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从拜登,John Kerry谈天主教和阴谋论 2021-02-04 19:26:51

     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 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  约翰福音4:21                        

对于政治人物的观察,我喜欢看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常常,他们说什么做什么最后都能从他们信仰什么找到源头。比如,川普总统,他所说的所做的,基本代表他的商业领域平民背景,总结一句话就是:尽量让美国人安身过自己的好日子。所以他的从政,前期口号是MAGA,2020大选他改用Keep America Great,他看不见美国精神上的堕落,以为他已经fix了美国问题,因为毕竟他实现了他的大选承诺,让整个世界格局做了一些川普调整,对南部非法移民问题做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停止了剧烈分裂美国的左派强制性价值观推进进程,在最高法院和地方法庭安插了很多保守派(起码非激进派)法官,等等这些,这是川普能看见的问题他也尽力而为了。

如今川普走了,轮到天主教自由派背景的老政客拜登登台演戏,我想他的政策会同时代表他的教会背景和老政客背景。这两种背景看似不相干的,但是,假如知道天主教内部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1962-1965)后的剧烈变化,就会知道拜登其实会表演的会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角色——这个美国历史上的第二位天主教徒总统是一个全球化的傀儡总统。

基督教从耶稣基督升天后留下的门徒四处传扬关于耶稣基督带给人类的好消息开始,他们原本是犹太人,但是他们热诚地相信这位刚刚被犹太宗教领袖交在罗马官员杀死的耶稣是他们的祖宗一直等候的弥赛亚,他们既不被当时多神教的罗马人接纳,又不被定罪耶稣的犹太教人士认同,这样注定他们到处被逼迫的命运。但是信仰的热情却如野火扑不灭,在基督教开始的前两三百年逼迫历史中,基督徒曾经是社会最被鄙视的人,他们被罗马人放在角斗场喂狮子供他们戏耍玩乐,他们曾经需要躲在挖的地道里聚会生活。然而,他们的信仰是真诚热烈的,征服了无数人的心,所以,基督教历史上有一句名言“殉道者的血是教会的种子(2世纪的教父特土良)”。最终,以罗马皇帝君士坦丁的归信,基督教的地位彻底改变,基督教作为国家宗教,影响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整个西方的文明史与基督教历史几乎无法分开,可以这么说,西方社会的任何危机最深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教会的危机上来。在逼迫结束后,基督教神职人士的地位立刻提高,这种地位和财势的提升让很多没有真实信仰的人趋利而来,也让教会平信徒中充满了宗教仪式的归信者,尤其是传统教会(包括现在的天主教和东正教)都是婴儿就领受洗礼归属教会。在这段教会表面繁荣强盛,实质荣光不再的黑暗阶段,修道院几乎遍地开花,独放异彩。西方的教育历史和修道院文化也是无法分割的历史,很可惜,在新教改革后,因为马丁路德原来是修道院出来的,他彻底否定了修道院的意义,基督教新教基本上从属灵上失去了重要的灵修宝藏,也许这是为何建立在新教信仰基础上的西方文化如此世俗化的缘故。

天主教作为传统教会的延伸,保留了很多基督教的敬虔传统,但是她是把那些作为传统仪式来保留的。比如天主教的教规和教义,很多规定比圣经要求苛刻,比如天主教在中世纪的时候为了应对圣职人员陷入财产纠纷而规定的不婚规矩(使徒彼得是结婚的),如果读过小说《荆棘鸟(The Thorn Birds)》可能会对此有一定了解。不是所有神职人员都像Thomas Aquinas(1225-1274)那样醉心信仰而放弃世界进入神职行列,Thomas Aquinas出身显赫,据说他的家人为了阻扰他沉醉属灵之事甚至安排妓女引诱他。历史上这种家庭对圣徒逼婚逼进入世俗社会的例子比比皆是,而这些人是真正的看轻世界的人,在这类人越来越少的过程中,罗马天主教的机械的规矩和其本身的权势造就了另一批人——他们不信他们所属的信仰所教导的一切,但是他们需要这个组织的权势,在其中他们逐渐形成一股势力,这股势力的目标是从内部摧毁传统信仰,维持教会作为一个机构的统治地位,但是改变其实质内容。他们和平信徒中的权势勾结,于是形成一个改变世界的秘密组织。

现在,让我们看看拜登新内阁将老将,天主教徒John Kerry拉入,委以重任。John Kerry的曾外公是Francis Blackwell Forbes,大家可以从Wiki资料得知,他曾经是贩卖鸦片给中国的鸦片贩之一,但是,他属于天主教会。John Kerry本人的背景,他和布什父子一样,都是耶鲁秘密会社骷髅会成员。记得布什当政时期,我那时对美国政治一头雾水,不少基督徒质疑布什的骷髅会背景,我当时对这种质疑感到不以为然,觉得那也许只是个年轻人精力过剩玩玩的团体而已,这几年布什坚定的全球化立场才让逐渐让我意识光明会,骷髅会等的属灵背景的政治影响。美国2020大选刚结束,John Kerry就在世界经济论坛举行的会议上与世界经济论坛主席Borge Brende有一段对话:

Borge Brende: “Are we expecting too much too soon from the new president, or is he going to deliver first day on this [sic] topics?”

Kerry responds by thanking the host and says this:

John Kerry: “The answer to your question is, no, you’re not expecting too much. And yes, it [the Great Reset] will happen. And I think it will happen with greater speed and with greater intensity than a lot of people might imagine.”

由这段对话可见,拜登政府会帮助全球化的Great Reset进程,而且会推快它的速度。而我对此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就像我今天看到万维首页报道的新闻《谷歌首席未来学家:8年后人类实现永生,男女关系微妙》内容不感到吃惊一样。多年前我接触了梵蒂冈出来的神学教授Malachi Martin(1921-1999)的著作,开始我虽然对这样的学术背景的人谈的话题自然会觉得比较可信,但是由于话题在常识之外,我还是比较难以接受。知道Pope Francis一系列的行为,以及美国主流媒体对这位所谓“The People's Pope(人民的教皇)”的热情我才开始从新关注他的作品,认真读了一下他用小说形式写的梵蒂冈内幕,逐渐明白了全球化的属灵背景。


    弟兄们,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 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 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 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                帖撒罗尼迦后书2:1-4

在基督教历史上,这个末后出现的标志性人物,又称为“敌基督”,保罗书信中称的“大罪人”,英语称“the man of sin”,是教会历史一直关注的。基督教信仰认为人人都是罪人,所以,我们都看自己和他人是sinner,唯独这个将来会出现的人被称为“man of sin”,在罗马逼迫基督徒的时候,有人怀疑尼禄皇帝就是那个人,但是后来证明他还不是(估计他只能算是个大sinner), 这个人又被称为The AntiChrist——一个弥赛亚角色的全球性领袖,他是仇恨基督耶稣的,同时他又如同基督一样有弥赛亚(救主)的光环,这个人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有灵界的非常能力。基督教历史上认为像耶稣基督来自神一样,敌基督是撒旦的化身。

Malachi Martin神父在《Windswept House》一书中记述了梵蒂冈在1963年6月29日通过电话会议和在美国的天主教会同时举行的孩童献祭的过程。摘录一段书中对此事的背景介绍:

The Enthronement of the Fallen Archangel Lucifer(撒旦)was effected within the Roman Catholic Citadel on June 29, 1963; a fitting date for the historic promise about to be fullfilled. As the principal agents of this Ceremonial well knew, Satanist tradition had long predicted that the Time of the Prince(撒旦)would be ushered in at the moment when a Pope would take the name of the Apostle Paul. That requirement——the signal that the Availing Time had begun——had been accomplished just eight days before with the election of the latest Peter-in—the-Line(教皇)。(p7.)

所有参加者都是天主教的上层神职人员和天主教平信徒中的精英人士,他们的内部规矩是“The Guarantee of Our Tomorrow Is Today's Persuasion That We Do Not Exist”,整个在天主教内部确立撒旦地位的仪式按照对基督的亵渎进行。他们宣告自己对撒旦的相信,用“One Power”,“Cosmos”,“Only Begotten Son of the Cosmic Dawn”,“Mysterious One”等等称呼撒旦,他们宣称从此天主教会成为“the Universal Church of Man”(注:Catholic Church, 意思就是Universal Church),从此教会不属于基督,他们将她宣告属于人。

据说,从此梵蒂冈上空就被撒旦影响笼罩着,这些人为何敢在上帝的眼皮底下,在他的地盘上敬拜撒旦?因为不信上帝,不信他们的宗教信仰宣称的一切。他们为何要确立撒旦在教会的地位?因为他们相信撒旦。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完全摆脱神的控制与世界合一,追求一个所谓的“The Rule of Law and the New World Order”,他们将解决所有的阻力包括民族主义,宗教冲突等等,而这些神职人员是这个新世界次序的使徒,由于天主教会在全世界的强大势力,他们和欧美各国精英联盟(政界,金融界等各界精英)用环境人权等等名义推进全球化,建立世界新次序,为撒旦的公开露面铺平道路。书中谈到了他们如何网罗精英人才,欧美领袖和他们的紧密关系,金融界和他们的紧密关系,而参与者甚至是原来有很敬虔天主教背景但后来远离信仰的。书中谈到若望保罗二世就任教宗后和他们的妥协与斗争,最终他们没有成功把若望保罗二世暗杀或撤换,只到2013年他们终于成功地将Pope Benedict XVI换成具有南美耶稣会背景的Pope Francis。Pope Benedict XVI的引退从外界看好像是一件不足为奇的事,甚至是值得称道的改革,但是对于天主教会严格的规矩,他的引退本身是完全背离常规的,造成一个教会同时两个教宗现象——天主教相信教宗在地上代表基督的身份角色和地位,两个教宗,意味着一个是AntiPope,而Pope Francis就成了AntiPope,这是局外人不能明白的,大多数天主教徒也是无知的,只有天主教敬虔的神学人士明白。所以,Pope Francis在主流媒体和欧美政界的受宠,他对全球化的推进,对宗教合一的努力,对天主教传统信仰教义的拆毁,对环保主义的热情,全部都可以理解了。

来自南美的教宗Pope Francis是耶稣会背景,本身耶稣会背景的Malachi Martin神父特别写了一本书《The Jesuits》对耶稣会的堕落过程做了很深入的介绍。耶稣会,Jesuit,创始人Ignatius of Loyola是个与马丁路德,加尔文等同时代的人物,他本来是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军人,在为个人名誉奋斗的效力国王的战争中腿部受伤,养伤过程中无聊接触一本小册子,突然受感放弃放弃在世界上因为对功名利禄的追求服侍世界的君王,而全心服侍天上的君王——耶稣基督,所以耶稣会始终带着战士精神。他本身是贵族出身,但是他的选择让他开始被人厌弃,同时也赢得一些人的尊重,并开始有人追随他。Ignatius进入巴黎大学学习神学,曾被当时教会定罪,但是后来他用他的敬虔赢得了接纳,最重要的,他得到了当时的教宗的接纳和信任。耶稣会把保卫教宗当作自己的使命,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之前。如果不是耶稣会,天主教可能会在新教兴起中完全溃败,但是,耶稣会的热情给天主教注入了新鲜的活力——这是一群优秀同时完全投入的年轻人(绝大多数),加入这个组织要求非常严格,有考验阶段,不婚单身服侍神,专心学习神学和同事掌握一门世界学问和技术,他们到处建立学院,非常受难以接纳基督教信仰的国家的欢迎。几乎把福音传遍东南亚的传奇人物St. Francis Xavier(1506-1552)就是St. Ignatius在巴黎大学上学时收的第一批门徒之一,而那时候Ignatius是学生,而Francis Xavier已经是巴黎大学的老师。St. Francis Xavier一路把福音带到日本,但是却没能进入他向往的中国,我读他的传记和书信的时候是深为感动的,如果我是他们同时代的男性,我想,也许我也会加入他们的行列——人生如果有一种美善的事情超越世界给予的满足总会让人充满神往,不过,这些人的毅力并非单单来自肉体。熟悉基督教修道院灵修文献的人都熟悉,进入修士式的基督徒生涯不是人自己选择的,而是上帝命定的,需要神从上的呼召和特别的恩典,并非每个凡夫俗子都可以加入这个特别的行列——平常人最好按照自己的一份恩典尽好世界上的本分,都是荣耀神。

耶稣会的最大特色是其敬虔和属世界的各行各业成就结合,关于耶稣会,新教态度是非常敌对的,但是我对早期耶稣会是存在好感的,我相信是圣灵的工作。如同耶稣基督说的,真正敬拜神的不在这山不在那山,是凭心灵和诚实敬拜他的。新教如今自己也是在堕落中,与当初否定的罗马天主教会好不到哪里去,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很多真信徒依然存在,他们不愿意离开教会,仍然在其中生活,敬拜神。

如同灵魂离开了身体,身体就迅速腐败一样。同样,当圣灵离开了一个基督教组织,这个基督教组织也会迅速地败坏。但是,与其他组织不同,异化后倾向社会公义目标的耶稣会是个管理十分严格的组织,同时从下往上要求绝对服从,这使得分布全世界的具有极大实力的耶稣会成为腐败的罗马教会一支非常强大的共产主义力量,他们虽然不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们推行社会主义目标。大家不知道有没有注意耶稣会背景的教宗Pope Francis对中共的仰慕和亲近,以及他对资本主义的恨恶。


    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 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 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启示录 13:15-18

当教宗若望保罗二世去世后,很多基督教人士根据中世纪留下的一个预言揣测罗马教廷最后一位教宗将会是谁。这个著名的预言叫St. Malachy prophecies,按照这个预言,Pope Francis是罗马教会最后一名教宗。无论是罗马教会不再存在或者是罗马教会彻底改变,他将是最后一位罗马天主教教宗。

在2020年蔓延全世界的新冠疫情爆发不久,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申请了一个专利,这个专利有这么个奇怪的专利号WOWO2020060606 (published as WO/2020/060606),有人解读成“World Order 2020, 666”。不管怎样,对于叫惯了六六大顺的中国人来说,六六六好像是个吉祥数字,但是西方却不然——传统上,六六六代表撒旦的印记。西方文化比如好莱坞末日片,各种各样关于末日的小说等等,都和基督教的启示录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有关。

本来,对于基督徒来说,世界的末了是个好日子,因为预示神应许了人类几千年的神的国度将最终实现,人类不再有死亡,不再有黑暗,不再有悲伤,一切由于人类的罪而临到的人类的咒诅将彻底结束,死了的圣徒将复活。但是,在那个日子之前,人类将经历前所未有的灾难。基督徒将面临屈从敌基督受“666”印记还是不接受被杀,无法融入社会的命运。比尔.盖茨是疫苗大力推广者,在2020年复活节他的公司推出了一个使用女撒旦教徒做的产品广告“We Are Change”,因为引起的社会反响太大,后来撤出了。欧洲的CERN中心去年宣告他们有信心正在接触一个平行世界。这一切,表面看是科技进步,但是,如果熟悉基督教历代的属灵书籍和见证,也许是另外一种看法,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说实话,我相信我的介绍是不完整的,因为答应了FreeHiker老兄写一篇关于天主教和耶稣会阴谋论方面的介绍,就硬着头皮写了这么多,大家当作消遣文看吧。



浏览(5178) (292) 评论(4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9 07:46:06

你们两位老兄贡献最大,哈哈,我只不过是参与过程中才想到这些问题,你们好像在探索这些问题。一个人心灵能有多远,才能走多远,人生现实也许不尽如此,但在属灵的事上确实是心灵带着走的。一个人心中有这种意识在先,"seek and you will find; knock and the door will be opened to you. " KJV Luke 11:9

回复 | 7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21:25:14

“事实上我们已经已经达成过共识,就是,无论人相信神带领或不相信神带领,因为我们在神的determined的系统中,还是神的旨意完成。只是人的心情不同,但假如一个人敬畏神又心甘情愿接受自己决定的一切结果,另一个人敬畏神求问神只是希望神的旨意成就,两者并无多大差别。”

FreeHiker老兄,你,我,我们三聊这个话题到了这个程度,让我感到有冲动要表扬自己的贡献。不过我感到还是你们俩的contribution更多,因为我的海阔天空比野马要更自恋。我从你们各自的框架,再看我自己的框架。这个互动给我的big question “我是什么”加了plots,其中一个plot是“我是什么”只能是在God的框架里呈现,否则,就是道家的nothingness和荒诞论absurdity里的absurdness。

回复 | 7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2-08 14:52:21

我喜欢别人开放态度对待我,也因此学习如此对待他人,我诚实地说,是一直在学习,不是已经达到,哈哈。

第一次纠缠一个老宣教士,一个英国剑桥大学学法律,放弃英国前途去中国宣教的老先生,我和他辩论了半天,不服气为何信主还要进入受洗礼仪式,我说,两个人喜欢没必要非要结婚仪式(那时候,我是个典型liberal),结果说了半天,老先生说“真可爱”,我根本没想到他如此说,可见真正的基督徒是包容人的,尽管他们自己的信仰坚定无比。他说,“要顺服”,我就听了他的话受洗,因为他说话让我愿意听。假如他说一番大道理,我肯定不接受。我这匹野马只有爱能拴住,上帝的爱和接纳是牵着我的绳索,我这么多年高高低低从来没想离开放弃他,这辈子,除非死让我离开我的信仰,他给我的是我心灵一直期望的一个理想境界,我是活在世界却不认同这个看见的世界的人,遇见上帝与我素来心中的渴求一拍即合。

回复 | 8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13:40:00

Freewill,就像freedom一样,不是totally free的一种状态,而是一种一定程度下的选择自由。人类的freewill表现在人有自己可以支配的行动和思想自由,但是,人飞不了,又不能在水中呼吸,上不了天空自由像鸟,下不了大海戏水像鱼,人也是自认这个局限,接受这种现实的,在此基础上只要不受他人的拘留或威胁,相对来说决定自己如何支配每一天,就觉得已经有行动自由了。思想上,人超越不了自己认知的局限,不能跑到时间前面看一件事情的必然结果,不能翻到时间过去看一件事真正的起源,只能在自己定格的时间点和段上挣扎,做最好的选择,只要不是他人逼着选啥,就很满足认为是自由选择了。我想,我们对freewill的free和不free都是从某个角度理解的,最终我们还是承认这是一种框架中的理解。

上帝造世界按照自己的旨意,造人类已经固定了他们思想和行为能活动的空间,人类再折腾也是在一定的框架中折腾,用“是一个determinism系统范畴里的free will”或“God设计地球人只能活在能感知三维空间和单向时间是最好的科学证明”我觉得没啥不妥。

事实上我们已经已经达成过共识,就是,无论人相信神带领或不相信神带领,因为我们在神的determined的系统中,还是神的旨意完成。只是人的心情不同,但假如一个人敬畏神又心甘情愿接受自己决定的一切结果,另一个人敬畏神求问神只是希望神的旨意成就,两者并无多大差别。


回复 | 8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13:39:37

框架和野马一说有趣,其实你的“野马”开放态度已经不能用框架束缚了(突然想到孙悟空御马,哈哈)。

信仰边界说得很好!仔细审视之下,或许人人都有边界,只是认清或展现尚需要机缘(应该不是头疼还是挣扎一番吧,应该是类似龙场悟道那种)。

回复 | 3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2-08 12:53:23

种族问题,唉,和不同看法的人讲不通,算了。

回复 | 3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2-08 12:50:50

理解。

你和远兄相似,但坐标点上还是不同,他已经有了一定的信仰边界,你还没有define任何边界,但是,你也已经离开了你的原点。用远兄自己的话说,他大脑疼了一番做了决定了,哈哈。至于我,教会的人看我或许还在野马阶段,但是你们看我已经在框架中了。

我也只是呈现我所理解的,不是想说服他人进入我理解的框架中——我早已经不在那种思维格局中,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给自己和给他人的自由。

当耶稣问众门徒他是谁的时候,所有的门徒中只有彼得一人答对,但是耶稣说这并非从彼得自己理解而来,而是天父启示了彼得——照这样的说,谁能对谁的信仰做任何实质性的改变呢?神可以同时启示十二个门徒,却只在开始的时候从中先选择了彼得,其他的人有说他老师的,有说他先知的,却不能知道他是从神而来的神之子。

过去,我以为凭着我的努力我会追求得到神的认可最后结束世界旅程的时候站在耶稣面前没有惭愧,如今,我只相信神若怜悯我我才能最后站立在他面前,我对基督徒一生可能经历的试探和熬炼做了一番想象,然后对我自己做了一番评估——哈哈,我认为我不会永远站住,即使我心里对神不变,但是我是软弱的。所以,我现在和我过去反对的加尔文神学同说:唯独恩典。

Sola Gratia!


回复 | 4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2-08 10:46:06

我也很赞同远方兄提到的语言局限性。因此对圣经的解读必然会出现偏差。但这丝毫不影响圣经的价值,对圣经字句里所传播的概念和能量的领悟也是对信徒的一个考验。

另,华夏古称神州也可以认为是神选之国(大概比以色列更幸运也更遭嫉妒)。据说已有证明人的肤色是气候带来的基因微调(或基因的选择性表达),我个人认为强调以肤色划分种族只是一种政治分裂操作(好几个偏蓝州教育系统已经把亚裔和白人归入同一类,以便一块儿打压,你懂的)。

回复 | 3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10:07:07

粗略看来,远方兄的超然跟我大逆不道的耶稣撒旦一体两面猜想暗合。新歌如果从教义出发来试图说服我们这些逍遥在外的“浪子”恐怕有难度,哈哈,当然这不表示我不接受一些教义,只是俺学习理解还得花些时间。

回复 | 3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9:45:32

哈哈,理解的有意思,我指的形象不是生理外貌,而是精神性的,比如良善是其一,创造性是其一,感情是其一,诸如此类。至于外貌,生物本身有变异,基本上物种之内是由很大的变异,但超物种变异至今没有例证。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09:40:28

不是,我不认为神还需要暗中再带路,给你这样的一个地球,和这样你能感知的三维空间,尤其还有时间的单向,就够了。我也不是完全同意God以他的形象造人,任何关于God地球人的人性化我都是抱有疑问的,因为很简单,如果God按照他的形象造人,那就造一种人,OK, let's say 白种人。为什么要造不同肤色的人呢? 那完全是地球人,尤其是早期基督徒的人性化解读,其实这也给现在炒作的种族歧视带来更大的困惑,不是有人指出基督教是白人种族歧视吗?God为什么要那么做?对待God,there should not be human的自圆其说,人啊,最擅长的就是自圆其说,我认为God是鄙视这种自圆其说的。

回复 | 4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9:22:03

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

人犯罪,亏欠了神的荣耀形象,被感触伊甸园,从此男女都落在咒诅之下,地也在咒诅之下,人生劳苦烦愁。

耶稣带来拯救。

但是基督徒还是要被神管教一生,恢复神造人的荣美形象是神的在基督徒身上的旨意。这是基督徒的人生之路,假如谁不明白,那就麻烦了,因为在地上有苦难是神对基督徒的承诺。

回复 | 3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9:12:25

也许,你帮暗中带领当成都是好事,哈哈,难道神不暗中带人经历痛苦吗?中国古文中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比先苦其心志,or 恶有恶报,搬起来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老外的you reap what you sow, 还是承认一种人的掌控之外的力量的掌控。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09:04:52

你这是对free will的一种理解,我刚听了一个顶级物理学家的讲座,讲到free will,他说free will 是一个determinism系统范畴里的free will。哈哈,我的理解是God设计地球人只能活在能感知三维空间和单向时间是最好的科学证明,God的determinism系统的设计,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我不认为还有什么暗暗带路的捉迷藏。当然我也尊重基督徒们这么认为,either way,对God的信仰,跟God是不是暗暗的带路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关系,不能证明,why bother。我也理解信仰是需要这样的支撑的,但是我的信仰就不需要这种支撑,我接受没有暗暗带路,我还是往那个方向,I know enough to make my own decision。

回复 | 4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9:02:13

你的说法让我想起我2003年初在南加Saddleback Chuch的查经小组我对神的理解——我为他们这些信主多年的人如何理解神,我觉得神是high energy存在的某种形式,总之远远超越地球人的理解。当时,他们给了我不少自己的体会,但我一个都不满意,我需要自己了解,哈哈,自己的路总是自己走的,属灵之路也是如此。

回复 | 4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8:52:52

“我完全不同意基督徒的God指明道路的认知,God绝不会那么cheap。”

我认为每个人的道路都有神暗中带领,但是每个人的道理都是人按照freewill自己选择自己走的,而且我认为这一点都不矛盾。谁能说自己做的啥是神让他做的?但是假如谁这么说,我也无法否定,我是旁观者而已,但是我会心中有自己的判断。


回复 | 4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7:29:44

另外某个人的特殊经历也不说明什么,因为这完全应该是个普遍的现象,而不死某种灵异,God那么powerful,完全没有必要设计一个三维空间和单向时间给地球人,然后通过某些人的灵异来揭示God的power. Why? 完全没有必要。这不是捉迷藏? 完全人性化的解读,不能那样把God almighty搞cheap了。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07:23:37

很简单,如果是God决定人的命运道路,所有的人都不会犯罪,God拥有所有的power不让人犯罪。甚至God都不会让人到地球。基督徒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老是把地球经历生命起伏跟God联系起来,我认为那是narrative。I don't think God care much,or else billions of chinese won't accept that kind of history and life。 God can easily solve that problem, but, the reality is God did not, does not, will not。 我也不接受chinese不配这个说法,我只能相信那是God‘s cruelty。 God的荣耀和恩典在于我们心中又God1,遵循God的教义,而不是God给我什么,我才信God。因此所有的基督徒应该明白,你信God,God不见得就会又反应,要接受God的No response, 那才是真信。否则跟传教士去中国农村遭遇一样,一家小孩在多次祷告后还是死亡,结果把传教士给杀了。因此信God是歌无怨无悔的事,我不认为大多数基督徒明白这一点。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07:16:12

你看,我是不接受God在乎我的命运的,我认为God根本不在乎。而是我自己是不是要遵循God的教义来决定我得命运。那些宿命论对我来说,早就从荒诞论里跳出来了。人生的积极意义,我的命运道路是我自己决定的,God不会替我决定。结果对我来说更是不可知的。我完全不同意基督徒的God指明道路的认知,God绝不会那么cheap。

回复 | 3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6:34:48

你可能对美国以前一直抱怨基督教会总是preach Fire and brimstone的抱怨不熟悉。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8 06:10:08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属灵之路要走。

那也是上帝早就命定的,不是自己决定的,更不是他人可以决定的。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2-08 02:51:31

看来我们都在“挣扎”。我在其他地方表达,我愿意带着big questions,比如“我是什么”而活着,我接受这种残忍的挣扎,一直到我不再活着。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02:49:17

我可不敢亵渎圣经,但是我认为任何文字记载都是narrative。我并不是说narrative就是不正确,而是说明,即便是最真实的narrative的本身总还是一个子集,不可能涵盖所有。至于人怎么解释和利用narrative,那又是另一回事。这是我对文字和语言最根本的理解,我认为我的这个理解是非常到位的。 人类对撒旦的理解完全不比对耶稣的理解来的全面,why,恰恰这本身就可能说明问题,something we are not supposed to be told。 OK,我同意,我还是要多活几年,因此我对这个源头并不是最感兴趣的,我只是说有人这么认为,那在撒旦bloodline这个层面是说的通的。当然我也不知道有没有bloodline这样的承接,my reasoning tells me, 是有的。另外God是almighty, 他的儿子耶稣是moral的象征,但是God并不是只具有moral power,因此那些基督徒认为God不是残忍的,我是完全不接受的,我认为是wishful thinking。 正因为God必要时是残忍的,God的cruelty,人才会真正明白自己的sin。我不信可以仅仅用moral可以说服人,所谓soft power就enough。 因此我认为撒旦也是有运作空间的,基督徒们认为那是人的堕落,这种判断完全是站不住脚的,God那么powerful,他完全可以让人不堕落的。

回复 | 3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2-08 00:29:34

大概我的用词不太考究,我所说的灵修并不是气功、通灵那些,尽管很多人会借用那些手段。一个有点接近的类比就是佛学和佛教的差别,道家和道教的差别。

灵界对我来说也不是一个特殊的词。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我就暂时用泛灵界这个词吧,它是包含物质界的(顺便,中文的阴间特指范围小得多的亡魂临时居所,或许可以当作是一个特殊的物质界)。就像灵魂与肉身的关系,很多人会认为是并列关系,而我认可的观点是灵魂本身没有大小概念,但说它包含肉身在内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肉身可以看作是灵魂的一个具体表达。

顺便也提一下灵修圈流行的意识的维度或密度的说法。我暂时不排斥也不提倡。有点像围棋棋手可以按水平分为n个级和更高的1到9段,只是它并非宗教圈共同认可的术语,也就不拿来说事了。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7 23:56:04

哦,我也听说了大麻的特殊功效,远远不止止痛那些。我的看法是,一些特定的植物会同时带有正负两种能量,只有理智的人懂得如何利用,同时其中的负能量也是对人的一种考验。

顺便胡诌一句冒犯神灵的话,会不会耶稣和撒旦是一体两面呢?如果有人证明不是,我当然更高兴。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7 23:48:33

远方兄,似乎你说的intellectual比较广义。我在这方面暂时持比较卑微的态度,我觉得有太多东西确实是不可知的。即使有神或人告诉给我们,可能对我们的意义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有点夏虫不可语冰的意思)。

或许是一种假装满足于已有的一些认知的阿Q精神吧,我暂且把此生and/or此间宇宙的体验当作创造我的那一位给我安排的考场,如果不过关,我也就没有资格获取更高阶的知识(当然,这也不影响我的好奇心,以及我向别人窃取知识,哈哈,读书人的事不算偷)。

回复 | 2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7 23:02:18

摩西时代,人已经短寿了。人类在大洪水之前都是几百岁,接近千岁的寿命,大洪水后身定下120岁寿命。

关于holy anointed oil有大麻成分,简直有点过分的说法,我不知道这是啥人在写的东东。大麻确实有治疗功能,但是,和经上谈的anointed oil抹油祷告治病能力来源是完全不同的。

唉,那些东东完全胡扯,只能让你们这些对这些方面一无所知又好奇的人相信。对于神奇事情的好奇心我是理解的,当初我信主我说过我就是带着很多高中时代对UFO的好奇那种对神奇的灵界经历好奇愿意受洗的,否则在那个时候我恐怕不会受洗——他人告诉我受洗后才能经历神,我就受洗了,心想,假如真是如此我是极想经历的,假如没有,洗了又怎的?

后来,我信仰基本堕落到不可知论,我那时和一个美国摩门教的女孩同学做roommate,两个人住一个房间,每天聊天,后来好奇她们的摩门教,想让她带我去听听。她说她问了一下,她们教会的人要求我重新受洗。我一听,说,免了。我说,假如我受的那个洗不算数,我不受另外的洗,不进入任何其他的宗教。就这样,我还是留在基督教,直到神自己感动我回头。我一直为我当初不是真信受洗耿耿于怀,总想将来有一天好好再受洗一次。

我是个经历神迹的人,就用吃的橄榄油抹油祷告就行,神若听祷告的时候就得医治。基督教的神迹和大麻成分无关,和信心有关。用橄榄油是因为这个油经上看为干净。

回复 | 2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2-07 22:45:12

人类历史只有犹太人流传下来的旧约圣经,抄写流传的过程是非常严格的,不允许一个字母出错。如果我们相信基督教历史所信的上帝,就是犹太人敬拜的神——那么一切关于这位上帝的说法只能按照旧约启示解读:

从圣经你如论如何解读也无法解读出Cain是夏娃和撒旦的儿子之说,再说,Cain的后代大洪水时全灭绝了,整个地球人人如今是Abel的后代中挪亚一人的后代。

假如,你撇开正宗经典相信你读的,那么我只能说,那是另一个来源的启示,是关于另一个神的,不是基督教信的神,就像伊斯兰抛开圣经另外从穆罕穆德搞了一套启示,摩门教是添加了一本经书再搞了一个启示等等。

Calab根本不需要从Cain后代出,任何一个人愿意把灵魂出卖给撒旦都可以得到金钱和权力,这种事情一般人不知道,但是,我读过很多见证(是从他们中间出来的人写的),知道这事是真实的。至于黑暗势力统治人类,因为人类活在罪中,不同程度地活在撒旦的权势之下。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2-07 20:21:47

哈哈,你老兄此感兴趣是个挺有意思的事。我想这说明你的intellectual得不到满足吧。我说三个我自己没法明确,但是我感到makes sense的东西,供你参考。第一是属灵的。我听到,读到,adam和eve的两个儿子,Cain和abel,biblical Book of Genesis公开的记载。但是有说法,Cain是eve和serpent生的,Abel是adam和eve生的。Spepent就是撒旦的前身。很多正宗基督徒是不接受这个说法的,但是这个说法对撒旦的bloodline为什么一直是统治世界的主要力量是说的通的。我们当然没法取证。第二个是文艺复习时期,天主教那么强大,居然把开银行的license发给犹太人,usury从此支撑金权逐步壮大,最终导致神权让位给王权,王权再输给金权,一直到近代,所谓西方启蒙提倡的独立自由民主,本质是把人当成commodity,也就是待价而沽的物品,因此是为金权完全主导世界和人类的进程铺平了道路。Why天主教grant犹太人banking license,自己却鄙视it? 难道那时没有一个聪明的天主教徒能够明白usury compound interest的无比power?这个是世俗的例子。 第三在摩西那个时代,人的寿命要比现代人长很多,能活几百年,据说是公元300年,圣经从希伯来语翻译到希腊时,翻译的人made an error。 Holy Anointed Oil里的一个成分被翻译错了。应该是Cannabis。

Cannabis也就是现在的大麻里有种成分可以治疗任何pain。有兴趣可以参考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la_Benet。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2-07 19:52:58

就我本人的看法,一般人无法分辨。

练气功,若没有到灵界的介入就不可能有异能;佛教之类出家修行的若没有涉及到灵界接触就没有所谓的进入某种境界;诸如此类,若不涉及灵界就不可能有奇异的事情。但是,从基督教信仰,all these gods都是撒旦和其追随者(上帝早的本来完美却骄傲背叛的大天使和随从他一起背叛的天使们)们对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引诱——在人类进入现代文明,无神论思想下才否定灵界存在,但民间从来没有停止过与灵界接触,再说,无神论者也可能是灵界的万物(灵界换个方式掌控人类)。

哈哈,这些你可能不大能理解和接受,这是基督教信仰角度的看法。

我们相信灵界是真实的,相信只有从上帝直接来的启示是唯一真实的,所有其他的灵界启示都是各种方式迷惑人的,即使会有应验——比如算命的假如接触灵界会很准,但是不是从上帝而来。

总之,我觉得你的状态还是不接触灵界的东西好,目前世界会往启示录预言方向发展,这是上帝启示的大局势,至于时间点的具体事件,我素来不大信各方发的预言,即使是基督教出来的。

目前各种说法,我认为基本都是迷魂阵,我看facts,自己思考。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