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人生,总是从终点回到起点 2021-09-12 19:50:14

那是2008年的初夏,我有事路过洛杉矶西边的Camarillo镇,被路边恬静的田园风光吸引,不由自主地走进那片田园。

阳光已经过了中午的热烈,海边吹来的西风把剩下的热气都抹去了,用如沐春风形容当时的感受正好。田里没有一个农民,只有静静的,栽种的漫不经心的农作物,不像其他农场整整齐齐。但是,周围的环境太inviting了,我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不想回到城市。

那天下午,我看着远处的大城洛杉矶的方向,那片灰蒙蒙的天空下车水马龙的城市,我感到自己迷失了。我问自己,我为什么当初要离开家乡,一心想远走城市?我的家乡也是一片农田:远处的青山,近处一片绿色的农田,田埂上永远有美丽别致的野花,空中永远不时有鸟雀点缀,......,她的美如今在我眼前时而清晰,时而遥远,但,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为什么要离开她,我究竟想要寻找什么?我只知道我在那里很孤单,而远处有我寻找的。

从很小开始,我就知道我不属于我出生的环境,我知道,有一天我会远远地离开。在我生命中,有很多很多的时候,我常常在déjà vu的感觉中震惊,这种经历对我后来信主显然是起了某种作用。但,在信主之前我是非常拒绝宗教的,我其实心中愿意有个宗教,因为我认为那是一种人生神秘的境界,但是,同时我又觉得我永远不可能接近宗教。

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的植物学实习曾经去安徽的九华山采集植物标本——九华山山区是亚热带植被保护得很好的地方,植物种类非常丰富。有一天,我和所有同学都走散了,却走进了一座庙宇。里面只有一个年长的尼姑在里面掸着桌面的灰尘,我向她笑笑,傻傻地站在旁边看着。具体我们怎么开始对话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至今我仍然记得她告诉我所有的尼姑都出去了,that's why she's alone,她告诉我她曾经在朝鲜战场随军当护士,战争结束直接到了五台山出家。我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问她,只是听她告诉我她想告诉我的,我想,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孩子的缘故吧。她对我的喜欢是明显的,临走时,她送我一大包她自己做的萝卜干,还送我一本小册子,但是我很快给了他人,尽管我在高中就因为热爱读书接触过佛教禅语,但是我厌恶佛教的庙宇和香火,对他们供奉的东东始终无法有任何敬意——无缘,如果用他们的术语说。

我一直学生物学,一直从小害怕死亡。我的生物学知识没有帮助我明白生命到底是怎么回事,死亡又是怎么回事——我想,一个难看的活人和一个美丽的死人,你选择与哪一个共处一个房间呢?到底一个body活着和突然死去区别在哪里?我活着,人人都愿意接近我,喜欢我,假如我突然死了,我的body在那里,人是不是都要躲开呢?想想这点我就觉得悲哀,因为我觉得活着的我被人喜悦被人爱,死了立刻让人害怕,我就感到心中悲凉。有的人不自杀是因为没勇气,我如果不自杀,是因为我不敢面对死亡后被埋在一个地方孤孤单单——下雨了,我一个人在黑暗的雨夜在冰凉的地下是否会尤其孤寂?——Look, I think too much. It's always my problem and no one understands.那是我很年轻时候的thoughts,如果说有好处,恐怕是让我能选择活着,毕竟,活着,人间还是有温暖的。

我没有主动寻找宗教,即使是现在,我也不愿意将我的信仰用宗教这么简单的描述来定义。

他人对我信主,而且很真诚地相信耶稣基督,有各种各样的解读。至于我,我只能说是一种经历,我经历了神,我经历了耶稣基督——有谁能从风中的音乐中经历远处的心灵呼唤呢?有人会自我陶醉,有人会不由自主沉醉,有人会喜乐,有人会哀伤,但是,谁能知道那是另一颗心灵在倾诉?假如你能接收,你就接触了另一个灵魂。我知道,上帝的声音在这个世界上,他召唤我,我是不由自主走进他的。在我认识他以后,我突然明白了,我从小想远走,我走这么远,不过是为了找他而已——因为在我找到他以后,我开始愿意回归田园的安静。我仍然爱这个世界的温暖,但是,我已经能够在他里面回归和安息。

那天,我一直在想,假如我不离开家乡,一直住在农村,然后我信主,那不是省去了很多的无用的折腾吗?难道我远渡重洋就是为了到万里之外来明白我其实喜欢田园的恬静,不爱城市的喧嚣?

我在那里想啊,想啊,我知道如果让我重新选择,给我同样的机会,我还是会再来一遍走过的路,假如没有更多的options在其中出现——我的家乡虽然美,但是,她的天空没有我灵魂需要的空气,她是精神荒芜的土地,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美丽的躯体——啊!我悲哀的中国。


写此文,因为我正在做人生另一个重要的选择,感慨一番,大家未必能读懂这种痴人说梦般的随笔,随手写来,作为人生一个纪念。


浏览(4277) (18) 评论(5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7 05:43:44

哈哈,完全不存在“放下不放下”的问题!我没想到要跟他争论讨说法,也没有想到去报复,从何谈起“放下不放下”?

我说的这些话,除了“挖战壕”防患于未来之外,更多的是出于好奇!就象很多人好奇为何林彪出逃那样,我也好奇这个人怎么会象走火入魔似地发神经盯着我?这是个难得的了解人性的案例,是个学习得绝佳机会!万维有各式各样的人,这个是个难道的奇葩,细细琢磨回味无穷!我只想说到这里了,但愿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呵呵!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6 21:59:28

是非成敗轉頭空,放下吧。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可以搭造自己的宇宙。他人的distraction難免,但我們能量有限啊。

不妨假定神給了你一道終極的魔考題,只有戰勝自己的心魔才過關,哈哈。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6 19:16:19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他怀疑我是中共暗桩一事?我找到了这篇文章,现在贴出来让大家欣赏一下:


暗装|舆钩|暗桩

https://blog.creaders.net/u/2022/202003/369802.html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6 14:53:09

哈哈,你说得对,不动不算跑!但不动比跑的后果更严重。跑是为了保命,不动则要面对他的斗争矛头。你看他的那篇文章,我的仇恨歧视罪名大到难以想象,他说我还把不信神的广大万维网友看成了低级劣等群体了。幸亏万维的兄弟姐妹们没有听信他的话,否则我可能早就成了刀下鬼了!非常感谢万维兄弟姐妹们的理智,自然也包括你

了!

所以,不动只能是临时措施,不能是长久之计。我目前基本上就是巍然不动了。我没有去反击,没有去他那里争论,没有恶语相向,只是婆婆妈妈地在这里唠叨,这本身跟巍然不动差不多了!要是其他人见他这样挑衅放肆,可能早就跟他对干起来了。我没有马上跟他撕破脸,现在的言语都非常克制,这难道不是巍然不动的表现吗?

战斗大坑的确不值得留念,我在这里所说的话其实也不值得留念,也没有必要讲。但是没办法啊,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切都是不得以而为之。我早就知道这个人的特点了。所以,自从我跟他交过手之后,我从来没有去评论他说的话,即使我觉得滑稽无比也不说出来,因为我知道这个人是无法跟我认真讨论问题的!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我是怎么招惹了他!我觉得我的政治观点跟他嘴上说得非常相近,他的态度怎么会这样呢?他说我有仇恨和歧视,但我感受更明显的是他对我的仇恨!只是不知从何而来?

网络id的脸面的确都是浮云,但却代表着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万维的经历,其实也代表着一种人生经历!甚至可以经历现实生活中没有机会碰到的情景。一点都不夸张,万维的这些经历,让我大大地长了见识!认真品味每个id背后的特点,其实可以发现不少有趣的东西的,尤其是这个id特别奇葩的时候!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6 12:26:44

我自巍然不動不算跑啊。二元對立的戰鬥大坑不值得留戀,網絡Id的臉面更是浮雲,哈哈。Distraction啊distraction……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6 11:51:15

我理解你的好意。如果是一般情况,我相信你是对的。但是你们并不是真正了解这个人!可能他身上有一些光环,你们就无法看清楚。但我跟他打过交道,我比你们都更了解!

他这样对待我可不是第一次了。有了一次两次肯定就会有三次四次。我需要往前看,需要准备下一次冲突,对吗?怎么准备?就是挖战壕,准备迎接下一次入侵!

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挖战壕!我现在把该说的话都说了。我现在的言语还是非常克制的,我还是非常顾及彼此的脸面。大家可以比较我的言论和他那篇文章的言论,看看谁更出格?我是不愿意跟他发生冲突的。但下一次就不一样了!我希望不会有下一次。但如果有下一次,该撕破脸的就撕破脸,我就无所顾忌了!

挖战壕的确需要付出精力,但没办法,遇到外敌入侵,不得不付出!总不能把战备理解成自我惩罚吧!人家想斗争,我不能老跑啊!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6 10:11:48

哈哈,不叫局外人,叫過來人。看看大俗話能不能驚醒右兄,話説,“不用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


另外,“反共”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劃綫。共產主義是Cabal的一個產物,哈哈,不多談了,免得污染新歌博的版面。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5 23:42:34

哈哈,你们是局外人,我理解你们的愿望!

但我作为局内人就不同了。他越界了,并不是他的事情,因为他会把某顶大帽子扣在我头上!如果他能够注意一下自己,我就没有必要说了。我现在不得不说,因为我看不到希望!

这种人其实是非常非常无聊的!他这样随便给我扣一顶帽子,再胡言乱语一番。如果我去回应他,他也不会跟我讲道理。我只能跟他一样也回他一顶帽子,这样就是互骂。这有意思吗?非常无聊!但不去回应他,被他扣了帽子,说了几句,我自己感觉也不好。他好像就热衷于这种无聊的游戏!看他年纪也不小了,跟他对骂我也骂不出口。挺烦人的!

他也算一个万维标志性人物,却热衷于这种无聊透顶的游戏,实在有损于反共人士的形象!我这里多说几句,希望他能好好改掉这种恶习!他给我扣帽子本来也是可以的,只有他有担当就行。不管给我扣什么帽子,他能说明清楚,接受质疑,他就有担当!自己没有担当,却乱扣帽子,丢脸!丢万维反共人士的脸!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5 21:24:09

哈哈,居然還在糾結這個。這麽的説吧,如果按對人no judgement的標準(五毛除外,哈哈),彼此哪些話越界了或者界限不明?別人越界了,那是他的事,我不必煩惱(不管是否難聽),我越界了我下次注意,就這樣。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5 19:52:00

这位万维大咖对我的态度非常奇怪,好像我欠他什么东西,他非要给我来一下不可!我现在不得不多说几句,因为我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这样?


我这样说他非常奇怪,可能很多人不相信。他满口反共,自由民主,跟万维很多反共自由人士很谈得来,这是事实。但我一直非常困惑,他一口咬定我是中共暗桩,在我面前就变成了一副流氓嘴脸,到底为什么?我说这话可不说乱说的,是有事实根据的!


一年多前,他一口咬定我是中共暗桩。我当时还非常天真,想跟论理。他给我扣了这么大的帽子,总该解释清楚怎么回事吧?他说他有读心天赋,可以读懂我的心!我随后向他提问题,他就开始躲避,拒绝回答我的质疑。我紧追不舍,不断追问,最后他就露出流氓嘴脸,开始倒打一靶指控我纠缠他!这真让我太吃惊了!


他声称我是中共暗桩,他有责任解释清楚,这个道理他居然不懂!我追问,当然是我的权利,我有权力问清楚。这个人不仅不回答我的质疑,还反咬一口指控我纠缠他!这样一个事理不通的流氓嘴脸的人居然大谈自由民主!所以,我曾一度赌气说,如果万维反共自由人士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支持他,我就投共去!因为这种人就跟共产党没有两样!幸亏几乎没有人支持他,我才留下来继续反共!


从那以后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不可能跟我讨论或争论问题的!老是躲避我的质疑,这是争论问题的样子吗?


就在几个月前(记不清,大概两三个月前),他又来说我是带风向的。我问他一个问题,但是他没回答。我知道他不可能回答的,所以我就没有追问下去!


这次我本来也想直接到他的博文里质疑他,但是我放弃了,因为没用。这次连问都不想问了!有以前的经验教训,还用想吗?


声称我是什么都可以,但自己应该担当起解释的责任。给我扣了一顶大帽子,然后逃之夭夭,这人好像最会这样干,有意思,呵呵!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5 11:48:10

有些话,我目前不想说,过去没准备说,现在还是不想说。我想看一个如果不肯刹车人能往下走多远,let's see。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9-15 11:33:22

[我已经大略看了一下右撇子兄提到的人身攻击]

我倒不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人身攻击,我不得不马上更正这个说法,免得进一步引发争论。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的心态很奇怪!这不是争论问题的心态,而是斗争的心态。没讲几句一个大帽子扣过来,很可怕!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09-15 11:22:04

没想到下面有这么多精彩留言。

我从清晨6点多到现在忙得连水都还没好好喝一杯呢,现在2点了,一边吃几口饭一边回复几句,就不一一回复了。

我想说几句:

一,网络畅谈看法是非常美好的互动,人的言语总是有局限的表达,即使最亲近的人,有时候也会被offended,我认为被offended如果不是故意特意的作为,就原谅,多多原谅,这是人间,我们都是不完美的人;

二,很遗憾,我已经大略看了一下右撇子兄提到的人身攻击,我感到非常遗憾。很感谢右撇子兄在此谈自己的感想!不要在意他人说什么,你的表达大家都能看见,你并不是针对某人,而是针对现象谈自己的看法而已,反对方本来是可以仅仅在观点立场上与你辩论的。我所看见的,只能用“很遗憾!”来表达。

即使我有时间,恐怕我也不想这样纠缠,没啥意思,再说,不希望五毛们看笑话。生命不是用来这样浪费的。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5 09:37:55

【“无神论者也许是真实的,但他们多以绝望结束人生。信徒的上帝或许不是真实的,但他们多以快乐结束生命。在理解生命意义的问题上,真实与否其实不重要!中国不是有句话,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从这个意义上讲,无神论者都是最终的失败者!”这是得多大的仇恨才能说出如此歧视性的言语?在宗教的包装下,什么样的恨不都被这么合理化了吗?眼看着,万维的网民中,不信神的就俨然成了低级劣等群体了。】


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这位大咖会这样理解我的话?


我在比较有神和无神的各种特点。我的确觉得有神论比无神论好。所以说出了有神论的好处和无神论的坏处或者不足之处。这就相当于我比较素食者和非素食者的各自特点。我倾向于素食,所以我说出了吃肉的危险和害处。但在他的理解里,我说吃肉的危险和害处,大概就是对非素食者的歧视和仇恨!或者对素食的谄媚!实在不理解这个人怎么会做这样的联想?我知道他一直怀疑我是中共暗桩,是来万维带风向的。如果你想抓特务,也不能这样随便乱抓啊!真是哭笑不得!


到底是我不该这样说,还是这人心理有问题?我有点糊涂了!


我相信有神论比无神论好,因为我觉得无神论有不少坏处,所以我说出了无神论的坏处,这不行吗?这就是歧视和仇恨吗?


他自己坚信无神论,不是也说了很多有神论者的坏话吗?他说宗教是骗子,是阴谋,按照他自己的逻辑,这不是对有神论者的仇恨和歧视吗?


我当然不会象他那样对无神论者的这些言论发神经!非常莫名其妙!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5 06:41:08

我想起了法国某个漫画杂志社因为被认定亵渎某宗教先知而遭血洗,还有那个女教师也是因为被认定对某宗教不敬遭割喉。我这里的言论虽然没有被认定对某个宗教不敬,却被这位万维大咖(大概是无神论者)认定是充满了仇恨和歧视!这个罪名挺严重的,不知道我会不会招来杀身之祸?想想也有一点后怕!

我在这里谈到的只是总体上对宗教的理解,并没有针对某个具体的宗教。

我虽然说了这些宗教的积极作用,但我自己并没有去教堂,也没有崇拜什么具体的神,为什么?我有我自己的上帝,我的上帝跟别人的上帝都不同,所以我不去教堂,免的我的上帝跟别人的上帝发生冲突。这其实就涉及到教会的某些消极作用。但我不敢讲下去了!我已经被这位大咖(无神论者)盯上了,再说下去,可能也会被宗教极端分子盯上!无神的和有神的都找我算帐!

万维有一些神经病,发作起来可能要你的命!呵呵!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4 23:36:28

【如果右兄能借此機會系統地理一下對宗教的看法單獨發文,那也不錯啊】

谢谢提醒,我还真有这个想法,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其实我也非常认同他的很多观点,但我就是搞不懂他老觉得我是中共暗桩!哭笑不得!

回复 | 1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4 23:23:39

【哈哈,擔心啥,言論自由,有人關注提醒著互相學習很好啊!儘管我無數次地冒犯各大宗教,還是被五毛當成神學士,哭笑不得。】

大约一年前,我被他判定是中共暗桩,几个月前又质疑我是中共大外宣,现在又发现我充满了仇恨和歧视,而且献媚,我也哭笑不得!真搞不懂这个人怎么回事?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4 23:12:14

右兄不必介意,你不是唯一一個,現在覺得有批評觀點出現也是有積極意義的,總比那些無聊的五毛騷擾好得多(當然如果不是針對觀點而針對人的,可以忽略)。如果右兄能借此機會系統地理一下對宗教的看法單獨發文,那也不錯啊(不急,可以等加拿大大選過後,呵呵)。

我以前還差點把你倆當成同一人,哈哈。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4 22:41:12

这位大咖好奇怪!以前,我曾经因为坚持说,西方政商精英在武汉病毒问题上是中共的帮凶,所以没有资格索赔,他就以他所骄傲的读心天赋判定我是中共暗桩,至今仍然可以感受到他对我审视的目光。


今天,他又发现我充满了仇恨和歧视!我只不过说出我对宗教的理解。我自己也不是纯粹的宗教人士。我这样理解宗教,相当于评论几款不同手机的性能。你可以不同意,甚至可以嘲笑我的看法,但怎么扯到仇恨和歧视,还有献媚等等上去了呢?搞不懂!


记得以前在读文学作品时经常读到作者对某种宗教的评价描述,这些描述有褒也有贬。这位大咖读到这些段落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样激动?万维一奇葩!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4 22:16:28

哈哈,擔心啥,言論自由,有人關注提醒著互相學習很好啊!儘管我無數次地冒犯各大宗教,還是被五毛當成神學士,哭笑不得。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4 21:26:28

【宗教的话题是非常敏感的。我有点担心这些话会冒犯某种信仰的人。如有冒犯,请谅解了,呵呵!】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我对宗教的理解已经冒犯了万维某个大咖了!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4 14:34:28

【説起有神論或無神論,我也贊同沒對錯,前提也是真誠。】

有神和无神,没有对错之分,但有得失之分。在无神论者眼里,无论山多高,他们都感受不到山的灵气,因为心中没有神。这就是失。

但在有神者眼里,无论山多低,他们都可以感受到山的灵性,这就是神和仙的功力,也就是得!

世界这么多民族,绝大多数都有信仰,都有神,这大概有其必然性。

所以,有神和无神的选择,并不是科学和理性的选择,而是在感悟生命意义的问题上智者和愚者的选择!

宗教的话题是非常敏感的。我有点担心这些话会冒犯某种信仰的人。如有冒犯,请谅解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9-14 12:33:48

這段説得好!

看來本是一種感情的表達方式,只要是真誠的,那麽被宗教化、禮制化大多時候是一種多餘。

説起有神論或無神論,我也贊同沒對錯,前提也是真誠。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4 10:11:37

【我不認爲大哭在文化上是無神論的表現,雖然周禮中對哭的規定不知從何而來】

虽然大哭无法跟无神论画等号,但至少可以说明对“死亡”现象的认识和理解。这代表这一种文化,一种认识。既然哭了,就说明死亡是一种损失,是一种让人伤心的经历,代表着失望和绝望。但微笑面对死亡,则是代表着希望和期待!

这样不同的认识,其实没有对错之分。谁都无法说哪个对哪个错。但给人的感受则是有很大的不同!有神和无神,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回复 | 1
作者:右撇子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09-14 09:58:41

【信主的人未必都是过得那么鸟语花香,这个境界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但是真信徒的人生一定是meaningful的,他们的离世也一定是peaceful的。】

中国有句话这样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在无神论者眼里,山就是山,没有灵性。山是物质的。最聪明的脑袋和最明锐的眼睛,看到的可能只是分子,原子,。。等等。但在真正的信徒眼里,山可以让他们感受到“仙”的存在,或者“神”的存在。因为有了“神”的存在,周围的一切就充满了意义,世界就有了“灵气”。所以,真正的信徒,就拥有了艺术家的眼睛。他们眼中的世界就有了灵性,也充满了美感!

无神论者自以为自己很聪明。他们坚信世界都只是物质的,没有神!从验证科学意义上讲,这种认识也许是对的。但这种认识失去的却是一种生命中更宝贵的财富------艺术家那样的眼睛,无神论者感受不到生命的意义和美感!


回复 | 1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1-09-14 05:39:56

很好的随感。读来感同身受。下面的跟贴,也都精采。。。很佩服博主的勇气,横跨美国的大搬家。我没信过教,任何教(马列共教), 但信神灵。在我的人生中,也曾遇到很多次的"巧合", 但我更信是神灵的启示。我有时甚至怀疑我的前世是女巫。呵呵

回复 | 1
作者:beiqian2016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3 20:34:22

中国佛教经过历史多年的变异,已经偏离原本的佛学太多了;更何况现在又堕落成为共产党的政治工具了。

回复 | 2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1-09-13 20:30:38

“我的家乡虽然美,但是,她的天空没有我灵魂需要的空气,她是精神荒芜的土地,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美丽的躯体——啊!我悲哀的中国。” - 同感;求上主耶稣基督怜悯当下的中国政权和在其治下的百姓。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3 19:59:17

<<< 从很小开始,我就知道我不属于我出生的环境

博主一點也不孤單啊,大多數會思考的人都是如此。有一個“我”的定義說,我是我的觀察者,大概跟此有相通之處。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9-13 19:55:25

看到大夥前面討論葬禮,我想起我幼時在農村參加葬禮時有鄰人看我是返鄉的讀書人而且我的祖父就是讀綫裝書給人教書的,就問我是否瞭解周禮,我尷尬回答不知,他就告訴我老家農村的葬禮還保留了周禮中不少的程序,我恍然“小”悟。後來又看了香港拍的孔子傳電視劇裏的葬禮,想起來還真是有很多地方很像,包括大哭,雖然物質上的器具已經非常不同,守喪也不必三年。大家可以自己搜,喪禮上的大哭和奏樂至今還是一個常見的營生。

我不認爲大哭在文化上是無神論的表現,雖然周禮中對哭的規定不知從何而來。(順便説一下,佛教反而忌諱在葬禮上哭出聲,因爲會阻礙逝者往生)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