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拜登的体检和习近平的终身 2021-11-21 03:15:18

美国总统拜登刚刚做了体检,医生报告指出,对一个快80的老人,拜登的健康是优良的。据说拜登半开玩笑说,他2024年还要竞选连任。我想每一个美国当选总统,都是想连任两届的,这是常情,能不能连任是另一回事,想还是正常的。习近平2017年搞修改党章,人称搞终身,我认为也是正常的。拜登怎么才能当完一届,怎么才能连任?习近平如何才能终身? 是我这篇的主题。


我认为第一件事是美国covid疫情要得到完全的控制,甚至要消停和结束,否则拜登想连任恐怕会是空想。疫苗mandate能不能完全控制疫情?这就引申出另一个可能,或者说可以把疫情的不消停责任推给不打疫苗的群体。很明显美国的媒体在分化打疫苗和不打疫苗的人,甚至煽动两边的对立,这样一来,如果疫情接下来几年还是没有消停,还是没有结束,支持打疫苗的公民选民占多数,如果拜登被推选为连任,连任选举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再说,反对疫苗mandate的政客想在美国全国范围内赢得大选的可能性和几率是很小的。因此,在我看来,拜登连任一半已经成功,另一半要看的因素很多,后面我会重点描述一下。


习近平的终身呢?我认为不是取决于经济,也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而是中国的崛起或者叫中华民族的复兴。这个就要看如何定义中国的崛起和中华民族的复兴。中华民族复兴到大清鼎盛时期,还是辛亥革命的前几年?复兴到汉唐,还是宋明?我觉得这本身在中共内部是非常模糊的,而且是故意模糊的,在我看来,这种模糊,对统治中国,其实也是高明的。问题是习近平的终身光靠这个高明的模糊是不够的,尤其是经济不再像前三十年那样增长发展,总不能靠文宣复兴,总要有一个具体的例子。人们经常谈论的是统一台湾作为一个具体的复兴的实例。我个人认为即便是统一台湾,也还是不够的,这个不深入。


假设统一台湾是个中华民族复兴的标志,其实,如果中共真的能统一台湾,那么后续复兴为中华帝国,也就是原来的中央之国的条件也就满足了。因此,在我看来,习近平的稳权和终身,以统一台湾为理由和使命,在中共党内是没有其它力量能够反对的,更不用说,中共党内几派恐怕都有某种中华复兴的大使命召唤,也就是在最高层面,他们是一致的。 我认为人们拘泥于文宣,并对各种文宣做出反应,只是马戏团游戏,属于一种表达性娱乐。习近平需要一个具体的实例才能终身,否则只能是自己骗自己。这次的六中全会应该是明确了习近平终身的变量和变数的范围,接下来看习近平怎么搞了。


上面我把拜登和习近平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列了出来,结合他们各自个人的诉求做了铺垫,现在,我先来谈谈拜登能干什么,会干什么。然后再来聊聊习近平能干什么,会干什么。最后,我这个为阴谋论正名的博主,当然不会不聊聊cabal是如何指挥拜登和习近平的,cabal中的派系能干什么,会干什么。


关于拜登,我认为他的任务使命其实很简单的,他只要在疫苗mandate层面搞成功,他就能顺利当完这一届,甚至也能顺利连任,假如到时年事还行,Cabal几派也一致同意的话。我现在比较确信,当初选拜登,就是利用他的老好人的亲和力来实施疫苗mandate的。我个人知道,美国普通人当中,太多不看好拜登的能力,但是也几乎没有人认为拜登是个邪恶的人。拜登家庭悲剧和不幸,营造的拜登的形象,几十年在美国普通人的心目中是扎根的,简单就是,Joe is a nice guy。 其实跟原来的小布什类似,a nice guy。A nice guy来推疫苗mandate,没有更好的选择。 拜登能不能完成这届总统任务,除了自己健康原因,另外一个变数就是国际上风云突起,国家间危机和大战到来,这一点,我看不出有大的可能性,除非习近平搞事,这个下面再说。2024年,我认为疫苗mandate这个任务,不管拜登完成还是失败,都会有个结果,那时是否还需要一个老好人,就很难说了。暂且就说,美国那时还需要一个老好人来稳住选民,那么拜登还是能连任的。 至于美国经济,通货膨胀,我跟绝大多数人的判断不一样。我认为美国经济的变化取决于中国的变化,只要中国继续996,寄生于美国的华尔街资金和硅谷的高科技,美国不会有什么真正的通货膨胀,目前只是一些供应链问题,长期来说,美国经济还会是通缩趋势,尤其是美元的地位稳定的话。这个是被验证了的过去几十年的法宝,我不认为中共到了翻脸,不继续配合下去的地步,后面聊习近平的时候再详说。


总结一下,美国总统这个职位,在Cabal的计划中,已经演变成为一个只要可以抵消一些美国选民对邪恶的的恐惧的工具,所有的内外政策,从计划,制定,到实施,都不是总统的权力在实际操作,都是有administrative function功能,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deep state在秘密的secrecy中进行了。 另外就是美国国会基本上是个捞钱的俱乐部,一个例子,那几千页的议案,没有一个国会议员会自己仔细研究,都是幕僚们先搞定,我以前专门介绍过美国国会和英国议会的区别,美国国会是deep state的administrative function功能支配的,国会议员只是出来说说话而已。因此我对拜登2024年连任还是相对看好,因为美国恐怕到那时还是需要一个老好人,可以抵消一些选民对邪恶的恐惧。


好,习近平怎么能终身是个精彩的戏码。在现有的国际框架体系里,如何统一台湾?不统一台湾,又何来中国崛起和中华复兴? 对习近平来说,这可是一个头疼,而且没止痛药的疼。跟美国怎么搞好关系,或者搞坏关系,美国人还是那三个公报和一个台湾关系法。而且还经常在那些基础上搞些小动作,你习近平能怎么样呢?打,先喊起来,而且喊了几十年了。买通,也搞了几十年,据说最新的是台币兑换人民币一比一。 但是你如果不能让美国改变那三个公报和一个法,不用说美国还可能再增加一些法出来,那么你就还是中国的文宣崛起,中华的文宣复兴。美国偏偏又来了一个危机管控,建立护栏的全面竞争的建议,一点也没有要放弃现有国际体系的念头,中共怎么才能统一台湾呢? 打,美国已经反复强调危机护栏,大家好好谈,不能打。 先不说中共有没有能力打,现在连打的理由都没有。不打,那就是继续文宣崛起,正好符合美国的意图,像当初拖死苏联那样的企图,而且美国人还欢迎中共一些文宣组织回美国,继续文宣崛起,没人有意见,我个人对文宣崛起也没意见,都是言论自由。


那么,经济上,从国力上,中国能不能超越美国,让或者逼美国改变?可能,当然可以用2030GDP超越美国的说法,不过也只能换来美国一些政客的文宣回应。在某个或者某几个关于美国人的生存的技术和产品方面控制美国,逼美国改变?可能的,但是太复杂,太困难,硅谷和华尔街都参与,都各自有高明计划策略,习近平不知听谁的好。自己虽然可以吃草,长津湖,上甘岭,但是,也不好说红几代和国内精英就甘愿,就没有其它想法,最多还是不确定,不好搞。 因此在我看来,习近平的终身,除了文宣崛起复兴,其它都还是不可控和不确定的。不可控不确定,恰恰也是习近平不接受美国搞危机护栏建议的原因,习近平要的就是美国不能确定他在搞啥。换句话说,以后习近平搞啥,就像以前,我建议要先看是不是在跟美国发嗲,让美国不能确定他会搞啥,我认为就怎么简单。


好,最后,我讲讲,拜登老好人总统模式和习近平无止痛药的头疼是偶然的,还是被设计出来的?我想平时读我的博客和留言的网友知道,我由来已久的观点,那就是这一切都是设计和计划,并且基本上按照计划实施的。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设计,我以前写过很多了,从西方为什么会有启蒙到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同宗起源,到近几百年的各种实验和试验。简单来说,人类文明自从欧洲古罗马衰退,经过长期的博弈,变成民族国家模式,奥斯曼帝国最终的崩溃,到大英帝国的衰弱,再到苏联的崩溃,一直到目前美国即将面临的崩溃。这里面有一个主线条,也就是过去那种帝国崩溃是周期性的。如果按照过去的模式,那么美国帝国的崩溃,必然会引出另一个帝国的崛起。我认为这种思维和与之匹配的海量的研究成果有一个致命伤,那就是backwards而且是自然进化驱动。我的研究告诉我,人类文明演变,起源是被设计出来的。我从不相信,远古人类突然有一天心血来潮对数学物理感兴趣,突然要把狗当成宠物,等等。那种兴趣是那时的人,看到了什么,比如某个更古老的痕迹和信息展示,某个更古老的技术和方法的展示,得到启发,才会对某个知识领域,比如数学,物理感兴趣。 其实就像中国的大清,和后来的改革开放,前一段我一直因为去中国化被攻击,结果我举了一个坐在抽水马桶上念蹲经的例子。在我看来,自然演变跟开化是两回事,开化必然是得到外来的启发,也就是说是被外来设计引导的,不管这种外来是故意的还是碰巧的,本质上不会是自己心血来潮出来的。


有了这个设计和计划的铺垫,我比较确信,拜登连任也好,习近平终身也罢,他们各自都不能说了算。谁说了算,也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需要门票资格的俱乐部民主机制,或者寡头说了算的。只是这个俱乐部习惯和喜欢秘密操作,人们叫Cabal。据我的研究,其中有两大派。都是有其灵性spiritual层面的源头。一个源头是God创造有双通道,另一个是God以自己的形象创造人。这两大派的共同点都相信和支持人的演变,前者认为人的演变可以是无止境的,所谓相信科学。后者认为人的演变是有框架的,是以God的形象为标准的。 这两大派的最高层面的博弈,不是地球人,而是由于过去几十年在月亮和火星,以及一直以来地球上考古发现很多史前高科技痕迹,以及可能的外星球人和技术的痕迹,两派在控制现有的资金和地球资源层面的博弈使得彼此必须要挪用一些资源对付地球外来的威胁,比如深入研究掌握一些太空技术,等等。或者说需要牺牲掉地球一些人来达成。 因此depopulation是必然的选择。方式方法是气候,绿色,covid是一个工具,硬来会是自打自己启蒙的脸。自由民主,每个人相信自己,这些口号对美国西方人产出的是group intention,是非常困难的改变和消除的。但是Covid却是一个很好的实验,看看那些人,平时高喊自由民主,相信自己,结果到了可能会得病毒死的时候,就选择相信政府了。我经常看到那些鼓吹唯科学论的人的口号,感到只能苦笑。宗教信仰是相信,科学本质是怀疑。到了这些人那里,变成科学是相信了。在我看来,这是让人很遗憾的abuse滥用智商的行为。


好,最后,我说一下,量子力学给科学带来的根本的启发。人们经常讲科学在于实证。就从电子来说。物理界,Heisenberg Uncertainty法则,早就得出结论,测量电子,你不能同时测量一个电子的位置和这个电子的momentum。“How does knowing which slit the electron passed through change the pattern? The answer is fundamentally important—measurement affects the system being observed. Information can be lost, and in some cases it is impossible to measure two physical quantities simultaneously to exact precision. For example, you can measure the position of a moving electron by scattering light or other electrons from it. Those probes have momentum themselves, and by scattering from the electron, they change its momentum in a manner that loses information. There is a limit to absolute knowledge, even in principle.”


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研读一些斯坦福大学教授William Tiller的研究成果,关于人的意识,group intention对物质的作用。我以前写过,所谓科学实证,一旦人一参与,就失去了客观性。Heisenberg Uncertainty法则从物理学原则上解释了,人不能同时测一个电子的位置和这个电子的momentum,也就是说人的测量本身引入了人预先的intention,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William Tiller教授的研究表明了,人的意识的确是参与对所谓物质的认识的,也包含intention。


我为什么要具体写最后这一段?因为我要彻底揭穿马克思唯物论的先天无知。如果人们认识到马克思的唯物论是无知的,是not true的,那么在此基础上的科学共产主义就是没有true理论支撑的,自然和显然就会是一个政治工具,那么习近平到目前还要羞羞答答高喊马克思主义,实际上你就能推导出,本质上一点也不科学的,是政治口号和工具。我对糊弄韭菜老百姓是无所谓的,所有政党,政客,政府,都是这样糊弄的,我只是想指出,从这一点,美国西方真正厉害的人,比如前面提到的Cabal两大派系雇佣的那些精英,当然也知道唯物论是伪科学的,因此他们在最高层面是看不起习近平代表的无知的。想想,连我这样的,都明白这个道理,哈哈!


80年代非常喜欢的一支曲子:I like Chopin。

介绍Terry Oldfield的 beautiful Flutes。


浏览(4885) (15) 评论(14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30 21:20:07

love的稀缺可以追根究底到資源的稀缺,資源要是多到可以按需分配自然就不需那麽多爾虞我詐的競爭游戲了。陰謀論裏一個常見的話題,世界上的資源到底夠不夠人口的自然增長?Cabal認爲不夠(也許是假裝的),所以要搞老兄的奴隸制3.0優化一下人口和資源配置。樂觀派則認爲足夠了,即使地球的資源不夠了,也可以同心協力向外尋找新的資源,這不一定意味著戰爭(甚至幾十億年後現有的太陽坍縮了,銀河系裏既有別的太陽也有新的太陽誕生,哈哈)。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30 21:03:36

哈哈,老兄這些話已經比火星看地球又高一維度了(畢竟火星還在太陽系的三維)。Game說我基本同意,但奴隸制設計說有些個人感情對真正的原始設計的干涉之嫌。也許宇宙中,既有執行金字塔型的奴隸制的族群,也有奉行扁平結構的人人平等的族群。與其説前者是“另外的creation”如此設計的,不如説這是最大得益者,即金字塔頂端的奴隸主通過努力奮鬥自己收穫的戰果。

人與人之間的love如果還算稀少,那神對人的愛呢?我個人偏樂觀,覺得人與人之間的love也不稀少(哈哈,也許我要的不多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30 06:14:20

人间有那种相濡以沫,长久的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只是稀少,更多的是game。说明什么呢?按照宗教,包括基督教,那是因为人不信God,不听耶稣的对邻要对自己一样教义。我是相信的,我也多么希望人们都那样,但是那不是现实。在我看来那只是creation的一种,我不能排除另外的creation,就是我说的slavery setup,尤其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30 06:02:15

will, fate都是人用来作为一种表达。也就是你说的一体两面,但是是以人为中心。我只是跳出来,因为人的意识,you are the whole world, the whole world is you。我经常说我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是想说明,世界是through my eyes, ears and through 我的感知。但是那是不够的,人需要跟自然,别的人互动,交流,那是love的最高境界。但是这一切还是在一个setup和系统里才能展开,宗教在我看来只是某一个setup,仅此而已。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30 05:07:51
更正一點,對will對fate的作用,新歌用詞是參與,不是“決定”。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30 04:47:16
這剛好就是文中量子力學那段的解釋,個人和集體的意識對結果的干涉。一系列的will/選擇決定了最終的結果/命運,這也是新歌想強調的。不同之處或許在於以什麼為主軸,神權還是自由意志,但我認為二者是一體兩面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30 00:08:14

如果我们承认个人是渺小的,那么我们也就能得出will也不是个人自己能控制的。我们不能自相矛盾,这不是fate问题,而是认知问题。这个我早就说过多次。我对setup或者系统的兴趣,包括creation也是一个setup,而且也是多种的,恰恰是我的will的展现,尽管我也不知道我的这种will是从哪儿来的,也许是我的元器件的作用。我认为,人是不同的,这个不同,很自然就会溯源到creation的不同。任何搞大一同,强调相同,我认为是slavery setup。如何对待不同,那是moral和ethics,是跟人类演变的周期匹配的。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9 22:28:22

Wow, fate vs. will, sounds like a dilemma from dualism. Although I tend to be agnostic about many things myself, the overlapping of those two might be very significant.


(weird, Microsoft Pinyin input is broken tonight on my work laptop, my free will of typing Chinese tonight is defeated by a fate. Who is doing this to me? Just kidding, I think I'm just too lazy to fix it before I decide to sleep, which happens to be another will of accepting the fate that human races need sleep)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9 18:00:31

我想,这又回到我们已经讨论过但没有深入的话题。我一直fanscinated西方文化中人的will的力量,从来对中国文化中根深蒂固的fate框架不以为然。你可能没有意识到,有意或无意中,你已经用另一种方式全然拥抱了fate的宿命论,而我是相信神掌权,但是人的will是参与人的命运的,个人如此,社会也如此。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8 20:39:33

你们俩还是不能理解我这样的。我是了解了你们说的这些之后,没有像你们那样,原因是我的mind是different的,也可以说我不能满足。有时我想,这恐怕也是genetically different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creation源头的intention。也许是的。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7:51:10

我下面的那个回复是针对你问少博的"如果God要你杀人,你会去杀吗?"

但是,如果路上有人要强奸另一个妇女,我有枪,我会开枪的,只是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有胆量杀人,我只是认为我会认为这种情况杀人完全正确,良心清洁。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7:49:10

God为何要一边让人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祷告,一边让人不要自己伸冤等候神伸冤,一边命令你杀人呢?
这问题是不读圣经任意解读的结果。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28 17:46:56

圣经说过,凡是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又提到,亚伯拉罕相信神可以让他的儿子死而复活——他一百岁夫人九十岁生的儿子,当然有这种信心啦,神多次和他说话,他当然熟悉声音——在这种情况下,他愿意顺服,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不会,也不需要受这样的试验,我不觉得神需要这样试验我们,我们没亚伯拉罕那样的历史地位托付需要那样被试验,哈哈。

假如今天有人说自己听到神让他献儿子,我要问问他神究竟一路上和他怎么显现的历史——如何从迦勒底进迦南地经历?如何老婆绝经自己百岁生了这个孩子?如何神灭绝所多玛之类的大城前先通知了他一番的,总得讲点资格啊,否则,当神经病处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7:36:39

你有空可以读一下圣经旧约的《Deuteronomy》一书,不是太长,你应该可以两三天的闲余时间就可以了解一下,你会知道,你所说的set up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只是基督教信仰对此有原因解释。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7:28:12

No, 我不认为个人的作用有多大,我素来说的是个人需要尽力,而不是认为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尽力是对上帝负责,尽本分,上帝是掌权者。甚至连领袖,我是从神兴起这些人来看,如果不是张三会是李四,都是神手中的工具,deliver或judge的。

我们最大的分歧是我信耶稣基督,你还不信。我认为只有信和不信之别,没有纯与不纯说法。我自己也是从完全不信,到对神有各种看法,比如我曾经认为神是一种high energy 的某种存在诸如此类,虽然我那时已经受洗了,但我没有encounter God,神是我脑子中通过imagination create的存在,这和经历神之后完全更新认知是完全不一样的。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3:28:19

亚伯拉罕献祭以撒。

无论是原文,圣经其它部分,还是解经家早给出标准答案。


然而圣经没有交代神对你说话时你怎确认是神是魔。


若是我自己,即使是确认了是神不是魔,我也会多想一想,根据当时的Contexts, 是要顺神上天堂,还是怠慢神而落地狱。我自问对神的忠诚不如亚伯拉罕。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8 12:47:26

从技术上来讲,地球人完全可能最先就是genetically engineered的一个product,不幸的是人类正在往那个方向再次迈进。人类当前,往那个方向迈进,完全可能是精英们得到远古的启发而重构,这也是绕不开creation setup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8 12:40:30

我可没有进入God不唯一的认知,我只是疑问,God creation是否是唯一的,我举了God下面委员会的比喻。我认为目前科学的发展指向那个可能,而且地球人,东西方不同的文明也是间接验证。我早就疑问,至今还是,中国那么多人,也不算短的历史,只能是另一种creation可以解释。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8 12:32:29

我从creation源头,得出slavery N.0的框架,帮助我认识几乎所有的场景和演变。每个阶段,每个周期,甚至与之匹配的技术,到国家,制度,社会形态,人与人的关系,都有与其匹配的moral和ethics。我个人生活遵循我的moral ethics,但是我不会从我的moral ethics看起源,看历史,和看未来,更不用说看各种文明演化。我想这是我跟绝大多人的不同。我不能以self righteous,甚至excessive,来看历史,更不会是judging 别人,因为我认为个人都是渺小的,个人之间争论对错,甚至争抢,争斗,互相杀戮是system function,比如是某个制度,主义的setup,intended 结果,我的渺小,让我不屑作为一个player。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8 12:11:12

这恐怕是你我最大的分歧。我对个人的作用从来都不会“夸大”, 个人是渺小的,无足轻重的。是集体,是setup造成所有的人间问题。恰恰,我的疑问在于是setup的original intention,比如slavery。我说的生儿养老,不是指人间常情,而是指一种机制,一个setup,intended goal,那是slavery,我并不是说好还是不好,只是指出what it is.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2:04:19

你如果设想一个多元神create多元世界的creation,首先,你否定了有神(God), 因为gods的世界,实质上是否认God的特性的(独一,全能)。这也是我说其实是进入虚无的原因,gods的世界有啥原则呢?也不可能有moral,gods们意见肯定不一致。最后听谁的好呢?常常架解决问题?看谁的拳头硬?那就更糟糕了,当然我知道人类的古代童话里都是这类故事。

usury是上帝憎恶的东西,你可以读经了解,如今的社会,钱不是货币,而是商品,这也是一个末世才有的evil现象,如今的世界,人产出的很多东西都是虚拟的:虚拟世界,虚拟货币,将来虚拟生活,虚拟吃喝?假如人能够通过虚拟达到吃喝达到的满足效果,是否可以把这些人很愉快地送进虚拟存在?——不需要depopulation,只要安乐死就行。

在我看来,人类的世界是罪毁灭的,将罪人移民天堂,天堂很快也会被毁灭,所以耶稣说“人非重生不能进神的国”。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1:49:50

我想,如果没有fear,应该就没有儿养老的理念。我老了我自己安静地去世,无人打扰最好,省得我那个时候还要烦神和人啰嗦,我会只想静静地祈祷,等候进入永恒。

生儿养老的理念在中国人中如此深植,难道不是和fear有关吗?我还是会从罪的角度来看,sin ruins everything,否则父母和儿女这种感情是不应该走到的burden的地步的。

任何事情,美好总是在一个边界中的,pervert,或opression都是扭曲状态,而自由虽然是反抗opression的扭曲,同时也不是pervert的放任。国家,政府,集体这些都是为了制止罪恶对社会的危害和帮助集体福利设立的,本意是好的,不应该从slavery 角度看,但是人的罪完全可以将这些机构变成罪的工具,罪人被罪辖制,你也可以说是一个集体的罪带来的惩罚。没有一个罪恶的政府下面没有一群罪人。不信靠上帝之罪让人类信靠权力机构,信靠专家,信靠钱财等等,这也是罪给人带来的祸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8 11:40:25

我对任何殉道都是有疑问的. 我前面讲了,不从setup和不同的creation去认识God,反而指责某个setup里的slave的sin本身是不符合耶稣牺牲自己的教义的。是setup,那个机制,那个系统导致耶稣的牺牲。伊斯兰72个处女的setup总是让我uncomfortable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28 11:31:52

如果God要你杀人,你会去杀吗?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11:00:31

据我所知,基督教整个历史对神的creation并无太多的深入,原因可能如经上所言:隐秘的事属于耶和华。

但是基督教整个历史的主题信息都没有偏离过“耶稣基督和他钉十字架”——这也是耶稣的名和十字架标志总是与基督教信仰联在一起的原因。

为何要拯救sinners? 人人都有一死,死后有审判。基督教的拯救不是今生的,尽管今生神也搭救人脱离急难和困境,但是,基督教的拯救是面对永恒的,关注的是灵魂的去向。耶稣基督的门徒们基本上都是殉道而亡的,如果不是为了永恒,你怎么理解历世历代基督教总是和殉道连在一起的事实呢?

我想,人类都无法回避sin是人的真实状况。mind control, usury等等,如果在sinless的人身上是无法实现的,它必须借着人里头的greed, fear,lust, proud 等等一切的sinful nature才能实现。如果人不是sinner, 人里头会是清洁明亮的,人的instinct,conscience, sense等等都因为罪已经是模糊不清的了。若无罪,人都可以感知神,但是罪让人与神隔绝。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28 03:56:28

@我不对号入座,但是有时,love恐怕也是slavery,一方或者双方是盲目的。


But now that you have been set free from sin and have become slaves of God, the fruit you get leads to sanctification and its end, eternal life.


Plenty more at https://www.openbible.info/topics/slave_of_god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 gave his only Son, that whoever believes in him should not perish but have eternal life.


Plenty more at https://www.openbible.info/topics/love_of_god


正因为如此,能尽量避免人成为其他人的奴隶,肉体上和思想上。没有唯一真神,则:

1. 或似印度教或埃及法老教,你出生已注定是某种性或阶级。顶多等下世。

2. 或类似在无主导性宗教的中华大地,最终形成秦儒体系这绝对奴隶制,万民是皇帝的奴隶,肉体上和思想上,连财产也不如。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7 23:05:03

在我看来,C. S. Lewis和他的同类的伟大还是单一的。他们的局限在于在setup里面,不能从setup外面来看。tyranny是setup的产物,也是creation的产物,是creation setup造成的。至于多种不同的tyranny,其实恰好说明了,creation也可能是多种的。tyranny creation,比如用usury来控制人,我认为不能仅仅就用一个setup里的sin来理解,也许creation setup就是有一种tyranny分类的。这不更能解释they do so with the approval of their own conscienc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7 21:44:52

我一直都是避免得罪纯基督徒的。但是据我的研究,如今基督教一点都不纯的。我甚至怀疑历史上也是不纯的。因此,我选择从creation来看,而不是从宗教来看。单一creation还是多数creation?为什么要creation?creation至少有两个流派,一个是love,另一个slavery。具体,我不对号入座,但是有时,love恐怕也是slavery,一方或者双方是盲目的。因此creation即便有良好的愿望,实践的机制却是不存在平等的。我们是不是可以问一个问题: 国家,政府,集体,宗教,等等都是为slavery而设置的,具体的控制方式mind control, usury?这样为什么还要拯救sinner呢? for what?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是不是就都会感到,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还债的,而且一辈子还不完的。西方subtle,用责任这样的表达,东方,尤其是中国,就比较直接,父母基本都是生儿养老的理念。从creation源头解释,这其实是slavery的源头。

回复 | 1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7 08:25:21

C. S. Lewis说过一段很有意思的话,他说:

Of all tyrannies, a tyranny sincerely exercised for the good of its victims may be the most oppressive. It would be better to live under robber barons than under omnipotent moral busybodies. The robber baron's cruelty may sometimes sleep, his cupidity may at some point be satiated, but those who torment us for our own good will torment us without end for they do so with the approval of their own conscience.

C.S. Lewis深知人的内心深处的诡诈,在这里,他看见人的sincerity和人的conscience都可以做人的罪的帮凶,这就是所谓的人的total depravity。

人既然是这种状态,human dignity从何而来?只能从人的受造被赋予的地位而来——人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因罪亏欠神的荣耀,最后站在神的面前接受公义的审判——如果没有这样的平等定义作为基础,西方整个文明所谓的人人平等就成了空中楼阁,甚至谎言,因为人生来根本就不是equal的——所以,拆毁基督教,拆毁的是西方民主自由的foundation。

西方启蒙,首先拆毁的是人人生而平等的foundation, 在foundation被拆毁之后,开始建空中楼阁的人人平等,那就什么玩意都出来了,直到如今的自定义性别,将来自定义非人类,形式或左或右,本质都是往虚无走。

至于东方,印度人中国人,本来就是精神上层虚无的高手。虽然中国人全然拥抱暴政,印度好像是拥抱了民主,我们可以看这两个国家几十年后的果子——他们的人,就是他们的小民普通人,会像西方国家的小民给与这个世界这么多的温暖关爱和帮助吗?不可能,let's see.


回复 | 1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27 04:37:12

现在无论是基督教的异化还是其他各类spirituality, 无非是换话题,将人类不能面对的God要求人对自己的sin承担accountability的主题换成其他话题——人类是否可以自救?从sin的角度来说,当然不能,born in sin, 想脱离sin, how?基督教信仰带来的信息是信耶稣让神重生——born again.

至于说人类的生存挣扎,躺平还是自救,那是另一回事。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