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杯中国茶的博客  
红茶暖,绿茶凉,花茶氤氲,青茶近烟  
我的网络日志
你不剩下谁剩下 2015-11-07 05:24:09

昨天和朋友说到剩女问题。各路剩女各有背景原因,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其中有一类肯定犯过下述毛病。所以走过路过不想错过的此类剩女们听令:一忌嘴尖舌利;二忌不解风情;三忌顶天立地。第一个毛病要掩饰,第二个毛病要学习,第三个毛病要克服。有这么一个案例。某女遇到某男,其实她还蛮喜欢他,但是她是绝不会主动表示的(毛病2)。一天某男主动来约她去喝咖啡。他们去了。男见女背着个沉甸甸的包说他来背,女说没事儿我背惯了,把包一扛自己走了(毛病3)。喝咖啡时男问女会跳舞吗?女说不会也没去过(毛病2)。男说有机会去吧其实舞厅里气氛很不错的,大家都彬彬有礼。女悠悠地说嗯越是有嫌疑的地方越要假撇清(毛病1)。男脸色难堪至极。结局可想而知。男以为女是多深的一潭水,其实女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当然作为男人也要学习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错过了单纯的好姑娘。

铁凝当年做剩女时遇到冰心。冰心问你有男友了吗?铁凝说还没找到呢。冰心说你不要找,要等。一句话解了铁凝的心结。真的爱情值得等待。哪怕需要等待几世轮回。那个只属于你的人也在某个时空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贾平凹总爱说好饭不怕晚。改一个字为好婚不怕晚也是真理。一点心得赠给一位正为女儿婚事着急的母亲。

没有全情投入爱过一个女人的男人都别装B装C了,没有不顾一切爱过一个男人的女人就别秀纯秀真了。希望在这个嘈杂纷乱的俗世里多一些人坚持等待得到真爱。好吧我知道我今天犯了老毛病1!

浏览(706) (1) 评论(3)
发表评论
世间友情之1971年的雪夜 2015-09-11 17:56:11

小的时候我妈总说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放弃学习。然后她就会又讲一遍一个女知青的故事。说那会儿在她修水库的工地里有那么一个小女孩是国军一级上将唐生智的外孙女,别人都招工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她也不急,只每天练习写作。我妈问她有何打算,她说只要坚持学习总会拨云见日的。小女孩的文笔稚嫩,我妈真替她觉得希望渺茫。可是她到底还是出落成人了。她叫艾晓明。这故事我耳朵都听得起茧了。好多好多年以后的一天我妈和她居然又联系上了。艾寄来她的一本书《骑桶飞翔》,里面有篇文章《记忆的春天》,里面居然有一段写我的妈妈。我看了既欢喜又悲伤1971年的雪夜我还在天上飞翔。原文如下:

“在这道白亮亮的骤雨中,我看见了在群山入口处一座雪光闪烁的大坝。大坝把两座对峙的山峰连起来,拦腰截断从山谷流出的大河。这是我年轻时参与修建的最雄伟的一座大坝,我最后看见它的样子就是被雪覆盖着,拔地而起,接近竣工时的。春天即将到来,我们赶着在春水高涨之前让它达到了半山的高度。

在那个雪地上,有时就有两个小小的身影,一个是雪,在工地上跑通讯。还有水利学院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是管工程的。她的眼睛非常明亮,戴着一个红围巾。虽然是小小的个子,但和团部的大男人们主宰整个工地的命运,大坝什么时候竣工全看她点头,所以在民工眼里是巨大的权威。而我,觉得她很像《林海雪原》里的白茹。下面提到她的时候,就叫白吧。在我年轻的时候,看什么人想到什么书,这不知是我个人的毛病,还是一种通病。

雪和白的屋子都在团部,所谓团部,座落在离工地最近的地方,是一片红色的平房。白已经结婚了,爱人也是大学生,去了另外一个工地。我从白那儿知道有个叫居里夫人的波兰女子,知道有种诺贝尔奖,居里夫人是唯一一位两次获奖的人。白对我晚上去找她,非常高兴。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她没有同伴,也可能她对我这个小知青有一种姐妹之情。我是初六九届,还得排在老三届之后,十六岁下去的。白长得很好看,我认为她像木偶戏里的娃娃。就是说,大眼睛,红唇,圆圆的脸,左右一股一股紧编着黑发辫。我逼白给我讲她念过的书,白说我们学工的,书上都是公式,没得好讲的。我给你背诗吧,她就背:这是什么声音?惊醒了沉睡的秦岭,猛虎逃往深山,飞鹰躲进森林……

白有一天路过我在的工地,扔下一句话;晚上来,有重要的事情。晚上收工后,我换了干净的罩衣和布鞋,再去她那儿。白拿出一个纸包说:你不是喜欢吃馒头吗?我给你留了两个。馒头巨大白净,团部才有这样实惠的伙食。白在小屋的火炉上给我烤冻硬的馒头,烤一层,我就吃一层。两个白馒头,这在我们那儿是不常见的东西,要赶集上饭馆才能买到,贵重可比城里的蛋糕。

那天晚上我好象是在白的小屋里住了一宿。在我当年的日记本里,记下了一个细节。没有日记本,我不会记得那个晚上下雪了,有一颗颗的雪籽从瓦缝里飘进来。我在日记里写到:调皮的小雪籽落到我头发上了,像我们纯真的友情。在那个晚上我有好久没睡着,1971年冬天的一个晚上。”

“听,这是什么声音?惊醒了沉睡的秦岭,猛虎逃往深山,飞鹰躲进森林……”老妈也总背这首诗给我听。而且好像她就只记得这几句,每次背到这里就没下文了。
艾说俺妈象木偶娃娃,英雄所见略同我爸和我给老妈起的外号就叫赖哥哥(方言指木偶娃娃),又叫她龙子太郎。顺便提一下俺爸的尊称是格格巫.














浏览(163) (1) 评论(3)
发表评论
旧作重读之命运 2015-08-07 03:36:00

“小时候我怀疑命运,是因为我,相信因果。长大后我相信命运,是因为我,怀疑因果。” 这首近二十年前写的诗现在还不过气。然而肯定不少人会说因果即是命运。现世找不到因果,要到前世去找。自己身上找不到因果要到亲人身上去找。所有这些都是想为命运找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昨天看到这么一段话“人和命运的关系就像F(x)=x与G(x)=x^2的关系。一开始,你以为命运是你的无穷小量。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才发现你用尽全力也赶不上命运的步伐。这时候,若不是以一种卑微的姿态走下去,便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很有意思。要么认命,要么重新开始。

98年我去米国看谦。她和朋友都信神。我不信。她朋友问我:那你相信命运吗?我犹豫一下说:信吧。他说:你相信命运怎么会不信神呢?我愣住了。其实那会儿我既不信命,更不信神。可是如前文所说,走着走着我就卑微了。我的问题是如果一切都没有什么道理,只是你碰巧不走运。也没有什么天堂来世,所以没有机会重新开始呢。一个人如果不信天堂或来世,或迟或早都会绝望呢。20150807

浏览(193) (0) 评论(1)
发表评论
红楼梦和金瓶梅 2015-08-05 17:13:53
第一次看红楼梦是初中。没看懂。只觉得亲友们来来往往,门帘掀进掀出,上顿吃了吃下顿,小姐丫头们互相探望,写了些酸诗。外婆也说红楼梦里怎么总在吃饭啊。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搞明白人物之间的关系。女孩子们中我只喜欢薛宝钗。要到大学毕业后才看明白。我只喜欢前八十回。林黛玉的清高冲傲,薛宝钗的淡泊旷达,史湘云的明媚洒脱,贾迎春的温柔敦厚,贾探春的清刚爽朗,贾惜春的超脱冷漠,秦可卿的妩媚袅娜,贾元春的端庄持重,王熙凤的伶俐练达,李纨的随和执着,妙玉的孤高颖丽。。。 曹雪芹的本意绝不是想厚此薄彼,他笔下所有的女子各有各的可爱。
大学里第一次看金瓶梅。有意思的是那段时间我们宿舍里同时传看着安徒生童话,战争与和平,基督山伯爵和金瓶梅。前三本非常美好。第四本是美好的反义词。我们那会儿没有安省新教纲打底,突然袭击一样的教育让人很难消化。也不好意思细看,只简单把它归入黄书一类。真正看懂它是几年后读博士的时候。也觉得亲友们来来往往,门帘掀进掀出,上顿吃了吃下顿,老婆丫头们互相探望,说了些醋话。和红楼梦很像啊!
我对老爸说金瓶梅写的才是真实的人生,红楼梦写的是梦。老爸说不是的,红楼梦写的是大户人家,金瓶梅写的是市井小民。我不信服。大户人家不也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那一块和金瓶梅没有区别,只是曹公和笑生个性不同没有着力白描。区别是曹公用了很大篇幅记录姐妹们没出嫁时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如阳光在清溪上跳跃,温暖迟缓清澈。曹公是印象派。
而笑生是写实派。金瓶梅只写男人们谋生,老婆子们刨食,妇人们争汉子。看得人噎得慌。金瓶梅写女人真实深刻到残酷。吴月娘虚伪隐忍,潘金莲跋扈无脑,孟玉楼冷漠圆滑,李瓶儿冷酷绵软,庞春梅强悍无根,孙雪娥低贱糊涂,众窑姐无情无运,一无可爱之处。笑生下笔无情,但读到最后难免心酸。
两书其实异曲同工,都写人生所以通篇食色二字,而且到底都不给人安慰和希望。
源同学评得妙:红是官n代家潜规则太多需yy不是俺们这种人能明白的,不如暴发户的家事直白。
硬是要正能量一把的话或许巧姐是红楼梦的一线希望。而孟玉楼是金瓶梅的一线希望。
正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20150805









浏览(1838) (4) 评论(8)
发表评论
世间友情之吴美人 2015-07-27 03:37:48
第一次见到吴小妞是在大学宿舍里,她扎着马尾巴,浓眉大眼,拎着很简单的行李网兜啥的进来了。几位来送孩子上学的外地家长都惊道:好漂亮的丫头!
她成了我的上铺。你们要想知道她长啥样,就想象一下林青霞。吴小妞虽然是有名的校花,但她非常低调。直到大学最后一年她找到男朋友之前,她和我混的时间最多。不像一些稍有姿色就做张做致的美眉们,她自然爽直,和我混时常常帮我拎包打水,很够哥们!和她在街上看到讨生活的老人她都驻足想帮助。
她总说我该给自己买几件衣服,其实她自己来来去去也没几件衣服。一件绣着大鸵鸟的白毛衣,一件宝蓝色的夹克羽绒服和一条细黑白格子的被我叫做斑马裤的裤子穿了四年。一条粉色泡泡纱的短裙被我诈了去,另一条粉底白点的纱裙若不是因为我人矮腿短也会被我骗来了。只有一双高跟鞋,穿上她就过一米七了,所以和我逛街时严禁她穿,否则和我不般配嘛!一件白色的单夹克有一天晒晾的时候掉到楼下去了,结果害得她闹衣荒。有一天早锻炼跑步时我们发现前面跑步的一个校友穿着的夹克很像她那件。那校友长发披肩,遮住了夹克肩上一个墨水印迹。我们好想上去撩开她的头发查证一下。又下不了决心动手。结果那位校友回头看我们步步紧逼一溜烟跑了。
大四时她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我没好意思看过那人一眼。只记得一天她让我吃苹果,说你自己去拿,只是别拿那个最大的,那是留给他的。哼!我怎么也不记得当时我是乖乖地拿了个次大的,还是很有骨气地拒绝了。
直到去年回沪才好好打量了那个和我抢苹果的家伙,他坐在那对面似笑非笑的,大大的狡猾的。我说我当年都没好意思看他,同桌吃饭的珊说她也是。说着说着我又不好意思了。这点出息!
她的身材表情一如昨日,走路仍和原来一样低频大步,两条长腿象鹭鸶似地一探一探的。穿衣服的风格都没变。只是白色变成黑色,鸵鸟变成美洲豹。要分别时我突然伸出食指戳了戳她肚子上的美洲豹,香香软软的,她瞪了我一眼,嘴巴撅了撅,又抿着笑了。一瞬间仿佛这中间的几十年都没存在过。
20150726
浏览(1064) (4)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13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