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新聘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http://blog.creaders.net/u/53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法国大选:希望能“中道而行” 2017-04-21 07:06:24

法国大选丨一位法国华人选民期待的大结局:能“中道而行,不走极端”

来源:上观新闻

2017-04-21 05:59:14 作者:竺暨元

摘要

“中道而行,不走极端”,还是刘学伟眼中的华裔族群特质,也是他对这次法国大选最后结果的期待。

四月的巴黎,春光正好,记者走访了华裔学者刘学伟的家,听他谈谈一位华人眼中的法国大选。

 

“我一贯投中右,这次选举就投共和党的菲永。”在法国住了30余年的刘学伟开门见山,直接给出了自己的选择。对此,他这样解释:“首先,我一直主张中道而行,不走极端,所以也不会选极左极右。其次,我以为,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大陆,过于偏左已经很长时间。所以,欧陆的经济几乎总是不及更右的英美。而经济困难,是西方走衰的第一原因。”

 

刘学伟语速很快,对于自己支持的中右派候选人菲永深陷“空饷门”等一连串丑闻,实在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他不无惋惜地说:“菲永本来是十拿九稳的选情。可今年一月以来,硬生生地被‘空饷门’等一连串丑闻拉下。现在离第一轮投票越来越近,他还能力挽狂澜的机会越来越小。法国这次本来好不容易成熟的改弦易辙的机会可能被浪费掉了。”

 

“那么,现在外界比较看好的马克龙呢?他不是显得更为中间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刘学伟也有自己的担心。马克龙的观点当然并不极端,反而是太过中庸。他的政纲左面拿一点,右面拿一点,弄得好可以两面讨好,弄不好就会两头不讨好。“比如为了讨好企业他要减税,为了讨好选民他还要在这里那里增点福利。一边减收,一边增支,真不知道他的财政如何平衡。”

 

在法30余年,近距离观察并投票参与了法国的多次大选,刘学伟自有一番心得。他把这种西式直接普选,比作一个选秀节目。“为了更有票房,有心人总是期待各种意外越多越好。这其实是制度本身的漏洞。如果选举方式不做重大修改,各种意外永远会层出不穷。”他举例说,上一届选举,左派最热门的候选人是当时的IMF总裁施特劳斯·卡恩,然而卡恩却因为一场纽约“招妓门”与总统永久无缘。他觉得,假设没有这个“招妓门”,卡恩很可能当选总统。

 

回到菲永的“空饷门”,刘学伟表示,菲永的个人操守固然是大有问题,但另一方面,也需要反思这种选举方式,“选举方式太过情绪化,给各种意外留下太多的机会。”他解释说,比如这次左右两大党都进行了初选,右派初选排除了本被多数人看好的更靠近中间的朱佩而选出更靠右的菲永。左派初选排除了本被多数人看好的更靠近中间的瓦尔斯而选出近乎极左的阿蒙。结果是,这两个大党的法定候选人因各自不同的原因被边缘化,很可能都无缘进入第二轮。这可是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态,最终可能只能依靠一个“非正统的暴起的新人”马克龙来阻止极端势力上台。

 

能阻止吗?刘学伟还是比较乐观,在他看来,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当选的几率还是很低。从历史经验来看,即便她能够闯入第二轮投票,也会遭到左派和右派联合抵制,从而以较大的劣势败北。但是在整个社会右转的背景下,左派和右派到底能对勒庞有多大的压制,却不得而知。近来,极左的梅朗雄快速崛起,又平添一种风险,就是极左和极右同时进入第二轮。“那法国的民主就被彻底玩坏,欧洲真正的多事之秋也会提前开启了。”

 

“中道而行,不走极端”,还是刘学伟眼中的华裔族群特质。在他看来,一直以来,亚裔/华裔都是欧洲也是法国的模范移民族群,努力劳动,从不惹是生非,保持着温良恭俭让的形象。正是这种努力劳动,不惹是非的态度,使得华裔在法国有着比较好的就业率和经济实力,也更希望保持稳定。然而,在采访前夕,巴黎恰好爆发了部分华裔青年与法国警方的剧烈冲突。刘学伟说,以往他一直觉得那些事情与亚裔/华裔无缘。可最近发生的事情却有颠覆这个形象的趋势。让他忧心的是,这个一直标榜“息事宁人,以和为贵”的族群为什么也会“宁”不了与“和”不下去?以后欧洲的各族裔之间的冲突会不会愈演愈烈,最后又可能到达怎样一个局面?

 

不过,当前最要紧的还是选出一个靠谱的总统,千万不要再是一个“实在能力太差”的奥朗德。对于即将到来的投票,刘学伟依然存有期待。他对记者细数了自己的三个期待:第一期待,菲永还有翻盘的机会;第二期待,菲永如果不成,希望马克龙不要失败;第三期待,勒庞代表的极右势力,梅朗雄代表的极左势力不要成长得太快,给法国留下五年以后下一次大选还可能留在中道的机会。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浏览(686) (0) 评论(2)
发表评论
刘学伟:法国大选之前两天结果预测 2017-04-20 15:11:22

刘学伟:法国大选之前两天结果预测

主标签






国内某知名电视台采访文字提纲:

1. 您如何评价本次大选几位热门候选人?

这个题目有点宽大。时间有限,无法深入分析背景,只能就事论事,就人论人。

极右派的国民阵线的小勒庞秉承父业。这个家族,这个政党数十年如一日,为他们的“法国人第一”的理念奋斗。长期以来,这个理念在法国处于完全的边缘。但是自老勒庞的女儿马丽娜·勒庞当上主席以来,她竭力让国民阵线的立场和形象温和化。加上整个经济和安全局势的持续恶化,这个党已经逐步摆脱边缘地位。近年的好多次重要选举,该党都得到最多的法国人的支持。只是由于一直以来存在的其它政党的联合抵制(保卫共和联盟),它才一直翻不了身。

马丽娜·勒庞应当会是这次大选的最大赢家,虽然她赢得总统大位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她的基本盘从5年前上一届大选时的17.9%升到肯定20%以上。究竟会升到20几,是观察的第一个要点。第二个要点是国民阵线能把多少人送进国会。估计会有数十席。上届议会该党仅有2席。这个党在稳扎稳打地向前推进。再过五年,如果法国的局势没有实质性好转,该党胜选的机会就会比今天还大甚至许多。

中右派的菲勇本来拟定了一套相当周全的政纲,只是稍显过于强硬。共和党本来这次有极好的机会让法国政坛完成一次完整的向右转。但是这个机会由于菲勇的“空饷门”而错失。

非左非右的马克隆是法国这次选举最大的黑马,现在已经成了白马。如果他不能进第二轮,那才是意外发生。他的政纲左派拿一点,右派拿一点。真的是非左非右,即左也右。大体上在经济上主张自由化,偏右不少。在社会政策上,他还是保留不少社会主义的色彩。这样搞得好,当然是两面讨好。搞不好就会两面得罪。因为他始终没有说清楚这样做需要的大把钱从哪里来。

属于极左派的“不屈的左派”党的梅朗雄是今次法国大选的第二匹黑马,甚至比马克隆还要黑。他在最后这些天的声势暴涨真的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他的口才而不是政纲。

法国这次大选最悲剧的人物非社会党的阿蒙莫属。他现在的民意分数已经是个位,应当是很长时间以来社会党都没有遭遇过的惨状。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继承了奥朗德施政失败带给社会党的必然后果,另一方面是由于他自己的立场已经接近极左所致。社会党的右翼已经由前经济部长马克隆和前总理瓦尔兹分两批大量带走。不过社会党有百年底蕴,将来应有机会复活。

2. 竞选阶段,勒庞的崛起备受关注。是什么原因让民粹主义在包括法国在内的整个欧洲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支持?

极右派崛起有两个主要的原因。第一是经济困难。这个原因也引起极左派的崛起。第二个原因是欧洲遭遇的移民困境。这是极右派崛起的独特原因。

西方的经济不景气已经很长时间了。以法国为例,从2000年以来的16年中,仅有4年的经济增长在2%到3%之间,其余都在之下,甚至负数。而失业率,多年以来则在10%左右徘徊。西方人大肆抨击,说这都是全球化、东方人竞争惹的祸。近年则开始发现其实自动化/电脑化的影响更大。这些这里都不能细说了。

第二个原因移民问题由于政治正确的阻挡,无法往深里说。大概描述还是可以。相当一部分欧洲人认为,是大量来自中东的穆斯林和撒南非洲的黑人抢走了欧洲人的工作,造成了治安的恶化,为恐怖主义提供了温床。

经济困难和移民问题两个因素互相激荡,互为因果,成为极右派崛起的根本原因。极右派提到的第三个原因就是欧盟在处理这两个问题上的无能为力。拆解欧盟就因此成了极右派的第三个诉求。

3. 为什么此次大选被称为法国数十年来最难预测的一次大选?

本来这次法国大选一点也不难预测。由于奥朗德施政的失败,也由于整个欧洲向右转的大趋势,中右派的共和党取中左派的社会党而代之的趋势极为明显。先前呼声最高的于贝民意分最高曾达39%。菲勇在党内初选出线以后的分数也明显超过30%。仅是在今年1月爆出“空饷门”之后,菲勇的民意指数才一路暴跌,到最低15.5%,至今最多回复到20%。不过他的基本盘真的还在。犹疑的一部分人还可能回归。他还没有输定。

勒庞和马克隆的选情一直领先。但勒庞的选情符合右转大趋势,马克隆则是一个异数。他的基本盘不瓷实。

梅朗雄则更是一个新起的异数,他的暴起更短时间,更不瓷实。但至少一时间把局势搅得更乱,似乎出现了一个四马争雄的局面。当然这样选情就更难预测了。

由于选情过于焦灼,意外频出,至今有近30%选民称未拿定主意。这显然更增预测难度。

“”

4. 您预计在第一轮、第二轮投票中将出现怎么样的结果?

判断虽有难度,但还是可以说出一些趋势和可能性。

首先,直至今天,似乎勒庞出线的几率还是最大。因为她的民意分始终在第一或第二,第三第四离她的分数明显有距离。而且她的选民的忠诚度一直很高,最后几天很少可能离她而去。

第二可能出线的应当还是马克隆。

马克隆的民意分一直在第一第二之间,比菲勇高出好几个百分点。但他的选民支持度始终不瓷实。其原因主要还是他太年轻,经验不足和暴起太快,班底不足。他在周日选举中的得票很可能比现在的民意分低上1-2个百分点。

第三个可能出线的当然是菲勇。他的情况与马克隆相反。他的确有道德瑕疵。但他的纲领最周全,他的支持者也最坚定。与今年1月出“空饷门”这个幺蛾子之前的民意分相比,他还有10%左右的潜在选民可能回归。民意测验的答复经常是情绪性的。真正临到投票时,很多人理智还是会占上风。因此最后投票时他的得分比现在民意分高个1-2点是非常可能的。

一减一增,这第二名究竟属谁就有些扑朔迷离了。不过由于现在他们的民意分相差5点,怀疑做了这两项调整之后还是可能补不齐差距。故此我把菲勇排第三。

梅朗雄的民意分与菲勇接近,但和马克隆情形相似,也不瓷实。最后选举时,他的实际得票非常可能下降明显。5年前上次大选,他选前民意分有17%,实际选票只有11%,就是先例。

还有第四种可能就是勒庞因不明原因意外失分出局。这样就可能是马克隆和菲勇进第二轮。

合并情况,最大可能是是勒庞和马克隆或菲勇进第二轮。马克隆进的可能性略大于菲勇。

在这两种情况下,第二轮勒庞必败。马克隆或菲勇会以大比数胜选。

预估勒庞和马克隆胜出的人现在最多。预估菲勇可能胜马克隆的人不多。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是第一变局。

如果勒庞落选,马克隆和菲勇进第二轮,这算第二变局。如此决赛,现在看来马克隆比起菲勇赢面较大。但两轮之间相隔两周,还可能出现变化。

第三种可能性不大的变局就是梅朗雄进第二轮。和另外哪一位配搭都可能。其中最危险的一种是他和极右的勒庞进第二轮。那样法国的选举就彻底玩坏。估计可能性很小。
5. 不管最终哪位候选人当选,法国是否存在像英国一样离开欧盟的可能性?

只要不是极左的梅朗雄和极右的勒庞同时进第二轮,那最终的总统只能是在马克隆和菲勇之间选一。这样,欧盟就是有惊无险,五年之内,不会出现法国退欧的风险。

6. 对于大选后产生的新政府,您预计将会是一种怎样的形式合作/竞争?

如果马克隆成为下一届总统,将在6月11号和18号举行的立法选举就会极为关键。因为议员选举按小区进行,每个小区选一个议员。去年4月6号才诞生的前进党实在资历太浅,它在各个地方的桩脚可以说几乎都没有。当然会有不少人带枪投靠,但那不是嫡系,不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他们的忠诚度会很可疑。我设想,前进党选出来的国会议员不会超过数十个,就算加上贝鲁的Modem的议席,离绝对多数289议席不知差多远。马克隆又标榜非左非右,似乎并不想与传统的左派社会党或右派共和党明确结盟。我真的感觉到,他要想得到议会的多数支持,会非常困难。这些问题,要等到他真的当选总统以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思考和表述。还要等到6月立法选举之后看他确实能得到多少议员的支持以后,才能切实评价。本人非常担心,由于得不到明确的议会多数支持,马克隆的施政将会非常的困难,政府可能非常的不稳定。反对党为反对而反对,是西式政党政治的常态。毕竟执政党的失败才是反对党的机会。

如果菲勇当选总统,那么上述问题恐怕完全不会出现。因为届时即使共和党得不到绝对多数,也一定有相对多数。仅仅靠宪法49-3,他就可以有效施政。形式上,一切照老套路。实质上,就会有许多真正的向右的改革出现了。接下去的5年,法国的经济应能有相当改善。一切更深层的危机的爆发,就可以向后拖延了。

紧急补充

刚才(20号晚9点半)得知,香街发生枪战,警察一死一伤,袭击者被击毙。奥朗德宣布明天早上八点召开安全会议。勒庞和菲勇已经宣布取消明天,也是选前最后一个可以进行竞选活动的一天的预定行程。后天依惯例不得进行任何竞选活动,让大家冷静思考。估计周日的选举尚不至因此推迟。Image result for Fusillade sur les ChampImage result for Fusillade sur les Champ

由于时间和地点都极度敏感,这事当然会干扰选情。估计勒庞和菲勇的选情会有加分。菲勇与马克隆的胜负因此而更加莫测。

简言之,任何突发事件大概都会对右派选情有利,而对左派不利。













浏览(837)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法兰西民主被彻底玩坏已经迫在眉睫 2017-04-17 04:38:14

法兰西民主被彻底玩坏的风险已经迫在眉睫

这个标题是不是耸人听闻?诸君听我道来。上周末的几个民调显示,一直领先的勒庞和马克隆虽然依然领先,但得分都有明显下降,从已经持续了 相当时间的25-26%降到相当平庸的22%。而一直在17-18%之间徘徊的菲勇得到了一点回升,达到19-20%。更惊人的发展当然是梅朗雄的得分近一个月来一路飙升,从10%一直升到与菲勇平齐甚至超越的20%!当然阿蒙出局已经无可挽回。

现在还留在赛场上的4位选手,杀得那是难解难分。因为菲勇的支持者的坚定度一直高出马克隆的支持者超过10个百分点。这样说来,到了选举之日,菲勇的实际得分高出个吧百分点,而马克隆低下个吧百分点都实属太可能。而梅朗雄的支持稳定度虽然也较低,但他的势头好像还会看涨。如此估算下来,至少从今天看,四位进入第二轮的机会真的是非常的均衡。除了勒庞可能把握稍大,其他三位都不好说。

那么笔者说的真正“风险”是什么呢?那就是梅朗雄和勒庞分别代表极左和极右,一起进入第二轮。不仅代表中左的社会党的阿蒙早已出局,代表中右共和党的菲勇也终究无法翻盘。连从正式竞选一开始就一直被看好的非左非右的马克隆也可能栽下马来。波澜一再起伏,最终竟是黑马(马克隆)之后的黑马(梅朗雄)赢得大选!这当然还只是一个假设,但已经确实不是一个无稽之谈。我们还剩下仅仅一周,看局势还可能有什么变动。我的领会是,这次梅朗雄的暴起,是民意在殷勤寄望马克隆之后,再次的焦躁寻觅。只是这次不是向中间找,而是向极端找。法国人好上了极端这一口,可实在是一个恶兆。

梅朗雄是一个典型的极左派:和勒庞一样,他主张谈判后脱欧;和阿蒙一样,主张给移民更多权利;他主张增加公务员;32小时工时制;60岁退休;降低增值税,升高巨富税;逐步放弃核能;第六共和国,扩大直接民主。在笔者看,这些观点,在在都是只顾眼前,处处都和客观需要背道而驰。真要这样做,他一定可以快快地把法国(尤其是经济)搞得呜呼哀哉!Image result for mélenchon communiste

有人说其实比梅朗雄更左的两个候选人才是极左。笔者的说法:他们是极左中的更极左。

希望大家都明白,西式民主的精髓在于中道而行。中左和中右轮流执政,就像司机不时把方向盘左打右打,目的是让车行在道路的中间。一旦猛打方向盘,那就意味着翻车。

法国的总统选举是两轮。这是双重保险。如果第一轮有一个极端派(大家一直预估的是极右的勒庞)闯关成功,那还有第二关“保卫共和联盟”会把她没商量的挡回去。但是如果是极左极右两个极端派闯入第二轮。那这个“保卫共和联盟”似乎就会更多地保卫梅朗雄了。试问,汽车从公路的左边还是右边翻出去,区别很大吗?车上的人不是都会伤亡惨重吗?如果极左和极右同时进第二轮,法国因此也就必有一个极端派的总统。那就是笔者说的“法国民主被彻底玩坏”的确切标志。

有人说,政权在中左和中右之间已经轮换过很多次,问题始终解决不了。可不是得换一剂更猛一些的药方吃了吗?笔者以为,本来菲勇或于贝已经准备好一套很对症的药方,退一步马克隆的也凑合。都是从奥朗德/瓦尔兹所在的中左向必须走的右边走了一大步。但勒庞的路线就向右走太远。而梅朗雄的路线就是从已经错了的中左走向更错的极左。那结果如何好得了?

现在我们再深一点讲背景。法国这次选举,局面大乱,并不孤立。英国退欧、美国选出特朗普,都是在同样的类似的背景中发生。这个背景就是西方的经济不景,西方国家的中产阶级数量在减少,已经坚持了数十年的橄榄形社会形态真的开始向金字塔型退化。现在法国的极左加上极右的基本盘,保守一点,已经占到一半。坚持中左或中右的中产阶级,也就还勉强有一半。当然这个牌就很难玩了。

人们通常把政治派别排成一列,从极左到极右,称作政治光谱。本人觉得,其实更应当把它排成一个圆环。中左中右在前面。极左极右会在后面相接。因为他们的拥趸的社会背景其实非常相似,大都是在社会金字塔底层的低收入者。所不同者:支持极右的,大多是纯欧洲人,包括大量的独立劳动者。支持极左的,很多有移民渊源关系,基本都是受薪者或失业者。

说句实话,竞选舞台上虽然波谲云诡,但一切表演的实质还是在反映基本盘,即社会基本结构的演变。而这个演变本身其实与选举关系很小。用经济和社会统计大数据就都可以算出来。说到底,选举舞台上让人眼花缭乱的演出,其实只是添乱而已。如果社会基本结构从橄榄形向金字塔型的退行演变方向不能逆转。不是这届,就是下届,恐怕等不到再下一届,极端派就必然会在法国上台。正像一家效绩越来越差的公司的股票行市终究会下跌,到头来终会被别家连锅端走一样。

笔者以为,这次若能有一个中右的总统上台,是法国挽回危局的最后机会。经济若能有好转,就可以延缓橄榄形社会向金字塔型退化的速度,就可能还孕育其它方面比如安全和移民问题的转机。可恨菲勇营私坏了大事!可惜马克隆也可能无法替补上阵。当然这些都还未成定局。我们且看这最后一周还能有什么戏剧性场面出现。

如果善用选举技巧,这样的戏剧性场面其实还真有好些种可能出现。

第一种,就是阿蒙与梅朗雄联手。这样,极左必进第二轮,而除非是勒庞被淘汰,(现在看起来,好像也是有一点可能了。)法国民主就是彻底玩坏。

第二种,如果阿蒙与梅朗雄联手,中间派也还有一招可以挽救危局,那就是菲勇也和马克隆联手。这样当然他们可以稳赢。不仅可以赢总统选举,也可以赢议会选举。以后,一方当总统,一方当总理。把政纲调和一下,还真有很大机会拯救法国。

可惜的是,笔者估计,阿蒙作为百年大党社会党的代表,很难低下那个头。菲勇也一样难咽那口(空饷门之)气。而且时间也很可能不够去做这种联合。最大的可能就是大家一起冒(法国之)死玩一次轮盘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笔者还是认为,这四个人中,除非菲勇胜出,余下三个无论是谁胜出,都绝无可能在议会中取得多数,哪怕是相对的多数。现在还真难想象,那三位预设的总统的总理如何获得议会的信任投票而成功组阁。法国可能就会回到第四共和国,每届政府平均寿命不过一年的窘状,甚至更糟。这五年很可能就是白瞎空转。五年以后是不是又会重回中道现在说就是太早了。

梅朗雄想搞第六共和国,想有更多、更直接的民主、更多的比例代表制。本人的看法是,这条路一定行不通。普选总统,的确精彩刺激,但是实在是太过情绪化了。咱们还是看实效:英国、德国的制度是不是运行得更平稳?选举是不是没有那么的过于刺激?他们可没有直选总统。而是民众选议会,议会的多数党领袖就是当然的总理。这样还不会有上段说到的(总统)府(议)会之争。当然议会还得有多数党或多数党的稳定联盟才行。

笔者认为,法国将来的制度要演变,就应当向这样的议会制演变。群众的冲动情绪被隔掉一层。事情就会好办一些。如果政治制度向着更多更直接的民主演进,而社会结构朝着金字塔型演退,那这个更民主的制度坏事的风险只能更大。

卢梭250年前写的《社会契约论》,已经给西方的政体演变规定了一个不可移易的方向,那就是随着社会的越益富裕和越益平等,实施越来越多、越来越直接的民主。可惜的是,如果社会开始走下坡,从橄榄形向金字塔型退化,政体应当如何演变,卢梭当初似乎没有想过。

根据现行的普世价值,其实这个民主制度和社会的富裕程度,和社会结构的橄榄形还是金字塔型,或者和文明传统都毫不相干,它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施诸万代而都灵。”在卢森堡和乌干达都一样。然而事实是这样吗?也许正像福山说的:“这不是我的错,是历史的错。”

风云乱卷法兰西,肉眼凡胎叹雾迷。马克“救星”忧减色,勒庞铁阵惧丢骑。

阿蒙满目应含愧,菲勇浑身尽抹泥。唯有梅郎鸣鼓上,高卢共产似能期。



浏览(2441) (3) 评论(16)
发表评论
【学伟论道】“习特会”和美袭叙 2017-04-10 00:24:39

【学伟论道】“习特会”和美国空袭叙利亚

来源:欧洲时报作者:刘学伟

“习特会”和美国空袭叙利亚这本是两件不相干的事,但让美国故意绞到了一起,我们只好一起谈。习特会一切如仪,本身没有任何意外。(有意外在会外,后面会谈。)中方得到的最大收益是气氛上的。就是特朗普显然不会与中国撕破脸了。习特讨论的细节透露得并不多,比如必要谈的朝鲜问题,人们并不知道就里。就知道建立了四个高端对话平台。知道特朗普接受邀请,今年之内就会尽早访华。那些有限的官方细节真是不用笔者来复述。笔者今天想描述的都是似乎的花边。

比如特朗普的外孙女秀了三种中文,先唱“茉莉花”,再背《三字经》,再背唐诗《登鹳雀楼》。功夫不小。特朗普的第一千金伊万卡让她的三个小孩都学中文,如果不是显示了她对中国的喜爱和尊重,至少也是表达了她对中国前程的看好。看见一张官方照片,伊万卡站在特朗普和习近平两对夫妇的身旁,五人合影。这的确有些非分,难免会招非议。正式宴会时,伊万卡的夫婿库什纳和她本人就坐在习近平彭丽媛的右手。他们俩显然在主导美国对华关系乃至更多的事情。美国人搞裙带,与中国无关。但他们俩对中国显然持友好态度,这对中国而言真是大好消息。笔者觉得这种背景,这个气氛,比那些协议都重要。因为库什纳、伊万卡对特朗普的影响,显然超过任何美国官员。以我看,库/伊两人加起来,就是特朗普的第一顾问,而且是所有要事都管的那种。

特朗普还是特立独行,比如他会在宴会的正式发言中说:“我们已经谈了不少,迄今一无所获。不过我们将会有一个非常棒的中美关系。”他还说了许多中美友好的话语。总之,这次会面达成多少协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种正常的气氛完全化解了特朗普在竞选时摆出的一副要和中国横眉立目、大干一场的架势。请大家不要笑话本人对这种裙带花边如此看重。在笔者看来,有关特朗普的夫人梅拉尼亚的一切消息那才都是无需学者关注的花边。因为她就是一个标准的花瓶。伊万卡可不是。她是一个真正的政治人物,而且一切玩得极为娴熟。除了过于出风头,论到观点立场,真的少有差错。为了不让公众和政界过于惊诧,特朗普在用水磨功夫一步一步把她引入政坛。显然特朗普真是需要他的第一千金和第一女婿。如果特朗普未来四年执政成功,这二人必定居功厥伟。而且笔者认为,特朗普执政整体或大体成功的可能性确实存在的。因为他确实看准了美国存在的好些问题。而且他执政不到三个月,已经体会到就是贵为美国总统,也并不能为所欲为。他的好些乖戾立场,已经修正。比如他对中国的态度,几乎已经180°大转弯。这显然与他身边的大多数人和包括库/伊的力劝深切相关。当然说到底,还是中国的分量本身使特朗普无法造次。

特朗普在晚宴的当中告知习近平,美国开始袭击叙利亚,让习近平陷于尴尬,是这次习特会中唯一的意外。当然肯定是处心积虑。不过这个机会又出现得完全偶然。如果没有两天前的化武疑云,不知特朗普又会找一个什么由头给习近平下马威风。

化武袭击事件本身,本人的直觉是一个偶然事件,最可能是现场的什么可能与战争完全无关的化学品被意外击中,造成污染。当然也可能是哪家造反派的储备物。还有一种可能是有意的栽赃陷害。用数十条儿童的性命做道具,那就真是恶毒。说是叙利亚政府军施放很不合逻辑。因为阿萨德现在已经摆脱困局,胜利在望,实在没有理由,没有动机去惹这一身骚。退一万步他真要使用化学武器,对象也不应当是平民、妇孺儿童,而应当是他必须打击的反对派武装人员。伤害儿童这种事,只有恐怖分子才可能刻意为之。阿萨德再坏,也不是恐怖分子吧?他也应当还是有底线的吧?说是俄国人放的,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俄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普京是一个普受尊重的、负责任的政治家。说俄国或普京会下令施放毒气残杀妇孺儿童,为去达成任何政治目的,完全超出想象。

然而一群西方政要的想象力还是与常人不同。这里还完全没有查清事实,美国就动武了,欧洲的几个应声虫马上就开始站队,当然还只是口头上。这真的让我想起了小布什当年以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的故事。到头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找不着,只需说“我们要推翻独裁”或者“没有萨达姆的伊拉克更好”就可以了。问题是,旁边的沙特也是独裁国家,为什么你不去推翻呢?这些问题,他说有理就有理。这就是超级大国的霸道特权。据说玻利维亚驻联合国代表在4月5号的安理会上,拿出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2003年摇着小瓶子指控伊拉克拥有化武的照片,提醒世人美国的证据并不可靠。但是这并不妨碍美国再次这样做。一样有应声虫。

竞选期间,特朗普批评美国以前几个政府干涉中东事务,酿成无数惨重后果,包括IS的崛起,说得头头是道,赢得无数民心。他要在国际事务上战略收缩,笔者也认为真识时务。现在当然还不能说他就已经全盘放弃了这些竞选诺言,但至少是兆头不好。而且特朗普处处紧缩预算,只有军费大幅增加,也真让世人看不清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本人还是推测,至少是期望,如无进一步事态,(比如找到阿萨德施放化武的铁证。)这次袭击会到此为止,美国不至于就要大规模武装卷入叙利亚内战,重蹈小布什的覆辙。

中国人说“殷鉴不远”,其实已有3000年。西方人说“滑铁卢就在前面”,其实也超过200年。但是利比亚的悲剧就发生在至今不过6年的2011年。卡扎菲的确独裁,的确有好些劣迹,但是把这个独裁者干掉以后,利比亚人民得到了和平民主与繁荣吗?西方得到一个唯命是从的跟班了吗?除了收获一船一船的难民之外,西方又收获了什么?

本人看得清楚,很多人都看得清楚,笔者就是不明白,那么聪明的西方政要为什么就看不清楚,阿萨德一旦倒掉,叙利亚 99%就会是另一个利比亚。哪里会有人把这个国家管得起来。那些反对派有一个成气候的吗?眼看IS就要全面崩盘了,怎么会出这种可能导致功败垂成的糗事?半年前还洞察中东大局面的特朗普,才上台不到三个月就权令智昏了吗?本人深为看好的库/伊搭档也吹不动饭桌风了吗?

世事真的太难料。比如大家都曾预测,特朗普上台后,美俄的关系会改善。但是在莫须有的“通俄门”的压力下,特朗普在这个方向什么也不敢做。这次袭击叙利亚,显然又把与俄国的关系搞崩了。特朗普赢得战术利益,(撇清与俄关系。)但整体战略调整则可能失败。应当是因小失大。

不过有人说,打起来才好呢,中国岂不是又可以赢得多少年的战略机遇期吗?本人还是先心疼叙利亚人民的痛苦,再心疼欧洲又要首当其冲继续遭遇难民潮。中国的机遇,还在其次。笔者很钦佩习主席的表态,中国并不期待这样的机遇。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浏览(1142) (4) 评论(5)
发表评论
亚裔/华裔维权,汪达尔路线不可取 2017-04-05 16:46:50

【学伟论道】亚裔/华裔维权,汪达尔路线不可取

发布时间: 2017-04-05 14:00:04   来源:欧洲时报

4月3号,法国的亚裔/华裔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举行了有6000人参加的大规模集会,表达对遇难的刘少尧先生的哀悼,对法国当局提出了“真相、公正、尊严”三大诉求,对部分媒体的抹黑,部分官员的不公允言论提出有力指责。亚裔/华人社群要求“所有人的安全”,并不企望任何“优先”的态度,得到广泛赞誉。

但是本文中心意思不是这些,而是想要指出,一周以来,部分亚裔/华裔青年,出于义愤,出于多年和平抗争效果不彰的事实,已经提出了一条与亚裔/华裔长期以来坚持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线不同的更加激烈的抗争路线。笔者姑且称之为汪达尔路线。

先解释一下汪达尔。汪达尔是在公元五世纪,罗马帝国衰亡时,突入帝国境内的许多游牧族群之一。他们因在罗马城大肆劫掠破坏而闻名于世,留下汪达尔主义这个历史名词来形容暴力破坏分子。

直到一个星期以前,我们亚裔/华裔一直是习惯于在电视上看到某些族群的少数过激分子在几乎每一次有他们大量参与的集会的尾声发起汪达尔主义的行动。那个白色硝烟弥漫和黑衣面罩(gagoule,gagoulé)青年,漫天飞舞的水瓶、石块、杂物,乃至点燃的燃烧瓶(cocktail molotov) 已经成为世人的法国记忆中无法抹去的悲伤一景。

但是这种场面(除了燃烧瓶),自一周以来,似乎已经和我们亚裔/华裔有了瓜葛。作为同样族群的一份子,笔者当然充分理解这些热血青年的愤懑由来,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他们这样做的理由。就是“别让他们(包括漠视亚裔/华裔利益的当局和欺负亚裔/华裔的那些流氓群体)把我们看成只会打折胳膊往袖里藏的窝囊废。”“只要闹得够火热,奥朗德总统也会来慰问。”不过我要问一句:奥朗德是去慰问了,那些族群的地位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吗?

但是从整体、全局而言,笔者实在是没有办法把这种新局面的出现,看成是一个正面的发展,看成是亚裔/华裔今后要有效维权的唯一或正确出路。

主要理由有两个:

第一、这种事态真的是严重地有损于亚裔/华裔族群在法国所有外来族群中特别享有的模范移民族群的形象。似乎无疑,在未来的年头里,由于非常可能的整体局势进一步恶化,居住欧洲的各族群之间的关系,各移民族群与欧洲族群和当局的关系,都非常可能受到进一步的考验。我们亚裔/华裔族群,由于数量有限,由于天生的体格上的局限,笔者觉得似乎不可能走出一条靠强力自卫自保的路线。本人当然赞成,也提议过广开武馆,强体健身自卫的路线,但这不可能是亚裔/华裔在欧洲自保的主要路线。最主要的路线还是应当与欧洲族群,与法国当局建立精诚合作的关系。要努力融入,而不是自立门户,才是亚裔/华裔在正慢慢来临的乱世中自保的唯一正当出路。

第二、有一个榜样在前,就是犹太人。犹太人在法国的数量恐怕不会比亚裔多到哪里去,他们似乎无声无息,但是人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不可招惹的族群。每当他们的利益受到侵害,哪里用得到他们集会游行示威,当局一定会主动发声,全力行动捍卫他们的利益。在意识形态上,排犹可是严重的政治不正确。比排伊的不正确似乎更甚。但排华或排亚则没有得到这样的政治正确保护。他们何以做到这一点?当然首先是因为二战中纳粹德国杀害犹太人,法国的维希政府政府助纣为虐,留下了原罪有关;更与犹太人在战后全力融入,在政界商界司法界、可以说一切上流社会都占据一个举足轻重的地位有关。大概可以这样说,除了犹太人的餐饮业,几乎就找不到一个犹太人还在从事体力劳动。他们几乎全然就是一个白领的族群。亚裔/华裔在这个方面与犹太人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当然笔者也明白,要学犹太人,道路漫长,根本急不来。但是,如果我们也去学那些粗鲁人群,用暴力去维权,真的是自毁身价,站到我们不应该站到无疑占大多数的主流人群不可能支持的另一边,对我们族群的整体利益,应当是弊大于利。

由于亚裔/华裔的天生良善,其实我们与法国警方的直接冲突实在是有限。对我们而言,警方的最大过失主要就是不作为,而不是迫害。警方绝对是我们应当争取,应当支持,应当尊重的对象。与广泛的警方搞坏关系,对我们亚裔/华裔的整体而言,绝对是一件非常不智也不值的行为。

故此,本人不赞成把警察与杀人犯等同起来的口号。警察杀华人,这次毕竟是一个孤例。以前死掉的华人,都是警察应当保护而没有保护好的良民。我们和警察毕竟不是敌人。

3月26号杀人事件的真相还没有完全明了。警方至少是“严重防卫过当,过失杀人”。若说他是“故意杀人”,好像也不易讲通。现在更重要的似乎是确认警方有一系列过失,(比如不带出警记录仪、不带低杀伤性警具、使用武器强度严重不对称等依警方措辞也无法否认的过失,为苦主争取国家赔偿。)而不是一定要确证警方“故意杀人”。这样双方才能有台阶下。

笔者建议亚裔/华裔社团领袖们在把依然在拘留所的热血青年保释出来之后,和他们苦口婆心沟通交流,建议他们放弃汪达尔路线,一起取走强化的合法维权路线。这样我们亚裔华裔才能在欧洲有一个更好的前路。

最后一点,欧洲整个大局面会如何发展,比如勒庞哪一天是不是真会上台,她又会对移民如何,对亚裔如何?这些事,我们数量有限的亚裔/华裔真的能使出的力量有限,但是也必须不吝使出。马上就要进行的法国大选就是机会。请大家积极投票,支持能善待我们的候选人。退一万步,我们后面还有一个强大而繁荣的祖国,我们不是还有一条退路吗?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浏览(75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