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全球化和中美博弈 2020-08-30 00:05:26

人类关于全球化的探讨实践,并不是现代文明的一个现象。 古罗马,如果交通工具中有现在的飞机,恐怕那时就会是全球化了。 美国有位富豪,Peter Thiel,他的洞察是过去几十年,人类过多的投入到了虚拟世界,也就是计算机驱动的网路世界, 而在物理世界,进展缓慢,比如跨洋飞机航程,还是那个速度。 过去几年里有段时间,我每月都会飞亚洲,顺便回上海看父母, 深切体会他的这个洞察,如果美国飞上海就三小时,那该多棒? 我希望这一天快到来。 我的问题是:物理世界人跟人的互动到了某个程度,那么以计算为主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虚拟世界是不是也需要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然后shift,再进入到一个物理世界的快速发展, 人是不是需要在mind和价值观层面先ready? 我想荷兰,西班牙,葡萄牙,大英帝国等等,这些原来的航海大国,早就开始了全球化进程, 陆地上,蒙古,和奥斯曼帝国也是。 问题是历史上的全球化的失败是不是物理先行,mind和价值观根本没有ready? 这是个大的框架问题。 当然经济,创新,市场,安全等等这些都会是带来各种变数和abuse, 我称为engineering tradeoff, 但是在一个complex大系统里, 大的框架是明确的, 我认为mind和价值观层面的ready是物理世界持久进步的必要条件,否则一场战争就又摧毁了物理世界,然后又是下一个周期。 这倒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旧的不去,新的不会来。中国的郑和下西洋呢?是守旧还是迎新,我这里就不展开了。 


说到engineering trade-off 或者abuse,我想最近的美国股市非常有代表性。 不知道人们注意没有特斯拉股价的表现?尽管人们最关注美国股市领涨的usual suspects, 苹果,亚马逊,google,微软,facebook, 我个人对特斯拉股票的走向更感兴趣。 TSLA最新的市值是4000多亿美元, 有分析师预测,TSLA三年后会是10000亿美元市值公司。 我想,这是不是代表,物理世界是不是会进入一个更快的发展进程?老实说,我认为虚拟网路世界应该停停,消化消化,完善一下,资源应该倾向于物理世界的发展。 这方面接下来我会关注两点:第一,什么时候TSLA被加入DOW指数,第二,目前虚拟网络世界的这几个吸金公司,会不会有部分资源转入TSLA和其它物理世界快速发展的技术领导者。 


这篇我先写这些是想说明,不管人们对政治的热情如何高涨, 人类文明总还是向前的。但是,mind或者价值观层面没有准备或者铺垫好, 全球化是不是总是会带来战争和毁灭呢? 我想在这个大框架下,看看中国,美国在当今全球化下的博弈。 


要理解全球化,就需要对国际地缘政治做深入的研读,才能获得对全球化这个复杂大系统有更好的理解。国际地缘政治流派有很多,网友们感兴趣可以google。我想提供另一个角度, 也就是全球化是不是一部分最顶级精英设计计划控制整个地球的资源,甚至发展到外太空的一个过程? 我认为是的,就像原来荷兰,葡萄牙,西班牙,大英帝国,是有顶层设计和为了获取和控制地球资源目的的。 如果人们认为全球化是个自然进步现象,那么就不用再深入,听天由命吧。我发现有这样一群人,不信上帝, 信进化论, 相信全球化是自然进步现象,不是人为的设计。 但是又不愿意听天由命, 天天高喊理想,相信人自己,人定胜天。 Which is which? 既然是自然进步现象,怎么又要人定胜天呢? 多浑的思维?


我认为,正在被reset的全球化neoliberalism是美国西方打败苏联后,很自然的延伸,其实福山那篇”历史的终结“以一个受雇文人的工作责任,写的很清楚了。 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反而被放到一边了。意识形态的争斗也让位于闷声发大财了。 neoliberalism在本世纪初的美国和西方成了不可置疑的主流,当然也带着中国一起玩玩。 如今,中美争斗,这一小部分neoliberalism精英们的全球化获取和控制地球资源的大方向,变了没有?我认为没有变,只是需要reset,原因是我认为,neoliberalism精英们是相信自己的,玩的过程中,金融搞的太工程化了, 把real pricing mechanism给搞乱了, 也就是把美国西方资本主义发展的的本质基础-市场pricing这个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给打破了。 这个得归功于中共的国家重商主义的异军突起。中国的国家重商主义和美国西方neoliberalism相信自己的精英们是同床异梦,具体就是中国生产提供廉价物品,美国西方那些精英们继续玩虚拟经济,金融工程化。 彼此各怀鬼胎,结果是中共不愿意光生产,也想玩虚拟,美国西方吃惊,咋啦,你玩出口不是很好吗? 这个同床异梦合作机制不能持续了。 被打破过程中获利的人当然不会检讨,但是普通人,贫穷差距在民主选票政治制度下,这个就绕不过去,因而需要reset。 reset在我看来有两种路径,一是承认金融工程过火,检讨,修订新的法律和regulation,显然这个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尤其是中国如果还能继续提供廉价产品,把获得的美元继续回流到美国国债,那么这个还是可以继续玩下去的。 但是习近平主席和他的中外顾问和支持者们,心中不服,不愿意继续给人打工,也想玩虚拟,更想参与定规矩。 一段争斗,来来回回,习近平主席的“无我” 带来了死局僵局,川普2016被要求这个misson,搞了大半天,只能叹息,再叹息。 人啊人, 怎么可能心想事成呢?那么就是第二个路径, 全球economy reset, 我们看到的疫情,中美最新的博弈,川普新态度,ANIFA and BLM, 放到这个大背景下来审视, 我想我看出了这个路径, 也就是干脆强力控制, 不走回头路,更不检讨。 我想疫情的不消除会让每个国家都要逼人打疫苗,那样技术上控制人就实现了第一步。 中美之间双方会一直push,但是这种push在我看来就是讨价还价,还是game,川普连任或者不能连任,我认为中美关系都会是妥协和消停。 全球化新的路径,全球实时控制所有的人, 一个全新的模式就会出现,伴随着数字货币和5G, IOT, AI, 人类进入新的模式。川普只是让美国在这个接下来的路径和模式里优先而已, 他改变不了进程。 在这个新模式和路径里,我根本看不到中美会打大仗的可能性。 以前我写过多次bloody nose,目前我认为可能性也是非常小。 


这个新路径要给国际地缘政治专家一个排序。 所有国际地缘政治理论中,我最喜欢John Mearsheimer约翰 米尔斯海默教授的offensive structural realism. 这个理论的最关键点:地球不可能会有一个统一的911号码可以打。 也就是说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一套,联合国再怎么样,也不能取代每一个实体国家的主权和自我管控。 因此每个国家都会注重自身安全,然后注重自己所处的区域,最好是变成自己区域的强权,对别的强权最好是containment。也许很远的将来,这个会改变,伟大的习主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会取代每个主权国家, 目前看不到,而我认为将来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我还要更进一步,在我看来,人类的演变,基本都是帝国之间的轮换, 而帝国的root总是某个部落或者族群的发展动力企图。越是人为发明的族群组合,越是缺乏战斗力或者越嘴硬。 比如中华民族,是个后人发明的组合名词,不具有intrinsic价值,也就是南方和北方和东西部, 并没有天然的 essential nature联系, 因此为了这个人为的组合,需要花费巨大的资源管控和硬凑合。 美国这个国家开始的时候以基督新教为主,吸纳其它各个族群,但是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应该能告诉我们, 花费巨大的资源管控和硬凑合是一回事,天然的 essential nature联系又是另一回事。 


回到本文开头的内容,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都要继续发展,也要协调。但是人的mind真的能calm和ready? 如果没有最高价值层面的绝对和一致,人的mind如何才能calm和ready呢? 我想新的全球化模式和路径,也就是reset的计划目的是有一个sub计划的,那就是用高科技完全管控人, 那样人calm也好,不能ready也好,就无关紧要了。网路upgrade每个人的疫苗,就像微软操作系统的病毒patch,calm or no, ready or not, not a control problem at all.


我想最好不要引向传统战争,我认为战争也不是这些设计者们的目的。人类历史上的全球化都会带来战争, 我想这次会是个创新, 核武加病毒武器,会让所有的人,包括始作俑者们不会选择战争,更不会是传统战争。如果我的这个判断成立,John Mearsheimer约翰 米尔斯海默教授的offensive structural realism就会是大流行, 老先生这套containment理论真棒,非常了不起。我认为,接下来的看点是中国和美国都会千方百计拉拢全球其它国家选边,站队, 尤其是中国所处地域的国家, 每当这种拉拢变成战略执行,拉拢投入越大,越深,越广,战争也就慢慢远离我们而去了。 其实美苏冷战从来没有变成热战,就是双方投入巨大拉拢和贿赂其它国家,完全是一种设计和选择。 我一直喜欢冷战时代的间谍小说和电影,接下来我们人类又会多很多这样的实例和题材,那样也蛮好,我这个half empty contrairan是这样看和准备的。


前两天跟新歌博聊到土耳其,想起我在土耳其的那些日子。在土耳其了解一战的惨烈,跟西方的narrative完全不一样。 很久以前我看Mel Gibson一部非常感人悲壮的一战电影,Gallipoli.  发生在土耳其。 电影主题曲是意大利十六世纪的巴洛克音乐作曲家Albinoni的Adagio in G Minor (Albinoni)。 两个版本。



浏览(1345) (6) 评论(6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9 17:53:44

很多事,只有你理解,包括对父母之深情。我很高兴我们没有插肩而过,这是冥冥中注定吗?唯独时间能够解释,我准备留给时间诠释一切。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9-09 16:29:18

Vanity and competition are human needs, down side is to allow human to fall into the trap of negative self love over time and events. Negative means defined by others. I never let others define me. My unique intrinsic property defines me as a human being. Nietzsche came up with will to power, I extended that my own definition. 5 levels of will define human life: will to live, will to pleasure, will to meaning, will to truth, will to death. Most people stopping before will to meaning. I feel I am right at between meaning and truth。God knows,thus sent you down, validating my journey. We are pure equal, god also arranging me to witness your path. if we both are not at the stage of meaning & truth, we may meet, but most likely passing through each other. I am just thrilled not pass through. I thank God!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9 15:27:41

在我读研的时候,我的室友为一件事无比苦恼,她用投硬币的办法想做一个决定。我在旁边看着,心中想,即使我用这种办法我也不会按照投币结果做决定,这方法根本无法适合我这种人。我喜欢鲁迅说的一句话,就是直面血淋淋的人生,我肯定会哭,但我不抱怨,不后悔,因为决定是我考虑了一切以后做的(有限的人能做的最好选择),人的高贵之处不就是有思想吗?思想本身就是在人生各种经历中体验,思考,总结而得到的。我们俩的交流本身纯属思想交流,你想的多,精神方面完美主义,我也一样,所以虽然一见钟情,但我觉得和性别可能没有什么太大关系。这是我细细思想之后觉得我们也许可以做朋友的原因,否则,我是不敢的,你知道原因。

If God brought us together, may He keep us in His grace!

If flesh brought us together, may God bring us under His grace!

If the devil brought us together, may God the merciful have pity on our souls, turn the evil to be a blessing!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9 15:06:18

人在灵魂层次能够交流到这个程度我想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所以,我也算豁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你这么坦诚说话这么多。不过按照我天生的个性这也是能做出来的,因为我下定决心只在神面前屈服——无条件surrender,这是已经心中做了决定的,唯独死亡能将我和我信的神分离,但是假如真如此,死亡不过让我和我的神真正在一起而已。我想你理解我这个心中的dedication,我不是因为宗教理由上的束缚,也不是因为道德意义上的光鲜,只是耶稣乃我良友,我爱他。至于人,我不欠他们的,他们也不欠我的,无论远的近的,我没有任何必要寻求人理解和欣赏——再说,即使一个人指望他人理解和欣赏,他/她能求得到吗?我对我的女儿说过,她说有小朋友在网上交流的时候说话让她很不舒服,我说告诉她stop,她说会不会让她不开心,我说,You should not care about that. Just be yourself, then let her judge to be your friend or not. If she thinks you worth to be her friend she will come back, if not, why bother? If you listen to me, you will have true friends, if not, your life will be miserable. The only thing you should worry about is to do everything with love, treat others as you want to be treated. 她很高兴,照我所说做,那个小朋友反而道歉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9-09 10:13:37

我平时基本上是一个恒温的人,稀有起落,从不抱怨,感冒发烧,病了不看医生,不吃药。我认为快乐的源泉在于不怨天尤人,我认为你也是这样的。另外你让我是感到勇敢的同类。以后慢慢聊,我很开心,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9-09 10:07:23

我经常想人跟人之间总是separated,内心深处deep down这种separation总是在那儿,这倒不是关系不好,而是some说不出的东西。我想是精神上的vulnerability, 渴望那种被完全接受who I am的真挚。我想这是神的设计,但是神总会安排至少另一个类似的人出现。我想在这个网上遇到你,是神的安排,让我感到我一直有的separation thoughts是真实的,的确会有一个这样的人。因此我想我们的friendship会是life long, 是赏心悦目的。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9 07:28:09

"哈哈, 平时我是个快乐,多兴趣的人,也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旅行,运动,打桥牌,听音乐,看战争片,下围棋等等,当然选择性系列读书。 You always remind me of separation thoughts. 也许在这个层面我也是个half full ”fake“, 哈哈!"

Fake or not, I don't know. You and me might be the worst "fake" among the multitude. Who knows, only God knows. 很多人很羡慕我,因为我很阳光,甚至有人说看见我就觉得很高兴(年轻时,现在都有人这么说过)。我女儿认为我是很happy的人,我想自己孩子的观察起码表明一点真实。

从我小的时候,我就希望远远离开人群去一个地方(当然我不知道去哪里),所以我曾经写过,我总觉得自己“生活在别处,到处找家乡”,等我信主,这件事才有了一个落脚的释然。我觉得我的快乐在于简单化处理一切,对人,我并非头脑简单,只是我愿意吃亏,so, for this kind person, 复杂的人反而觉得不好对付;对人生,我的快乐在于enjoy光明层面的,至于其他,totally 也许做不到,但是我努力shake off其他,因为我觉得对那些浪费时间不值得——人生既然短,选择值得的,avoid不值得的——这是一个完全理性的选择。我经常研究我自己,所以我想的比较多,赫赫,是否奇怪?

I don't understand why I remind you of separation thoughts, that's interesting.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9-08 21:58:58

哈哈, 平时我是个快乐,多兴趣的人,也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旅行,运动,打桥牌,听音乐,看战争片,下围棋等等,当然选择性系列读书。 You always remind me of separation thoughts. 也许在这个层面我也是个half full ”fake“, 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8 15:52:04

I must admit, we share too many similarities(我看了你的一些对话发现的),我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我妈妈没给我生个哥哥,神让他生到别人家去了

Choose to turn back to talk to you, don't want you to be lonely. I know what lonely feels like when you can't be understood. Similarities bring people together, but true friends accept each other just as they ar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9-06 22:04:33

the Carrington Event被discover是很奇妙的。阴谋论圈子里有人为trigger的说法。 我是相信各大国投入资源在研究,甚至实验的。最近我把哲学思想,科学技术,这些理论看作chasing game, 人定胜天的驱动, 也是人的free will活着human agency的function, 但是我是相信intelligent design, 也就是我倾向认为最顶端层面不是random。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9-06 21:59:27

是啊,信不信主也是自由,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人们通常把资源和和时间当作代价,那不是全部。人活着得失总是平衡抵消的,dedication才是唯一的不同。 你我如此同道,I feel moved。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0-09-06 20:54:09

全球化是人类一定会尝试下去的,数字化,全球化,无法阻挡。最近看到介绍 the Carrington Event的文章,我不知道这种现象的发生会对现代越来越数字化的社会影响有多大。

https://spaceweatherarchive.com/2020/08/30/a-warning-from-history-the-carrington-event-was-not-unique/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6 20:49:59

我先听了第二个视频,然后听了第一个视频的音乐。我发现第一个视频的演奏是如此“霸道”,因为无法作为背景音乐听,只好放下一切,闭上眼睛听,荡气回肠的音乐。

谢谢推荐。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6 20:46:02

.......“但是自由并不是人自己的特权, 个人自由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想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有人愿意以身试法, 愿赌服输,那才是自由的本质。 ”

我非常喜欢这句话。

在我做任何事的时候,我总是先考虑这件事是否是我想做的,然后我会考虑代价是什么。如果我觉得代价是我不愿意承受的,我就不做;假如我愿意承受任何代价,我就愿意做,甚至冒险。总的来说,我觉得反正最后不埋怨任何人,对自己也没啥好埋怨的,这是我信主前的人生哲学。现在有所不同,但是精神是一致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9-06 00:32:22

我说个接地气的事。 华为任正非最近再华为内部提出一个观点和思想: 要求华为研发用系统工程的方法,用三流元器件做出一流产品, 老兄,你说这个会不会成功? 这个恐怕就是人总是不能明白心想事成是不可能的。

最近在读

Title: Our Knowledge of the External World as a Field for Scientific Method in Philosophy

Author: Bertrand Russell

罗素在这个系列的序言这么说:

The central problem by which I have sought to illustrate method is the problem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crude data of sense and the space, time, and matter of mathematical physics.

对于人的free will和sense,自然的cause来说,人的knowledge of the space, time, and matter of mathematical physics是不是总是一个chasing game? 如果是的话,那么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理性主义,包括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等等,恐怕跟科学主义一样,也会是一个chasing game。那么chasing过程和进程中,异化,fake,abuse,等等就都会是自然的。 有什么会固定不变呢? 我想人的本性和自然的cause,其它都是methods而已。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5 20:08:15

上帝在用每个可能的现象或事件不断提醒人类,问题在于心灵麻木的人类是否有能力接受这些至关重要的信息呢?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5 20:06:33

人性会毫无拘束膨胀,一旦失去制约,社会制约,身体制约,精神制约。。。人无敬畏感就会变成恶魔。一点不错!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5 20:04:21

我也同意一个体制建构要把人性考虑放在首位,否则社会又不是管动物,植物,自然界,社会机构用来管理人!雨果和卢梭的确不同,一个只看到社会的黑暗面,使人们倾向于厌恶制度,另一个对人性了解透彻,甚至为自己的内心本质感到绝望。我本人欣赏个人刨析自我改进,因为只有这样,个体努力不断改善自己,而不是相互指责摧残破坏,人类社会才能有实质进步。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5 19:56:54

这也是我对法国大革命为什么会发生,以及为甚会如此结局所认为的法国特质。浪漫不是坏事,但会坏事。理想主义加浪漫就是毒品放在酒精里。在这里无论浪漫的中央集群法国还是集体主义的德国意志都选择大陆法律体系,其实质是崇信集体主义和经营集权。这与英美哲学体系截然不同。现在看来如果世界没有海洋法系,我个人感觉马克思主义可能更容易复活。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9-05 19:49:26

现代美国人恐怕不会像法国人那样愚蠢对待理想,以为暴力就可以解决问题,这也许是当代文明从历史上暴力革命中的最大的收获。这就注定支持默认暴力的极左民主党人无法获得国家权力的命运的宿命。美国人民相信欧巴和拜登八年,理想主义没有改善大家处境反而加深国家分裂。应当给别人一个机会,至少2016年美国人这么想,2020看到了这个方向的希望更会这样选择。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8-31 00:28:30

我的回复也拿过来:


是的,我对chaos theory, game theory,熵原理,研究都很深入的。 其实这些都属于complex system theory。 我学控制论的时候,对white noise有过非常深入的研究。 英国人最厉害不是顶层设计,尽管看不见的手理论是英国发明的。 英国最厉害的是习惯法,common law, 这本身就是尊重传统和约定,包括尊重殖民地原属地小共同体形成的规矩,所谓君子协定。 纯理性,rational anchor的至关重要性。 人不能一时兴起,觉得自己有个奇妙想法,就把过去的承诺都给推翻,那样的话,人类互相残杀是不能杜绝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8-31 00:26:24

把少博在我上篇的最后留言拿过来:

作者:Siubuding

在西方文明各流派中,Anglo-Saxons 最擅长的就是制度设计和间接管治,是否有个Spectre之类的Deep State 并不是关键。各利益集团在制度下的看似Chaos 的互动自然会有某些既定的Patterns,参考 Chaos Theory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os_theory. 这似乎是古罗马的传统。


西方的左派倾向于精细的社会工程控制,佼佼者是斯大林集团和希特勒集团,苏联和纳粹德国是两个极左政权。


右派倾向间接管治,而按Chaos Theory 调整。


上帝之手似乎是右派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30 21:00:30

最近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这次的疫情和中美争斗,会不会让地球人再次对信仰重视呢? 我想信仰的作用在和平闷声发财的年代是不被重视的,但是呢,在生死存亡时刻呢? 如果美国人由于现在的BLM和Antifa唤起了生死存亡的意识,找回信仰,那么中国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家和人民,会是不堪一击的。欧洲人虽然实用,但是他们的祖先是有信仰的, 要是他们也感到生死存亡呢? 他们恐怕也会找回信仰。 那么中国就惨了,我建议习主席,跪吧!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30 20:08:15

自由是相对于政府,甚至宗教的黑暗,压制才显得珍贵,这个中国人和中世纪欧洲人应该最有体会,但是自由并不是人自己的特权, 个人自由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想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有人愿意以身试法, 愿赌服输,那才是自由的本质。 不是free lunch,结果平等那样,那不是自由,那是人的理想,我称为人的贪婪的美妙语言包装和自我心理安慰。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30 19:58:03

再说几句这个话题。

好,浪漫主义和理性主义,什么主义,都市改变不了人的本性。 也就是说,人的本性中,什么都有,理想主义净化人的本性是徒劳的。 我就不信吉歌只吃一种味道的食物。 当今美国的woke现象的源头是法国浪漫主义,是针对启蒙的理性主义,为什么呢? 因为理性主义让一小部分发了大财,而且还要搞闷骚大发财,浪漫主义感觉就不对。 那么就在美国再来一次法国大革命。 但是呢在我看来,什么主义都是人为的, inner 和 outer form, 尤其是form of values,只能是从神灵哪来, 也就是人的形态和精神是被设计出来的,不是自己能怎么糊弄的。 人怎么能心想事成呢? 其实很好理解,要是每个人都是believe in self, 然后各行其是,人类文明会是怎么样? form of values, law and order总是必须的, 问题是破坏这个form和law and order最危险的是政府, 法律上最危险的是知法犯法,执法犯法。 因此当前美国的困境不是很简单就能去除的, 非常复杂的一个混合状况。 在我看来,不能认知人上面还有神灵是最主要的缺失。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30 19:48:36

接前面。

从人的精神和价值观层面,不从经济层面。 以后聊经济的作用。 浪漫主义和理性主义都是要靠自己,两种不同的思维争斗是自然的,尤其是切断了上面的神灵。 好吧,那就打吧。俄罗斯是个倾向浪漫主义的族群,而德国是个理性主义本性,英国是个实用主义,两者兼顾,法国呢,小资情调最流行。 还是卢梭最深刻,他认为政府的干预会把这些搞的up side down,会把人性中的恶全部又引出来。 结合帕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洞察,inner 和 outer form都会被搞脏。 果然如此。那位吉歌博对孟德斯鳩三权分立的驳斥完全是胡扯,根本不懂人的本性。 我上篇写的对西方左的认知,谈了很多人的本性会不会改的问题。 对人的本性会不会改没有得出明确的认知,就胡批政治理论,我不知说什么好。 孟和卢梭都对人的本性认知深刻才提出他们的理论。吉歌一个共产哲学思维,又要尝试那么多失败出丑的先辈们的花样,真无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30 19:37:26

理解法国大革命的背景,很多人也忽略法国浪漫主义的影响。 西方欧洲,启蒙的一个针对对象是宗教黑暗,但是另外一个是浪漫主义。 这些其实还是要追溯到古希腊的帕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帕拉图是讲人的内修,inner form, 亚里士多德重在外修,outer form。 内在也好,外在也罢, 上面是什么呢? 神灵。 意大利文艺复习和路德的宗教改革,还是导致百年宗教战争。 启蒙是为了解决无休止的对圣经的不同解读和遵循的纠纷争斗, 但是还是围绕god这个reference。 浪漫主义和启蒙代表的理性的争斗,很容易让人迷惑,似乎切断god和人的联系,人靠自己就行了。 结果达尔文的进化论得到空前的推崇和流行, 黑格尔的being to becoming给精英一个路径,人可以靠自己从被being到becoming, 不需要god了。 尼采洞察,上帝死了,是人杀死的。 司汤达,陀斯涅夫斯基等文学家们指出杀死上帝,人的道德就是去了锚,人没有了敬畏,什么事都干的出。雨果这之类停在揭露宗教黑暗的执着中。 而英国人不一样,务实,实用,工业化和对外殖民,德国人搞领土和族群统一整合,发展工业,连日本都加入,明治维新,工业化。法国呢? 出了拿破仑,还原一些族群元气。 工业化资本驱动,引出马克思的物质决定论。 国家nation或者state可以代表一个族群,但是怎么发展呢? 就引出各种政府管控机制。 关于政府这里不展开,只要从英国的common law和欧洲大陆的continental法律体系就能深入理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20-08-30 18:35:34

记得中国反制美国芯片制裁的理由是,美国芯片公司会失去中国的市场。 有意思吧,美国难道不是同样的理由,中国产品会失去美国的市场? 但是美国媒体就可以说这两种同样的理由,可以辩论。 中国呢? 谁敢说? 为什么就不能中立来看呢? 没必要偏某一方啊, it is what it it.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30 18:19:50

人人believe self到底会怎样呢? 会变成人人平等?法国大革命的致命伤。 美国现在可以说也可能会是第二次法国大革命,断头台都拿出来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30 18:15:38

我在文中写了,一个族群,部落变成empire,总是因为这个族群部落有着不同非凡的战斗力和动力,如果不信神灵的创造,那么这个族群部落就不会有气节, 不会感到自己有什么不同,就会好死不如賴活。基本生存必须是要精神升华才能强大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