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施化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思。  
        https://blog.creaders.net/u/433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为什么容易受骗的三大社会原因 2021-03-15 22:10:18

施化

 

约在半年前,山东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了一起惊人诈骗案。藏族活佛洛桑丹真欺诈罪名成立,被判刑期25年,罚金两千万,没收财产五十万。不知内情的人一定惊讶,山东法庭怎么竟审判起西藏活佛?实情是,这个藏族活佛洛桑丹真实无其人,真身为山东汉人王兴夫,有真假身份证照为证。10年来,他以活佛自居,名为讲佛传教,实为诈敛钱财。据说弟子3000,其中不乏大学教授和企业董事长。这期间,他从信徒手中骗取了近2亿巨款。前后买了12套房产,包括成都一套1000平米的豪华别墅。保险柜里,装满了金条和一沓一沓的现金。王兴夫不但骗财而且骗色。他威胁利诱,“肉体控制”女信徒。每到一个地方传道,就让联络员每晚安排年轻女弟子“服侍休息”。骗案告破,也缘于其中一名被骗女子的举报。而且举报后达五六年之久,都被保护网罩住,没有受到调查。

王兴夫假造活佛案,具体情节很多,网上尽可以搜到。不要以为,这起长达10年的诈骗案,只不过是一起罕见的个案。华夏大地上的骗子层出不穷,被骗的受害者连绵不绝,已经成为无可否认的现实。此刻的你我,也许正置身在从古到今,中国甚至世界骗子和骗局盛行的年代。从我初入社会的五十年前到现在,听到过的骗案,小到骗财骗色,大到欺世盗名,已经多如牛毛。我相信,新一起诈骗此刻就在哪一位的身边发生,下一个受骗的冤案,明天就会传出。这种令人痛心疾首而又无可奈何的社会现象,不能不引起少数有思考习惯的华人的反思。

就在前些天,本人险些掉进一个骗局,赔掉岳母的老命。事情是这样的。我太太是93岁老岳母身边的唯一亲人。可是自从全球疫情爆发以来,她们天各一方,不能团聚,每天只靠视频通话安抚亲情。那天下午,也就是国内的清早,太太突然从通话视像中发现,母亲意识模糊,说话困难。根据上一次的经验,她怀疑这是脑卒中又一次急性发作,立刻通过护工报告所在养老院主管,请求把老人送去邻近的一家三甲医院检查。所幸一切顺利,岳母很快被120送进急诊室,并和急诊医生在视频中连上了线。

这位医生年纪颇轻,相貌英俊。他在安排病人上脑CT机例行检查之前,先问道:“你母亲发病已有几个小时?”当知道只有三个小时后,便毫不犹豫说出他的决定,准备给老人做溶栓。并要求那边我太太委托的朋友代表家属签字办手续。他的解释很简短,只是说,发病后的三到六小时是治愈的窗口期,现在的溶栓技术已经对所有的年龄段病人开放,治疗效果良好。不懂什么为“溶栓”的人可能不会感到不妥,但知道利害的就明白,这个年纪的老人住院做溶栓极为冒险,不知有多少老人死于溶栓并发症脑溢血。我太太此刻六神无主,一脸惊悚,把目光移向我。很显然,我的医学知识也不足以帮助判断,一时半刻又找不到任何有效咨询。怎么办?逻辑思维这时帮了忙。我当即不同意溶栓,并签字放弃治疗,一切后果自负。

虽然不了解最新的溶栓疗法已经先进到何种程度,但基本逻辑告诉我,医生必须先检查完病人以后再决定治疗方案,这是常规常识。在没有看到CT片之前,颠倒程序,立刻决定上最顶级的治疗,绝对可疑。再说了,即便时间紧迫,对于溶栓治疗的风险,至少应该向家属解释几句。没有这样惜字如金,分秒必争硬逼着签字的道理。反正家属一旦签字,院方全部免责。

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意见是对的。岳母的CT报告出来,没有明显血栓,只显示老年退行性局部缺血。回养老院经过活血抗板治疗,现在的症状已明显缓解。岳母既逃过了溶栓致命的风险,又避免了过度治疗的痛苦。当然,那家三甲医院失去了一次创收机会。很难说这是一个故意的骗局,但制度漏洞肯定给了用心不那么良好的业者上下其手的机会。

为避免一次次受骗上当,前人一直在总结教训,查找原因。就受害者个人而言,一些原因耳熟能详。比如,过于轻信,过于善良,或者过于贪图小利。不过,仅靠形单影只的个人,来抗拒规模庞大花样日新的骗局,肯定不是对手。假如找不到行之有效的社会性的防骗方案,今后可预见的,还是骗子大行其道,草民饱受其害的结局。

初步归纳,个人以为造成当今人们容易受骗现状的,有三大社会原因。现在就把这些原因列在下面,期待各位大V的修正补充。对待恶人,仅仅痛恨肯定不够。痛恨只带情感,不用脑子。动用情感徒增负面情绪,找不到解决方案,当然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想到的第一大社会原因是学校的教育。中国教育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只教授知识,不开发智力。填鸭式的教育扼杀了思辨能力,也就是判别真伪的能力。不只中国,世界其它左派当道的国家,也都把教育的功能仅限于批量生产简单劳动力和本份纳税人这一层。不会独立思考,不善逻辑性的质疑,这样的学生,对权贵利益集团的威胁最小而福利最大。大批被这样教育出来的学生进入社会,在东方被形容为韭菜,在西方被形容为傻白甜。他们把社会看得同课本里写的一样洁白无瑕,视位高权重的大佬都如老师一样的好人。他们的眼里只有岁月静好,没有肮脏骗局。

事实同水火一样无情。不在少数的年轻人,进入社会经历几个挫折后便梦幻破灭,或叛逆或消沉。更可悲的是,当看到行骗原来比打苦工更轻松来钱更快,新一代更年轻精力更充沛的骗子,后浪推前浪地补充了前任的空缺。说到底,学校有责任也有条件为社会输送会保护自己,抵御骗术,有独立人格和思考能力的下一代,而非更多的骗子。芸芸历任的教育部长教育局长大学校长,数十年来有没有为此思考过一分钟?

第二大社会原因是虚假的媒体。前人发明媒体的目的,本来是用作防骗的,比如通过记者调查,揭露深藏的骗局。可惜多年以来,媒体的这一功能竟然被完全颠倒,成为大规模行骗的帮凶。人们习惯上相信媒体,尤其是大媒体国家级媒体。媒体宣称的事实刊登的广告,一般人不会去质疑。所以,只要操纵或者买通了媒体,行起骗来那叫一个爽。

有人发现,为什么早年多次发生过的行骗招术,现今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上演,原因在于群体性健忘,或叫集体无意识。与其去埋怨众人,更应该埋怨媒体。如今的媒体借助于数字技术,花样翻新,多如过江之鲫。然而,大多数媒体人只关心吸睛和赚钱,很少注重灵魂的追求。要知道,今天一个媒体人按照指令或按照收费标准的删除文章,看似只不过掩盖事实,而其真正的作用,是对民族智商的降维打击。当你明白你的后代会因为你的一次次点击,变成了一个个白痴,你还会继续下去吗?

至于第三大社会原因,则要追问到每一个个人。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信仰物质化。当一个社会崇尚物质,社会名流不讲精神,只谈物欲,这个社会必定受骗者众。人一定都有信仰,即便这个信仰不是宗教。信仰是一个人愿意继续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当一个人说“我没有信仰”,比如江泽民当年回答外国记者时说的,那是他不懂信仰是什么。宗教只是信仰的选择之一,人可以选择宗教,也可以选择别的,比如钱,自由。

正由于人对信仰的不可或缺,利用信仰行骗就成了骗子们的法宝。历史上利用佛道法术骗倒皇帝的例子不胜枚举。本文开头的案例“活佛”王兴夫操着一口土里土气的山东方言,中专毕业,但依然把信徒骗得服服帖帖。用佛教来行骗的远不止一个,假活佛杨洪臣骗取钱财数千万,几个月前同样被判决。前些年还有个长相酷似黄晓明的“活佛”,唱歌吸粉,被称为“西藏最帅活佛”,实际上也是假冒的。

我以为,信仰之所以被利用来行骗,而人们极容易中招,问题不在于信仰,而在于他们的信仰过于物质化。中国人被共产主义信仰骗得不轻,那是因为对共产主义的理解物质化,以为到了共产主义吃喝不愁。被假活佛欺骗的人,肯定没有想过去研读佛经,他们图的只是发财和长生不老。有精神追求的人一般不容易受骗,而经常受骗上当的那些人,多半过于追求物欲。还是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2021-03-15


浏览(3187) (53) 评论(6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渚清沙白 回复 老農民 留言时间:2021-03-22 04:49:44

【施化不是黄川粉】

如果施化不是黄川粉,这里就没有黄川粉了。

回复 | 0
作者:老尚童 留言时间:2021-03-21 12:44:08

你不是要自圆其说吗?

再说我又不是嫖客,如何回答“为什么”。

先提“为什么”不符合人类逻辑思维规律,OK?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21 11:36:11

提不出任何有意义的答辩或反驳,于是便死皮赖脸找碴子。这是一种我打心底鄙视的行为。

回复 | 3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21 10:58:06

中文语文,只能给对中国文化抱着敬意,有起码做人教养的人使用。内心丑陋黑暗的人不配。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3-21 10:53:27

和大家一起学习语文。如果把主谓语抽出来,“为什么容易受骗的三大社会原因”这句话,可以简化为“受骗的原因”,这句话是疑问句吗?不是。是陈述句。

那么既然有主语“受骗”,句子已经完整了,何必还要再加“为什么容易”在前面呢?为了修饰,加强份量。

开口出言不逊的人,永远也不会懂语文。这是他的遗憾,与我无关。写这些是给诚恳的人看的。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3-21 09:06:12

【凡先问“为什么”的文章,皆违反人类逻辑思维规律。OK?】

先不理会咄咄逼人的责问,咱们把语法复习一下。

首先这里的“为什么”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个修饰词,修饰容易受骗。其次本文不是新闻,而是论述文。脑子转不过弯的人才用一个旧新闻法则到处套用,自以为是。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9 18:19:41
你我二人要評選義和團,你的得票率肯定比我高。
回复 | 2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9 15:17:12

可惜没用啊,徒劳。

回复 | 3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9 15:16:29

有点明白了,对施化必须围追堵截。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9 09:54:02

不好理解。难道你盯着我瞎扯这么久,在你眼中一点价值都没有?那又何苦呢?

回复 | 3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8 19:57:58

顺便提醒嘎博一句,你在括号里引用的句子,最好不要是自己现写的,而是从别人那里摘过来的。要不然会把人搞浑。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8 17:53:16

我不会指责对方为弱智。可能会指某一类人弱智,但一定不是和自己对话的那一个。道理很简单,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谁弱智谁不弱智,都明明白白摆在那里了。除非你把读者当成弱智,以为他们分辨不出谁弱智谁不弱智。

回复 | 4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8 17:36:10

你这个不是信仰,信仰要求高度抽象,比如,我信仰强权。因为这比国家抽象,国家有多种多样,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的,联邦制的,君主立宪制的,不能胡乱信仰。

回复 | 5
作者:施化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8 16:22:00

【很好奇嘎博追求什麼信仰?估計他自己也說不出來。】

看来确实说不出来,因此顾左右而言他。

回复 | 4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8 14:38:02
很好奇嘎博追求什麼信仰?估計他自己也說不出來。
回复 | 4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8 07:00:57
在你看來,一切都是政治。追求一種信仰和價值,遠遠超離政治,但你無法理解。沒有關係的,慢慢地悟吧。
回复 | 5
作者:施化 回复 ida 留言时间:2021-03-17 19:19:07

没有这个命。那年已经申请批准移民,还没开始办护照,岳父就病倒。后来的事就别提了,一直到送走岳父,岳母卧床不能旅行,计划全部放弃。

回复 | 3
作者:ida 留言时间:2021-03-17 17:05:23
又一加拿大人的故事,又是那样恨国不恨家的情怀。
这么高龄的亲人还放在骗子国度,能放心吗?还什么120,养老院,护工,三甲,一个环节上的骗子就能让你倾家荡产,这不是吓唬人的。
就博主的情况推算,在加国也不会富到哪去,尽管兑换率是 1:5,也经不起这样的骗啊。还是接来加国养老,住院一分钱不要,餐费全免。百年之后,就地安息,亲家也有照应。这样的国家优越性为啥不充分利用?还留念什么?
回复 | 2
作者:倩影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7 15:50:51

[俺这句话要是从名人口中说出来,一定会被收入名人名言录的。]

其实我同意,宗教是一种组织化的迷信。人类社会肯定是先有迷信,再有宗教的嘛。但想成为名言,这句话还差点,光组织化就成了宗教吗?那找一帮吉普赛人,或跳大神儿的来,就能弄出个宗教吗?所以,这句话应该是”宗教是经过理性思考的组织化的迷信“。现在你可以进名人堂了,不用提我的名字了,我让给你啦。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7 13:29:38
別肉麻了,你我早就不是寶寶。

你的判斷全錯。這個想法,百分之一百是我的,而且是在媽媽去世10年之後。後人如果不能從前人的經歷中領悟什麼,那是白白活著,行屍走肉。
回复 | 3
作者:倩影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7 13:11:23

[信仰与迷信的差别是。迷信就是一个人迷信某样东西。信仰就是一大帮人抱团迷信同一个东西。]


不是的。正好相反。


迷信才是一窝蜂,她不好好自己去研究,就是东一耳朵西一耳朵的,道听途说。这个大师那个大师的,弄得人很恐惧,真的象被包养了,被绑架了,很没有安全感。


信仰,不论是佛教还是圣经,他们应该是帮助人消除恐惧,给人安全感的。你好好的去研究佛教或圣经,由浅入深,你的人生经验和书里是可以交流的,这些佛教的东西或圣经都写得非常好的,不会吓唬你,也不会枷锁你,特别是现在,你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持你的信仰,自己和信仰完全可以是平等的。信仰可以是人生很好的伴侣。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3-17 12:56:03

中国人的尊严和价值,比中国政府招来的第三世界留学生,低不止三个档次。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7 12:51:05

别在浪费大家时间了。我把你我两人的中心意思归结在下面,什么是谎言一目了然。


嘎拉哈:施化博确实是为了某个信仰。但不是宗教信仰。而是替母复仇。


施化:妈妈一生的苦难,为后人启发了寻求幸福的思路,这就是:尊重人。

回复 | 3
作者:白草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7 12:06:00

"当今中国人的生命价值之贱,恐怕已成世界之最。"

在新冠大流行时期,中国牺牲经济保生命,死亡不到5千人,美国要自由,死亡53万。生命价值之贱,恐怕谁是世界之最?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3-17 10:16:22
你以為這樣的狡辯對自己有心理安慰的話,不妨繼續
回复 | 3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7 09:27:49

母亲的冥辰即将到了,既然有人歪曲地在留言中提到她,我也就顺水推舟,把真实的母亲还原在这里。

也请各位看看,谎言和真实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回复 | 3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7 09:23:36

妈妈的遗产


施化


妈妈离开我已经十二年了,时间一点也没有消磨掉我对她的怀念。相反,由于爸爸提议为妈妈编一本书以为纪念,因而整理了她生前的日记,很多往事历历在目,使我对妈妈的思念越来越强烈。

妈妈没有给我个人留下任何遗产。她一生没有什么积蓄,仅有的三千多元人民币的退职费,在存了多年银行以后,全部取出来买了一座青金石雕,一种珍贵的玉雕。记得雕刻的是“八仙”之一何仙姑,送给了加拿大的三姨妈。用意是以此报答妹妹对自己的大儿子、我的哥哥只身在外的关照。她没有金银首饰。除了几件可数的旧衣物,还有一只普通的手表,比较新而已。按遗愿,都送给了当时她国内的姐妹们。她们最后收没收,我也不知道。


回复 | 3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7 09:23:08

但是妈妈给我,给她的亲人们,以及我们所有的后代,留下了另一笔丰厚沉重的遗产,这笔遗产是无形的,其价值珍贵到我几乎无法用文字来表诉。这笔遗产是她用自己极其平凡无华的一生刻写的。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许多人用来衡量事物价值的标尺是人民币或美元,也许他们对这一类财产不感兴趣。但我还要试着用笨拙的笔把它记述下来,留给后人,或者后人的后人,直到他们感兴趣的那一天。

妈妈的一生经历象绝大多数的华夏子孙那样平常。1925年,她出生于一个靠打苦工为生的加拿大华侨家庭。加拿大当时的歧视华人的环境逼迫她的父亲举家迁回上海。不久后日本侵华战争中断了家里的生计和她的学业,于是她同当时的许多热血青年一样,投奔了共产党领导下的苏北解放区


回复 | 2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7 09:21:55

她的天性象她的名字:月琼,月光一般的柔和,玉石一般的纯净。可惜我是一个男孩,不似女孩那样容易接近她的心灵。但我毕竟是她的亲骨肉,她的每一寸哀和乐,都牵动我的神经。记忆中的妈妈始终是家庭主妇,她做得一手好菜,但从来都不敢杀鸡。她知道该怎样杀,怎样握住鸡的翅膀,怎样下刀,甚至教会我操作,但自己无论怎样都下不了手。她从不与人争锋。有时候遇到蛮不讲理的人,哪怕气得自己满脸通红,也骂不出一句象样的脏字。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句俗语,是从妈妈口里传下来的,这句话几乎又是她一生的写照。她与人为善的天性,差不多从她走入社会的开始,就给她带来厄运。她的坦荡的心怀,就象新鲜伤口上粉红的肉芽,毫无保护地被共产党历次政治运动的粗盐和砂砾狂虐地反复揉搓。而这些伟大一时的政治运动,如今回忆起来竟都儿戏般的荒唐。我不敢想象年轻时候的妈妈,在无辜地被好大喜功的积极分子们诬陷为国民党特务,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时候,吞食火柴头自尽的画面。我的心会为此止不住地流血,我的哽咽会让自己窒息。她当时没有了断自己,因此而有了我,也因此开始了自己一生的噩梦。


回复 | 2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3-17 09:21:33

从1944年她十九岁时,被“抢救失足者”运动莫名其妙定为“失足者”,次年又莫名其妙地被纠正之后,档案里未被清理的材料便梦魇般纠缠着她。“反右”运动对她折磨的时间最长。即便在1962年被摘掉“右派帽子”以后,还算作“摘帽右派”,意为还是“右派”。甚至在文革结束,右派案子被彻底纠正之后,一心想在有生之年再为社会做一些工作的她,仍然继续受到歧视。没有一个单位愿意接受她的工作申请,让她尝尝扬眉吐气做正常人的滋味,因为曾经右派过。

直到身患绝症,回首一生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这一生是多么扭曲畸形。她的生性总把个人得失看得很淡,但却为丈夫和四个子女由于她的原因,受到长期不公正的对待而不断地责备自己。在患病前不久的日记里,她写到:“因为我背上的黑锅,儿女们不能和同阶层同时代的青年一样享受到较为合理、优惠的读书、就业等出路……虽然呕心沥血,操心操劳,仍免不了常常备受困扰。”妈妈,这不是你的错呵!生性善良的你,为什么还要在黑锅上给自己再加一口黑锅呢?经年累月,积郁成疾,1988年,六十三岁的她,患上癌症。由发现时的晚期乳腺癌,治疗无效,转为肺癌。次年,1989年10月12日晚8时,撒手而去。终年六十四岁。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