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目前美国政局,选情,及川普会前造势简介 2020-08-23 16:00:38

目前美国是个三方对立的政治格局,不是左右派两派或民主党共和党那么简单:左激进派及其支持者,建制派(或按其理想称全球化集团)和其useful idiots(翻译成“美国韭菜”是否恰当?),传统美国护卫者群体(包括前左派,右派多数)。

左派激进派目前寄居在民主党内,像桑德斯及其追随者AOC 等女“四大金刚”,响应者多为年轻一代和女性。但是,如果不按年龄性别分,而是按照价值观分,这个队伍的里有强大的基督教自由派力量,“社会公义”价值观(social justice)是他们真理。这个团体目前在美国政治中占的权力比较小,所以你看桑德斯虽然有号召力但出不了台,他们的势力其实目前不造成对美国的直接威胁,但是如果建制派利用他们,毁灭力就无法估量了。

建制派,从这次民主党大会大家应该可以看见:美国民主党,共和党如果按理想划分在全球化理想上是一家的。他们的势力非常强大,上到美国前总统们(为什么前总统都起来黑川,甚至连小布什都这么做?)当今共和党成员(落选的罗姆尼,如今的“林肯计划”成员)及各级政要,简单地说,国家在他们手中。宗教团体上到梵蒂冈的法兰西斯教宗,下到美国修女,都有他们势力。他们的精英在大学,各科研机构,商业精英,巨富......他们是真正的精英层。

他们和民主党左派激进分子拥抱在一起,你能看到AOC把Amazon赶出纽约,但是他们依然扶持AOC,谁会不拍打进攻自己的蚊子?当事情表象明显矛盾的时候,背后一定有原因。我认为美国建制派拥有绝对的权力和金钱,和中共目前的处境基本相同,共产党早已不是共产为目标的党,但是他们仅仅口号拥抱老毛的路线,因为没有必要改,改了有什么好处?会失去民心。建制派们的口号就是大爱等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我没觉得这些有啥不好,但是这种abusive的用法会让人对这些开始恶心,大家可以参考前些年国内把“小姐”最后作为妓女代名的经历),媒体,学校,好莱坞等等思想意识邻域是他们的洗脑机器,很多人经过洗脑失去common sense(常识)成为韭菜也不自知,好比中国跟着中共大国崛起的韭菜们一样。如果有常识,女权主义者为何要让男人自认为女性就参加女子体育竞赛呢?为何看着自己的国家街头流浪者成群不管要开放边境呢?为何明知道穆斯林的信仰对女人和同性恋群体不但排斥而且人群比例达到一定程度一定会暴力的,却闭着眼喊伊斯兰是和平的宗教呢?而对此闭口的很多是自由派知识分子。

为什么媒体不关注美国街头这些暴力动乱,甚至还美化他们?BLM 运动给黑人群体造成了什么印象?对了,让他们丑化自己的形象,不能成就足够的声势,又把他们揽在怀里好得到更多的民众基础,这是一箭双雕的结果。谁会认为奥巴马是暴乱分子,只要领袖风度翩翩人品出众就行,形象代表好,群众是谁社会会原谅的。

最后,我介绍传统美国护卫着群体,他们包括大多数的右派,和从各个群体出来的人(包括LGBT人群,前民主党等等),这些人大都数是普通劳动者,各行各业想凭按照传统的“美国梦”奋斗和生活的人群。川普是领袖,我相信他在出来竞选的时候已经深知美国政局面貌,他知道他的对手们是什么人,力量有多强大。如果你这么看,就比较好理解他开始组阁的时候为何找的人最后需要一个个开除。我认为开始的时候他很想拉拢一些看起来比较中间的势力,因为权力全部在建制派手中,他需要从中找出能站到自己一边的人来。川总避开媒体用推特治国(请看我前面关于此事的贴),川总不管众嫌用自己的女儿女婿,这都是防备对手不得已的选择。在这个群体中,因为信仰原因几乎毫不动摇地站在川总身边的是基督教保守派群体。

左派激进派拥有年轻票少数族裔票女性票,建制派拥有权力(尤其是媒体工具和互联网管控)能操纵很多形势,洗脑一堆韭菜,这我就不展开了。但是,美国目前还是个民主自由的社会,老百姓爱自由,爱独立思考,从目前的选情我们可以看出来:

1. 民主党大会后ABC调查结果是65%的挺川者“非常积极”要投票,而拜登的支持者只有48%有相同的热情;

2. 民主党想赢绝不能失去黑人票,但是在美国黑人18-39岁群体中只有25%表示“非常积极”想投他,只是非常低的比例(ABC调查)。CNN报道,拜登在黑人中的支持率低于希拉里2016年的支持率,只有68%的18-29岁的美国黑人说他们想投拜登,比希拉里少了17%;

3.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所谓的摇摆选票趋向选川,比例高出拜登10%。

这样低的热情,加上民主党根本没有赢得勤劳工作的美国大多数的任何奴隶,奥巴马年代失去的这些人群中转去投川普的人不会回来挺拜登。在2016年的大选,将近700个县(counties)的两次投奥巴马的人改投川普。这次民主党大会根本没有关心这些人的议题,所以他们不能夺回他们的心。

上面是共和党造势大会前的美国选情简单介绍,资料来自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为了尽量接近真实,我在支持右派的时候尽量选左派的报道材料,好避免关门自娱)。

最后,我们再看看川普团队最近做的一系列造势动作。

川总真的是左派克星,最近最让人搞笑又漂亮的动作是川总花钱在华盛顿邮报做了这么一个震撼广告:

image.png

整天黑我?好嘛,我到你家门口立个广告牌。这个动作让小左们一遍哀鸣,骂《华盛顿邮报》失节事大,这是8月20号做的,配合即将开始的共和党大会。

其二,在非极左的左媒连续出现挺川新闻:

image.png

image.png

还有一些其他的,仅仅选这些,因为这些新闻都针对美国人面对的生活,而不是针对选一个什么风度的领袖,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川普。

明天的大会参加者名单如下,后面的我不贴了,占地方太大:

image.png

最后,插一个刚看到的黑人挺川视频,黑人弟兄们真的是挺可爱的,我再次请求谈种族的华人知识分子关注这些,思考,想想:拜登有这样的黑人民间势力热情支持他吗?




浏览(1854) (18) 评论(6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9 12:23:55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9 09:26:21

I will cherish our 万维chance meeting,take a very good care of yourself, we will talk more later.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9 08:15:24

远兄,认识你很surprise,我觉得这是众多词语中更贴切。

你我都知道,我是很深的基督教信仰背景的,而你是一个信上帝,爱基督徒的上帝的人,如果有个旁观者judge,会稀奇的。But, for some reason, I feel we are closer than 我和其他基督徒,尽管众多的喜好有相似之处,但是there might be something beyond that,I don't know,对待人生的态度(?)。If God wills, 也许我们是可以walk side by side 的好朋友,但是人生不可强求,能在人群中遇到一个这么一个一见如故的人应该大大知足了,哈哈,你的half empty理论活学活用。有的时候,我想也许这都是虚幻的,但是你这么坦诚,非常真实,我想我只能说我运气好了。

很多基督徒在逐渐敬虔的过程中逐渐远离人应该有的温暖,这是我所不喜欢的,耶稣基督是道德完美的,但是他是温暖的。我在生活中常常给我女儿的老师送我种的玫瑰,我希望我带去的芬芳的鲜花让她们感受一份care。人未必都能接受关于上帝的知识,但是都能接受他人的care,这是我能做到的。

好了,我准备离开网络一段时间了。上来的原因本来就是因为正好看见万维博客群一些文章让我极度不满,尤其对川粉(这词语蛮有歧视味道的)的恶态度。如今,我想我该说的大多都说完了,我准备退出来了。有一些书需要安静下来才能读进去,上网太多总有个牵挂在那里,容易失去里头的安静。

除非有特别需要说的,我准备暂时搁笔了,我的好朋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8 22:55:24

中国文化的reference不是上帝,而是人自己, 只是没有西方的启蒙,或者没有过给believe self正名,甚至美化。 中国的行为是为自己,但是不说或者说相反,faking。 西方启蒙想去除人和上帝的关系,想把上帝从人的生活中彻底拿掉。 所谓科学理性,其本质flaw是对自然和人从哪来的不确定下定论。 但是呢,跟无神论者们的辩论我不纠缠这个实证结果的话题,我问一个问题。 无神论者最著名的论点是上帝是人自己编出来的。 OK, 假设是那样,上帝 是人自己编出来的, 那么我现在跟一个无神论者辩论,我怎么知道他说的是facts,而不是编的呢? 编上帝的人跟这位我正在辩论的无神论者,谁是坏人,谁是好人? 这位无神论者肯定说,编出上帝的人肯定是坏人,也就是他自己是好人, See, 无神论者是不可能有真正的道德的,因为他自己一开始就确定自己是个好人,因此他可以干任何事。 而另一个编出上帝的无神论者是坏人, 跟他就没有关系了。 lack of intellectual, right ther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8 22:40:11

俄罗斯帝国最了不起的是文学和音乐。俄罗斯近代文学,那几位,在我看来,比德法英那些同时代的哲学,要棒。 表达的是一样的东西,都是围绕上帝的。 哲学的本体论和认识论,到后来的逻辑分析哲学,虽然很多哲学人是无神论者,但是他们就是嘴硬,如果没有上帝作为起源,或者reference, what do they talk about it? nothing. 用哲学思维写文学作品俄罗斯文学最了不起的地方。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8 22:28:29

说男人必读,不是性别歧视啊。哈哈。 我想表达,男人不要whining, 女人whining也是一种美。 你懂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8 22:20:12

the myth of Sisyphus写的是古希腊,诸神对Sisyphus犯罪不满的惩罚,罚他每天推一块巨石上山。他每天推这块巨石,推倒快到山顶,巨石的自重力就滚下山,他继续重复。加缪要表达的是, 人的一生也是这样的一种重复。每天的推,石头又滚下,起初让Sisyphus很沮丧,但是在继续推的过程中他感到某种meaning,感到升华。我的理解是人的感受,愉悦或者痛苦,是mind功能,跟具体做什么事其实没有关系。我把这延伸成理解half empty 和half full不同的人,对自己的要求是no whining,do it, accept the outcome, and start again.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8 22:04:36

我对奥斯曼帝国做过蛮深入的研读。一个土耳其偏僻地方的部落,一步步壮大到控制中东和大片南欧东欧地方,打败东罗马,占领伊斯坦布尔。我去过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去拜访凯末尔,土耳其共和国开创者的陵墓,平时也关注土耳其。现在的土耳其欧尔多安总统的新闻秘书写过一本书,讲土耳其大战略,我碰巧听他的一个podcast,土耳其对我给人感觉要恢复奥斯曼的辉煌,但是他说事实不是,欧尔多安只是怕库尔德,攘外必先安内而已。俄罗斯跟土耳其不会闹翻,因为NATO的存在需要俄罗斯这个假想敌,而土耳其的地理位置是俄罗斯和NATO争夺拉拢的对象。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8 15:16:16

我没读过陀斯涅夫斯基, 不过按照他的背景他应该东正教基督徒信仰背景,我读过不少他们的书,我一直在想了解教会历史以及各支派的传统。

最近土耳其将Hagia Sophia变为穆斯林的敬拜场所,这绝对是动了俄罗斯的神经,这事怎么发展我不大清楚,但是他们之间一战迟早是难免的了。

据说俄罗斯东正教的历史是这样的,俄罗斯王子Prince Vladimir of Kiev对自己国家的信仰不满意,于是派人到列国寻找可以借鉴的信仰。这样找了一圈,周围不少穆斯林国,伊斯兰戒酒,俄罗斯人爱酒,不成。于是再找,犹太教?他们的神丢弃了他们,不是。但是他们对基督教很有好感,于是来到荣耀的Hagia Sophia大教堂,里面正在worship, 场景太震撼了:

“And we went into the Greek lands, and we were led into a place where they serve their God, and we did not know where we were, on heaven or on earth; and do not know how to tell about this. All we know is that God lives there with people and their service is better than in any other country. We cannot forget that beauty since each person, if he eats something sweet, will not take something bitter afterwards; so we cannot remain any more in paganism.”

就这样,整个国家皈依基督教的东正教派。我一开始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特好玩,俄罗斯人个性看来和中国人还是不一样。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8 13:25:59

男人必读书也适合女人吗?:)我估计我就不需要读了。

我想每一个没有经过教育的孩子天然是感觉上帝的存在的。因为在我受教育知道神根本不存在的时候,我感觉很失望,受伤的感受。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孩子都喜欢看天空发呆,因为这曾经是我的极大爱好。我小的时候,我父亲每天让我们写日记,我会重复地写天空,有时候是那种奇妙的蓝色吸引我无限遐想,有时是各样的云朵让我可以随意联想。我曾经想过,假如有神就好了。

所以,在我自己读圣经,确定基督徒的信仰在他们自己的体系内是合乎逻辑的,不是令人鄙视的迷信后,我最想知道的就是神是否真实存在。因为,如果他存在,我非常希望认识他,因为那是我一直就desire的。Deep in my heart, I always longing to know Him, 只是教育让我拒绝他而已。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8 13:07:40

“有时我想, god经常会把一些人提前叫回去,就像一个美丽的花园里最美的花总是被先摘走的。”

说得真好。

Life is a journey,有人早下车,有人迟下车,但是人人都要下车。

A short, well lived life, 未必不是一种理想的人生。我年轻的时候很希望自己在美丽走向花谢的时候离开这个世界,那时候我不认识神,比较自恋。但是,我认识神以后看问题变了,long or short,may His will be done. 想想短暂的人生结束就走进永恒,终于结束我坐在屋里看窗外世界的日子,it worth the wait.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8 12:47:42

谢谢介绍加缪。你摘的这一段,非常美,walk beside me/ just be my friend,所以我说 "加缪是诗人“。

我总是把哲学看作是男人喜欢的,基本不涉及,谢谢你介绍,我想我是有偏见的。但是,喜欢有哲学思想的散文和小说,非常喜欢海明威。最近我一直在想,川普这场大战好像《老人与海》中的搏斗情景很像如今的政局光景,川普应该可以把鱼头鱼尾和整个骨架拖出吞噬它的大海,就是把美国的整个建国法制框架救出来,但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和他们的信仰——鱼的肉身和生命不是他能做什么的。但是,我很强的感觉,这些情况也会大变,全世界都会收益,究竟怎么实现,我不知道,let's se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7 22:33:05

“I would rather live my life as if there is a God and die to find out there isn't, than live as if there isn't and to die to find out that there is. ---Camus”

我对god的信仰,开始是我小时候经常看着天空发呆,想我是谁,从哪儿来的,来美国留学时的host family,一堆纯基督徒夫妇, 没有亲生的孩子,到印度领养了两位残疾儿童。 平时跟他们的互动,节日去他们家,每次都让我感动。 但是这些都还是没能完全让我确信。 读加缪的作品, 让我最后确定了。 我第一次读到上面这句话时,顿时就被深深打动, 中国文化里的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表达,与加缪这样的表达对比,显得witty而故弄玄虚。 而加缪的表达是纯真的honesty。 有空可以读读加缪的“The Myth of Sisyphus”, 我认为男人必读。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7 22:19:06

加缪主要是写小说的,也是荒诞论的提出者。我理解他是个积极的存在主义哲学人。 英年车祸早逝。 有时我想, god经常会把一些人提前叫回去,就像一个美丽的花园里最美的花总是被先摘走的。 我最喜欢读有哲学思维的小说家的作品。加缪,陀斯涅夫斯基,海明威,等等。 纯哲学太生硬,而且我发现基本所有的哲学大师们写的东西都是啰嗦的重复。 也许他们总觉得自己言犹未尽。 但是小说家就完全不一样, 构思一个故事,讲完了就完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7 13:56:38

Interesting, 加缪是诗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7 00:28:30

"在这个世界上,我看见的是不完美的人唾弃声名狼藉的人,高贵的人鄙视低贱的人,走在前面的厌弃后面的,就是你说的人总是在比。但是耶稣完美,却能对着那个行淫被抓的女人不做一声责备,人性中无法有这样的良善。"


我还是引用一段加缪的话:

“Don’t walk in front of me… I may not follow
Don’t walk behind me… I may not lead
Walk beside me… just be my friend”

我喜欢这样跟人交往。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7 00:00:21

Likewise. 很难得,I will cherish that!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6 15:41:40

你对你父母的爱真感人,相信神会纪念你的心。How he works everything out I don't know, but he will.

认识你很开心,很surprise。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6 15:08:56

一粒尘土在他/她的创造者面前,Naked and Not Ashamed。我学会了不为自己找任何借口,完全诚实地倾吐发生了什么,and how I feel,just as it is, no excuse, no hiding. 我想这是成人能回到孩子的状态的前提,必须被totally accepted,fully understood,and wholly beloved,在人间谁能找到这样的存在? Only God Almighty能提供这一切。我曾经说过,我被耶稣的beauty吸引,尽管不是眼睛所见,但是我用心看他,他带来的美是震撼人性的,非尘世的。

在这个世界上,我看见的是不完美的人唾弃声名狼藉的人,高贵的人鄙视低贱的人,走在前面的厌弃后面的,就是你说的人总是在比。但是耶稣完美,却能对着那个行淫被抓的女人不做一声责备,人性中无法有这样的良善。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6 13:20:00

我怎么能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就是那个把神当作我心灵最亲密的朋友的人。基督教信仰最美的是到神那里“come just as you are”,真正明白的人不多,尽管也许能讲神学。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6 13:08:13

我记得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走在大家上,周围人流来来往往,我突然站了下来:一种奇怪的念头突然升起,我奇怪,周围这么多人,我竟然觉得说不出来的孤独。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6 13:03:54

用眼睛看这个世界,看见的是恋恋红尘,声色犬马,

用脑袋看这个世界,看见的勾心斗角,你死我活,

用心灵看这个世界,注定孤独。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5 22:03:46

跟你分享这些,我想你是为数很少的同类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5 21:57:07

当我独自想这些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warm and fuzzy, 常常也会感动,tears in my eyes。 I know there is a destination, coming home. 我经常跟我父母聊这个内容, 我不是要离开他们去美国,跟他们separated, 我感到遗憾没有看着他们一天天变老, 没有准确的语言来表达,在我的思想和心灵深处, 我是属于god的,他们虽然没有这样的理解,但是他们也是不停的nod,说他们理解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5 21:44:20

接上面。 那么我就又想,god创造人,开始给人什么呢? 什么是innated,先天的呢? 我认为小孩的innocence是开始的state,pure and simple,而honesty,sophistication,rustics,都是人不能躲避的人与人交流,集体,社会里适应所必须的当然还有sophistry,fake,etc。人类为这些还创造了很多理论,方法,比如辩证法,很多人甚至还用逻辑, 冠以科学理性,等等来deal with 这些。 但是在我看了,这些都是人为的,only最初的innocence是god setup, 然后人的自由意志takes over。 当我有一天回到god身边,我会准备一个ppt,汇报一下,我一直是有罪的,一直有sin,我没能保持god给我的innocenc。当然我不会是诉苦,我会ask god,set up me with innocence to begin with, 为什么又要给我自由意志,为什么要给我七情六欲?我相信god会笑着对我说,son,I can stop you from going, but I decided letting you go, that moment, I also let you decide youself if you come back to me or not? You know, I have tears in my eye。 Why, I never wanted to leave you, pelase don't make me leave. God is smiling, and nod.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5 21:25:57

记得很久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在读者文摘上读到一篇文章,谈成人的honesty和child的innocence。 境界也可以说是人的mind一个state。我先从帕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对人和世界的认知的不同来看。帕拉图认为人只能是精神生活里达到perfect,而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agency可以让人进步,甚至改造世界和自己,从而达到perfect。 这些都是从个人,也是所谓古希腊原子观得出的本体论和认识论。 人类通信发达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互动,集体和社会概念逐步流行,古希腊的原子观需要延伸,人才能适应。 但是我认为,也就是以前我说的人跟任何一个其它的人之间的separation怎么都会在那,不会因为交流,信任,就不存在了。 对于这个separation的思考,让我似乎感到,god creation的意图,也就是人活着,只能是跟god,人的创造者可以完全的,毫不保留的亲密无间, 从物理世界角度,这似乎很难理解,人们会说,根本看不见god,哪来完全的亲密无间, 你这是幻觉。这个我就不深入了。 说幻觉的人总是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恐怕平时也不做梦的。 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5 15:12:31

哈哈,成年人也可以童言无忌吗?

做人的最高境界是变得更成熟还是更简单?

审美的最高境界是sophisticated还是rustic?or rustic sophisticate?

没有人能做到绝对真实,绝对真实如果在地上实现是残酷的,只有在天堂人人心思意念成为小孩子的状态才能真正实现。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21:02:10

pleasantly surprised!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4 14:55:24

也许世界上真的会有另一片几乎相同的叶子。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24 14:48:01

我读很多书。我发现我读书的方法是寻找自己,我从书中找知音,很多基督教的灵修经典是年代非常久远的,我觉得读的时候好像跨越了年代空间站到了朋友面前听他们说话,他们说的话我可以理解。而我不懂的地方,我就听他们怎么说。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好。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