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余东海的博客  
中国大陆民间儒者  
        https://blog.creaders.net/u/1902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知其不可而为之 2021-02-22 19:24:20

知其不可而为之

 

在客厅发了一个思考题:“春秋战国之时,堕落之势已成,孔孟为什么仍然栖栖遑遑周游列国、游说君主和推销王道?是脱离现实不了解当时的社会和历史大势,不能预知行道无望?是他们对各国君主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东海自答如下。

 

孔孟当然明白春秋战国之堕落,行道机会之渺茫。但他们仍然不离不弃,不懈弘扬儒学、追求王道,总而言之可以用清儒陆陇其先生的一句话回答:“圣贤之救乱世,如慈母之伏死子。有一分未絶,亦不肯丢手。此便是孔子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之家法。”(《四书讲义困勉录》)

 

明儒吕坤说:“知其不可为而遂委心任之者,达人智士之见也;知其不可为而亦竭力图之者,忠臣孝子之心也。”(《呻吟语》)知其不可为而亦竭力图之,这是忠臣孝子之心,也是圣贤救世精神。

 

儒家不问可不可为,只问应不应为。只要值得为、应该为、份所当为的事,就当仁不让地为之,死而后已。追求王道本身,既是成德成圣的功夫,又是内圣修养勃勃不容已的表现。

 

其次,天下很多人和事,可不可为,不可必,不绝对,圣贤不会把人和社会看死。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晨门对孔子的评价,不无道理,未必中肯。《论语》中这个晨门颇有智慧,应该是个隐于市的隐士。知其不可为而不为而委心任运,正是道家人物的特点,故用“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个与道家相反的特点形容孔子。

 

正人善人可能变坏,坏人也有可能改良。佛教说:“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对他人的理念品德也当作如是观。孔子对于各国君主自有相当了解,但不会看死他们。不把人和事看死,也就不会把社会看死。关于可不可为,《朱子语类》中有一段对话值得学习,特录于左:

 

“或问:孔子当衰周时,可以有为否?曰:圣人无有不可为之事,只恐权柄不入手。若得权柄在手,则兵随印转,将逐符行。近温左氏传,见定哀时煞有可做底事。问:固是圣人无不可为之事。圣人有不可为之时否?曰:便是圣人无不可为之时。若时节变了,圣人又自处之不同。又问:孔子当衰周,岂不知时君必不能用己?曰:圣人却无此心。岂有逆料人君能用我与否?到得后来说‘吾不复梦见周公与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时,圣人亦自知其不可为矣。〔广〕”

 

另复须知,宣传、追求王道,即使当世不能成功,也可以影响天下,示范后世,在寒冷的长夜为天下后世播下了火种和春天的种子。东海有偈曰:

 

知其不可而为之,为之未必必不可。

为之不可自有得,千秋万代受惠泽。2021-2-22

首发于东海儒钟公众号

大人启蒙读本.jpg


浏览(108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诸子百家中,儒家最实诚------不诚无物微论 2021-02-22 18:51:50

诸子百家中,儒家最实诚------不诚无物微论

 

余东海

 

历史有其趋势,大势之所趋向,圣贤豪杰莫挽。时运就是大势,大势根于人心。人心所向,小流氓都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人心不附,大圣贤也只能悲凤泣麟,自叹道穷。------东海律

 

 

真善美,真居第一。真未必善美,善美必须真。不真则不诚,不诚无物,不诚无善。不真不诚则假伪,是儒家大忌,亦人道大忌。假伪的东西具有本质的丑陋性和虚弱性,无论怎样貌似美好和强大一时,都是有限的,不可持续的,经不起思想追问和正义打击。

 

诸子百家中,儒家最实诚,论理纪事都强调诚实,论理没有寓言,著史不许虚构。这种实诚扎根于于儒家文化的至诚的原则。

 

程颐先生说:“诚无不动者,修身则身正,治事则事理,临人则人化,无往而不得志之正也。”(《二程粹言·论道篇》)北宋诗人郑侠有诗《论诚》:“万事以诚立,不诚心不专。诚心非铁石,铁石被诚穿。”东海有一副赠给友人的嵌名联:

 

能动人能格物能感天能造命,诚于极至奇迹显;

多读书多为善多求真多明理,德到高崇大道通。

 

不仅此也,《中庸》以“诚”为天道第一特征,以“诚之”为人道第一要义,强调“至诚无息”,警示“不诚无物”。天不诚,宇宙不能运转;人不诚,生命无法延续。故儒家以“不诚”为为人为政之大忌,天子无戏言,君子无戏言,儒经无戏言。一切虚妄不实的言论都属于戏言。

 

儒经无虚,可以破除百年来一个普遍的误会,认为尧舜是被神化、圣化的人物,这是是以现代人之心,度古圣人之腹。尧舜之前的人物姑不论,其它学派如何说尧舜亦不论,孔子所编之书经中的尧舜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任何神化。尧舜作为圣王,凭的是他的言行和政治之中正,不是孔子刻意圣化的。

 

不诚无物,包括不诚无命。不诚之人,寿命会缩短,生命不能久延;后嗣会丧失,血缘无法久续。《麻衣相法·相心》说:有心无相,相随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这里的相,原指相貌,理解为生命现象,包括肉体相和意识相,此言照样成立。

 

不诚则无心,无心则无命,轻则生命脆弱化,身心多病,行尸走肉;重则生命彻底丧失,魂飞魄散,消灭无遗。相反,圣贤君子至诚,故生命力特别强大,特别经得起折腾,自身普遍健康高寿,后嗣绵延永续不绝。

 

不诚则妄,妄言妄语妄信妄行都是妄。妄语即戏言,指一切不诚实、欺骗性的言语。除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方便妄语,妄语都有罪业。在佛教,未得言得,未证言证,或自诩受天龙鬼神供养等语,以诳愚人,以取利养,都属于大妄语,其罪很重,死后当入大地狱。

 

姑不论死后如何,妄语有罪业和恶果,符合儒理。一切非诚实的假话、非善良的恶语、非正义的邪言、非真理的邪说都可以纳入妄语的范畴。古来所有歪理邪说的发明家、理论家、宣传家都属于大妄语者,各有各的大恶业、大恶果和大恶报。

 

诲淫诲盗都是大妄语,恶报都很大。著邪书诲暴君,导出极权主义暴政恶制,罪孽和恶报自当更加深重。法家集大成者韩非,马学大宗师m恩,都没有什么具体的恶行,但一生都很不幸,或死于非命,或死于恶疾;都无血脉延续,或完全没有,或一传而绝。而且连累它们家人受罪。这就是大妄语业的报应。

 

不诚无物,是道德真理;失民心者失天下,是政治真理。然须知三点,其一、从不诚到无物,从失民心到失天下,都有一个过程;其二,不诚和失民心的程度,不易判断;其三,成气候的邪教恶势力,有其特定意义的诚意和民心。诚于邪恶也是一种诚,愚民刁民暴民的支持,通过邪说洗脑、舆论愚弄等恶性手段获得的支持,也是一种得民心。

 

历史有其趋势,大势之所趋向,圣贤豪杰莫挽。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时运就是大势,大势根于民心。民心所向,小流氓都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想不成功都不可能;人心不附,圣贤豪杰也只能悲凤泣麟,望着芸芸苍生扑向苦难的深渊而自叹道穷。

 

注意,马学马制虽然邪恶,并非完全不得人心。相反,在马帮成长、成功过程中,真诚信奉支持者很多,很多人是真的以为马学马制伟光正,值得为之奉献乃至献身,马帮的崛起和成功遂势不可挡。现在知识群体和弱势群体中,固然有很多人虚情假意阳奉阴违,但仍然有不少人是真诚地信奉马学、支持马制的。

 

儒家说诚,多指天道天性之诚,即良知之诚。然复须知,真诚崇拜信仰邪恶,也是一种特殊状态的诚,可称为恶习之诚。正如王夫之先生所说:“天下相师于伪,不但伪以迹也,并其心亦移而诚于伪,故小人之诚,不如其无诚也。”

 

例如,极左分子和小金朝人的信仰崇拜,固然毫无良知之诚,却也并非虚情假意,那就是典型诚于伪,诚于邪。王夫之感叹王莽时代之伪:“呜呼!伪以迹,而公论自伸于迹露之日;伪以诚,而举天下以如狂,莫有能自信其哀乐喜怒者,于是而天理、民彝澌灭尽矣。”(《读通鉴论》)毛时代和小金朝有过之而无不及。

 

诚于伪,诚于邪,诚于恶,归根结底归到天性良知层面,还是不诚,大不诚,背诚而驰,故终归于无。不诚无物,虚伪邪恶的东西,无论怎样庞大猖獗一时,都是难以持久、没有未来的。邪恶的信仰和支持者,轻则饱受折磨,深陷苦难,重则自绝未来,与邪恶势力同归于无。2021-2-21余东海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www.bjs.org/


浏览(29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愿推赤心,共求自由----儒家应该怎样对待自由派 2021-02-21 17:26:12

愿推赤心,共求自由----儒家应该怎样对待自由派

余东海

 

论文化之品质,仁本主义最高,其次人本主义,其次佛本主义和道本主义,其次良性神本主义,其次国本主义,其次民粹主义,恶性神本主义,最次物本主义。

 

与之相对应的群体是儒家、自由派、佛道徒、耶教徒、爱国贼、民粹派、伊教徒、马列派。儒家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近交远攻”,以尽天责!近交,就是与自由派和佛道两家交往。

 

儒家和自由派都是正派。论正义性,除了儒家,自由派最高。两派虽然文化政治立场不同,但不矛盾,在自由方面完全可以建立一定共识。

 

双方目前虽然力量皆弱,却是当代吾国最重要的两个文化群体,对于未来中国都有相应的代表性。儒群思想、道德要更好地成长,更好地复兴儒家,重建中华,就应该对自由派的思想行为有一定的了解和理解。自由派也不能昧于儒家。

 

为此,双方进行和平的思想争鸣和商榷就很有必要。特以程颢先生劝王安石的一句话,与双方共勉:天下事非一家私议,愿平气以听。

 

自由派对待儒家的态度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二:一尊儒,一反儒。反儒派的伎俩有二:一是炒鲁迅、胡适们的剩饭,一是道德诬蔑,人身攻击。但自由派反儒,反的往往是他们虚构起来的靶子,与真正的儒家没什么关系。

 

对于两种自由派,儒家可以区别对待。对尊儒派当亲近之,共同致力于自由追求;对反儒派不妨疏远或存异求同,更应该辩异求同,把儒家思想、道德真相揭示给他们看,唯独不宜敌视。这方面欢迎儒生们向东海学习。

 

东海本来大肚能容,对自由派又特别容忍。无论是否故人旧识,任凭他们怎么态度无礼或批判无理,我都毫不计较,或温言相对,或一笑了之。有儒友认为没必要那样客气。儒友有所不知,我不是客气。

 

我是从自由主义转向儒家的,虽与自由派文化立场大异,政治立场有异,但我深知,论德行,自由派批判现实、反对极权最勇敢,奉献精神最充沛,对自由事业贡献最大。儒家对自由派自有思想批评的必要,但还没有道德批评的资格。德行方面,儒家群体应该向自由派好好学习、致敬。

 

其次,我与自由派颇有感情。东海还是老枭的时候,有两大爱好:一骂马,二维权。国内外自由派朋友给了我很多很大的支持和声援。这是让我一直感念的。

 

只要对方是豪杰之士和自由志士,无论怎么批判我,怎么误会我的思想和品德,我都不会生气,不离不气。无论对方态度如何,我都保持友好,以对待亲属和朋友的态度相待。如颜回:“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或如子贡:“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则引之进退而己耳。”(语见《韩诗外传》)

 

当然,难免伤心。于世俗的误解,早已完全无动于衷,别说解释,连一笑了之的“一笑”都欠奉。因为我深知,误会误解总是难免的。孔子就被当时和后世无数人误解,之后还有无数的误解等着他老人家呢,我辈被误解,算得了什么。然而,来自亲友和自由志士的误解,仍然会让我遗憾和伤心。

 

顺便指出自由派一个比较比较普遍的错误:制度决定论,唯制度论。自由派强调制度的重要没错,错在对文化领导人的重要性认识不清。

 

对政治品质、国家品格作用最大者有三:文化、制度、领导人。好制度要建设成功,背后需要好文化,前面需要好领导。不仅建设礼乐制度需要领导人非常好,建设民主制度也需要领导人相当好,美国的宪政,俄罗斯和台湾的民主化,就离不开华盛顿、戈尔巴乔夫、蒋经国三位领导人的努力。

 

文化、制度、领导人三者之中,文化才是决定性的。其实,真正的自由主义也明白文化的根本性,明白民主制度是由自由主义和人本主义导出来的。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五个价值观,就植根于人本主义文化体系之中。唯制度论者不明文化的决定性和道德的根本性,难免滑向文化虚无主义和道德虚无主义。

 

思想争鸣的时候,道理最大。东海真言直发,指出某些自由派思想误区,希望一些朋友不以为忤,并欢迎反批评,虽最有道理就听谁的。2016年郑州思想沙龙出版二十年纪念集,东海曾奉题一首七律,特录于此,以与自由派共勉。诗曰:

 

长夜茫茫待启明,中原廿载聚群英。

左争右论风雷激,下索上求肝胆倾。

扫地斯文期共振,仁民有道望同行。

自由理想良知士,历尽劫波发正声。2021-2-21

首发于东海儒钟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cgi-bin/home?t=home/index&lang=zh_CN&token=629234306


浏览(50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2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