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木桩的博客
  夜半钟声
网络日志正文
魂萦上海滩 (5) -- 文革中的那些邻居们 2017-12-03 17:29:17

   写着写着,就进入文革了。文革中,我家被扫地出门,搬进了上海靠近郊外的新村房,那里本来是一片农地,六十年代,政府在那片农地上建造了一大群五层楼的新村楼房,住户很杂,大部分是工人,职员,教师,劳动模范,机关干部,也有些各行各业的名人:电影演员达式常,漫画家乐小英(漫画《三毛流浪记》的作者),还有电影导演谢晋也住在那里。新村区有两栋楼和其他楼不同,那是用外汇购买的,住着一批印尼归国华桥,也有外汇支持的家属,我家就是其中之一。

   隔壁邻居是个孤独的老太太,大户人家出身,受过高等教育,年轻时做过国民党的什么妇女官,似乎是个蛮大的头衔,实在徒有虚名。想必老太太年轻的时候,锋芒毕露,爱出风头,喜欢抛头露面,谁能料到以后的事呢?49年后,她被送进了监狱,判了无期徒刑。据说在监狱里,老太太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思想改造得很好,减刑为20 年。老太太感激不尽,越加起劲地学习毛主席著作,还大谈心得体会,所以提前释放了,定为历史反革命。老太太出狱后住在北京女儿家,本该含饴弄孙,益寿延年,享受天伦之乐的。岂知那位共产党员女婿,一介七品芝麻官,狗眼看人低,冷言冷语,话里带刺,好像占了他便宜似的,老太太哪能听不出来?苦于寄人篱下,只得忍声吞气,女儿则敢怒不敢言。老太太也是有骨气的,不受这样的窝囊气,一赌气,来了上海。 老太太有个儿子在加拿大,是化学工程师,给母亲买了新村的一套房子,从此,我们成了好邻居。

   晚上,听到轻轻的扣门声,老太太来了,一脸笑容可掬,她是来拿“参考消息”的,我家里有从伯父家中拿来的“参考消息”,老太太很喜欢看。有一天,被楼上那个阶级觉悟高的邻居小赤佬撞见,说老太太是历史反革命,被管制的人,不能看“参考消息”。小赤佬去居委会告发,说发现了阶级斗争新动向,这下把老太太吓破了苦胆,再也不敢来拿“参考消息”了。我灵机一动,充当了传递员,把“参考消息”藏在怀里,衣服盖好,趁黑夜偷偷地溜过去,轻轻扣门三下,这是暗号,老太太赶紧开门,探出头来,左右张望,接过“参考消息”, 赶紧关门,拉紧窗帘,拧小电灯泡的亮度,像从事地下活动似的。

   楼下住的是三姐妹,高中考不上,工厂又不肯去,高不来,底不求,赖在家里做社会青年。她们的父母离异,母亲去了法国,给三个女儿买了新村的一套房。这三姐妹个个如花似玉,细皮白肉,娇里娇气,嗲声嗲气,烫着头发,穿着国外寄来的布吉拉,小脚裤子,尖头皮鞋,街坊邻居 批评她们“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这也难怪,那年头,革命宣传画中的人物,个个是胳膊粗壮的工农兵,一只拳头紧握在胸,另一只手臂高高举起 ,一脸的愤怒,穿的服装不是一身蓝就是一身绿,这才是最流行的风尚。

   电影导演谢晋住在隔壁一栋楼的四楼,他有四个子女。长女是弱智,看上去些许迟钝,倒也无别样。第二个是男孩,谢天谢地,是个聪明的孩子,高大英俊,不仅没有半点的痴呆,而且遗传了父亲的智慧,继承了父亲的行业,在一个文工团里工作。第三个和第四个都是男孩,一个叫阿三,一个叫阿四,这是两个智障孩子。 这倆兄弟长得非常像,双胞胎似的,外人很难分清谁是阿三谁是阿四。谢家雇了一个家庭教师,是个中年妇女,从教会来的, 戴付金丝边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邻居七姑八婆,背后指指戳戳,说她很坏,我看不出她有任何坏的地方,为何要去损她?心里有些许愤愤不平。有时侯在弄堂里,可以看到家庭教师带着阿三阿四,一前一后,阿三阿四斜着眼睛,歪着嘴巴,流着口水,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讲些什么。有些不道德的野蛮小鬼,在弄堂口侯着,见阿三阿四走过来了,便在后面扔石头,叫阿三阿四吃泥土,吃蚯蚓。。。

   谢晋的父亲当年胸前挂着牌子,写着“土豪劣绅”四字。他高大,挺拔,儒雅,庞眉白发, 拄着一根拐杖,俨然一付绅士派,悲惨的是,他在文革中服毒自杀了。谢晋的母亲平时深居简出,偶尔见到她,也是神态麻木,气色阴沉,不与人搭理,但是脸上那些精致的轮廓残余犹在,总也遮不住曾经的美人胚子。那天,她是从四楼的阳台上坠落下去而死亡的,怎么会坠落下去的呢?有各种说法,有的说是自杀,也有的说是被阿三阿四推下去的,听来实在有点不可思议,但是邻居说,人掉在地上了,阿三阿四在四楼阳台上拍手叫好,还叫大家快来看!竟然有人编派这种耸人听闻的故事,我不相信。我亲眼看到老太太面朝下,伏在地上,身上盖了一块白布,我不敢走近看,只是远远地撇了一眼,赶紧逃回家。那天晚上,脑子里不断浮现出白天见到的一幕景象,挥之不去,非常难受,晚饭也吃不下,想呕吐,结果发高烧了。

   新中国最优秀的导演,他的父母,一个服毒,一个坠楼。谢晋急急赶回家收拾惨局。楼前围着看热闹的群众,我也挤在里面。谢晋脸色惨白,面无表情, 没有哭泣,没有眼泪,没有语言。他急速办完事,随着殡车匆匆离开。人群里没有人讲话,而用眼泪凝视,用手帕都感到多余了。大家目送殡车远去,默默散开,拖着缓慢的脚步离去。那幕景象,不能不触动我,不能不触动人类最基本的良知。

   悲痛欲绝的人,他的悲痛却不敢表示出来,表示出来意味着更大的灾难,这是一个痛心的逻辑。如果说法西斯暴行留下了难以计数的血淋淋的尸体,那么文革的浩劫留下了难以计数的血淋淋的灵魂 。 

   每当逢年过节,父亲,隔壁的历史反革命老太太,15号里的漫画家乐小英,谢晋的父亲(自杀前),前楼那个“反动学术权威”,后楼那个“国民党特务”。。。反正都有名堂的,统统归在“牛鬼蛇神”的队列中。这些白发苍苍,儒雅斯文的老人,拄着拐杖,巍巍颠颠地去居委会集合报到,在毛主席像前站成一排,低着头,弯着腰,保持九十度姿势,洗耳恭听。那个马列大妈,不识得几个字,苦大仇深,神气活现,耀武扬威,大声训斥,严肃警告:不许乱说乱动,不许搞破坏活动。

   我问父亲:爸爸,你们为什么要搞破坏活动?

   父亲回答:我们老了,搞不动破坏了,搞破坏的是那些红卫兵和造反派。

   只要略有文明记忆的上海老一辈,一定记得,他们那一代的绅士精神,贵族文化,曾经被歌颂,被崇尚,被模仿,成为传统,成为遗传。可悲的是,文革时要从细末节开始彻底铲除, 从文明的一切精雅部位开始疯狂扫荡,用一种明知低劣的文化取而代 我是在旧文化和新时代的交溶中,圣洁和邪恶的厮杀中,高尚和低劣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用我一生的经历去认识这个世界,在崎岖艰难的道路上挖掘真金,在风雨迷茫中寻找真理

   如今的上海滩,往日的恩恩怨怨,曾经的磨难浩劫,早已烟消云散,我们已经很难再看到曾经留在人们脸上的那种悲哀,那种担心,那种恐惧。上海滩比任何年代都繁华热闹,欣欣向荣。人们喜气洋洋,出国风,买房卖房风,股票风,大妈炒黄金风,贪官炒小三风,学者炒造假风,孩子炒拼爹风。。。 人们的价值观念和我们以前追求的已经大相径庭了,我们已经变得非常现实了,非常功利了,非常市侩了,我们是不是太过于健忘了?

   让实实在在的事实有一次说话的机会,梦呓,痴心,期待,都已随风飘去,此地,挖个小坑,把故事埋葬 

      

     春花秋月何了,往事知多少?

    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玉砌应犹在,只是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此系列为芹泥所写,为友情所写,为爱所写 ,为我的万维网友们。。。




浏览(2356) (29) 评论(6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晶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8 16:02:03

您尽可放心 我从未想过回答他们. 您的院子是一个虚拟的平台, 客人相聚, 如果有同样的看法, 相逢开口笑. 如不能, 则过后不思量,哪里来的过节和仇恨呢? 在虚拟的平台上, 除非不知梦中身是客, 哪里有架可打呢?

我写的是多年来的想法. 而且写的很清楚"我一不懂经济学,二不懂写作. 不对之处...请多见谅指教!". 不懂求懂应该不是耻辱.

浏览万维年余 注册不过3周. 我已经写下了多年来想说的话. 您尽可放心, 我不会在你的博客上再发表任何评论. 和之前一样, 来无影, 去无踪.

又: 希望您能写一些关于数学的文章. 数学是我的最爱, 因为数学是最诚实的科学, 在那里面您不会再次委屈地说"我一介妇女,头发长,见识短". 希望大家想一想, 木桩能这样写, 证明她是伟大的.

祝您旅程愉快, 新年愉快!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2-08 15:58:03

您尽可放心 我从未想过回答他们. 您的院子是一个虚拟的平台, 客人相聚, 如果有同样的看法, 相逢开口笑. 如不能, 则过后不思量,哪里来的过节和仇恨呢? 在虚拟的平台上, 除非不知梦中身是客, 哪里有架可打呢?

我写的是多年来的想法. 而且写的很清楚"我一不懂经济学,二不懂写作. 不对之处...请多见谅指教!". 不懂求懂应该不是耻辱.

浏览万维年余 注册不过3周. 我已经写下了多年来想说的话. 您尽可放心, 我不会在你的博客上再发表任何评论. 和之前一样, 来无影, 去无踪.

又: 希望您能写一些关于数学的文章. 数学是我的最爱, 因为数学是最诚实的科学, 在那里面您不会再次委屈地说"我一介妇女,头发长,见识短". 希望大家想一想, 木桩能这样写, 证明她是伟大的.

祝您旅程愉快, 新年愉快!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2-08 15:56:49

您尽可放心 我从未想过回答他们. 你的院子是一个虚拟的平台, 客人相聚, 如果有同样的看法, 相逢开口笑. 如不能, 则过后不思量,哪里来的过节和仇恨呢? 在虚拟的平台上, 除非不知梦中身是客, 哪里有架可打呢?

我写的是多年来的想法. 而且写的很清楚"我一不懂经济学,二不懂写作. 不对之处...请多见谅指教!". 不懂求懂应该不是耻辱.

浏览万维年余 注册不过3周. 我已经写下了多年来想说的话. 您尽可放心, 我不会在你的博客上再发表任何评论. 和之前一样, 来无影, 去无踪.

又: 希望您能写一些关于数学的文章. 数学是我的最爱, 因为数学是最诚实的科学, 在那里面您不会再次委屈地说"我一介妇女,头发长,见识短". 希望大家想一想, 木桩能这样写, 证明她是伟大的.

祝您旅程愉快, 新年愉快!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7 14:34:47

》呵呵,咱只好装作不在意啦!为了你这里的安宁,咱一直等到今天才敢进来问好!看来你对咱的要求,比咱万维里是最让你木桩服贴的知识高人都要高,咱也可以自嘲还是自恋一把啦!咱好像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被人高标准要求。看来也一定是有原因的啦。算了算了不多说了,祝你一路顺风啊!

回复 | 0
作者: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7 13:31:43

亲爱的朋友们:

还有几个小时,我将登上回国的飞机,我没有时间一一回复留言,对不起各位了!

假巴,谢谢您的美诗,我珍惜,收藏了。但是我把您给金晶的留言删了,因为那个留言对寡人先生不公平,会引起争吵,非常抱歉,希望假巴不会在意吧?

来到我院子里的都是我的朋友,我有责任保护每一位,在我这里,谁也不要攻击谁,就算以前你们有什么过节,也希望趁着在我这里的好机会,大家一笑泯仇恨。

还记得这个故事吗?:“那是二次大战,炮火连天,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平安夜晚,一群饥寒交迫的德国士兵敲门求喝,小木屋的女主人接待了他们,没过一会,一群美国士兵也来敲门了,女主人也接待了他们,德国兵和美国兵是不共戴天的敌人,可是那天晚上,他们却互相敬酒敬烟,牵手唱歌。。。”

让我们过一个愉快的“平安夜”,拉拉手,唱起歌。

我爱你们!

拥抱!亲 !亲!亲!

回复 | 1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7 09:25:17

盼望、期待木博的下一系列。

艺海寻踪?或者是芳魂寻梦?……瞎猜的。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7 07:23:47

》木桩啊,咱先发一个中性的帖子,咱早就写好了的!本来想想,这样就结束了你的这个系列的。

木金火水伴着土,

桩桩备齐天地组。

舞靓笔妙千人睹,

俏展人间真情谱。

-木桩舞俏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2-07 01:51:26

木姐木弟是数学家&经济学家,勿妄言乃上善。

想打架的到别处打,这里开打只能是自取其辱。

回复 | 0
作者:寡人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2-06 20:15:51

原来你上面的评论“您这个干净的院子不是空谈政治的地方, 特别是同那些毫无经济学和数学头脑的人谈.”是冲着我来的,请问你是如何得知我毫经济学和数学头脑的?看你口气蛮大的,试问你是经济学家还是数学家?你说的“国民党的失败在于官僚腐败, 经济崩溃, 物价狂涨, 民不聊生. 败退后蒋介石自己得出结论:“非失败不可。”,全部来自共产党的洗脑,亏你还好意思说出口!从你推荐的那个链接我就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了-“郭家院子”是一个专门替中共站台,涂脂抹粉的博客,以前曾有一些网友怀疑它是中共的一个写作组,伪装成一个挺接地气的家庭博客,但不失时机掺杂一些中共的私货。那些五毛自干五的博客我几乎从来不看,一不小心看了也像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我这里也善意提醒你一下,不要以为你对木桩很友好,就获得了可以随便攻击他人的特权,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弄脏了木桩的庭院。我对不同意见还是有一定的容忍度的,但对来自五毛/自干五的任何挑衅,从不畏缩,不论对方是男是女。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06 16:15:45

文革后期我在中学高年级。学校里有一位女老师据说伪满时期是电影演员。那时她爆受批判,罪名是腐蚀工人阶级和革命干部。那时常有学生用小石子打她,虽然她不会受伤但受到严重侮辱。

但我那时见到她就称老师,后来她又开始讲课,我和一些同学还去她的教室向她祝贺。

多年后回想起来很为自己自豪。出国时还在香港拜访了她。

回复 | 0
作者:金晶 留言时间:2017-12-06 16:11:39

木桩您好!

一点误解: 我没有认为谈政治有错. 否则我不会推荐章诒和的 《往事并不如烟》 和 《伶人往事》 给您 - 那里面充满了艺术,爱,血泪和政治.

"空谈政治"是指当下流行的毫无经济分析的空谈及粗俗的"爆料". 政治的背后一定有经济发展和经济分配. 如果政治摧毁经济,政治就会自毁. 文革便是一例.

"国共对决中,他们是否站错了队" - 国民党的失败在于官僚腐败, 经济崩溃, 物价狂涨, 民不聊生. 败退后蒋介石自己得出结论:“非失败不可。”. 所以不能说千百万人当时站错了队. 除非去了海外, 1949年后,"站对了队"的那些人命运更加悲惨.

在历史的长河中, 政治走向和经济的走向迟早会汇合的. 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这个背景下诞生,30年后他们又因经济上的失败而先后自然解体.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们的生死. 蒋介石,蒋经国1949年后吸取失败教训, 推行民生主义,发展经济,促使台湾富强安定.

40年来中国大陆成功完成了从社会主义经济到资本主义经济的转化, 创下奇迹. 今天中共自称它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 实际上它更接近于一个有"点"腐败特色的官僚资本主义的国家. "社会主义", "共产党" 在那里已名存实亡. 今天有人把他当成真的共产党批判, 那可是唐吉歌德大战风车.

当今第一个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资本主义国家是挪威. 挪威的生活水平,富裕指数,人权状况,幸福指数,最和平国家等的排名均居全世界第一,连续多年被联合国评为最适于居住的国家,多次获得全球人类发展指数第一。

请读 -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977834&blog_id=187271&language=gb2312

幸福指数 (网上可查): 美国排名大约第15,中国排名50以后. 它们是世界第一,第二经济大国, 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我一不懂经济学,二不懂写作. 姑妄言之, 您姑妄听之. 不对之处, 请多见谅指教!

回复 | 0
作者:金晶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06 15:09:25

木桩您好!

一点误解: 我没有认为谈政治有错. 否则我不会推荐章诒和的 《往事并不如烟》 和 《伶人往事》 给您 - 那里面充满了艺术,爱,血泪和政治.

"空谈政治"指的是当下流行的毫无经济分析的空谈及粗俗的"爆料". 政治的背后一定有经济发展和经济分配. 如果政治摧毁经济,政治就会自毁. 文革便是一例.

"国共对决中,他们是否站错了队" - 国民党的失败在于官僚腐败, 经济崩溃, 物价狂涨, 民不聊生. 败退后蒋介石自己得出结论:“非失败不可。”. 所以不能说千百万人当时站错了队. 除非去了海外, 1949年后,"站对了队"的那些人命运更加悲惨.

在历史的长河中, 政治走向和经济的走向迟早会汇合的. 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这个背景下诞生,30年后他们又因经济上的失败而先后自然解体.没有人可以阻挡前者和后者. 蒋介石,蒋经国1949年后吸取失败教训, 推行民生主义,发展经济,促使台湾富强安定.

40年来中国大陆成功完成了从社会主义经济到资本主义经济的转化, 创下奇迹. 今天中共自称它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 实际上它更接近于一个有点腐败特色的官僚资本主义的国家. "社会主义", "共产党" 在那里已名存实亡. 今天有人把他当成真的共产党批判, 那可是唐吉歌德大战风车.

当今第一个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资本主义国家是挪威. 挪威的生活水平,富裕指数,人权状况,幸福指数,最和平国家等的排名均居全世界第一,连续多年被联合国评为最适于居住的国家,多次获得全球人类发展指数第一。

请读 -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977834&blog_id=187271&language=gb2312

幸福指数 (网上可查): 美国排名大约第15,中国排名50以后. 它们是世界第一,第二经济大国, 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我一不懂经济学,二不懂写作. 姑妄言之, 您姑妄听之. 不对之处, 请多见谅指教!

回复 | 0
作者:blee1 留言时间:2017-12-06 12:17:12

令人无限悲痛,无限同情。当然无限的恨。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6 03:03:25

木姐说的是,既得利益者怀念文革,如同傅仪怀念帝制。时已过境亦迁,二次文革应该是尾段小概率。

中华民族最大之难恐怕是五胡乱华,胡人屠汉,汉族几乎灭族,当时汉族人口低于胡人。否极泰来,大乱之后有大治,五胡乱华之后迎来盛唐。否极泰来大乱大治,历史规律。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金晶 留言时间:2017-12-05 22:43:05

金晶好,可惜您没有博客,否则我天天要到您的院子里来玩!

我读的书很少,您介绍的《往事并不如烟》和《伶人往事》我没有看过。以后有时间会去看的。我大量读书的时候是在念大学之前,高中阶段吧。即使是那时,我也专挑很经典的书看,当然,我父亲严格规定我看一些书,不看另一些书。这样的好处是,我不会受流行的痞子文化,无根无基的快速文化的影响,坏处是,也使得我视野狭窄,不接地气。

【您这个干净的院子不是空谈政治的地方】

谢谢金晶的提示,我一不小心就信口开河,高谈阔论了,我平时讨厌别人这样,现在自己也犯这种错误,实在不好意思了。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抱不平 留言时间:2017-12-05 22:18:48

抱不平博好!我很欣赏德国民族,他们敢说敢做,知错就改,最好的例子就是1970 年德国总理勃兰特向死难的犹太人下跪忏悔。但是呢,这个小日本就显的小家子气,至今不肯向中国道歉。东方文化是重物的,中国人的思维不是理性的,中国人也没有反思的习惯,一个不会反思的民族是走不远的,没有前途的。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7-12-05 21:52:22

寡人先生的评论非常精彩,但也很婉转(是不是怕冒犯了我?),但您还是指出了问题的实质。我虽然是个神经质兮兮的人,但我分得清是非和好坏。我极欣赏您的观点,比如这个:

【。。。上海那些有绅士精神的老一辈,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迫害,令人同情。但这些人也应想一想,在国共对决中,他们是否站错了队?上海是中共一大及左联的所在地,当时是左翼力量的大本营。。。】

寡先生讲得精彩! 上海是最早接受西洋文化,也是最早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上海的文艺界历来是非常左的,共产党利用了这些左翼,成功后又将他们抛弃,文革期间这些文艺界的人,个个被整得很惨,谢晋还算不了什么。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衣紧还乡 留言时间:2017-12-05 21:22:11

那就是了,就是那本《北京周报》,即 《Peking Weekly》,里面文章的英文非常地道,我父亲很怀疑是请外国人写的。衣紧还乡博的文章能在上面发表,你的英文一定是专业数量级的,严重崇拜一下!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05 21:15:49

派弟弟,文革是个国难,看看现在多少人愿意去谈?其中不排除一个原因:很多人被人整,同时也去整别人,也有不少文革的既得利益者,都想文过饰非,一笔勾销,巴不得人们快快忘掉呢!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5 21:04:47

【。。。母亲找到工厂造反派头儿,说是把老扬头儿交给她,让她监督改造,说她自己就是贫下中农,还跟造反派头儿吵了一架,……最后,让母亲写了个保证书,签字盖章,才算了事儿

。。。】

溪谷先生,你母亲是一个高贵的母亲,令堂大人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救下老杨头,哪怕是为了友谊,也值得歌颂。有不少人就是明哲保身,见死不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令堂大人重情义,有同情心,是个非常善良的人。

溪谷先生,别忘了替我向令堂大人鞠躬致意!

回复 | 0
作者:金晶 留言时间:2017-12-05 14:06:01

您读过章诒和的 《往事并不如烟》 和 《伶人往事》吗? 值得一读. 她是中国“头号大右派”章伯钧之次女. 您们的文章有异曲同工之美.

您这个干净的院子不是空谈政治的地方, 特别是同那些毫无经济学和数学头脑的人谈. 政治经常是肮脏的. 孔子说过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随着科技和人工智能的研发, 希望未来是"智能者治人,劳心者治于人".

"劳心者" 包括官僚政客.

再次感谢好文!

回复 | 0
作者:抱不平 留言时间:2017-12-05 10:23:09

100多年前西方最恐惧共产主义之处:对人性的摧残。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也是靠反共起家,当时在法西斯和共产主义之间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结果还是杜绝了共产主义,尽管二战的惨败使得两国饱受苦难,无疑身心受到一定的创伤,但至少人性没有摧残到道德沦丧的地步,不久国家的元气恢复如故。而在中国,14亿人经过70年从未停止过的政治运动与洗脑等可怕的人性逆向选择,具有良知的已所剩无几。看看那些邻居们,包括谢晋在内,有思维的都被选择掉了,能生存下来也只不过是躯体一个,更不有说,他们所衍生的后代。中国的文化传统永远是注重物质的,因此人们根本无法从镜子里照出自己已被共产党选择成什么模样!

回复 | 0
作者:寡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5 09:35:53
木桩好,我的关于文革反思的谬论是读了你的文章及后面的评论后有感而发,只是泛泛而谈,并非针对特定的个人,请宽心!你太谦虚了,其实我觉得你很有写政论文的潜质。我对谢晋其实并无恶感,应该也曾看过他拍的一些电影,不过现在已没有任何印象了。不知你是否听说过“星期日婴儿”这个提法?我是在读大学时从我的一个同学那里学来的:当时他的辅导员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求助于我同学的父母:父亲是瑞金医院的内科医生,母亲是龙华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我同学当时就怀疑他的辅导员的孩子可能是星期日婴儿,这显然是他父母的看法。胎儿酒精中毒综合症就是我前面提及的Fetal alcohol spectrum disorders (FASDs)。以下是近几年有关这方面研究的两篇文章。顺便提一下,我不是MD,你就姑妄听之吧。https://gumc.georgetown.edu/news/Review-Finds-Fathers-Age-Lifestyle-Associated-With-Birth-Defects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4/02/140214075405.htm

回复 | 0
作者:寡人 回复 七郎 留言时间:2017-12-05 09:34:43
七郎兄好!好久不见你露面了。同意你的第一点。不太同意你的第二点:没有任何公开信息表明谢晋父辈或祖辈有精神病史,所以说,即使你的说法是有科学依据的,谢晋的智障孩子属于余下的1/4也是非常可能的。谢晋长期酗酒,而且在文革前还有烟瘾,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这些不良生活方式都会对胎儿有影响。对于你的第三点,我觉得,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独立思考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而不是被舆论所裹挟,随波逐流。你所言“未免能不上当”,大概是个笔误吧?

回复 | 0
作者:衣紧还乡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5 08:16:21

北京周刊可能以前叫北京周报,英文从Peking Weekly 改成Beijing Review? 没考古过。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05 00:27:11

文革是罄竹难书的国难。物极必返,文革的结果是推翻马列公有回归私有制,文革的结果是共党被修正被换色。与民心为敌者,虽远必有诛。

反者道之动,梅香苦寒来。福祸本相倚。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7-12-05 00:05:33

寡人先生在万维里是最让我服贴的知识高人,文武双全,从一道解题中,我就能掂出分量了。

我写这系列,无意要和政治挂上钩,更无野心要唤醒民众反思文革,我即没有这样的能量,也没有方面的知识,我仅仅是有感而写,仅此而已。

但是,您的评论我还是非常感兴趣,因为您揭示了我从来不知道,从来没想到的问题。政治原来是这么的复杂,这么的残酷,甚至这么的肮脏!还有什么设置禁区,制造障碍,还有什么站错队一说。。。这些都是我一介妇女,头发长,见识短,无法 handle 的事。

我很好奇:长期酗酒会生出智障孩子?这有统计数据吗?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2-04 23:23:55

美冬儿好!

【那个疯狂的年代,不堪回首!实在不明白如今怎么还会有人怀念文革。】

这个事我也不明白,后来问了高人,他给我解惑,说是“既得利益”。什么人在文革中得到好处的,自然是怀念文革的。比如,工农兵学员,文革时很吃香,在美国却混得很差,和我们正规大学生比较,他们内心肯定是抵触的。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衣紧还乡 留言时间:2017-12-04 23:02:12

衣紧还乡博好!您提到得《北京周刊》让我想起了我家以前订的几份杂志,其中的一本是《北京周报》,英文的,很薄的一本。“刊”和“报”,一字之差,不知是不是指的同一本?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7-12-04 22:49:25

晚秋姐,这个系列不以文革结束就不完整了,因为我的童年和少年是在文革中度过的,我能记忆的,写的,也就是文革的事了。

我是出生在一个很庞大的家族中,所以各种人物都有,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父母年龄的悬殊,使得我的知识面比我同年龄,同一辈的孩子多得多。

谢谢晚秋姐光临,遥祝您圣诞快乐!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12-04 22:18:46

芹姑娘,我有兴趣写文章,那是绝对受了“芹散文”的影响,这次的上海系列,算是我的入门考试吧,及格了吗?给几分?

那个影视是在一个新的苹果机上做的,没有装上中文字,我自己不会装,请一个高手来帮忙装一下是非常容易的,但我等不及了,将就着用英文,芹姑娘不会在意吧?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4 21:47:36

令堂大人这个举动真让我感动……

说起来算个笑话,有点儿阴差阳错。藏了一个多星期,总得见人哪!

是我劝母亲不要太坚持,别管得太多,反正遣回原籍也要由当地贫下中农监督改造……还念了一段儿主席语录。没想到反倒提醒了母亲,母亲找到工厂造反派头儿,说是把老扬头儿交给她,让她监督改造,说她自己就是贫下中农,还跟造反派头儿吵了一架,……最后,让母亲写了个保证书,签字盖章,才算了事儿。老扬头儿等于弄了个保护伞,所以每当他谢我,我就感到惭愧。

回复 | 0
作者:七郎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21:40:58

不同意见与寡兄探讨:1,在伟光正的淫威下,有少数的声音比全民沉默要好。2,3/4 孩子的智障9999%是遗传因素而非酗酒所致。3,毛左的洗脑宣传宇宙一流,欺骗性超强。您若在其中,未免能不上当。这种欺骗宣传至今仍在进行,虽然被铜臭味冲淡了一些,本质是一样的,即为了极权而奴役人民。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七郎 留言时间:2017-12-04 21:40:38

谢谢七郎博留言,预祝圣诞节快乐!

回复 | 1
作者:木桩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04 21:39:18

问派弟弟好!你能喜欢我的文章,太让我高兴了,以后姐姐再接着写给你看哈。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17-12-04 21:33:05

您提供的电影演员相片中,我倒是有福气,亲眼见着几位呢!………

那在当时可算幸福的了。这些个演员里我当时在喜欢的是张瑞芳,不知道算不算暗恋,……你说的“马尾巴的功能”那位是葛优的父亲,可见技术细胞,家庭熏陶非常重要。当然成为演员也有很大程度上的人脉关系。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21:21:47

【头天晚上,老头子满身是伤,跌跌撞撞逃到我家,因平时与我母亲关系非常好。我母亲二话不说,让老头子在我家藏了一个多星期,结果躲过一劫,没被遣送。】

令堂大人这个举动真让我感动!在我心里,您母亲就是一个伟大的女性,我尊敬她。有这么个母亲,她的子女不可能差到哪里,所以溪谷先生一定是个好人没商量。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21:10:03

溪谷先生,您提供的电影演员相片中,我倒是有福气,亲眼见着几位呢!他们来谢晋家给我看到了。那些男演员基本上和银幕上差不多,一眼就认出来了,哈哈,特好玩!记得有个老头子演“马尾巴的功能”,我们几个小孩子跟在后面喊:马尾巴的功能!马尾巴的功能!他回头,我们就逃掉。那些女演员和银幕上区别很大,没有银幕上那么漂亮,大概她们化妆得很厉害。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04 21:04:01

【。。。不过这位老太太在监狱里成了学毛选积极分子,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为了早点出狱。。。】

我猜想可能是真的。老太太胆子很小,也比较天真,她哪里会知道读了毛选会减刑和提早出狱?这些也不是控制在她手中的。

哦,对了,我又想起一件事:七十年代的时候,加拿大的总理访华,老太太的儿子在代表团里,周恩来接见他们。老太太的儿子提出要见母亲,中央立刻下令,摘除老太太的历史反革命帽子,还让老太太买了些家居,把房间布置了一下,叮嘱老太太,不能把关监狱的事情告诉她儿子。老太太守口如瓶,什么也没讲,只告诉她儿子,她在新中国生活得很愉快!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2-04 20:54:09

谢谢木桩的这个精彩系列,那个疯狂的年代,不堪回首!实在不明白如今怎么还会有人怀念文革。

回复 | 0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20:51:00
谢谢木桩的感人分享。谢晋长期酗酒,是个酒鬼,最后好像也是死于饮酒过度。我估计他生的孩子大多智障与此有极大关系(FASDs)。对文革的反思,需要全民族进行,而不是靠少数有觉悟的人反思一下就能起到吃一堑、长一智的作用的。而全民深刻反思的前提是中国实行民主,并开放所以官方档案。目前的任何反思只能是半吊子,不痛不痒的,因为普通人很难看到文革的全景图,而且当局也为这种反思设置了许多禁区,制造了许多障碍。上海那些有绅士精神的老一辈,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迫害,令人同情。但这些人也应想一想,在国共对决中,他们是否站错了队?上海是中共一大及左联的所在地,当时是左翼力量的大本营,与现在的洛杉矶,纽约可有一比。

回复 | 0
作者:七郎 留言时间:2017-12-04 20:31:11

这篇让我联想到余秋雨的《门孔》

回复 | 0
作者:七郎 留言时间:2017-12-04 20:24:42

精彩的系列!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karkar 留言时间:2017-12-04 20:10:54

谢谢 karkar 博留言,预祝圣诞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秦川 留言时间:2017-12-04 20:09:28

谢谢秦川博留言,预祝圣诞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木桩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12-04 20:05:15

马黑兄,据说谢晋家有隔代遗传精神病的历史,好像原因是近亲结婚,也就是说,谢晋的父母是表兄妹?这些都是以讹传讹,究竟怎么一回事我们也不知道了。我认识一个希腊教授,一对夫妇都是数学家,生了一男一女,男孩聪明非凡,现在在剑桥大学当终生教授,女孩却是智障儿,废物一个,是不是天才和白痴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回复 | 0
作者:衣紧还乡 留言时间:2017-12-04 18:34:13

有点伤痕文学的味道,不失天鹅谢幕的优雅。我读小学初中时多数也是文革时期,无书可读,邻居李敬邦大伯家有参考消息,我几乎每天都泡在他家看,后来工作了也发表过一些国际评论,一次登上了《北京周刊》。我有个舅舅是电影编剧,长得很像80年代风靡国内的英语跟我学里面的男主持人胡文仲。舅舅读戏剧学院时是高材生,苏联专家和专家的女儿都很喜欢他,中苏交恶苏联专家回国后舅舅还收到专家女儿的数次来信,他大概回信一次就不敢再联系了。往事如烟。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18:10:49

象棋训练班。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18:09:51

其实,文革中,发生在民间的惨剧数不胜数。我一个同班同学,跟我关系还挺好,俩人一起参加的少年宫想起训练班……算是同学加棋友……他母亲是一所中学的副校长,挨批挨斗很厉害,我这位同学平日里争强好胜,见不得母亲挨斗,一气之下,跳楼自杀………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17:45:13

文革中,我有个邻居,也很复杂。与木博主有些类似的地方。

母亲是工人,祖宗八辈子贫农。厂里有个老杨头儿,地主出身,老爷子慈眉善目,长得这叫一个慈。文革中要被厂里造反派遣回原籍、第二天派人押解出京。

头天晚上,老头子满身是伤,跌跌撞撞逃到我家,因平时与我母亲关系非常好。我母亲二话不说,让老头子在我家藏了一个多星期,结果躲过一劫,没被遣送。

之后老扬头儿对我家千恩万谢,据他自己说,如果遣回原籍,必定被当地造反派打死,他捡了一条命。

说来惭愧,老杨头儿特别感谢我,其实我当时心里老大不愿意,不过顺从母亲意见而已。

回复 | 0
作者: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7-12-04 16:10:17

谢谢木桩的《魂系上海滩系列》,文章一篇接一篇走上高潮。作为从文革走过来的人,句句警句读来更觉得震撼心灵。

木桩的文章写了残酷,也写了人间的温情。喜欢你的这样的心怀。

“如果说法西斯暴行留下了难以计数的血淋淋的尸体,那么文革的浩劫留下了难以计数的血淋淋的灵魂 。”

在文革中这种亲人惨死于眼前,却不敢哭的悲剧看得太多了。如果没有文字记录下来,这些血淋淋的灵魂离去后,

谁还知道这场灾难。

回复 | 1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4 15:23:41

木博主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宫崎骏的“再见萤火虫”,也是以稚童的目光,描写二战时期一对日本兄妹的在残酷战争中的一段儿短暂的“幸福”,所以叫“再见萤火虫”。

文革其实是一场大规模全民内战,从人文历史角度讲,远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一场真正的战争还要残酷。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04 14:30:23

“我是在旧文化和新时代的交溶中,圣洁和邪恶的厮杀中,高尚和低劣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

淤泥之中生莲花。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04 14:19:02

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 春水东流

问木姐姐好!心写的文章最美也最深刻,姐好文!

回复 | 1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2-04 13:42:10

"如今的上海滩,往日的恩恩怨怨,曾经的磨难浩劫,早已烟消云散,我们已经很难再看到曾经留在人们脸上的那种悲哀,那种担心,那种恐惧。上海滩比任何年代都繁华热闹,欣欣向荣。人们喜气洋洋,出国风,买房卖房风,股票风,大妈炒黄金风,贪官炒小三风,学者炒造假风,孩子炒拼爹风。。。 人们的价值观念和我们以前追求的已经大相径庭了,我们已经变得非常现实了,非常功利了,非常市侩了,我们是不是太过于健忘了?"

非常深刻。 的确,我们是一个非常健忘的民族, 一个不知道反省的民族, 也是一个理智上不成熟的民族,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历史轮回中重蹈覆辙,重复苦难。 叹息.

回复 | 1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2-04 13:37:38

"我是在旧文化和新时代的交溶中,圣洁和邪恶的厮杀中,高尚和低劣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用我一生的经历去认识这个世界,在崎岖艰难的道路上挖掘真金,在风雨迷茫中寻找真理。"

精彩!!!

回复 | 1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2-04 13:35:51

也看了木姐姐精致的制作。 我好感动,video我已经收藏。长揖致谢。

抱抱木姐姐。:)

回复 | 0
作者:karkar 留言时间:2017-12-04 13:35:31
殷鉴不远,可悲的是到现在都没有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人数的统计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04 13:34:56

原来木桩大姐从小就有侠肝义胆。不过这位老太太在监狱里成了学毛选积极分子,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为了早点出狱。

【我…把“参考消息”藏在怀里,衣服盖好,趁黑夜偷偷地溜过去,…老太太赶紧开门,…像从事地下活动似的。】

谢晋的故事牧人第一次听说,读后扼腕叹息 唏嘘不已。一个精英被扭曲成这样,算是极限了吧!

回复 | 1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2-04 13:32:40

这最后一篇不同凡响,掷地有声。 一个艺术家的遭遇,将那个特殊年代荒诞残忍愚蠢刻画到入木三分,后面短短的议论,以及对上海滩历史风华的低徊浅吟,将我们带进历史的风云激荡中。

我曾说过,喜欢历史的人, 精神上多多少少都倾向于在往日的世界里流连。上海滩在木姐姐的世界里是一个非凡的存在,不仅仅是她生长的地方,也是她精神上流连忘返的地方, 她在这里浸润过老上海的精致,老上海的文明,老上海的贵族精神,当这一切被粗暴地鞭笞,被取代,我们能感受到作者深深的痛苦和挣扎。

这个系列非常强悍, 实在是难得的上海滩佳作。强顶!!!

回复 | 1
作者:秦川 留言时间:2017-12-04 10:39:57

读来心生悲愤之情。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7-12-03 22:37:17

第一次听说谢晋家有如此悲惨经历,我听过他家有智障孩子,但不知道他父母惨死的事。木桩的亲身经历亲眼所见,非常珍贵的历史记忆。

回复 | 1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3 20:40:55

这是网传文革前的22大电影明星照片。实际上,文革前的50年代,各大电影院大厅里悬挂的电影演员大幅肖像是以下十位:

赵丹、王心刚、王丹凤、张瑞芳、秦怡、孙道临、田华、上官云珠、谢芳、崔嵬。

回复 | 0
作者:北冥有笋 留言时间:2017-12-03 20:23:19

有没有想过千百年来那些“低端”的无产者被剥削迫害过着饥饿寒冷的卖儿卖女的日子,有谁给他们主持公道?

记住千百年来,这些无产者都是占人类的大多数。

法国大革命时,路易十六夫妇有罪吗?没有,他们是代为补偿而走上断头台的。

不看宏观历史的发展,而斤斤计较个人的恩怨,我知其不可!

回复 | 1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3 19:21:58

木博主用当年童稚的目光写下的鲜活的邻居身影令人难忘、

回复 | 1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2-03 17:49:01

当仁不让, 沙发。 可以西西读,慢慢品。 :)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