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写在高法推翻堕胎法案后:往事, 及回忆贺梅案 2022-06-26 19:51:29

整整49年,美国基督徒一直在热烈地祈祷上帝让曾经的Roe V. Wade案能够被推翻。说实话,我对这些信徒的态度几乎是不解的。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那个在母腹被称为生命的那个寄生物,谁让我生在中国长在计划生育政策下呢?

我一直反对中国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极其粗暴和残忍,但是,对于女性堕胎,我一直抱着同情和包容态度。第一次参加一个教会的小组查经,在某华人教会教堂,我听大家讨论堕胎问题,我当时说了一句话,假如这个上帝认为连强奸怀孕都不能堕胎的话,我准备去地狱。当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看,被我惊倒了,有人善意地提醒,不要咒诅自己去地狱啊。事实上我根本不相信这会导致去地狱,再说,我说过,假如天堂仅仅是个美满的生活之地,我不羡慕,这点我在老牧师面前公开宣告过。

其实,这是一个无神论对天堂地狱上帝等一系列概念的理解,加上我天生的骄傲和悖逆,基本上就是那样的反应了。

小布什当总统的时候,曾经跑到一个反堕胎组织的活动中表现自己的保守派立场。我记得当时是一些家庭带着他们捡来的受精卵生下的孩子——人工授精,除了被选中的,其它的都丢弃了。当时我看着这些孩子,感到无言以对,科学,生物学,不能否认,假如这些受精卵不被丢弃他们确实成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从那以后,我不再对教会反堕胎表示任何意见,之前的歧视不再,但是,仅仅保留对强奸堕胎问题的看法。直到有一天,我看了一个根据真实的故事编的电影,影片中女主人公的母亲是个白人妇女,一天在新奥尔良的街上被一个黑人男子强奸,结果怀孕了。这个女人是个天主教徒,夫妻把孩子生了了下来,让人认领。有一天那个女孩长大了,结婚生子,结果孩子的学校让孩子谈自己的家庭历史,问起祖父母,让这个女人有兴趣找妈妈。她找到妈妈后,问她,你为什么丢弃我?有个挺有名的加拿大保守派天主教新闻网站的记者,他说自己就是一个强奸导致怀孕的孩子,他的母亲把他送人领养了,他很感激他母亲留下他,给他一个生命的机会,也感谢他的养父母对他的养育之恩。这些之后,我决定对堕胎问题再也不发表任何看法。

至于我本人,在怀我的女儿的时候本来就是处于感情收到极大伤害之后,她一来到,我就开始严重过敏。抑郁加过敏,我的身体几乎垮了,那是一种奇怪的花粉过敏,我能感觉空气中的花粉像粉尘一样清晰布满了我周围的空间,且各种花粉有自己独特的刺激性,我每天都求神医治我,但是不见任何结果。在我的胃开始吐血的时候,我住到海边一家旅馆,希望在海风中避免花粉,那时候,我想从十层楼跳下去,我想,假如我跳下去,这个世界就安静了。我不敢,我已经是个基督徒,我不敢自杀,随你如何评论这件事,我诚实地说,年轻时我不敢自杀是不想让爸妈伤心和让他们丢脸,后来不敢自杀是因为我不知道自杀的后果究竟是什么,我不想扫那些安慰自杀者家属的会友们的兴,自圆其说可以,但是,where is God? 我翻开旅馆的黄页,找到堕胎的地方,终究没有打电话,继续等,给神一个机会。

那个周末,我去一个离旅馆不远的教堂。教会聚会开始之前,牧师让大家谁有需要的举手,大家为他们祷告。我举手了。后来大家都为我祷告,两个年长的姐妹一边为我祷告,一边流泪搂住了我,说恨不得把我带回家去。结束后,我回旅馆,那天开始起加州特有的Santa Anna风,风从沙漠往海边吹,海风没了,一下子我又被花粉包围,我绝望了,每天几百美元,还耗在这里干啥呢?我决定回家。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打开车窗,那一刻,我发现关于花粉的种种奇怪感受突然没了: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安静!!!

我是一个经历过无数的神迹的人,也许上帝对我有特别的恩惠和怜悯。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花粉过敏,包括曾经的轻微花粉过敏都消失了。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够deny God的真实,怎么能够说神不在乎人类呢?我曾经在信主的初期抱怨过神虚无缥缈,甚至把受洗证书付之一炬,并且声明再也不想和教会有任何瓜葛,但是,上帝却不肯放弃我。但是上帝没有医治我的另一个过敏,一直伴随着我,后来我才知道,这和我的忧郁伤感有关,除非我愿意走出来。后来的怀孕的日子还是很痛苦,体质一直在崩溃的边缘,每天靠在神面前哭过日子,但是,我下了决心,无论孩子是什么样子,我都会留下,所以我拒绝了所有的孩子的基因检测或羊水检测,接受上帝递给我的whatever礼物,没想到她是这么聪明懂事的一个孩子。我的女儿,我给她的名字的意思是:神是我的帮助。我告诉她,无论遇到什么事,你总要记住别忘记祷告,不要惧怕,不要慌张,记住祈祷,妈妈不能随时陪着你,但是耶稣基督永远在那里听祷告。

我想,绝大多数中国人和我一样,是难以理解美国人为何如此执着堕胎法案。这个Roe V. Wade,从开始成为法律,将近五十年中,美国基督徒从来没停止过为推翻它祈祷和努力,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的国家竟然让他们交的税款用来支持流无辜人的血。这不是中国人能够理解的,即使你是个保守派的中国人。

生命,究竟有多少价值?恐怕除了让上帝来定义,人类不能说出太多。不过是从受精卵到某个自称为高级动物的生物,然后回归灰烬,让人撒在某个地方,污染环境而已。想当初,湖南留学生贺某夫妇的女儿小贺梅案轰动了海外华人群体,闹得纷纷扬扬,直到把孩子夺回,爱国华人扬眉吐气。

1656296547934567.png

我对贺夫妇当时要孩子能够理解,尤其理解那位母亲的心。但是,我对华人当年对贝克夫妇的那些恶心言论是不以为然的,谁喜欢照顾一个外人的孩子,尤其从那么幼小拉扯大,当然舍不得,连宠物还有感情呢。但是,华人是华人,你有什么办法,即使他们是海外留学生,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其实不过是一群受过教育的高等动物——这么说大家又不乐意听,尽管相信自己就是这么回事。

这个故事的结局后来竟然是小贺梅被要回,随贺夫妇回中国,但是这对夫妻回国后就离婚,那个那么舍不得孩子的父亲竟然不能做到把他千辛万苦要回来的孩子陪伴长大。

1656296953491171.png

但是,贺梅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夺回的她,却不爱她,她被从爱她的人家中夺走,这就是中国人民的公义。至于在她回国后的困境中,这些同乡会,大使馆干事们等等,想过伸手帮助她吗?又有谁真心爱她呢?

1656297222994460.png

2009,贝克夫妇邀请这个孩子回美国。最后,这个孩子又回到她的养父母身边,在美国完成高中学业。无论如何,贺梅的故事,所有的局外人读到的都是自己的解读,只是,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放进剧情中,看看你会如何做。

1656299048617012.png

如果不方便就可以堕胎,那么不方便为什么不能让老人们安乐死呢?

如果可以计划生育,为何不能计划社会人口呢?把低智商的,残疾的,劳动能力不行的,诸如此类浪费资源的累赘统统计划掉,凭什么不能呢?究竟人类需要对谁负责呢?既然上帝他老人家肯定是不管不问人间事的,那么人类还需要生存,必要的时候难道我们不能做一些必须做的事情吗?更何况这是为了整个人类的生存大局考虑?

浏览(12086) (16) 评论(9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kshdjj 留言时间:2022-07-03 07:47:52

我脑袋里全是几十学习的科学理念,对事实的确认不是谁口头说说就可以了,否则就没有物理数学化学等等生活环境了。理工科学者,长期的教育训练,大都要有实验,目击事实,基本公理系统,再经由逻辑推理,建立自己的科学信念。所以很难坚信报道的中国领导周XX很了不起,同样也很难相信XX的存在。当然, 我本人也不会无根据去否人别人的意志。也从不在乎谁是信教与否,周围人都是朋友。

我来美国后,作为社交活动,也常去教堂,是否是教友,也在乎。有天我住处来了二位教友,他们要我办一个正统的入教活动,他们告诉我:"入教与否最重要的一点,入教“上帝为你赎罪” 这真像每位教徒朋友说的“上帝会爱人类,并牺牲自己来救赎”信徒们罪人的。我回答说“根据美国法律,我有罪必须自己受到惩罚,要别人代我为受惩罚, 是不合理的”。因为不认可“要上帝代我为受惩罚”,这本身是爱上帝的行为(如果真的存在),但违反了入教的红线,不能再去教堂了。

我仍然是教徒的朋友,也希望教徒朋友自己的思想,不必去限制想要自由的管理自己的半边天们了。谢谢了!


回复 | 2
作者:天堂的眼泪 留言时间:2022-07-03 02:10:07

没有读圣经的人是不明白为什么上帝会爱人类,并牺牲自己来救赎罪人的。

圣经创世纪里说人类的始祖亚当是上帝用尘土做的,且说: 你来自于尘土,必归于尘土。可见人的卑微。大卫王曾发出这样的疑问:"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但是,上帝造成了人的型状之后,朝他吹了一口气,他就成了有灵魂的活人。这个灵魂是来自上帝的,而且是以上帝自己的形象造成的,即具有理性思维,记忆,自由意志三位一体的功能。这使得人有别于其它动物,成为比天使稍小一点的尊贵物种。

当卵子受精的那一瞬间,上帝就把灵魂赋予了这个脴胎而作为一个活的人存在了,这是为什么天主教徒,东正教徒,基督徒都反对堕胎的缘故,因为这是杀人,是在流无辜人的血。西方文化也反对死刑,原因也是一样,因为摩西十诫说"不可杀人"。上帝才是生命的主宰,人没有权力对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做出裁决。自杀,堕胎,死刑,安乐死等在上帝眼中都是重罪。

再来看人体基因编辑/修改,成为转基因人的问题。前面讲过人是以上帝的形象被造的,因此人体的基因图谱是具有上帝的 DNA 的。也就是说,人类都是上帝的孩子。但如果把人体的基因改变了,变成了别的物种,那么就不能被耶稣基督救赎了。因为上帝既不救赎堕落天使,也不救赎动物,单单只救赎人类 -- 祂自己的形象(孩子)。

目前很多国家都在强制民众打mRNA疫苗。这种疫苗能够改变人的DNA, 而且还加入了纳米技术,使人体变成一个信号接收/发送终端,通过5G 与量子计算机联网,来控制人的大脑,届时人就彻底失去了自由意志。这就是圣经启示录里警告过的"兽印" (mark of the beast)。这是很可怕的。当人的大脑受别人控制之后,就无法相信上帝了。不信上帝如何得救赎呢? 哦,顺便说一句,天堂,地狱,都是真实存在的。建议非基督徒不要等到死后才明白真相,现在就开始寻找吧!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22-07-02 19:18:38

预计父母不要的孩子会大大增加,给紧绷的社会福利带来新的冲击。

回复 | 1
作者:天雅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7-01 07:45:17

我也知道萬維博客上哪些人在“intelligent arguing能力”上躺平還有嘴硬的。比如挺俄反俄的雙方表演夠充分了,卻沒見到幾個説服別人的,再多的事實都可以被忽視,我感覺不是idiots的問題,更可能就是在認知與arguing能力上太懶,還是躺在某種觀點的床上繼續夢想舒服啊。

-- 没有思辨,只有立场说得和主媒 4:30 AM 所拿到的 Talking Points 一个样。北韩,西韩明着说官方媒体,为党和领导人宣传颂歌。美国这里几家大电视台,大媒体不也受一个政治力量控制,4:30 AM 的Talking Points, 然后各电视台都报同样的消息。特别是政治时事,连遣词用句都一样。

回复 | 3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7-01 07:34:59

我发现这个万维博客,很多网友,并不关注自己是否capable of an intelligent discussion,argument and debate about a subject,很多好像是为了争论而吵,还反反复复教导,指出别人是错误的,etc。

-- 就是这样的。争论是给别人看的。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30 10:11:58

哈哈,我也知道萬維博客上哪些人在“intelligent arguing能力”上躺平還有嘴硬的。比如挺俄反俄的雙方表演夠充分了,卻沒見到幾個説服別人的,再多的事實都可以被忽視,我感覺不是idiots的問題,更可能就是在認知與arguing能力上太懶,還是躺在某種觀點的床上繼續夢想舒服啊。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30 09:57:11

我发现这个万维博客,很多网友,并不关注自己是否capable of an intelligent discussion,argument and debate about a subject,很多好像是为了争论而吵,还反反复复教导,指出别人是错误的,etc。我觉得无聊和滑稽,you can only do with what you have, 跟没有intelligent arguing能力的人辩论,是sucking energy的endeavor,total waste。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30 09:51:35

这样的交流互动,我认为最棒。我只是分享我的理解。我相信你跟我互动的这些日子里,找不出我是要求别人如何怎样的。我自己只是有话要说,说出自己的感受,感知,etc. 我的确是很认真严肃在遵守我自己的Don't follow, don't lead的,别人怎样认知,我从来就不会以自己是正确的架势来说话的,I think I never show that kind of attitude。 对于别人对我的反对,反感,攻击,甚至嘲弄,我一般不care的,有时ego会让我做出反击,仅此而已。我的真正的“傲慢”在于,我想我能识别弯弯绕,自我欺骗习性,以及abusing智商习惯的人。我以前分享过, 在网上我会遇到三种人,第一种是我要学习的,第二种是我可以交流的,第二种人中,我做probing,我不在意对方是否是dominate习惯,我认为不遭人嫉,是庸人,但是我是注意这类人是不是懂的:对方和对手也是想dominate的,是不是自己aware自己是否capable of an intelligent discussion,argument and debate。我有点遗憾,华人当中,这样的真的不多,something is missing。第三种人是我一开始就ignore的。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30 09:31:35

我之所以說是文字上的double down,也就是説是形式上的、中性的,沒有貶義,不要介意,否則我也不會被感動到,我自己不止形式上,我是承認我在很多事情上double down同時願賭服輸的。我們三人價值觀上,我感覺我的開放度似乎介於你們二者中間,但也承認這判斷可能會錯。思維習慣上的我就不評論了,每個人都慢慢養成自己特有的定式,適應自己的生活、求知就好,就算某一種定式在某種情境下很有效率,也不一定適合每一個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30 05:41:50

"我不是說老兄孤傲得很少朋友啊,只是你們在文字上嘴硬得很,神仙級的double down隨處可見,哈哈,但是沒覺得繞,我還挺欽佩感動你們前後的一致性的。"

我对double down的理解跟你不一样。什么是double down?关键是在down上面。你play one hand, 你做了功课,你认为你会赢,结果输了,你认为你的假设前提没有变化,可能是因为luck,你接续play the same hand,again and again。我这种不可知论者,几乎没有double down的,因为我在play之前,就是risk management公式应用,假设自己可能是错的,尤其是自己believe和think的东西,完全可能不是reality实际的东西。我只是坚持这种思维习惯。比如我经常说,我个人对exception不太关注,我关注的是pattern,规律性的东西,因为exception完全就是一次性的,比如某个网友网上发疯攻击我,我不能把那当作pattern,规律,如果很多网友那样对我,那么就是一个pattern了。一致性很要紧,因为不管你信什么,think什么,你不能自己骗自己,很多不一致性的源头自我欺骗,这一点反映在玩玩绕 abuse智商上面,非常普遍,尤其是华人群体。因此,华人群体说自己信什么,认为什么,很容易实施double down,因为可以弯弯绕来解脱,满足ego和self hype,这个习惯,truth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因素,因为自己believe和think的东西就是truth,你看这个网上,还有生活中,这个现象是时刻发生的。我认为新歌不是double down,她的信是虔诚的,她有自己finding truth的经历和方法,因此一致性是很明显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21:34:28

其他不多说,我分享过亚里斯多德的关于驱动人的action的7 causes。nature是简单的,动物是简单的,人却不是简单的,尤其是create narrative的人。说humble,believe自己humble,think自己humble很容易,包括在神面前,实际不是的,因为人有ego,有mind,有self hype。我的简单在于我认为人是slave,渺小,微不足道,可有可无的,即便不在神面前也是humble的,default humble。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21:23:18

哈哈,未覺得被冒犯,何來氣要生?我是超贊平常心的。順便提醒避雷是分享戰鬥策略,也是遠方所説的risk management,哈哈。以前我也糊塗過,帶著娃上鬧市區游行現場的前綫,屬於太信任本地錢多人傻的一派和平了,幸虧那時警察還比較敬業。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18:53:33

Rep. Lauren Boebert喊政教分离是垃圾,教会要领导政府,保守派(基督徒成分很多)的美国论坛骂声一片啊(不是中国骂法哈),可见美国保守派其实还是基本上在传统中,没像左派那样走,美国民间极右其实没什么市场,倒是有人很想搞极右风潮,但是我认为基本没市场,起码在佛罗里达是毫无市场的,佛罗里达其实是传统理念而已,州长做的那些其实属于commonsense,极左认为是极右,是他们的审美问题。

回复 | 2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18:35:00

去年夏天,我开车东西横跨美国,今年过些时间,我准备来个开车北上,了解一下美国中部一些州,还是粗略计划,随时调整型行动,让女儿也了解了解这个国家。我感到开车旅行特别有意思,没想到我其实还蛮喜欢开车的。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18:28:52

我在前几个月,给家中打电话,发现被监控,我确实惊了一下,后来发现是正常监控,国内恐怕地区性地对国外电话都监控。

我后来思考这件事,我想,难道我就这样被他们辖制住了,no, 这样下去有啥意思,还不如该干啥就干啥,倒是可以好好思考哪些事情其实没啥意思,不该做,现在就不做,即使能有自由做。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29 18:25:15

老兄,你别生气哈,下定决心不被人被事牵着走,以后的日子都是多事的日子,要用平常心过日子,拒绝诱惑,也拒绝惧怕。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29 18:08:10

哈,我不跟这些,I don't care,我做该做的事情,去该去的地方,不该去的地方闲了也不去,该去的地方危险也会去,从不参与集会,没那热情。我喜欢按照自己的喜好生活,而不是跟着人家的喜好走,就像购物,我喜欢的物品,我根本不考虑价格,我不需要的,免费送我一定推开,更别说减价促销了。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17:49:12

我看到高法在暑假前有很長的agenda,不乏重量級的會引起社會大動蕩的(這個RvW還是前菜級別的),各位不管在哪個州都要小心,盡量避免人們群聚之處。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29 17:36:43

我如今感觉,神的创造和设计非常有意思,essential的东西和事情,往往简单和丰盛到让人瞧不起。

比如,人需要呼吸,空气不需要买,人人都有,呼吸动作,没人需要学习;人需要情感呵护,父母亲在那里,人人都有。同样的道理,人人都需要神的拯救,耶稣基督的救恩,预备给所有人free will接受,仅仅靠愿意信他就进入神的国度,能与神communicate——这道理也太简单了!几乎无法般配上帝之高——但是圣经说上帝非常humble, 人只有humble下来才能进到上帝前。基督教的福音本身太不够sophisticated,不够high level思考,诸如此类描述都行,但是,倘若那样high level让人头晕目眩地思考得要吐血,那上帝真是不公平又不care世界上每个人。然而,拯救全人类,却需要这个人自己承认自己是神面前的sinner——因为良心人人都有啊,谁不是罪人呢?但是需要愿意谦卑在神面前接受救恩,这道门对骄傲的人类来说又一下子变得很狭窄——不要以为像万维高知,世界精英之类完全藐视,连非洲土著也瞧不起啊,你看中国义和团的乡亲们就举起大刀直接把宣教士们咔擦了,人人在上帝面前是如此地平等。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29 17:16:13

这个话题,就是高法最近的判决,我准备进一步写文的,因为思考性的发挥还没有写,没空啊,但是还是争取往下写。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15:04:39

我写过博文,专门讲人对reality的感知是分好几个层次的。我说的信是严肃的,high level,不是1+1=2,那些basic survival东西。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29 14:57:16

我不是說老兄孤傲得很少朋友啊,只是你們在文字上嘴硬得很,神仙級的double down隨處可見,哈哈,但是沒覺得繞,我還挺欽佩感動你們前後的一致性的。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29 14:52:27

明明都對高法糾錯一事寫了不少文字,卻都説對其不以爲然,哈哈。我就承認我看到結果就像聽了一首劉文正的秋蟬,那又怎樣呢?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29 13:17:59

这说法不对,你能够接受cash,比特币,支票,信用卡,等等,就说明人是无法避免对这一切symbolic中介的信任的,不信是因为对来源的质疑,不是因为对symbolic的东西一律无法相信。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12:05:11

我想我表达过很多次了,任何文字,语言,symbol,理论,主义,等等,对我都是narrative,我是不信的,原因我也说过多次,我做不到的东西,我不能claim我信这个或者那个。我是不可知论者,西方对我是everything模式,也就是似乎什么都有答案,解释,而且还是personal。东方是nothingness模式,具体nothingness指什么,可以归于no self。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who I am, 我的人生是在两者之间flow, 尽可能smooth, 接近了解who I am, 我不愿意被关在一个盒子里,我希望活在open中,我不希望live pray for the day life. I keep it to myself, don't follow, don't lead.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29 11:35:26

在圣经《雅各书》中有一段,

雅各书5:13-20你们中间有受苦的呢,他就该祷告;有喜乐的呢,他就该歌颂。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我记得我刚刚信主,那时候因为我常常长时间感冒,很折磨。我读到这里,决定找教会那位长老给我祈祷好让我得医治。我跑到长老那里,把这段经文指给他看,然后让他为我祷告。look, that's how simple I am, 我以为既然他们都是基督徒,肯定是相信这段圣经的,那时候我以为所有的基督徒都相信圣经。结果,长老对我说,啊,让我们试试。我后来才知道,我这是test他呢,他们其实并没真实的信心真信这段话。当然我也没有得到医治。

只是,我后来经历了许多神的医治,不是靠长老们祷告,我去教会聚会不代表我对教会领袖们有什么信心,no, 他们也许还不如我信神,我只是去敬拜神,人可以说话不算数,但是神是算数的,他说若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命聚集,我就在他们中间,确实如此。

回复 | 2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29 11:24:56

你若过翻开圣经的《约翰福音》,耶稣基督清楚地讲了很多属灵的奥秘,我们作为信徒,也就是因为信而真实经历他说的应许而已,没什么特别的操作,如何呼吸,如何吐气纳气之类,如果遇到这类,我敢打保证,肯定是heresy,因为不是直接因为简单地用心灵接受耶稣基督而received的,而是某种模仿,这种模仿就像虚拟的世界永远不是真实世界的再现,而是another reality。

你谈到的那位Helena Blavatsky介绍的spiritual知识,很显然是new age的东西,与东方的灵修本身相通,与真正的基督教信仰毫无关系。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09:38:52

"我觉得没什么,人和人之间如果不能放开说话很没意思,我欢迎你放肆发言,总行了吧?我是literal 思维哈,说话算数的,从过去到现在,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心里决定了如此行的,我说过我是个简单,认真的人,if I say something, I mean something. 很多人不习惯这点,并非我头脑或者心灵简单到不知道人间善恶,而是我感到人那样活着太没意思,大不了被人哄骗欺负一下,so what? 我的人生,能干干净净地活完就是美好的。"

活着,我最不喜欢弯弯绕。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6-29 09:32:19

etheric body跟Theosophy有关。Theosophy: any of a number of philosophies maintaining that a knowledge of God may be achieved through spiritual ecstasy, direct intuition, or special individual relations, especially the movement founded in 1875 as the Theosophical Society by Helena Blavatsky and Henry Steel Olcott (1832–1907).


你说的神迹,是不是也是属于a knowledge of God may be achieved through spiritual ecstasy, direct intuition, or special individual relations?

因此,对我来说,都是narrative,当然人选择相信,我也尊重。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29 09:19:09

哈哈,看来这个etheric body是和meditation, 气功之类有关的概念,基督徒不需要知道这些概念,和我们的信仰毫无关系。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