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仅此而已:你做中国梦,我喊去中国化 2021-06-09 15:42:15

“去中国化”是远方博的发明,起码就我比较肤浅的万维经历所知如此。其实,我早就说过,所谓的“中国”,“中华文明”,“华夏”等等早就是不伦不类概念模糊的名词。中国女人脚上的裹脚布都已经去掉了几十年了,难道用来缠裹中国人良心的“爱国”还不应该松开?

爱国,一直以来是党妈用来给境内的国人头上留的小猪尾巴辫子,给境外华人脚上层层缠裹的粽子脚裹脚布。你住在国内,党妈只要在你背后一揪你后面的猪尾巴辫子你的脑袋就跟着她的指挥点来点去;走到天涯海角,党妈给你裹的小粽子脚总是提醒你生为中国人死要做中国鬼。

最近,我看到一个关于儒家的“亲亲相隐”以及“大义灭亲”的矛盾的解读,据说,亲亲相隐和大义灭亲都是孔子推崇的理念,作者解释说,小事上应该亲亲相隐,大是大非的事上应该大义灭亲。摘录一段:

“我认为二者不但不矛盾,而且恰恰体现了孔子视具体情况而识大体、辨是非的伦理正义法制观。父子互隐,是偷羊这样的小事,这里就要讲基本伦理;儿子谋反是叛国行为,这时候亲情就要让位于正义。换句话说,比较符合人性的法律应该在小事上体现人伦,大事上体现正义。比如近年来,我国司法根据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和西方司法实践,重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八条:【强制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这是指刑事案件,牵涉到国家安危的重大案件并不在此例。”

据说中国圣贤孔子是爱读《易经》的,而《易经》又是算命先生们的必读之物,这恐怕能够解释为何孔子的道德总是显出算命先生左右都能圆谎的特征,没绝对的对错,一切都是相对的,中华文化是相对真理的典型。经过中共文人一解读,老祖宗孔老夫子在中华五千年文明奠基阶段就已经规定了:平时贪官应该护着自己的配偶父母子女等等亲人,但是,涉及反共的所有公民的亲人都会被株连。这就是中华文明强之处:共产党还没有出现,老祖宗就替它预备了能活百岁的生存环境。

今天在万维读到《饥荒年代的中国画家干啥?》一文,由于我从小经常看美术杂志,里面提到的名人傅抱石、钱松嵒、李可染等都是我熟悉的,尊敬的名字,今天一读他们的饥荒年代“轶事”,恶心之感难以形容。饥荒年代,吃食堂的年代,中国饿死人无数,我父亲的两个弟弟,一个六岁,一个七岁,相继饿死。我爷爷从食堂刚刚打回一盘粥,因为孩子死一家人都聚在那里哭泣,无人关注刚打回的食物,结果那盘放在天井中地上的粥竟然被人偷走了!但是,这不妨碍李可染创造吹捧人民公社盛世的《人民公社好,吃饭不要钱》。大家可以参考下图,你不能说李可染不是画家,但是,爱国画家,爱国文人,爱国侨胞,.......,诸如此类,有几个良心正直清洁的?他们如果真的想做正直人,恐怕很难不被祖国“嫖妓”,反正扫黄工作到位没有西方污秽环境的祖国大街小巷随时有可以改行换业的妓院和随时可上岗的妓女,这也真是不容易,谁让中国效率就是高呢,特别是一党专政的效率更是举世无双。

1623275495130436.png

因此,我要夸夸远方兄对“中国声音,中国故事”的精彩点评:“中国声音就是嘴硬,中国故事实际是指鹿为马的瞎编。”但是,无论是嘴硬还是指鹿为马地瞎编,这都是在中国文化中可以被justify的大义,全看时代需要,可以在一个时代为了更高的正义可以忽略的谎言,在另一个时代算账时必须面对的罪恶,因为,本来嘛,中华文明不存在绝对的对错标准,只有社会评价状态描述,比如:君子,小人,忠贤,奸恶,等等。因此,中国人喜欢比较,因为没有绝对对错,一切都是通过比较来鉴定,这是所谓的中华文明的悲哀——一个没有明确善恶对错定义的文明就这么一路和稀泥走了几千年!

我知道,“中国化”是个马蜂窝,谁捅了谁倒霉。我是不敢乱捅的,除非我不想吃中餐,不说中文,不写中文,甚至不能当基督徒,不但如此,我还不能有黑发黑眼睛黄皮肤,我不知道,假如一个韩国人,日本人跑到中国留学学中文,难道这就自然成了中国人?顺理成章中国化?那么搞了半天新疆人确实不是中国人啊,老共应该允许人家成立东土耳其国啊!

圣经中说,“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

孔子说,“内省不疚,何忧何惧”。

我想,一个文明基于的价值观是人即使自己良心不疚,仍然不敢确定自己在神面前是正义的,所以总在修正中;而中华文明是自己良心就是神,他人都得跟着自己走。在爱国这个浩然大义之下,怪不得万维据说曾经颇有面子的文人如今越发下流,但是他好像倒是越贱越勇了,其他爱国仁义道德之士也完全不顾事实如何,像打官司的秋菊一样,不依不饶地为爱国苍蝇被拍死找个说法。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干脆一路理论下去,把“中国基因”的序列好好地解开。


浏览(3953) (690) 评论(9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06-15 22:44:08

是有大义灭亲的说法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1-06-13 22:38:07

中国是个很大的国家,人口几乎占世界的五分之一,去除自己的中国因素是非常困难的,我深知中国的三大主流价值还是我特别厌恶的,无论是四川龙门阵的夸张性撒谎叙事方式,还是华北指鹿为马的高压政治环境造就的求生文化传统,及他们的装傻为最高智慧的莫名其妙的世界怪胎文化,还有江浙沪的胡搅逻辑,为政治强人构建荒谬的理论和解释获得特殊的经济利益的邪恶立场与手段。但在自己思考问题的出发点还是有非主流的其他中国意识的,可能是中国近代的文明进步世界潮流学习中形成的,我比较接受的部分,有些可能与世界文明的主流还是有些偏差的。另外在一些基本生活的部分,虽然我接受了很多的各国的饮食,语言,文化,音乐等等,但我还是保持有不少中国的习俗与文化。对于我的孩子们,我甚至都不教他们说中文,但效果不好,他们长大后都抱怨我没有强制他们学中文,对他们来说,他们的Identity就在脸上,他们要和自己和解的,他们没有我那么讨厌中国。这是我对你们的一点提醒。总之,表达更精准的你们对中国不喜欢的部分,更能让人理解。

回复 | 1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6-13 03:27:30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100年前的满清,一看到有人要抛弃祖宗的东西,满朝文武好想感到自己被挖了祖坟似地奋力声讨!

殊不知早在150多年前日本人早就开始抛弃他们祖宗的东西。他们要“脱亚入欧”,这本质上就是去日本化!“脱亚”难道不是”去日本化”吗?

日本人“去日本化”就不会想到要把自己皮肤变白,要跟白人结婚,要去做生殖器手术,。。。唯有中国人的思维,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到歪门邪道上去了!

回复 | 16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2 00:46:39

我在新的博文里提到了dumping,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2 00:45:51

哈哈,跟我黄土高原土地贫瘠的源头元器件一脉啊。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2 00:08:56

非常棒,我把这里的回复整理了一下,出了一篇新的。可以去那里继续聊。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1 23:53:19

啊,老兄還在這裏啊,而且沒被帶歪。很有意思的討論,你們一個偏學院派,一個偏基督教派,只有我野路子或者説還在找路,哈哈。


不妨更野一點,根據某陰謀論,秦始皇就是被安排投胎到中國那個地方,又搞大一統又搞陰兵兵馬俑(這水太深,按下不表),趙高似乎也是他們選中唱雙簧的,表面上把大秦給毀了,實質上卻造成後世不得不繼承秦制,儘管表面上借儒家之口痛罵暴秦。到了唐朝,外族(據説是鮮卑可薩人)給中國換了一把血也讓中國輝煌了幾百年,但分贓制度還是沒搞好,亡了(跟楊貴妃沒啥關係)。宋朝的分贓制度據説是當時最牛的,内部和外部都相對平衡了,經濟空前繁榮,在數個外敵環伺下也輝煌了一把,無奈不能滿足tatarian超級大國的胃口(因爲老有人看不起弱宋,順便替宋朝皇帝辯解一下,其實宋在N多國家相繼被滅后是最能抗的,要知道tatarian當年的相對實力遠超當今的美國)。可憐元氣大傷後,華夏各族始終爲了吃飽了就好而掙扎,為今天的“中國化”鋪好了床。怪不怪,紅朝又是可薩人扶持起來的,這上千年的歷史居然就是這麽設計的。


以上這段“陰謀論”肯定有極多漏洞,就是想說你們觀察到的那些不好的基因都是有原因的(不管是誰設計的還是造化使然),咱們不必在果上糾結,得繼續挖那些因。換句話說,唉,咱們別再往傷口上灑鹽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23:00:15

按照进化论的食物链,换成价值链,美国西方绝对是把中国当成最低端的洼地,也就是你家厨房里的那个垃圾桶。Guess what,过去几十年多少dumping发生,我甚至还专门研究了美国西方怎么dumping二,三六技术回收美元的好多种案例。 所有的政治人物的言行,都是以这个dumping作为汇聚和妥协点。包括现在的新疆问题,香港问题,还有台湾问题,等等。都是一个继续dumping计划的延伸。习近平是知道这一点的,这也是习近平在国内获得相当支持的基础。很简单,中国国内,谁要是反对习近平,谁就是则个dumping的代理人。但是习近平不敢杀这些dumping代理人,为什么不敢,我认为他也还有另一个顾问线,就是利用反对这个dumping,甚至利用则个dumping里对自己有利的内容,稳权。对习近平来说,把这些人都杀了,以后就没的下家完了,还不如每天把他们吊起来,时不时吊打一下,在放下来,然后再吊起来,那样时不时提醒这些人,who is

the boss. 这就还是要引出一个绕不开的问题,也就是笛卡尔他老人家一直skeptical的问题,what is certain? reality是不是thinking的产物?人难道能心想事成?具体就是怎么才能不被dumping呢? 芯片也好,高铁也罢,不被dumping能certain吗? 看来得求灵了,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22:43:11

”繼續回到“中國化”,一個大問題是:爲什麽AI選中了China推廣全球化?打住,已經是瘋話:)“

很好理解啊,老实说我个人是参与的,而且是蛮深入的。AI还有病毒研究,技术上,对外叙事是造福人类,对内或者实际目的跟纳粹那时一样,控制人。具体的方法在现有的政治经济,法治环境,尤其是个人自由隐私层面,美国西方的权贵搞这些技术的人没有什么施展空间,或者说要修改宪法和一大堆法律,还要完成洗脑过程,他们根本就没有信心可以实施。你可以换个思维,整个川普saga就是一个probing,看看美国人会有什么反应,因此我基本判定川普也是他们一类的。 OK,在这样的政治,社会,法治环境,这些自认为是智慧人怎么办?他们认为他们是高智慧,他们是对的,应该要听他们的,但是美国西方P民又是在这样一个政治生态环境,这些智慧人之间还要互相博弈竞争,看谁能获得funding,等等。他们会怎么选择? Gee,there is a great China out there,gee, we can do anything, everything there. 你知道吗? 还有一个side, but valuable benefit, China is cheap with so many 博士后。 因此我不认为川普,彭比奥,和现在的拜顿能够改变这个trend。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22:32:37

OK,说了这一通,跟灵性有什么关系呢? 我认为人的灵性只是一个渴望certainty的通道,当reason thinking到了上限,走入灵性这个通道是自然的。但是我是不喜欢上来就走进这个通道。我觉得像新歌这样,thinking通道畅通,但是是灵性通道主导的。这样挺好。一个问题是过去几千年,那些牛人们都思考过这些,太多的anecdotes, 我对此只需要做一些他们说的是真还是假的验证,就行了。我不怀疑笛卡尔对灵性的思考,我相信他要比绝大多数人思考,甚至挣扎的厉害,他的skepitism不是轻浮卖弄的。因此他得出那个著名的”I think therefore I am“。我认为我就建立在他的这个idea的基础上再向前深入了。这里又要提到中国化。中国的历史,包括很多人物,思想家们,被后来的统治和政治控制,嘴硬,胡编,我认为早已经是面目全非,为什么还要以那些胡编的东西为基础呢?也不需要retrofitting,表现自己对国学有更高的认识,那只是illusion,underlining basis个胡编的产物,有社么更高的认识,或者钻进去找宝贝?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22:20:19

继续,另一位牛人Kierkegaard,丹麦的哲学大师,也是存在主义思想的创始人,跟叔本华同时代,提出他的认知。基于更早的休谟的经验主义,他认为人活着的感受experience也是参与的,并不只是think。他最棒的洞是 reasone from existence, not toward existence。比如他不会去证明一块石头是存在的,而是reason那个存在的是一块石头。这个存在主义分支影响了太多的后人。而康德是受莱布尼兹和休谟的影响,提出先验主义,也就是所谓The thing-in-itself,跟人的观察体验无关。不提上帝的上帝哲学。到了尼采,这哥们牛哄哄,你们都不行,他认为他之前的这些人都不行,读尼采的”Beyond good and evil“是件困难的事,他几乎点评,甚至羞辱就所有的前辈哲学家。你批评批判可以啊,你得自己也搞出个东东啊。他搞出个Will to power。 我的理解是他基本是放弃了对certainty的探索,而是更从人的心理上找答案。据说是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拒绝的缘故,certainty没用,还是Power有用。哈哈。但是尼采的高明不是丛林法则,大猩猩博弈的power,他特看重博弈中对手的worthiness,like guality of fight取决对手的quality。但是在certainty这个疑问层面,没有任何进展,相反误导了很多政治野心人物。因为到了政治层面的博弈,就是丛林了,就不是什么对手的quality,尤其是中国的三十六计。对此我感到很遗憾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22:00:05

OK,接着聊。think或者可以说reason,mind activities本身是cenrtain的,那么能不能得出由think而获得的reality是否就是certain的呢?后来好几位牛人搞出分支。先说叔本华,叔本华认为,人的一切言行都是由一个东西主导,这个东西叫will。但是他提出了我认为so profound的洞察,也就是,人其实对自己的will是无法控制的。举两个例子。我以前有一段时间,做金融期货交易,每天都能赚钱,一段时间后,我感到自己没有兴趣了,但是开始做的时候想到我的公式和方法论得到验证的那一刻,我会是多么激动和兴奋,但是结果我一点也不兴奋。另一个我相信应该是所有的男孩子都会经历的,遇到一个自己心仪的女孩,那种level of mind activities的提高是不可言喻的,但是后来真的娶了那个女孩做妻子,不是说背叛,至少那个level就不存在了。where is the certainty,yes think是certainty,但是think这个certainty并不能导致reality也是certain的,因此叔本华得出,人的will是另一种力量控制的。当然装假,胡编,嘴硬是另一会事,属于下三滥。也因此叔本华就feel very sad,人生就是个悲剧,因为自己的will自己事控制不了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21:48:33

笛卡尔的名言“I think therefore I am". 中文翻译成”我思故我在“。这个翻译被很多华人拿来用,我很少看到华人对笛卡尔说这句话的原因和背景感兴趣,更少见于深入的主观思辨讨论。这是我经常说的囫囵特点,live off others 总是这样的习惯。 笛卡尔对他那个时代的灵异事件是完全知晓的,他的疑问是到底有没有certainty?关于certainty,”I“ 我,和others别人是一个whole,还是要分开?他不知道,苦思冥想,他认为,其它他没办法知道certainty,有一点他是知道的,他知道自己在think,他在think是存在的certainty,这是他从他自己的think中得出certainty是存在的。 这就给后人带来了很多fork分支。顺便说一下,我认为西方的思想思维上的美妙在于总是积累,一直到现在形成the whole body of the knowledge。一个人想出一个idea,后人就会接上,很多分支,也就是我前面说的,contradictory process from all sides,多彩多姿,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fork,做自己的Self-reconciliation。 虽然有时一股力量过于强大,比如宗教,但是因为这些无数的牛人提出的无数的ideas,产生无数的分支,形成underlining社会和intellectual基础,因此我认为西方再强大的力量都还是建立在这个由无数分支组成的基础上,至少会是adapt,accommodate,跟这个基础reconcile的。中国就完全是另一个场景。

,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6-11 21:13:51

放心哈,不管説啥都不會不爽的,更何況你分享的是正宗的。越覺得被冒犯,越要常念叨“此時正是修煉時”。

咱這野路子説話更會得罪一大批人,哈哈。借計算機科學的術語,intelligence有可能是artificial的,reality亦可能是artificial的。靈修圈裏常説的矩陣就是AI controlled matrix,不用謙虛,我感覺博主快看透了。體驗和意志是個人的,反而可能更真實也更關鍵。

繼續回到“中國化”,一個大問題是:爲什麽AI選中了China推廣全球化?打住,已經是瘋話:)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17:58:40

我想,我说到这个地步你还是可以接受的,哈哈,再往下面说你会不爽的,别激动得太早。基督教对人类,对世界reality的解释是得罪所有文化所有价值观所有人的,你恐怕是不会有心理准备面对的,哈哈,我说的是实话。我在查经初期和很多教会人士辩论很多,甚至在我受洗之后我都还有很多意见,不好意思,我是过来人,我其实是理解的。只是我想说,基督教信仰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个很radical 的reality,不是所有想了解属灵世界的人能接受的,我先给你一个心理准备。

所有的宗教都有自己认知的reality, 无神论也是一种对reality的解读,因为无神论有现代科学做背景看起来更具有真实性价值,但是,因为科学本身不断在往前,无神论也要靠“信”这个宗教性的方式来接纳,这我想你可以领会,尽管很多无神论者嘴硬不肯承认。究竟基督教是否其中真正的对人类,对世界等认知的reality?在我看来,神迹的证明是重要,但是,不是必要——因此耶稣在面对要求他行神迹证明自己是神的儿子时被他拒绝了,他指出人的良心应该知道他说的是来自神的。我想,人之所以有别于兽类是我们里头渴慕有某种价值观上的beauty,但是,你纵观人类历史说的做的,又发现其实人类并不比动物更高尚,比如,因为一句“去中国化”,万维彬彬君子,能言道德内省的,最终还不过是混在流氓堆中附和。我说过多次,我对基督教信仰给我看见的beauty是最吸引我的地方,it's not of this world. 也许在信仰的初期神迹符合我的好奇心,吸引过我,但是,这二十年的各种经历,我能走下来没有改变过当初的信,是因为我看见的beauty成了我人生心灵的必须。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6-11 16:15:09

<<“中式是干脆不找”

我想或是你們忽略了那些基本遁世的修行人,或是那一群體影響力太有限。其實就連積極入世如王陽明者都强調向内尋,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悟道,但他臨終言“吾心光明夫復何言”絕對是真誠的(跟玄奘臨終言“得生”亦相通)。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6-11 16:00:37

精彩精彩!很激動,我已經看到矩陣的崩塌!

不好意思啊,本意是聽聽正宗的宗教信仰者如何談這個話題,但好像博主無奈多説了本不想對外人道的很多。我一點也不會害怕,雖説好奇心也是有的,但更多的是遠方兄所説的一種“掙扎”,畢竟我們被蒙昧得太久太久,人間的哲學和邏輯哪裏可以找到真相(很多哲學不過是編程或對其一種解釋)。我也且打住吧,不是不想説(怕收不住),免得衝淡了中國化那一主題,更免得人們說癔病患者在這說瘋話,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14:34:07

再和你说点你也许不奇怪的,我读过很多前撒旦教信徒的见证,有些书是曾经在七十年代轰动一时的,可惜我现在也记不得名字了,这些见证中提到撒旦的真实以可见形式出现在撒旦教中,几乎像神话故事,但是,因为这些人经历的非常特殊性,我不能说是瞎编的。

我给你提供一本网上可读的书籍,是德国历史上很有名的一个人,Christoph Friedrich Blumhardt (1842-1919)写的,你去了解一下,假如你有兴趣又有时间的话。我读那本书的经历是读得非常害怕,你做好心理准备,那是个当时轰动社会的赶鬼事实记录,引起了当时德国和附近欧洲基督教的一段复兴。

http://www.murraymoerman.com/3downloads/books/The_Awakening.pdf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14:23:51

宗教和灵界确实是两回事,但是,其实也是无法分割的。任何宗教背后都有灵的势力,即使表现形式仅仅是某种思想,比如有人说纯正佛教和庙宇无关,只是某种认知和智慧,其实不然。只是,这种灵界参与到人间程度和方式不同而已。参与到直接相通的,必有神迹。

你是否知道圣女贞德的故事?这是历史事实,我还研究过当时的受审记录。在这个事件中,基督教会都无法确定贞德说的是谎言还是她真的和神差派的天使有交流,因为这个神奇的女子能看见的人看不见,但是她说的做的却又证明她确实和某种灵界在打交道。最后她被处死。我记得贞德说的那句话:

If I am not in the state of grace, may God put me there; and if I am, may God so keep me.

因为当时罗马天主教的神学下,自己是否在grace之下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无论回答是与否都会被定罪,贞德的回答完全越过了“是”或“非”,让这帮神学家一点办法都没有,而她却是个无知的村姑!

我提这个故事只是想说明,其实人类历史不是纯无神论的世界的理性历史,欧洲基督教历史不知道有多少圣徒神迹故事,可以这么说基督教存在过的地方都是神与人事实交流有各种见证的地方,只是现代无神论环境教育出来的人一般不知道,尤其是我们这些从中国出来的。贞德之事因为是一个历史事件,又有史料,我想也许可以证明点什么。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6-11 13:54:54

不是“指导”,是“知道”。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13:38:19

FreeHiker老兄,我想,我还是暂时不想写什么博文,还是在回复中和你聊几句吧。

我感觉你可能因为某种原因对spiritual world的事因好奇有某种程度的了解,但是,我觉得我说的可能与你感兴趣的毫无关系。我确实对spiritual的事情很感兴趣,但是,我是因为信仰的缘故接触和指导spiritual world的存在和经历的,对我们的信仰来说,UFO现象应该不是纯物质世界现象,而应该是一个spiritual world参与进来的现象——let's see, 若真的有外星人来visit地球,它们应该不是与我们在一个dimension存在的beings,跨越了我们这种physical world,因此,在认知上会全然不同,带给人类的也会是全然不同的认知。

但是,这是好事吗?我想,这时候,人类都可能会认为是好事,毕竟,地球人在内卷中(用一下时髦词语)是想get out目前的精神和物质状态的,新认知的注入必然被欢迎,因为“外星人”来访事件若真,不会带来更低级的认知,而应该是更高级的,毕竟不是我们访问它们,而是它们能访问我们。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11:03:25

哈哈,老兄,真的百毒不侵是不可能的,相对吧。我也认为我是根本不在乎谁对我的信仰的看法的,但是,好像那也只是我自我感觉。不过,我会写文随便谈谈,也许今天下午就写。其实讨论到信仰方面,有时候的对话,远方是过于尊重我的感受,我其实并没那么在意,但是,不代表我不会临时不高兴,哈哈。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6-11 10:42:02

放心吧,不會因爲看法迥異覺得無趣的,相反如果大家觀點類似或可以一時找到互相的印證,長久反而無聊。某種意義上我還有點感激共產主義無神論的洗腦,因爲最大的毒已經挺過來了,現在各種宗教對我都是百毒不侵,哈哈。

不過,回到靈性課題來探討,那絕對跟宗教不是一回事,頂多是宗教利用了一點點靈性而已。之前我還有一個“敵基督”的坑沒有邁過去,現在已經釋然了,因爲從個人靈性角度而言,我是我的最大的觀察者,不必在意別人的評判。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1 09:36:46

从人的角度,人一定会求self-reconcile,因为有这个需求,方法各种各样,中式西式操作。不过,我认为人找到的self-reconcile是临时性的,因此不断折腾是西方特色,中式是干脆不找,条条大路通罗马——从未知走向另一个未知的方法,西方更精彩。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09:18:52

我和远方在灵的事情上讨论过,因为看法迥异,经历差异,因此讨论无趣,哈哈。我想,你未必喜欢我的观点,我一时想不出啥可以沟通的言语,哈哈,暂时随想随发挥,到时候有话再说。

不过,我在前一段时间读了一本有关自闭症的书,一个作者和他十九岁的自闭的儿子合写的书,因为这个儿子从小自闭,人以为智力迟钝,比如家人一起出游,他会像十岁以下的孩童在水中玩着不出来,平时不能表达什么,只有喜怒之类,诸如这些,但其父母一直不折不挠地想他得到医治.......省去中间过程废话......最后这孩子经过一种方法和正常人沟通后,发现他竟然是对啥都懂!一点没有落后同年人的各种认知,甚至是超越的!——这个自闭疗法的认知基础是:这些自闭的孩子的spirit和body没有连接好,因此,不能虽然心灵是明白的,但不能指挥身体表达,因此,无法用言语表达思想,甚至连笑也不是开心之表达。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1 01:28:46

显然,你对博弈论的囚徒论是完全理解的。说什么只是博弈论里的一步,嘴硬也是一步,背后捅刀也是一步,实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1 00:18:51

“固化在油盐菜米,能活着就不错的思维定势”讓我想起有人説的中華極少跨度幾百年的貴族,因爲權力體系不停地被打倒重來,不像老歐洲不管怎麽打仗總有一些大家族長期巨富(哈哈,説起撒旦血脈家族,又回到陰謀論了不是),他們養得起做哲學理論研究的精英,也辦得起那些至今依然在學術前沿玩耍的大學。一個窮書生在考場上寫的文章或許非常有氣魄也有些思想,但他一旦僥幸跳過龍門要麽立刻回到小農思想做本分公務員、要麽加入某利益集團冒險,很難去做什麽較深的學問。偶爾才在貴族子弟裏出幾個搞格物致知的,也因爲沒有數代傳承的連續性而成爲曇花一現。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0 23:30:28

我对美国国防部最近对UFO的摸棱两可很不满意。当今物理界在dark matter方面的研究有很多进展,space and time的curve理论以及重力理论受到了挑战。 另外我对元器件很感兴趣,目前粒子是fundamental elements也受到了挑战。我认为多年后,Aristotle's classification也会受到挑战,一旦那样,整个社会和人类的认知恐怕不会亚于哥白尼和伽利略带来的震动和改变。这其实是很有意义的事,human agency让human可以不停的发现,发现过程中,建立一些理论也是自然的。但是这些,我认为都不是确定的,我在前面回复里提到了哥德尔,在没有人对哥德尔不完备法则提出挑战和推翻,我认为human being总是会享受自圆其说,然后用智慧搞博弈,那样才是living。我想,如果人能够在地球上不死的话,恐怕会有更多的智慧人挑战人类的自圆其说,哈哈。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10 23:14:47

中国文化太想,太渴望确定性,我认为这是历史事实,统治手段是外儒内法来对待与生俱来的contradictory process from all sides,其它都是延伸产物。为什么人类会是contradictory process from all sides?这个问题,我是没有见过中华有什么思想家深入过,有的化,也是匹配外儒内法的统治术。这就是根本的问题,不能认识,更谈不上接受这个contradictory process from all sides基本上就固化在油盐菜米,能活着就不错的思维定势上。当然会是失传很多,胡编也就是自然属性,这是很遗憾的。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10 22:58:24

回到中國化這個主題,明白你的意思了。順便稍微八卦一下,因爲常有漢人自吹漢文化同化能力如何了得,即使被異族亡了囯也只是利用異族擴大漢人的地盤而已。“嘴硬”也讓我想起前幾天北京公交上的大媽辱駡外地人且炫耀自己是正黃旗的,似乎是滿人被同化的極佳例子。

另外,根據我個人的親身經歷,我自己接觸過的大陸少數民族人士似乎只有維族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其他的都早已被深深同化。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