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人参花的博客  
不装,不拍,不扁  
https://blog.creaders.net/u/2333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我差点成了人贩子的囊中之物 2022-02-11 16:20:17

我一直保存着一幅油画,名字叫“祈祷的少女”。为了这幅画,我差点成了人贩子的囊中之物。

那是我刚工作不久,和我们院一位同事一起去上海出差,参加一个什么会。会议结束后,我们一起坐船游了黄浦江。应该是初春的季节,我穿了一件米黄色的薄呢外套,同事为我拍了照片。我站在船头,迎着凉凉的江风,没心没肺地咧着嘴笑。

游完黄浦江回旅社的路上,看见路边有卖画的。一大排画儿,我检阅般地边走边看。当我走到这幅“祈祷的少女”面前的时候,一下子走不动了。我被画上的少女凄凉悲哀的眼神深深地牵动,不忍走过,好想拥抱这个悲惨的灵魂。毫不犹豫,我掏钱买下了这幅画。

这是幅挺大尺寸的油画,暗色的木框,没什么包装,仅有两根绳子中间捆了一下,方便用手拎着。

我回程的火车票是第二天上午的卧铺票。同事要多留几天,不与我同行。我的室友是一位会议上认识的北京姑娘,姓王。见我额外多出一幅巨大的行李,很仗义地要送我去火车站。

我俩一早在旅社门口等公交车。那趟车直达火车站,应该很顺路。但是不巧的是,正值高峰时段,几趟车过来都是满满的。我手里拎着巨大的油画,眼睁睁看着车离开,挤不上去。小王建议坐出租。于是我们改乘出租。

但是,已经有点晚了。

到了车站,我的那次车已经开走了。我只好改下一趟车,肯定没有卧铺了,只好硬座。

上车把我的画安顿好。我坐在靠窗的位置。

很快上来了不少人。我邻座坐了一个中年男人。高个子,精瘦,一双眼睛滴溜溜转着。满嘴的黄牙,浑身的烟气。我被呛得不由地向里边挪了挪,他马上跟着挪过来,还是紧紧挨着我。我只好再往角落里挤,直直地靠紧座位后背。心里想,这一路这么漫长,该怎么忍。

车开后,中年男人开始往车窗外看,好像窗外光突突的田野很吸引他。他把一只胳膊支在我面前的小桌子上,若有所思地手托着腮帮子,歪着脑袋,脸正对着我的脸。我被死死地环住,动弹不得。他一嘴的烟气,直冲着我的脸喷。

我屏住呼吸,窒息得快不行了,忽然听见有人跟我说话。原来是坐在对面的小姑娘。

男人收回了胳膊,坐直了,闪开了缝。我满心感激地看着这小姑娘。她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圆圆的脸,红嘟嘟的小嘴,说是在校学生。我深信不疑,也没觉得当时不是寒暑假,她不上课有什么不妥。

小姑娘很热情地开始和我聊。几分钟后,就套出了我是单独旅行,因为这幅画,错过了原来的车,家里并不知道我会晚到,等等。我尽力保持和她对话,生怕不说话了,那男人又把胳膊支过来。

很快,说得口干舌燥。很自然地,小姑娘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掏出两瓶矿泉水。自己喝一瓶,递给我一瓶,还殷勤地替我拧开瓶盖。

我谢过她,接过瓶子,正打算喝。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体会一下,是没有烟味儿了。

我这个人对气味特别敏感。那男人明明紧挨着我坐着,怎么闻不到烟味儿了?他难道不呼吸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转头一看。那男人正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我,满嘴的烟气都不喷了。再看那小姑娘,无限殷切地望着我,好像喝了瓶里的水,才是众望所归,不负重托。

我迟疑了一下,把瓶子放回桌子上,突然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举头喝一口水了。我继续说话,发现小姑娘谈兴已无,只频频喝水。还不时举瓶示意我喝。

我开始注意环绕着我坐的这几个人。回想起来他们上车的时候,都空着手,没有任何行李。小姑娘也只有斜挎的那个小包。

去趟上海,啥都不买?至少买幅画呀?我用我本来就不多的心眼儿琢磨了琢磨,意识到,这些人可能不是来旅行的,是来工作的。空着手,好拿别人的行李。

小偷!

发现被小偷盯上了,并环绕着,我倒放心了。我没啥可偷的呀!带的钱基本花光了,旅行包里只有换下来的脏衣服,唯有这幅“祈祷的少女”,是最值钱的。我得看紧点儿。

我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画儿,也不聊天了。

大家都不言语了,感觉怪怪的。烟气也明显淡了不少。

下一站到了,徐州。几个人齐刷刷站起来走了。关键是,小姑娘抓起来给我的那瓶矿泉水,拧上瓶盖,也带走了。看都没看我一眼,和刚才的热情温暖,判若两人。

回到家,洗洗睡了。暗自庆幸自己够聪明,及时识别了小偷,保卫了这幅画。完全没有想到,江湖比我想象的要险恶得多。

第二天去上班。我撒了一桌子带回来的上海糖,开始对着围过来的同事们,讲我路上的诡异故事。

听完故事,大家都沉默了,齐刷刷地,都用无限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像看傻子一样。这些同事都比我年长,其中一位最年长的女同事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傻丫头,真高兴你没喝那瓶矿泉水,不然,丢的就不是那幅画,而是你自己了!”

惊恐之余,回家再仔细看这幅画,更感动了。

冥冥之中,这幅画预警了我可能的前景。如果喝了那瓶掺了迷魂药的水,在黑暗中跪地祈祷的人,可能就换作是我自己了。


8883D56D-9521-4996-8593-7968AE3CA557.jpeg



浏览(12731) (106) 评论(6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诺山 留言时间:2022-02-15 20:24:03

大概是老毛去世前后的那一段时间,我还很小,在北京光天化日之下差点被人拐走。想想后怕。

回复 | 0
作者:倩影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2-15 11:09:12

我这个是老太家里的事儿,不是老太把孩子弄丢的。是年轻的夫妇俩,忙着逛街淘货啥的,把孩子丢了。找不到,没办法,回去再生呗。又生了孩子。后来遇到孩子,没有残废,就是蓬头垢面很瘦,还好。赶紧领回家。说低头看到自己失散的孩子那一眼,那个父亲差点伤心死。我听着都伤心。我每次回国,我的孩子寸步不离,我牢牢地抓着。孩子的推车,我都不让保姆推,我自己推着。我真怕!

回复 | 1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2-15 06:58:54

你总算出来了!还以为你被封了呢。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2-15 06:50:05

还有万里挑一的黑吃黑情况。人不贩我,我不贩人;人若贩我,我必贩人。有个坏女孩被中年妇女拐走了,这个坏女孩将计就计,反手将中年妇女卖给了一个老光棍,捞了一笔。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2-02-15 06:39:52

惨!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倩影 留言时间:2022-02-14 20:30:34

@我教会有个老太,大概是香港来的吧。。。


几年前我听过几乎一样的:

由公安人员说。

1. 老太带小孩出街玩,小面包车经过把小孩绑走。

2. 父母多方寻找若干年。

3. 接受现实而生多一个。

4. 父某天到某城出差,一小孩乞丐抱腿。父本很厌烦要推走小孩,但见小孩眼巴巴泪旺旺看着,父终认得是儿子--- 已经被杜哑,腿被打断。


也许是同一个故事的不同包装。但是,更可能是我国此产业链的又一个小小案例。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2-02-14 16:10:31

我估计你这个事情是1990年左右。

记得80年代在读大学时看过电影《牧马人》,其中说一个姑娘是四川人,也是逃荒到北方,被人娶妻。我当时有点不理解的,一个南方姑娘怎么可能愿意到北方生活。毕业到四川,有次坐火车去北京,从绵阳上来的一个老太太坐在我对面,我问他去哪里,她说去郑州,因为女儿被拐卖到河南某地,她说了具体情况,她大女儿被同村人拐卖到哪里,她大女儿又把小女儿拐卖过去。老太太大骂她大女儿,她大女儿还过来和我们尴尬地打个招呼。我主要是问老太太北方吃面,杂粮习惯吗?生活比四川还差怎么能忍受。她就是说没有办法,生孩子了,可恨的是大女儿为了几个钱又把妹妹骗去卖了。我问她政府不是反对拐卖妇女吗?她说没人敢管,北方人很齐心,都很坏。


回复 | 1
作者:Johnny Walker 留言时间:2022-02-14 15:00:29

这两天刚看到的一招:万一发现已懂事的孩子失踪,赶紧报警,称孩子被“地下反党组织拐跑了” --- “我这两天刚发现孩子与这些人来回传反动信息,刚教育了几句,孩子赌气就干脆跟他们跑了。。。。。。” 然后, 你就等着孩子被神速找回来吧。

回复 | 4
作者:倩影 留言时间:2022-02-14 10:02:01

我教会有个老太,大概是香港来的吧,她有个亲戚,就在深圳丢了孩子,逛个街,孩子丢了。他们夫妇在深圳待了好久,实在找不到,没办法,回香港了。几年后,那个爸爸去广州什么的,突然路边一个要饭的孩子拖住他的腿,一看,是自己的孩子,我的天呐,伤心死了!

她说,那个孩子丢的时候,已经5岁了,他认得自己的父亲,如果再小的孩子,不认得自己的父母,也就完蛋了。


回复 | 3
作者:千户侯 留言时间:2022-02-13 21:50:31

如果省部级官员的女儿失踪,那全国的公检法都立刻会接到红头文件。没有到这个级别的只能自保,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子女,认识到社会的险恶。人贩子也会在酒吧附近伏击。

回复 | 1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16:01:51

“课外单独辅导了好几十次”。看到这里我有点不厚道地笑了笑。

回复 | 1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16:00:57

前辈进清华不是没道理,工科这么厉害。你太太应该很自豪吧?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22-02-13 15:59:06

应该关注,感谢每一个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关注。希望以后会有改善。

回复 | 2
作者:巴山人 留言时间:2022-02-13 14:19:13

最近关注八孩女,点击文章进来一看,差点成为八孩女的人居然是你!幸亏你还是很机智的。

回复 | 2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12:39:28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学生也不傻,没有一个不和我亲近的。到最后毕业到北京本校会考的时候,全班学生在前门大街全聚德顶了两张全席,还不知道哪儿弄的车,把我全家接去,胡吃海塞了一顿,那次我第一次喝贵州茅台。

事后我夫人说,靠,你这个老师没白当。她可忘了当初我接函授班的时候,她是一脸的不屑。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12:31:33

给学生讲三极管放大原理,我一般从电子管讲起,如果学生有点儿无线电电波知识,那就好办了,一说就懂、一点就透(我的无线电知识,小学五年级就学会了,在东城区少年之家无线电班学的),这帮电老虎哪懂啊,所以虽然课堂时间不多,课外辅导着实费了我一番力气,把吃饭拉屎的劲都使出来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11:41:44

别说吃饭,有个湘妹子,她娘是某个县的电力局党委书记,长得贼漂亮,就是脑筋笨了点儿,就三极管儿放大原理那一段儿,我课外单独辅导了好几十次,最后才明白了,刚听明白那次,高兴得不得了,在岳麓书院专门给我买了件纪念品,说是谢谢我。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11:33:30

我这些学生电老虎还真厉害,有一次我上课时随便聊了聊湖南的岳麓书院,毛泽东曾在那就读,结识了蔡和森何叔衡等人……没想到到星期天几个学生开了辆面包车过来,拉着我到岳麓书院玩了一天,还外带请客吃了道长沙名菜辣椒炒肉,据说毛泽东特别爱吃,湖南人离不开辣子。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2-02-13 10:43:04

是很经典。延伸之意是,世上最愚蠢的人,莫过于不停的讲道理的人。姑且不说它的道理是否有理,即便真有理,也没必要让别人也认为它有理。偏偏中国这种人特别多。

学说话容易学闭嘴难。


回复 | 0
作者:人参花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9:30:42

“三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太经典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9:13:01

这一闲不要紧,生出两件大事儿来,一件好事、一件坏事儿。好事儿是碰见了一个“读书人”,坏事儿就是遇到了“小偷团伙”的围攻。

俗话说,年轻人怕闲不怕累,中年人怕累又怕闲,老年人怕累不怕闲。

所谓三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8:18:00

由于教学非常轻松,对我来说函授出差如同带薪旅游,每天上两节课,大把时间到处乱逛,学生也很支持我,因为我一开始就对他们讲明了,我尽力而为,最后保证大家全体毕业。其实我从心里看不起这些后门函授生,不过好人还得做。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8:13:22

我讲课无论讲什么,从来不备课,有个习惯,把讲课提纲记在烟盒上,外号儿烟盒老师。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5:23:32

高等数学,别说这些函授生,就是我在本校讲课的时候,刚入学的大学生都喜欢听我讲课,基础课在大教室。

这里有个原因,原因是我的“高等数学”从一开始就是自学的,当初怎么入的门儿,难点在哪儿,重点在哪儿,自己当初怎么整明白的,记得一清二楚,给学生讲课,无非把自己曾经的思路重新整理一遍,说出来而已。所以学生普遍反映我讲课有什么“亲和力”,这是有个湖南湘妹子大学生说的。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5:09:32

当时的《电工基础》、英语都是热门课,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专门聘请不知哪儿划拉来的“专家”讲《电工基础》,一看见我就破口大骂,讲得那叫什么呀,驴唇不对马嘴…啰嗦、肤浅。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4:45:21

另外,我给学生上基础课,从来不备课,那点儿玩艺早就滚瓜烂熟,就说高等数学,当初为考研究生,把苏联最权威的高等数学习题集(吉米诺维奇)里的习题从头到尾做了个遍,电工基础更不用说,那是老本行。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2:52:49

总之这一个班的学生就是后来俗称的“电老虎”的后代。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3 01:37:19

别小看这些个“函授生”,一个个都大有来头儿,大多是两湖各基层、中层电力系统的实权官员,诸如配电站站长、那个县电力局局长、党委书记、副书记之类的公子、小姐,一个个倍儿有钱,相比之下我到成了最寒酸的了……


回复 | 0
作者:焚琴煮鹤. 留言时间:2022-02-13 01:07:24
如果被骗到鸟不拉屎的穷山沟,铁链子往脖子上一锁,任你多聪明也没辙。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2-02-12 19:32:21

这种骗子团伙我遇到过好多次,不过没你这么严重,都是些小打小闹,加上我腿功厉害,跑得快又有点儿功夫,所以从没吃过亏……

有一次是在湖南长沙,大约在198几年,我研究生刚毕业,在大学当老师,当时学校学生不多,系里为了“创收”,在湖南、湖北办了几期函授大学,学生毕业后,国家给予大专同等学历。地点设在长沙一中,也就是临时租用一个办公室、一间教室、一间宿舍。一共一个班,40多个学生,我一人招呼两门课,高等数学、电工基础……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