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一杯中国茶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一杯中国茶的博客  
红茶暖,绿茶凉,花茶氤氲,青茶近烟  
我的名片
一杯中国茶
 
注册日期: 2011-09-29
访问总量: 197,84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yibeizhongguocha@gmail.co
最新发布
· 听雨茶轩(序)
· 坐倚绳床闲读诗
· 两小儿记趣(三)
· 壮壮语录
· 之交
· 本座
· 送一首诗给黄海波
友好链接
· 摇啊摇:摇啊摇的博克
分类目录
【杂谈(六)】
 · 听雨茶轩(序)
 · 坐倚绳床闲读诗
 · 送一首诗给黄海波
 · 心闲长头发
 · 香港人你火气为何这么大?
【杂谈(五)】
 · 勿忘慈悲自省
 · 我目前的宗教观
 · 一日清闲君须记 最是掌灯纳凉时
 · 最是书香能致远
 · 春秋亭外风雨暴
 · 不顾一切的爱才算是爱
 · 喜欢杀生丸的女子
 · 贾平凹与张爱玲
 · 西都长安大街
 · 有了这六大名著才完整.
【杂谈(四)】
 · 婚姻真相:结婚前你在干啥?
 · 讨论点正经事儿
 · 世间友情
 · 好花千万朵,感郎独采我
 · MH370之谜
 · 有花堪折直须折
 · 一句话的导师 (1-8)
 · 明天你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 不谈正事
 · 梅子和梨娃娃
【杂谈(三)】
 · 不擅临江仙
 · 我为什么捐款给儿童医院
 · 网友十戒
 · 谁家少年郎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断桥和清波门
 · 美女
 · 吴山天风
 · 净慈寺
 · 藕粉
【杂谈 (二)】
 · 即视现象与濒死经验佐证只在今生轮
 · 多年后 你若未嫁 我若未娶
 · 生孩子是因为自私吗
 · 邓文迪完美的第四嫁
 · 做不了俊杰
 · 和表哥在一起的那些糗事
 · 常艳是个傻丫头
 · 宗教培植理性和科学
 · 不必萦怀
 · 我为写博而惭愧
【杂谈(一)】
 · 感恩于恩断之时
 · 叫中国为祖国的南洋老人
 · 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 LEST WE FORGET: 转一首林徽因的诗
 · 信仰 PK 爱情
 · 可怕的轮回
 · 长生花(组图)
 · MADE IN JAPAN
 · 何必要做别人
 · 回到最初的美好: 吕紫剑,稻香,张
【小说(一)】
 · 空堡 (六)
 · 空堡 (五)
 · 空堡(四)
 · 空堡 (三)
 · 空堡 (二)
 · 空堡 (一)
 · 风起云依
【小说 (二)】
 · 喜相逢 (六)
 · 喜相逢 (五)
 · 喜相逢 (四)
 · 喜相逢 (三)
 · 喜相逢 (二)
 · 喜相逢 (一)
【两小儿】
 · 两小儿记趣(三)
 · 壮壮语录
 · 两小儿记趣(二)
 · 儿子和玩具熊
 · 布布童话 Edward's Magic
 · 布布童话 (1) The Magic Card
 · 两小儿记趣
 · 在时间轴上看儿子喜欢的歌
 · 六岁儿子的中文信
 · 两小儿语录
【诗(三)】
 · 之交
 · 本座
 · 春茶
【诗(二)】
 · 下雨天
 · 哭了
 · 你说我说
 · 青梅
 · 晚春
 · 是非
 · 冷雨
 · 莫负
 · 中途
 · 一杯中国茶
【诗(一)】
 · 活着 ---致梧桐雨
 · 挚友
 · 懒,就写诗
 · 当我老去
 · 她算是二的…还是酸的…?
 · 如此这般的深情若飘逝转眼成云烟
 · 腊月
 · 夜雨大海 -致陆瑶玖
 · 大雪
 · 如果智慧要用苦难换回
【旅途】
 · 他到底爱谁?
 · 新丸子车站下着清雪
 · 仰望星空-格林威治天文台2012年天
 · 仰望星空-格林威治天文台2012年天
【健康】
 · melatonin 治好我的偏头疼
 · 减少II型糖尿病风险的水果
 · 饮食减肥的基本原则
 · 三种帮助控制血压的食物
 · 10点10分去看戏, 一直拍到七十七 (
 · 改善头疼-方法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yi】
 · HOLD
存档目录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网络日志正文
风起云依 2012-12-22 21:22:06

每隔十步就有一只浅金色的细环垂在空中。天气很好,没有风。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件极幸运的事情。听上一批满师的师兄们说他们考查的那天风很大,但师父不减要求。“这是运。”他说。
我只要奔过去,用剑斩断吊环的线,再将环接住穿在剑说上就行了。我的动作需快,而且要穿上十二只中的八只,无论在数量上或速度上有所欠缺我都将不能通过。
我的要求不高,我只要合格就行了,剑拔出来的时候我想。
我合格了,但是最糟的一个。师兄弟都比我强。我不快乐。
一整天都马着脸,但没人注意我,大家都在忙自己的。就这么无情? 当初惟慷梅花桩走得很糟,只有我去帮他,可今天连他都不闻不问。
我很痛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有人来敲门,是大师兄。“经营,今晚大家要聚一聚,明早就有人要走了。” 我没理他,玩乐的时候就想起来要我凑趣。他看了我一眼,走了。我知道他怎么想:“自己没本事还耍小性,蠢才。” 我就是没本事又怎样,至少我不做喽啰, 不做陪衬。
我决定当夜就走。
我比不上别人优秀。我的自尊不允许我再面对他们。
我去向师父辞行。他送我一封信,要我下山后再看。
我背着行李走出很远,回头还能看见他的白发白须和白衣在夜风中给吹起来。我知道他也看着我的白色背影渐渐远去。
师父老了。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他。我不是个好徒弟,他一向不重视我,但我仍然很伤感。
下山后我躺在旅店的床上想起师父给我的信。月光很亮,照得见被子上的花纹。我努力辨认那封信。只得一张纸,两行字:“士经营于四方兮,吾念汝于晨昏。” 我望着床头窗外的月亮仿佛看见师父清瘦的身形。过得片刻,眼前的一切均模糊起来。

我取道汉口沿长江东行。从武昌坐渡船横过扬子江,江风吹起我的豪情。我几时会象周郎那样做出一番事业来。但一想到我那糟糕的剑法,我的自信全部失踪。正沮丧间,耳听一声尖叫,对岸过来一条船上人落水了。我本能地跃入江中,忘了自己那点儿水性不够对付扬子江。
我没能把那人救上来,倒是自己反被人救起来。醒过来的时候我以为是在阴间,但看见初秋的天空那么明朗,风吹过去后,云一朵一朵地跟着飘,我知道自己这条命是捡回来了,心里暗惊且后悔当初跳下去。
我一跃而起,发现自己在郊外。不远处有一个男子背对我站着。想必是我的恩人。“多谢兄台相救。”我抱拳行礼。
他转过身来,绝代风华。这词一般不用于男人,可我觉得没有别的办法形容他。
“不必多礼,你本是为了救我的朋友才下水的。应当是我谢你。”阳光照在他脸上,就象照耀远山的冰雪,清冷又柔和。
我自惭形秽,太糟了,简直是最底层。
他道声告辞,人已不见。我脱口喊道:“请留步。”
他突又飘临到我面前。我跪向他。他闪身躲过道:“幸福不在武功高低。” 他一眼看穿我心思。
“我不甘下游。” 我道。
他摇摇头,准备离开。
突然一个清亮的女声道:“臣哥哥,得人花戴万年香,你何不成全他呢?”
我转眼看去,只见一碧衣少女,一头漆黑的长发,用一支金钗随意挽起,正笑盈盈地看着我们。
男子看了她一眼,眼中一闪温存,颊间一抹淡红。
他让我练一段,我就练起平日所学的一套绵云剑式。
“武当弟子。”他看了两招后说。
从此我跟他学剑。
不是我师傅教得不好,武当剑法名扬天下,但师傅从没给我压力。
他也不是故意给我压力,是在他面前那种自惭形秽给我压力。
到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可以走了。” 我已有了充分的自信。我甚至可以打过他,我以为。
“送你一样东西。”他说。
我几乎不敢去接。
闪着蓝色光华的“海棠秋露”,不知有多少人为了这把宝剑家破人亡。
我这才知道他是谁。我居然无知地认为我会比他强!

后来,仗着这把长剑和他教我的剑术,还有,武当的底子,我几乎横扫了武林。
自从我二十八岁那年夺得“天下第一剑”,我就身不由己地拼命维持这个名号。至今十年。
十年,不容易。为了将武功维持在巅峰状态,我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
但我不后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还走这条路。我尝过受蔑视的滋味,那比这种孤独嗜血的生涯痛苦一万倍。

上个月我接到一份战书,这正好是我接到的第四十份战书。约我比剑的人是当今声名鹊起的褚江南。我没有把握战胜他,但我更没勇气放弃。
我赴约之前偷偷去看了师兄弟们。我看见大师兄胖了几圈,居然在经营酒楼;而惟慷弃武从文,当了县太爷。
褚江南来了。他比我年轻,但我有经验, 我的经验让我看出他的功力绝对在我之上。
风吹起我的长发,我扭头看看河对岸,远远的天边,我又看到了风起云依。
910603

浏览(78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1.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