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93,60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帅(四) 2014-08-26 19:06:44

 

 

 

(共识网)

 

 

林彪在1949年前的所作所为,大家看法大差不差,基本相同。而1949年后的所作所为,大家看法则大相径庭,甚至截然相反。贬者,一贬到底。褒者,崇拜之至。在当下,只要不违法,贬褒任何人都无所谓。可楞要把挺清楚的事说成是谜,就有些不地道了。比如,秦皇帝的焚书坑儒。毛泽东是肯定的,老百姓中的文化人是否定的,如果过来个高人,摇头晃脑的掰活说,此事是个谜,太多细节需要研究研究,再下定论,表明上挺明事理,因为几天前的事,其细节都可能搞不清楚,几千年前的事,其细节不是谜才见鬼。可实际上,是司马昭之心,实在不地道。林彪也同样,如果您要论证他每天吃的是啥,放几个屁,与叶主任有无床笫之为,等等等等,估计那永远是个谜。可做为一个政治人物,林彪的所作所为,基本没什么谜可言。大人物与咱小人物不同之处,在于人家是大事小事都关心的,在大事的上对错,关乎他们的一世是否英明;而个人小事上,表面上说不在乎,而实际上,您如果一旦开罪了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咱小人物一般是只关心小事的,比如宇宙起源、国家兴亡、单位如何发展、公司如何盈利,如此等等,基本是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无论是虚情假意也罢,正话反说也罢,反正与自己没球关系,只要甭扣薪水、别让下岗就得。可在个人小事上,您不计较都不行,比如,说您欠单位或公司的钱,要克扣您的薪水。您不理论理论是否是有其事,或理论理论数额大小,无论是虚情假意也罢,正话反说也罢,任凭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您不是学雷锋学过界了,就是神经不正常了。更甭说,如果诽谤(不是说)您夫人与领导或其他人红杏出墙,您不但不动刀子或对簿公堂,依旧是无论是虚情假意也罢,正话反说也罢,任凭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最起码也能证明,您不是个man

咱林彪林付统帅是个大人物,所以大事小事都不含糊。从小事上说,连叶主任没下嫁他之前,是不是处女,都要闹到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去,难怪惹得咱聂元帅聂荣臻发火(见李雪峰回忆文革)。当然,此时的林彪还没升格为付统帅,还没有那个公安六条,否则,咱聂元帅也只能忍气吞声。从大事上说,自打49年起至九一三止,林彪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一个明显的政治轨迹,就是从以老百姓利益出发到鼓吹个人崇拜个人迷信,最后,在自己出了大力的文革中,因权力争夺,身败名裂。林彪49年后的政治生涯,不外这几件大事,抗美援朝,高岗饶漱石事件,59年庐山会议,七千人大会,军队革命化(毛选四个第一五好等等),反彭罗陆杨,反刘邓,九大,九届二中庐山会议,九一三事件。 抗美援朝,林彪从老百姓利益出发,反对出兵朝鲜,不管结果如何,但反映了那时的林彪,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老百姓。当然,与那时的社会存在不无关系,那时还是市场经济,还不是极权社会,全社会上上下下,大家还能各抒己见,那时的毛泽东,尽管有最终决定权,但是离一言九鼎相去甚远,不像后来,把偌大个白龙岛给了越南,谁敢说半个不字。高饶事件,让林彪看到最高权力争夺的险恶,此后,林彪处人处事的出发点,与老百姓的利益越来越没关系。59年庐山会议就甭说了。七千人大会,咱这位林付主席滔滔不绝讲了几个钟头,实实在在的涉及了老百姓的利益了吗?根本没有,其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毛泽东最英明,其他人瞎捣乱。在当时的情况下,咱党的常委们有两个极端,一个是林彪一个是陈云,同为副主席,在七千人大会上,一个慷慨激昂,一个一言不发;可而后的西楼会议上,一个没参加,一个在会上实实在在的分析了当时的困难,并提出了实实在在的解决办法。正是因为如此,一个愈发深受毛泽东的恩宠,一个被毛泽东斥为右倾,淡出权力核心。如果说59年庐山会议,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还仅仅是个开始,那七千人大会上林彪的那个讲话,使得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个人迷信,业已登堂入室了。军队革命化,本来是件天大的好事,但是把它弄成了仅读一个人的书,仅听一个人的话,仅做一个人的好战士,而这个人又是终身领导,那与君君臣臣没什么两样。所以,林彪推动的那个军队革命化,不过是使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个人迷信进一步升华,而毛泽东对林彪,更是依靠有加。那时的社会存在,计划经济已经遍地开花,正向各个领域延伸,由当官的组成一竖,其他社会成员组成一横的、倒T形极权社会也已形成,宪法法律也已被践踏在脚下。在军队革命化运动的推动下,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个人迷信,在咱国全社会一浪高过一浪,而后的文革,不踏浪而来,都对不起那个时代。从反彭罗陆杨,直到九一三事件,都是在文革中,而此时的极权社会中,权力的争夺与更迭,尤其是最高权力的争夺与更迭,和老百姓基本不搭嘎了。所以才出现,号称是自己教育自己的群众运动,可无处不在的,却是尔虞我诈、阴谋诡计。各级当官的命运,由其上层直至最高权力者决定,当部分老百姓对部分当官的不满或冲击,符合其上层直至最高权力者的意图时,您就是左派是造反派是革命群众;若相反,您是右派保守派甚至是反革命是没跑的了。尽管最终的划线,在于是否效忠于毛泽东,可其标准,也仅决定于毛泽东本人的取舍,哪怕您一颗红心再永向他,他老人家不认可,那您算是拍在马腿上了,不被踢得头破血流,算是万幸,而因此丢了性命的,不在少数,林彪只是其中最佼佼者。这即是那个倒T字形极权社会的必然产物,也是那个用阶级斗争”“两类矛盾替代宪法法律解决社会矛盾的必然产物。

九一三事件估计是个永远的话题,因为在这里,表面上的光明正大,亲密无间,无限热爱等等等等,与骨子里的争权夺利,尔虞我诈,阴谋诡计等等等等,形成鲜明对比而且共处一体。这对于小说家、剧作家、八卦学家等等,是个可无限挖掘的金矿,日后的丰厚利润,指日可待。至于九一三事件,对于老百姓来说,不过是开了眼,看到原来自己不过是被运动的对象;而上层也绝非如同表面上涂抹的那样红艳艳,其内部争权夺利,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一应俱全;起的作用,是老百姓对毛泽东的绝对个人崇拜个人迷信,开始降温。至于有人拿九一三事件的细节是谜为借口,进而说九一三事件是反对文革的,那实在是罔顾事实了。别的不说,就说林彪与邓小平,同样身处文革,同样位居过副主席,同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同样与毛泽东顶了牛,可罪名,一个是叛国投敌,一个是右倾翻案反文革,为什么,就因为您林彪表面高举小红书,实际上暗藏杀机;而人家邓小平光明正大,大刀阔斧进行整顿,给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毛泽东不是傻瓜,给邓戴上翻案反文革的帽子,再次打倒,是因为邓搞整顿的所作所为,尽管仅仅是触动了文革的皮毛(有些连皮毛都算不上),可实实在在是冲着文革去的。而林彪不过与王关戚”“杨余傅一样,仅仅是在权力争夺中被牺牲的棋子罢了,把他定为反文革,实在有损自己的英明,不贻笑天下才怪。当下一些人,好像有了什么新发现,楞要说林彪是反文革的,最后也只能以贻笑天下收场。

细节决定历史。此话有理,但不全面,起码细节决定不了历史的根本趋势。历史的根本趋势,是社会的合力决定的。以九一三事件为例,如果林彪出逃的座驾半路抛了锚;或座机临飞出了故障,甚至登机的梯子断裂,咱付统帅上不了那个三叉戟”;再极端点,咱这位付统帅在九届二中庐山会议上一言不发,如此等等,能根本改变林彪的命运吗?改变不了。其根本,在于那个倒T字形的极权社会形态,在那个宪法法律荡然无存的时代。只要您身居权力的顶端,掺和权力的运行,对权力的你争我夺不可避免;阶级斗争”“两类矛盾为解决争端的理念与方式方法,不把对手弄成阶级敌人,起码是路线错误,争端无法告一段落;而那个倒T字形的极权社会形态,使得谁必须是那个被牺牲的棋子,只由倒T字形最顶端的实际掌权人——毛泽东说了算。所以,当为文革都出了大力,立了大功的林彪江青之间,为权力产生摩擦矛盾时,毛泽东除了和稀泥,就是在哪个对自己权力威胁最小、如何加强自己权力的原则下,在两者之间选择其一,这不过是咱国几千年来,君君臣臣的老套路。在外人与亲人之间;在其党羽日剧丰满、且有实权的人与没有多少党羽、且没有多少实权的人之间;在社会上有威信且如日中天的人与没威信必须依附自己的人之间;等等等等,是个傻瓜都知道应该怎么选择。所以,没有九届二中庐山会议的那个讲话,林彪江青之间的权力之争仍不可避免,林彪在文革中的下场,即便不会像刘少奇刘主席那样被经过精心治疗客死他乡;比起王关戚”“杨余傅也好不到哪里去。林彪为毛泽东个人崇拜个人迷信,建功立业的过程,也是为他自己身败名裂铺就好了无可回头的奈何桥。

正话反说,是个人都有此能耐,无论小老百姓还是大人物。正话反说,其目的,是让听者明白自己是在说反话,如果听者根本听不明白您在正话反说,其情况只能是:一 听者都是傻瓜。二 你的能耐智商有问题。任何正话反说,不是古德巴赫猜想,用不着几十年,上百年的猜想,而且是有时效性的,时过,您的正话反说有个屁用。如果某个大人物的话,几十年后被人发现是正话反说,那无疑是历史学或考据学的重大发现。如果正话反说,咱亿万军民,尤其是咱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出现的伟人都没听出来,几十年后才被人发现了真谛,那此人实在是堪比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出现的俊才了。以林彪为例,他哪些话是正话反说,哪些话是正话正说,如果有个或一群有志者,把它们梳理成书,分门别类,比照清晰,讲明白是在什么情况下,为什么是正话反说或正话正说,那真是对咱国咱党历史的一大贡献,说不定还能申请个类似诺贝尔奖或吉尼斯纪录什么的。当然,其前提条件是,您或您们必须先摆呲明白,您或您们自己,哪句话是正话反说,亦或正话正说,否则,一切依旧是一盆浆糊,所有人,包括有志于此者,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在当下,林彪那些为树立巩固毛泽东个人崇拜个人迷信,所讲的话,已经失去了种种光环。此时,楞要说林彪那些肉麻的话是正话反说,即是对林彪本人的不尊重,也是对咱国历史的亵渎。

2014.8

 

 

 

浏览(59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