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人参花的博客  
不装,不拍,不扁  
        https://blog.creaders.net/u/2333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2021-05-06 16:20:50

亲走后,我迎来了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铺天盖地的广告,呼天抢地的炫耀,广告商们,可曾体恤到,我刚刚丧母的心境?母亲的生日,正好是母亲节后一天,原来和家里约好了,这两天分别视频。可是,现在我要独自撑过,这两个最难熬的,日日,夜夜。

母亲走后,我失魂落魄

上午九点钟,发现自己按时到了公司停车场。可是忘记了为什么周末来上班,忘记了车是怎么开到了这里。有没有走高速,有没有闯红灯,恍惚之间好像有人喇叭滴我。应该是老马识途的车,自动把我载了过来。望着空无一人的停车场,崩溃一般,我又掩面而泣

母亲走后,我不再惧怕死亡

隔在自己和死亡之间的屏障,已经消失了一大半。生命的尽头,不再冰冷,不再孤独,已经有母亲在等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喜欢看天上的云,在云朵的卷舒之间,仿佛看到母亲慈祥的脸。日间,变得嗜睡,希望母亲能走入我的梦境。夜间,变得嗜酒,希望半醒半醉之间,能和母亲说说话

母亲走后,我变得很分裂

一面照样谈笑风生,不告诉身边的人,母亲的离世,隐约中,还想保持生活原来的样子,幻想着母亲还在等我,像过去等待我的三十年一样。还想日子顺着惯性,就这么继续滑下去。一面又觉得,生活的意义不再,不知道每天早上,起床是为了什么,每天在扮演自己,不再是自己本人。眼泪像一个水龙头,人前关上,保持礼仪不失态。人后开开,任其流湿前襟

最后一次拥抱母亲,是瘟疫前回国探亲。母亲已经变得矮小瘦弱,我拥她在怀间,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回抱,只任我唏嘘一刻。我在心里,第一万遍地道歉对不起妈,我不能晨昏定省。对不起妈,我不能床前伺候,对不起妈,我明天又要远行。我又一万零一遍地明白了,为什么三十年前出国时,所有的人都欢呼我能如愿以偿了,只有母亲一人,从来没有同意过

我为什么总是选择忽视母亲?就像现在我儿子忽视我一样?人为什么一代一代地传承,又一代一代地经历着同样的痛苦?我梦里总能梦到,我儿子掉到坑里了,回头望着我说,妈,我明白了,这还真是个坑

我现在也明白了妈,当初您对我的不舍,但是已经晚了三十年。但愿我的儿子,有一天也会明白,但愿那不是,又三十年后


浏览(4487) (11) 评论(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14 05:16:02

可怜的作家大哥,和家人打官司一定会受伤害,二次伤害。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05-13 19:13:18

好女人,谨提供一点经验教训供您参考。2007年,山陵崩,我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仍然保持清醒的头脑——当务之急,需要拟定万全方案保护生者。失一而不可失二,我为母亲苦撑8年之久。

另外,我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忽略了毛主席的教导——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那时,尚未暴露狰狞面目的二姐说:爸爸走了。这个家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作家之心,何其敏感;我却由于太过善良和自信,没有听出这话里隐藏的凶险的弦外之音!后来,我不得不跟我那两个心如蛇蝎的同父同母的长姐打遗产官司;她们把我早年的藏书、手稿、照片等等 扣在部长楼,作为要挟;我悔之何及!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8 19:09:20

明天将是难熬的日子。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05-08 18:51:37

1986年,我陪同母亲周游美东讲学,母亲回国后,我一度还是顺口叫一声妈妈哎,没回应;现在,我常常凝视着双亲遗像:我必将去你们那里,而你们却永不回来。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8 17:39:23

我也会一如既往地尊重艺术家,就像艺术家尊重科学家一样。

回复 | 1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8 16:42:51

多谢大哥,我努力过这一关。以后每年母亲节我都会想起您的母亲和我母亲生日接近,同祭。您自己多保重。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05-08 16:32:31

再次感谢您,借花献佛献给您——

其一,托尔斯泰小说琉森有言:如果人人都像您这样对待艺术家,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其二,所罗门王有句箴言:没有度不过的难关。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8 15:45:57

千万别这么说大哥,有人过来交流我感觉好多了!为了不失态,我一直瞒着身边的人。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05-08 15:30:08

感谢!借您的平台发声。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05-08 15:28:22

感谢!借您的平台发声。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望那儿一汪 留言时间:2021-05-08 15:09:30

抱抱望儿。多谢!

回复 | 0
作者:望那儿一汪 留言时间:2021-05-08 12:54:31

MM多保重!

时间也许会抚平内心深处的伤痛,时间肯定会让分离的人们再重逢.....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8 05:32:21

父母给了您容貌,您以容貌回报,能帮到母亲您一定很欣慰。文革中的两年平安暗藏了多少危机!

回复 | 2
作者:人参花 回复 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21-05-08 05:27:27

是的,好在也不怕死了。多谢剧团。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05-08 04:43:36

补遗:1966年秋,毕汝谐16岁生日那天,北大历史系造反派开了一辆大卡车,来沙滩大院我家揪斗母亲;毕汝谐在院子里听到他们打听自家,急忙飞跑回去,给父亲赢得宝贵的数分钟缓冲时间(父亲得以将某些紧要文件塞进沙发缝隙);而后,毕汝谐又溜了出去,在传达室留条、去景山公园报信,唯恐母亲落入虎口! 历史系造反派总勤务员高海林(活阎罗!)久候母亲不果,临走前撂下狠话,勒令母亲次日回历史系报到。

翌日,母亲写了请假信,由毕汝谐骑车送至历史系;万幸的是,高海林不在(想必是揪斗别的教授去了),一名女造反派头头接待了毕汝谐,她看过请假信后和颜悦色,还挤着媚眼对毕汝谐说:"你妈妈既然身体不好,就在家休息吧";她说她叫孙金雁(特别说明是雁不是燕),大一学生,是历史系造反派的副总勤务员,以后有事情可以直接找她。 这是毕汝谐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对异性具有很大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不仅可以造福自己,甚至惠及惶惶不可终日的母亲!

归途中,我得意洋洋地暗忖:马克思说外语是人生斗争的一种武器;而 毕汝谐 说外貌是人生斗争的一种武器。 承蒙 孙金雁(我至死不忘是雁不是燕) 恩准,历史系造反派不再理睬母亲;母亲得以在家里太太平平地待了整整两年,直到工宣队进校方返回北大。

乌鸦反哺 ——母亲给了我一张脸,而我反过来用这张脸保护至亲至爱的母亲!


回复 | 3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21-05-08 03:09:58

父母离开我们以后,死亡就是下一步得直面的人生了,以前有他们挡着。


时间是良药,保重。

回复 | 2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6 20:23:36

文革选边站的时候选父母是真不容易!不亲自动手斗父母就算不错了。您还真人物!

回复 | 2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05-06 20:03:33

文革前,景山学校讨论"是劳动人民养活我们,还是父母养活我们";全校人都说是劳动人民,只有我一个人说是父母,极端孤立。文革期间,我是少而又少的在革命与父母之间选择父母的大孝子!

1986年2月,我与家母借住华盛顿一对美国老夫妇家;有一天,母子俩去十几条街外访友;告辞出来后方觉气温骤降,两人冷得打抖,我当即脱下棉袄毛衣裹住母亲,自己着单衣疾跑回去!这种类乎卧冰取鱼的中国孝忱,令美国老夫妇震惊不已!
我出国后就在中央日报副刊发表系列小说;当时手头太紧,我借用一个善心教友家的电话给中央日报打越洋电话,询问稿费事宜;他们表示欢迎我与胡娜同时访问台湾,以制造轰动效应;我则婉言谢绝了。
我知道:迈出这一步,不仅名扬天下,还能财色兼收;但是会害苦双亲,我不可能这么做。

2007年母亲节,为了营造铁板一块的大团结局面给病笃的父亲祈福,毕汝谐赠给母亲、大姐、二姐每人一条钻石项链;并致以题为“我爱我的亲人”电邮,谓:你们一辈子恋爱、结婚,从未有男人送给你们钻石项链;那么,我赠给你们每人一条钻石项链吧。



回复 | 2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6 18:49:46

您父母长寿,和您的厚待分不开。百岁以上能有几人?羡慕。

您最近关于台湾的文章相当有见地。我都不知道一百多年历史上,台湾仅有四年属于大陆!

回复 | 1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6 18:45:16

大哥,我们的母亲同一天生日!我母亲生日算阴历,但是今年正好是5月10号,母亲节后一天。百分之百理解您的心情。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5-06 18:33:52

爸妈走时,我五内俱焚,痛苦得满地打滚,我真羡慕那些从小饱受父母虐待的苦孩子——他们与父母诀别时免受锥心之痛。

先母生日5月10日。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傅聪的成功,建立在傅雷夫妇的尸骨之上;而我牺牲了作家至为宝贵的知名度(这是很高的人生代价!),换来父母安享天年(父九十岁又十个月四天,母一百岁又六个月十八天)!回首前尘,我为父母做了一个浪子作家所能做的一切,问心无愧!我左献芹国家民族,右厚待父母双亲,忠孝两全,此生足矣!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