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东田枫叶的博客  
邪恶之所以横行,乃善良之沉默所至。罪孽之所以嚣张,乃司法之无为因果。  
https://blog.creaders.net/u/24561/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从“六四”、洋教材及持续社会暴恐而鉴定邓右之伪共 2022-06-22 21:23:24

       所谓“伪”者,乃非存在也。这就是“伪”之定义。故,为何说自邓右以来的中国执政党早已类似被“切香肠”式自毁自乱的颜色演变而形同“伪共”了呢?

       那就得首先搞清楚这么个基本的社会性逻辑常识:其实,政治信誉和商业信誉,两者纯属同等逻辑道理的性质。故而,不妨试问:设若一个制假贩假而兜售“地沟油”(或假药假货、或虚假证件、或盗版剽窃之类假货毒品之徒,他们会主动实话实说地告诉消费者,他们的所作所为吗?其答案就是现成的:肯定不会的嘛……

       因此,也只有消费者普遍性、重复性因果效应地上当受骗而无辜地成为受害者之后,人们才悔之不及地恍然醒悟。而这种所谓“受害”性质本身,就是被违法犯罪性质的“被迫害”。

       故而,制假贩假之徒们,就势必邪恶逻辑地掩人耳目地狡辩性地进而再假话欺骗道:不要造谣传谣的嘛……而他们这一切对社会行业道德操守环境自毁性的倒行逆,不正是恰恰说明了,他们已经自毁了起码行业的政治公信力了嘛……

       而政治名词之所谓“修正主义”,其遣词造句之汉语内涵本身,不就是虚假篡改欺骗性的意思嘛……那么,这不正是“伪”的诠释了吗?

       而邓右那歪理邪说的“特色理论”以及其辅助于四十多年以来,实践检验,其所言所行,无不以事实验证着,他们一直打着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幌子,而充斥着歪理谬论的洗脑误导视听下,其政治虚无主义性而说一套做一套地完全背叛其口口声声所谓“实事求是”的原则,而假话谎言骗人、篡改掩盖历史、以便贪功诿过之本身,不正是其典型的、地地道道的“伪”字的具体诠释嘛……而却又打着“中共”的旗号下,挂羊头卖狗肉地胡作非为、祸国殃民等,那不就典型的“伪共”了嘛!

       历史公开的事实,就已经表明了,邓小平被时任党国最高领导人华国锋主席恢复出来工作时,曾经承诺出来后辅佐华国锋的。也曾公开说过,出来是“为了做事情。而不是为了当官”。然而,却是说一套做一套地背叛了自己承诺……而首先违法违规地渐进式滥用自身政治资历影响力,而以助手副职之位,喧宾夺主地要挟性篡谋上级正职之政,并为了后来一连串政治阴谋诡计之架空并推翻之而铺垫……诸如:

       1)自私自利地贪毛功为己功而悖论起码政治和行业道德操守地将毛泽东独创性政治思想体系盗版剽窃为所谓“集体结晶”。

       2)自私自利地欲为己树碑立传于历史而悖论法规,喧宾夺主地以时任副总理之位、却强行以华国锋总理的全权特使而代之访美签约外交。并且行程中擅自作主而接受有辱国格的额外条款。

       3)自己从既从未担任过中共最高领导职位的主席或总书记一职,也从未担任过国家主席的岗位。却自己主动开口要求官职为军委主席。从而开始完全违法地破坏了党规,而以枪指挥党方式,再紧随着继续篡谋党国法理最高权力之政……并再次先后非法非规地推翻后来续任执政党第一把手。

       4)后来,在行为事先组织性地经过中央讨论,而突然自诩为“第二代核心”的同时,还虚无主义式涂抹篡改历史地谎称华国锋执政党国大任的那几年为所谓“过渡期”,而意在政治历史上,将华国锋任期内所首提“改革开放”之提法贪功己有。以便名正言顺地逻辑性将决策高考恢复之功、决策建立广东深珠特区之功、决策对美外交签约之功、决策对越反击战之功等,凡属那一历史具体阶段里华国锋以党政军最高首脑之位而必须签署决策之功的历史事实,全给篡改历史地转到邓右的名下。以便自私自利地为己树碑立传……然而,问题是,如此一来,不就反过来印证了,他正以此变相地在承认了,自己违法违规性破坏党国最高权力运作规矩、而篡党夺权的事实真相了嘛……而因此,他历史上的政治声誉之所以必然被后人所诟病……也就一点也不冤枉和奇怪了。

       5)同时,却将党史记载所披露已经证实了的、有关历史上之违反中央三令五申而形左实右的“反右扩大化”,“大跃进”期间违背中央政策而擅自破坏性的“浮夸风”和“共产风”,以及文革初期违背中央政策而倒行逆施搞人为破坏性的挑逗群众斗群众的违法犯罪性质的武斗打砸抢等,纯属先后由刘邓直接具体主政之责,全都篡改或伪造历史性质地诿过于毫无知情、甚至毫无必然关联的毛泽东主席身上。就类似,一个人,居然将自己在社会上违法违规、为非作歹的犯罪嫌疑乱象,全都以“莫须有”式手段,弄虚作假地造谣诬陷到老板身上、让老板来提其受过牢狱之灾......是同等道理。

       6)且不妨,就以那毫无起码行业道德操守而空有网络“搜索引擎”的那什么“百度”,来举例说事儿吧。那还哪里还能算得上是一个客观中立、公平公正、实事求是的、可发布官方性质背景信息的搜索平台呢?现在的“百度”网,即便想搜索一番,起码自己曾经历过,而所见所闻的真实历史重大事件,都根本无从查询......

       居然连在文革期间所曾发生过的、中共党国之官方重大历史会议的“九大”,以及相关历史信息,都查阅不到了。就犹如,只要没有邓右胡乱邦集团的成员们,曾参与过的历史事件,那就统统不算历史曾存在或发生过似的。实在“特色”虚伪得荒唐可笑了。

       问题是,即便你个人,想在政治意义上,以不同的个人三观,而持否定的态度来看待那些历史,这也就算了……然而,难道历史所曾物理性质地发生过、所曾存在过的事实,还能以官方背景的性质,来以虚无主义式,对历史真相,做人为之一笔勾销之掩盖,便能达至其痕迹之抹消吗? 这不典型的唯心主义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笑话和翻版嘛!难道这就是当今执政党所一再口口声声所谓“实事求是”而该有的科学态度吗?那么,问题就来了:

       第一,难道今天大家还见过欧美哪个国家在历史问题上,公开掩盖或抹去或不让揭丑它们的殖民历史抑或对外侵略历史吗?

       第二,即便还真有残余邪恶的话,难道那开口闭口就所谓“实事求是”、“所谓“依法治国”的中国“特色”执政党集团,就该学习或效仿这类胡作非为的邪门歪道,而非更为进步地纠错而完善合法先进的东西吗?这就是问题的核心所在了……

       而这不正是以“百度”搜索引擎之虚假,而构成了为当今之最具象征性所代表的执政党治下的社会,其自毁政治道德公信力的普遍性乱象嘛……毫无起码的为人、为政的信誉!

       7)政治报仇雪恨式颠倒黑白、本末倒置地盲目否文革、否毛。甚至还否共否社,还欲打算给中共改名易旗为什么“社会党“之类。还否定并千方百计限制任何提及毛泽东思想。并心虚害怕地以虚无主义方式避免提及那整个党国和军队的缔造者毛主席的名字。甚至还纵容着无中生有、甚至颠倒黑白地杜撰捏造所谓“晚年错误”而讽刺挖苦式“戏说”之,等等,不正是类似当年的中共之敌对势力的国民党右翼反动派们之同样立场口吻嘛!不正是类似诬蔑中伤自己的祖先一样嘛!而若:敌反,你也反;敌拥,你也拥的话,那不成了政治上之一丘之貉了嘛!那还可能算得上是货真价实的中共性质,而非“伪共”性质之所作所为吗?那不正是“伪共”的本质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实践验证真理的今天,难道不正是以活生生的事实验证了毛当年所发动的文革之英明、正确和及时性了吗?否则,这四十多年来,哪来那么多史无前之众例程度的贪官污吏、黄赌毒黑的“走资派”或“带路党”们占领着整个中共党国高层的乱象呀?逻辑解释不通而完全悖论“实事求是”嘛!

       这四十多年来,只要人们在媒体论坛上,每每话锋涉及缅怀毛时代的话题时,就会类似当年的“地下党”活动情景似的,就会立即遭到类似蒋介石年代的白色恐怖式的威胁恐吓……实在荒唐可笑。这不整个就是“伪共”的表现了嘛……

       而这一切的历史事实,不正是以实践之验证,所事实证明了,自邓右执政党集团之篡政,从一开始就已经是伪共”的具体表现了嘛……

       所以,这不正是当今“特色”集团的官方喉舌,无论其说什么话,都已根本不再具备起码的可信度之所在了……而他们却仍一再一厢情愿地要求人们,所谓“不信谣、不传谣”等。这除了纯属自欺欺人以外,还有谁会当真吗?你本身就虚无主义地掩盖、抹杀或篡改杜撰历史的言行,就已实质性在自行导致了培植谣言的土壤的同时,也客观上给了造谣惑众者,递上了有根有据的“刀子”。

       因此,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六四”之发生的前前后后,从一开始,就以类似一个违法违规地以枪指挥党来运作的政权,而倍受背后操纵前台的傀儡式政府、而完全违法违规着行驶国家最高权力之所在了……

       倘若根据李鹏、杨尚昆等人的日记所记载,而稍对当年“六四”开枪血腥惨案的过程做些回顾的话,会不难发现:当整个学潮,尚处于合法合规地和平聚会、而纯属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初期阶段时,面对着政治属性仍属人民内部矛盾性质的人民群众之集会,以及那实事求是而有着具体事实的抗议诉求,邓小平却未能以一个真正的中共老革命资历高干的姿态,以客观中立、就事论事的态度,而从矛盾爆发中问题之内因出发。然后,再从个人自身的深处、以及整个中共时任高层集团的内因深处等,去实事求是地深刻分析、检讨,而去准确地因应着解决问题。这种表现之本身就已经潜意识地在开始滑向违法违规的方向了。

       而却是更进一步地,在完全未经与时任中共中央最高当权者赵紫阳商讨的情况下,而首先违法违规而喧宾夺主地以枪指挥党的形式,以个人意志凌驾于整个党政军领导层之上,而炮制了那篇“4.26社论”。这就事实上导致了事态之加剧之恶化……

       这就如同文革期间,以邓小平为代表的那些政治上曾被“打倒”或被撤职(而其个人经济待遇和地位,则完全未变)的那些老干部一样:不是认真而深刻自我检讨或反省自己,究竟曾经错在了哪里。而是,拼命地避重就轻、偷换概念而文过饰非地为自己做贪功诿过的狡辩。然后,便全都盲目地“莫须有”式归罪文革,毫无起码逻辑的法理和事实依据地迁怒毛主席……

       而这回轮到了邓右操控权力的时代,这“六四”的酿成,其前奏性潜在之起源,不正是从一开始,就这么违反法规常理地以强权政治,将事情政治定性为敌我矛盾的所谓“动乱”。这也就从而人为非策略性地激化了事态,而开始潜移默化着质的转化,而预先铺垫着将滑向官民对抗性质的矛盾所演变。且毫无主动缓和迹象……这就充分地暴露了邓复出后,曾公开地、且恶狠狠地所谓“无需再看群众的脸色行事”的专政心态……

       紧接着便开始调动了配备坦克的军队进城,布置戒严……从而进一步人为恶化性地激化了官民之间本该互信的基础。而渐进失控地滑向了敌对冲突的关系……而在六月四日那天晚上,终于导致了官兵执行邓的开枪命令,而造成历史性流血惨案……

       如果说,根据官方党史记载性所披露,历史上文革初期头两年里,个别大城市里,所曾发生过的、那纯属政治立场派性之间的一些暴力武斗,是当时的刘邓集团,曾为了转移于己不利的斗争大方向,而故意对抗中央决议,而违法违规地挑逗群众斗群众的话,那么,后来所发生的“六四”官民之间的血腥暴力流血事件,就纯属邓右重复当年错误之举之翻版了。即,挑逗军民斗军民版之再现了......

       整个过程的前前后后,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其国家法理权力之合乎法规下之正常运行运作。而是官方人为性质的知法犯法,挑战国家法规的严肃性。令全球支持中共的华人心寒而失望。

       而其整个政治反动性倒行逆施的实践过程,也恰恰形同给了执政党国内外的敌对分裂势力们“递刀子”,而成功地抢占了舆论道德的制高点。而类政治破绽,也就被那些敌对势力所成功地充分利用,并淋漓尽致地发挥,而将该学潮原本政治宗旨和口号都仅限于反“官倒”、反贪腐的诉求,悄悄由外部敌对势力,欲通过香港那些逢中逢共必反的分裂势力,所背后利用并操纵向了政治旨在倒共颠社的歧途,而美其名所谓“民主运动”的伪命题。而同时,不能回避,这也正是那帮书生政治幼稚病的学运头头们被忽悠后的最大败举。因为,国家法理规范之社会主义制度核心价值观之实质,本来就该是:民主与法制的体现。而非邓右那违法毁规的独裁专制式以枪指挥党的统治……

       这不正是邓大人在历史上,将必然被法理问责其违法乱纲的肤浅政策的因果所致嘛……

       更为甚者,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仍严禁当初那些流亡海外的学生头目们,正常回国探亲或吊丧……甚至连个别当事人“闯关”式欲宁愿自投罗网回去“自首”,都不允许。这反倒非但更为显得不尽起码法理常伦,且还更为充分地暴露其无法无规而心虚蛮横之类似封建主义残余式闭关锁国类文明倒退。跟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说道,完全格格不入、背道而驰……起码毛泽东思想时代,还法定“不许虐待俘虏”呢。还释放战俘呢……还如何跟毛时代那官方所法理规定之“说话和气,不打人骂人”、“要文斗不要武斗”、“不虐待俘虏”的理念可相比较呀?

       假设“六四”的处理手段是合法合规而正义的所谓“平暴”、且历史性“丰功伟绩”的话,那么,对于那无不处处热衷于贪功诿过卸责的邓右“特色党”集团而言,他们干嘛不名正言顺而理直气壮地回应呀?却为何还要玩文字游戏似的将“事件”说成是所谓“风波”呀?干嘛还那么心虚恼羞地害怕人们自由言论涉及这个问题呀?而却非法非规地定义为所谓“敏感词”呀?那不正是毫无任何法规依据可援引,而心虚不自信的表现嘛……所以,便一触即跳、即恼羞成怒嘛……

       而由于“六四”之前前后后,邓右自始至终违法违规地破坏了国家最高权力运作之法规,而以枪指挥党,并对自己的人民,以类似对付战乱之敌的性质,而完全悖论法理法规地动用了包括重型装备在内的、荷枪实弹的国家机器性质的人民军队来对付之。且还导致了血腥惨案……因而,在倍受全球政治舆论的强烈谴责和声讨之后,非但不去深刻地依法反省,却还谬以为,只要衍生出个武警部队的成立之后,就可变相合法化,其今后可替代军队,而作为重复如法炮制式向人民开枪,以镇压其任何合法合规的和平诉求的工具了。疑似又欲以偷换概念、似是而非的手法,来模糊法理准则。为今后继续践踏司法,而滥用开枪镇压人民达至合法化……这种自欺欺人的邪念和做法本身,非但根本代表不了人民切身利益的意志,却也已经纯属知法犯法而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而从“六四”这一桩由始至终都一直在法理属性上,完全属于违法犯罪性质的历史事件,执政党当局仍一直避重就轻、答非所问而继续谎话连篇地轻描淡写着做因果颠倒、本末倒置的历史篡改和欺骗的言行本身……就已经在法理性质上属于:知法犯法了!由此可见,这不正是“伪共”性质的具体表现吗……

       这不正是为何当今“伪共”之媒体舆论,无论说啥,人民都不再采信之所在嘛……因为,谎言太多、篡改历史太明显而太藐视人民的智商了嘛……

       今天,再看看那被官媒网络所频频曝光后,而沸沸扬扬毒教材事件吧……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真没想到,该事件的历史性追根溯源,其最高决策者,居然还真的就是顺藤摸瓜地跟踪到了邓“总设计师”这里来了……

       这不,这一切事实之背后真相大白,还居然正是今天那些扬邓反毛的“特色”公知们,在邓右那弄虚作假的“地沟油”性质的所谓“改革开放”的因果效应,实在太乏善可陈的情况下,才为了能进一步为邓做文过饰非而涂脂抹粉地抢功独占其所谓的“改革开放,解放思想”,而专门为邓所量身定制的某部电视剧连续剧中,所真实的反映。剧情中,表现了当年邓右集团得势后,以其身居军委主席身份而言的邓大人之亲自出面,亲自要求李先念主席,同意并批准十万美元进口洋教材,以替换原有的国家教材。这本身,却已经潜意识隐含着枪指挥党之实了。更何况,邓后来还事先未跟由中央高层打过招呼并经由集体认可,而自诩为所谓的“核心”,甚至连自己之前,曾任副职于华国锋手下的年代,都统统自行“包揽”过去了......

       这不典型而具体而实实在在的形同“代理人”式,帮助国内政治敌对势力,通过进口洋教材来替代中国原有文化教材,而形同“绑架”中共党国而右倾投降主义地接纳“文化入侵”式之“文化大革命”吗?而区别只不过是被“革命”的对象,换成是中共党国和整个中华民族罢了……

       这不正是典型的邓右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幌子下,从文化思想领域里,所实行的对无产阶级的专政吗?而邓所代表着执政党所作所为之这类政治理论和实践,难道不正是“伪共”的具体表现吗?还如何继续罔顾事实地狡辩下去呀……

       除此之外,最近那世界级令人惊恐万状的什么唐山血腥暴恐式暴力伤害女子事件的事发过程中,那帮有钱有势阶级,对弱势群体阶级中还无还手之力的弱女,所出手之重狠、之血腥暴力程度,真是残忍得无以复加……

       再加上之前的什么航天工业公司伪共党人之高干——张陶,残暴性狠欧暴打俩老科学家院士……以及,还有那什么丰县违反人权法之暴力拐卖、威逼强迫“铁链女”成婚、生子等,之类持续不断、层出不穷社会暴力乱象……等等,等等,一桩接一桩,从未断过……

       至今都根本没有任何再跟进的下文了……疑似又要不了了之了……疑似又将被列入网络媒体之所谓“敏感词”或“不争论”而不让提及了。否则,违者疑似又得被删帖封账了……而这四十多年来所充斥于国人社会的上述这些放之四海而皆为邪门歪道的乱象,不正是典型的政治上,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无情专政的具体表现嘛……

       真不知道,这么个社会上一直充斥着执法犯法、无法无天、胡作非为、血腥暴力、黄赌毒黑、祸国殃民,而社稷政局潜移默化地动荡、法理政权基础危机四伏的四十多年,还如何能与其所谓的“改革开放,解放思想”有啥必然关联了。

       自邓右政治背叛而投降主义性质为代表的“特色”伪共集团执政的四十多年以来,其违法违规、倒行逆施而导致了内乱一再频仍。强权政治式硬性所谓“压倒一切”之举,却也始终“维”而不“稳”,而根本无法达至根本性“安内”!所以,也就根本无法“攘外”了!

       这不正是当今邓右集团们,这四十多年来:对外,心虚怯战于任何法理的正义性质反侵略战;而对内,却本末倒置地处处动辄滥用国家机器,践踏司法公正,而视人民群众为敌,而对人民暴恐威慑、并镇压以消亡灭口之所在了……

       与他们所口口声声的所谓“经济建设为中心”、所谓“以和为贵”、所谓“和谐发展”以及那什么几大“荣耻”观等,疑似完全背道而驰而货不对版!

       实践的事实证明:1)所谓“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乃指,以他们“特色”官僚权贵阶级之高薪养贪而更加贪污敛财为中心……2)“以和为贵”,乃指,大家都“不争论”地默认他们非公非正、非法非规地闷声发大财……3)而空洞笼统的所谓“和谐发展”,乃指,官商勾结着非法非规地浑水摸鱼中,你好我好而无需在乎百姓死活呗……

       试问,这一切明摆着的历史事实和真相,还能不证明他们,确属地地道道的“伪共”了吗?更何况,邓大人也曾“遗嘱”过类似,待时机成熟(即,等待所有原中共平台的党政军资源、尤其是军事资源,全都彻底变色变质地腐化蜕变之后),便可改名易帜为什么“社会党”或其它什么党的名字嘛……

       而今天,还不如将其直接戳穿说透,不就完全吻合邓右大人的政治目标之“总设计”了嘛。

       这也就难怪为什么邓右集团的官媒御用公知写手们,总在媒体上,动辄拿毛主席时代遗产下来的尖端科技工业系统、之在假以时日的不断发展壮大而更为具体地产出巨大经济效益的丰功伟绩之后的今天,试图贪毛功为邓功,而虚无主义式篡改历史着谎言欺骗,意欲做文过饰非、涂脂抹粉之企图了。

       这也难怪,为何自邓右集团篡权夺位而政治背叛马列毛政治宗旨,而搞颜色革命的所谓“改革开放”、所谓“特色社会主义”以来,连那些拥邓反毛、否文革的公知们,也从骨子里都根本看不上邓右那套弄虚作假而货不对版的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而纷纷先后削尖脑袋地远洋移民,不愿回头“享受”其所谓“改革开放的丰功伟绩”的因果了…… 

       这也难怪为何中国大陆自邓右的所谓“特色社会主义”以来,其政治道德上无不弄虚作假的“伪共”本质,反倒更吓退了多台湾的民心……而反作用式做大了独派分裂势力。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浏览(131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