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知识分子左倾,只能说明我们是人类 2021-08-17 16:26:05

思芦博的博名真好,他的博文也常常带着认真的思考,很多好文。

刚拜读了思芦的《知识分子左倾幼稚病溯源》一文,很感慨。博文谈到四类人:无产阶级,知识分子,青年,妇女,统称“无知少女”容易左倾,因此成为民主党的票仓,其中最令人费解的是知识分子的文化反而帮助他们犯幼稚病。思芦博认为根源如下:圣母婊情结;知识分子救世主心态;知行脱离;在高校当左派最安全。

在此,我随便加点个人感受,不是和思芦探讨什么,也不是研究知识分子的左倾根源。为免思芦博和读者误会,特别声明一下。

我只是想,假如人类没有梦想,没有理想主义,一切都从最现实出发,一切与实际利益挂钩,整个社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样的世界是否有意义?这样的群体是否算万灵之首的人类最完美的境界?

刚刚来到美国时,我读到一个新闻,就是中国政府把逃难小金政权的朝鲜百姓送还朝鲜政府。我为中共政权的残忍感到不齿,谁都知道这种归还对那些人是什么下场。西方政府出于人道主义接纳过无数的各式难民,这不是从左派所谓的“圣母婊”情结出来的,而是从基督教信仰出来的。在圣经上神对以色列人有“不可欺压寄居的”,“你们要怜爱寄居的”等等的教导。

拥护开放边境,无条件接受非法移民的人群是由利益集团,政客和各种原因支持的群众组成的。这些人中的知识分子可能是对非法移民真正出于道义支持的,但是,因为是从理想主义出发的同情和支持,他们个人本身不但不对这样的慷慨付出具体代价,而且无视这样的政策带来的社会后果。这就像共产主义理想者追求人人平分的同时漠视公平公正一样,这些理想主义最后的结果都是给整个社会带来祸患。

但是,我们人类假如没有这种同情弱势人群的理想,没有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的理想,我们的社会又是怎样的社会呢?

去年武汉疫情爆发封城,不少在武汉的人逃出武汉后结果遭遇的是全国各地自发性的围堵,驱逐,据说今年南京疫情爆发后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即使是瘟疫爆发,难道为了保卫自己就让灾区来的人被驱逐在门外自生自灭吗?难道没有一些更有人情味的做法吗?

最讽刺的是,中国,全世界仅存的最大马克思主义试验硕果,这个人类最大的理想主义的梦想试验田,竟然生产的民众是最实际实惠,毫无人类一点美的理想的地方,一切都是实际实惠,甚至到恶心的地步:比如,海外华人用法拉利车队豪车在美国作为爱国游行——这个世界还有比这更垃圾的审美观吗?

最近,我写了《 2017年疫情前新闻:你迟早会被植入芯片》一文,我想很多人可能因为我对疫苗推广政策和手段的质疑以及整个疫情中我的立场而有种种看法,因而对此文提出的问题不加关注和思考。我们人类在疫情面前究竟如何应对?是要求全民无条件地顺从政权用集体利益的名义随便摆布,还是往前看几步,思考目前的操作将来的后果?昨天我的朋友给我发了一个加州一个亚裔店内不戴口罩的白人男士被几个亚裔女性包围赶出店门的视频,她很愤慨,因为她是立场坚定的反疫苗和口罩派。我理解那些为何如此行,因此尽管我个人不愿意政府替我做主,我无法愤怒,疫情之下,惧怕啊,相信那个口罩的作用啊,每个人做事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其实,别看今天亚裔基本上都站在黑人一边谴责种族隔离,把时空转换到种族隔离年代,这些人会是最坚定的种族隔离拥护者,假如不隔离他们只隔离黑人的话。难道Jim Crow Laws没有自己的理由?谁说惧怕黑人不是最好的理由?

中国文化有施舍一词,有慈善一词,因此想当然英语charity被翻译成了慈善事业,与其他很多英语词语一样,charity也带着浓厚的宗教背景,是基督教信仰中“love”的一种形式,意思是“affections people ought to feel for one another”。

如果我们人类果真相信人应该对人有affection,能够feel for one another,其实有啥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左派右派,等等这些争论呢?实际操作可以完全是灵活的。但是不行啊,因为我们人类根本天生就不是有affection对与自己无关的人的,所以,哪个主义都最后出问题,固守右边寒冷,走到左边结果更冷——哪个共产主义的试验田不是一堆冤魂?有人说,那些都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如果老毛在五十年中期就躺进了水晶棺,也许他会成为中国人的神灵,今天西方的社会主义等搞掉了传统美国后真相就会显露了,等着吧。

中国文化,老祖宗提出人之初性本善,其实,每个嗷嗷待哺的婴儿都会抗议祖宗的这个真理的荒唐,等奶吃的孩子才不管他人呢。也许中国文化的善恶和西方文化的罪(sin)本身不是在说一回事,我觉得这样解释才会合理,我承认婴孩还是人里头最单纯干净的。中国文化的善恶是人在人的世界内衡量的,sin是把人放在神面前衡量的。中国文化推崇“天人合一”“阴阳八卦”等,上面没有神,终究不能接受人本性的真相,既不愿意探讨,也不愿意思考。这也是中国社会很容易出大仙小仙的原因,基督教进华才两百年,中国就搞出了自己的再来基督,甚至连女基督都有。你信不信基督教是一回事,但是你要明白,基督教里的基督是从神而来的,人都是罪人啊,比如葛小仙,他总不能把户口本上的老爸老妈消灭掉吧?

祖宗那样的世界观垫底在那里,好不容易能思考的华人知识分子,走到美国还是选择支持试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道路的左派,在中国会支持再来一遍文革。

没办法,我们都是人类啊,人类总要有点美好的理想吧?罗斯福说,“Do what you can, with what you have, where you are”,这是很实际的话。人最多只能do what they can, with what they have,在where they are的位置上。

因此,老祖宗两大思想精髓“人之初性本善”加“天人合一”流淌在血液里,华人知识分子,尽管恨恶中共坚定反共,如果怀有点理想主义,还是如同宿命,纷纷加入把美国建设成中共版的道路。


浏览(4642) (18) 评论(8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20 02:24:12

挺好的,另外我觉得,每个人除了洞察和揭露,还要自己的言行遵循西方文明规范,越来越多的华人遵循西方文明规范,我想就会是时间问题。Darkness never blocks the light!

回复 | 3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20 01:45:14

@远方的,“但是什麽是前方的道路呢?”

尽最大可能,让十四亿中国人与西方文明,加大加深接触;

尽最大可能,让十四亿中国人,看见越来越多的事实真相;

让文明的力量,不断地冲击野蛮专制的虚伪邪恶,让更多的中国人真正的觉醒。


回复 | 4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3:22:46

谢谢你的理解。关于西方2.0和中国1.0,我写过很多what,why,and how。最近的一篇再次分享20世纪初非常流行的white man‘s burden理念。不是帮不帮的问题,帮也好,不帮也罢,没有人喜欢陪伴白眼狼这是我的一个观点。因此这是一个周期问题,我认为已经过了,也就是我说的,我不会再用西方文明snapshot来看西方和中国关系。牛顿定律,相互作用已经出了结果,没有回头路。但是什么是前方的道路呢?我很赞赏你和haopi博的洞察尖锐指出中国的问题,尤其是与文明不兼容问题,我自己也指出不少,但是我感到我没有能力改变人,尤其是改变中国人,因此我的重点不在那里,而是在西方,在西方,毕竟我还是有相当的自由的。我不会以中国的好或者坏来看人类文明的进程,因为中国太多是fake,本质没有变,1.0奴隶制。当然解放奴隶永远应该是人们的伟大话题,但是不是我关注的话题,因为我甚至知道美国英国当初解放奴隶,也只是换个不同的“奴隶制”。我写过多篇了。

回复 | 1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3:09:29

一个最有说服力的答案是:

西方世界在“拥抱熊猫”的同时,也拥抱了十四亿中、有幸接触和走进西方世界的、无数的、普通中国人。

中国政府还敢让西方,继续“拥抱”十四亿中国人吗?

回复 | 2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2:12:51

2. @远方的,回答关于你的“《幫“倒忙”啊?”论》。

如果,将西方三十年来对中国政府的“幻想、期望、拥抱熊猫”说成“帮倒忙”,请问: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是站在那一边呢?

你选择让西方世界“帮”还是“不帮”???

如果你选择了“不帮”,你现在会在哪里???

中国会是什么样?会是更好?还是更差???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1:41:34

核心价值,社会制度,经济利益,此三者,成了当今西方精英不得不认真思考的“现代主题”,而建立在“有效任其”之上的西方游戏规则让西方精英不得不做出可能是危害长远的短期性选择。

----我认为,这不是西方的道德问题,而是社会发展的“复杂性问题”。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1:35:49

回复@远方的,你其实没有那么孤独。谢谢你的问题。

1. 西方人没有亲身感受,所以,他们不可能有中国人的体验。

2. 利益决定人的存在层次。行动取决于利益。逐利还是目前人类的主流。中国的权贵专制从满清倒塌之后,一直就是西方冒险家的乐土。

今日中国的“成本和市场”,当然是以短期利益为KPI指标的西方经济的投资首选。西方的文化人不是被收买,就是只能,说说而已。

回复 | 1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1:23:45

王只有一个

所以,中国人当然安心地服从“英明一尊”永远的伟大领导。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1:16:46

哈哈,老兄和haopi兄都很棒。我先说明,我不是搞混,只问你俩一个问题?你们崇尚的西方文明里有那么多高智慧,也正直正义的人,而且在各行各业很多是领袖,拥有资源,思想,能力,技术等等。他们应该也会洞察到你们说的中华这些问题,但是为什么还有相当的一部分,而且,我认为还是主流,却没有勇敢的展现和表达你们的这些认知,更谈不上采取有效措施来应对呢?甚至还帮“倒忙”啊? 这不是理论和口号问题,更不是认知和认识问题,从人性的源头,中国中共的1.0奴隶制,只要有良知,就都能明白,因此这不是问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是不是还是要从西方文明异化这个源头问题着手?我想你们不会认为中国会自动改变吧?不会因为有成千上万的鲁迅,柏杨,就从良了?

回复 | 1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1:10:28

內聖外王--

思想权威+权力垄断=中华文化精英的梦想=中国人内心最伟大的政教合一。

=成就了中华民族两千年的魔鬼的地狱

回复 | 3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1:01:12

我想補充的是,

1. 中國共產黨不是反傳統而是對中華傳統文化的繼承發揚廣大。

併在現代科技力量的幫助下走上了,從國內完全專製走上國際強權的必然之路。這是叢林本質的必然演化。

2。國民黨與共產黨本質上沒有區別,都是強權政治下的專製統治思維和價值觀。

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的失敗是力量決勝的叢林競爭的必然結果。在臺灣,國民黨則是輸給了新生的不斷強盛的民主力量。

如果國民黨不徹底埋葬“中華傳統文化和核心價值”--智治愚、強治弱,國民黨將永無翻身之日。

3.獨尊了兩千年的儒家文化所奠定的中華專製歷史足以證明《中華秩序》的反人類進步的因低級而愚蠢而邪惡本質,“牠與現代文明絕不相容”。

牠是每壹個中國人的最深重的災難,包括壹尊階層。牠是中華千年的思想病毒。儒家文化--內聖外王,徹底的滿足了人類的動物性相連的理想訴求。

內聖外王--這公然的反現代性,

難道不是被幾乎所有熱愛“中國文化”的文人癡迷???

壹個整族跪對兩千五百年前的幾本書,人人從小搖頭晃腦讀了兩千年、背對未來的種族,連豬腦都能判斷,這是多麽的愚蠢和自我作孽。這叫自作孽不可活!

而且,中華專製文化首先是壹個民族精英最大的害。因為牠讓精英整體墮落在不得不屈從的互害之中。

當壹個民族的“文化精英”成了最大的害類和最大的受害者,

這個民族還有希望嗎?



回复 | 5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1:00:01

我個人高度認同,以下的文字,是hapoi對1949年以來到今天,中國統治思想和70多年歷史的高度精煉:

“首先我們明顯感覺到中共改革開放幾十年的歷史證明,中國統治主流就是個反民主政治,反人類自由意誌,反信仰自由,反言論自由,司法基本0可以成為權貴作惡的工具,他們挑戰人類文明秩序,我們想清晰地表達我們對中國統治主流的反對立場,不想攪混水。他們現在以中國新高等人的姿態公開謾罵西方民主派為白左,其實他們完全是壹群野蠻人,思想倒退到清末滿貴的地步。”----這是對現代人類文明最大的威脅,牠以踐踏個性自由為代價。

我想補充的是,


回复 | 3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0:57:55

https://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559641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8-19 20:54:14

当一个民族的“文化精英”成了最大的害类和最大的受害者,

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1-08-19 14:36:44

其实还是一种心灵审美。

回复 | 1
作者:特有理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8-19 14:29:04

愚昧是一种客观存在,审美是感性度量。我说的愚昧不是知识的多少,而是思维机制的高下。当然,这要看个人感悟了。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1-08-19 14:24:08

有异议也没事啊,一家之言难道人家有个反对都不成?

你们畅谈,我旁观,等有想法就继续写文。

回复 | 0
作者:hapoi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8-19 13:50:41

我并不是对你博文的感想有任何异议,其实我完全明确自己就是西方定义中的左派,这就是一种政治立场,一种总体上的价值取向,并且我也不是完全反对保守派的全部价值取向,甚至在基本的民主政治,个人自由,法制系统,等等都是完全相同的。我主要是看到你和taijidao争论中有点感慨而已。首先我们明显感觉到中共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历史证明,中国统治主流就是个反民主政治,反人类自由意志,反信仰自由,反言论自由,司法基本可以成为权贵作恶的工具,他们挑战人类文明秩序,我们想清晰地表达我们对中国统治主流的反对立场,不想搅混水。他们现在以中国新高等人的姿态公开谩骂西方民主派为白左,其实他们完全是一群野蛮人,思想倒退到清末满贵的地步。噶哈喇就是比较自觉的发现中共和他的共同意识才倒向他们的,他毕竟可能就是觉得满清几十个儿子中选个贤能的皇帝,比汉族的长子继承皇位优越,他可能有作为满人的一份骄傲。

回复 | 4
作者:新歌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1-08-19 12:49:38

以前我是比较喜欢用智慧愚昧之类的形容词的,现在发现这其实也是各自定义如同审美一样的概念。中国文化有真知灼见之类高级褒义词,但是我们并无确认统一的真知。

回复 | 1
作者: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1-08-19 11:19:52

你的疑问其实不难理解。就从你博文中的关键字:理想和实惠,再加上我来补充的愚昧。用着三个概念组成一个三维空间,就可以看到,知识分子在愚昧横向坐标中的位置,可以产生出更多的理想。但如果追求实惠,理想就要放弃。你可以自己画图脑补。

更关键的是,本人的心得:人的愚昧值就像智商一样,是不会因知识的多少而改变的。那么,知识分子中,智慧的理想和愚昧的理想都会出现。那么对于知识贫乏,且愚昧值更低的普通大众来说,愚昧的理想就会更有机会被社会实践。

语言文字的概念表达往往并不能代表本质,就像左派的概念。若跟人在语言概念上做争论就会跌入语言的陷阱而完全脱离了本质。智慧的理想当然是以真知灼见为基础,但在知识分子中,自然分布必然决定持愚蠢理想的人多余持智慧理想的人。先不说整个社会,就是在知识分子中,也会有智慧的左、愚昧的左,考虑实惠的加权,道义与邪恶就产生另一个关键维度。所以我以前就说过,左右只是相对概念。考虑左右,更要考虑其它本质性的维度。综合起来,才是人与社会的本质。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19 11:09:11

在你那边回复过了,heart 和mind还是不同的,有broken heart,没有说被伤害的结果是broken mind,当然mind也可以坏,那是令一回事。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8-19 11:07:33

华人的heart里头塞满了东西。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8-19 11:06:24

纠错一下,不是“因为我觉得我从来自己是否胜”,应该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是否胜不重要”。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1-08-19 11:04:21

我不是科普写手,我是有感而发。

之所以不深入继续纠缠某些具体的概念是因为我知道我们不会有共识,因此不浪费时间,有点消极味道,符合我素来的风格。

但是,我是欢迎你们畅谈表达的。

一般来说,如果我觉得能清楚一点交流,我就会写一篇我感觉更能表达清楚一点的,如果不能我就放弃为自己做什么辩护。因为我觉得我从来自己是否胜,不排除自己可能错,也许你看有点随便的态度,但是我觉得这是最佳的选择——当个旁观者符合我的有限。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8-19 04:58:36

赞同新歌的观点,理想主义和博爱精神如何适度·均衡·良性地解决社会难题,这还真是个两难·矛盾·容易矫枉过正的问题,可是理想之光仍长久闪烁,这是人类的希望所在。

的确,没有比华人更实际实惠·唯利是图的民族了,都刻到骨子里了,俗不可耐,令人窒息。因为自身曾是别人眼中穷困的劣等民族,不然,很多人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

回复 | 4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1-08-19 02:28:34

我认为西方文明2.0来自于信仰和对人是什么的深入并且列出边界和制定规矩。我能理解解决问题专注于边界和规矩没有问题,问题是西方文明也异化了,也一天天在突破自身原来的边界和规矩。那么只专注西方文明的snapshot并不是完整的。我更愿意研究西方的问题,而不是解决中国的问题,很简单,中国问题不是我的生活,甚至不影响我的生活,我没有5000年那个大东西在脑子里。但是西方的问题却是跟我的自由息息相关的。OK,西方的问题到底是信仰出了问题,还是其他,或者你们那种snapshot view,西方没有问题?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1-08-19 01:16:27

哈哈,感谢Hapoi博的理解。我可不是要解决问题。我甚至认为你和taichidao的专注,精神可贵,但是属于士大夫的无力,毕竟hired hands并不是我的追求。 我喜欢陶渊明的态度,有话要说,而且从各个方面,角度,有时联系起来说,如果人们可以得到某些触动,那时锦上添花,in any case,我认为这是intellectual享受。我平时的工作是做solution的,这个博客是一种complementary,也可以说是一种R&R休息。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8-19 01:10:32

对我来说,heart和mind是一体的。不存在只有mind没有heart,也不存在只有heart没有mind。有的heart就是sick的。同样有的mind也是。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1-08-19 00:30:40

你提到的日本是個大部分時間頭腦非常清醒的國家。他們不搞清末時什麽洋學爲用中學為躰那一套唬弄人的玩意,而是一直比較清醒自己想要什麽,故西化的部分毫不含糊,而他們覺得需要堅持的東西也絕不丟棄(如神道教、天皇體制、捕鯨傳統等)。可惜不少中國人還在嘲笑日本的軍國主義如何如何,卻忽略了自己才是軍國主義下的奴才。

回复 | 2
作者:hapoi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8-18 21:54:29

我觉得你应该重视taichidao谈出的严肃观点,你谈到的问题过于感性,和远方博有个共同点就是把信仰,中国历史,人性,西方文明,个人自由,民主政治等等混在一起说,你比他还要简单一点,他还要加入阴谋论,经济,科学,古典哲学,西方经典等等,其实表达的是你们自己的一些并不太清晰的政治立场,文明立场,及眼前思考。

我和taichidao一样讨厌中国传统文化,因为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文人就以历史及传统来编造着说,模糊了整个文明争论。

有时候我们应该想想西方文明那么强大,那么进步。我记得七十年代日本人还在和西方人争论他们的女人有权带着孩子一起自杀,而西方法律判定的就是犯罪,现在日本人不在以大和传统文化来狡辩了。很多事情我们中国人要有对西方文明的尊敬和推广,并不用用信仰这个高度,而是文明的集成,普世价值。中国人集体愚昧,集体顽固,集体狡辩,我们其实就是想清楚地说清道理。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