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东田枫叶的博客  
邪恶之所以横行,乃善良之沉默所至。罪孽之所以嚣张,乃司法之无为因果。  
https://blog.creaders.net/u/24561/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田家英以己纯属政治意志薄弱之愚昧自杀而反诬陷了活人 2022-09-16 18:18:15

       若以客观中立、就事论事之“实事求是”地论及社会上自杀身亡的乱象的话,那么,无论什么国家社会抑或哪个朝代,无不时有发生。然,无论其惨烈之程度、抑或人次之多寡,都无法比拟可与当今之中国,自邓右伪共“特色”集团篡权夺政后,之弄虚作假的所谓“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特色社会主义”以来做任何比拟。而比起“文革”而言,那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之远超。
       而涉及田家英的自杀身亡的版本,早就看得多了去了。起初,那些邓右胡乱邦们,也无非就是欲借此牵强附会地做生搬硬套之与“文革”强行捆绑成为因果关系,以便更能“地沟油”式制假贩假、欺人耳目地反“文革”并进而“莫须有”地含沙射影为又被谁谁给“迫害”了。然而,只要透过那些种种的版本说道的现象看本质,其实,根本与发动“文革”的那中央“5.16通知”中所明文规范的政策之政治宗旨、具体做法等,毫无必然关联。更是无关谁谁之“迫害”......
       最近,又阅读到微信上一篇标题为《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为什么要自杀?》的文章》。文章写得十分笼统。疑似又再试图做似是而非地、却又明显逻辑漏洞百出地忽悠,在准备误导视听着洗脑些什么。
       该文链接为:https://mp.weixin.qq.com/s/Eqbu8b9B5buo308gGBpkUg
       故而,难免感触一番而落笔几句如下:
       如果作者文中的这段原汁原味的描述所谓“毛泽东和大家的谈话一结束,陈伯达就将这边的事情告诉了江青,他们要求田家英整理出来毛主席的谈话纪要。田家英在整理纪要的过程中,删去了毛主席关于姚文元和戚本禹文章的评论,田家英删掉的理由是因为这些内容超出了写序的范围。田家英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做法,竟然触怒了江青一伙,他们给田家英安了一个‘篡改毛主席著作’的罪名,巨大的灾难,朝着田家英而来。1966年5月22日下午三点,田家英接到‘立即停职反省,交清全部文件,明天搬出中南海’的命令,这对于田家英而言是一沉重的打击。田家英暗下决心,对江青和陈伯达的陷害,他要以死抗争,5月23日上午,田家英自缢,他义无反顾地结束了自己年仅44岁的生命......”的历史是真实(俺也宁愿,权当采信之)的话,那么,就以事实验证下述几个问题: 
       1)田家英之举,确实涉嫌以个人意志、滥用职权而篡改了毛主席的政治旨意。因为,他毕竟确实没有事先请示毛主席的认可。因为,无论任何国家或社会朝代里,就类似当时毛主席这样身份之于党国人民而言,其一言一行都必然逻辑性地产生着关键行政治因果效应之影响。故而,既然他毛主席当时有意有针对性地写下有关他自己就“姚文元和戚本禹文章的评论”,那么,作为跟随毛主席这么长时间的关键秘书田家英,从纯粹职业道德操守的规矩而言,他田家英就根本没有任何法理上的权力,可以擅自作主地以所谓“因为这些内容超出了写序的范围”的作为理由而删除之。可见,田家英违背行业道德操守的犯错在先。更何况毛主席尚未特别因此怪罪下来,还完全来得及认错纠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谁在工作中不会犯罪呀?
       2)而事后,如果田家英仅仅是为这事儿、尚未见毛主席有啥批评指正的前提下,便因此想不开、而钻牛角尖自寻短见之举,那么,则以事实证明,他这类书生政治幼稚病的人,其为人心态、或革命意志、或思想意识、或心理状态等,非常非常地脆弱。而远不配做为从事政治或从事革命者,被该具备之职业政治、或革命家,该具备政治道德品质!而与自己面对党旗所宣誓的誓言,自相矛盾!而经不起摔打、经不起一丁点儿的政治挫折,而充分暴露了其德不配位的典型的书呆子气的弱点!假设曾经历过毛主席之前的种种路线斗争过程中的挫折受难的话,疑似他早就意志不坚定而“退群”了。假设他也类似经历江姐们那些酷刑拷打和关押的话,疑似他早就下跪、投降、背叛了……根本不值得可惜!因为,如果他这类人,一旦政治方向或路线上认知错误,就必然导致其政治付诸于实践之成效,就越是滑向歧途之反动。就完全类似邓右胡乱邦集团之典型例子!因此,他如此政治意志薄弱、而经不住那么一丁点儿的挫折就自杀之举,那就必然沦为死无对证的政治负面效应了!谁知到你心中有啥猫腻而那么心虚害怕不自信呀?有道是:心正不怕影斜,脚正不怕鞋歪嘛……
       3)因此,既然他田家英当年自杀之死的那一刻,中央也根本没有给他做过任何的最后政治定性、或被司法判了什么“罪”的话,那么,又何来他那纯属书生政治幼稚病之疑神疑鬼的遗言中的所谓“相信党会把问题搞清楚,相信不会冤沉海底。”之说呢?那不纯属自己挑起的身后伪命题嘛!
       因此,事情直至后来之如文章中之所谓“1980年,田家英的冤案终于得以平反昭雪。他曾在遗言中写道,‘相信党会把问题搞清楚,相信不会冤沉海底。’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的说道,就显然纯属悖论事情真相之似是而非、文不对题之伪命题了!
       否则,试问:难道本来就事实上,完全是由于他田家英自己书生政治幼稚病式钻牛角尖心态,而想不开才自杀的话,难道还要生搬硬套地身后冤枉别人给你定过啥“罪状”嘛?合着他一面之词说“冤枉”就“冤枉”,而连别人公事公办地履行职责地做个实事求是地调查,都不行啦?难道他田家英聪明、天才、博学、能力超群等,就肯定其所作所为乃百分之百正确,而毫无任何瑕疵啦?合着哪个谁,动辄以撒泼耍赖、或以要死要活要自杀着要挟的话,那么,是否人家活人就不能正常地依法依规、公事公办地干活了呀?就得知法犯法地迁就纵容之啦?那不纯属类似文盲法盲之类的笑话,而反倒演变为:死人非但违法违规地诬陷了活人,还反给活人制造“冤假错案”了嘛!
       话说到此,也不妨顺便说点题两句类似的题外话:其实,只要有心重温当年“文革”中,那些后来的今天,全都被笼统地一言蔽之而所谓“遭受政治迫害”的主角们,诸如邓拓、吴晗等人,其八九不离十的自杀身亡的背景,又何尝不是如此这般呢?那就是典型的个人政治意志极其薄弱,而只热衷于笑纳被不断升官发财的赞誉。而根本接受不了哪怕一丁点儿的人生挫折!这完全德不配位,咎由自取。更是毫无任何法理逻辑可纵容其以自寻短见的懦夫之举,而反给活人“遗产”冤假错案而被缺席审判,死无对证!败坏人类社会生存的人伦道德操守环境。
       由此可鉴,邓右胡乱邦们的整个官僚阶层,无论政治理论水平,抑或法理常识水平,都极度“特色”不学无术而货不对版!尽干些经不起法理逻辑破绽百出而倍受诟病的事情。(完)

        附上所援引之文章之原文: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为什么要自杀?

        
田家英曾做过毛岸英的老师,因此和毛主席的接触也就多了起来,毛主席通过田家英的举止言谈,喜欢上了这个和儿子一般大的,有才学又认真的年轻人。后来因毛主席的工作日渐繁忙,必须增加一个秘书,田家英正好是不错的人选,陈伯达和胡乔木向毛主席力荐,就这样,田家英成了毛主席的秘书。
       田家英自幼就聪敏过人,对文学有格外的钟爱,特别是古典文学,包括古典诗词,他十三四岁就创作出不少的文章,并见诸于报端,一度,田家英的理想就是当一名作家。
       在抗日救亡的热潮中,田家英毅然投身其中,他明白,要建立平等、富裕、幸福的社会,只有走《共产党宣言》指引的路。自此,他奔赴延安,走上了一条革命的道路,也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田家英在给毛主席做秘书时,刚刚26岁,这一年是1948年8月。毛主席对田家英非常满意,除了因为田家英细致认真的工作态度和工作作风,还因为田家英对古典文学及古典诗词有着深度的了解和扎实的功底。因为毛主席对古典文学包括古典诗词也尤为喜爱,两人有着共同的兴趣和爱好,成为忘年之交。毛主席在不同场合,多次给予了田家英很高的评价。
       1965年12月,毛主席在杭州给陈伯达、田家英、胡绳、艾思奇、关锋开了个会,叫他们每人为一本马列经典著作写个序。毛主席在和大家聊天时,谈到了1965年11月的《文汇报》上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和12月8日的《红旗》杂志戚本禹的《为革命而研究历史》。毛泽东和大家的谈话一结束,陈伯达就将这边的事情告诉了江青,他们要求田家英整理出来毛主席的谈话纪要。
       田家英在整理纪要的过程中,删去了毛主席关于姚文元和戚本禹文章的评论,田家英删掉的理由是因为这些内容超出了写序的范围。田家英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做法,竟然触怒了江青一伙,他们给田家英安了一个“篡改毛主席著作”的罪名,巨大的灾难,朝着田家英而来。
       1966年5月22日下午三点,田家英接到“立即停职反省,交清全部文件,明天搬出中南海”的命令,这对于田家英而言是一沉重的打击。田家英暗下决心,对江青和陈伯达的陷害,他要以死抗争,5月23日上午,田家英自缢,他义无反顾地结束了自己年仅44岁的生命。
       1980年,田家英的冤案终于得以平反昭雪。他曾在遗言中写道,“相信党会把问题搞清楚,相信不会冤沉海底。”这一天终于到来了。1980年3月28日,田家英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公墓礼堂隆重举行,邓力群代表中央致悼词。
       “家英同志是一位经过长期革命锻炼,忠于党、忠于人民,有才学的优秀共产党员。他为共产主义事业努力奋斗,做了大量的工作。”
       “几十年的实际行动证明,家英同志确实是一个诚实的人,正派的人,有革命骨气的人。他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他很少随声附和,很少讲违心话……”


浏览(4148) (6) 评论(6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9-23 04:25:53

呵呵呵,人家活着的时候,怎么未见“通缉”呀?呵呵呵,你这不等于完全承认自己狡辩了嘛!什么叫做“狡辩”呀?那就是理屈词穷,而继续假话连篇地强词夺理,属于类似文盲与野蛮之类!呵呵呵,

毛活着时根本没有被“通缉”,且还全世界领导人前来崇拜、拜访,那还算得上是“害人无数,罪恶滔天”的遣词造句吗?你好好查阅字典一番再来说话吧


回复 | 0
作者:渚清沙白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22 21:11:43

【怎么国际司法机关不将他列为“战犯”通缉呀?】

通缉死人?哦,忘了,此人永远活在你的心中!哈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9-22 18:58:39

在试问:假设你所谓的“毛泽东害人无数,罪恶滔天”说法的逻辑能成立的话,怎么国际司法机关不将他列为“战犯”通缉呀?呵呵,而且,为何你到现在还不马上到联合国、或国际法庭报案立功呀?不正是因为:你知道你自己在说假话骗人,而根本拿不出任何站得住脚的具体证据可佐证之嘛!承认自己说假话胡编造谣,那不就等于承认自己说话毫无公信力了嘛!

还所谓“无数人”呢,那该需要多少个棺材、多少个裹尸布、多少个焚尸炉呀?呵呵呵,又起码的道理逻辑吗?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2-09-22 18:52:26

李锐之所以逻辑漏洞百出的假话连篇可笑在于:他自己早就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早已经被撤职而被毛共政府对他供养着,有吃有喝在家多年了。根本就不知道上头那些具体的事情。所以,他写的那些东西,全都是事后道听途说地打听来之后,在根据有些当事人,情绪化地为自己过去那些倒行逆施做强词夺理之狡辩中之以点代面、断章取义、偷换概念、似是而非的胡说八道!历史逻辑前后矛盾、前言不搭后语!无非是骗骗那些根本没有生活过大陆毛泽东时代的那些两岸三地之间,反毛反共反社、而又没啥政治和历史文化理论知识港台之流罢了!根本就经不起历史真相的核实!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9-22 18:41:40

呵呵呵,你假设得十分精彩。却遗憾的是:毕竟是自我意淫的假设!并非现实!我可以这么假设:假设你那类事情发生的话,那么,希特勒的尸体,早就被成千上万的受害者,将其拉出来碎尸万段了!更何况,还根本没有这么个机会!你见过东条英机、墨索里尼等那些战犯能有这种机会吗?呵呵,马上就给公审后绞刑死了!

呵呵,问题是:你答非所问到现在,连你所谓的“毛泽东害人无数,罪恶滔天”的具体站得住脚所谓“罪恶”都拿不出来佐证。却还在这里继续尽选那容易忽悠的话题来答非所问、文不对题!有本事,拿出具体“罪恶”证据来佐证一番嘛,说服俺采信之!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hapoi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22 15:41:41

我说的一些人以高等人,见过毛泽东而垄断对毛泽东的解释权,再污名化。最典型的就是李锐,明明不是毛泽东的秘书,总是不遗余力地强调自己与毛泽东多近,再污蔑到极点。本来毛泽东就是湖南政治家的一个特点,平易近人,换周恩来邓小平或其他政治家,谁在毛泽东这个位置时可能去搭理他李锐?他女儿还接班污蔑毛泽东,其实陈云及他们的家人都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污蔑毛泽东。

回复 | 0
作者:渚清沙白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22 12:11:28

【试问:假设你所谓的“毛泽东害人无数,罪恶滔天”说法的逻辑能成立的话,却为何当今这么多年来,还有那么多,可谓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自发性地源自全国各地、不约而同地涌到北京毛泽东纪念堂前,耐心秩序、虔诚崇拜地排队瞻仰毛主席的遗容呀?】

你懂什么叫“猎奇”吗?这么跟你说吧,如果纪念堂里陈列的是希特勒的尸体,前来参观的会比现在的还要多,即使由免费改为高价门票。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9-22 08:48:11

试问:假设你所谓的“毛泽东害人无数,罪恶滔天”说法的逻辑能成立的话,却为何当今这么多年来,还有那么多,可谓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自发性地源自全国各地、不约而同地涌到北京毛泽东纪念堂前,耐心秩序、虔诚崇拜地排队瞻仰毛主席的遗容呀?我可以告诉你:除非谁有本事或胆量忤逆民意地把那个纪念堂给炸毁、或把毛遗体给毁了。否则,这种完全体现西方式法理规范下之民主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价值观的绝对民心所向之民意,将根本不可能改变!而且,你还根本无法否认这一事实。若熟视无睹地否认之,则意味着:你的人品就热衷于“地沟油”式制假贩假、坑蒙拐骗的言行!

再试问:人民群众怎么不涌去邓小平或胡耀邦纪念馆去“朝拜”呀?呵呵呵呵。而邓、胡的纪念馆,除了官方性质的强权政治式硬性、逼迫性安排以外,根本就没几个人有兴趣浪费时间和精力前往!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9-22 08:30:31

呵呵呵,你所谓的“毛泽东害人无数,罪恶滔天”的说道,纯属笼统模糊之伪命题!所以,你连起码具体的历史记载可查的实例或证据,都拿不出来!所以,你也只能在这里,鹦鹉学舌似的高呼些空洞无物而笼统的口号罢了!呵呵,否则,为何不能具体拿出站得住脚的历史事实佐证之呀?你把大家的智商都归零呀?呵呵。你拿不出具体的事实佐证你的说法,就恰恰以你的这一表现,自己承认了自己一再说假话骗人!

而你现在又所谓“至于名不见经传的田家英之死因,无足轻重”的说道,不就更是从侧面反映出,你在历史的事实真相面前,根本无法再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否定之、反驳之,所以,才不得不“无可奈何花落去”地接纳或承认了这一切涉及田家英确实违法违规篡改毛泽东指示的历史事实嘛!


回复 | 0
作者: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9-22 05:39:29

毛泽东害人无数,罪恶滔天,至于名不见经传的田家英之死因,无足轻重。

回复 | 1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老字号 留言时间:2022-09-19 18:29:56

呵呵呵,你所谓的“狗皮药膏”,那毕竟明码标记着“狗皮”俩字。光明正大,合法合规。而你那“地沟油”,却连“地沟油”仨都不敢表明出来。为什么呀?因为,那是吃死人毒药。而违法犯罪邪恶!

回复 | 0
作者:老字号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19 18:24:03

你卖的狗皮膏药比“地沟油”还不如。哈哈哈哈!!!

回复 | 1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老字号 留言时间:2022-09-19 15:11:22

呵呵呵,故事编得非常精彩诱人。可惜的是,毕竟是“地沟油”式伪造杜撰的假货赝品。呵呵呵,除了自我意淫以外,似乎与学术或学识,毫无任何帮助。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9-19 15:02:23

看看你现在那东拉西扯、答非所问,还骂骂咧咧的狡辩和尴尬,我都忍不住窃笑不已。呵呵,你就这么点歪理谬论,也好意思来我这里跟帖丢人现眼。呵呵呵,那不整个就是自取其辱嘛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9-19 12:38:36

跟这土鳖没什么好辩论的,丫就一文盲,史盲,不读书,不看报,有名的不知,无名的不下晓。废话太多,毫无章法。颠三倒四,偷梁换柱,逻辑混乱,荒唐无耻。你说得对,他也就能研究研究东田亩产多少,枫叶如何沤肥这样的课题。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9-18 17:55:09

在回头抽丝剥茧你这段所谓“鄙人作为文革北京干部子弟圈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供稽考的四大美男子之一,信息来源绝非足下可比。宫廷绯闻,私下口耳相传而已,何来证据?”的说道,不就再次白纸黑字地自己承认了确实根本没有站得住脚的事实根据可佐证了嘛!而所谓“私下口耳相传而已”的遣词造句,不正是典型的道听途说、以讹传讹之典型写照嘛!呵呵呵

因此,你连就能客观中立就事论事的辩论都做不到,而尽是靠些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地沟油”式制假贩假的雕虫小技来忽悠的话,还有啥讨论问题的诚意可言吗?而对于你这类根本没有任何起码为人道德诚信行为的人,即便“互报家门”,还有啥意义吗?那还不跟着你学习制假贩假地沟油了嘛!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9-18 17:46:20

呵呵,假设你所谓的“毛主席丢人现眼,他在延安还没结婚就跟江青住在一块了”是真的话,呵呵呵,那么,孙中山呀、蒋经国呀之类,就更是带头以身作则“丢人现眼”了!呵呵,而今天那些中央高层的贪官污吏们,就更史无前例、举世无双地“丢人现眼”了。

而你又所谓“李志绥回忆录问世,我觉得那些绯闻无所谓,真正刺痛人心的却是:毛泽东看杂技,一个儿童演员高空失足摔昏,其母系同台演员,嚎啕大哭;而毛泽东表情漠然,若无其事。人民领袖,冷酷至极!”,就更是跟本帖主题文章风马牛不相及了!呵呵呵,别忘了:那本书,俺也看过。且不说完全没有你这类断章取义、以点代面着偷梁换柱而似是而非的胡说八道。即便果真如此,那又怎么呀?跟毛泽东又有啥必然关联呀?更何况,且不说毛的身份如何而必首极其严厉警卫保护而不让随意走动,就凭毛当时的年龄而言,怎么样都属于老年人。而法理道德上根本不可能属于你所信口开河可指责的范围。这就更加充分地反过来显示你之文不对题、答非所问之举,完全意味着承认了自己理屈词穷在做无理的狡辩。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9-18 17:36:15

呵呵,你又文不对题的所谓“1970年北京军区军管了北京市公安局,仅三月一个月就枪毙了三批60多个‘反革命分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结果全部是冤假错案,用六十多个人头染红了军管会军官的顶子,为将来转业留北京铺平了道路”的说道,试问:

1)有具体网络链接证据,可佐证吗?假设没有的话,那不等于又再次承认自己纯属无中生有说假话了嘛!呵呵

2)是毛泽东或中央明文指示的行为吗?否则,那不纯属悖论毛共中央的政策而违法犯罪之举了嘛!你就更该向当今的邓右伪共“特色”集团的党中央举报揭穿了。将其绳之以法了!跟我说干什么呀?呵呵呵

否则,你不就等于承认了,就是你这类邓右否文革反毛集团之当年“打折红旗反红旗”而背地里所违法犯罪式干的坏事了嘛!跟毛共中央、跟文革本身,有啥必然关联呀?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9-18 17:28:53

呵呵呵,难道你不觉得,你继续文不对题、十万八千里地东拉西扯,恰恰在证明着你的理屈词穷,而尽显承认自己极尽说假制假、坑蒙拐骗之能事吗?呵呵呵,到现在还拿不出任何站得住脚的证据,来佐证自己那些胡说八道,不正好说明:凡属你这类反毛者,必然说假话骗人了嘛!纯属纳粹戈培尔式愚民政治类欺骗压榨百姓嘛!否则,你干嘛不少说些不着边际的废话,而直接出示证据佐证自己那些胡说八道呀?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9-18 17:24:11

呵呵,俺都不是什么名人,也没啥类似你这样可光宗耀祖的“事迹”。而你却答非所问、文不对题地显摆。难道是想我报家门之后,准备派人对俺不利吗?呵呵呵,否则,何必答非所问呢?这里又不是个交朋友的平台。而是,本该客观就事论事讨论问题的平台。对吗?既然你今天都承认所谓“文革大灾难把毕汝谐这样一个20岁的文学青年一举送进了中国文学史”的话,那不更该感恩文革了嘛!否则,哪还有你今天可类似“地沟油”式制假贩假、坑蒙拐骗的“伤痕文学”呀?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2-09-18 17:18:56

呵呵呵,你简单扼要的总结金句,好极了!因此,难怪今天的国人社会,民意居然不约而同地自发性由衷崇拜毛泽东。邓右伪共“特色”集团的官方,想压都压不住。也许,又只能指望重蹈六四开枪手段的覆辙了。而且,还根本不屑一顾邓右那些劳民伤财的纪念馆。冷冷清清,连苍蝇都没得拍。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9-18 17:14:17

你这段所谓“田家英删除海瑞罢官一段是为了保护彭德怀。他在庐山就因为同情彭老总被毛批评。田在中办十八年,深知删除毛指示的后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已经对最坏结果有了准备,决心以生命抗争皇权。”的说法,不就恰恰反过来帮助当年的江青和陈伯达们印证了:田家英,确实就是有着具体涉嫌违法违规、甚至犯罪的事实了嘛!那就根本没有冤枉田家英了嘛(这可全都是你说哦。可不是俺说的)!呵呵。因为,权且勿论彭德怀之对与错再说的话,那么:

试问1):田家英当时名正言顺的职位,无非就是毛主席秘书嘛。那么,他又具备什么法理权力,能僭越毛泽东,做出法理规范上本属于毛泽东的决策权呢?而你居然擅自僭越了,那不就以即成事实而典型的违法犯罪了嘛!那还有啥冤可伸呢?而所谓“冤假错案”的说道,那不纯粹就是伪命题了嘛!

试问2):难道毛泽东作为彭老总的上级,就不可以在其法理职权范围内,就事论事的批评彭老总啦?有什么具体的法理依据吗?而哪个西方欧美国家也这么做了吗?否则,不就承恩自己不懂装了嘛!

试问3):难道上述事实中,你已经承认了田家英之确实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况下,那么,你还所谓田家英“决心以生命抗争皇权”的说法,不就更是反过来替田家英承认了他知法犯法,而罪加一等了嘛!


回复 | 0
作者:hapoi 回复 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9-18 14:13:36

我承认你们这批北京大院子弟的一些观点看法有不小的全国性影响,但是你们的观点的形成也是受到毛泽东的价值取向,莫斯科中文广播的苏修传播的王明思想的影响。当我们以文明社会的比较正确或靠谱的逻辑与真相,常识与常理认真检视北京大院子弟们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各种说法时,其实你们根本就不是对手。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的小朋友们,他们爹妈的真正政治观点,人生经历其实我是不知道的,只是突然说起某个名人,我可能说认识他哥哥,去过他家。这是我要提示你的。不是你见过他,认识他就能垄断解释权的,这种说理方式完全是四川龙门阵的方式,邓小平就是以这种方式垄断对毛泽东的解释权,其实他是个反毛分子,没有道理的。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2-09-18 13:59:43

博主的论述给了我新的启发。过去我总结出了六四大屠杀的几大屠夫都是四川人,现在似乎又可以连出反毛的四川人群体。

1)敢于删除毛泽东指示的秘书,四川人田家英。

2)敢于对毛泽东按窃听器的中办领导,四川人杨尚昆。

3)敢于把毛泽东的稿费没收为党的资产,四川人邓小平。

4)敢于说大饥荒饿死了一千万四川农民,全体四川反毛分子。

毛泽东是被四川人为主力妖魔化的。

回复 | 0
作者:汝谐毕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18 12:54:15

嘻嘻,足下不肯自报家门,却显露所在位置——网络夏虫耳!

故而,劝君莫议田家英,而是从自身条件出发,量力而行,谈一谈田亩地产、家长里短、英模事迹就很好了!凑起来也是田家英呢。

藏否田家英,那是高雅之士的任务,足下万勿置喙也。


不才毕汝谐,20岁创作中篇小说九级浪,作为文革批判现实主义第一人进入至少四种史书:一,百年中国文学总系;二,中国心灵史;三,中国知青文学史;四,文化大革命的地下文学。国家不幸诗家幸;文革时除了浩然,全体中国作家噤声,从而出现巨大的文学真空;文革大灾难把毕汝谐这样一个20岁的文学青年一举送进了中国文学史。


回复 | 1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18 12:14:51

“我本人就是经历文革的人”

文革内会儿你在东边的田地里土里刨食,批斗过大队书记,参加过贫农造反团进城武斗也算是经历过文革。

回复 | 2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18 12:10:20

“军管会说你有罪你就有罪”的事情,却没有发生在我个人的身上呀?”

因为你是三辈贫农,是党在农村的阶级依靠力量,和军管会“亲不亲,阶级分”。1970年北京军区军管了北京市公安局,仅三月一个月就枪毙了三批60多个“反革命分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结果全部是冤假错案,用六十多个人头染红了军管会军官的顶子,为将来转业留北京铺平了道路。


回复 | 3
作者:东田枫叶 回复 汝谐毕 留言时间:2022-09-18 11:52:03

权且略过你所谓的“上海女作家陈丹燕的上海的红颜遗事”如何如何......因为,她是个你所谓的“作家”。所以,她出于她自己所干的本行,而随意瞎编捏造“小说”,那是她个人的纯属“文艺创作”。然,那毕竟不是历史真相!呵呵,跟历史之必须以本人亲身鉴证并得到官方历史档案管认可并接纳为历史真相的做法,毫无必然关联!因为,你所谓“作家”多了去了。你我都可以自吹自擂地自诩所谓“作家”。不就是多写些胡说八道的帖子,凑够数量就就行了嘛!呵呵。

然而,你杜撰故事之假话连篇的逻辑漏洞,恰恰就被自己这一不打自招的一段所谓“上官云珠自杀死前说,有些事情就是打死也不能够说出去呀”的说道,给露出了马脚!呵呵呵,试问:明明自己都白纸黑字地承认了“有些事情就是打死也不能够说出去呀”的话,那不等于承认了:上官云珠从来都没有向那位“女作家”说过任何,纯属她自己瞎蒙瞎猜、任意杜撰的所谓毛“绯闻”嘛!你知道该如何随意诠释你所谓“有些事情就是打死也不能够说出去呀”吗?1)也许就是她自己一时忘却了自己花龄败落还欲而一厢情愿“献身”被拒,自取其辱呢。呵呵呵,因为,假设毛若真有邪念的话,还需要这么大年龄女人呀?年轻漂亮、未婚的女子多了去了!还差这么个奔四十的明星吗?呵呵,道理逻辑不通呀!2)也许她就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才以至于羞于见人而心虚害怕,自寻短见呢。就类似田家英那样.....因此,空口无凭的造谣杜撰,谁不会呀?我都可以瞎蒙瞎猜地杜撰你或许收到什么好处,所以,才如此不在乎个人政治道德诚信地继续说谎编故事呢!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汝谐毕 回复 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2-09-18 11:51:34

足下的市井口吻,让我想起文革以后,北京胡同串子议论纷纷:毛主席丢人现眼,他在延安还没结婚就跟江青住在一块了!胡同串子以为自己与中南海持同一种道德标准呢。夏虫不足以语冰啊。

鄙人作为文革北京干部子弟圈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供稽考的四大美男子之一,信息来源绝非足下可比。宫廷绯闻,私下口耳相传而已,何来证据?

我说田家英云云,只是想证明鄙人自幼所属的阶层;敢问足下所属何种阶层?剥除玄乎的东田枫叶的堂皇名号,请报出真名实姓(夏虫也罢,非夏虫也罢,真名实姓便好),与毕汝谐辩一辩,如何?

顺便一提,当年,李志绥回忆录问世,我觉得那些绯闻无所谓,真正刺痛人心的却是:毛泽东看杂技,一个儿童演员高空失足摔昏,其母系同台演员,嚎啕大哭;而毛泽东表情漠然,若无其事。人民领袖,冷酷至极!



回复 | 0
作者:金无明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9-18 11:18:06

阁下乃小人之心,还是士可杀不可辱的忠烈之士,或是自私自利,鸡肠狗肚之徒?

快说!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