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活在处处是欺骗的国,我的经历和感叹 2021-06-29 17:43:44

万维施化博和右撇子博两位最近的两篇博文《中国化,化出了一个中共》和《中国文化里的骗子流氓基因》都谈到中国社会和文化无处不在的欺骗现象。对于这种现象,我因为感触特别深,所以,顺便写一写我遇到的几件事。

我在2001年信主前对基督教一无所知,被人带到一个教会说是去看电影,结果看了一场远志明弟兄的《神州》。在回去的路上,我心里说,我也许需要信个宗教,因为我这个人也许需要个宗教的力量管一管,that's all, 和任何doctrine之类的认知毫无关系。

右撇子博谈到中国人崇拜的诸葛亮其实是个善于欺诈的人,我很赞同,我想,这也是远离中国文化开始重新审美逐步看清的一件事的真相的例子。在中国文化中,之所以对欺骗一边厌恶一边乐此不疲地实践,原因是华人文化是非常重视智商高的,比如,我们对湖北人有“九头鸟”之称,是个褒贬混杂的称誉,希望湖北网友不要生气哈,没特指您。为什么现代中国社会,欺骗现象越来越多呢?我最近几年常常在思想,中国在老共的学雷锋,学焦裕禄,五讲四美,等等一系列向善洗脑之下,怎么会越来越恶了呢?

我想,这些表面做样子而不是内心自发的活动有可能导致人的良心反而麻木。

在我上学的整个过程中几乎都是一帆风顺的老师宠爱的学生,唯独一个例外就是我上初二的时候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在他那里我几乎准备退学。这位老先生现在看来也不能算坏人,我对他已经毫无坏印象,甚至觉得他看人还蛮准确,因为他在初二的成绩单上给我的评语是:为人自由散漫,性格傲犟。老先生每次见到教务主任,一个很年轻老师到教室门口,他一定毕恭毕敬地点头哈腰迎接,因此,我称他马屁精,其实,他是固守某种规矩,因为他很重视礼仪。他的办公桌放在教室最后,在上面放了一个本子,让每个学生每周要做五六件好人好事,记录时间地点和事迹在上面。一开始,我们还挖空思想想法子做一点填一点。但是,那时候我们都是早上五六点就开始出门,走十里路到学校,晚上再走十里路回家,天都黑了,有的家远的甚至需要更多时间。谁还有时间和精力来做啥好人好事?

但是,班主任考评一定要你做好人好事,怎么办?

于是,每天中午,同学们都开始轮流往本子上记录莫须有的事迹。这种无聊的事情逐渐成为正常,老先生也不过问深究,我不知道他是否思想过自己被我们骗了。如今想起来,这种教育培养环境其实是一种让人的良心逐渐麻木的过程。

倒是有个副作用,就是,我们适应了说谎,同时,我们学会了狡猾地在处处是骗子的社会生存。

多年前,我第一到广州,列车从南京开了三天三夜在广州站下车。下车后,我真的两股战战,是真正的一边往出站口走,一边两条腿抖得厉害,几乎不能稳步前行,我知道,如果我不小心,也许我可能会被抢被骗,连回家的机会都没了。

出来了站,我先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了一辆开来的公共汽车。等过了两三站,脱离了火车站后,我才开始按照地图找一条可能的路线乘车找朋友介绍的一个技校老师家先落脚。等我到了他家,在他夫妻的招待下终于喘了一口气,对广州感到有点安全感。

然后,第二天我去所里。由于第一次去不认识路,我就在门口东张西望,有个高个子男青年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忙,我立刻拒绝了转头就走。他后来告诉了我的室友,哈哈,原来他是我室友的男朋友,我知道这个人,那时候网络还没这么流行,我没见过他的样子!

我的导师让我去他家,他住在市中心。他问我是否能找到,我说没问题。结果到了那里我发现很难找,于是我买了一份地图,专门找邮局之类的政府部门里面问路,我不敢在大街上问人,因为我怕我的口音会立刻暴露我是个外地人。

就算我这么谨慎,我仍然没有逃脱骗子的纠缠和最后被人偷窃: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下了公共汽车找另一个老师,正走在街上,迎面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叽里呱啦地说了几句,递过来一张纸。原来是张发票,她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里面有一个金戒指。原来她捡到了宝贝!让我看看发票。我那时候并不知道这种骗术,没多想,尽管我非常谨慎,但是我那时还是个根本不把人往坏处想的人。在这时候,另一个女人过来了,她好像也挺好奇这个宝贝,想要看。我本来和已经被拉住很烦,立刻推给她,抽身溜走。这是一个幸运的逃脱,原来这是国内当时流行的捡到珠宝诈骗术,等我知道后,我不知道感到自己多么聪明和幸运!

我的钱包是在乘公共汽车时被割开包偷走的,身份证丢了,幸好我将钱大部分放在另一个盒子里,没被偷走,算是幸运。但是,没了证件后来给了我很多麻烦。

没多久,我被所里派去四川参加联合国生态组织的培训会议,因为我没身份证,不能坐飞机,只好乘卧铺火车。去的时候,我对面卧铺的两个姑娘从深圳上车的,告诉我她们原来从倒票的手里买的是假票,只好重新再买了。我记住了。等我回去的时候,因为没订到我需要的时间的票,我决定去火车站找黄牛自己碰运气。

在火车站,一个倒票的过来主动找我,说有卧铺卖给我。我说,假如是假票怎么办?我就是不愿意相信他,他决定带我去窗口拿票。这样,我的火车票是从正经火车站窗口出的。尽管我对这种现象感到无比气愤,但是我需要票,有啥办法?我想到的惩罚他的方式是向他要了一堆发票,他白了我一眼,anyway,cost him something.

就这样,一个年轻女人在外地,处处设防地生存,随时害怕被人拐了。我乘火车,有不少人对我非常热心,请我分享食物,我是不敢吃的,怕他们给我下药。我不是精神病,我的谨慎确实是保护了我,因为我一个走了很多地方,从来没被人用欺诈的方法害过。对此,我非常骄傲。

直到我出国前,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是个夏天的傍晚,我下车后提着一个沉重的大箱子走在路灯幽暗的小路上往所里走。旅程的疲惫加上箱子的沉重,让我有点难以承受,我只好走走歇歇。这时候,一辆摩托车过来在面前停下。这个人招呼我上车,因为当时那里有时有摩托车路过载人,我太累了,就坐了。坐上后我立刻想,不对劲啊,没谈价钱。我就开始满腹狐疑,这个人最后狠宰我一通怎么办?我又想,这是很偏的郊区,假如到了他不让我下车,把我拉走怎么办?我一路上开始惧怕,恨不得喊停,或者跳下去。等我到了目的地,我安全地下了车,我开始和那个人讲价,我首先告诉他通常是什么价格,我想,别骗我。那个人和我说,我不是载客的,只是想帮助你。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到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看面前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原来他是个高高的,很英俊青年人。然后他开车回头走了,我感到自己很猥琐,假如神不是让人用语言表达心思意念,而是人的想法他人能看见呢?我对这个人一路上全是坏心思,一路盘算如何不被他害了,他竟然是只为了帮助我开这么远!

这件事让我感到很难受,我开始反省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对人如此猜疑和毫无信任,从前我都是骄傲自己的多疑,以为聪明极了。从那次事件,我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对人的信任,我感到很难过。

我后来常常想,难道神那时候派了一个天使假装是人帮助我,好让我明白其实我这个人内心并不良善吗?

不过,我们当时同年级在北京中科院研究生院读书的同学中,我知道的就有两个同学被人欺骗害了,一个是夏天去海南被人诈骗几乎回不了家;另一个去四川采标本住旅馆的时候不设防透露了自己随身带的高级相机被人谋杀了。

这是中国,讲好中国故事的是美女李子柒,据说不少老外因为她的视频甚至神往在桃花源中生活的中国,但是我们亲身经历的是如此悲哀的现实。只是,好人还是有的。

浏览(7041) (136) 评论(4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7-02 00:24:58

所以,添共同志们千万别抛弃嘎啦哈。如果嘎啦哈再次被人抛弃,他必定还会“思想独立”,变成三姓家奴了!

拜托拜托!

回复 | 45
作者:右撇子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7-02 00:13:22

【您这个奴才哪里能懂什么叫真正的思想独立和思想自由】

您就别在我面前鬼扯什么“思想独立和思想自由了”,您的思想和观点受您的感官支配!您从当初反共急先锋到今天添共急先锋,完全因为受感官刺激,而不是什么“思想独立和思想自由”!

您当初之所以变成反共急先锋,是因为有很多人支持您,很多人捧您,包括我本人在内也在支持您。后来您的支持者一个一个离开了,众叛亲离了,没有人支持了,也没有人捧了,您感到孤寂了,所以才改变立场和观点!这样才可以得到添共人士的支持。您需要温暖,谁能给您温暖,您的立场和观点就会转向谁!您现在添共,只是因为添共人士可以给您温暖,您需要的是感官上安慰。这跟思想独立没有半毛钱关系!

如果哪一天,您又被添共人士抛弃了,又没有人支持您了,恰好有某乞丐帮给您温暖,我相信您还会“思想独立”,又开始反共并鼓吹“乞丐论”了!

古有三姓家奴吕布。今天虽然还没发现三姓家奴,但万维已经有两姓家奴嘎啦哈了!嘎啦哈同志如果再被添共人士抛弃,估计您还会“思想独立”,再次变“姓”,那样就可以跟吕布齐名了!呵呵!


回复 | 38
作者:右撇子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7-01 22:41:45

跑到西方占尽西方所有的便宜,就是不给中国人一点点便宜!这需要多厚的脸皮才敢这样做?中共够格,你也够格!

回复 | 25
作者:右撇子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7-01 22:28:44

【无论看家狗如何撵人,我仍然会以西方法律为标准,只要FBI不管,俺就是合法的】

你认为是标准的西方法律,中共说那是狗屎,你点头哈腰,这难道不是你心理变态的表现吗?

回复 | 24
作者:右撇子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7-01 22:22:39

【无论看家狗如何撵人,我仍然会以西方法律为标准,只要FBI不管,俺就是合法的】

你们这些人不仅不要脸,脑袋还是被驴踢了!

你们在西方坚持西方的法律,要自由要人权要民主,比谁都更普世,好像是自由民主斗士。但这些东西被中共视作走邪路,当作狗屎批判。在西方吃得香香的东西,到了中共那里就变成狗屎了。你们不仅不要脸,还是变态心理,脑袋被驴踢了!


回复 | 23
作者:右撇子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7-01 21:10:00

【黄伪军自有黄伪军的道理。可不是嘛。吃太君的饭,砸太君的锅。俺自己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人家太君说了,伪军不代表太君。还有,太君不同意共军砸锅,但誓死捍卫砸锅的权利。】

一边支持中共限制他人的言论自由,一边自己在西方,在万维享受言论自由,你们这些人就是典型的不要脸!


回复 | 9
作者:鄙视五分 留言时间:2021-07-01 19:53:03

“神那时候派了一个天使假装是人帮助我”,那人也有可能是个党员干部呀,夜里出现一个党员的可能性比天使大一些。

回复 | 0
作者:检察官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1 17:05:25

你能够说出世界中国化这样的昏话胡话来一点都不奇怪!真的要恭喜你!

回复 | 5
作者:右撇子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1 15:28:49

你们这些人可恶之极!

你们几乎天天来万维享受万维的自由,却要推广全球中国化,置万维于险地。加拿大中国化了,万维还能够象现在这样活下去吗?你们要全球中国化,其实就是要让万维象苹果日报那样死掉!或者逼万维投降,变成第二个多维。

来万维享受自由,然后逼死万维,这就是你们这些人要干的勾当!

就像来西方享受自由,然后搞垮西方那样!

回复 | 31
作者:右撇子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1 15:10:10

【苹果日报这种造谣机器,少了一个是香港人的福气。在天量谣言中减少一个,使香港能看到真相的机会增加一点点。不是很好吗?】

哈哈,百草先知,今天苹果日报可以用“造谣机器”的名义消灭掉。你的全球中国化后,万维不是同样也可以用“造谣机器”的名义消灭掉?或者逼万维投降?你现在身在万维,却谋算着要万维的命,其心可诛!



回复 | 6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1 12:57:57

我在中国就学会了看新闻要反着读的技能。后来看BBC,CNN报道中国街头遍地监控摄像头,人民没有隐私,就明白中国为什么这么安全了。大城市治安案件破案的时间以小时计。而不是向旧金山那样,华人被打劫,还要原谅犯罪无罪释放以求和谐。

回复 | 1
作者:白草 回复 检察官 留言时间:2021-07-01 12:45:19

“我半夜三更去过黑人区,一点问题没有!”

你没听说过纽约华裔外卖郎被杀的故事吗?当然你不去送外卖,自然不用担心。现在仇视亚裔的犯罪活动高涨,看看犯罪统计结果也可以吧?中国比美国安全得多是统计结果。不是你个人的主观感受。你没被杀被打,只不过是你幸运。

回复 | 0
作者:白草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7-01 12:38:49

“万维肯定就会象香港《苹果日报》那样消失,”

你太小看资本的力量了。昨天中共100年党庆,左派网友发现在微博上提毛泽东三个字会被限流。中共在中国都无法做到提倡毛泽东,你担心什么?

苹果日报这种造谣机器,少了一个是香港人的福气。在天量谣言中减少一个,使香港能看到真相的机会增加一点点。不是很好吗?

回复 | 0
作者:1阅人 回复 检察官 留言时间:2021-07-01 10:27:37

白草老姐啊·····看看我和她在文章https://blog.creaders.net/u/5714/201910/357869.html 后面的跟帖互动吧,她强烈的一根筋拥共思维方式,不被她气死也会被她笑死。

回复 | 0
作者:检察官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1 06:37:51

你这就是智商问题了。街上喝酒是好的自由?美国不能深夜外出?我半夜三更去过黑人区,一点问题没有!当然这不能说明黑人区的治安就一定好,但也决没有那么不得了。我几次在很偏僻的傍晚向一个刚好路过的女孩问路,我怕吓着别人,故意离远一点问,结果女孩主动很热情的走到我面前详细指点。这反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无防范意识,佐证的是总体的治安状况。治安好不好,社会的诚信度高不高,看看有多少人装防盗门防盗窗的,看看跟人打交道时是不是都先把对方当贼似的防着,看看那推杯换盏之间有几句是实话,看看公仆们唱高调糊弄百姓的背后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和他们的真实想法,在民众面临普遍的食品安全问题和看病难看病贵的情形下,高喊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官僚特权阶层享受的高规格的特供和超豪华的干部病房所带来的社会效应是诚实善良?这不会是以偏概全吧?

回复 | 7
作者:右撇子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1 05:55:33

百草先知,你现在推行全球中国化,可知全球中国化的第一个结果是什么?

全球中国化后,万维肯定就会象香港《苹果日报》那样消失,或者投降变成第二个多维。百草先知你,还有我,以及万维众多博主,只能说拜拜各奔东西了!

这大概就是你希望看到了吧?呵呵!


回复 | 9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21-06-30 23:20:00

不知道你的故事是多少年前的了。现在油管上不少老外在用英语讲解他们在中国的生活体验,例如可以在街上喝酒,比在美国还自由;可以在深夜外出,不担心犯罪,一个英国小伙子形容他在英国老家都不敢一个人晚上去酒吧。我的女同事一个人去纽约开会,被反复叮咛不要做地铁不要逛街只打的来回,晚上不要离开酒店。个人的经历可以很不同,能向你这样以偏概全的不多。

回复 | 0
作者:检察官 留言时间:2021-06-30 17:21:28

广州火车站生存口诀:不吃不喝不问不搭理,方圆一千米范围内不是骗子就是歹徒。哈哈哈。当然也有例外。十多年前一次在一个街上的个体售票处买去丽江的机票,付款时发现现金差一百多,老板娘很友善地说,没关系,你先去丽江玩,回来再给我。真的很感动!国外的人也不见得能做到。

回复 | 2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06-30 15:21:12

谢谢大家分享,忙,不一一回啦,但是,必须在百年党妈寿诞多献“中国故事”作为祝贺,因此,我找到时间就写。

回复 | 14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30 10:43:45

刚出国时,我有一次买旅游内容的录像带,可是质量不太好,有很多白线闪过,再去超市时我气不忿就和售货员说,他说您若是不满意可以退货,我将信将疑,就把那个录像带送去,还真给我退了,也没试播看一下,这种信任搞得我挺不好意思。

在国外放松惯了,回去不习惯,和同学出去,买个东西没划价,同学说一会没留神你就上一当,可以砍一半价的。

回复 | 24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30 10:37:31

新歌警惕性真高,我一直大大咧咧,即使想警惕到时也忘了。

在国内当然是不是碰到爱占便宜的人,我都懒得理论,在国外只是被当游客盗窃过。

确实得防范,如果懂得了人性就知道界限在哪里,我在有的案件中看到谋财害命几乎是一种动物本能,尤其是从前极度贫困的时候。

现在好一些,可是我听到不少因房产财产遗产而兄弟阋墙的事。

回复 | 2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30 10:31:16

这次我就纳闷儿一件事,有九头鸟之称的湖北人,怎么就让那么危险的武毒所建在了家门口,当年广东建大亚湾核电站,当地百姓还反抗呢。这种生化武器泄漏,不仅世界各国要求赔偿,中共首先就该赔偿武汉人,我若是武汉人,就在海外联合武汉人做这事,不赔是他们,但是得提出诉求。

回复 | 28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1-06-30 09:41:21

喜欢听新歌讲亲身的故事。很多不同的人生经历,都是从别人的真实故事里来的。

欺骗和欺诈,属于一种不平等的恶竞争。包括弯道超车。中国文化里,极其缺乏对不平等竞争的抵制意识,目的达到就是高手。

回复 | 23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6-30 05:19:12
我在出国前也有过几次遭遇诈骗经历。印象比较深的有两次。这里先讲第一次。

那一天我乘坐远郊巴士去郊外办事,地点江苏无锡。途中上来了一帮人,大部分人都到后面找座位了,只有一个高个子站在车前门附近,背靠一根钢管柱子上,靠近司机的位置。

忽然,他大声说要给大家表演节目,具体怎么表演我已经记不起来了。过后不久,有个矮个子,一只眼睛有点瞎,看上去面目很丑陋,坐在车后头,开始嘲笑起哄高个子的表演。后来,这个丑陋的矮个站起来高声喊叫,意思好像是说他表演得更好,于是其他人也开始起哄。矮个子不服气,要别人跟他赌。于是周围的人就开始赌。怎么赌法我也记不起来的。只记得矮个子手里拿出彩色铅笔之类的东西,好像要别人猜什么。矮个子的运气好像非常衰,老是输,参与赌博的人都赚了,有的人一下子就赚了几百块,都在炫耀赢来的一张张百元人民币。当年普通人工资都只有7,8百块,所以这几百块钱的赢算是非常多了!这矮个子好像非常不服气,声称他还有很多钱,还要赌,就去拿他的另一个包,从里面又拿出几叠钞票,接着赌。这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又傻又蠢又顽固,面目又土又丑,是个很容易欺骗的人。

期间我注意到司机曾经大喊几声,叫大家别闹了。但那个高子跟司机说了几句,司机就不喊了。直到这个时候,我仍然感觉不到异常。他们这样闹哄哄地持续了一段时间,大约半个小时吧,最后不知怎么停歇下来。直到忽然间,矮个子,高个子,还有其他几个人,在某一站一起下车了,我才意识到原来他们是一伙的!

那个面目丑陋的单眼瞎,估计就是精心挑选的,故意让人松懈戒心。那些赢钱的人,都是同伙。我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上当了。我知道那个坐在我背后靠窗户的小年轻估计上当了,因为我听到他喊得很大声很兴奋。矮个子故意输很多钱给他的同伙,以吸引他人参与赌博。但如果你不是同伙,你就会输了!那个司机估计早就知道这是骗局,所以才会喊叫几声试图制止。但也担心遭报复,所以那个高个子说几句后就不说了!

这件事情就在我眼前发生,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回复 | 23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1-06-30 05:00:55

【于是,每天中午,同学们都开始轮流往本子上记录莫须有的事迹。。。】

哈哈,有意思!本人在初中的时候也干过这事。当年我是班长,负责记录所有人学雷锋做好事的事迹。当时做的最多的好事就是替学校食堂挑水,还有地上捡了几分钱交公了,。。。等等,厚厚一大本。当时我们思想都非常单纯,没想过作假,的的确确希望学雷锋做好事,表现得很积极!记得初中毕业离开的时候没有把这本学雷锋做好事记录本上缴,学校还专门联系我讨回!

回复 | 29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30 02:17:55

我第一次去三亚,在回海口的路上,车坏了,修了几个小时都没好,车上的香港人非常焦急,在路上拦了一辆包车去海口。从下午到傍晚,天都快黑了,车周围的农民越来越多,开始动手抢窗口女客的包,但还是试探性地,双方争执。我突然想起电影《突然去年夏天》的情节,知道这种情势再发展下去就会失控,可车上的人非常麻木怯懦,危急时刻还只顾自己呢,我和一个东北女孩一起下车在路上拦了一辆中巴,跟他们说明情况,提出每人交钱带大家回海口,我又回到车上简单说了一下,忽然所有人都提包站起转车了,回到海口车站一见到乘务长,忽然哑巴们都会说话了,我当时真感觉是处在一群低级动物之中,根本没有正常人的感应和互动,那时就下决心一定离开这种恶劣的环境。

回复 | 3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30 02:07:04

我有一次从海南乘船到广州,船晚点了晚上十点多才靠岸,船上有一个军嫂,我看她孤身一人不知去哪,就说我住在某某单位招待所,他们也有人来接,你要不也去那?那是一个很大的房间,一夜平静,第二天早晨我看到她坐在床头数钱,天呐,我还没数呢,以后我再也不管这种事了。

回复 | 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6-30 02:01:08

您第一次听布道的远牧师,就是被柴玲指控的那位?

回复 | 4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6-30 00:48:45

這passport又到了精神信仰層面的終極問題了,哈哈,太難了,估計新歌也不承認那個heaven bound吧。人終其一生的一大課題不就是認清自己嗎?noblity嘛,還是作爲低層次的工具吧。burden也已經夠多了,咱還是想法做減法,即老兄説的less更less吧,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6-29 23:49:03

你俩有passport to noblity,就看你们用不用了,新歌的passport是heaven bound,你的呢?哈哈!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