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听大法官Alito关于自由的演讲有感 2020-11-13 21:38:26

昨天晚上,最高法院大法官Samuel Alito 在Federalist Society的会议上通过视频发表演讲,专门谈论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一听再听,真是享受。说实话,我在美国感到最幸运和幸福的就是能够享受无论是从书籍还是从时事中得到的各种睿智的思考,我非常享受在基督教信仰影响下的人类智慧的思想。

Alito 大法官不忌讳谈论在新冠肺炎疫情被整个社会完全justify的各种行政措施,深深地刺痛了左派的神经,却让我感到如沐春风!他提到各种政府行政措施“在新冠疫情期间对个人自由的超乎想象限制(unimaginable restrictions on individual liberty)” ,同时也提到了在堕胎权,同性婚姻,以及宪法第二修正案(拥枪权)等事上不合理的侵犯宗教信仰自由和个人自由的情形。美国社会是个法治社会(rule of law society),在这样的社会,无论是个人,团体还是政府,都承担维护法治的角色(We the people – individuals, institutions, and governments – all play a role in maintaining the rule of law)。没有任何个人或团体或政府可以超越法律,都在法律面前平等,都对同样的法律负责,有公开公正程序执行法律(where no one is above the law, everyone is treated equally under the law, everyone is held accountable to the same laws, there are clear and fair processes for enforcing laws)。

大法官的讲话完全符合美国的法治精神,但是却遭到了左派们的强烈反对,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谴责(注意媒体用的是condemned一词)他的讲话是赤裸裸的党派发言(nakedly partisan),另一位民主党参议员说这个演讲是十足的党派十字军(full-on partisan crusader),更有组织呼喊要求改革最高法院。如果你听了Alito大法官的演讲,你可以明白他说的正涉及到目前美国政治走向——拿走公民手中宪法保证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这些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反对者不从法律角度理解,却从政见角度批评,这才是目前美国面临的严重问题。

在Alito大法官发言快结束的时候,他引用了一段前美国著名法官Learned Hand的一段话作为结束,这段话是:“Liberty lies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when it dies there,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save it;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even do much to help it.”

让我把Learned Hand法官在“The Spirit of Liberty”演讲上的这段话我再引用全一点:

“I often wonder whether we do not rest our hopes too much upon constitutions, upon laws, and upon courts. These are false hopes; believe me, these are false hopes.Liberty lies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when it dies there,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save it;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even do much to help it. While it lies there, it needs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to save it. And what is this liberty which must lie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It is not the ruthless, the unbridled will; it is not freedom to do as one likes. That is the denial of liberty, and leads straight to its overthrow.”

在美国大选前,我个人一直希望川普总统能够有第二任,但是我对美国的未来并不抱多大希望,我认为川普总统即使连任,他在任能做的只能像海明威小说《老人与海》中的老人与大海搏斗的结果一样,老人最后拖回岸的是一句大鱼的头尾和骨架,川总能保住的是美国的法律框架,但是这个国家建立这个法治框架的信仰(如同鱼的生命)离开了,民众变了(只剩骨架无肉,那个法律针对的人群没了)。Learned Hand 看到了这一点,他说,不要对宪法,法律,法庭抱多大希望,自由,在人的心中,如果在那里死了,无论是任何宪法,法律,还是法庭都不能拯救它。当它还在人心中的时候,你不需要宪法,法律,法庭来救它。在人心中的自由不是无理由无节制的任意而行的自由,自由不是你喜欢什么就做什么,那是否定自由,并且直接导致推翻它。

美国的自由,是在美国宪法之下的自由,不是任意而行的放任。如今,左派看见法律成为他们的意愿(will)的阻挡的时候就想推倒这个法律,大家想想是什么结果?——是最后失去自由!

最后,我把大法官Samuel Alito演讲的视频链接在这里,欢迎大家去听,并且请来这里分享你的感受。请从13:46开始播放。


浏览(17393) (892) 评论(4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月饼 留言时间:2020-11-19 13:04:06

对不起啊, 说实话。 一夜之间, 万维大洗牌。

有些人的牌子, 如同那些“大”媒体,被砸的精光。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17 17:00:35

【。。。请支持拜登和支持川普的人回答:“你愿意为你所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命吗?”】


---- 施化把信仰解释成为一种刀枪不入精神。如果选票赢不了,那么就为自己喜欢的候选人牺牲生命。这分明是义和团农民所理解的自由民主。难怪黄川粉要比白川粉激进十倍呢,原来是刀枪不入精神在作怪。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0-11-17 15:40:24

若不信仰上帝,大多数人最终会唯我独尊,当然,一个社团,一个社会,只能少数人能真的实现唯我独尊。

回复 | 2
作者:转个帖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1-17 12:18:47

远方这个“异化”说到了点子上。这个异化在区区看来,不是要做自己的主人,而是要做别人的主人。顺理成章,这些要做别人的主人的货色,必然喜欢中国模式。虽然他们总是梦想着自己是那一言九鼎的金字塔尖,却不料其实是渣渣炮灰而已。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1-15 17:12:34

跟无神论者讨论liberty最终肯定是好死不如赖活,讨论法治最终肯定是王老虎抢亲。中国5000千年的模式,因为无神论者是自己定义自己的盒子,而且这个盒子是以长生不老为目的。西方启蒙的异化只是验证中国模式恐怕是人类未来的模式,因此新歌博的China N.0。只是我认为死亡并不是最痛苦的,一辈子做奴隶才是。西方启蒙实验给人一个幻觉,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的,但是这种幻觉快要被打破了。

回复 | 3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15:02:47

【新歌博好像说反了。按照Hand的说法,liberty精神应当是在宪法之上,而非在宪法之下。】


---- Hand的关于liberty与宪法的关系的立场倒是跟我有些一致。例如我特讨厌中国自由公知所鼓吹的宪政主义,以及过分强调法制的作用。再完善的法制,也不如自律来的更有效。

按理说,美国的法制在世界上也算够完善了。但是能挡住川粉的阴谋论吗?能挡住内战吗?川普拖死狗,拒绝交权是对法制的尊重,还是对法制的蔑视?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11-15 14:46:01

【美国的自由,是在美国宪法之下的自由,不是任意而行的放任。如今,左派看见法律成为他们的意愿(will)的阻挡的时候就想推倒这个法律,大家想想是什么结果?——是最后失去自由!】


---- 新歌博好像说反了。按照Hand的说法,liberty精神应当是在宪法之上,而非在宪法之下。否则就不会有“when it dies there,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save it;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even do much to help it. While it lies there, it needs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to save it. ”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11-15 14:43:39

your liberty ends where mine begins




The right to swing my fist ends where the other man’s nose begins.


Your Liberty To Swing Your Fist Ends Just Where My Nose Begins


回复 | 0
作者:wangqinbichu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15 14:08:04

所以,民主党是自由民主制度下的正常政党,而川粉党则近似邪教,邪教的最大特征就是信徒们愿意为自己“信仰”放弃一切,甚至牺牲生命。自由民主法治需要的不是什么牺牲自己利益而是依法维护自己利益,通过选举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仅是民主社会的政治逻辑,而且也是自由市场的经济逻辑。

回复 | 1
作者:wangqinbichu 留言时间:2020-11-15 14:00:23

他的意思就是,我的宗教比你的生命重要,你死了活该。看来他的宗教够邪门的,与伊斯兰极端分子相差不远了。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12:32:48

【这就是为什么亚里士多德认为贵族体制比民主体制优越的原因。同时也是为什么柏拉图只相信哲学家统治国家的一个原因。大多数基督徒本质上其实都是暴民。只不过没有感觉而已。】

--- 我这里所说的暴民,并非是砸商店的暴民,而是指政治暴民。例如虽然Alito把liberty的道理说的头头是道,但是他却无法回答一些最简单的问题。例如,1 川普到底是一个ruthless guy or not? 2 川普对权利的贪恋,到底是不是“the unbridled will?”3 福音派对川普的支持,是不是“freedom to do as one likes?”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12:19:54

【保守主义的自信,倒是与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形而上学很接近。例如亚里士多德认为,“For man, when perfected, is the best of animals, but, when separated from law and justice, he is the worst of all." 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完美(perfected),就是美国保守主义的心中的那个基于信仰的liberty。】

----- 但是很不幸,用莱布尼兹的话说,美国保守主义的自信缺少理性的充分性(an insufficient reasoning)。例如亚里士多德同美国保守主义liberty的分歧是来自对人人自律的不可能性的怀疑。这就是为什么亚里士多德认为贵族体制比民主体制优越的原因。同时也是为什么柏拉图只相信哲学家统治国家的一个原因。大多数基督教本质上其实都是暴民。只不过没有感觉而已。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12:09:33

【“Liberty lies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when it dies there,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save it;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even do much to help it.”】


---- 汉德是早年库立芝总统任命的联邦法官。我不应该使用COVID-19的例子质问汉德法官,这是不公平的。但是质问Alito是没问题的。

基督教自由主义属于一种乐观理想主义(optimistic idealism).美国保守主义的乐观,首先是来自他们对信仰的自信。即个体自律能力的自信。例如,即便威尔玛超市发生了抢劫,他们也自信不会参与。这也正是为什么托马斯-杰弗逊认为基督教是拯救美国的唯一希望。

保守主义的自信,倒是与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形而上学很接近。例如亚里士多德认为,“For man, when perfected, is the best of animals, but, when separated from law and justice, he is the worst of all." 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完美(perfected),就是美国保守主义的心中的那个基于信仰的liberty。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15 11:23:30

如果把表面的华丽修辞简化,就是一个信仰之争。可以假设这样一个问卷,同时请支持拜登和支持川普的人回答:“你愿意为你所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命吗?”请注意,口头说的不算。比如川普支持者愿意牺牲自己的休息,体力,旅行费用,来表达支持。哪几个拜登支持者能够做到?他们要的是拿进来的利益,不是付出去的利益。总之,事实已经说明,正邪力量不成对比。

回复 | 1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09:45:30

【"…when you assemble a number of men to have the advantage of their joint wisdom, you inevitably assemble with those men, all their prejudices, their passions, their errors of opinion, their local interests, and their selfish views."】

---- 我喜欢富兰克林的一个原因是他有自然科学的功底。富兰克林的观点跟我以前所表达过的一个观点有些类似。与自然物质不同,社会基本上是不可以还原为自由个体的。否则一旦还原,就很难组装回去。或者说,组装成为一个团结的国家。

【当您以集体智慧为目的组装一伙人的时候,您不可避免地在组装这样一群个体,他们冲满了偏见,激情,错误观点,局部利益,以及自私视野。】

说的真好!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15 09:42:43
内战是不可能的。拜登的支持者都是为了好处,川普的支持者可是为了信仰。双方无法对阵。
回复 | 3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15 09:40:31
是的,媒体已经极大扭曲了部分群体的人心。但我对还没有被扭曲的人心有信心。尤其在看到昨天全美的请愿示威以后。
回复 | 6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09:21:48

富兰克林对邦联的liberty constitution“ 的未来宿命不仅没有预设,他甚至是悲观的。


"…when you assemble a number of men to have the advantage of their joint wisdom, you inevitably assemble with those men, all their prejudices, their passions, their errors of opinion, their local interests, and their selfish views." He thought it impossible to expect a "perfect production"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09:12:40

【具体说,即便是未来发生了内战,或者民主共和两党天天打架,那仍然属于liberty的自然宿命。换言之,liberty的伟大之处在于liberty本身。】

---- liberty与结果主义意义下的结果无关。例如国父富兰克林在回答“您打算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的时候说,“A Republic, If You Can Keep It." 大法官Alito的演讲同样充满了“ a liberty constitution, if you can keep it."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09:01:57

【One of the fundamental wills of human beings is surviving, rather than "the way it is" means as defined by the divine version of liberalism or so-called liberty.】


---- 有必要解释一下我这句话的意思。不知道是因为基督教的末世感,还是因为美国的实用主义哲学。总之从美国的国父到大法官Alito,他们的思想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liberty所规定的美国未来,是什么就是什么(The way it is).而与基于生存意志的“体制自信”无关。

具体说,即便是未来发生了内战,或者民主工行两党天天打架,那仍然属于liberty的自然宿命。换言之,liberty的伟大一之处,在于liberty本身。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11-15 06:38:42

大法官alito的讲话,我估计,在座的听众对liberty的涵义是有共识的,因此他没有展开讲。我认为人们对liberty或者freedom,简单就翻译成自由,首先要明白,自由是每个人的权利还是人自己想要达成的一个state状态,爽一爽。 以前在讨论自由和上次聊万维是否有言论自由的时候,我举过一个例子。在我看来人活着,就好比活在一个盒子中,在盒子中的言行谈不上自由,而是在盒子边缘的言行可以判断自由是什么。这个盒子对信上帝或者不同宗教的人来说,就是他们各自信的神的教义,对无神论者来说,要么是孔夫子的己所不为,要么是法律,要么是道德。 对一个国家和社会,盒子边缘是否提供due process,也就是违反了盒子边缘的规矩或者法律,或者教义,或者社会道德,违反的人是否被给予充分的辩护权利,是否会被一棍子打死。

西方启蒙到了当今这个阶段,完全处在异化状态,也就是believe in self相信自己到了有很多团体,tribe意识完全无视本来的盒子是什么,更谈不上遵守盒子边缘的规矩了。 这样,盒子边缘就变成了我以前提出的后丛林阶段的现象。 对西方来说,这是杀死上帝的后果,尼采,司汤达,陀斯涅夫斯基在19世纪就预判到了这种后果,对其它如中国历史和文化来说,恐怕对right权利的体验还从来没有过,有过的也只是达到某种state,爽一把状态,很短暂的体验。这些现在混合在美国,简单来说,神,启蒙也就是理性,包括无神论进化论,东方文化,如中国的孔夫子的德,一个大混合。我想连大法官alito都是羞羞答答大谈liberty,而不敢提god了。顺便说一句,rule of law法治。美国国会是立法机构,如果美国国会由上面三类人组成,那么这三类人立的法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显然也是一个大混合体。这样的混合体说的好听一点是文明,还没有发生暴力之前,我认为已经是meta-violence了,说的不好听的话,就留下了各种腐败勾兑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西方deep state是如此强大的根本原因。

回复 | 3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0-11-15 05:27:24

【“Liberty lies in the hearts of men and women; when it dies there,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save it; no constitution, no law, no court can even do much to help it.”】


----- One of the fundamental wills of human beings is surviving, rather than "the way it is" means as defined by the divine version of liberalism or so-called liberty.

How about COVID-19?Will American people be saved by the liberty bell alone? Not only there is no single factual-level evidence so far to indicate that divine liberty has been working before, but also it is more and more clear that the liberty defined by American conservatives is falling apart with a speed quicker than most people have imagined.

To be honest, I have never seen a clear and explicit connection between liberty and God, there are a lot of self-explanations of such though.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11-15 03:42:21

【美国的自由,也就是liberty,到底是什么?有没有人有兴趣在这里探讨这个?】

---- liberty,简单来说,就是关于自由的一个神学版. 即,liberty is a divine version of freedom。或者再简单些,liberty就是在排除了所有同圣经教义相矛盾之后的liberal。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11-15 03:32:32

在黄川粉当中确有几位令我尊重的。例如aya和新歌博。无论观点有多么大的分歧,只要在听玩了与自己不同观点后不愤怒,不删贴,不拉黑。。。这就足以令人尊重了。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0-11-15 01:22:22

"liberty到底是什么?"

你有答案吗?就算你心里有一个,它跟我心里那个不太一样的时候,你准备怎么办?我想美国到现在为止也就是解决了这个怎么办,而没有找到终极答案吧?因此它允许你留着你心里那个,我也留着我心里那个,放心,不会有人因此变成砸锅被打了板子。至于在一段时间里,往哪边多偏一点,就看报数的时候哪边人多了,不过你可以放心,两边一直以来都是平分秋色的。以后大概也是如此吧?直到找到终极答案?须知在美国一百年前的自由里,没有同性恋什么事,也没有有色人种什么事。因此改的时候,很多人比死了亲妈还难受。想拦的人多了去了,可惜没拦住。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年轻人的价值观也是觉得越来越难以认同,然后只能拼命说服自己,这是因为自己老了,决定世界潮流的力量,真可能还是在孩子们手里?因为假如时光倒流几十年,反对同性恋合法化的人里边,很可能也有我。还是那句话,把时间的尺度稍微放长一点,可能就更容易看清谁是顺势而为,谁是逆流而行了吧?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0-11-14 20:35:43

谢谢大家参与讨论,我今天时间有限,不一一回复。美国的自由,也就是liberty,到底是什么?有没有人有兴趣在这里探讨这个?

回复 | 1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0-11-14 18:46:08

问题的本质是,在现有的制度安排下(这个安排肯定有瑕疵)产生的结果(无论谁赢)。你准备接受还是不接受?如果以制度运作有问题来不接受,理据似乎不够充分,因为假如这也行,全世界的老百姓岂不分分钟都有权利造反?可如果还是决定接受制度安排,似乎川普已经没希望了吧?用尽了制度安排下的手段,结果还是输,他应该认输走人还是造反?我认为他可能很不情愿,但应该还是不敢造反吧?

回复 | 2
作者:kshdjj 留言时间:2020-11-14 17:38:10

川普于12日在没有证据下声称计票机器公司Dominion将全国270万张投给川普的选票删除或转给拜登,但美国国土安全部也于同日声明指出"本届大选是是美国史上最安全的选举",没有证据显示有任何投票系统删除、减少或者窜改选票,与任何舞弊情形。

一名幕僚表示,"当川普深思未来的总统路时,虽然他很清楚大局已定,但与其要认输,他宁可抱著一个又一个如浮木般的不可能剧本,让他继续留在白宫"。


回复 | 0
作者:must 留言时间:2020-11-14 16:50:43

任何自由都要付出血的代价,不是空谈可以换来的民猪裆正在煽动暴力“革命”。

回复 | 3
作者:tree123456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11-14 13:59:55
作者:fangbin留言时间:2020-11-14 11:59:07

你口中的美国左派,不是自由主义者?

====

所以,他不懂, 左派与左翼之间的区别.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