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施化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思。  
        https://blog.creaders.net/u/433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为什么我不会与作恶者为伍? 2021-01-03 20:37:02

施化

 

某哲人说过一句充满智慧的话:宗教里描写的地狱其实是不存在的,那是为了给世间作恶的人以警示。而真正的地狱,不在地球深处,而正现实地存在于人间。我处世越久,越深以为然。

也许大部分朋友都与我有同感:我们周围所处的世界,远远不是一个理想世界。非但不理想,还时时处处潜藏着罪恶。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剂量不足的吗啡。刚刚过去的2020,已经把人心的险恶,病毒的猖獗,生存的艰难,未来的绝望,毫不留情地撕破给人看。武汉千万个哭泣的破碎家庭,江南江北耕地城镇一片汪洋,全球数亿频临破产的小企业主,美国西海岸野火千百家丧失居所的老幼,被绑架和贩卖做性奴的少女和被抽取肾上腺红素当补品的儿童。其惨烈之状,惊天地而泣鬼神。只因他们无法发声,所以看似好像不存在。不过,仍会引起一些有良知的人关注。

相信我周围的人听到良知这个词,多数会显出一脸不屑。他们的反应差不多是良知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大家都在比拳头,你讲良知?太懦弱了,等着受欺负吧。而我自己则始终没有放弃对良知的追寻。在一个公认的丛林社会中追踪良知,就好像在无尽的黑暗中寻觅烛光。太难太难了。

但良知一定不是幻觉。一个人,当他过完了极为普通的一天,上床渐入梦境的时候,暗思这一天没有遇到任何恼人的侵扰与刁难,心情十分舒畅。他不会意识到,这个好心情正借助于良知:这一天所有与他交往过的人,那些人内心的良知祝福了他。

明代学者王阳明是最早全面宣示良知的中国人。遗憾的是,他虽然发现,物欲会像乌云蔽日一样遮盖良知,却没有找出驱散乌云的有效办法。王阳明的思考最终没有结出果实,却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回到题目,正因为我不断地追求良知,更寻求如何开发良知,经年累月,终于发现了一条似乎可行的道路。简单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远离作恶,拒绝作恶。我个人没有力量去制止作恶,但可以不与作恶者为伍。当然,更不会阿谀奉承,当跑腿跟班,为虎作伥。

作恶与向善是互为消长的两股对立力量。在善良本身还弱小的时候,抑制恶,就等于扶助善。如果所有的人都时刻抑制恶,长久地抑制恶,会不会几十上百年之后,终于让良知冲破乌云得见天日呢?朋友们,尽管这是一个渺茫的理想,但同时也是一个可操作的理想。我的推论是,人类千百年来虽然提倡优良的道德,呼吁行善,结果却乏善可陈。终其原因,无非是,作恶太容易,行善太艰辛;作恶有回报,行善有损失。人的本性趋利避害。还有一个妇孺皆知的现象,最常见的作恶者,一般力气比较大,头脑比较灵活,有比较强的组织能力,并掌握一定的权力和资源。古人云,窃钩者贼,窃国者侯。一个人一旦全面掌握了国玺,他的作恶将不可抑制,难以想象。相比之下,一个乞丐作恶,害的人最少。

关于什么是作恶,谁在作恶,如何判别一个人有没有作恶,我想到一个极其简单的标准。任何事情,只要有了标准,就可以定性,容易取舍。我的理解是,受到恶的伤害的那个人,他的有诚信的证词,基本上就是标准。作恶的人,从来不会主动承认自己在作恶。他辱骂别人,偷窃侵犯别人,自己是很痛快舒畅的。感到痛苦的是受害的一方,只有这一方的证词可以采信。

在如此发达的科学技术思想理论喷涌的当今,为什么要回到初始,通过仅仅作为感知的痛苦来作为判别正邪的基本标准呢?道理很简单。因为当人类用巨量的物质和技术,令人眼花缭乱的理论把自己厚厚地包裹了以后,丧失了本性或者说人性。人类已经到了非还本溯源不可的关头。

举个简单的例子。日本军国主义在当年发动侵华战争的时候,创造了一个非常好听的理论:大东亚共荣圈,目的是保护亚洲国家不受西方列强的侵害。谁要是想从理论上驳倒它,证明这就是作恶,一定徒劳而返。但是,这个理论掩盖不住流离失所,尸横遍野的中国难民。难民受到的痛苦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证明日本人在作恶。

严格起来讲,任何光鲜漂亮的理论,都不可信。无论是共产主义还是世界命运共同体。检验它们的最起码标准,就是看看它有没有害人。只要能害一个,就会害第二个,第十个,第百个……第十亿个。发明这个理论的人,无权自证清白。我不以他有什么头衔地位,有多大光环来确认其可信度。

在即将结束本文的时候,谈几句美国2020大选,以此来检验一下我的作恶理论。美国大选的两个候选人,对应的是7400万和8100万两组选民,败选组和胜选组。可惜到底有多少注册选民总数,现在还是无头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假设大选严格按照规则进行,没有任何虚假欺诈,那么,败组其实没有受害,也就没有任何人作恶。但如果有人发现了选举欺诈,并且有冒着死亡威胁的宣誓证词和实证,事情的性质就发生变化了。当双方争执不下,争论到底有没有选举不轨的时候,最有发言权的是败选的一方而不是胜选的一方。败选组的理由很充分,你把所有的选举记录公开,查证后没有发现舞弊我就认输。反之发现了就不能认输,还要查实哪里有误,对大选结果有否影响。胜选组没有受害,他的证词不足为据。所以,如果要说有人作恶,首先必定是谋划舞弊的那个人。其次的是拒绝查实选举记录的官员和法院。而这时如果有人毫无根据地公开认证说没有舞弊,撇清舞弊者的责任,这就是说谎作伪证,等同于作恶。

新到的2021年会更好吗?难说。最主要还是取决于愿意向善和坚持作恶的人,他们的此消彼长。我个人极其渺小,无德无能,唯一可以做的,只是用眼睛盯着那些企图作恶的,把他们的本来面目公之于众。而且绝不与他们为伍。

2021-01-02



浏览(1944) (123) 评论(4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1-07 20:34:30

人不能与畜生为伍,否则就乱套了。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倩影 留言时间:2021-01-07 09:31:23

以前俺还真不知道,原来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还有中国版呢。无论如何,国家都需要有绝对权威的。从这一点说,马基雅维利当然是正确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1-05 22:19:42

您越是这样嫉恶如仇,越是把正邪不两立整天挂在嘴上,您便越像灭绝师太。

金庸小说所讲的,其实是关于道德逻辑的循环论证特征。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老庄户 留言时间:2021-01-05 17:08:07

正邪之战,已经在进行中。不获胜利,不会停止。

回复 | 5
作者:老庄户 留言时间:2021-01-05 15:54:23

博主曾骄傲的宣称,川爷的支持者愿意为川爷献出生命。此时此刻还在打嘴炮,有意义吗?啥时才为保川献身?等到1月21号吗?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1-01-05 13:46:59

【你见过哪个作恶者在行动的时候不声称自己是在行善的?】

非常同意!

除此之外,越是听上去高级,美好,先进,正确的事情,越容易被恶人利用。他们不傻,知道怎样来迎合你,让你中圈套。

识别骗局没有什么奥秘,只要看他实行理论的过程中有没有伤害人。不论是谁,不论多少,不论轻重。就是这样简单。

回复 | 6
作者:转个帖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5 12:44:49

你见过哪个作恶者在行动的时候不声称自己是在行善的?

而且越是穷凶极恶者越是会把圣母白莲花的招牌高高挂起。

所以很简单,对于美丽的口号喊得越响的人,越是要提高警惕。

回复 | 1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5 11:53:53

记得曾读到过一个我认为智慧的判断:人只要做正确的事情,世界上就不会有穷人。因为按照统计,地球的资源足够保证全球人均温饱。

问题在于,什么是正确的事情?被人称为正确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比如社会主义,可是往往带来灾难结果。我在想,也许,不伤害他人,就是最正确的事情。大家看呢?

回复 | 6
作者:施化 回复 老農民 留言时间:2021-01-05 11:46:45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回复 | 6
作者:施化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05 11:46:02

【我想恶的言行恐怕就是无底线吧】

很准确。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到了后来一定是行恶做恶行。哪怕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只要无底线,就无可选择地走向反面。最高的目的其实是神选的,要达到人类互不伤害。除此之外的任何目的,都可能把人类送进地狱。

回复 | 6
作者:施化 回复 倩影 留言时间:2021-01-05 10:24:14
一點沒錯,讀了使人毛骨悚然。可惜作者絲毫沒有想把這些界定為惡,他們認為是舉世無雙的創造。
回复 | 6
作者:倩影 留言时间:2021-01-05 10:06:11

[如果对中华文化的经典有所涉猎,不难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什么现象?无论在文学,历史,或政治的文献中,对如何做善人,给了大量的描绘和限定。比如,孝,尊老,清廉,克己,施舍,You Name It。但是在另一面,也就是限定什么行为算作恶,相对照而言,却非常少而且含混。]

还是有的,推荐两本书-“商君书” 和 “罗织经”。看完这两本,不论你社会地位在哪儿,都可以系统地学会做一个成功的坏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以下是百度对两本书的简介。光看简介就可以达到后背发凉,两眼发黑的效果。

《商君书》论述了“强国弱民”。例如:《商君书》中有“民弱国强,国强民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朴则强,淫则弱。弱则轨,淫则越志。弱则有用,越志则强。故曰:以强去强者,弱;以弱去强者,强。”能够战胜强敌、称霸天下的国家,必须控制本国的人民,使之成为“弱民”,而不是“淫民”。商鞅认为国家的强势和人民的强势是对立的。只有使人民顺从法律、朴实忠厚,人民才不易结成强大的力量来对抗国家和君主,这样国家才会容易治理,君主的地位才会牢固。但是,不要把“弱民”理解成“愚民”。《商君书》中认为人性本恶,必须承认人之恶性,治理国家要以恶治善才能使国家强大。[4]《商君书》中主张重刑轻赏,他认为加重刑罚,减少奖赏,是君主爱护民众,民众就会拼命争夺奖赏;增加奖赏,减轻刑罚,是君主不爱护民众,民众就不会为奖赏而拼死奋斗。

唐朝酷吏来俊臣所撰的《罗织经》,是一部专讲罗织罪名、角谋斗智的书籍。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它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一次必然的孽生,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其一,它是人类有始以来,第一部制造冤狱的经典。其二,它是酷吏政治中,第一部由酷吏所写,赤裸裸的施恶告白. 其三,它是文明史上,第一部集邪恶智慧之大成的诡计全书。其四,它第一次揭示了奸臣何以比忠臣过得更好的奥秘——权谋厚黑。懂国人的心理必须要看古书啊,古人早已经总结好了世代不变的道理。据史载,整人专家周兴临死之际,看了《罗织经》自叹弗如,甘愿受死;一代人杰宰相狄仁杰阅罢《罗织经》,冷汗迭出,却不敢喊冤;雄才女皇武则天面对《罗织经》,叹道:“如此机心,朕未必过也。”遂生杀机。难怪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颇具讽刺意味地写道:“武周王朝在历史上出现短短十六年,对人类文化最大的贡献是一部《罗织经》。

回复 | 0
作者:老農民 留言时间:2021-01-05 06:41:17

【如果我的配偶是川粉,我们肯定会分道扬镳。】

这主颇有文革范,红色精子六亲不认。当初您选择配偶时是政治第一吗?他或她(我没有施化鉴别性别的本事)在和你交配前知道你的这个原则吗?没骗人家吧。


回复 | 4
作者:老農民 留言时间:2021-01-05 06:23:48

文化大革命已经发展到了武斗的阶段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5 05:04:54

我想恶的言行恐怕就是无底线吧。非要赢,比烂,无赖,嘴硬的太多,恐怕还不算大恶。没有底线就麻烦了。万维反川的没有底线的太多了,好像反川可以壮胆不要有做人的底线了。什么样的人最容易没有底线呢?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虔诚的信God,追求真善美,基本上不会比烂,嘴硬,无底线。如果是无神论者,反正天不怕地不怕,如果从小到大缺乏教养的话,那么就容易无底线。政治上权谋和获利,也是很容易让人无底线的。

回复 | 4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4 20:41:13

如果对中华文化的经典有所涉猎,不难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什么现象?无论在文学,历史,或政治的文献中,对如何做善人,给了大量的描绘和限定。比如,孝,尊老,清廉,克己,施舍,You Name It。但是在另一面,也就是限定什么行为算作恶,相对照而言,却非常少而且含混。中文典籍里的杀人不算什么事,杀人不过头点地。水浒里描写的人肉包子,一点也不令人厌恶或恐惧。现代作家莫言的文学算是最血淋淋的了,不过看完只使人更麻木。我比较喜欢方方的作品,她的小说令人联想到《悲惨世界》,让人生出一丝悲悯。

文化对塑造民族性格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希望后代的新生文学作者,把作恶从艺术形象上更清晰地限定下来。还是我的那句话,此消彼长,作恶的行为忌惮多了,善还会少下去吗?


回复 | 6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4 19:31:51

就拿华人之间的恶语相向来讲。首先使用恶语的人,在我看来,无非缘于他习惯这样。他的生活环境,生长背景,个人交往的社会关系,基本上是把人是否受伤害,排除在意识之外的。当另一个人在哭泣的时候,他会很惊异,怎么这么脆弱?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只能这样解释,华人耐痛的阈值特别高。他们自己不感到痛,不感到不公,不正常,以此类推,认为别人也是这样的。比如对文革中自杀的傅雷夫妇,我敢保证有人会私下说,“真想不开,受这么点冤枉就自杀。人一死,什么都没了。”久而久之,人们对作恶无所谓。

为华人的后代子孙设想,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稍稍改变一下我们的民族基因?

回复 | 7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4 19:13:02

我明白新歌博的意思,她说,她对于恶和我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实际上,我并没有对恶下定义。恶的定义前人已经有很多,大部分我都没有异议。在我写作的时候,脑子里盘旋的一直是如何发现作恶。

正如有人说的,人常常不知道自己在作恶。他在作恶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很高尚,很正义,很英勇。这才是我这篇文章真正想讨论的问题。这个问题太大了,存在的时间太长久了,提出同样问题的人太少了,所以我不指望靠一篇文章,一天之内就有答案。

回复 | 9
作者:盘桓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4 18:16:05

【吵架的形况很多,但是,如华人之恶毒几乎没有见识过。】

的确如此。但对于华人来说,内斗是有传统的。文革时的血腥内斗,至今历历在目。

回复 | 6
作者:盘桓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4 18:00:55

【你有很大的误会。不与某某为伍的意思是,不与他同流合污,相互利益输送,鼎力支持。至于同享一个天空,相互对话,那是不可避免的】

我懂你的意思,但我想进一步发挥一下。我觉得双方相互对话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交流、对话,求同存异,是对虽然有分歧但也存在一定共识的人群。川粉与川黑已经因川普而分裂成没有任何共同语言的两部分了。说势不两立,水火不容,一点也不过分。

这么说吧,如果我的配偶是川粉,我们肯定会分道扬镳。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4 17:32:14

对于恶,我们的定义其实是有分歧的,我不觉得用受害者感受定义完全合适。我以前说过,integrity是和基督教信仰行为准则相连的,善恶以神的law为准。但是具体在law范围之外的情况,或者某些特殊情况,是以清洁的良心作为参考的。但是这些,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讨论清楚的事情。

回复 | 7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4 17:28:21

施化兄一直坚持不用过分的言语对待羞辱自己的人,就是一种不与恶者为伍。我为此支持您的努力,希望施兄继续seek truth,不用在意网络遇到的事情。

回复 | 8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01-04 17:24:39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此话在任何人种都适用。

但是华人羞辱不是同类的办法是crush spirit的办法,其言语之恶毒程度难以形容。我读了十多年老美新闻下的评论,吵架的形况很多,但是,如华人之恶毒几乎没有见识过。

回复 | 5
作者:施化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1-01-04 17:11:19

你有很大的误会。不与某某为伍的意思是,不与他同流合污,相互利益输送,鼎力支持。至于同享一个天空,相互对话,那是不可避免的。欢迎继续光临!

回复 | 6
作者:盘桓 留言时间:2021-01-04 16:54:38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川粉与川黑,在各自的一亩三分地里,互不干扰,自娱自乐,是一种新气象,值得提倡。

本来么,一方视川普为英雄、救世主,一方视之为无赖;一方认为川普集团散布的“系统性大规模舞弊”铁证如山,而另一方则认为未经法院采信的统统是无稽之谈;一方认为对方是恶者,另一方则认为对方是奴才,是牛二。。。。。。哪里有一丁点共同语言?

所以,很赞同楼主“不与恶者为伍” 的宗旨,我也将在另一方的“一亩三分地”大力提倡“不与奴才和牛二为伍”的宗旨。

这样,井水不犯河水,和平共处,不是很好吗?此贴可能是我在川粉博文后面跟的最后一贴。至于谁是川粉或川黑,这里泾渭分明,大家都心知肚明。谢谢!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4 12:40:23

在写完这篇短文之后,我的思绪一直不能停止下来。抱歉用跟帖在这里继续。

到了我这个年龄和经历,已经变得不大会用感情处事了。甚至也很少用利害判断。将死之人,其言也真。大家也许以为这两天我一直很懊恼,因为被人抓了现行。其实一点也不后悔。虽然实际情况是我在一个视屏的评论中听到USA TODAY有这个数据,随手就引用了。后来找到这个网页才知道是合编的一段评论中的一部分。其实如新歌博的发现,这段评论也离谱得很。但是把这些有争议的数据推到读者眼前,目的也达到了。个人的荣辱无所谓。

从美国大选的过程中看到一个普遍现象。这个现象在说,大部分人对于正邪,有害与无害两个对立的判断,非常不靠谱。不但他们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方面的教育与训练,主流的官方和媒体还不断对这个判断给予干扰。

比如,这次大选给拜登投票的人,超过大半根本不知道该选谁。可以随意抽查一个给拜登投票的选民,问为什么投,我估计十有八九答不清楚。很多其实就是看川普不顺眼,不喜欢他的头发,不喜欢他的说话口气,等等。

这些现象和事实,让人细思极恐。难道我们就把自己的一生,委托于这样一个正邪不分的世界吗?而且这还将延续到我们最爱的后代!

回复 | 15
作者:一冰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4 12:24:33

如果不把对方当人,而视作另类,他一定会狠狠还击,甚至形成反社会人格。

共产党的错误在于不是分析恶形成的原因,通过制定明智完善的法律制约恶,而是以为杀了坏人就从此天下太平,结果他们制造了最大的人间之恶,中共也成了最大的恶人,因为他们把自己当上帝了,而他们是有欲望有缺点的人,中共战胜了一切,却无法战胜自己的本能。

回复 | 6
作者:一冰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1-04 12:19:46

施化先生好,祝新年快乐!

有时,作恶的标准真不好判断,前一时期我因看电影《返校》,了解了五十年代台湾的白色恐怖受难者,他们很多人都是正派·有同情心的理想主义者,都被国民党枪杀了。可是台湾有人说,他们如果协助共产党打过来,那不是害了台湾。尽管如此,这些人还是值得尊敬的。再比如所谓的爱国情怀,在我眼里就是原始氏族的部落意识,因为古代社会需要集体互助才能生存,现代社会则关怀每个个体的福祉和发展。

回复 | 6
作者:施化 回复 吉歌 留言时间:2021-01-04 11:53:50

【受到恶的伤害,那证明已经知道了恶,还判断什么恶呢?】

很有意思的讨论。问题是,有太多的伤害,以正义的名义出现,表现为正确的惩罚。所以,自己受害,仅仅是我的作恶命题中的一部分。最主要的部分是,有没有害人?如果受害的那个人,被使用正义的名义,单单受害本身并无法证明。需要证明的更重要部分,是要问:他有没有害人?有,那就是罪有应得。没有,那就是以正义的名义作恶。什么错案,平反,都是胡扯。

回复 | 6
作者:施化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1-04 11:42:37

【博爱一定是包括所有人的,】

这也是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上帝主张爱人,爱确实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治愈力量。但仅仅靠爱,就能够制止恶吗?这里有太多的未知数。我亲眼所见,用爱来治愈恶的,仅仅出现在文学作品中。

爱和宽恕,还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前提,也就是认识恶。在博爱的造物主眼里,善与恶的边界不会是模糊的。如何领会这条边界,正是世人包括信徒们急需澄清的问题。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