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施化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思。  
        https://blog.creaders.net/u/433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几乎所有战争都起源于观念冲突 2021-06-10 21:09:41

施化

喜欢研究战争史的朋友,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一个无解的问题:尽管人们厌恶战争,诅咒战争,可是却无法避免战争,战争的阴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人类的头顶。经年累月,花费天文数字,死伤无数的世界反恐战争,硝烟尚未散尽,前不久,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封面文章“台湾,世界最危险的地方”,预言新的战争又要开始了。上周,万维网几位博客就台海是否即将或有可能发生战争,经历了一场唇枪舌剑的争论,结果不欢而散,甚至为此还结下了梁子,也没有得出一致结论。

一件事物,如果不从它的源头开始探索,仅限于某个片段,只设某种局部条件展开论述,那么,这些论断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看似有道理,实则乱弹琴。比如新冠病毒。世界各国假如始终无法找到病毒的源头,搞不清楚这个病毒是怎么冒出来的,那么,无论花多少万亿,经过多少世代,所有的分析研究都是瞎忙,不会有任何结果。战争也是同样。世界之所以无法避免战争,只因为没有找到战争的源头。你找到了源头,知道了究竟,就可以想法避免。我写这个题目,目的要想走出这第一步。虽然施化人微言轻,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完成这个人类难题。但先开一个头,引来许多智慧头脑的兴趣,事情就进展一点。

到目前为止,战争起源有两大派理论。一是民族起源论,二是利益起源论。民族起源论的代表是经济史学家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他从经济理性出发,曾经乐观地预见,人类有可能终结战争。他认为,战争的起源主要产生于民族主义。而民族主义只不过是人类古老基因的遗留物,随着经济文化的开放交流,人种基因的混杂,民族主义最终会消退。所以世界和平是有希望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近代以来,民族间的战争有所减少,但是不带民族色彩的战争,仍不间断。同一民族,同一宗教,同一国度内,引爆战争的火花不断飞溅。2020美国大选,不少人预言,第二次美国内战即将爆发。世界第二大国中国,未来十年内能在政权交替中避免战争吗?不敢乐观。总之,不论在地球的哪个纬度,战争的危险似乎近在咫尺,而永久和平的希望则遥遥无期。

新加坡华人学者,中共国师郑永年或算利益起源论的代表之一。他的观点大致这样:战争的起源虽不是私有制以后才出现的,但在私有制下,政治是经济的社会形态,经济才是战争的出发点,利益是战争的最终目标,也是战争的内在驱动力。在私有制下,一定会有战争。只是在不同时期,不同社会,战争的直接原因有所不同,比如宗教矛盾、权力之争等。即使是宗教引起的战争,也是源于生存和利益之争。特定的文化是为特定群体的生存和利益服务的。所以追溯其本源,一定从利益上找到战争发生的依据。由生存而利益而资源而战争,这是战争发生的基本路径。

利益起源论者认为,只要世界上存在利益分配不均,存在资源的分配不均,存在资源紧张或者严重短缺,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获取和满足的时候,就会有战争。历史上的改朝换代、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战德日发动战争、现代国家领土争端、美苏争霸、美国不断发动战争,都因这唯一根源。这一理论注定战争不可避免,只要不消灭私有制,就无法消灭战争。那只好等到实现共产主义,世界大同了。

与上面两种理论不同,我眼里的战争,既不起源于民族冲突,也不起源于利益冲突。民族或宗教冲突引起的战争,不涵盖战争的全部。利益冲突引起战争,逻辑上有很多漏洞。除了原始部落以外,很少有发动战争的首领坚定地相信,我有十分把握打败对手,获得比任何手段都高得多的利润。这不是战争,而是武装接收。战争有失败风险不说,还有巨大的投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精算师,用一种精确的算法,计算出通过一场战争,保证有几位数的收益。多数战争的发动者是非理性的,几乎在下赌注。历史学家甚至发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希特勒,有严重的精神疾病。

眼下正流行的“修昔底德陷阱”论,结论是新兴大国与老旧大国之间必有一战,主要为了争夺利益。不知道是如何推断出这个结论的。即便作者本人也承认,使战争变得不可避免的因素,主要是雅典的崛起给斯巴达带来恐惧。“恐惧”所指,绝对不是物质上而是精神上的。仅仅为了分匀馅饼而发动战争,给人的感觉十分愚蠢和非理性。不过为了动员本国人力和资源投入战争,战贩们必然要宣扬国家利益或民族利益与敌人发生的冲突,以遮人耳目,掩藏祸心。久而久之,大家就都信以为真了。本来。利益完全可以通过谈判和交易获得,其边际收益肯定超出任何战争。战争使得双方两败俱伤,有何利益可言?

真实其实是这样的。一场战争绝对不是在利益的精密计算下发动,而只不过由战争决策者的意志决定。欲望和信念比利益和价值更能够影响他的决策。欲望因素往往在利益和价值之上。在欲望驱使下,战争的输赢变得不重要,只有决策者头脑中的设计才是最重要的。回过头来看待一场刚刚结束的战争,几乎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地说,真不值。可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迷恋或迷信战争,从而使战争连绵不绝呢?我实在无法解答。唯一可解释的,不是他们的智力上有问题就是精神上有问题。

综上所述,我发现,战争的真正起源,不是民族和利益冲突,而是观念上的冲突。宗教战争民族战争不用说了。为信仰而战,为自由而战,毫无疑问,也因观念的不同。至于说到利益,还是观念,即如何看待利益。而随着时间推移,思考深入,有些观念会改变的。比如说,发动殖民战争的那一代人,绝对想不到他们的后代最终明白,占领殖民地其实是赔本买卖,不上算,税收与维稳费不成比例。结果让现有的殖民地统统独立了。那么他们先辈的血不是白流了吗?当然白流。同样,为解放中国流血那一辈的下一代,看到目前现状的中国,心里早已明白,先辈们的血的确白流了。

既然战争是观念的产物,那么战争不可避免之说就完全不成立了。因为人们只要转换一下观念,就可以改变一场战争的宿命。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当然,从战争中获益的一定大有人在,比如军火商,不亲身上火线的军事将领等。如果你不是这类人,并不从战争中直接获利,只是在观念中认为,战争可以改变世界的固有现状,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些不切实际的观念吧。世界的所有存在都有内在规律,都是必然,任何战争都无法改变。换一个角度讲,世界本来就在按冥冥之中的内在规律渐变,而试图用战争加速,所有牺牲与损失都是徒劳的。史前文明的数次毁灭,概因此起。

2021-06-10


浏览(3198) (15) 评论(1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8 12:50:09

我从来不care观点分享的输赢,每次我感到我说的让别人不好受,也仅仅只是我感到,我就会打招呼,你说这样的风格会是争输赢?这个相信你是知道的。我说今天的听证会不是要证明我赢了,是想说,美国军方表明中共现在没有打台湾的能力,中期也不会有。以前美国只是说说,并没有在组织上准备,这次不同,不能再大意,要在组织上准备了,这完全符合我一直以来的判断,这不是争输赢,而是intellectual分析的分享。别人不接受,我根本就不在乎的,这个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再看一年,美国组织准备好了以后,你再看中共会如何反应。跟一战,二战以前一样,那时德国和日本,都不怕美国,美国没有动员而已。我是相信美国的勇气和战斗力了,铁板不是一块,我也是理解的,但是那是和平时期。我不相信美国亲中共的人会是主流。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8 09:16:14

远方,不能因为不愿正面回答我的帖,就把别人打成是要比输赢?其实你把今天听证会拿出来不也是想证明你赢了?一再强调你是“不带中国人的感情看事”也是想证明自己赢的。


辩论谁输谁赢不重要,但采用哪种决策才重要。而确定是在采用哪种决策也不仅是听证会上说上么,而是实际在做什么。美国台湾的军购才是最重要的指数。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8 08:55:01

听听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防长今天的听证会讲了什么总可以吧?不听阴谋论可以,总不能没有信息来源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8 08:28:32

G博是蛮有意思,还是要比输赢。用事实说话的话,我的预测的准确率要高多了,不是吗?但是我不是这么看的,我是分享我的判断,同时展现思维方式。我认为我的信息来源也是深入和广多了。我得汇众所有的信息,不带中国人的感情看事,判断土共只是嘴硬,胡编一些东西,它根本就不敢打台湾。因为它是一个dumping ground,并没有真正的实力,更谈不上勇气和正义。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8 06:54:38

远方,预测将来,很容易陷进郭文贵困境:讲了,土共知道了偏不做。土共做了后再讲,又是马后炮。


美台若听从阿妞的预警,提升军备,土共不敢攻台,阿妞预警落空。

美台若采信施化的理论,刀枪入库,土共就攻台,施化就是张伯伦。


重点不是几年后谁对谁错,而是现在该如何决策。哪个决策是对的,一目了然。


我以前提醒过:不可高估美国,以为它的决策总是对。现在提醒:也不可高估土共,以为它的判断总是理性。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6-18 06:39:55
施化对土共,谁能改变谁?

土共能改变施化的战争观念么?土共在做梦。

施化能改变土共的大一统观念么?施化有信心。

回复 | 0
作者:llyismyson 回复 llyismyson 留言时间:2021-06-18 03:58:20

那个傻250虽然是千年一遇的蠢货,但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你给他8个狗胆,他也不敢打台湾。

回复 | 0
作者:llyismyson 留言时间:2021-06-18 03:55:38

下面这两段摘自陈维健先生发表在北京之春上的帖子(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300/617202141808.htm):


网络刚刚上传记者对普京的采访,更让人大跌眼镜。记者问普京:如果中国解放军进攻台湾俄罗斯将作何反应。普京听了笑得喘不过气来,最后叹了一口气反问记者,你知道中国准备武统台湾?我一点也不知道。并说政治没有如果、可能、想要。这不是当今世界的现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意义。普京没有正面回答,但仅从他的那一脸坏笑就可以知道,在他看来中国打台湾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没有任何可能。这个世界上知中共莫过与俄国,知习近平莫过与普京。

再看看也是在前几天,中国的一个军事节目请了俄罗斯嘉宾,结果这位小姐一不小心把中共的底掏了出来:说中国飞机全是仿制俄罗斯的,中国的歼20的发动机是俄罗斯停产的引擎。弄得主持人哭笑不得。这也是普京听说中共要武统台湾大笑不止的原因。普京的笑,俄罗斯小姐的话,严重地损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让中共情以何堪。但却道出一个事实。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6-17 08:31:08

还是没有搞明白,证明阿妞的预言对了,她的预言就实现了?她的预言不靠谱,我再证明也没有用,是不是?况且我还没有一个字证明阿妞台海必有一战的预言正确。我的这篇文章不是强词夺理,而是想说明一个事实,战争会随着观念的产生而产生,随着观念的改变而改变,没有什么必然。想批驳我的人,抓住这个批驳,驳倒了我心服口服。

再说一遍,我的发言根本不是想与谁争个输赢,只是想厘清一个观点。注意,是观点,不是个人。

关于孙中山的观点,我在十年前就有了,阿妞认为我是对的。关于美国华人受歧视的观点,刚刚发表,阿妞认为也是对的。这才是正常的,没有个人的什么事。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7 06:44:52

改错字:“人类历史,所谓崛起,从来没有靠嘴硬胡编,偷骗而完成的。对此我是比较确信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7 06:40:15

前面打错,不是土共过去200年,是中国。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7 06:39:26

我们之间没有大的分歧,我从整个土共过去200年来看,你可能从过去几十年来看,你有一些事实证据,我也有我的事实证据。我们得出稍微不同的判断也是正常的。我不看好中共,我认为中共就是嘴硬,根本没能力也不敢打台湾,你有不同的判断,我也尊重。我没有办法给中共credits,只能检验美国西方博弈的动机和他们饭的系列错误,但是我不相信这些错误会给中共什么机会,不可能。中共要么靠嘴硬胡编偷骗糊弄人,但是会付出被抓,被鄙视,被孤立的代价,要么自力更生,那就要认识自身的缺陷,包括胡编5000的壮胆。双赢不会是中共赢两次,没有这样的可能。所有的博弈都是需要play out,我完全理解美国西方为什么会那样对待中共,几年后,我们再来聊各自的判断,不会是太久的。人类历史,所谓崛起,从来没有靠嘴硬胡编,头偏而完成的。对此我是比较确信的。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7 05:43:32

不是自证啊,是真实的历史。你认为孙中山,老蒋,老毛,没有外国势力可以举事,成功?或者台湾,日本,没有美国可以民主化?

-----

远博,说你高估美国西方,你拿出这些例子并不能说明什么。再举威尔逊怎样,民主党与共产党同宗,也不能说明什么。


若真想读出什么,只会是真地不能高估美国。美国不是铁板一块,各各种政治势力缠斗,导至常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是二战最大赢家,却把成果输得光光,害人害己。


回归原来的主题,施化的战争理论虽然漏洞百出,不合逻辑,但用到土共攻打台湾一事,倒是无意间倒证明阿妞的预警是对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7 03:57:31

我说过多次,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是同宗兄弟,这不是自证,是真实的历史。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7 03:56:47

你对民主党的理解还是不完全到位的,你可以先从威尔逊总统深入。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7 03:55:47

中国文化的感情我是理解的,但是我不是从什么中华历史悠久,什么的看问题的,那是胡编出来的。只要认真研究大清跟英国的博弈,后来列强为社么会加入,是怎么博弈的,就会是去除这种感情上爱恨。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6-17 03:52:01

不是自证啊,是真实的历史。你认为孙中山,老蒋,老毛,没有外国势力可以举事,成功?或者台湾,日本,没有美国可以民主化?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6-17 03:45:52

嗯??

哪天闲心,画画几个五毛,,,IDA,嘎啦哈,白草,,,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6-17 03:40:50

山蛟龙博说得对,再挺一个图。

“小红帽和大灰狼”。

本人电脑里居然还找出来了,十年前画过大灰狼点外卖的小画送人。

哪天改改重画,来的是双份。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6-17 03:40:12

哈,哈,巴黎老高,碰到土共,本人的风险意识不光高,还总对。

比如本人早就预测香港没有希望了。

也预测了川普会是第一个实质反土共的美国总统,扭转历史走向拯救自由世界。

但预测到什么,并非表示支持什么。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7 03:04:07

远博,不能自以为高深。

高看美国,尤其是高看西方,恰恰是表层的理解。如同施化证明了阿妞一样,你也是自证的:

-----

“美国和西方从来就不傻,一直是认清中共的,一直在玩中共的,只是没把中国人当回事,因为大清时代,他们早就知道中国人是怎么回事”。

-----

你到现在还是误以为美国,西方是铁板一块,应还是下意识以为有一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 cabal。


老实说,本人以前与你一样。但熟悉了二战,中国内战,冷战时期美国的政斗,才超越了表层的理解。本人开始起用左媒民主党一词时,绝大多数人都还天真地以为美国媒体是公正的呢。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6-17 02:47:08

没有人说过一个人的观念不会变,但若有人到现在还以为他能让土共的观念变得“可爱”,真该读读山蛟龙博的智慧之言了:


“我只想告訴世人,中共是一隻惡狼,是邪惡的魔鬼。中共是狗改不了吃屎,中共永遠都不可能改掉其基因裡吃人的一面,改不了其鬥爭哲學,改不了其欺騙的本性。所以,“小紅帽”們一定要警惕中共這隻大野狼,不然的話,不但你的外婆會被中共吃了,你自己也會被中共吃了。

中共能改變,太陽會從西邊出來;中共會變的話,母豬都會上樹。“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6-17 02:41:38

这已经不叫交流,也不叫对话,而叫扯。

-----

呵,呵,施化博,你的逻辑又是对人不对己的。很快就忘了自己怎么“交流”的?提醒一下:

还是回复你几句,免得你脑筋转不过来憋得慌。

-----

你跟阿妞争得翻脸,也是类似的原因。

阿妞论证了土共心虚不是“正统”,中国统治者自古就有“大一统”观念,因此一心想要攻打台湾,她这个例子倒完全合乎你的理论。但出自她的口,你就要反对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6 22:34:31

我自己经常会有idea,需要测试,然后找人测试,一些测试中,我犯了错误,或者判断不准,让找的被我测试的人占了便宜。这是博弈,不是观念观点之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6 22:15:24

我们不能以为,只有我们认清土共,像G博那样,可以责怪杜鲁门以后的各种亲共,然后争对错,等等,然后推导出世界大战的发生。 老实说这种思维是reflexive思维,不是reflective,是基于自己的爱恨的反应。美国和西方从来就不傻,一直是认清中共的,一直在玩中共的,只是没把中国人当回事,因为大清时代,他们早就知道中国人是怎么回事。美国西方当然不会说出来,自由民主人权的高大形象不能被毁掉啊。 但是说和不说是一回事,历史事实还是在那,华人的情感愿望也是自然的常识,但是那不能是做决定的基础输入。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6 22:07:09

我觉得讨论观点会不会变没啥意义。我认为聊聊观点是如何形成的会是很有帮助的。比如我最近对去中国化的反应引出literal和allegorical不同的思维,另外前面留言力提出reflective和refelxive思维。 这里没有对错,只有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思维方式都会是导致观点固化和改变。我的allegorical,reflective思维习惯,让我产生观念和我得判断,中国是dumping ground,美国西方需要这个dumping ground,可以测试ideas,dumping各种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俄罗斯当初在欧洲也是被当成类似的dumping ground。因此共产主义idea会在低洼搞,不会在英国,法国,德国搞,或者在英法德搞不成功。恰恰共产主义的ideas是从法国,英国,德国先酝酿出来的。因此这就不能再停留再所谓观念上争对错,美国西方这个观点以后会变,但是现在并没有变,还是需要中国这个dumping ground,因此中共才会嚣张,内心有着被看不起的那种不服和迁怒,因此时不时会搞搞花样动静。哪有什么世界大战的格局,对手的quality就不匹配嘛。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6-16 21:10:01

老施呀,善恶问题基本上是一个教化问题,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而政治问题,则涉及到国家民族的荣辱和兴衰,国际风云一起,世界的政治格局就将要改变,二战时中国牺牲了500万军队和两千万人民,才换来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次土共领导层愚昧狂妄,荼毒世界各国列强,必将遭到报复,世界局势即将改变,国家民族必将遭殃。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1-06-16 18:51:26

老度对现实的所有判断,我都同意。你是众博客中较少的几个接近真实,把握真相的人。豫让博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就事论事地解决问题,快刀斩乱麻,武装干预当然是首选。如果战争真的来了,我坦然接受,但不一定欢呼。

历史上的战争,从来没有完善地解决过人类深刻存在的问题和矛盾。它总是看似解决了一部分,却残留下另一部分,同时还滋生新的更大一部分。因为战争的指挥官不需要思想,他们的震慑武器代替了思想,况且这么灵验。

除掉一些恶人不是难事,最难的事情是让后人知道,这些恶人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他们的谎言总骗得所有人俯首帖耳。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6-16 12:40:40

【你已经预测到战争的第二阶段,不过我估计在第一阶段就有谈判结果。】

恢复理智,有谈判结果最好。但估计比较难。

上次是慈禧一伙蔑视文明国家的基本法则,鼓动义和团等土著杀害基督教人士,引起八国联军的入侵,老慈禧还对十一国同时宣战,这种历史的笑话到今天看来又会重演。

包子的愚昧和狂妄一点也不亚于一百多年前的慈禧,否则他也不会干出向世界传播病毒的勾当,还有老江,也够邪恶的了,超限战就是他弄起来的,他儿子也深陷其中,再加上活摘器官来发财的事,很难指望这些人会恢复理智,进行有效的谈判,大概率事件还是会动武力,不铲除这些制造病毒的实验室和工业生产设施,不绞死这些制造和传播病毒的人,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西方国家都不会安宁的。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6-16 11:37:09

简单点,G博这人风险意识高。

假若你们俩一道出去打秋风,嗯???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