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爸爸,再次喊你爸爸将是我们天堂重逢那刻了 2022-01-08 09:52:27

从昨天到今天,我一直在悲痛和欣慰中不停地切换,我不停地哭,不停呼喊“爸爸,爸爸!”,又不停被神安慰能从悲痛中安静下来。我知道我爸爸去了最美好的地方,但是,我想爸爸。

我爸爸是1948出生的,在中国解放的前夕。我弟弟说,爸爸这一生见证了中国一切的变化,确实如此。

他的青春时代毁于我爷爷的反革命帽子。人生就是如此荒唐,中国的解放对很多人来收是拿走了他们的一切以及机会。我曾经在我爷爷还未去世前和他谈论信主之事,爷爷感慨地说,上帝啊,我不识抬举!他十三四岁的时候,我姑爷爷的朋友在上海外国人的医院当医生,回来送他一本圣经,但是他读不进去。他的一生只到邓小平上台才改变,因此我的爷爷把邓小平当作恩人。

多年后我进入爸爸当年上高中的县一中读书,一些老教师还认识我的爸爸,因为他曾经是最优秀的学生。爸爸不但学习优秀,而且他有音乐和绘画天赋,他会多种乐器,因此他信主后就一直给教会弹钢琴。我和弟弟总结我爸爸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他一直倔强地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中。他这一生从来不肯屈服,面对中国如今荒唐的时代,这个时候神带他离开是对他最好的恩典。我们都继承了一些我母亲的隐忍,但是我父亲从来不愿屈从,他总是对不合理的事情抗拒,一直没有学会顺从。

如今我回想我小时候的经历,我感叹我父母亲的年轻时代。我父亲当了很长时间民办教师,恢复高考第一年他拿着乐器去考音乐系没录取,第二年考理科,被录取学农业机械化专业。上大学曾经是我爸爸梦寐以求的,录取通知书还没到之前,他整天都在期盼,来了以后,他一下变得非常忧愁,从此就一直郁郁不开心。他说,我走了,你们怎么办?因为那时候我和弟弟还非常年幼,而我妈妈常常生病,我很小就学会了做家务帮忙,因为需要。第一年寒假回家,爸爸还带给家里优秀成绩让我们共乐,但是他上了一年学后就得了高度神经衰弱,开始失眠。他的大学为了照顾他,就允许他把我弟弟带去陪读,这样我弟弟被他带过去陪他住在他的宿舍。我还依稀记得我送爸爸和弟弟上路的那天。我妈妈要挑水浇黄豆,我跟着弟弟和爸爸一路走了很长一段,后来我害怕我回不了家,才折回回家的路,他们要走十五里地去乘火车。老三届的大学生各种年龄的都有,他们很喜欢我弟弟,并没嫌弃,但是,弟弟的陪读还是没帮助他解决神经衰弱。有一天,爸爸的大学来了两个老师找到我家,我和妈妈都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老师们是来我家做思想工作的,他们以为我妈妈在家中拖后腿让我爸爸不能安心读书,所以想来劝导我妈妈。但是,事实恰恰相反。我对那一段时间的记忆是我每天坐在门口一个小炉子前替爸爸煮中药,进门也不敢有任何声音,恐怕影响他睡觉,他的上海同学也给他寄来了特别的药,但是这些都于事无补,我妈妈甚至去找巫师问原因,当然爸爸不喜欢,我和弟弟跟着妈妈后面说你迷信,让她无奈又生气。最后,爸爸退学回家。

我爸爸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其实就不想去上大学了。他原来每天清早起床复习考大学只是为了圆一下他的上大学梦,考上后,他立马面对他的儿女和柔弱的妻子丢在家中这一现实。但是,我妈妈坚决不同意他不去上大学,原因是因为爸爸在农村一直被欺负,好不容易有了出头的机会,怎么可以放弃呢?妈妈说,我讨饭你也要去读书。

文革开始后,当时我们的县一中有了两派武斗,我爸爸在他们的武斗枪声中连夜走了八十里路回家。和所有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我爸爸曾经参加过学生的大串联,我还翻看过他的大串联日记,人在时代中如同一片叶子飘进漩涡,很少能不卷入的。只是,我爸爸始终是政治的旁观者,他对音乐戏剧绘画等等美好的东西一直着迷,对政治却一窍不通,只关注一下新闻。刚刚回到农村务农,农民们都要求他像他们一样需要时直接站到田边小便,我爸爸怎么能够接受?他一定要找地方很尊严地上厕所,这样生产队长决定从此将他的公分永远定为九分,比所有人少一分。爸爸就这样在农村接受着各种类似的惩罚生活着,我妈妈多么希望他能够好好读完大学改变一切。

爸爸中途退学离开了大学,重新继续当民办教师。这民办教师是个朝夕难保的工作,因为有个老校长很喜欢我爸爸,所以总是给他一些机会,让他可以保住工作。那时候,县里开始有民师转正机会,爸爸跑去考了全县第一,全家人都很开心,这下可以爸爸终于可以有铁饭碗了。但是,很快消息下来,他不符合资格,不能转正,直接理由是我爸爸的连续十年工龄中间间断了,因他去上了一下大学,真正理由是县领导的媳妇需要名额,而她考试排名在转正名额前几名之后。习惯了人间的不公平,我爸爸妈妈都没有什么抱怨,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命运。

终于,有一天爸爸失去了工作,学校不再要他教书,理由是他私心太重。学校有宿舍,但是爸爸每天宁可来回走二十里路回家,因为他要回家帮助务农,不专心住校当老师。学校里需要安排其他人的亲戚教书,就利用这个理由开除了他。那一天,正值初秋,灰暗的天空和吹在身上阵阵凉意的秋风中,我和弟弟躲到门外不知道该做什么,爸爸妈妈在家面对噩耗两个人坐着沉默。一下子失去了养家的经济来源,爸爸只好非常不情愿地放下他读书人的清高去做生意,这样,我们家的经济状况开始完全改变。我爸爸一直梦想住在南京,他喜欢南京的文化条件,所以商品房市场刚开始他就在南京买了房。尽管经济情况完全改变,但是我爸爸始终不喜欢做生意,他觉得很无奈,总是和我说这一切毫无意义。

我弟弟有一次说,姐姐,没想到我们小时候过的日子其实还是贵族生活呢。他是指小时候我爸爸尽力为我们打造的生活环境。因为分田到户让农民有了一些可以自由使用的土地,我爸爸就在新房子周围打造了一个很大的院子。他从远处他的一个学生家搞到了一些竹苗,在屋后栽了一排竹子,和后面的大路隔开。又在前面用开紫色花的木槿做绿色围栏把门口的地都圈了起来。然后他用一小片种蔬菜,其他种水果树和鲜花。中国的农村虽然有土地,但是很少有农民做园艺,我爸爸却一直喜欢园艺,这也是他的家族传统。春天桃李盛开的时候,非常美丽,我喜欢爬到桃树上拿本书在一根横生的树枝上躺着看书,任花瓣撒落在我身上,看蜂蝶飞舞,或闭着眼睛享受花朵的芬芳和耳边蜜蜂的嗡嗡声。砖铺的小径两旁红艳的美人蕉,芬芳扑鼻的栀子花,葡萄架上下垂的紫葡萄,......,在夏天坐在翠柳下看池中的莲藕叶在风中荡漾,在冬天看压着积雪的竹林,......,我爸爸曾经为年少的我们打造过一个私家花园。他喜欢在夏天晚上乘凉的时候给我们表演乐器,爸爸可以闭着眼睛摇着头给我们拉二胡《二泉映月》,冬天晚上在灯下给我们读《聊斋》。

我们一家人虽然生活在农村,但是如同生活在一个岛上。世界在我们周围,但是,我们基本上与世隔绝,也许这是我长大后总是喜欢独处活在自己的空间中的原因。我不知道如何和人打交道,别人说什么我就那么相信,不愿意往多处想,回答他人也喜欢直接简单。我弟弟最后还是回到了一家国家机构上班,他说,我们不适合在外面混,做不了别人能做的事,说不了别人能说的话。我说,我们只适合生在美国,爸爸应该属于美国,可惜他生在了中国,他的一辈子是被中国毁掉的。他头脑灵活聪明,手非常巧,年轻时村里人的收音机坏了都是来找他修理,他后来做生意自己改装和设计小机械都非常巧妙。来美国探亲时,我院子里葡萄长大了,需要一个葡萄架。爸爸去观察了几个别人造的木结构,就帮我打造了一个葡萄架。

image.png

这是他2012年来美国探亲时曾帮我造的葡萄架,后来经风雨旧了,但承载了很多丰收的葡萄。

我的母亲聪明坚韧务实,她的面对现实与父亲的理想主义常常冲突,这让他们经常处在冲突中。我不能怪我妈妈,我一直理解她和也不能接受她的想法,因为我也继承了我父亲的永不屈服。说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我父母结婚时本来住在爷爷奶奶分给他们的瓦房中,那是一个青砖瓦房。但是,父亲不愿住在那些村里人中,他想远离他们。这样他跑到一个比较荒僻的地方造了一个土墙的茅草屋顶的房子。那是他的我妈妈说的“狐朋狗友”帮忙造的,其实是一些知青时代的朋友们,我爸爸有很多知青朋友。这个小房子只有一两年寿命,在一次暴风雨中后墙倒塌了,幸亏是向外面塌的,没有压在我们一家人身上。第二天爸爸还是要去上班教书,妈妈生病卧床,我和弟弟看见远处田埂上有一条狼走过来。妈妈说,你们把洗衣棒槌拿来,躲在我身后,如果狼来了我就砸它。那条狼最终换了路线,我们赶紧搬家回到老屋子继续住。然后,爸爸又到村子外的另一块空地申请了一块盖房,那时候那里曾经刚刚清理掉桑叶林,有不少空地。这次,爸爸吸取了经验,墙的建筑请了有经验的人,那个房子一直很结实,也是土墙茅屋。每天晚上我们全家拿着灯去那里修房子,爸爸妈妈运土出去,我和跟在他们身后进出玩耍。但是这个茅屋常常漏雨,夏天暴风雨来的时候家里所有的器皿都要收集来装漏,连碗都用上。后来,我父母终于存了一点钱买了红砖,开始造瓦房。老房子拆掉后的木头都可以用来建新屋,省掉了最贵的木料部分的钱。我叔叔帮助盖屋顶,整个造房子需要的沙是爸爸妈妈从很远的地方的河床一担担挑回来的,我从来没去过那地,至今也不知道具体地点。爸爸自己修的水泥地,因为他希望家里很干净,从此我们有了新家,爸爸为新家打造了院子,那是我们家最美好的一段时间。爸爸说家里做饭让屋子里不干净,他和妈妈又在外面造了单独的厨房。那时候农民造房子都只设很小的窗户,但是爸爸请人打造了很大的窗户,家中非常明亮。我想,他设计的窗户即使今天按照我的审美还是很漂亮的,很像美国一些木屋的窗户。只是他们很快因为做生意搬离了,我们又一直在外面读书,我一生中最美记忆最深的一个中秋节是在家门口全家人赏月吃水果月饼,没想到那个时刻就这样停在了永远,再也不能复制了。

爸爸一生爱美。他常常夸奖我能把东西摆置的别出心裁,我们父女俩都很在乎居住处赏心悦目。我记得我回国的时候在街上买了几朵栀子花,我就用一个透明的玻璃器皿放上水,让花漂在水上,摆在桌面上。爸爸见了就特别高兴,他对妈妈说,你看她把这几朵花放的这么美。电影《红楼梦》好像是早期的中国彩色电影,爸爸那天拿着好不容易凑齐的二十块钱去城里进货,结果他去了后立刻先买了电影票,接着他的钱被偷掉了,于是他看完电影两手空空回了家。妈妈听完气昏了,但是他说电影票都买了,就干脆看完电影回家,当然还有给我和弟弟买的小零食,那些是他最关心的事,都先办了,我妈妈当然要生气,如果是她办事,肯定是先办完最重要的还干这些无关紧要的。多年后我仍然无法确定到底我父母究竟谁对谁错,他们不是一类人,但是命运将他们放到了一起。所以他们前面的人生,一直是吵吵闹闹过去的,我认为父亲把他人生一切的郁闷都转化成了只建造自己生活的世界,好逃离他真正生活的世界。也许因为他根本不想关心他周围的世界,在改革开放后很多一直整他的人他对他们毫无仇恨,就像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他只知道同情处境悲惨的人,尤其是信主后,他认为自己有上帝的使命需要帮助不幸的人。我回国的时候甚至还被他和妈妈拉去探访一些农民信徒,过去,他们以我能读研为荣耀,如今,他们以我信主耶稣基督为欣慰。

2005年,我带领我的父母亲信主。神彻底医治了我父亲的失眠——他上大学开始的神经官能症和失眠一直困扰他多年,他常常要依靠失眠药睡觉。他也久病成医收集了无数的医疗和保健资料,有固定拜访的中医。我回国第一次探亲,不但要和他们一起吃配置了十几种食物的米饭,还被逼着和他们吃中药补品,但是这些在神神奇地医治他们后他们统统抛弃了。十多年前,家乡的教会有人奉献了一个钢琴,但是没人能弹,就找到我爸爸。市里教会的一个姐妹教了一段时间后,我爸爸就成了教会的专职司琴,从此他风雨无阻地每个周末从南京回老家给教会诗班弹钢琴,他相信这是神给他的任务,因此他到我这里来探亲没呆完三个月就匆匆回去了。我因为女儿太小,本来计划2020年的夏天带女儿回中国探亲,但是疫情改变了一切。不久前我还在电话中安慰爸爸,我说,等女儿大了,我一定回来陪你们,但是,即使我可以回去,爸爸也已经走了。哦,天父,我想我的爸爸。爸爸,爸爸!我想你,你怎么走之前都没有和说一声再见呢?

妈妈说爸爸走的非常平安,谁也没料到他这么快离开我们。元旦那天他习惯性地去了老家准备第二天的诗班司琴,到了以后他给妈妈手机发了信息,报告一切平安,妈妈给他发回后就没有回复了。我妈妈以为他没空就没管,但是后来一直联系不上,让邻居们去查看,家中没人回答。妈妈匆匆赶回老家打开门,他躺在床上平静地去世了,他一直有高血压,最近几年比较严重,但是他从来不在意,我也没有在意,因为他说一切都好。妈妈说,你爸爸就像睡着了。教会一个老姐妹,她在教堂为我们家难过地祷告,在她祷告的时候神给了她一个异象,她看见了进入上帝的荣耀中的我爸爸,她说,我不停地流泪,但那是感恩的泪。

从疫情封锁我爸爸厌恶到处需要戴口罩,到如今他回避疫苗,他不怕死亡,只是讨厌被人逼着做不愿意做的事。面对这样一个一步步走进疯狂的世界,我知道上帝把我的爸爸这个时候接走正符合我爸爸的性格,他是个受不了如今发生的这一切的人,尤其现在每次打电话很多话题都变得敏感,让他非常郁闷。天家是他最好的去处,他这么个热爱自由和美的人,如今终于逃离了他一生想躲避的这个疯狂丑陋的世界,进入了他一生渴慕的理想世界。那里,再没有罪恶,黑暗,疾病,死亡和分别——最美的鲜花和最美的音乐将围绕他。

爸爸,我们在天堂再见!哦,我的爸爸,我想你,爸爸!

我爸爸元旦去世,家里人办完丧事才通知我,他们不想我回去,如今的环境我也无法自由回去,从昨天一直到今天我不停地在哭,哭得喘气,夜里醒来坐在床上哭,耶稣基督安慰我让能不停地平静下来,心中非常平安。我知道我爸爸去了更好的地方,我知道我们有重逢的那天,我知道他现在走其实对他最好,他没受任何病痛折磨,吃完午饭后在睡午睡的时候平安地离开了,桌子上的碗筷还没收拾,就躺在床上走了。

在我离家到县城住校上高中前,我爸爸一边坐在那里洗脚。一边对着我和弟弟说,你们两个,给我去拿鞋子来,赶紧用你们一下,你们这就要离开我们了。真的,从此我们就这样一直离家,离家,直到如今,我的爸爸已经安息在家乡的山脚下,我却远在万里之外。在地上,我已无法与爸爸见面,在天上,我们有一天还会重逢。


浏览(3454) (42)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pd 留言时间:2022-01-20 00:27:20

我也曾失去亲人,知道那是什么滋味!看在你失去父亲的份上,可怜你。好你一个狗咬吕洞宾。你以为你是谁啊?女基督?全能教狂徒吧?

不要以为读过几天书,会说几句英文,就可以张狂。你那个水平,给我提鞋我都要考虑。

看看万维养的这群狼!

回复 | 0
作者:fpd 留言时间:2022-01-19 23:37:12

不要太自以为是。现在的所谓基督徒,太多一瓶子不满,半瓶子瞎咣噹的。所以出现那么多的乱象。对于灵界的事,我从来不瞎说。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pd 留言时间:2022-01-19 17:32:35

我已经从神那里得到了安慰,谢谢。

你这个方法我是不会尝试的,我们两个对灵界的认知不同。

回复 | 0
作者:fpd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1-15 13:28:08

教你一种与故去的亲人交流的方法,这是我和一位台湾教授学的。我外婆去世时我试过。

你拿一些硬币,放在一个硬的平面上,你叫他名字,和他说话,他同意,那个硬币就能竖着立在平面上。那位教授说,四十九天之后就不太灵了。

我外婆克己复礼,舍己为人一辈子,是我最亲的人。我叫她时,就好像有一股气托着那么多的硬币。有一排硬币,我摆在柜顶上,两年多以后我回国,那一排的硬币竟然还都立着,是我把它们放倒的。

你可以试试,不过我不能肯定这算不算扶乩。Good luck.


回复 | 0
作者:年月日 留言时间:2022-01-13 13:02:34

忽传噩耗失至亲,泪如泉涌呼不灵。

年幼便是罪人后,成长处处伏棘荆。

一生坎坷不自弃,两代融和凭一心。

他日若能天堂见,新歌一曲温故馨。


回复 | 2
作者:新歌 回复 倩影 留言时间:2022-01-12 16:10:36

谢谢你们的安慰,没想到我们这么多人已经失去父亲或母亲,人生很感慨。

回复 | 0
作者:倩影 留言时间:2022-01-12 12:37:30

我和我爸妈都不太像,我比较像我奶奶。我爸属于被我奶奶罩着,没吃过苦,所以比较懦弱,特别善良。我本人只不过不懦弱,但胆子是不算大的,没想好的事我很少干。

想到我爸,我就有点想哭,两年了,总是这样。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总是要分开的。祝福彼此就好。

你父亲平静的走,是个有福之人。愿他安息,来生会更好。祝你节哀顺变。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倩影 留言时间:2022-01-11 16:48:26

看你好像不像胆子小的啊,我爸爸胆子非常大,我继承了一点他的大胆,虽然因为是女性还是胆小的。但是,我素来怕死人,千方百计回避死人场所,不过,如果我在场,我一定会抱着我爸爸的,即使他已经死了,我感到我不会在乎,我一定会抱抱他,可惜没给我这机会。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艺萌 留言时间:2022-01-11 16:45:10

好了很多了。这两天还是会哭,今天也哭了,记忆太多,非常愧疚我竟然从2013年到如今没能回去看他一眼,这种愧疚感增加我的痛苦。

回复 | 1
作者:倩影 留言时间:2022-01-11 12:27:51

我是相信有灵魂的,你叫他,你跟他说话,他都听得见。所以,不必难过,他就在你身边。他永远都在。

我爸这个人比较胆小软弱,他走的时候,我在他耳边说:爸,你不要怕,往前走,别怕,我们永远都在你边上!

我爸的照片就放在客厅一角,我儿子一般在那儿玩,做功课,我爸特别喜欢男孩,他一定很高兴,看着我儿子长大。

回复 | 1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22-01-11 05:21:42

这样一生为家人遮风挡雨的好父亲走的太突然,任谁都无法接受。哭吧哭吧。RIP新歌的父亲。新歌博,时间会为你疗伤的。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10 03:25:09

我告诉新歌不要听信政治化(包括“蒋大公子”您太多政治化的言论过分对自己有害无益: 恕我直言),我受的苦和看到的美国法西斯罪行比你们任何人都多。但是仅仅正直是不行的。我刚刚告诉我几年没见的女友“哪里都一样”,我们不能只是抱怨甚至老想着推翻目前的政府而只能与之合理范围内周旋才能保全自己。我把我的事告诉您们,您们没有资格与我争辩。美国帝国法西斯的罪行我血泪难诉。我经受了几乎一辈子(完成博士的26年半黄金时期)过了退休年龄才可能还有希望得到讲席教授职位(所有9个职位都在等待中,如果您碰到我的事杀人也不为过,但是杀了他我又能得讲席教授职位和我儿子中高管理职位吗)。

我不认为我的话不当,首先是有人胡扯妨碍新歌不该去抱怨而应该节哀然后从父辈人生学到人生生存技巧。这才可能引导后代过上更好的生活。比如您对付得了中共香港已经被完全控制吗?这是“上帝的旨意”合理不合理您蒋大公子可以说,骂人杀人都行。但是您改变不了中共不会倒台这个残酷事实! 中国的军力财力美国也得忌惮,世界靠枪杆子不靠你自以为是的所谓道理。我正在等待一生的悲喜剧以喜剧结束,换了您或者其他99%的人有我这个经历早就自杀和被杀连善终都不可能。


新歌请节哀!我想告诉您为我们的后代教他们必要的本事在这个财狼当道的世上生存才是对您父亲最好的纪念。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2-01-10 03:22:47

【看来我没有很好的表达我的意思,我是想是,在新歌博失去亲人的痛苦时刻,我们应该"与哀哭的人要同哭"。所以最好不要在此时此刻讨论其他的问题。】

我完全同意你的这段话,但是我不认为我说了不应该说的话。首先是有人不该政治化任何事情,我要反驳某人同时告诉年轻的朋友新歌我尊敬她的父亲【她父亲比我大哥大一岁: 我大哥考进军校被人告状我们家可能是地主兼资本家而退回到五七干校干了15年直到政治处主任复员到地方,我的本事也是这方面我不知道我几年前去世的父亲有多少引导我,但是大哥数学第一,我数学“三人每次都是100分第一中”的第一还在等待人生结果, 我父母去世是我都不被容许回国看望,因为美国怕我回到中国不返回它的戏没法唱下去了】。

(续)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2-01-09 22:15:16

你有一位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且极有责任心的好父亲,这是上帝给你的最好的礼物。唯一遗憾的是,你父亲没有亲眼看到民主自由降临在神州,


所以我改陆游的一首诗给你


死去万事未必空,但悲不见红朝崩。民主降临神州日,家祭无忘告父翁。



回复 | 3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2-01-09 20:53:43

感人。节哀顺变。这该死的plandemic.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2-01-09 16:53:58

谢谢你,老弟兄,请在祷告中纪念我。

回复 | 1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2-01-09 16:49:03

愿主耶稣基督亲自纪念你父亲,并接纳他。

愿主耶稣基督看顾保佑你和你的家人。

愿你们父女天国再相会!


回复 | 1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2-01-09 15:20:07

深深感谢在我文下留言的每一位朋友,你们的善意和爱我都让我在这个时刻深受安慰,谢谢你们!

这两天我一直沉浸在这一生不曾经历过的至深的悲痛之中,让我感到如同大病一场,不想出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记忆一下子涌现在我面前让我感到我必须找个地方倾吐,把它们记下来,好纪念我所深爱的爸爸。

今天下午睡了一觉后我感觉好了很多,这几天一直难以接受现实,现在感觉才开始面对——爸爸走了,but life must move on。我早上去了教会,尽管还是不住地要哭,但是在逐渐接受现实。

谢谢你们每一位,感谢你们的留言和关心,愿上帝祝福你们新的一年,保守你们平安健康!

回复 | 3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09 14:09:12

看来我没有很好的表达我的意思,我是想是,在新歌博失去亲人的痛苦时刻,我们应该"与哀哭的人要同哭"。所以最好不要在此时此刻讨论其他的问题。

回复 | 1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09 09:18:42

迷信: 我写的是“密信”。 如果不是美国国家(an: 这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局捣蛋, 我没点击出现了“an”而不是“安”)安全局捣蛋,就是我误打了一个数字。后面不确定是我错打还是捣蛋,前面我确定是它捣蛋。

回复 | 1
作者:Z26年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2-01-09 09:06:33

第一美国的“所谓法制当局”不会承认我的证据;这一点我下面给你一个具体例子。能证明给公众的当然有,但是在它的法庭丝毫没有用。这是国际最高霸权的暴行, 这是它的既定国策剥削千万高级科学家导致约翰纳什的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另一个做出我这个世纪等级结果的年轻人放弃一切而隐居,你绝对找不到证据他到底为何消失。我当然知道没有用。美国只要你做出成果,不让你得到待遇更怕你得到荣誉。因为如果我得到一切那么就有回到中国杨振宁先生那个地位。那样为中国得了益处,所以美国试图以武力征服我放弃成果给它的人发表。我说可以,但是要保留我为唯一主笔地位我才值得留在美国为了美国的软实力(它又有了一个诺贝尔奖得主: 事实上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教务长告诉我可能有三个诺贝尔奖)。 但是我宁死也不让任何它的美国人与我得到同等合作权,这就是唯一可能的僵局。


刚才收到一个没必要来信的来邮件,时间是10:33AM。 我不知道1033是否暗道密信,但是我过去确实收到过如此迷信(无法证明给他人,但是可以证明给任何相信我的人)。比如我手上有一个特殊手段得到的公开数字 3:17:54 (四月26日得到)。证据之一是四月24日我接到机器电话(那里那天没人上班)要我1:00到达一个诊所然后花了几个小时等待得到这个号码。如果1033是信号,那么它的意思是我没有必要担忧。细节恕不能相告, 但是1033代表31754中的关键部分暗道信息。

第二,如果我说出所有事实那么没有人能够保证我的生命安全。香港领事馆暗示的就是这个意思,它暗示会制造理由把我拿下而暗杀。它要我接了一个美国国内电话考试我是否记得我住过的4个地方的地址也暗示这一点(续: 由于上面1033可能代表一切正常我不必而担忧,也就是我上面所提到的坚持唯一主笔毫无问题; 我就此搁笔至少暂时什么也不再说)。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08 20:29:17

你为什么不把你受到美国政府迫害的具体事实用博文在万维网上发表,因为你用回复来表达你的观点只有很少网友能够知道,效果没有反博文好。你最好直接发表博文。

回复 | 4
作者:老農民 留言时间:2022-01-08 18:19:06

你爸真有福气,平静安详驾鹤西归,希望将来我也能如此。

回复 | 4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2-01-08 18:16:22

您父亲只比我兄长大一岁,我读后(ganjue1:这就是我要说的证据之一, 美国国家安全局仍然时刻干扰我发一个评论就可能有一次, 之前胡闹干扰太多被我几次叫警察表示抗议而稍停)感觉沉甸甸的想说几句话不知道如何说。这么一说才知道其实你也很年轻,比我儿子不会大太多。我想说的和不得不说的是请您相信我一句,这里有人和您都有一个极其错误的认识。以为美国比中国政治社会环境好! 这是极端错误地误导读者。我当然知道美国好,只是它的好不过是许诺给我26年半挣来的650万美元基金和我儿子中高管理层的待遇。它的好其实不过是它的富有。您的父亲这个年纪去世使我心痛同时想到我健在的大哥”不敢“接我电话的现实。·因为他经不起我告诉他我在美国受到的非法非人道的责难还在等待26年半的待遇恢复。

这就是我不得不说但是害怕伤害您的话。如果您的父亲遇到我遇到的事,恐怕还等不到今天老早就命丧黄泉了。因为您和您的父亲还有这里某人,都太书生气不懂得残酷的社会和人性本来卑鄙的事实把一切都错误地归罪于共产党的苛政。其实共产党的苛政中间有美帝国法西斯的功劳,比如目前钳制中国发展的种种法西斯暴行就是证据。我在美国碰到了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压榨,度过了为美国干活没有任何待遇的26年半。我儿子因此可能也被捕过,我在美国香港领事馆给我看到了他被捕的照片威胁我不许回到中国。我们一家三口实质被强行分开才得以保全。我这次离开儿子那个城市(5个多小时飞行: 您猜猜我们父子都在美国到底相隔多远)前去看了一眼我儿子和德裔儿媳的临海百万美元小别墅。仅此而已! 看到他事业成功家庭美好却被暗道不容许相见,您是否明白我为什么要说出来?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2-01-08 17:17:25

很感人的文字,可读后心里有一点沉甸甸感觉。请新歌博节哀。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2-01-08 17:02:50

当我们为失去所爱之人而感到悲痛时,上帝很快就赐给我们平安。在我们的哀恸中,我们可以知道上帝与我们同在;即使在我们的悲伤中,我们也可以在祷告和敬拜中靠近他。作为信徒,我们也不必独自悲伤。我们在基督的身体里得着别的力量,他将帮助承担责任,分担痛苦,并且"与哀哭的人要同哭"

你不必痛苦,因为天堂的门是为你父亲敞开的。

回复 | 1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1-08 16:33:39

父亲走后,二姐问:要不要给爸爸修墓?


我道:我的胸口就是爸爸的墓!


这并非一句空话。


2013年11月,某君夫妇来纽约,我怀揣父亲的骨灰袋往见老友;

我问某君害怕不害怕,某君说不害怕。


此时,父亲仙逝已整整6年!古人庐墓,仅仅3年!


回复 | 1
作者:洛基山人 留言时间:2022-01-08 15:03:08

节哀,

回复 | 2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2-01-08 14:38:55

你父亲比我小两岁,是最不幸的老三届。可惜了,那么聪明,向往自由美好,生错了地方。哎!

回复 | 5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2-01-08 14:35:16

父女情深。

新歌节哀。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