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顾的新博客  
顾晓军,已出版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顾晓军小说》【一】、【二】、【三】、【四】、【五】  
网络日志正文
再证于起诉莫言如丧考妣之公知系脱裤放屁 2024-03-21 22:42:38

顾晓军 再证于起诉莫言如丧考妣之公知系脱裤放屁.png

再证于起诉莫言如丧考妣之公知系脱裤放屁

 

    ——随笔·五千零六十一

 

  今天,我再给大家介绍篇雷乐天的〈从毛星火诉莫言案 「统制派」和「皇道派」之争〉。

  虽,我并非赞同雷乐天的观点,然,至少雷乐天所言之「『统制派』和『皇道派』之争」,说明了长平等所谓的公知于毛星火起诉莫言如丧考妣,确属吃饱了脱裤子放屁——找事做。

  且,还是种公然认爹。我就不懂了,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公知们,如今咋就落魄到了——要认专认爹的人做爹(这岂不成了孙子)。

  本篇〈再证于起诉莫言如丧考妣之公知系脱裤放屁〉之前,我已著〈莫言怎么就不能起诉,毛左就不是人吗?〉、〈驳长平,兼论莫言、文革、毛左〉、〈莫言必将倒掉,无论是否有文革或其他〉(介绍了李承鹏的〈看文坛那把大火,烧出几多舍利子)、〈嫉妒莫言?我有本钱!辱骂我,你有「权」〉(附了笑蜀的〈为什么我说踢开胡编闹革命是一种宿命?〉)、〈从韩寒杨恒均郭文贵看莫言及鲁迅的明天〉、〈美国汉学家告诉你:为什么我们要批评莫言〉(主要转发美国汉学家林培瑞的文)、〈顾晓军喜见某文怒骂公知群力挺老五毛莫言〉(转发了一位不知作者之文)。

  我就这么一篇篇攒,韩寒(最终被赶出网络)、杨恒均(最终被判死缓),都是这么做成的。

  当然,莫言倒掉,并不等于我就能怎样。

  然而,我始终以为:评判小说好孬的权威,就应该是——有创新能力的写家,或者是有广度或有深度的看家(如果是既有广度又有深度,那就更好,这是一种难能可贵),而不是如汪曾祺以及莫言之类的、自己连小说也写不好(专指汪曾祺等)、或几乎每一部都在抄袭前人(专指莫言等,详见〈顾晓军喜见某文怒骂公知群力挺老五毛莫言〉一文之后所附的那位不知其名之作者的五千多字之长文)之类的阉货。

  在〈嫉妒莫言?我有本钱!辱骂我,你有「权」〉一文后,有网友跟帖道「找个能推荐你的人,有资格竞争诺贝尔文学奖,拿到奖再说这些,可能更有力」。我想回,谢谢你的善意(其实已回了,我自己又删掉了)。

  为什么要删掉自己的回帖呢?因为,想获诺贝尔奖,是一回事;而想掀桌子,则是另一回事。

  想获诺贝尔奖,是因为——网友和顾粉团的朋友们推荐我,我欠大家的人情,我总得想方设法还上这份人情吧。

  而想掀桌子,则是因为——像《查特莱夫人的情人》,这一类几乎已被世界公认的作品,却从来就没有入过诺贝尔奖评委们的眼;而像获得了诺贝尔奖的约恩·福瑟(2023)、安妮·埃尔诺(2022)、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2021)、露易丝·格丽克(2020)、彼得·汉德克(2019)、奥尔加·托卡尔丘克(2018)、石黑一雄(2017)、鲍勃·迪伦(2016)、斯韦特兰娜·亚历山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维奇(2015)、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艾丽斯·芒罗(2013)、莫言(2012)等之流,请问又有哪一个可能、在世界或在其本国的文学史中拥有一席之地呢?

  诺贝尔文学奖,其实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无味,指诺贝尔文学奖其实不具有文学价值的代表性;可惜,则指那丰厚奖金毕竟可以办不少事。于我,至少可还清人情了。

  总之,被长平等公知欺骗的民众,在不断深入的探讨中,总该看明白了——于毛星火起诉莫言,如丧考妣的公知们,纯属大脑不正常,或吃饱了脱裤子放屁找事做。

 

              顾晓军 2024-3-22

 

【附】雷乐天:从毛星火诉莫言案 “统制派”和“皇道派”之争

 

毛星火要求莫言赔偿每位中国人一元“名誉损失费”,合计15亿人民币。

起初微博用户“说真话的毛星火”在网络上宣称将起诉莫言时,不少人只是以丑角来看待他。等到白纸黑字的诉状面世时,人们才知道他是玩真的。当胡锡进称之为一场自我炒作的民粹闹剧后,他扬言要起诉胡锡进。当围观者只能在毛星火和胡锡进之间二选一时,诉讼输赢已经不重要了。无论谁赢得诉讼,这个国家都已经输了。

已故民运人士陈子明曾借用日本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统制派”和“皇道派”之争,对当代中国的相似意识形态景观作过一段精辟刻画:前者主张调和国内矛盾,实现对党政军民学的“统制”,致力于对外争夺“生存空间”,而另一派则鼓吹“打不过鬼子就杀汉奸”。如是观之,“汉奸”就是莫言,毛星火就是皇道派,胡锡进就是统制派。

正如皇道派认为,对天皇的亵渎就是对日本民族的侮辱,就是对他们自己的冒犯,毛星火也认为,对毛泽东的贬低就是对中国人的贬低,就是对他本人的贬低——他称莫言的一大罪状是其“贬低中国人民”,却要求莫言“向毛主席道歉”。正如皇道派以下层愤青为主,毛星火也是籍籍无名的网络青年写手。正如皇道派刺杀的对象是社会地位与之悬殊的内阁总理大臣和三井财阀理事长,毛星火攻击的对象也是社会与之悬殊的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兼中国作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刺杀和诉讼纵不可同日而语,但诉讼只是“讨奸”的起点而已。毛星火早前就宣称:如果莫言没被处理,他就要用暴力手段惩罚莫言;他还表示:如今社会被资本扭曲、物欲横流,他愿效法用鲜血和死亡来唤醒民众。暴力、鲜血、死亡——毛星火不难在三岛由纪夫自编自导自演的《忧国》(1966年)中找到共鸣。片中主角(三岛由纪夫饰)在1936年皇道派反对统制派的“二·二六政变”未遂后剖腹自杀,而三岛由纪夫本人也随后在一场未遂政变后剖腹自杀。在煽动政变的檄文中,三岛由纪夫谴责物欲横流的日本社会“堕落”,要求自卫队成为一支捍卫日本天皇和民族传统的军队,而非美国的附庸,然而应者寥寥——毛星火在微博上的拥趸也不过胡锡进的九牛一毛。

在以胡锡进为代表的统制派眼中,主张自下而上推翻资本主义和议会政治、通过“清君侧”实现“昭和维新”的毛星火及其拥趸,此番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企图暗中夺权,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统制派固然不满“大正民主”的政治乱象,但总力图维护既存社会等级和政治秩序。胡锡进在“鸽派”外交官吴建民大使罹难时致以哀悼,在大作家莫言遭起诉时为之辩护,如今遭到皇道派围剿,堪称“尊毛讨奸”的首坛祭品。

其实对于“汉奸”莫言来说,诉讼和非议不啻为另类的荣誉。萨特不仅曾遭起诉,还曾被在香榭丽舍大道游行的法国退伍老兵索命。主张废除自卫队的大江健三郎和在鸡蛋和高墙之间永远站在鸡蛋一边的村上春树,都被日本右翼视为“卖国求荣”。若将大江健三郎的政治主张移植到中国,就相当于要求解散中国人民解放军。毕竟若连为国服务的自卫队都得废除,“听党指挥”的武装力量就更没有理由存在了。比起大江健三郎的敢言,以笔名“莫言”提醒自己“少乱说话、少惹麻烦”的管谟业几乎是政治上的哑巴。

可就是哑巴,也陷入文字狱中了。在当代华语文坛上,从阎连科、严歌苓到方方,关注人类境况和社会批评的严肃文学作家并不罕见。莫言之所以首当其冲,无外乎是“枪打出头鸟”。毛星火对莫言的“汉奸”指控,并非他的发明。自从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来,指责莫言为“文化汉奸”的声音就不绝回荡在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乌有系”媒体周围。不过,彼时中国舆论空间尚且呈现出一番相对多元的景象——袁腾飞还在《百家讲坛》,毕福剑还在央视主持,茅于轼还未出走加拿大……采取民粹排外话语和极端激进姿态捍卫中*政治垄断甚至鼓吹复辟经济垄断的乌有系,毕竟游离在建制派主流之外,甚至还曾因拥戴“阅青史/问中华儿女/谁来接班”的太子党薄熙来而一度遭到关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厦将倾非一日之功。从与之争锋相对的“南方系”自由派媒体在2013年《南方周末》特刊事件后一蹶不振,到周小平、花千芳等民族民粹主义意见领袖参加2014年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从2016年《炎黄春秋》编辑部被“腾笼换鸟”,到2019年天则经济研究所被迫关闭,从《英雄烈士保护法》(2018年)、《爱国主义教育法》(2023年)出台,到将“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行为列入《治安处罚法》处罚范围的意识形态立法……自2013年《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出炉后,在高墙缝隙之中生长起来的中国公共领域,就在一语双关地意义上日益“乌有化”。那些从“旧时代”里一路走来的文化名流们,记者或律师,学者或作家,要么销声匿迹,要么四海为家。莫言的舆论困境与日俱增,终于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就在2022年,乌有系要角司马南还曾碰瓷莫言“文学作品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说,称文学作品也可以用来唱赞歌。

文学作品当然可以用来唱赞歌。问题是司马南们礼赞的究竟是什么——套用陈独秀《敬告青年》提出的六点命题——自由还是奴役、进步还是保守、进取还是退隐、普世还是锁国、实利还是虚文、科学还是迷信?从乌有系无限热爱金氏朝鲜、一贯敌视改革开放的立场来看,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该来的总归还是来了。始终微笑的刘和珍君终究还是被打死了,大隐于市的莫言终究还是遭起诉了。但遭起诉的不仅是莫言,还有莫言作品的出版社,还有出版社的文化审查机关,还有指导文化审查的文艺政策,还有制定文艺政策的领导人,还有领导人所遵循的路线方针,还有路线方针的总设计师。在这场意味深长的政治审判中,静坐在被告席上的是一个时代的寂寥背影。

在中国公共领域“乌有化”的过程中,2018年通过并施行的《英雄烈士保护法》功不可没,也是毛星火起诉莫言的主要依据。顾名思义,该法保护的对象是英雄烈士。但值得注意的是,该法并未附有《一份应予保护的英雄烈士名单》,甚至未对“英雄烈士”的范围予以明确。

《英雄烈士保护法》有两处涉及英雄烈士的描述。第七条规定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纪念、缅怀英雄烈士的永久性纪念设施”。按照人民英雄纪念碑150字碑文的说法,“人民英雄”指的是1840年至1949年间斗争和革命中的“牺牲”者。按照这一定义,起草碑文的毛泽东本人显然不在其列。因此,贬低毛泽东并不构成对该法的违反。

该法第二条对英雄烈士的描述是“近代以来,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促进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而毕生奋斗、英勇献身”。如果“毕生奋斗”而未“英勇献身”者也在受该法保护的英雄烈士之列,且我们认为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共武装夺取政权的事业符合“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促进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的描述,那么引用《英雄烈士保护法》起诉贬低毛泽东的言行,确有依据可言。

然而,毛泽东并非惟一因此跻身受保护英烈名单的人。这份名单至少应当包括中共武装夺取政权过程中功勋卓著的七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如此一来,违反《英雄烈士保护法》罪大恶极者,实非毛泽东本人莫属。且不谈高岗、饶漱石、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等“开胃小菜”,毛泽东在1966年《炮打司令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中不点名地批判刘少奇、邓小平“何其毒也”,从此引发全国范围内声讨“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和“第二号走资派”邓小平的大规模点名批斗,显然违反《英雄烈士保护法》第二十二条关于“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公共场所、互联网或者利用广播电视、电影、出版物等,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的规定。

在党领导一切——垄断公共场所、互联网、广播电视、电影、出版物的中国,能够对英雄烈士或者任何一个人造成最大侮辱和诽谤的,必然是党的领导,而不在于时时事事处处受到党的领导的一介文人。文革期间侮辱和诽谤刘少奇者不计其数,但没有谁能够比“一句顶一万句”的毛泽东动用国家机器对刘少奇施加更大的侮辱和诽谤。因此,继起诉莫言和胡锡进后,起诉案情更为重大、情节远为严重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主谋毛泽东、刘少奇专案组组长周恩来以及“三七开”毛泽东的历史虚无主义始作俑者邓小平和陈云等等,已经刻不容缓。根据《英雄烈士法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上述英烈的“近亲属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即便近亲属不提起诉讼,检察机关也可以依法代行。

话说回来,根据“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促进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这一描述,将孙文、黄兴、蔡锷、宋教仁等列为英雄烈士,将慈禧、袁世凯、溥仪、汪精卫排除在外,大概并无争议;但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共武装夺取政权的事业是否符合这一描述、中共“老一辈革命家”即建政元勋是否属于英雄烈士,本身就值得商榷。

关于新中国的建立是否具有“人民解放”而非“打江山、坐江山”意义上的合法性,刘晓波和王希哲《双十宣言》(1996年)已经作了令人信服的解答:中国***政权革命的合法性,取决于是否兑现和捍卫1945年国共《双十协定》中“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及党派平等合法”的条文。如果取代国民政府的是多党联合执政的民主政府,国共内战就是一场中*领导的解放战争,为之牺牲者就是当之无愧的英雄烈士。如果不然,那就正如莫言在辽沈战役纪念馆的题词:“炮火连天,只为改朝换代;尸横遍野,俱是农家子弟”。中国历史上为改朝换代而死的人不计其数,但朱元璋不算而孙文算英雄烈士,原因就在于前者不具有后者所具有的“解放”意义。

“解放”为评价一个人是否属于“英雄烈士”的标准来看,毛星火不仅没有维护真正的英雄烈士,恰恰反其道而行之,为假英雄、真败类唱赞歌。毛星火引用提到莫言小说反映出中国食人风俗,作为莫言“贬低中国人民”的证据。中国食人现象并无事实上的争议,问题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如果毛星火们以食人为耻,就应该以鲁迅《狂人日记》中“四千年来时时吃人”为耻,就应该以充斥着大规模食人现象的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为耻,就应该为毛泽东为耻,就应该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追求科学和民主的潮流为荣,就应该为八十年代“新启蒙”和八九民运为荣,就应该以中国民主运动中涌现出来的英雄烈士为荣。

毛星火要求莫言赔偿每位中国人一元“名誉损失费”,合计15亿人民币。假如莫言因为写作中“贬低中国人民”造成的“名誉损失”就需赔偿如此巨款,难以想象一个中国人民带来不可估量的生命财产损失的人应该如何谢罪,而对这个人的顶礼膜拜又对中国人民构成多么严重的贬低。在他们眼中,数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和全民族的贫穷落后,成就了一位伟大的爱国者而非罪恶的祸国者,这难道不是最为彻底的恨国党、真支黑和逆向民族主义吗?

四十多年前,《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将毛泽东的是非功过分为“革命”和“建设”两个部分来评价,试图与“建设”时期的“错误”划清界限;三十多年前,一批知识分子试图实现他们当年参加“革命”的民主初衷;这一尝试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中国也进入到一个新闻言论出版相对宽松的时期。然而随着质疑天皇神圣不可侵犯的声音在过去十余年间被逐渐消失,事态终于恶化至如今人们只能在毛星火和胡锡进之间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地步。可无论是对莫言发起死亡威胁的毛星火,还是呼吁增加至1000枚核弹头的胡锡进,都在将这个国家推向绝壁,而全体国民都将为之付出代价。广岛和长崎的幸存者知道:在高墙崩塌的片刻,所有鸡蛋都将被碾压得粉身碎骨。

 

浏览(81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顾晓军53 ,64岁
来自: 1953年之南京
注册日期: 2021-10-19
访问总量: 1,428,82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网购顾晓军新书
最新发布
· 人生何处不拼搏?
· 由郝蕾表演课想到
· 法国CAC40指数暴跌二日及可能的
· 马斯克和他的女人们及马斯克的妈
· 裸是潮流、美是方向,国人终于在
· 端午节之奇思乱想
· 读顾晓军的“三角恋”小说
分类目录
【转载】
· 普京大势已去【顾晓军看俄乌】
· 美国汉学家告诉你:为什么我们要
· 网友讨论:文革算不算是一种民主
· 让我们来更深刻地了解美国
· 一文看懂以色列哈马斯之局势与走
· 2023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揭晓【转】
· 【转载】顾晓军是先知先觉
· 马斯克的星链可以让普京的核讹诈
· 普京「精于战术 拙于战略」已经
· 越来越看不懂的俄乌之战
【小说】
· 快过年了,怎么办呢?
· 大玩家许家印妄图玩残中国
· 许家印被抓前的傍晚
· 差一步与差十步
· 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精
· 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精
· 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精
· 顾晓军小说:语焉不详
· 《顧曉軍小說【五】——玩殘歐·亨
· 《顾晓军小说【五】》之首篇:美
【视频】
· 【繁花-简版】一个半小时看懂整
· 顾晓军长跑到了十里长堤(视频)
· 顾晓军长跑到中山陵(视频)
· 顾晓军长跑到玄武湖(视频)
· 顾晓军长跑到了莫愁湖(视频)
· 长跑到了大报恩寺(视频)
【勘史】
· 朱自清长子被镇压与历史总是负重
· 朱自清与拒绝美国救济粮,看吴晗
· 批判秦晖:批判「劣根性」姓顾不
· 杨恒均案最新内幕
· 「打倒鲁迅」就是要打倒鲁迅制造
· 王朔也算批鲁迅?我扒掉了鲁迅的
· 鲁迅该钉在中华文史的耻辱柱上
· 茅于轼传(调侃篇)
· 资中筠批判(移民问题)
· 鲁迅不是新文化运动倡导者
【文学评论】
· 顾晓军的另类“校园爱情”
· 短篇小说二次反转的经典【转载】
· 「伪装者」等及谁可能获诺贝尔文
· 鲁迅的「救救孩子」太牵强
【创作谈】
· 「顾晓军」之纪实
· 纪念上网十七周年(也说诗)
· 小说中的闲笔
· 文学入门及指导
· 小说当有构思 切忌随意性
· 我为何一定要玩残欧·亨利
【随笔】
· 马斯克和他的女人们及马斯克的妈
· 裸是潮流、美是方向,国人终于在
· 端午节之奇思乱想
· 劝君莫骂毛少将与也谈老蒋为何放
· 刀郎郭德纲现象与顾晓军杨恒均及
· 开放「地摊女友」「男性根浴」定
· 花无百日红,又传姚明被连夜带走
· 思考:说了也没有用与没有用也要
· 再证于起诉莫言如丧考妣之公知系
· 一体两子宫,也有两阴道、两玉体
【征文】
· 征集《顧曉軍小說【五】——玩殘歐
【书讯】
· 《顾晓军传》依旧,《顾晓军纪实
· 《打倒鲁迅》一书之代序被台女博
· 《顧曉軍小說【五】——玩殘歐·亨
· 新书《顧曉軍小說【五】——玩殘歐
【评论】
· 读顾晓军的“三角恋”小说
· 【转】顾晓军的双重“仙人跳”
· 谈刘军宁、何清莲、秦晖等
· 比较双向反转小说《麦琪的礼物》
· 世事如局局如戲,好看好看【转载
· 顾晓军的《大脑革命》影响着高考
【文学】
· 由郝蕾表演课想到
· 腌笃鲜
· 小小说〈杜鹃花落〉的「巧思」与
· 2023年11月8日
· 〈许家印被抓前的傍晚〉之自辩
· 我为琼瑶及小说说几句
· 「顾晓军的双重『仙人跳』」
· 杨绛为何要诋毁张爱玲及其他
· 顾晓军小说之篇目的自辩
· 蹭诺贝尔奖热度与想发财
【社会学】
· 人生何处不拼搏?
· 美国人的思维、政治,太可爱且太
· 轰动全美,川普定罪、还可能被迫
· 写在美国革命的前夜
· 理想破了、有洞了,也可、也能补
· 建议取消教师节及公务员等称号
· 陷阱、色诱、误导与「谋略第一人
· 刘军宁算公知吗?
· 唐宋明在哪?有必要吗?与杨恒均
· 坦然面对文革,也坦然面对可能的
【经济学】
· 法国CAC40指数暴跌二日及可能的
· 切莫怀疑人生,房价涨跌完全属于
· 披露以肉偿租2.0版是否涉盗隐私
· 徐波的故事与徐波式自信不符合经
· 骗:洗钱、养套杀与许家印及范冰
· 道琼斯跳水,有头部迹象,当小心
· 川普又吹大牛,道琼斯会跌掉三万
· 金融知识普及:货币价值与货币成
· 卖水卖成首富(2023中国10大富豪
· 「先生您就是一面照妖镜」
【哲学】
· 现代(愚)人无须繁文缛节的逻辑
· 「神的旨意」与「自然法则」
· 哲学与社会认知标准的多重性及融
· 人类社会认知标准的多重与选择
· 再谈「美国不仅属于美国人」与主
· 「顾晓军主义哲学」的叁个方法论
· 「自由」之思想阐述
· 「顾晓军主义」究竟是啥主义?
· 「顾晓军主义哲学」之诞
· 与严家祺(其)商榷:人类起源由
存档目录
2024-06-01 - 2024-06-18
2024-05-01 - 2024-05-28
2024-04-01 - 2024-04-29
2024-03-02 - 2024-03-28
2024-02-01 - 2024-02-28
2024-01-02 - 2024-01-30
2023-12-03 - 2023-12-31
2023-11-01 - 2023-11-30
2023-10-01 - 2023-10-30
2023-09-01 - 2023-09-29
2023-08-03 - 2023-08-27
2023-07-05 - 2023-07-30
2023-06-02 - 2023-06-30
2023-05-02 - 2023-05-31
2023-04-01 - 2023-04-30
2023-03-01 - 2023-03-31
2023-02-01 - 2023-02-28
2023-01-02 - 2023-01-31
2022-12-04 - 2022-12-31
2022-11-01 - 2022-11-29
2022-10-01 - 2022-10-30
2022-09-03 - 2022-09-30
2022-08-01 - 2022-08-31
2022-07-02 - 2022-07-29
2022-06-02 - 2022-06-30
2022-05-01 - 2022-05-31
2022-04-01 - 2022-04-30
2022-03-01 - 2022-03-31
2022-02-02 - 2022-02-28
2022-01-04 - 2022-01-31
2021-12-01 - 2021-12-29
2021-11-01 - 2021-11-30
2021-10-19 - 2021-10-3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