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我对西方左的认知 2020-08-15 23:42:11

幸福剧团博主转载了一篇文章“很多人把西方极左和左派混为一谈”,https://blog.creaders.net/u/460/202008/381653.html 我作了评论。正好,我在酝酿写一篇我对西方左的认知。我认为西方的左和中国的左是不同文化语境,这里不涉及中国的左。 另外有人指出希特勒是极右,我觉得挺有意思。


先做个说明:我这里说的理想主义不是指明天吃什么大餐的目标,而是跟自己的现实差距gap很大,不是容易达到的目标,而是先要自己在脑子里美化美好多多的。 当然明天吃什么大餐也可以在脑子里美好美化一下,我自己经常是这样,明天吃什么大餐,尤其是以前追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 记得那时还会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大谈理想,大谈自己以后会如何如何了不起, 部分女孩子也相信。 还好我对得起她们,哈哈!


在我看来,西方左的来源是理想主义的信念,所谓progressive。也就是人的大脑总是向着对自己更好的方向思考,人活着都会有一个目标。于是一大坨,整套理论,然后设计政治经济,法律一系列制度来来匹配理想的不同阶段。 国家和个人都是这样。 希特勒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宏大理想是种族杀戮,怎么是右呢?好了,这个问题没必要争论和打无聊的口水仗。 只要左承认不承认自己是有理想的,不承认,那就不是左,那么这些号称左就是fake了,当然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fake。 


我想分享的是,讨论人的理想,要实现的目标,是不是先要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的本性会不会改变? 这是最关键的,心口不一,口是心非是人的常态。 维根斯坦语言哲学的建树指出人使用语言是个game,因此当人们产生理想,提倡理想,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也就是西方左的时候,我认为首先要问这个问题:人的本性会不会改变?理想主义听上去很好听,但是跟贪婪有啥区别呢? 不都是要得到更多吗? 有的左会反驳,不对,我的理想是为了别人,really? 不同的语言居然会让人感觉不一样, 维同学的伟大洞见。我用一个瓶子half full, half empty来形容。 half empty是指享受那一半,保护那一半。 half full是指怎么的还要把瓶子装满。理想主义只是half full。


我认为答案基本有三种:1,人的本性不会变,只是时候未到,经历未至。2,人的本性是可以改变的,可以被教育的。3,辨证,灵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所谓相信自己。 


第一种,人的本性不会变,只是时候未到,经历未至。这个不用多说,而且现在的人类很少这样的人。我认为人类会被进一步分类,但是不会在左和右这层分。而是在左下面细分,种族分歧左,还是性别分歧,收入分歧左,真左还是假左fake 等等.目前是处在抢定义,抢话语权,抢narrative的阶段。奥维尔就说过,top down控制社会的第一步,语言narrative是第一个战场,目前美国处在这个战场,传统的右根本不存在了。是哪个左的问题,这样没什么,现实,只是我还是蛮在乎是否fake, 讨厌fake. 所谓右会是不存在的,比如我说理想和贪婪时一回事,恐怕会被打死的。 half empty的人本来就少,会是越来越少的。


第二种,人的本性是可以改变的,可以被教育的。这是西方左的纯真great cause GC。 yes we can, 奥巴马的名言。 共产主义再教育也是如此。 这个不用多说,自己去想就行。


第三种,辨证,灵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 这是那种共产主义的理想是好的,希特勒是极右的认知来源,属于可以控制七情六欲,对共产党人来说还要加上八情九欲的,特殊群体。显然既然特殊,那么肯定是极少数,大多数跟着喊就是fake了。


我挺喜欢分析哲学,分析哲学的关键是把corresponding人和事联系起来看。 方法是先分类。这是我自己的分类,请不同观点的网友批评斧正。


好,现在我来谈谈这篇的主题。 我对左的真正great cause GC从来就是敬仰的,要是世界真是那样,那该多好。我讨厌的是fake左。无论是极左,中左,还是偏左,fake太多。我认为是理想主义信念作怪,而真实的人类历史证明绝大多数理想主义者,当理想不能实现的时候,也就是心想事不成的时候,都不能控制自己,反而都会是给自己和别人create a hell, 我认为原因是不能认识自己的本性从来没变,想的和实际自己能做的从来就不匹配,也控制不住自己,因而是fake. 左的理念对个人自己要求自己是一回事,甚至是伟大的,但是越过一个边界,嫁接到一个集体,social,国家,就会是灾难。这里面的本质问题是,不信上帝,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崇拜的领袖,那么出现矛盾,到底谁应该听谁的呢?


需要从人的本性human nature来看左fake的源头。在我看来是人先给自己一个比现实要高的理想和目标,然后开始会认真努力,除非心想事成,如果不能心想事成呢?也会控制自己一段时间,我把这叫做best effort。 但是鲜有例外,在一个时间点就会进入控制不住自己,fake模式,少数甚至开始就是fake.左提倡的一切都是匹配这种fake的流动.人类真实的历史。理想和目标越是高于现实,fake概率越大,没有例外。


我经常建议读读陀斯涅夫斯基的小说,我认为陀同学对杀死上帝后人会怎样的洞察,没有人比他更深刻。 他的结论,杀死上帝,人的道德就没有了anchor,人没有了敬畏, 在最高的道德价值层面,nothing matters,也就是相对辨证灵活的。这当然是西方文化语境,我认为是相通的。我的博文经常写上帝死了是个比喻,是指人的最高层面的价值和道德是先验的,因而是绝对的。人不需要等到被偷以后才决定自己是不是也要偷,不偷就是不偷, 连中国还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在道德层面,相信自己,相信领袖,相信先验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说左容易fake是指左在这个最高价值层面的选择是灵活,辩证,相信自己,相信领袖,有人还说是相信科学理性实证。对相信科学实证的人,我顺便问一下,科学实证结果没出来之前呢? 你相信什么?如果对人的大脑意识了解深刻,就会知道左为什么会是fake多,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理想主义带来的是什么呢?不信上帝,相信个人,那么希特勒,毛泽东等等也是啊,奥巴马之类还double down既信上帝,也信个人。Isn't that a fake? 


不信上帝,fake就停不下来。左最致命的就是不知道when和where to stop。我多次指出西方的左和共产主义是同宗兄弟,仅仅是手段方法不同的两兄弟之间的竞争,都不知道停,理想目标是一样的。那么灾难就会是这样一个问题,人的本性到底会不会变和人到底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本性?选择相信人的本性会变是fake源头,选择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要么是无知,没什么经历,要么是骗,包括骗自己,左fake大流行的根源。信上帝,相信人都是贪婪有罪的,认识到人的所谓理想只是人的贪婪的自我语言美化的需要,不相信人的本性会变才能true to self。否则大家应该学雷锋。对了,学雷锋这个例子肯定是fake的典型,那么西方的左提倡的那些例子就不是fake了?what makes it different?


德国帅哥”Viva La Vida Long live life"

浏览(2490) (80) 评论(18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AYA_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10-08 16:26:09

第一句邻人吃惊,还是读一读新歌与远方的讨论可以调一下层次嘛。摘引一段:

现在大家讨论左右,基本上还是按照具体政策上的价值观看问题的,本质上都是比较实际型的,理想型的比较少。就是我感慨的,华人在实际的生活上是实际到猥琐地步,而理想上又走到虚浮的幻想地步,将理想和现实放在一起的很多人无法面对。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吉歌 留言时间:2020-10-08 16:22:15

理性讨论前提时对等,尊重。我从来不对人,不攻击人格,不评论个人资历优劣,这并不等于在辩论时说我不考虑这些因素。但我又底线,不能这要判断对方,对理性讨论可能火上浇油!你发现我有问题,每个人都有问题,别人随便都可以找到一堆。即便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也未见到就可以客观认识对方,不要说通过几篇文章或回帖就可以确定某人如何,是不是有点认知浅薄?无法进一步思考说法很对,谁又可以无限深入思考呢?

有时人们并不一定需要逻辑思考,直感或灵感之下回答问题其实也不乏精彩之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被认知,匆忙并不等于没道理!

为了反驳而反驳也许是年轻时几乎所有人的思维状况,看你的这篇反驳到有点重拾少年感觉。。。

至于你说的有关川普表象有点你第三点影子:)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吉歌 留言时间:2020-10-08 16:08:37

《我不知道你是否学过休谟哲学,其实一个结果,可能对应于多个原因。这样有助于你更好理解因果关系。》


难道因果关系一定是一对一吗?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不知道你从哪里找到这个垃圾往我头上扣。有点基本工程训练人都不会像纯理科学者那样机械,工程的本质是近似,适当简化知道可以满足显示要求程度为止,但工程师知道世界的复杂性并非精确科学(一种对现实的近似模型)认为世界那样。1 to 1, n to 1, 1 to n对应关系可能你并未可以训练过吧,才想到这个初等数学问题。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0-08 15:59:03

空与虚是相对,不走极端时可以有不同程度幻想,认知这个东西很主观,与种种个人成(偏)见密切相关。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8-31 00:25:05

是的,我对chaos theory, game theory,熵原理,研究都很深入的。 其实这些都属于complex system thoery。 我学控制论的时候,对white noise有过非常深入的研究。 英国人最厉害不是顶层设计,尽管看不见的手理论是英国发明的。 英国最厉害的是习惯法,common law, 这本身就是尊重传统和约定,包括尊重殖民地原属地小共同体形成的规矩,所谓君子协定。 纯理性,rational anchor的至关重要性。 人不能一时兴起,觉得自己有个奇妙想法,就把过去的承诺都给推翻,那样的话,人类互相残杀是不能杜绝的。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8-29 23:18:13

在西方文明各流派中,Anglo-Saxons 最擅长的就是制度设计和间接管治,是否有个Spectre之类的Deep State 并不是关键。各利益集团在制度下的看似Chaos 的互动自然会有某些既定的Patterns,参考 Chaos Theory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os_theory. 这似乎是古罗马的传统。


西方的左派倾向于精细的社会工程控制,佼佼者是斯大林集团和希特勒集团,苏联和纳粹德国是两个极左政权。


右派倾向间接管治,而按Chaos Theory 调整。


上帝之手似乎是右派的。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11:14:19

我对人间不幸有绝对的同情,但是我知道人做不了人间上帝。还是得让人做人,上帝做上帝。所以,无法加入左边,不能融入右边,只能站在中间,不得不很孤单。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10:15:01

这是一个小故事,我分享完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10:07:49

你知道吗?你常常说,上帝的残忍,我看了总是偷偷地笑。

在我的imagine中我看见一个孩子摇头对着天上的父亲说,这太残忍了!然后我看着天上一个苦笑的父亲。

也许,这是我们的区别。

我也常常对上帝抱怨说,啊,这太残忍了,我很伤心。

不过,我会接着说,对不起,我相信你的爱,相信你给我是对我最好的,尽管我不明白。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10:02:45

我给他介绍了一个我知道的downtown的一个很好的组织,他们是敬虔的基督徒办的,他们照顾关心流浪者(很多是吸毒者)的生活,同时关心他们的灵魂,给他们职业培训,为他们寻找工作机会,我希望他能够去尝试一下。

不管怎么说,尽管没有什么互动的谈话,起码最后这个人让我给他祷告了(我能做更多什么呢?请不要笑话我的宗教行为,我相信神知道这个灵魂,爱他,愿意带领他)。

在我和这个人挥手再见的时候,有个女人(白人)拎着两个Vons的袋子走过来,摆在这个人面前。

我对着那个离开的女人说,Thank you for your love!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09:56:35

他终于合作地和我站在路边,听我说话。

我说,你看,从现在开始,你选择再来一次,look to your future,你想想,不管你做什么能做到什么程度,你会为你自己自豪。那么多非法移民能到这个国家,在这个国家找到一个将来,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你再想想,假如你放弃尝试,就这样活下去,再看看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为什么要浪费你珍贵的生命呢?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09:50:13

那个人开始看着我,听我说话,从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略显尴尬的神情我知道他还是有点清醒的(有些人是完全失去不清醒的)。

我说,事实上我的人生曾经有时候我甚至想自杀过。但是,你想,假如有自杀的勇气,为何不尝试勇敢地试着活下去,给自己另一个机会?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09:45:12

我说,也许人可能看你没有钱没有成功,但是神看你有一个宝贵的灵魂,you are worth more than all those,原谅所有伤害你的人和事,重新开始。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09:42:34

我感到很抱歉,向他道歉我打扰他了。

他盯着我看了一眼,开始起身,把搭身的外衣套上,拿起地上那个半瓶饮料的可乐瓶站了起来。

我尝试和他打招呼,但是他回避我,准备走人。

但是,我拦住了他,我说,你知道吗?神给人second chance,为什么不尝试一下?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24 09:03:39

我今天早上出门跑步在路途中遇到一个睡在水泥路上的无家可归者。从远处我还以为是路上一个人家放的包袱呢,没想到走到面前是个用衣服搭在身上睡觉的人。

我犹豫再三,决定回头再看看这个人。

我在他身边跪下来,低头看这个人,我想把手搭在他的身上,为他做一个祷告,at least, God, the creator knows who this person is and He only can lead him.

但是这个人突然惊觉地坐起来,看着我,蓬头垢面长发长胡须的一张脸,一个大概三四十岁以上的白人男子。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20-08-20 21:38:41

秋博懂什么是fake。

回复 | 1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20-08-20 17:44:25

好的理想主义 才是左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08-17 19:36:03

equality理想是fake中的fake。

回复 | 1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20-08-17 18:07:19

政治上的左右根本上升不到哲学的层面。 例如美国左派BLM正在争取的少数民族优待政策,在过去的苏联,在现在的中国大陆都是早就实现的东西了。 大陆日常生活中都能经常看到,少民优先的窗口,免排队,免各种税费,加各种补贴,高考加分,穆斯林肉价补贴,台湾人优先,外国人优先等等。当少民只占5%人口时,弊端尚不明显。但苏联的解体就是先例,主体民族俄罗斯不愿再当奶牛了。中国的少民也超过10%了,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美国左派根本不是理念的好坏问题,而是白人比例持续下降背景下的自然选择。种族歧视是党派政治的最廉价的动员手段。人性自私,即使能看透未来,也不会改变急功近利的本性。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17 18:02:05

【我已经允许你进入我的博客,表示道歉之真诚,请原谅。

不过,请认真发言。就讨论的话题思考如果有兴趣就发言,增加对某个话题探讨的多视角;如果对话题没兴趣请掠过。

你我都是神的被造,尊重你是对你我的造物主的尊重。】

》我已经接受你的道歉了。我不一定非要进你的地方发言。你要是预设前提。其实说政治问题你要有包容对头的文明互动的的基本肚量。你既不是上帝,又不能代表独一无二的正确。要多听对头的意见。把对头的理性的观点妖魔化,你自己就和魔鬼就是一个档次的了。

钳制他人的言论,尤其是钳制他人不是辱骂人的言论,是一个人没有担待的表现。其实不适合在公共场合谈政治问题!

我的发言都是认真严肃的,每一条发言都是深思熟虑,不希望有人会拿到我的把柄的。我的敌人很多,我得特别的小心。我到现在没有被人抓到我的把柄,把我赶出万维,都是我小心又小心的表现。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17 17:44:27

我对此提到王老虎抢亲和好死不如賴活。也是指精神层面的state和倾向。可以说左的理想大目标,改变人的本性是那位王老虎,然后你看他们的方式就是抢亲方式。他们如果有权力,有资源,个人有智慧狡辩,他们展现的总是硬上,包括嘴硬,硬是要怎么样。有某个理想,我称为贪婪,好像就真理在手了,就justify means了,就抢亲了。这样一个思维行为pattern在左群体里,是常态。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杰克_JK 留言时间:2020-08-17 17:14:13

我已经允许你进入我的博客,表示道歉之真诚,请原谅。

不过,请认真发言。就讨论的话题思考如果有兴趣就发言,增加对某个话题探讨的多视角;如果对话题没兴趣请掠过。

你我都是神的被造,尊重你是对你我的造物主的尊重。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杰克_JK 留言时间:2020-08-17 16:45:43

道歉!杰克博。我承认伤害人是不对的,真诚道歉,请原谅。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17 15:47:01

【对不起,我确实是给远兄留言,因为匆忙写到你这个混混下面来了,见谅啊!

我对你不熟悉,但是你几个留言,我就基本上把你鉴定为轻浮型,这是我最讨厌的类型,希望你不要见怪——我是口无遮拦型的人,当然现实生活中还是注意的,网络本来就是尽量真实的地方。

假如你能稳重一点——I mean,look into your heart before you use your mind,我绝对会欢迎你加入我的博客讨论。我不在乎别人狠狠地批我,假如我在乎我就不发言了。至于说性别啥的,没必要顾忌这个,假如我们把讨论搞到这么personal的地步,远兄提倡的intelligence level的享受就ruin掉了。】

》孤独啊,你看看这是你的“哥们”级的人悔辱我的言辞。你可以去查我原始的给她的回帖,非常的文明礼貌的和她说话。如果她再次像这样悔辱我,我是会做适当的反击和回敬的。你不要说我对你的客人有不敬啊。

和人说话没有基本的礼节,随便的悔辱人,还是一个人的作为吗?做个人起码要有基本的做人的准则吧!如果这就是她应对他人的办法,她也有义务接受相同级别的互动,是不是这个理呢?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17 15:01:29

【假如你能稳重一点——I mean,look into your heart before you use your mind,我绝对会欢迎你加入我的博客讨论。】

》你的句句话都是悔辱人的话。我没有求你要进的地方,不能进你的地方我没有任何损失。

但是你得保持基本的礼节啊。你希望别人用你同样的办法回敬你,这是你希望的反应吗?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17 14:57:51

【对不起,我确实是给远兄留言,因为匆忙写到你这个混混下面来了,见谅啊!】

》哈哈哈哈,你一开口就悔辱人,是不是我该向你送几飞镖啊。连孤独都不想这样和我说话,你悔辱人的本事不简单啊。

你要是喜欢悔辱人,我是可以同级别伺候你的。这个不是非常的费事。

我不害怕你给我贴标签。你给我贴标签,也是我的机会可以伺候你。我回答你的帖子,没有一句话是得罪你的话,为啥你要悔辱人。我等你的下次反应。我最喜欢把悔辱人的人弄得下部来台。我不需要考虑见怪还不见怪的问题!

我还对你客气一点,这一次,如果还是这种态度,我就要跟进你的方式了!这个事儿容易!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17 12:45:23

“刚来美国不久,有华人邀请去圣经学习会,去了一次,以后再也不去了, 谈的还是买什么房子,车子,而且比较。 不留时间和空间给自己精神上calm和思考, 总是要跟某个结果挂钩。”

咳咳,这个我不发言了,不准备再得罪一大批,是一大批一大批,好在上帝知道人真的是很可怜,不大介意是天空的雄鹰还地上的麻雀,他都能忍受它们到自己的殿里寻找落脚的地方,至于最后谁能找到精神落脚的地方,那是它们各自的心灵决定的。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8-17 12:20:28

假如没有中共70年强奸中国人的文化,honor应该是有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17 12:05:26

Exactly。 true to self,才能true to 别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08-17 12:04:06

我认识的黑人朋友和同事,完全不一样。我认为那是主流媒体塑造出来的profile,真正黑人群体对自己的honor很重视的。就像真正穆斯林群体。 我以前的一个boss就是一个约旦来的穆斯林,他跟我是很好的朋友,现在有时还会联络聊天。我在印度和阿联酋做项目,我得两位服务经理都是纯真穆斯林,说话都不会大声,教养礼貌让我感动。 政治操弄族群是美国左的最恶毒的伎俩,很无耻的。 我到过世界好多国家,遇到过太多不同的人, 我发现其它文化的人,虽然有比例,但是精神层面的追求是一样的,为了honor。但是华人不一样, 精神层面的追求是鲜有的, 实用主义在华人群体里是最流行的。 刚来美国不久,有华人邀请去圣经学习会,去了一次,以后再也不去了, 谈的还是买什么房子,车子,而且比较。 不留时间和空间给自己精神上calm和思考, 总是要跟某个结果挂钩。 我反复提纯intellectual享受,估计很多人认为是神经病,有什么用, 哈哈!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