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杯中国茶的博客  
红茶暖,绿茶凉,花茶氤氲,青茶近烟  
我的网络日志
地理课 2016-10-25 07:46:54

晨起看齐邦媛的《巨流河》。里面说她的地理老师教他们台湾地理,说台湾有鸡蛋糕(基隆,淡水,高雄),被他们给取个外号叫鸡蛋糕让我想起我的初中世界地理老师,一个南洋华侨,教我们巴西物产说:巴西的咖糖可大了。巴西盛产咖啡,蔗糖,可可,大豆。这种记忆法效力真持久。说起地理老师,我又想起另一位老人,徐应太先生。他教我初中中国地理。他上课不用课本,也不写黑板,完全是评书式的口述。少年的我,坐在明亮的红漆地板的教室里,托着下巴,跟着他穿州过省,人情风土,异士奇侠,坊间八卦扑面而来吕紫剑说自己最幸福的时期是童年青少年时代。我觉得自己最幸福的时期就是十岁到十三岁在宜昌的那段时间。同学们往往在他课上讲闲话,噪音很大,他很少发火,只是不断提高自己的嗓音。我最喜欢上课讲闲话,但是在他课上还真没讲过。所以后来一次地理地区统考,里面有很多变态题,比如给你一张空白中国地图,让画出全国省,省会,主要铁路线,以及沿线城市站名。几乎全班不及格,我却得了九十三分。徐先生一看见我就笑。我也很高兴,心里想徐老爷我总算没辜负您的精彩地理评书。可惜年少懵懂,尽然不知道打听一下他的身世经历。他如今多半不在人世了,May God Bless Him。他如果知道曾有学生如此热爱并长久记得他的地理课,应该也很安慰吧。LH20160529



浏览(242) (4) 评论(2)
发表评论
感官之气味 2016-06-06 17:35:11

亦舒的《吃南瓜的人》里有这么一段话,“一早,我到她家对面去等,她住在一间父母送她的小平房里,门口种植玫瑰花,一时间,在清晨的冷冽空气里,我不明白在等的是一个女孩,抑或是我的理想。”读这段我仿佛闻到清晨的气味。每天不同的时刻都有不同的气味。早晨是清冽的花香,中午是暄明的阳光味,傍晚温甜的果蔬味,深宵则是甘涩的茶香。有人说这个世界是虚幻的Matrix,那又有什么关系?感谢造物赐给我们嗅觉,深吸一口气,好好体会风中的气味,别辜负了活着的时光。LH20160606

浏览(225) (3) 评论(1)
发表评论
你不剩下谁剩下 2015-11-07 05:24:09

昨天和朋友说到剩女问题。各路剩女各有背景原因,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其中有一类肯定犯过下述毛病。所以走过路过不想错过的此类剩女们听令:一忌嘴尖舌利;二忌不解风情;三忌顶天立地。第一个毛病要掩饰,第二个毛病要学习,第三个毛病要克服。有这么一个案例。某女遇到某男,其实她还蛮喜欢他,但是她是绝不会主动表示的(毛病2)。一天某男主动来约她去喝咖啡。他们去了。男见女背着个沉甸甸的包说他来背,女说没事儿我背惯了,把包一扛自己走了(毛病3)。喝咖啡时男问女会跳舞吗?女说不会也没去过(毛病2)。男说有机会去吧其实舞厅里气氛很不错的,大家都彬彬有礼。女悠悠地说嗯越是有嫌疑的地方越要假撇清(毛病1)。男脸色难堪至极。结局可想而知。男以为女是多深的一潭水,其实女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当然作为男人也要学习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错过了单纯的好姑娘。

铁凝当年做剩女时遇到冰心。冰心问你有男友了吗?铁凝说还没找到呢。冰心说你不要找,要等。一句话解了铁凝的心结。真的爱情值得等待。哪怕需要等待几世轮回。那个只属于你的人也在某个时空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贾平凹总爱说好饭不怕晚。改一个字为好婚不怕晚也是真理。一点心得赠给一位正为女儿婚事着急的母亲。

没有全情投入爱过一个女人的男人都别装B装C了,没有不顾一切爱过一个男人的女人就别秀纯秀真了。希望在这个嘈杂纷乱的俗世里多一些人坚持等待得到真爱。好吧我知道我今天犯了老毛病1!

浏览(739) (1) 评论(3)
发表评论
世间友情之1971年的雪夜 2015-09-11 17:56:11

小的时候我妈总说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放弃学习。然后她就会又讲一遍一个女知青的故事。说那会儿在她修水库的工地里有那么一个小女孩是国军一级上将唐生智的外孙女,别人都招工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她也不急,只每天练习写作。我妈问她有何打算,她说只要坚持学习总会拨云见日的。小女孩的文笔稚嫩,我妈真替她觉得希望渺茫。可是她到底还是出落成人了。她叫艾晓明。这故事我耳朵都听得起茧了。好多好多年以后的一天我妈和她居然又联系上了。艾寄来她的一本书《骑桶飞翔》,里面有篇文章《记忆的春天》,里面居然有一段写我的妈妈。我看了既欢喜又悲伤1971年的雪夜我还在天上飞翔。原文如下:

“在这道白亮亮的骤雨中,我看见了在群山入口处一座雪光闪烁的大坝。大坝把两座对峙的山峰连起来,拦腰截断从山谷流出的大河。这是我年轻时参与修建的最雄伟的一座大坝,我最后看见它的样子就是被雪覆盖着,拔地而起,接近竣工时的。春天即将到来,我们赶着在春水高涨之前让它达到了半山的高度。

在那个雪地上,有时就有两个小小的身影,一个是雪,在工地上跑通讯。还有水利学院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是管工程的。她的眼睛非常明亮,戴着一个红围巾。虽然是小小的个子,但和团部的大男人们主宰整个工地的命运,大坝什么时候竣工全看她点头,所以在民工眼里是巨大的权威。而我,觉得她很像《林海雪原》里的白茹。下面提到她的时候,就叫白吧。在我年轻的时候,看什么人想到什么书,这不知是我个人的毛病,还是一种通病。

雪和白的屋子都在团部,所谓团部,座落在离工地最近的地方,是一片红色的平房。白已经结婚了,爱人也是大学生,去了另外一个工地。我从白那儿知道有个叫居里夫人的波兰女子,知道有种诺贝尔奖,居里夫人是唯一一位两次获奖的人。白对我晚上去找她,非常高兴。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她没有同伴,也可能她对我这个小知青有一种姐妹之情。我是初六九届,还得排在老三届之后,十六岁下去的。白长得很好看,我认为她像木偶戏里的娃娃。就是说,大眼睛,红唇,圆圆的脸,左右一股一股紧编着黑发辫。我逼白给我讲她念过的书,白说我们学工的,书上都是公式,没得好讲的。我给你背诗吧,她就背:这是什么声音?惊醒了沉睡的秦岭,猛虎逃往深山,飞鹰躲进森林……

白有一天路过我在的工地,扔下一句话;晚上来,有重要的事情。晚上收工后,我换了干净的罩衣和布鞋,再去她那儿。白拿出一个纸包说:你不是喜欢吃馒头吗?我给你留了两个。馒头巨大白净,团部才有这样实惠的伙食。白在小屋的火炉上给我烤冻硬的馒头,烤一层,我就吃一层。两个白馒头,这在我们那儿是不常见的东西,要赶集上饭馆才能买到,贵重可比城里的蛋糕。

那天晚上我好象是在白的小屋里住了一宿。在我当年的日记本里,记下了一个细节。没有日记本,我不会记得那个晚上下雪了,有一颗颗的雪籽从瓦缝里飘进来。我在日记里写到:调皮的小雪籽落到我头发上了,像我们纯真的友情。在那个晚上我有好久没睡着,1971年冬天的一个晚上。”

“听,这是什么声音?惊醒了沉睡的秦岭,猛虎逃往深山,飞鹰躲进森林……”老妈也总背这首诗给我听。而且好像她就只记得这几句,每次背到这里就没下文了。
艾说俺妈象木偶娃娃,英雄所见略同我爸和我给老妈起的外号就叫赖哥哥(方言指木偶娃娃),又叫她龙子太郎。顺便提一下俺爸的尊称是格格巫.














浏览(201) (1) 评论(3)
发表评论
旧作重读之命运 2015-08-07 03:36:00

“小时候我怀疑命运,是因为我,相信因果。长大后我相信命运,是因为我,怀疑因果。” 这首近二十年前写的诗现在还不过气。然而肯定不少人会说因果即是命运。现世找不到因果,要到前世去找。自己身上找不到因果要到亲人身上去找。所有这些都是想为命运找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昨天看到这么一段话“人和命运的关系就像F(x)=x与G(x)=x^2的关系。一开始,你以为命运是你的无穷小量。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才发现你用尽全力也赶不上命运的步伐。这时候,若不是以一种卑微的姿态走下去,便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很有意思。要么认命,要么重新开始。

98年我去米国看谦。她和朋友都信神。我不信。她朋友问我:那你相信命运吗?我犹豫一下说:信吧。他说:你相信命运怎么会不信神呢?我愣住了。其实那会儿我既不信命,更不信神。可是如前文所说,走着走着我就卑微了。我的问题是如果一切都没有什么道理,只是你碰巧不走运。也没有什么天堂来世,所以没有机会重新开始呢。一个人如果不信天堂或来世,或迟或早都会绝望呢。20150807

浏览(211)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