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新聘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http://blog.creaders.net/u/53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2017-08-20 15:21:47

【学伟论道】欧洲的恐怖袭击,到底有没有止期?

发布时间: 2017-08-20 18:47:1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大家都知道,17号西班牙巴塞罗那发生恐怖袭击,死亡14人,伤者超过120人。同日午夜,巴塞罗那以南120公里的坎布里尔斯也发生恐怖事件,所幸五名袭击者全被击毙。第二天,一向如世外桃源般安宁的芬兰也发生持刀恐怖袭击,2死8伤。所有细节媒体有载,这里都不复述。本人只想大体分析一下,这在欧洲似乎永无休止的恐怖袭击,有没有可能终止的一天。

根据《维基百科》“恐怖活动”条目的记载,本人数了一下,1946-1999年,全世界共发生恐怖活动17起。2001-2014年,共74起。2015到2017年8月20日暂止共发生恐袭251起。其中发生在西方(包括以色列和东欧)共61起。名列榜首的是:以色列15起,法国10起,美国9起,英国、德国、乌克兰各5起。比利时4起。这些国家以色列地处战区不论,法、英、德、比加上美国共38起,是恐袭的核心目标区。

其余190起中175起发生在伊斯兰世界。名列榜首的是:伊拉克25起,土耳其23起,阿富汗22起,叙利亚16起,巴基斯坦15起,索马里13起,也门10起,尼日利亚8起。这前8名7个半是伊斯兰国家。

分析上列简单基本数据,可以肯定的第一个事实是:恐怖袭击绝大多数都由伊斯兰极端主义份子发动。他们的攻击对象首先是他们同一宗教的大概不同的教派的民众,第二则是他们认定的西方仇敌。疆独极端势力的恐怖活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背景当然也是昭然若揭。

可以肯定的第二个事实是:近年来发生绝大部分恐怖活动的伊斯兰国家,都与那里基本上是由于西方的军事、政治和意识形态干涉造成的无政府状态深切相关。名列榜首的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三国的失序,由美国和欧洲的军事加政治干预直接造成。因茉莉花革命而失序的还有也门。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分处上述战乱区域的两端,其混乱基本上是间接被上述国家卷入的。

吊诡的一个事实是,在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穆巴拉克等专制者的统治下,那些国家并没有(或极少)恐怖活动。吊诡的另一个事实是:恐怖分子杀害起他们的伊斯兰同胞似乎毫无心理障碍。宗教战争的对象似乎首先应当是异教徒嘛。如果杀掉的也是穆斯林,进天堂也没有困难吗?

伊斯兰极端势力与西方人的无情斗争则还容易理解一些。因为从二战以后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故土建国开始,西方人与阿拉伯人/穆斯林就结下了解不开的血仇。阿拉伯人在几次军事围攻以色列均遭惨败之后,走投无路,“生无可恋,死又何惧”的巴勒斯坦难民中间,就诞生了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的最初苗头。

近些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先后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进行了四次武装干涉,自然与阿拉伯世界的相当一部分人结下了大批新仇。西方联军攻打阿富汗、伊拉克的理由是为了消灭基地组织。干涉叙利亚的理由是推翻暴君阿萨德。结果基地组织没有消灭,阿萨德也没能推翻,反而惹出一个比基地疯狂十倍的“伊斯兰国”。叙利亚内战已经导致超过10万人死亡和数百万的难民。西方人在利比亚打死了卡扎菲,换来的是大批的渡过地中海的船民。这些严重的错误,都是伊斯兰恐怖主义在欧洲和中东滋生的极其重要的背景。

请大家注意,在1950年代之前,在伊斯兰与欧洲基督教漫长达1200年之久的已然是十分血腥的争斗中,毫无底线,甚至让不足十岁的女童去做人肉炸弹的恐怖行为应当还是没有的。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真的是只在那之后才出现的。这个在巴勒斯坦难民中诞生的极端恐怖主义基因后来就外溢出了巴勒斯坦,蔓延到相当多的一些陷于战乱的伊斯兰国家。不过也请大家注意,极端恐怖分子并不是仅仅来自那些动乱或贫穷的伊斯兰国家。比如9.11的行凶者多数来自安定且富裕的沙特,他们基本都是知识分子。在欧洲参加恐怖活动的伊斯兰二代移民也有好些来自并无动乱发生的比如摩洛哥等国。经济甚至秩序原因并不能解释所有参与恐怖活动的人员的心理动机。

还有数以千计的欧洲血统的人被伊斯兰极端主义蛊惑,甚至不惜冒生命危险去烽火连天的叙利亚参加“圣战”,更是本人难于理解的意识形态现象。

常听人说:“无神论者没有信仰,行为容易失去底线。而宗教徒心中有信仰,因此就有底线。” 对此本人不能完全苟同。比如,无神论者的确可能因缺乏对来世报应的畏惧而增加刑事犯罪的可能,但是他们也不会为了虚无缥缈的来世的72个处女而去做恐怖分子呀。

笔者认识非常多的穆斯林朋友,他们都是善良的正常人,对伊斯兰极端分子带给他们宗教的污迹也是痛心疾首。但是我们还是需要解释,为什么恐怖分子绝大部分都有一个特定宗教和地域的背景。如果这个千真万确的重大事实都完全不能陈述,那我们又怎么可能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方略?

笔者看见西方各国政府都在忙于制定各种对付极端恐怖主义的治标办法,比如多修监狱,建立感化中心,严密监视可疑份子,在敏感地点加派警察,修建路障,阻止“圣战”分子归国等等。但是治本的办法真是少之又少。仅仅靠这些治标措施,就想让欧洲的恐怖活动销声匿迹,恐怕还是太过的一厢情愿。

本人设想中的治本办法由近至远,至少有这样5个。

第一,如果欧洲的经济能够改善,让移民们能更加顺畅地融入欧洲社会,极端势力的可能的社会基础范围自然就会缩小。但是欧洲的经济大局要能够快速明显改善又是谈何容易。

第二,竭尽全力阻截从危险动乱地区进入欧洲的难民/移民。为了善尽人道义务,可以把安置移民的海量经费尽量捐出给叙利亚周边的国家比如黎巴嫩、土耳其,甚至就在叙利亚境内的边境地区建立由联合国/国际和平部队管理的大规模安全区来临时安置大量战争难民。这样,在局势安定以后,他们才能顺利地回国重建家园,而不会对欧洲造成无法承受的移民压力。

第三,相关各方应搁置各种争议,集结足够力量,尽快结束对IS的战事,让叙利亚和伊拉克恢复和平。从此时起,西方应停止对中东地区的一切军事、政治、意识形态的强硬干预,而应全力以赴支持政府主导的叙利亚和谈。各种反对势力都必须放弃武装。毕竟一个国家只能有一支归政府指挥的合法军队。要明白,即使阿萨德是一个卡扎菲式的独裁者,没有这个独裁者的叙利亚绝不可能比现在的利比亚更好。除了阿萨德,当下的叙利亚没有任何一个人可能让这个国家恢复秩序。

第四,以色列/巴勒斯坦的和谈必须有一个真正的结局。基础当然是联合国支持的两国方案。以色列必须在约旦河西岸的没有得到国际承认的被占领土上做出足够的让步。只有那个地方出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可持续的和平局面,蔓延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愤懑无奈情感才可能慢慢宣泄,极端恐怖主义才会失去最大的源头。

第五,整个阿拉伯世界的经济困难才是那里不得安宁和向外移民的根本原因。但是这件事情解决起来难度极大,且并不全然都是西方人的责任。比如那几个极度富裕且安定的阿拉伯产油国不发展实业就并不是西方人的刻意。但是西方人至少在帮助那里恢复秩序而不是把那里搞得越来越乱这一点上是可以出力的。一旦动乱停止,秩序恢复,中国人就有机会出力了。大家都知道,中国的一带一路正在等待机会可以修进中东。中国人不喜欢打仗,但论起搞建设,那可是现今世界当之无愧的第一把好手呢!

如果以上五条都能大体做到,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何愁不能弭平。不过本人很遗憾地预估,西方能把这五项任务都基本完成的可能性并不大,形格势禁的地方还太多。如此这般,西方人恐怕是有很大的风险要和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继续长期地缠斗下去了。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浏览(166) (1) 评论(2)
发表评论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六 2017-08-17 00:19:08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六)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五)


第六章  三个世界的综合分析 

前面用三章的篇幅对三个世界的九个子世界进行了相当详尽的各自分析。现在应当开始综合了。所有的分析用到四项数据:国民综合素质、人均收入、发展速度和西民指数。两两配对,一共可以有六个组合。我们来逐一比对。

本章是本书的第一次综合分析,应当很精彩。请大家特别关注。

第一节  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的比较

先说一下总的态势,就是那个从左下到右上的趋势显然存在。

在中间的主体部分,居于右上方的自然是属于第一世界的三个集团。首先是传统西方,然后是前公东欧,然后是拉丁美洲。

东南亚的几个没有搞过全盘公有制的国家的位置,实在是与拉丁美洲差不多。

居于左下方的自然是第三世界-南方世界的没有石油的位于西亚北非和南亚的国家。



6.1:国民综合素质2011人均收入21增长率关系

与中间的主流大部队离得较远的的国家/政体仅有三个群,在进入本图统计的115个案例中,仅占16例。都有解释。

第一群是东北亚的日本加四小龙。它们由于是后起,其综合素质的优势还没有来得及充分发挥。第二群是中国和东亚的其它5个曾经实施过全盘公有制的国家,它们的素质优势未能足够发挥则是错误道路的代价。

这第一群和第二群再加上已经混入主流的其余东亚国家,就是笔者划分的第二世界-东方世界。注意看由气泡直径表达的增长速度。笔者以为,它们拥有的非凡发展速度,显然意味着它们会独辟蹊径,从这个图的右下方,绕过主流,跨越式地追上去。

第三群是位于本图左上方的阿拉伯半岛上的6个产油国,它们在中等素质下的超级富裕自然是来自脚底下的资源。

这里我们再来划两条定性的线。人均收入1万$以上笔者把这样的国家称作初步发达/初步工业化/初步现代化。人均收入2万$以上,则称之为中等发达这么说来,很抱歉,今天的中国还够不上初步发达。不过由于其非同寻常的体量,让人不由自主地放大了中国的发展成就。

现在我们可以观察到,影响发展水平的有关键因素。第一应当无有疑义地说,是国民综合素质。素质分数在90以上的国家,若不是因为误入全盘公有制迷途,其收入水平应当全部都已经超过1万$的门槛。而事实上,人均收入超过2万$的国家/政体,不是在传统西方,就是在东北亚+。这就是我说的第二个因素,地域。第三个因素就是已经一再提到的,是否搞过全盘公有制

素质水平分数95以上的国家,就只有白俄罗斯(2011人均5820$)、中国5445$)、蒙古3056$)、朝鲜四国人均收入少于10 000$。而且中国2014年的人均就已经达到7575$。按趋势计算,到2020年之前就可以过万。蒙古不算穷,发展也不算慢。何况他们只有284万人口,可称无碍大局吧。至于朝鲜,就只能让人无语了。

素质水平90以上人均收入在5 000以下仅有马其顿(4925$)、波斯尼亚4821$)、亚美尼亚(3306$)、乌克兰(3615$)、摩尔多瓦1967$)、越南1411$)、柬埔寨900$)。还有素质水平89的老挝1320$)和蒙古(素质100、3056$)也属这一类。可以看见,这些国家,虽然分处相隔万里的东亚和东欧,但落后的原因都一样,就是误入了计划经济的歧途。现在他们也都在加速追赶之列。

素质分数在80-90之间的国家,如果处于拉丁美洲或西化西亚,还是有机会跨国1万$的门槛,但很难迈过2万$的界限。

素质分数80以下的国家,不靠出卖资源,要想致富,要想工业化/现代化,那可是困难很大呀!笔者的意思并不是说这样的国家就会永远不发达。而是说,它们的发展困难最多。非常可能的现实结局是:它们也能慢慢地发展到初步发达(人均1万$)。但是十之九九比素质更高的国家时间更迟,曲折更多。

现在我们用已经用过多次的线柱双数据图来更确切地比较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之间的相关性。      

我们先分区考察。看下页图6.2.以素质指数为自变量,最触目惊心的自然是中国素质水平最高,而人均收入低得离谱。第二个触目惊心就是东欧无论富裕贫穷不分,与其素质水平相比,收入都是严重不足。陷于同样不利境遇的还有东南亚。连已经相当富裕的(排除中国的)东北亚,比起欧美,也大有逊色。也就是说,与素质水平相比,整个东亚和东欧,都吃了大亏,都还没有追上发达西方,都大有发展余地。这个差距的存在,其实还不能全怪全盘公有制。因为在东亚,还有好多国家,从来没有推行过全盘公有制。怪就只能怪他们后发,还需要时间来追赶了。


6:2:人均收入与素质水平17区比较

事实上,除了朝鲜和蒙古,所有素质指数在95分以上的国家全部已经实现了工业化。90-95分之间的国家,只要在西方文明区拉美都可以),一样基本上实现了工业化;若是在东南亚只能称有希望实现工业化。85-90分的国家,如果拉美有希望实现工业化如果在东南亚,那还有一些希望实现工业化。85分以下,实现工业化会有重大困难。不足80分的国家,只能称,要想实现工业化,会非常艰难与漫长

东亚和西方(包括拉美)的素质指数的含金量至少在今天似乎还有相当大差距。希望这个差距能被时间敉平。在西方世界,更低的素质分数只有在拉美还有。它们的含金量好像比非西方世界还是要略多一点,不过没有在高段的东西方之间差距大。

论到相关性,只能承认,搞过计划经济的东欧和东亚部分国家都失常。而西亚富国则靠石油超常。

现在我们分两区用全数据柱线图来分析一下西方世界与非西方世界这两者的关系。

国民综合素质与人均收入的关系,在西方与非西方是显然不同的。

先看下图西方。三个颜色分别标示三个子区。(由于案例过多,下面的国家名字太小看不清楚。我们只笼统论述。更细致的前面已经应有尽有。)


6.3:西方世界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土黄色的是传统/发达西方。可以看到,直到素质95分,人均收入都在3万以上,所有的传统西方国家的人均收入,都在2万以上,其素质分数也在90 以上。仅在南欧国家有一些小小的坡度。

蓝色的是东欧前公产主义国家。他们以前的产权制度不对,然后转型过猛,使得他们空有很高的素质底蕴但人均收入比起传统西方还差一大截。但是显然有一个追赶趋势在,就是他们可以比传统西方发展快,差距会渐渐缩减。东欧国家之间的素质指数和收入水平的差距可比西欧大,也很好地符合素质/收入正相关的规律。

绿色代表的拉美国家素质基数更低一些,收入水平也更低一些。但是他们的人均比起同等素质的比如东南亚国家,可是要好不少。我用它们处于西方世界来解释这一点。尤其是图的最左端有几个素质相当低的国家。如果他们是处在比如非洲,绝无可能有如此高的人均收入。

现在来看非西方世界。与素质有关的富裕仅出现在用土黄色标记的东北亚。第二群富国是中西亚北非的产油国。分为人均2万以上(墨绿)和1万以上(浅绿)两个等级。红色标记的是没有依靠石油而靠发展工商业达到中等富裕的五个国家。(土耳其、黎巴嫩、马来西亚、南非、博茨瓦纳。)


6.4:非西方世界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可以看到,从右到左,还是有三个递减的收入台阶。但左面的低台阶实在太宽。而中间的台阶太窄。而且最右边的东北亚高素质群体的收入水平实在高出太多。尤其是,如果拔除了那些靠石油产生的高烟囱,这个素质在中等以下的南方世界可是太过普遍地很贫穷呀。

  西式民主水平与人均收入

在下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粉红标记的西方发达国家聚居于右上角。他们是当今世界的贵族。他们的共同特征是欧洲血统为主,大多数人口信仰基督教的各类分支。


6.5:全世界国民收入21增长与西民指数关系

其次就是的紫色标记的前公集团。这个集团共28国,有8个在亚洲,其余20个都在东欧。前苏亚洲加上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西式民主分数都很低,但其它的东欧国家,排成一线,向西欧国家的位置进发。

再其次就是拉美的土黄色一群。大多数拉美国家在经济和西式民主发展上都在中游甚至中上游。但是不要忘记他们有欧洲血统信仰天主教。人种则是西班牙葡萄牙人的后裔并且大量地与当地印第安人和他们自己从非洲贩来抢来的黑奴后裔混血。他们搞西式民主已经至少百年以上。其间的曲折这里就不说了。离谱落伍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海地。它根本不是拉美状况的代表。

第四个集团是红色的东亚。东亚已经有日本和四小龙五个富裕政体。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三个够格的西式民主政体。新加坡、中国香港2个富裕而中等西式民主的政体。此外还有6个国家进入中等西式民主,但富裕程度则差距很大。三个前公产国家(中国、越南、老挝)西式民主程度依然有限。中国位于经济发展的中部,但西式民主发展的底部。亚洲政体的特点是它们没有连在一起而是分居四处

浅蓝色的印度和南亚集团的特点是西式民主领先而发展落后。

绿色标记的中西亚北非伊斯兰集团有两个西式民主(土耳其、黎巴嫩)已经越过鸿沟,但大部分国家西式民主十分有限。在茉莉花革命之后还有利比亚和摩洛哥两国西式民主分大涨进入中等西式民主。有六个国家倚靠石油已经跻身富裕发达但西式民主始终极为有限。它们占据了上图的右下角。意思是富裕并不一定需要西式民主,只要有油就可以

除了几个例外小国和南非,最差的显然是深蓝色标记的撒南非洲国家,他们聚在一起,经济和政治发展双落后,经济比政治更落后。

图中左上角的完全空置表示极度贫穷和高度西式民主绝不相容

这个图很像一只长颈鹿。西方世界(西欧、东欧和拉美)是它的颈子,西式民主指数和人均收入有非常明晰的相关性。而在其它四个区域(身子)则没有这种相关性。

现在我们用柱线图来分区分析同样的数据。


6.6:全球18西民指数与人均收入关系

大家应当可以清楚地看到,相关性的等级有两种。右面的4个类型的国家/政体,高西式民主同时高收入。

它们就是发达西方+发达东方。它们的共同点是靠工商业致富,有大量的中产阶级。

第二个类型是6个人均收入在1万$上下的集体。其中三个是还在转型的东欧。它们的收入显然还会迅速上升。还有三个是富裕拉美和西化西亚和富撒南非。可以看到,它们分别处于西方世界的内缘和外缘。

还可以划出第三类是其余拉美、其余东亚。在它们那里,两者的至少不是负相关。

第四类是两者铁定负相关的两家:南亚和富伊斯兰。前者是高西民而穷,后者是富而低西民。在南亚,再多的西也带不来财富。在西亚,再多的财富也带不来西主。或者说,带来财富的不是西式民主而是石油。

第五类的西民指数都很低。一群是东亚的前公国家,一群是伊斯兰中西亚北非和撒南非洲的穷国。它们各自按其国民素质的不同,有一点富裕程度的差别。

总括起来,除了富裕的西方和东方,在其它地方,西式民主至少是现在还没有显出神效。不过据本人推测,它的效力会在东欧显示出来,因为那里有足够的素质。它们只是被过于激烈的休克疗法耽搁了而已。

而东亚的前公国家,无需仰赖西式民主,也会飞速发展。其原因也是它们有足够的国民素质。至于政治形态,它们会自行创造的

这里的相关性比素质/收入相关性更好,因为东欧和前公东亚的较低收入有了一种政治/治理原因的解释。还解释不了的主要就是西亚的石油富国和南亚的高民穷国。

现在我们分两区用全数据柱线图来分析一下西方世界与非西方世界这两者的关系。


6.7西方世界西民指数与 人均收入关系

现在来看西方与非西方差别最大的领域,那就是西式民主与人均收入的相关性。

在西方世界,甚至在拉美,这个相关性都是出奇地好。靠右端的几个高级次西民是捷克(蓝色)、乌拉圭、哥斯达黎加和牙买加(绿色)。它们一个是已经最成功的东欧转型国家,三个是最进步的拉美国家。

除了这几个向下的例外加上卢森堡、瑞士和挪威三个向上的例外,绝大多数国家的西民指数/人均收入的相关性都很好,至少比国民素质/人均收入的相关性好。它的意思好像是说,素质水平足够以后,发展的差距就靠运气了。这方面好像小国、人口结构单纯的国家可以占便宜。

东欧和拉美那几个西民指数很少的国家(白俄罗斯、阿塞拜疆、古巴、俄罗斯、亚美尼亚、波斯尼亚、和委内瑞拉),人均收入却并没有相应降到底。这应当是国民素质和资源给他们的帮助。

在非西方国家,这个政经关系就太差了。

首先,还是要承认,有三个政体(日本、韩国和

















浏览(1030) (3) 评论(3)
发表评论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五 2017-08-10 15:18:21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五)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之一)、(之二)、(之三)、(之四)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四)

第五章  南方世界分区解析


把南方世界三个亚区划为一个整体也是有理由的。第一、除非国小油多,它们都发展不足。第二、它们的国民综合素质都不是上乘。第三、在这三个区域,(素质、)人均收入和西式民主的发展之间,没有第一西方世界三个亚区和第二东方世界两个亚区那样的良好的相关性。

第一节 有石油或没石油的伊斯兰世界1

石油是伊斯兰世界的命根子,那可是比西式民主重要得多。

5.1 伊斯兰世界数据总表

国家名称

国民综合指数

西式民主指数

人均收入1960

人均收入1990

人均收入2011

年增%

1960

2011

年增%

1990

2011

GDP

2011

亿$

2011年人口万

伊拉克

87.0

4.1

228


3501



1154

3296

约旦

86.7

3.76


1268

4666


9.84

288

618

伊朗

85.6

1.98


2115

4425


5.12

3310

7480

突尼斯

85.4

5.67


1507

4297


6.47

459

1067

利比亚

85.0

5.15


6669

9709


3.73

624

642

哈萨克斯坦

85.0

2.95


1647

11245


9.64

1862

1656

阿尔及利亚

84.2

3.83

252

2452

5244

8.66

5.44

1887

3598

埃及

82.7

4.56

149

759

2781

8.19

8.29

2295

8254

摩洛哥

82.4

4.07

175

1042

3105

7.94

6.67

1002

3227

叙利亚

82

1.63

188

999

2841

8.65

7.76

591

2082

也门

80.5

3.12


473

1361


8.89

338

2480

土库曼斯坦

80.0

1.72


881

4722


10.04

241

511

塔吉克斯坦

80.0

2.51


496

935


4.42

65

698

乌兹别克斯坦

80.0

1.72


651

1546


5.99

454

2934

阿富汗

75.0

2.48

56


576

7.38


203

3532

吉尔吉斯斯坦

74.8

4.69


605

1075


3.86

59

551

阿联酋

87.1

2.6


28033

45653


9.79

3602

789

巴林

85.9

2.53


8582

17336


8.38

229

132

科威特

85.6

3.78


8827

62664


11.36

1766

282

阿曼

84.5

3.26

79

6255

25221

15.61

9.03

718

285

卡塔尔

80.1

3.18


15537

92502


16.22

1730

187

沙特阿拉伯

79.6

1.71


7236

20540


7.9

5768

2808

土耳其

89.4

5.76

497

2784

10498

8.18

8.1

7731

7364

黎巴嫩

84.6

5.05


963

9904


13.71

422

426

西化西亚

89.1

5.72

497

2 784

10 466

4,20

8,02

153

790

富裕中西亚北非

82.9

2.65

79

255

24 037

5,65

9,41

16299

781

其余中西亚北非

82.6

3.26

180

1 196

280

4,02

8,74

12346

40328

总计/平均

83.6

3.53

259

2174

6703

4,71

8,83

36799

54899


前面讲过,这里的伊斯兰世界只包括中西亚和北非的伊斯兰国家。不包括南亚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也不包括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这四个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因为笔者认为,这四个国家的地区属性强于伊斯兰属性。


这里无疑是一个伟大而富有活力的文明。在当今世界上,也就是仅次于西方和东方文明的第三大有生命力的文明。

其实这个文明公元七世纪才开始从贫瘠的阿拉伯半岛发源。从出生后不久,这个文明就开始和西方文明缠斗不休,直至于今。它们的宗教传播的疆域,也是仅次于欧洲宗教。这个文明不屈不挠,争取正义的勇气和毅力,尤其是其牺牲精神,当然让本人钦佩。

但是这个文明的确也有一些不足之处。比如,它没有一个核心国家,它有太多的内部教派和其它冲突,使得他们的力量不能团结起来。

他们在经济发展上始终着力不够。比如,那六个产油国已经积聚起了天量的财富。但是除了建筑、物流和金融业,我们没有看见阿拉伯国家做出重大的努力去建立制造业。在阿拉伯世界,至今没有一个国家实现了工业化。相对发展较好的伊斯兰国家(土耳其、伊朗),都在边缘地区,都不是阿拉伯人。其达到的水平,即使作为后进者,与东方人相比,也逊色很远。

在制度方面,笔者以为他们不应当跟在西方的模式后面亦步亦趋。西方的制度比不适合东方更不适合于伊斯兰世界。他们应当独创一些更独特的制度,来适应自己的需要。比如,伊朗的终身任职的,但并不直接干预政治的最高(宗教)领袖制度,就是一种似乎有效的独创。

中西亚北非的伊斯兰世界是这个世界上非常独特的一个地区,在那里很多规律都与世界其它地方不同。我觉得造成这些不同的主要有三个原因:一个是被告诫不便谈论的宗教,二是石油,三是地理环境。

图是这个地区各国国民素质指数与人均收入的关系。

相关系数=0.211(已按人口加权关系数=0.118(不按人口加权

5.1 中西亚北非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可以看见有三个因素在左右这些不同国家的不同收入水平。第一个最强有力的因素显然是石油。上方6个最富裕的国家统统是产油国,紧接着的哈萨克斯坦和利比亚也是产油国。只要脚下的土地里埋着足够多又容易取出来的钞票,实在是没有理由不富,就算是人民的素质水平略差也没有关系的,因为都是西方或东方国家的企业在帮它们采油,然后买走。它们自己的确是只要维持秩序和收税就行。

第二个原因还是国民素质。请大家把那六个红圈在脑中去掉,看剩下的部分,是不是还是有明显的从左下到右上的相关轴线呀?

第三个因素就是地理。最接近欧洲的两个国家,最西化。它们发展工商业有成,因此比较富裕。其中土耳其就有第二和第三两个有利因素,因此也(不靠石油)最成功。

在这个最独特的子世界,我们看见,西式民主分数首先与富裕程度不相关。因为这里的富裕靠的是石油,不是工商业中产阶级。

不过那三个有较多工商业中产阶级的国家,国民素质较高,西式民主也较多。这也证明了笔者的西式民主靠工商业中产阶级,而工商业中产阶级的茁壮成长必须依赖足够的国民素质的理论。

这里只有两个西式民主发展有一定成绩的国家,就是土耳其和黎巴嫩。人均超过一万的则有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巴林、阿曼、沙特阿拉伯、利比亚、黎巴嫩和土耳其九个国家。除黎巴嫩和土耳其之外,统统因石油这一单一资源致富。

下图对这个地区国家的分类很有解释力。因为它们的情形清楚地分为左、上右和下右三块。

相关系数=0.008(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008(已按人口加权

图5.2:中西亚北非国家的人均收入、西式民主指数和21年增长

现在这个世界的西式民主高端有四个国家了。它们分别是已经多年相对成功西化的土耳其和黎巴嫩。它们的经济相当多元,不是依靠石油。另两个就是近年茉莉花革命的所谓成功者,利比亚和突尼斯。尤其利比亚由于富产石油,位置已经与前述两个西化西亚国家重叠在一起。

石油富裕君主国的财富当然与西式民主无关。而左面黄色那些没有石油的国家,西式民主分数无论多寡,显然都扶不起来。

下页的图5.2bis的收入横轴,没有用对数调整。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多数国家,都挤在左端贫穷的底部。


图5.2bis

这次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风潮发生在这个世界的核心部分,地理上集中于北非和阿拉伯半岛的南端。贫国为主,富国也有。尤其是利比亚这个产油富国局势之火爆出人意料。这跟卡扎菲的个人并家族的集权有决定性关系。他的存在与白俄罗斯的卢卡申科类似,破坏了一般规律。是应当排除的特例。

这节的开头,已经说过,这个世界是个特殊的世界,这里的规律经常与其它地方不同。比如越富的国家西式民主越少,而且的国家发展不减速。虽然相关性都很弱,但其它地域都不是这样。

近年来,欧洲人在这个世界进行了三次武装干涉。对象分别是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叙利亚堪堪未成。现在似乎还得二度(空袭)武装干涉伊拉克。西方人在那些地方击溃、消灭和瘫痪了四个专制政权,但是换来的是三个完全失序(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一个也很可能将会失序的国家(阿富汗)。无政府取代了集权专制。那些国家的人民和国际社会,有没有赢得利益?西方人的“好心”,为什么会收获这样的恶果?

笔者有个解释,这就是他们要把他们自己钟爱的制度强加于人所致。有人也许会问我:“他们就配享有专制吗”我会反问他;“他们就应当生活在无政府状态中吗?”我还是主张“两害相权取其轻”。专制政权下,毕竟还有起码的社会秩序。国际社会的责任是把它们推向更加的开明,而不是轻率动武,最终导致无政府状态。

西方人没有武力干涉埃及。那里的人试了一把西式民主,体验了其中的酸甜苦辣之后,现在似乎重新选择了军方主持下的秩序。西式民主嘛,有那96.91%的选票做保证。

下面就这个地区的土耳其和黎巴嫩,说细一点。

这个世界,西方化和现代化同时最有成就的国家是地处西亚的土耳其和黎巴嫩。土耳其自国父基马尔起,努力西化至今近百年,应当说有相当成就。黎巴嫩商业和金融业繁荣,号称中东的瑞士。这两个国家人均均已过万,而且靠的是工商业不是石油。

但是这两个国家与欧洲的联系也太深。比如黎巴嫩曾是英法的殖民地、有大量的人信仰西方宗教、距欧洲不远、国家小。比如土耳其甚至有一部分领土就在欧洲、与欧洲的交往实在源远流长。它有非常强烈的愿望加入欧盟,但要保留它自己的宗教。也正因此,欧洲人一直对它的企图加入不感冒。法国前总统德斯坦有言:“他们与我们不相像。”但至少它们没有轻易得来的石油财富。

黎巴嫩现在的困境是由于其信仰西方宗教的人口增长速度远低于信仰自己传统宗教的人口,长枪党已经失去主导权,真主党正把这个曾经的中东的瑞士逐步拖入巴以争端,它的进一步发展可能受阻。

土耳其的困境是本土宗教正在回潮,基马尔主义已经开始失势。欧盟不可能接受一个其它宗教的国家入盟。而土耳其绝无可能放弃自己的宗教。土耳其的前景可能是慢慢回到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而不是全盘西化。黎巴嫩也是。

这个地区情况相仿又差一些的国家发展现代工业和现代政治有些成就的还有伊朗。这个国家成诗一个古老的帝国,是这里宗教一个教派的最大聚居地。人口7500之众在这个地区仅次于埃及而多土耳其。也是依靠石油,这个国家积聚起一笔资本,却在独立发展工业甚至核工业。由于西方的制裁,该国一直发展困难。现在与外部达成和平利用核能的协议后,伊朗应当得到一个重大的发展机会。他们的最高宗教委员会的制度很有创意。让国家的政治有一个稳定的核心,避免了完全西化的过于动荡的风险。西方人给了这个国家一个极低的西民分数,如同给俄罗斯的分数,是明显不公道的。

除了这三个国家,这个地区恐怕是这个地球上,仅次于撒南非洲,最难现代化的地区。除了半岛上那些产油君主国和同样产油的哈萨克斯坦利比亚富起来,笔者还没有看出还有哪个国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能够发展工商业致富。看看那最现代的埃及就知道,他们很难做到这一点。离开了工商业和中产阶级的长足发展,哪能有什么成功的政治现代化?

现在利比亚也被西方武力输出的民主打烂。它何时,用何种方式脱出无政府状态,有待观察

一般而言,一个国家只要足够富裕,就会有足够多的中产阶级。但阿拉伯半岛上的六个超级富裕石油君主国则不是这样。石油财富被王室、政府和少数大企业掌握,人民就算是因政府把持的再分配(各种福利)而普遍富裕,也依然不会产生足够的自主意识。这种类型的富裕并不是民主成长的有利因素。

第二节  刚刚上路的南亚

南亚有一个与中国同样古老的文明传承,虽然是第二代。但笔者确实认为,那个文明,不及中华文明有活力。

印度人种复杂,简单地又可以分为多居南部的肤色较深,身材较矮的原始土著后裔;和多居北部,肤色较浅,身材较高的大约在公元前14世纪从中亚而来,入侵南亚的雅利安人后裔。是这些雅利安人的后裔创造了印度教和种姓制度。他们自居高种姓(婆罗门、刹帝利),而把原住民贬为低种姓。

那里的脏乱懒散,外界的人的确难以置信。看见过那里延绵数十平方公里面积的贫民窟和其它可以信手拈来的大量表现(在中国找不到的)印度贫困落后的照片吗?

听说那里的低种姓民众曾发起游行示威,要求的不是取消种姓制度,而是不得取消种姓制度,以保护他们的因受歧视而享有的各项经济补助特权。

南亚大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三个国家经济上都很落后,人口倒是都十分众多。它们能步入初级民主甚至中级民主,又与英国在那里的长期殖民深刻相关。如果没有英国的殖民,这里不要说民主,只怕会分成数十个国家,因为他们有数十个民族数十种语言和许多种宗教。但是这种印度式的穷民主,难称成功,实在难有感召力,至少绝不是中国可以去仿效的对象。用一位见多识广的学者的话说:那个国家完全不在状况。

笔者不否认,南亚国家拥有至少比撒南非洲多的发展机会。事实上,以HDI计算,32年来,那里的人民生活状况也有了不容小觑的改善。但是南亚国家的平均国民素质水平比东北亚差出20分以上,文明欠缺冲劲,无论是信仰哪种宗教都一样。我的确不认为,这个文明将来会是以中国为首的东亚文明的对手。光靠IT行业,和不过数百万的IT精英,是不可能让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印度真正富起来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的情形则比印度还差。

概括起来,南亚的











浏览(130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四 2017-08-05 13:07:42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四)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之一)、(之二)、(之三)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二)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三)


第四章 东方世界的分区解析

 笔者写完这本书,得到的最大愉悦是,觉得自己终于搞清楚,东方民族,尤其是中华民族,为什么举世独一份地,能够面对如此强势的西方,急起直追,到今天,并驾齐驱的态势已经真的是遥遥在望。

 这个东方世界就是东亚文明的同义语。这是我们同一种族的人类的文明。

 这个东亚又可以分为发展能力有相当明显的区别的东北亚+和其余东亚两个部分。前面已经说过,东北亚包括三个民族六个政体(中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飞地新加坡)。

 而其余东亚就等于减去新加坡再减去太小的文莱后的东盟8国加上无法归入其它区域的朝鲜和蒙古共10个单位。

 还有一个依据政治历史的划分法:富裕东亚就是日本加四小龙。前公东亚就是以前实施过全盘公有制/计划经济的中国、蒙古、朝鲜、越南、老挝、柬埔寨六国。不过朝鲜通常总是找不到数据。因此进入统计的只有五国。剩下的其余非公东亚还有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和缅甸五国。这样三个区各有五个单位。这是巧合。

 这两种分类法,在不同的场合分别使用。有时候,我还会把中国单独划出。

4.1:东亚15政体资讯总表

国家名称

国民综合指数

西式民主指数

人均收入1960

人均

收入1990

人均收入2011

年增%

1960

2011

年增%

1990

2011

GDP

2011

2011

人口万

新加坡

107.1

5.88

395

11 845

46 241

12.29

9.43

2 397

518

中国

105.8

3.00

92

314

5 445

9.83

15.47

73 185

134 413

中国香港

105.7

6.42

430

13 478

34 457

10.77

5.65

2 437

707

韩国

104.6

8.13

155

6 153

22 424

11.73

7.11

11 162

4 978

中国台湾

104.6

7.57

260

11 137

19 154

11.62

5.21

4 782

2 497

日本

104.2

8.08

479

25 124

45 903

10.05

3.08

58 672

12 782

蒙古

100.0

6.35


1 168

3 056


5.91

86

280

越南

94.0

2.89


98

1 411


15.1

1 240

8 784

柬埔寨

92.0

4.96

117

90

900

6.07


129

1 431

马来西亚

91.7

6.41

299

2 418

9 656

9.73

9.18

2 787

2 886

泰国

89.9

6.55

101

1 495

4 972

9.93

6.89

3 456

6 952

老挝

89.0

2.32


207

1 320


11.36

83

629

菲律宾

86.1

6.30

257

719

2 370

7.14

8.04

2 248

9 485

印尼

85.8

6.76


621

3 495


10.00

8 468

24 233

巴布亚新几内亚

83.4

6.32

117

774

1 844

8.22

6.85

129

701

富裕东亚

104.5

7.92

375

18 396

36 985

10,37

10.37

3.78

21 482

前公东亚

104.9

3.02

92

314

5176

-2,87


15.43

145 537

其余东亚

86.9

6.60

204

1235

3862

10,19

10.19

8.79

44 257

合计/平均

101.05

4.27

146

2 174

8 106

8,43

11.56

6.80

211 275


第一节  高素质东亚/富裕东亚+

 现在我们单独来看全球最高国民综合素质指数的东北亚+地区六个政体的情况。

 这些政体的素质指数相差如此细微,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四个政体规整的阶梯和两个国家的例外。

 中国的素质指数仅次于一个小小的城市国家新加坡,但收入水平却只能叨陪末座,那原因已经讲过,不再重复。

相关系数=-0.898(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164(不按人口加权


4.1:高素质/富裕东亚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相关系数不好,因为中国和日本两个反常。一加权,则绝对负相关,这自然是中国的高素质高人口加低收入所致。

 日本的成功那是从1860年代的明治维新就开始了。那个时段,和中国的洋务运动同期。短短30年后,日本就打败了比它庞大数十倍的大清朝,不仅摆脱了被殖民的厄运,还成为可以和西方列强并驾齐驱的举世仅有的那个时代的东方强国。当然日本的野心也是膨胀得太快,在20世纪的30-40年代,不仅想独吞中国和整个东亚,甚至疯狂地向比它强出数倍,又远居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挑战。最后大败亏输,打回原形,永远失去了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问鼎世界一流的资格。

 日本的第二度辉煌已经不是全面的,而只是在经济上。从1960-1990年代,日本也的确是创造了一个之前亘古未有,但之后已被中国超越的经济崛起的奇迹。一时间,日本要买下美国、买下世界的传言甚嚣尘上。可惜被西方联手的广场协议1所腰斩。自那时到今天,已经快三十年,日本经济一直陷于极度的停滞之中。直到现在的安倍又把日元贬下33%,才换回了些微的经济活力。


[1]广场协议(Plaza Accord)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广场协议的表面背景是解决美国因美元定值过高而导致的巨额贸易逆差问题,但从日本投资者拥有庞大数量的美元资产来看,广场协议是为了打击美国的最大债权国日本。—引自《百度百科》
      该协定签于1985年,到1989年,日元兑美元从250 :1升至120 :1。日本贸易优势不再。从1990年代至今,超过20年,经济陷于长期萧条。



      韩国的成功起始于1970年代的卢泰愚时代。以后历经波折,迄未中断。从金大中开始,还实现了多党政治。近二十年来,与日本相反,韩国在已经富裕的国家中,是唯一的一个依然保持相当高的,类乎于发展中国家才有的高增长率。(当然它还远不及日本富裕。)小小一个韩国,不仅在经济上已经举足轻重,在影视文化产业上也取得甚至比大大的中国更为强大的国际影响力。那真是一个有志气的民族。

 有人说,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能够经济现代化制度西方化同时成功,是因为它们都有一个西方的爹。或者说,新加坡和中国香港能至少经济上发展成功,也是因为它们有一个西方的爹。

 笔者认为这个论点不能成立。因为由于西方几百年的强势,几百年的殖民历史,在这个非西方的世界里,有个西方爹的国家可是多了去了。反倒是,一直没有一个西方爹的国家,不用一只手就数得过来。我知道的就只有:日本、泰国、埃塞俄比亚和中国四个国家至始至终没有(完全)丧失过主权而已。其中,只有日本真的没有被殖民主义征服过。但二战中也被打趴下。中国靠的是体量太大。泰国靠的是作为英、法殖民地之间的缓冲地带。而埃塞俄比亚幸免靠的是它的对手(意大利)太脓包。

 日本加四小龙能够成功,不仅是靠它们各有一个西方爹,更重要的是,它们的人民所拥有的卓越素质水平。

 也只有人民的素质水平这一点,才可以解释,正宗华夏文明在东南亚的飞地,新加坡何以能越众而出,取得与它毗邻的,任何东南亚国家望尘莫及、瞠乎其后的发展成就。

 而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能够成功移植西式民主。这才与它们都有美国这个西方爹深切相关。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西方体制的示范效应,也只是在这三个政体的经济水平在威权制度下已经发展到相当富裕的程度以后,才显示出来。

 至于新加坡和香港的西式民主踯躇不前,又是各有原因。

 第一个原因应当是英国远不及美国强势。其次这两座城市的居民都是华人,他们是习惯或可以用威权的方式统治的。而且威权的方式的确也有它的许多方便之处。比如只要领导足够睿智,它可以免去许多费时的争论。再次,新加坡大体与它有一个极为强势的领袖李光耀有关,香港则与现在它有了一个大陆爹有关。第四个原因可能一些人不愿意听,就是新加坡的一党制未必不比西方经典的多党制更优秀。这个一党制能不能取得更大的成就,还要看它在中国、越南等国运作的效果。

 香港的西式民主还没有开始施行,就已经严重地扰攘不安。2015年6月,香港普选特首的议案居然被泛民派以“假普选”为由否决,这让本人极度失望。本来以为,香港是中国人土地上比台湾都要更适合试行西式民主的地方。因为那是一个城邦,比台湾还富裕得多,又有英国人留下的法制传统。如果那里都无法搞,大陆真的是不要去想了。

 西方世界发展更好的原因并无法移植,除非你肯把自己的人种都灭掉或化掉,把地盘干脆就像美洲印第安人似的(自愿还是被迫?)让给欧洲人。

 仅仅改信他们的宗教肯定是不够的。比如菲律宾,已经从西班牙人手里就皈依了罗马教庭,已经有长达数百年的西班牙和美国的殖民统治,但并没有发展起来。非洲和南亚国家就更不用说,都是欧洲列强几百年的殖民地了,有好些国家也有许多基督教徒,可是除了几个小小的例外,发展起来了吗?所以刘晓波说的经过300年的西方殖民就能现代化或民主化,并经不起事实的辩驳。除非那里是空地。

 东北亚5个政体(日本+四小龙),经济上能够已经发展到发达, 1个(中国)能超速发展35年,已经迅速逼近初步发达(人均1万$),其根本的、共同的原因,应当不在政治制度,因为它们显然奉行着十分不同的制度。中日韩这三个民族的共同点是它们同处于一个文明区,有一个共同的文化的根,那就是华夏文明。用一个形象来比喻,就是,你的祖先只要惯使筷子,就有希望追上惯使刀叉的文明,也跟着发达起来。筷子不劣于刀叉,筷子可以追上刀叉。有说儒家文明、东方的价值观使东亚能够急起直追。第三个观点是说:东方的威权式的政府,和负责任的家长式的领袖(比如邓小平、李光耀、马哈蒂尔)是东方能够成功的又一秘诀。

 这三个秘诀本人都同意。但本书要加上的是第四个,任谁也偷不走、学不去的第四个秘诀,那就是中、日、韩三个民族的绝顶的聪明。这个聪明不是只可以说说,而是可以量化的。而且笔者认为勤劳、节俭等东亚人固有的优良品德也都可以算作广义的聪明或智慧的一部分。当然本人知道聪明有丰富的内涵,不是所有的方面都可能量化。但我们可以用这些民族/族群/国家/政体的整体成就来笼统地量化这个国民整体的素质水平。我们或者可以用国民整体素质这个涵义更宽泛的词来表达我们讨论的民族/国家人民的整体质量。这个水平当然也是随着各项因素(除了基因,收入水平、教育、医疗、优生等因素的发展,显然都对其发展有明显的影响。)的演变发展而演变发展,但它比起政府、政策、制度、人均GDP等都要稳定得多。笔者追随林恩/万哈宁的判断,认为这是决定一个民族/国家整体成就的最重要因素。东北亚的非凡崛起,归根结底,只能从这个因素得到最充分的解释。

第一节 其余东亚

 把这个小区叫做其余东亚而不是东南亚是为了纳入蒙古和剔除新加坡。

 其余东亚国家的人民,平均素质水平在83以上。蒙古人的素质分数达100,超过欧洲人的平均分。越南的分数高达94,足可媲美东欧国家。

 但是在下图中我们看得见,明显收入更高的反而是那几个综合素质更低,但没有搞过全盘公有制的国家。相对素质分数最高的是那几个离中国近,但搞过全盘公有制的国家。但是它们的人均收入比那些素质比它们平均低8分的,只是没有搞过全盘公有制的领邦少了一半还不止。它们的落伍真的是走错了路所致。

 这里的相关性合在一起不好,但两个颜色分开自然会好。

 而马来西亚和泰国,则是超常发展。其最主要的原因,依本人看,是沾了其国内有除了新加坡的东南亚国家中最高的华人比例所致。这一点,本书后面部分还会专门讨论。

 印度尼西亚的不错的发展成绩让本人惊羡。因为从笔者观察到的一般规律而言,这个国家有很多的发展劣势。比如部族太多;进入文明开化的时代太晚;比如过于强烈的宗教意识;比如人口众多;比如国民素质分数相对较低;比如在低发展国家中明显早熟的西式民主制度。在这么多不利条件的前提下,这个国家能取得如今的成就,本人只能表示衷心的祝贺,愿它今后还能一路走好。

 还请大家把4.2的黄色前公国家和蓝色非公国家,分别各自排序。您是不是可以看见,那个素质/收入的相关性真的还是十分地良好?


4.2:其余东亚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按照汤因比(他已于1975年过世)的划分,东南亚以前属于印度文明的子文明(因为佛教),以后有两国(马来西亚和印尼)成为伊斯兰文明的子文明。至少在40年后的今天,本人对这个划分不能服气。首先,东南亚的土著,在人种学上就属于蒙古人种,就是太平洋上大部分岛屿上的原住民(波利尼西亚人)也是偏近蒙古人种的马来人种。而印度人则属于雅利安人的变种。最主要的是,在东南亚所有的国家都有为数众多的,多于任何其它外来种族的华人,(当地称华族。)他们在那里的至少学界尤其是商界都拥有极大的势力,是那里明摆着的优势种族。1950年代以来,东北亚接连三波的成功发展,对东南亚产生了及其深刻的影响。东南亚对东亚文明的从属特征已经远远地超出了对印度和中西亚文明的附属性。它们已经理所当然,无可争议地属于东亚文明的一部分。

 东南亚的发展是东亚发展的第四波,在日本、四小龙和中国之后。

 说句实话,东南亚的发展,










浏览(1028) (3) 评论(4)
发表评论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三 2017-08-03 13:24:43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三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之一)、(之二)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二)


第二编  三个世界九个子世界的全面分区解析

这一编是本书的核心证部分。笔者全面展开分析三个世界九个子世界国民素质、人均收入、发展速度西式民主指数四个要素之间的错综关系。

遵循从个别到一般的认识规律。分析先从最细的分区开始,然后逐步综合。

第三章 西方世界的分区解析

笔者提前告诉你,在这个世界里,西方人为他们自己立,也是根据他们自己的实践归纳出的许多规律,运行还算错。比如西式民主与经济发展水平的相关性笔者还会挖掘出,虽然在西方的(乃至仅在西欧)范围内那个有限的国民综合素质的差异,都会导致完全可以观察出来的发展水平差异。这个规律在东欧也会很好地重复但是在拉美表现得会差一些,不过也比后面还会去考察的非西方世界清晰得多。

第一节 西式民主的正统:西欧北美澳洲加以色列

我们先来看西方的正统,西欧北美澳洲加以色列。

3.1 发达西方数据总表

国家名称

国民综合指数

西式民主指数

人均收入1960$

人均

收入1990

$

人均

收入2011

$

年均增长1960

2011

年均增长19902011

GDP

2011

$

2011人口

荷兰

100.4

8.99

1 069

19 721

50 087

8.63

5.09

8 363

1 670

加拿大

100.4

9.08

2 295

20 968

50 345

7.62

5.34

17 361

3 448

瑞士

100.2

9.09

1 776

35 491

80 391

8.59

4.78

6 357

791

比利时

99.3

8.05

1 279

20 350

46 469

7.70

4.50

5 115

1 101

英国

99.1

8.21

1 381

17 688

38 818

7.14

4.26

24 316

6 264

奥地利

99.0

8.62

935

21 366

49 707

8.48

4.54

4 185

842

新西兰

99.0

9.26

2 313

12 907

32 343

6.59

5.70

1 425

441

德国

98.8

8.34


21 584

43 689


3.56

35 706

8 173

瑞典

98.6

9.73

1 984

28 556

56 927

7.29

3.83

5 381

945

冰岛

98.6

9.65

1 409

25 012

44 072

8.24

3.84

141

32

法国

98.1

7.88

1 344

21 384

42 377

7.71

3.89

27 730

6 544

澳大利亚

98.0

9.22

1 828

18 405

60 642

8.78

7.27

13 718

2 262

美国

97.5

8.11

2 881

23 038

48 442

6.83

4.70

150 940

31 159

挪威

97.2

9.93

1 442

27 732

98 102

9.32

6.99

4 858

495

丹麦

97.2

9.52

1 364

26 428

59 684

8.11

4.36

3 327

557

西班牙

96.6

8.02

396

13 415

32 244

9.90

5.13

14 908

4 624

意大利

96.1

7.74

804

19 983

36 116

8.15

3.20

21 948

6 077

马耳他

95.3

8.28


7 075

21 210


6.13

89

42

卢森堡

95.0

8.88

2 236

33 183

115 039

9.09

7.64

595

52

爱尔兰

94.9

8.56

684

13 636

48 423

9.69

7.48

2 173

449

以色列

94.6

7.53

1 366

11 264

31 282

9.08

7.57

2 429

777

葡萄牙

94.4

7.92

357

7 848

22 330

8.82

5.47

2 375

1 064

希腊

93.2

7.65

534

9 187

26 427

8.6

5.7

2 987

1 130

塞浦路斯

91.8

7.29


7 293

22 112


7.33

247

112

法国及以北

98.8

8.38

345

21 263

46 009

8.46

4.17

130 908

28 454

海外西方

97.8

8.28

2 756

22 446

49 167

9.33

4.92

183 444

37 310

法国以南

95.8

7.83

641

15 429

32 538

5.88

4.23

44 983

13 826

合计/平均

97.8

8.24

1 839

20 796

45 150

8.19

4.55

359 332

79 587

第一小节 发达西方的经济

我们现在有三个因素分析:国民综合素质、人均收入、增长率。

我们先来看综合素质与人均收入的关系。

3.1:发达西方国民综合素质、人均收入之关系

应当可以看到,即使在西欧的范围内,在高国民素质的区域里,不大的素质梯度依然会对发展水平造成完全可见的影响。

法国以南或者说国民素质不到97分的国家,比起法国以北或者国民素质分数97以上的国家,发展水平就是要差一些。

海外西方的国家,则在这两者之间。

唯一的例外是卢森堡。两个理由,第一国家小人口第二搞金融容易。

法国以南的欧洲人的确更懒散一些。这很可能与地中海沿岸的更灿烂的阳光有关。 到过西班牙旅游的人都会知道,西班牙人雷打不动午休时间从12点15点,长达3小时。然后晚上上班到20点22点才开晚饭。西班牙人的懒散也算得上是举世闻名。他们起北欧要穷上那么一些,也真是不冤枉的。

由于这个关系很重要,我们再用双数据柱线来看一遍。人均4万$以上的国家共16,其综合素质水平97分以上14。反过来,素质分数在97分以上的,只有两个人均收入在4万$以下而且落后不远。

3.2:发达西方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之关系

相反地,素质分数在97以下的9个国家中,只有两个收入在4万$以上,而且这两个国家卢森堡54万、爱尔兰449万)的人口都很少。人口千万以上的相对略低素质的国家,人均收入没有一个达到4万$ 

请看分三类:法国以南很好。法国以北加权就很好,不加权就相反。这是因为那几个反常的高都是小国所致。海外西方则是大国略强,小国略弱,不遵循素质/收入关系。

请看相关系数:不加权稍有。加权中有。

相关系数

加权

不加权

法国及以北

0.731

-0.449

海外西方

0.125

-0.225

法国以南

0.703

0.607


讲法语地区比讲德语或讲英语地区发展略次,是可以普遍观察到的现象。比如比利时的法语区和弗拉芒语区、瑞士的法语区德语区、加拿大的法语区和英语区之间,都有一目了然、并当地两族居民普遍承认的发展差碍于政治正确,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则似乎并未有人认真探讨

论到发展速度,发达西方是全世界发展最均衡的地区。50发展速度在6.59-9.00%之间,20年发展速度在3.20-7.64%之间。看不出发展速度与国民综合素质或已经达到的人均收入有什么明显的相关性。唯三比较特别的就是卢森堡、挪威和瑞士,已经头等富裕,还能相对高速发展,应当是它国家小,又找对了发展途径治理成功)所致吧。

第二小节  发达西方的政治

现在来看国民素质与西式民主指数的关系。在这里当然有关系了虽然相关性比起上一张图显然差一些。例外多一点的大概就是卢森堡爱尔兰挪威。爱尔兰大概是世外桃源效应。卢森堡应当是超级富裕所致。挪威富裕和世外桃源双重效应。

相关系数=0.590(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568(不按人口加权)

3.3发达西方国民素质与西民指数之关系

西式民主为西欧人所创可以说这个制度就是为她们自己量身定做。我无法不承认这个制度是当今世界上所有制度中最完善之一。可惜是它还是有很多的漏洞。更可惜的是它并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

请大家注意,居于上方的挪威、丹麦、瑞典、冰岛四国国家都北欧国家。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孤悬海外。如果观察者六个国家的人口构成,可以发现,这里的移民都不多。就是有,也多是东亚移民。可不可以 ,西式的制度最适合于欧洲人,其次适合于东亚人?

再看看居于下方的那些国家,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国家的特定来源的移民都很多

法国、意大利和希腊,都是西式民主尤其是意识形态的发源地。它们现在都在很可能是特定的原因领先走下坡,让本人深感遗憾。

这个制度很可能必须依赖的文化和历史背景,根据亨廷顿,有八条之多。这个问题放在最后的结论中再详

看相关性:素质和西民这里有中等以上的相关性无论加权与否。

再看下图西式民主与人均收入的关系可以明显看到,两者的相关性好于素质指数与人均收入相关性。相对向好的方向的例外是卢森堡、挪威和瑞士三例。都可以解释为,在小国家的成功治理。

3.4发达西方西民指数人均收入之关系

一般而言。排在综合素质地理文化渊源、人均资源数量之后,带有偶然性的治理水平是决定/影响发展水平的第四号因素。

看相关性:依然是中等偏上无论是否加权。

最后换一种图再来看一次素质指数与西民指数之间的关系。

3.5:发达西方国民素质与西民指数之关系

由于西方发达国家的这两个指数都又高又齐,为了看见差别,只能把下面同样的一截都切去,只比较顶尖上不同的一部分。

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可以看见明显的相关性。而且不相关的部分都可以找到解释。

比如正向明显超常的有8个国家。第一、它们除了澳大利亚只有数百人口。第二、除了卢森堡,它们不是在海外,就是在北欧。总之都有一些可以取巧之处。

比如负向明显失常的国家三个,英国和法国人口都相对多移民人口也多。比利时好像就只有用治理水平稍差来解释。这个国家有势均力敌的两个族群,能和衷共济到如今这个水平,也只有欧洲国家才做得到。

那些人口大国:美国、德国、法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都创造不了奇迹。

最后,综合素质水平稍差的几个国家,其西民水平,还是无可避免地叨陪末座。

第二节  转型完成大半的东欧

3.2  前公东欧数据总表

国家名称

国民综合指数

西式民主指数

人均收入1990

人均收入2000

人均收入2011

%

1990

2000

%

2000

2011

GDP

2011

2011年人口万

爱沙尼亚

99.7

7.61


4 144

16 556


14.86

222

134

捷克

98.9

8.19

3 738

5 724

20 407

4.35

13.56

2 152

1 055

匈牙利

98.1

6.96

3 186

4 543

14 044

3.61

11.95

1 400

997

斯洛伐克

98.0

7.35

2 218

5 330

17 646

9.17

12.72

960

544

克罗地亚

97.8

6.93

5 185

4 862

14 488

-0.64

11.54

639

441

斯洛文尼亚

97.6

7.88

8 699

10 045

24 142

1.45

9.16

495

205

俄罗斯

96.6

3.74

3 485

1 775

13 089

-6.52

22.11

18 578

14 193

波兰

96.1

7.12

1 693

4 454

13 463

10.15

11.7

5 145

3822

拉脱维亚

95.9

7.05

2 788

3 302

12 726

1.71

14.44

283

222

白俄罗斯

95.0

3.04

1 705

1 273

5 820

-2.88

16.42

551

947

乌克兰

94.3

5.91

1 570

636

3 615

-8.64

18.98

1 652

4 571

立陶宛

94.3

7.24

2 841

3 267

13 339

1.41

15.1

427

320

保加利亚

93.3

6.72

2 377

1 601

7 158

-3.88

16.16

535

748

波斯尼亚

93.2

5.11


1 491

4 821


12.45

181

375

亚美尼亚

93.2

4.09

637

622

3 306

-0.24

18.19

102

310

摩尔多瓦

92.0

6.32

972

354

1 967

-9.61

18.71

70

356

罗马尼亚

91.0

6.54

1 650

1 651

8 406

17.67

1 798

2 139

马其顿

90.5

6.16

2 342

1 785

4 925

-2.68

10.68

102

206

塞尔维亚

90.3

6.33


809

6 203


22.59

450

726

格鲁吉亚

86.7

5.53

1 611

692

3 203

-8.11

16.56

144

449

黑山

85.9

6.05


1 555

7 196


16.55

46

63

阿塞拜疆

84.9

3.15

1 237

655

6 916

-6.16

26.58

634

917

阿尔巴尼亚

82.0

5.67

639

1 200

4 030

6.51

12.88

130

322

华约东欧

95.3

7.07



12 888

5.54

11.70

11 990

305

前苏东欧

95.2

4.32



10 070

-6.34

18.82

22 663

22 419

前南东欧+

91.6

6.27



11 627

2.33

11.55

043

338

合计/平均

95.0

5.20


2 651

10 774

-1.83

15.43

36 696

34 061

表中所列合共23个国家,按政治历史分为三类:前东欧华沙条约集团6卫星国称华约东欧: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东欧本还有东德,与西德统一后,自是另一条命运,此处不计。前苏联东欧10加盟国称前苏东欧: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俄罗斯、摩尔多瓦。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前南斯拉夫联盟6+1国称前南东欧+: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塞尔维亚、马其顿、黑山外加无法归类至少是地理上毗邻的阿尔巴尼亚。1990 前南斯拉夫还在,所属6个国家1990年的人均就找不到数据

小节  经济水平和素质水平


    先来最大致的情形。

相关系数=0.668(已按人口加权)


相关系数=0.698(不按人口加权)

3.6:东欧国民综合素质和人均收入关系


    在国民素质和发展水平之间,东欧国家显然拥有有着一条相当明晰的平均拟合线。素质最高的捷克、斯洛伐克打头,最低的阿尔巴尼亚、阿塞拜疆垫底。

斯洛文尼亚正向超常。负向失常的是前苏的几个加盟国:白俄罗斯、乌克兰、亚美尼亚摩尔多瓦。

东欧2011经济水平上可分三段。人均10000$以上10国5000-10000$6国不到5000的7国全体一起人口加权平均是10 774$。与非西方世界比,已经强出许多。但在西方世界内部,也就比拉丁美洲强11%。比起发达西方那还是四分之一都不到。


大家都知道,1990年以后,柏林墙倒塌,东欧有一个苏东波,所有的国家都经历了颜色革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建立了以西方为模板的市场经济和西式多党普选政治制度。由于这个转型虽然大体和平,但还是太过剧烈,因此得名休克疗法。在1990年代,东国家八个经历了严重的经济衰退,不如说“倒退”。其幅度在40-70%之间。

现在请看下图。注意代表素质水平的绿线。你应当明白,素质水平是人类民族的深层秉性,的变化极慢,不会像经济可能数十年出现天翻地覆迅速增长更不像政治制度,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经历根本的革命。但是它会在一个民族-国家的发展中反复、顽固乃至最终地表现出来是一个民族-国家/文明的真正底蕴


3.7  23国素质水平分布与2012年人均收入



比如在这里,国民素质水平94以上的的国家,除了白俄罗斯,人均全部在1万以上。而素质水平更低的国家,无一例外,人均收入都明显低于1万

中间那一串国家乌克兰到塞尔维亚8个





















浏览(1440) (1)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9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