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人类养殖场:做名副其实的高级,动物 2021-08-20 11:50:18

一如既往,《南方都市报》还是国内一流小报。

今天,我在万维“中国瞭望”栏读到一篇引用它的报道《16人家结束隔离:男士们不是在做饭就是做饭路上》一文,被文中的欢乐和满足以及意犹未尽的乐趣搞得有点发晕,原来把一群人封闭起来有吃有喝的日子是如此美好!“十几天一晃而过”,这几个家庭向整个世界宣告其实封闭管理不可怕,只要有吃有喝就行——关键是要像中国人那样会享受。

难道这不也是一种人生境界吗?比起某某富豪一生享用无数女人,或者某作家一生帮助过无数女人明白自己其实是生理女性,不都是某种人生方式和某种程度上叫幸福吗?

这个世界上最破坏价值的事情就是虚伪,明明我们接受的现代科学一再教育我们其实是高级动物,是从低级生物一路淘汰过来的动物而已,虽然——高级——但——是动物。难道,我们不应该名符其实地过得像个动物吗?或者,更严肃地说,我们难道不应该在现代科技帮助下真正过上高级动物应该有的生活吗?

今天早上,我看到一批好像国内叫白鹭的鸟在邻居门前草坪吃草,感觉回到了小时候看人在草地放鹅的情景。从小我很喜欢毛绒绒的小鸡,但是一直鄙视成长后的鸡,这种不对劲的感情直到我女儿养了宠物鸡后我才爱屋及乌消除了对鸡们的歧视。家禽之中,好像鸡是最沉醉于食物的,整天不是吃,就是找食。鸭子还戏戏水,鹅们打打架,唯独鸡是食为天。有些独裁者甚至从鸡身上找到了管理秘诀,据说斯大林曾经有一次这么显摆自己的手腕,他拿起一只鸡,一边不停地拔掉它身上的毛,最后毛基本拔光后他将这只鸡放在地上,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面包屑,这只鸡开始很胆怯地不敢上前,但是很快惧怕感消失,甚至从斯大林的手中开始吃面包屑。然后斯大林对着目瞪口呆的观看者说:

image.png

我一直强调人应该是尊贵的,人有心灵,我们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不该如此作践自己。

但是,科学和逻辑瞧不上这么愚昧的认知。

科学说,人是高级动物,从低级一路适者生存经过严酷的自然界筛选机制存留下来的高级的,动物。

逻辑说,凡是我看不见摸不着的都不存在——包括逻辑本身。因此嘎啦哈能每天和一条水蛇缠在一起夸口有更好的逻辑和智慧,因为这两样反正都不存在啊,还不是随便他们怎么玩。

再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绝对的对,但是我们有绝对的错——这是某位网友在我的博文后的高论。他说,你别提上帝,提了我们就免谈。我难道有传教使命吗?不提就不提。

只是,我根本不信人真的相信自己就是高等动物。

苍蝇每天嗡嗡着只找有气味的东西,蚊子见到汁水丰富的就叮咬上去,蚂蚁能前赴后继地任你杀也要搬同伴发现的食物,狮子和老虎大摇大摆地吞吃自己撕得鲜血淋淋的小鹿——它们都不觉得有啥惭愧的,很坦然自若,“我们是动物,本该如此啊!”我想,假如他们能开口接受记者采访,估计就是这么回答。

唯独人类,总是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的,一定要告诉你偷你的是对的,骗你的是为你好,抢你的更是保护你——没有听说过“舍小家保大家”的声情并茂的现场水灾泄洪淹掉替死城乡的报导吗?最近,美国宣传新冠那90%以上有效,即使不保护你不染疫也能保护你不死不重症的新式疫苗需要来第三针了,而且我估计第三针打完你还是需要戴口罩——不戴不行啊,谁让那帮该死的antivax们就是不打疫苗呢,需要保护他们!

我不愿意讨论emotion之类心灵活动具体层面,因为这种坑不能跳啊。提到emotion这个词,我的眼前又浮现出我高中语文老师摇头晃脑地念叨“人生最高境界就是不喜不怒不忧.......”,一边流露着进入最高领域境界的自豪。我从来不用微信,自然与国内同学不大联系,估计这位老师如今已经按照自然规律真的进入这个境界了——人生哪能不喜不怒不忧呢?因为我们有心灵啊。人的喜怒哀乐本身又不是什么恶事,但是否定基督教的上帝的人类都是同时否定人性的,or abuse人的人性——往左往右都是要扭曲上帝原来造人的形象。

不过,相对于西方的羞羞答答,一边踢开基督教的上帝,一边还要搞莫须有毫无凭据弄出来的人类普世价值观,还是我们中国人更诚实实在些。尤其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坚定相信科学和逻辑,人口多了怎那么办?立刻计划生育,不论三个月还是八个月在孕,统统人工流产引产,不让一个婴孩漏网;人口少了怎么办?立刻为国家需要生三胎,只要是女的都需要准备上岗当母亲。这才是真正相信人类是高级动物应该走的路,用作家王朔的话来说“我是流氓我怕谁?”

既然是高级动物,就应该像个,高级的,动物——这是科学给人类未来指出的正解。


浏览(7387) (18) 评论(8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20:16:42

哈哈,解构的力量啊,或者说破坏的力量。也很容易。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20:10:50

即使是苏联,是西方无神论极左知识分子主导,也不会对各种宗教迷信连根拔起,至少保留了各地大教堂。没有如中共国那样破四旧把几千年来老祖宗积累下来的宝贝古董大部分砸个稀巴烂。马列秦制相结合的威力。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20:00:01

@.....至于3.0时代的西方无神论知识分子,跟原来的中国1.0外儒士大夫类似,属于堆沙埋头的。1.0和3.0都需要这样的奴才。唯有2.0不同,西方2.0很多无神论智者是对宗教黑暗的反弹,....


同意。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9:51:23

Cabal.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9:50:46

Canal不一样,是信他们自己的神的。这也是我说3.0跟中国1.0但本质区别。至于3.0时代的西方无神论知识分子,跟原来的中国1.0外儒士大夫类似,属于堆沙埋头的。1.0和3.0都需要这样的奴才。唯有2.0不同,西方2.0很多无神论智者是对宗教黑暗的反弹,是真诚的,不是埋沙头。但是只是一个周期而已。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9:40:55

儒法独尊摄人魂 (2006-06-01)
秦制百世定乾坤
千年轮回无进化
精英科举祭人神


为什么东亚现在中国这一土壤,从来没有一个占主导的明确的宗教,多神或一神的?


这正是秦制的一个伟大之处。天子这一模糊概念源自夏商周,然而于秦皇朝得到明确和巩固。皇帝有权利而几无义务。而周天子和古罗马皇帝和世界其它地方的最高统治者(皇帝,国王,法老 Whatever)是有明确对臣民的义务的。而儒家能揉合各地零散的迷信(还成形不了宗教),为秦制和天子润色。都是伟光正嘛。


拜人神,而隔绝了与神联系的各种机会。以人神为伟光正,与以神为伟光正,不同的根基,自然有不同的后果。


西方某些左派“跟God创造争抢话语权”与秦制所能做的相比,实在肤浅得很。没有你的Cabal 的暗中帮助,本应不那么快成气候。当然,God cruelty 纵容之。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9:30:15

比如现在的变性人和马上要有的人机混合人。跟中国几千年的阉割造成的精神摧残一样,变性和混合人,几百年后完全产生一个新的profile,显然不符合God创造的人的那个定义,那就为自由,自信自己搞个新的定义和名词吗?偏偏还要用我们God创造的人的定义,还扯大爱,道德,正义,etc,很荒唐的不自信啊。我想恐怕还是嘴硬,怕God的惩罚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9:14:54

我完全理解人类最喜欢的一个办法就是把头埋在沙堆里,自己双手堆的沙更多。但是,改变人的定义是每天发生的事,无神进化为什么还要改定义呢?无非是跟God创造争抢话语权,为什么要争抢话语权?就好比中共要跟美国西方争抢什么是文明价值观话语权一样。本质上没有自信,道德概念,真善美实践还是从God创造那里偷来的,是live off God创造的,为什么不能自信创造一个匹配新的定义的名词呢?比如高级动物,高物?进化的本身,本质就是不知道自己会变成如何,偏偏又要高调自称自己是大爱和正义,这是很滑稽的嘴硬。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8:59:21

@我有时说God cruelty。


这是你我关于秦制的不同看法而能Settle or Reconcile 的地方。我几乎从来不认同某系基督教派对神州的解读,还有什么船是舟八口诺亚方舟的说法。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境况正是God cruelty的一个长久表现。


你是否注意到,世界上各大地区,从古到今,似乎只有东亚现在中国这一土壤,从来没有一个占主导的明确的宗教,多神或一神的。


而这也呼应了你这几年对西方无神论左派言行的评论。没有神(多神或一神),西方无神论左派与中国传统人(儒家和党文化)是殊途同归。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7:32:14

OK,我不是反对你指出的秦制商鞅理论的害处,我只是无法相信几千年了还是如此,反抗,改变,也有多次,总有一次成功吧?偏偏变本加厉,现代还出了个中共,there is something else, 还有一个问题,我认为的something else也没有人研究,我自己不会去深入研究,我有时说God cruelty。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7:25:37

美国当代有法律保护的异族通婚,或者唐朝某个公主嫁到西藏,跟作为被屠杀后降掳那样的通婚完全是两回事,again,后者的psychological profile完全会是影响好几代人的。当然,后来的narrative是文化文明强大同化了异族,what can I say?政治不正确到此为止哈。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7:15:57

@根本的原因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同类


"怎么对待自己的同类"(虐待)正是商鞅理论的重点之一啊。你说的那些实例不过是商鞅理论延伸到日常生活的表现。


@“权贵之间的博弈”


秦制的一个伟大之处,就是取消“权贵之间的博弈”,并于唐太宗(突阙人)完善科举,天下英雄尽入毂中之后,完全有由官僚(奴才)代替权贵。于汉晋唐还残存的士族权贵基本消失,唐之后再无“权贵之间的博弈”,只有定于一尊的你死我活的政治搏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7:14:30

打错字。 “但是又是无神,选择停在5000年,5001年以前就不算了。因此我对秦制什么的,也是抱着同样的观察来认知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7:12:21

另外一个切入点是中国所谓的历史记载。西方欧洲公元800年,甚至更早,历史的记载很多是在教会里牧师们的记事本里,牧师如何处理当地小共同体的人事纠纷,谁家偷,骗了谁家,谁家女人偷汉子,男人外遇,财务,asset纠纷,没有任何政治和为了朝廷宣传的成分。中国呢?我不知道谁还能找出山西某大户,或者吴越某员外宗族的类似的记事,假如有的话。中国的历史记载是什么,完全是为了政治的胡编,就像梁启超拍脑袋拍出一个中华民族。500年最多了,更早的,who knows,现在的中共恐怕会把整个历史搞成以恶搞胡编大全。无怪乎习近平同志往5000年推,想象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是有时无神,选择停在5000年,5001年以前就不算了。因此我对秦制什么的,也是抱着同意的观察来认知的。好的是编的,坏的当然也是编的,no one knows。从学术角度,我不能判断好的就是编的,坏的就是真实的,I can't do that.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16:55:55

看来你俩对这个元器件理论蛮感兴趣的,好吧,我就政治不正确一把,谈一下我得框架和具体的思考。一盘散沙的根本原因是共同体建立不起来和建立起来也不能牢固。大少用秦制作为框架,这没有问题,但是我认为秦制在怎么样,也还是权贵之间的博弈,大众受秦制的影响当然也是一直的有的,但是我认为不是主要的。 为什么共同体出问题呢?在我看来,根本的原因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同类,也就是当一个共同体,由于种种不同的条件,建立后,共同体内部如何对待彼此,如何对待不在共同体内部,但是还是自己的同类,是我认知的中国几千年的演化对元器件的伤害和扭曲。这就要从大总平时生活生存状况以及长久的psychological profile切人来看。比如大少提到的蒙古对汉人的杀戮。人们都知道一个当初蒙古侵入时,汉人生的第一个孩子会是被搞死的。想象一下,某一个这样的汉人家庭,还接受了多年的男尊女卑,那位母亲的一生的虐 profile会是如何,他为父亲会是如何对待他的妻子。他们后来的孩子会是在怎样的一个家庭环境里成长。我只能用自虐,虐待彼此来形容。在中国,某个女学生被拐到山里,禁锢在山里为男人生孩子,也不是罕见的事,大街上一个男孩,被拐,然后打残废,被逼出来要饭,也不是罕见的事,文化大革命中丈夫姐夫妻子,薄熙来打断他父亲三根肋骨也是事实,我说这些具体的,是想表达普通大众psychological的摧残不是用秦制就能涵盖解释的。 简单来说,我认为被多次杀戮,然后造成同类之间的杀戮和虐待,跟秦制最多只是间接的关系,跟外儒内发最多也是间接关系。我能想象一个那样遭遇的女性,在那个外儒的那些框框下,除了跳井自杀,还有什么其它honor,一个那样遭遇的男性,喝酒打老婆,似乎也是能“理解”的了。怎么对待自己的同类是一个判断是什么样的元器件的最重要的因素。这个因素甚至还是有现代的意义。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5:56:11

(continue 2 ...)


0. 汉高祖独尊儒家,奠定中华文化的文化基础,避免各秦朝二世而亡。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5:31:37

(continue...)

就“纯汉race成分”而言,我不怕政治不正确, 因为我乐于进行魔鬼解读。若以正宗的周朝(部落)为纯汉race,我猜想现今江浙(吴越)保留较多----- 皮肤白,眼睛大,双眼皮,身材中等偏高。因为,逐鹿中原,就是杀戮中原,最犀利的应该就是蒙古人入主中原杀最多,所以,现今中国人之汉人实际上基因上以蒙古人种为主,学术上也是这样分的。

与此相对的是,蒙古人在东欧(现今俄罗斯莫斯科周边地区,罗斯公国)的统治是间接统治,故杀戮较少,保存了纯斯拉夫的血脉。

蒙古人在中原行的是种族主义加秦制。

但是,我不认同“纯汉race成分几千年来越来越少,从共同体角度来说,race反复多次的被毁灭,所谓一盘散沙的根源。"。例如,古罗马人的Race 就很混杂,冇可能纯。

一盘散沙的根源是秦制,是秦制维稳的基础,以商鞅理论促进。你看我党经常的说辞“(谁谁谁)有组织有预谋”,即刻以雷霆万钧之势打散你。

关于一盘散沙,根源是秦制。而秦制百代之中,有若干重要历史事件,对秦制有重要的补充:

1. 唐太宗(突阙人)完善科举,天下英雄尽入毂中。有效隔绝了秦制以外的组织形式和具体组织的形成。

2.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并进行将,兵分离。在冷兵器时代,这有效削弱军队力量,维持了没有外患时的稳定。这是秦制的惯性改革:弱民(军)而强己(皇帝/核心)。

3. 明太祖抑商。这是自秦始皇把商贾集中于咸阳以来最伟大的抑商改革。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5:30:45

@我讲一个没有正式的历史记载

你讲的是有正式的历史记载。只是,主流的(秦儒和我党)解读就是我们小时后所读的,我党的更高次,只摘录部分正式的历史记载解读为阶级斗争史和革命史,以马列主义史观。我小时候最爱我党时都觉得Many things do not add up. 问有关问题是老师基本上含混以对。

你讲的,是以西方(某种)思维解读,实际比较正本清源,返璞归真。You are not alone obviously.

近十几二十年,网络上就有若干人士,对历史有详尽深刻的研究,摆脱秦儒和马列主义史观的束缚,各自得出你所讲的。而这些正是习总书记要反击的历史虚无主义。

to be continued...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5:29:41

test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11:03:55

哈哈,政治正確與否的標準咱可以自己定。

純生物學探討哈,純正的漢人又如何?游牧民族的基因跟農耕民族的比有什麽缺陷?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06:54:54

你讲的是历史记载。我讲一个没有正式的历史记载,而是我speculate的。我认为不是秦制,因为我的认知是generation nature。不可能是几千年意志被一种制度统治下形成那样。我的speculation是中国人汉race历史被彻底杀戮多次,内外杀戮,从race角度来说,纯汉race成分几千年来越来越少,从共同体角度来说,race反复多次的被毁灭,所谓一盘散沙的根源。为什么我说政治不正确? 是因为我认为汉中国人的血统不纯,但是汉人喜欢被杀戮后嘴硬说是通化别人,我无话可说。元器件问题的本质是从在那上面来的,而共同体利益价值建立不起来也是那个原因。勇敢牺牲就更谈不上。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04:52:25

(续)


直到一百多年前,西学东渐,我大清仍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保证元器件继续是三流,却幻想用西学达致一流国势国力。中学者,秦制为主,儒家为辅,狼(秦)狈(儒)为奸。


大清主要用军事科技,中华民国用民族主义,资本主义,和小小法西斯,中共国基本上消灭了儒家而保留犬儒,弘扬秦制且用斯大林体制替代儒家。所以,中共国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大成,用西学之民族主义,小小法西斯,斯大林体制,科技,和资本主义,在保持元器件三流的状态下,打造出厉害国。却不出几个月,牛皮吹破。


一流元器件与三流的几个重要区别:

1. 求真。

2. 创造力。(来自于求真)。

3. 。。。


本来,东亚人(中,韩,日)元器件质量在大脑功能方面,应该不输蚀给高加索人包括犹太人。然而,在一百多年前的西学东渐中,日本人因为从不行秦制而只受小小儒家影响,故能全盘西化,达到一二流元器件的质量,成列强百余年,并在高科技从应用到基础都处于顶尖。韩国古代行秦制和儒家,然不如中华正宗和强烈,故基本上是韩学(儒)为体,西学为用。然而学到了民族主义(中共国的民族主义是伪的),而南韩靠美帝移植的民主政体还有扶持,在某些应用科技上也达到顶级的状体。简单而言,日本从三流进化成一二流,韩国进化到二三流,中国保持三流,中学为体的必然结果。中华民国在台湾与韩国差不多。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03:39:58

你的诠释更棒,我的些许发散。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03:13:48

@远方的孤独 和 FreeHiker


又扯到秦制啦。


我认为秦制先贤韩非子和商鞅,有意无意从元器件开始着手,为秦是始的秦皇朝的稳定制造一个持续打造三流元器件的体制,并保证三流元器件永远三流。二流三流的统治者就能轻易维稳了。而某秦朝崩溃后,新上位者只能继续是二三流的元器件,只能靠维护秦制生存,发展,直至新秦崩溃。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8-22 03:01:54

@有更大的概念含义。


我当然知道啦。我举一个狭窄例子应该更通俗易懂,更重要的是不那么太不政治正确,在当今西方的氛围下,即使用中文发言。


迟下有时间,我把一些我曾私下的谈话,整理成文,应该是说你的更大的概念,至少先天的成分。到时成文后通知你。


你讲元器件,以开拓的方式讲,而我承接你的说辞,以釜底抽薪的方式讲。且看,我准备又扯到秦制啦。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22 01:33:24

有更大的概念含义。至少我的元器件理论有先天的成分。 后天教育当然是重要的,但是我主要是表达original form, 帕拉图的form,或者说种子。比如中国粮食种子还是从美国进口。并不是长的像就是original。 我甚至认为人的一生其实最有意义的就是活出自己的form。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01:24:12

謝謝二位解釋,我這終於理順了,隱隱約約覺得“元器件”是說人的素質,又怕是一個更大的概念,哈哈。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8-22 01:03:19

以下是对 FreeHiker 的回复,以和应Farlone 对 FreeHiker 回复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22 00:56:08

@远方的孤独: 还有就是华为任正非的高论,用三流元器件造出一流产品


我举个具体例子。


2008年汪洋主政广东提出腾笼换鸟,我就知这是舍本逐末,必然地本质地失败,因为自8964以来,我党国的教育和科研系统就一直在大规模深层次腐烂,空有大量的光鲜的大楼和设备。。。。。空有“厉害了,我的国”所展示的社会主义建设的高科技成就。。。。(这里我不再展开了,3万字省略)


一百多年前日本明治维新时,其维新先贤除了政改,更重要就是从元器件开始着手,留学生回来有一部分就是教幼儿园,有博士教幼儿园,所以小日本几十年间脱亚入欧,自强而以和平手段令列强自愿取消“不平等条约”特别是治外法权,承工业革命最后一波跻身列强之列.


而同时期的我大清,即使没有慈禧太后在那里阻头阻势,你认为光绪帝(或者汉人崇祯帝)和维新派会比小日本做得更好?或者会有意识让博士教幼儿园从元器件开始着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08-22 00:23:05

没有专门的元器件博文,也许需要写一篇,不过恐怕政治不正确。主要是嘎拉哈同学给我的灵感,他的政治立场改变没有改变还是那个元器件。还有就是华为任正非的高论,用三流元器件造出一流产品,how?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