就是善。什么是恶?伤害人就是恶。这里的人,指的是平等的所有人,每一个人。伤害包括所有的侵害,其中有精神的,肉体的和物质的伤害。把善恶的定义简化成这样,太极端了吧?可能,不过大道至简。善,来自佛教术语,指所有好的,增长的,有益的行为。恶与善相反。善恶的施受都和人有关,主体是人,衡量标准是对人有益或有害。不伤害人,即便这个人不是完人也不去伤害,这是善的最低起点。辨别善恶是人的本能,哪怕一个只会啼哭的婴孩,也能感受到别人对他的善意。人凭借善恶的本能直觉,区分出什么好,什么不好,从而从根本利害上作出判断,规范自己和监督别人的言论行为。一个善恶分明的世界,当然是朗朗乾坤,人民安定幸福。否则就会如现今人们所看到的:底层互害,高层互斗。

本来,这样简单的常识,妇孺皆知,不需要理论研究或高等教育,立即可以被所有人理解接受,可为什么人们还觉得似是而非呢?是否可以这样解释:自上世纪初崇尚暴力的中国革命开始以来,中国人尽管努力分辨善恶,却经常善恶混淆。我的这个结论,初听匪夷所思,但静下心想想,基本符合事实。因为革命就是镇压敌对阶级,对敌人行善就是叛变。既然敌我区分是第一位的,善恶的区分当然要服从,以革命的“善恶”为善恶,结果丢失原来本义。

革命理论本身的价值并不固定,此一时彼一时。大都是那些试图夺取和掌握政权的职业革命家编撰出来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不但脱离真实,而且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变换。能不能自圆其说不重要,只要符合革命者的利益,都是正确的。照此类推,被意识形态形容成最高价值,取善恶区分而代之的准则还有许多,比如,大局,统一,国家安全,反美反西方,稳定……

备受争议的作家方方,写过一篇沉重的长篇小说《软埋》。小说重现了土改当年那些惨绝人寰的场景。作者还原真实,本意并非翻案,只不过想通过反思来解开一些历史谜团。可惜,小说一出版就受到多重围剿,不得不下架,直到今日官方也没有还其清白。而当年那些所谓土改镇压,绝对是一种非人道的恶,可惜周围却觉得理所当然,称不得已而为之。既然如此,几代人下来,这种被颠倒的善恶观,便深深注入了人心。

近日读到一篇网友的文章,回忆19年前国内的大学校园庆祝911恐怖袭击胜利的情形。他写道,“我清楚地记得,2001911日那天晚上,我刚从图书馆回到寝室,就听到同学们一片欢呼,几乎是同时,整栋男生宿舍楼、整个男生宿舍区,都响起了疯狂的欢呼声,并伴随着敲打饭盒、敲打洗脸盆的庆祝声。有的男生甚至特意将啤酒瓶不断地从高空扔到楼下的水泥地上摔碎,以便制造更大的声响。”把无辜生命的丧失当作喜庆,这种善恶观的颠倒,不能不说已达到了极致。注意,在中国这可不是少数。

一个极度控制思想的国家,每天用意识形态进行灌输,混淆和颠倒了本来泾渭分明的善恶定义,让善得不到张扬,恶得不到抑制。结果,善无善报,恶无恶报,长此以往,忠良丧失,鬼魅当道,人间渐濒危世。

我在想,每个中国人内心深处天然的善恶判断的本能,哪一天会被激发出来,成为经久不衰的最高价值,像光一样照亮世间,实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古老理想,那该多好啊!

2020-09-14


浏览(866) (65)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25 22:16:17

为什么在中国很难普及平等?就是因为太多人像老嘎这样的观念太深。这个观念常常以概念或意识形态为标准,对别人主观武断霸道的下裁判。他以为自己学富五车,具有和上帝一样的权威。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9 13:53:36

【你对我好,肯定不是恶。你对我坏,肯定不是善。用我的这个逻辑,绝对不会颠倒。】


--- 您的逻辑绝对会颠倒。因为您的善恶定义是没有例外的。例如,无论善人还是恶人,人人都希望别人对自己好。人人都倾向于把对自己好的人视为善人,把对自己不好的人视为恶人。

所以,你的说法等于什么都没说。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9 13:45:03

【可以这样解释。在最初始的时候,人凭基本感知,可以判善恶。自从吃了一肚子乱七八糟的知识杂碎,被那些自称高明的人铺天盖地的“教育”了以后,就不知道善恶是什么了。就如现在的嘎子一样】


---- 您在鼓吹知识越多越反动。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0-09-16 17:12:20

牧人兄弟好!是很久不来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0-09-16 16:50:20

好久不见,问候施化兄。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何华 留言时间:2020-09-16 14:50:14

人之初,性本善。

---------------------------

可以这样解释。在最初始的时候,人凭基本感知,可以判善恶。自从吃了一肚子乱七八糟的知识杂碎,被那些自称高明的人铺天盖地的“教育”了以后,就不知道善恶是什么了。就如现在的嘎子一样。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6 14:44:11

很有意思。

比如你说儿子与邻居儿子打架,只有法官才能判善恶。这非常夸张啊!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上的基本良知判断已经消失了。我们生活的环境是地狱,我们每个人的大脑等于猪脑,如果没有判官裁定,什么事情都寸步难行?

就说孩子打架。打架是怎么发生的,谁是侵害对方的那一个?根据善恶的基本判断,不侵犯人就是善,侵犯人就是恶。每个人的良知就是法官,对错是明明白白的。除非这两个孩子神经有毛病,见了面不论三七二十一同时开打。

学了这么多逻辑理论,把最起码的常识都学丢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9-16 03:59:32

回家复习三字经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5 22:33:24

【老兄还不如认真回复一下我下面的提问,到底“反”什么?】


---- 反啥都不重要,反逻辑才重要。人类的善恶观是从哺乳动物进化而来。因此必然携带某些共同特征。首先是善恶具有远近亲疏特征。例如虎毒不吃子,常常被人类视为善,但是如果虎吃其他动物的子,一般不会被人类视为恶。


这便引出了善恶的相对性。例如,您的儿子与邻居家的儿子打架各自都受了伤。一般来说,你只希望您儿子的伤会“恶有恶报。”而不会希望您邻居家的儿子的伤也会“恶有恶报。”


善恶(道德)哲学的第二个原理是公平性。所谓公平性,就是假定原告和被告的善恶说辞都不一定是公平的。只有独立第三方,也就是法官才具有公平性。西方法院墙上的那个天平就是代表了这个意思。

按照公平原则,带有意识形态的善恶观都不一定是公平的,包括民主的独裁的,反共的拥共的,反华的反美的。因为意识形态的善恶标准是一种预设立场。

以反共老海黄为例,之所以他们认为中共是恶,美国两党是善,中国人普遍比较恶,美国人普遍比较善,是因为使用了太多的枚举法。例如,专挑中国人的恶例子与美国的善例子做比较。得出的结论,当然是中国人应当遭到恶报,美国人应当遭到善报。

所以我认为,越是那些善恶爆表的人,反而越不是人。


回复 | 1
作者:何华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0-09-15 22:23:37

人之初,性本善。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杰克_JK 留言时间:2020-09-15 18:10:44

杰克好!不认识方鲲鹏。我最早就是用秃鹰做Logo的,这张照片是我的版权所有,自己亲手拍的,时间地点相机型号都有。


共产主义太嫩了。我们祖先在信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时候,马克思还不知道在哪里轮回呢。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5 17:50:27

》善报恶报其实就是一种虚拟语气的强烈愿望。和共产主义一定要实现是一个意思。

另外,看你的LOGO变了,好像以前方鲲鹏也是用的这个。你和方鲲鹏有重叠吗?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17:46:20

【【别酸了,在万维这口小井里,谁不知道谁啊】--- 这口吻本身就是酸口吻嘛。】

》嘎子啊你现在就是一个边缘化的人了。万维有你没有你,已经无所谓了。你还不打开把我拉黑,你就会更边缘化了!没有想到你这么的没有用。

就是一个水货,以前你还在哼哼什么“暴力革命和平演变”的。太有喜剧性啦!转眼就是四五年过去了,你嘎子的变化实在是让人太遗憾了!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16:50:41

呵呵,老兄还不如认真回复一下我下面的提问,到底“反”什么?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5 16:45:59

【别酸了,在万维这口小井里,谁不知道谁啊】


--- 这口吻本身就是酸口吻嘛。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5 16:18:52

各位细读了全篇的博友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我在这里想“反”的到底是什么?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16:15:47

别酸了,在万维这口小井里,谁不知道谁啊。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5 15:38:00

【过奖了,没有什么理论啦,不像你。】


--- 倒也是。我也有一种感觉。在万维谈理论的确挺丢人的。假如人人都是张铁生,那么谈马尾巴的功能的老教授肯定会感到自己很无知。

其实知识这个玩意儿更具有寡不责众这一民主特征。得,俺从此再无信心学哲学了。跟着猴儿感觉走其实更自信更好玩。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12:36:13

过奖了,没有什么理论啦,不像你。

善恶的标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每个人一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就带着自然创造的程序。你对我好,肯定不是恶。你对我坏,肯定不是善。用我的这个逻辑,绝对不会颠倒。可是用党的逻辑,非颠倒不可。

回复 | 3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09-15 12:24:47

【因为所谓的阶级敌人,不是造物主的定义,是你创造的定义。假如谁创造定义谁就有杀人权,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只要你还是人。】


---- 反共反华绝不是这样个反法。同理,善恶也不能以造物主为标准。否则您很容易陷入善恶颠倒的逻辑困境。


例如按照您的“理论,”ISIS搞人肉炸弹,宾拉登打着圣战的旗号发动911袭击,也都是按照造物主穆罕默德的定义来进行的。因此世界应当是安全的。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9-15 11:06:47

你说的对,就是这样的。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09:23:05

说的有道理。意识形态,我指的是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不是学术区分所指的意识形态,可以掩盖最本质最原始最基本的判断,比如不能伤害人。这里指的人,是普世意义上的人,不是具体哪族人哪国人。共产党人说阶级敌人可以伤害,这就是意识形态。因为所谓的阶级敌人,不是造物主的定义,是你创造的定义。假如谁创造定义谁就有杀人权,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只要你还是人。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0-09-15 09:14:57

谢谢彼德!你说的对,这个问题太大了,可又绕不过去。从现在开始,一点一点地解吧。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9-15 06:51:27

良知之文!党文化与中国传统专制文文化的重大区别就是党文化连良心都扼杀。

回复 | 4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9-15 04:09:34

返祖返了4000多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9-15 02:09:44

杀人放火金腰带


修桥补路冇尸骸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01:58:04

【照此类推,被意识形态形容成最高价值,取善恶区分而代之的准则还有许多,比如,大局,统一,国家安全,反美反西方,稳定……】


---- 这一段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因为不仅民主本身也是意识形态,就连基督教也是意识形态。

既然美国的大局,美国的统一,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的反华,美国的稳定没问题的,那么中国同样不应当有问题。

我最不喜欢华人民主派的方面,是他们的逻辑hold不住。面对高度的双重标准又做不出任何的解释。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01:36:19

【而当年那些所谓土改镇压,绝对是一种非人道的恶,可惜周围却觉得理所当然,称不得已而为之。既然如此,几代人下来,这种被颠倒的善恶观,便深深注入了人心】


---- 反思历史没问题。但是唯独中国人,尤其是民主派的反思却是另有目的的。虽然德国人也反思二战,但他们绝不会把当年希特勒的历史罪恶强加于默克尔政府身上。相比之下,中国民主派却特别偏爱玩醉翁之意。他们仍然企图让今天的中共领导人来为七十年前的历史错误承担罪责。天底下没见过这么邪恶的“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01:18:01

【备受争议的作家方方,写过一篇沉重的长篇小说《软埋》。小说重现了土改当年那些惨绝人寰的场景。作者还原真实,本意并非翻案,只不过想通过反思来解开一些历史谜团。】

---- 首先,真正的历史反思绝对不宜采用小说的形式。因为小说是可以添油加醋胡编乱造的。难怪毛泽东说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呢。看来的确如此。其次,中国的自由公知有如下几大共同特征。1 不光明磊落,喜欢瞎编。2 懦弱,喜欢搞小动作。3 哲学和逻辑水平极差。对西方民主一知半解。4。喜欢蹬鼻子上脸。中共每让一寸,他们就会进一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09-15 00:58:40

关于替考这类违法伪德问题,我认为只要中共能做到发现即依法处理即可。否则法律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反共没问题,但是无需用天下无贼的高标准,否则本身就是一种伪善。

例如美国也刚刚发生了一起大规模入学行贿案,而且行贿者并非一般老百姓,而个个都是社会名流。之所以我不会轻易把个别事件无限延伸到美国体制,是因为美国政府非常认真地处理了这个案件。

虽然我承认道德意识本身是一种善,但我同时也认为,怀有偏见的道德绝对是一种伪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