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93,71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海媒体给马屁精们上了一
堂良心课
2020-02-27 00:28:20

作者 |  王晓明


正文:


前几日,易中天写了一篇《武汉铆起,马屁精滚开》传遍大江南北。


其中有一段:


马屁精是土特产。每到国难当头,他们就会不甘寂寞地跳出来舞文弄墨,标准动作则有两个:一是把丧事办成喜事,二是吹捧领导人。

比方说:纵做鬼,也幸福。

比方说:含泪劝灾民。

比方说:感谢你,冠状君。

再就是:书记和县长眼里的血丝织成了迎春的花卉。


有人问我,易中天写的这些比方说,说的到底是什么。


第一个:纵做鬼,也幸福。写的是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汶川地震时,他以死者的口吻写诗感谢:“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纵做鬼,也幸福。”后来,文坛就称王兆山为王幸福。


第二个:含泪劝灾民。写的也是汶川地震时,作家余秋雨“含泪劝说灾民”,不要去关注豆腐渣建筑,而是要感动,并且将这种感动的氛围传递下去。


第三个:感谢你,冠状君。写的是此次疫情,有些文人没有底线竟感谢病毒,写了一首《我要感谢你,冠状君》。



第四个:书记和县长眼里的血丝织成了迎春的花卉。也是此次疫情,这句话来自黄冈市政法委的一位干部写的一首对领导吹捧的诗。讽刺的是,当地出了一位一问三不知,最终被免的卫健委主任唐志红。



这个世界,没有骨头的文人很多,他们无法担当知识分子应有的责任;当然,也有挺起脊梁的作家。比如写这篇
《武汉铆起,马屁精滚开》的易中天,比如湖北省前作协主席方方。


方方在1月31日发文提醒湖北同行:




面对灾难,作家、媒体人,如何保守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良知,上海的媒体人或许给了我们答案。


就在前几日,武汉医生李文亮不幸逝世时,新民晚报头版刊文悼李文亮医生。湖北省前作协主席方方还特地夸奖上海媒体的勇敢 ,说全国媒体独一家。


标题为《让公开透明的阳光刺破病毒雾瘴》。




文中称:


只有确保疫情和相关信息的公开透明,才能遏制谣言的传播,才能恢复公众的信心,才能科学地施策,才能告慰李文亮医生的在天之灵。


让信息公开透明的阳光,刺破病毒的雾瘴。


23日,上海的《新民周刊》发表《上海学界发表重磅文章,反思新冠疫情中暴露出的十大问题》这是官方传媒第一次如此深入的发表反思文章,而且是有广度,有深度。


直面问题,句句要害。上海媒体人就是敢说敢做!敢当敢为!


问题一:国家重大公共卫生疫情向公众报告不够及时、有度, 初期科学防控预案缺乏。


问题二:公共卫生和疾病防控体系建设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


问题三:应急响应机制难以应对威胁人民健康的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


问题四:科技创新成果基于临床问题导向的针对性不强, 数据共享及转化应用渠道不通畅, 缺乏相关安全等级实验室。


问题五: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医疗供给和战略储备不足。


问题六: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暴露出的一些干部专业化能力不足及缺乏循证决策能力的短板。


问题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舆情应对和舆论引导能力存在较大缺陷。


问题八:疫情发生后“次生灾害”研判和应对体系有待加强。


问题九:生态文明理念缺位, 野生动物市场监管乏力。


问题十:民众的公民素质和科学素养亟待提升。


上面十个问题每一个都值得探讨,在一片宣传与歌颂的喧嚣中能有如此反醒的文章,是上海人民的骄傲,也是全国人民的幸运。


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武汉媒体也如上海媒体,报社的老总都是有担当的,是有良知的合格新闻人,在疫情刚开始时,就有记者介入调查,公诸于报端,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般地吗?


新闻业就是整个社会的布谷鸟。新闻媒体必须要有力,记者有力则国民力,国家有力,否则社会容易陷入“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境地。


良性的社会需要批评质疑的声音来纠错,正如健康的森林需要啄木鸟来清除害虫,而不是光有赞美与歌颂,假如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特别是面对灾难时,更不能只唱赞歌而不质疑、反思。抗疫过程中的“感人事迹”我们要展示,正能量要颂扬,但不能违背人性,背离伦理,更不能仅停留于此。为了更好的前行,监督、质疑、批判与反思更有价值。


有些人批评上海媒体,现在是众人一心阻击病毒的关键时刻,媒体人不应节外生枝,但是别忘记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最好的处置手段就是事情预防,事中监督与批评,事后反思。


事中不监督与批评,手段与方法就可能偏差,走错,有些人就想蒙混过关。如果不监督,某会可能现在还有些物资在仓库没送到医院。如果媒体只宣扬与歌颂,把丧事办成喜事,那么在一片锣鼓声中就遮盖了问题。


不得不说,上海媒体,有责任、有担当、有良知。


此次疫情,易中天、方方、上海媒体人给马屁精们上了一堂良心课!


浏览(498) (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