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兰冠云的博客  
......  
https://blog.creaders.net/u/590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没有民主,何来的法治? 2013-01-20 16:04:35

许多人认为,中国今日最急迫的是那遍地的贪腐,最需要的是厉行法治;而民主与否属于政治上的主义之争、意识形态之争、不实用,可以缓议。


主和法治是可以分割的两码事吗?表面上看起来,奴隶社会也会有法治,封建皇权社会遇上了清官明君也会有法治,好像法治与否跟民主是两回事。其实不然。现代共和制国家都规定了政府最高领导人要由人民直接或间接选举产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也不例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 宪法的字面意思就是至高无上的法律”、“根本大法”,只要中国要迈向法治,首先就必需落实宪法。落实了宪法里的人民选举,就向民主化的进程迈开一大步。因为依照中国的法律,中国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民主体制的国家。在一个真正的共和国,民主和法治与生俱来,不可能有脱离民主的法治。


这些朋友一定会说:“先不要扯上政治体制,我们当务之急的只是刑法上的法治、是惩处贪官的法治。只要严格执行刑法,把贪官都给抓起来,就可以肃清贪腐了。”一个国家的法治可以分割吗?当宪法被当成一块破布任意践踏时,还会有神圣的民法、经济法、行政法或刑法吗?这种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像中国这样一个专制的集权国家,官员的任命产生不是真正来源于人民选举,而只是上级的指派;国家的最高行政权力来源于一个小集团的黑箱作业和密室分赃。各级官员当然“只唯上”,哪能“唯法”? 而一旦最高层的小集团本身也腐败了,“上梁不正下梁歪”, 法纪就荡然无存。


今天的情况恰是如此,上层的太子党家族业已普遍渗入各行业的资源分配,如何指望中央领导人都来大义灭亲整顿吏治?而各级官僚只要自己的后台够硬、天线够高,何必顾虑民意?所以抢笔的省长能升官;贪官的情妇都可以“从床上被培养到主席台上”。各出千奇百怪荒诞不经的新官场现形记天天登场。在一党专政下,即使最上层的小集团尚未腐败,他们又岂敢大刀阔斧地砍伐其腐败的基层组织,自毁根基?所以,最终形成的就是今天这样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贪腐政权共同体。


有朋友很着急:中国的反腐不难,从公开领导干部的个人财产做起就好了。其实这简单的建议早几十年就开始被提出了,每次在中央政治局都被否决。问题很简单:政治局领导人本身的财产都是见不得光的,岂能作法自毙呢?反腐败只能嘴巴讲讲、做做样子,不能当真的。所谓的反腐成果多数丢出的只是权力斗争中的失败者。当各级官员都已普遍腐败了,如何靠腐败的官员来反腐?结果必然是越反越腐败!


一定有人质疑:“谁说一定要民主才有法治?中国古代的封建专制王朝不也有‘文景之治’、‘贞观之治’这样的清明廉洁的时代?” 我们这些朋友的期望并不高,中国若能够回到类似的封建大治时代也就满意了。可惜,今天连这种低层次的愿望都已经不可能了!正因为中国不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它的政治只能重复历代王朝治乱循环的周期,而且业已步入晚期。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太多了。金观涛和刘青峰的《兴盛和危机》一书早就阐明了一个规律:王朝早期的改革通常卓有成效;中期的改革效果一般;而晚期的改革只会加速灭亡。因为早期的王朝其腐败才萌芽,此时可以有效地治理并获得显著的社会效益;而王朝晚期的腐败已经普遍化突破临界点了,此时再来反腐败,只会越来越腐败,加速自身的灭亡。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假共和、真专制的政权,由于拒绝民主,恰恰正重坠末期王朝的陷阱。


1945年,黄炎培与毛泽东对谈时说:我生60多年,耳闻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毛泽东自信满满地相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这说明民主与法治的依存关系对于中国人早已不是啥新论。可惜,毛泽东对权力这春药索求无度,靠权术和暴力夺取政权后更鄙视民主为碍手碍脚的废物,以至于他建立的政权急速坠入周期律的魔咒,而且比过往的封建王朝都更快。这是莫大的讽刺和悲哀。而许多中国人今天还在民主之外寻找法治之方,幻想专制下的严刑峻法可以在这共产王朝的晚期遏制腐败,实在是智识的退化。


要遏制贪腐,要落实法治,中国只有走向民主化一途。让权力真正来源于民主选举,让权力接受民主监督,权力才有可能被严格地限制为公共事务的代理权。这样中国才有法治的一天。离开了民主谈法治,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注定是一场春梦。

------------------------------------------------------------------- 

作者:williaml 留言时间:2011-01-11 06:41:06
If a police officer on New York City asks you to lie on the floor, but you refuse to do it, then your mother will very likely have to prepare for a funeral service for you. This is exactly the law and order. Get it???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1 08:59:21
WilliamL, how many times have you had to lie down in front of NY police in order to survive through today? Police does not always order people to lie down on floor.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星辰的翅膀 留言时间:2011-01-11 09:24:22
短时期看来,出现一个严刑峻法的政治强人的可能性要大于中国的民主化监督机制的建立,因为中国的形势和中国人的心理状态都适合这个。民主制度的根基,中国文化里没有,需要长期的和西方文化冲突交融,恐怕不是一两代的事情。

替博主回答MustaphaK一下。“假共和、真专制的政权”共党垮台,带来的还是“假共和、真专制的政权”,博主不是为了反共而反共,博主很清楚地倡导民主的体制,只要共党愿意接受游戏规则,它照样可以在政治舞台上玩,但现在的共党垄断了舞台,不许别人玩,很霸道。要是你的朋友这样和你玩,你早就不干了,像你这样的人脑子不够清楚还以为共党是个好的伙伴呢。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1-01-11 09:24:59
民主,法制,其中有个程序问题的。魔鬼是隐藏在细节里的。中共也说自己是民主的,是中国特色的民主。可没一个中共党人能说明它的民主程序。
法制,意即以法制国?若论律法,那更是必要有程序来保证其公正。
我觉得中国最缺少的是道德信仰教化;保证民主,法制得以按程序实现的是人;有公民意识的人民。公民有权利,也有义务。
网上老看到愤青们防着美国要侵犯中国;其实老美怕死中国了。若要占领中国,老美肯定不怕中国的飞机,导弹,与大量美钞,那都是老美玩惯了的玩具。老美怕的是14亿刁民。它怎管得过那么众多的无道德束缚而有公民权利的刁民呢?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1 10:54:56
星辰兄和pumbaa的评论都表达了对中国人民主素质的忧虑。我认为这种素质的缺乏本身就是长久专制的结果。专制出奴才,但另一面出刁民。没有人甘心作奴才的,所以有机会就成为了刁民。

民主素质决定了民主的质量。比如台湾就中不溜秋的,但也不错了。大陆和台湾的人民本来文化一样,素质也该差不多,但这些年共产党的愚民教育和不公义的统治导致了大陆人的素质大幅下滑。

然而,素质也可以培养,真要民主化可以开始训政教化以培养素质。犹如游泳一样,不下水永远学不会。我对于民主化的过程看法,更多的写在之前的“民主不会天下大乱“一文中。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金湖 留言时间:2011-01-11 11:27:10
这一次冠云错了。法治同民主并无必然的相关关系。商鞅时代,秦国的法治比现在的大多数民主国家力度更大,更彻底,当一个人犯法时,即使你是那些法律的制定者,也不能违反。商鞅就是死于自己制订的法律。商鞅被秦惠王治罪仓惶出逃,秦国百姓中也有人同情商鞅,但他制订的连坐法,使得秦国无人敢收藏他,最后他死于车裂。秦国的法治不可谓不严厉,不可谓不成功。然而,当时的各诸侯国却没有一国的民众愿意做秦国的臣民,为什么呢?因为秦国信奉野兽化的价值观,法治越严,其兽性越重,其政治也越野蛮。秦国能够征服其他六国,靠的就是这种法治化的兽性。因此,当六国被征服,这种兽性失去用武之地时,秦国很快就灭亡了。

要长久地赢得人心必须依靠文明的价值观。法治只是社会管治的手段,只有当这种手段同正确的价值观相结合时,才能建立起一个文明的社会。否则,错误的价值观同严格法治的结合只会产生更大的错误,导致更多的罪恶。

民主则是一种生活方式,反映的是一个社会的政治生活观。中国人不采用民主的生活方式,有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原因。其核心在于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中没有人权意识,而人权是民主的核心基础。马丁·路德·金之死彻底改变了美国人的民权理念,导致相关法律改变,马丁·路德·金日成为美国全国性的节日。与马丁·路德·金之死具有同样的意义的,甚至更大意义的孙志刚之死却没有在中国引起多大波澜,当局也只是把几个直接当事人枪毙了事,但整个社会并无什么实质性变化。也就是说,中国人仍然认可中共这种对本国公民的种群歧视观及法律法规,中共政府对自己的行为也没有任何检讨谢罪表示,认为只是那几个当事人的事。一个连自己的基本人身权利都不知道维护的民族,他怎么可能采用“民主”的生活方式呢!

冠云可能会辩护说,那是中共强压的结果。事实是那样的吗?并非如此。大量事实可以证明,专制和腐败是中国人喜欢的主流生活方式,而并非中共的专利。中国人人人都想做“人上人”,并不把别人看做是与自己平等的人。中国人人人都想称王称霸,除非做不到。一个电视机你称画王,我喊彩霸;一个最佳演员而已,也要影帝影后;一碗方面而已,也要恬不知耻叫“面霸,面王”;中国人无论办什么事,一起步就找关系送礼送钱等等,这可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中国人生活的主流,这样一个民族,怎么可能采用“民主”的生活方式呢?!

所以,我一再说,中国人不改变自己愚昧落后的价值观,不懂得尊重人不懂得维护自己的人权的话,就不是一个民主不民主的问题,而是文明不文明的问题。不尊重人是中国一切政治灾祸的来源,也是中国走不出黑暗的根源。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1 12:40:48
金湖兄如果细心的话,应该注意到我在文首特意解释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法治。 这两个时代不存在民主问题,法治和民主可以分割。但所有共和制的国家没有不主张民主选举的,否则谁有资格做领导人?所以,挂共和制招牌的国家,要么假民主(如中国)要么真民主。中国共产党死也不承认自己不是个民主政府。只要是共和制的国家,民主和法治就是统一的(当然,不是“同一”)。

不能说是中国人不选择民主的生活方式。中国人有过选择的机会吗?把民主叫得震天响的共产党当权后给人民选择权吗?中国人好人情和特权,但台湾不也民主了?所以,关键还是执政党的引导。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少说两句 留言时间:2011-01-11 23:25:16
精神病人一向多疑牵强附会,这是典型症状。我观察重金属日久,此人完全符合。

博主不必删贴,完全可以留着展示。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金湖 留言时间:2011-01-12 00:18:56
我完全理解冠云的意思,只是你似乎还是没明白我所说的“价值观”的意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选择什么样生存方式取决于主流价值观。忽视价值观去谈民主就是建空中楼阁。你说中国人没有选择民主的机会显然不符合历史事实,中国至少有过三次大的历史机会。一次是辛亥革命后国民政府的建立。一次是抗战胜利后的重庆国共和谈。一次就是中共获胜之后的一九四九年。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夺权时喊的都是民主口号,都靠民主大话上的台,可是最终都是离民主一次比一次远,为什么呢?是国民党、共产党的那些领袖不懂民主理论吗?你看看国民党、共产党四九年之前讲的那些民主理论,其水平绝不在今天的“民运”大佬们之下。而且国共两党都建立了“共和国”,可为什么中国就是民主不了呢?并非国、共两党成心就想骗人,而是国共两党从下到上,压根就不认为民主比专制更好。民主不过是国共两党追求特权的一副道具。

正如我前面所说,民主体制得以建立的基础是清晰的人权意识和平权思想。中国人骨子里就没有尊重人的意识,相反,唯我独尊的思想却根深蒂固。中国人根本没有平等思想,权贵意识却是冥玩不化如染毒瘾。中国现在根本就没有民主的土壤。

冠云还有一个明显的错误是把共产党同中国大众主流割裂开来看待。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共产党不仅是中国人,而且他们的确代表中国人的主流意识。最为重要的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中共是当今中国人中最优秀的部分,是中国人中的精英(尽管这些“精英”在文明世界看来是Goons and Thugs)。中国如果有一天能够走向民主走向文明的话,那么这种主要的力量最可能的来源是中共内部的分化,即倾向民主的党内力量逐渐占上风,同马列毛告别。只要中共党内仍然保持一致,也就是中国的政治精英们仍然选择特权专制价值观为制度基础,那么中国的民主化就没有出路。这种情形就如同玛雅国王和印弟安酋长要坚持他们的土著文化一样,结果是要么被灭亡,要么慢慢消亡。中国是个大国,可以自立,不大可能被灭或消亡,但很可能仍将在专制铁幕的黑暗中挣扎下去。

同是中国人的台湾实现了民主化,这没错。但台湾的民主化有其特殊性。台湾的国民党面临着来处内外的强大压力。一是来自其主要盟国美国的压力。台湾不民主化,美国如何利用台湾打压中共?二是,面临来自岛内的强大压力。国民党作为一个外来政权,失去大陆后独力难支,必须得逐步争取当地势力的支持,否则将逐渐失去执政基础。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选择李登辉作接班人,是对本土势力的让步,实属无奈之举,否则国民党有可能会被本土势力彻底推翻,连做合法在野党的机会都没有。三是国民党面临来自大陆共产党的强大竞争压力。台湾地域狭小,人口有限,如果不能在政治文明上胜过大陆,它无法立足。把共产党同国民党的位置调一下,共产党也会做同样的事。

总之,中国能否实现民主化,将取决以主流意识为基础的精英们的价值选择,如果中国的政治精英们仍然不肯戒掉专制毒瘾,那中国的民主化就没有希望。至少有一点是肯定无疑的,海外“民运”和法轮功之类假民主、假宗教,假人权组织,绝不是中国民主的希望所在。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2 01:12:17
谢谢金湖兄的深邃见解。

我想我们讲了几个不同方面的问题:一是中国人能不能够搞民主,二是中国人喜不喜欢民主,三是中国政府会不会民主化。

第一,不管台湾民主化的诱因如何,它搞起来了,而且搞得不错。这个至少说明了中国文化也可以实行民主,中国文化基因里并没有根本排斥民主的东西。

第二,至于中国人喜不喜欢民主,我认为当权的人肯定不喜欢,而未当权的肯定喜欢。当然,几千年的文化惯性下来,即使价值上认同民主的也会有下意识排斥民主的做派。至于中国人会不会支持民主化,这全靠执政的引导了。在专制体制下,大众肯定是谁赢了就倒向谁。如89年,有一阵子中央媒体支持学运时,全国人民就都出来为民主摇旗呐喊了。共产党员们也是一样,多数基层党员对民主的态度也就是跟着中央走了。

第三,如果今日中国领导人是如赵紫阳一样有眼光的人,就可以启动民主化。可惜不是,估计也不大可能再会有了。这一点我跟你一样悲观:中国会在专制铁幕下继续挣扎不知到何时。如果愿意,可以说这些个体领导人的自私浅见后面有文化的因素。但这不能改变对他们的应有谴责,和敦促他们迈向民主化。正因为文化惯性厉害,我们要督促得更紧迫。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把民运组织和法轮功作为倡导中国民主化的代表人?还常常要跟他们划清界线而给民主泼冷水? 大家都应该来作民主的旗手,不要让那些“民主不适合中国”之类的谬说成为主流思想,这就是我的心态。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伊萍 留言时间:2011-01-12 16:47:20
兰先生的文章和评论都说得很在理。我记得我出国前国内就已经讲法治讲了一阵了,没想到到现在都过去二十多年了,还是停留在讲的阶段。在中国目前制度下要实行法治已经证明不可能,要真正实现法治就必须先改政治制度,因为一个以保证坐江山为目的的制度不可能会让法大于政府。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2 18:26:16
完全同意伊萍的看法。悲哀的是这二十年不仅中国的政治没进步,中国人的思想也没有进步。当看到最近一些博文说中国不需要政治改革、加强法治就好了,我真是惊讶得难以置信。有民主才有法治本来只是基本常识而已。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david 留言时间:2011-01-13 01:54:01
我提一个stupid问题:什么是民主?是选举吗? 所有独裁者都有90%的民意支持. 本人浅见: 民主应体现在对少数的包容.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3 12:54:03
谢谢david。 我认为民主包括选举和权利制衡机制。民主也要避免沦为多数暴政,所以要保障少数人的权利和自由。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金湖 留言时间:2011-01-14 01:13:38
答David:

你说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少数者的宽容。一个文明的社会,其政治原则必须体现对每一个人的包容。每个人的人权都要得到尊重与保护,这样的社会才是文明的社会。体现这一精神的原则叫Universal Rule(中文可勉强翻译为“普世原则”)。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则叫Majority Principle(即多数原则)。许多民主主义者搞不清这两者的关系,以为多数即民主,这是天大的误解。多数原则必须在首先尊重Universal Rule的前提才是合理的,可接受的。也就是说,行使多数原则时,不可以跳过Universal Rule。共产主义及其共产党,法西斯及其他极权专制主义之所以犯下那么多惨绝人寰的反人类罪行,其根源就在于此。跳过Universal Rule,无论是赤裸裸的极权专制,还是打着各种“民主”旗号的共和制,都不能避免对人权的侵害和践踏。对“少数人的宽容”实际是对所有人的保护。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金湖 留言时间:2011-01-14 01:15:52
冠云所说的几个问题归结起来实际只是一个问题:中国能不能民主化?
从理论上说,这不是问题。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都可以民主化,采取民主的生活方式,而且也应该采取民主的生活方式,因为民主是人类迄今为止可以找到的充分体现人权的生活方式,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大方向。但是,只认识到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拿已经实现民主化并建立起比较成熟的民主机制的西方国家来说,美国、加拿大、西欧、北欧,各有各有的特点,并不是整齐划一的。美国是典型的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加拿大、英国是两权分立,北欧则是更趁向三权统一的社会民主制。概而化之地谈民主法治,太过简单粗浅。

下面就你谈到的几点说一下我的看法。
第一, 台湾实现民主化不能说明中国文化适宜民主。道理前面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台湾实现民主化乃是国民党迫于强大的内外压力,面临生死存亡的情况下作出的让步,与中国文化是否适宜民主无关。事实上,台湾民主化后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国会及大选中的那些丑陋表现已经作出了很好注脚。在议会那样严肃的政治场所,全世界看到什么呢?话筒、臭鞋子横飞,精彩的武功表演,从桌上打到桌下•••;民主化后未进行过几次选举,但已经两次子弹横飞了。虽然这种公开的打斗,较之中共的暗箱操作也算是一种进步,但这样的“民主”对大陆有说服力么?要知道,大陆有数千名“议员”,数百万军队,还有庞大的核武库,如果议会出现这样的局面,那可就不是丢几只臭鞋子,相互拉拉扯扯的问题了,后果如何,不堪设想。

第二, 一个国家的制度是由政治精英决定的,而不是由普罗大众决定的,冠云难道连这一个基本常识都还没弄清楚?既然当权的政治精英们都不愿意民主,那他们怎么会“引导”下面的人去搞民主呢?我的天,冠云难道就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第三, 关于赵紫阳,我同冠云有不同看法。赵紫阳对于参加学运学生的人道态度应该肯定,他的确也曾经有政治改革的意图,但是,你说他有眼光,我却不敢苟同。赵紫阳是个治事好手,但却不是一个有远见的成熟的政治家。如果他成熟一点,他应该知道邓小平及其背后的中共实力派才是实现他政治改革目标的主要力量,而他不仅未看清这一点,却反而相信手下一帮无知书生的煽动而同老邓决裂,断送了中国一次难得的改革进步的机遇,最后害了自己,也害了老邓,说赵是一个十足的政治蠢才,一点不为过。年轻的学生们无知可以理解,但历经磨练到达那样高位的赵紫阳竟然也如此的幼稚,不能不让人感叹中华命运的多舜。

同打着民运旗号,却干着反人权反民主糟事的海外“民运分子”划清界限是必要的,那不是给中国的民运泼冷水,而是同向民运泼污水的行为分清界限。比如魏京生之流。刘晓波得诺奖,魏京生不爽不支持也就罢了,但这斯却去指责刘晓波,顺带连诺委会也批了,那意思诺奖非授给他才理所当然,或者给谁要由他说了算才合理,好生霸道,这是民主精神吗?!当年,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当口,这家伙竟然组织人去抗议示威,要求美国施压拒绝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他那仅仅是反共吗,你相信这样一些人如果上台他们会关心人权会实行民主吗?
提到法轮功这样的组织,只不过想提醒像冠云这样热忱的民主主义者,中国还有为数不少的人,他们宁愿相信法轮功,中功等这样装神弄鬼的反科学反民主组织,也不会去参加民主活动,并非反共者即民主者,这是中国社会的另一个现实。
现阶段中国还搞不了民主,这不是一个谬说,而是一个事实判断,或者说是关心中国民主进程的人必须面对的现实。冠云也同意,现在中国在台上当权的政治精英们并不想搞民主,事实上他们正在大力反“普世”,决意同民主对着干。此外,海外的“民运”虽然反共,但用的本质上还是当年中共反国民党的路子,只不过比之当年的中共要更低劣。其他非共群众组织如法轮功,中功及国内屡禁不止的家庭教会等,也都不是致力于推进中国民主化的组织。那么我想问冠云,中国的民主力量在哪里呢?冠云说,“未当权的肯定”喜欢(民主)。那我只能说,冠云你太想当然了!台下的人“想搞民主”同那些不当权的人“想廉政”是一样的情形。一个中原大省的交通厅,三任厅长先后落马,少的贪污受贿千万,多的过亿,哪一个上台前不是廉洁口号喊得振天响。中国确实有人对腐败深恶痛绝,但那是在他们没机会腐败的时候。这就是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所以,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有点认识的人都应该很清楚,所谓“不当权的想民主”之说,实际是自欺欺人。
那么中国的民主是不是就完全没有出路了呢?当然不是。中国要民主化,或者更广义地讲要文明化,有很多事可做。遗憾的是,并没有多少人愿为此作出切实的努力。我可以举几个重要的事项。第一项是国内的人权问题,或者扩大点说是民权问题。民主只是民权的一个方面,民权得不到保证,无以谈民主。而民权的核心又在于人权。没有清晰的人权意识,公民人权得不到充分的尊重与保障,民权就没有根基。人权由三个基本的层次构成:第一层为财产权,第二层为自由权,第三层为生命权。如果财产权得不到保障,则人的自由权就可能受到威胁。如果自由得不到保障则生命权就会处于危险之中。遗憾的是中国目前不仅财产权得不到有效保障,自由权也随时可能被剥夺。因此,生命权也时时会处于威胁之中。典型的例子是前面谈到的孙志刚事件。本来孙志刚事件是中国民权史上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是促进中国民权的一次重大契机。但是非常遗憾,国内外的华人反应却很有限,尤其是海外的民运人士们,近乎漠不关心,不能不令人感到悲哀。第二项事是台湾的统独问题。作为一个独立于中共之外的有实力的华人政治实体,台湾是在政治上唯一可以同中共掰一掰手碗的反对派。然而,台湾无论当权派还是在野派都鼠目寸光,根本没有志向同中共较一较劲。他们只想寻求独立,在独立不成的情况下则只求自保,维持现状。这再次印证了我的判断:中国人并无明确的民主诉求。否则,台湾为什么不反向提出自己的统一主张呢?武统得不到任何一方的支持,中共坚持武统就是逆天而行。和统才是正道,而和统台湾占居绝对优势。在坚持民主制的基础上统一,不仅可以保住台湾的民主成果,而且也将彻底地改变大陆。为什么海内外民主主义者,不督促台湾走这条光明大路呢?第三项是香港的普选问题。如果说华人人权、民权意识落后,错过孙志刚事件带来的重大机遇。如果说台湾华人鼠目寸光看不到民主和平统一对他们自己和整个中华民族的重大意义的话,那么海内外的民主主义者为什么不强烈支持香港的普选呢?香港实现普选对于中国的民主化具有深刻的意义,而且香港人有明确的民主诉求,中共也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阻止,为什么海内外的华人不一致强烈支持香港人民的这一诉求呢?结论只有一个:中国到目前为止并无清晰的人权意识,没有成形的民权观念,因而也没有明确的民主诉求。一小部分民主主义者鼓噪民主只是说说而已,没有多少中国人弄清楚民主到底是怎么事,也没有几个人真正去做。

所以,“中国目前还搞不了民主”是一个事实判断,而不是一个理论谬说。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4 21:16:35
(冠云所说的几个问题归结起来实际只是一个问题:中国能不能民主化?)

我本文讲的只是“没有民主,何来法治?”这一简单常识,金湖兄引申得太多了。

(从理论上说,这不是问题。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都可以民主化,采取民主的生活方式,而且也应该采取民主的生活方式,因为民主是人类迄今为止可以找到的充分体现人权的生活方式,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大方向。但是,只认识到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拿已经实现民主化并建立起比较成熟的民主机制的西方国家来说,美国、加拿大、西欧、北欧,各有各有的特点,并不是整齐划一的。美国是典型的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加拿大、英国是两权分立,北欧则是更趁向三权统一的社会民主制。概而化之地谈民主法治,太过简单粗浅。)

研究政治学的人一定会比你我都讲得更专业。对于坐不上飞机的人,口水横飞地分析坐空中客车、波音、直升飞机。。。 头等、经济。。。的优缺点好像还没大必要。

(下面就你谈到的几点说一下我的看法。
第一, 台湾实现民主化不能说明中国文化适宜民主。道理前面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台湾实现民主化乃是国民党迫于强大的内外压力,面临生死存亡的情况下作出的让步,与中国文化是否适宜民主无关。事实上,台湾民主化后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国会及大选中的那些丑陋表现已经作出了很好注脚。在议会那样严肃的政治场所,全世界看到什么呢?话筒、臭鞋子横飞,精彩的武功表演,从桌上打到桌下•••;民主化后未进行过几次选举,但已经两次子弹横飞了。虽然这种公开的打斗,较之中共的暗箱操作也算是一种进步,但这样的“民主”对大陆有说服力么?要知道,大陆有数千名“议员”,数百万军队,还有庞大的核武库,如果议会出现这样的局面,那可就不是丢几只臭鞋子,相互拉拉扯扯的问题了,后果如何,不堪设想。)

我在“民主不会天下大乱”小文里提过这个问题。议员打架好过干部打百姓、警察打嫌犯。不要跟共产党一样放大去看这问题,美国的民主也经过议会打架时代。台湾的民主化给台湾社会带来的进步可以问问台湾人,他们多少人愿意回到两蒋时代?台湾的议会不就没有动用军队打仗吗?

(第二, 一个国家的制度是由政治精英决定的,而不是由普罗大众决定的,冠云难道连这一个基本常识都还没弄清楚?既然当权的政治精英们都不愿意民主,那他们怎么会“引导”下面的人去搞民主呢?我的天,冠云难道就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我不喜欢这里用“政治精英”这个称呼。他们只是掌权者。你还是没分清愿不愿意和应不应该的区别。你看我文章,我从没有相信过共产党会愿意民主化。我只是说,他们应该引导国家民主化。

(第三, 关于赵紫阳,我同冠云有不同看法。赵紫阳对于参加学运学生的人道态度应该肯定,他的确也曾经有政治改革的意图,但是,你说他有眼光,我却不敢苟同。赵紫阳是个治事好手,但却不是一个有远见的成熟的政治家。如果他成熟一点,他应该知道邓小平及其背后的中共实力派才是实现他政治改革目标的主要力量,而他不仅未看清这一点,却反而相信手下一帮无知书生的煽动而同老邓决裂,断送了中国一次难得的改革进步的机遇,最后害了自己,也害了老邓,说赵是一个十足的政治蠢才,一点不为过。年轻的学生们无知可以理解,但历经磨练到达那样高位的赵紫阳竟然也如此的幼稚,不能不让人感叹中华命运的多舜。)

政治家不同于权术家,不是权术争夺的成功者才叫政治家。政治家是清楚知道国家的正确的政治发展方向。邓决不是政治改革的力量。后知后觉地说,赵紫阳应该熬到邓死后再举事,犹如邓熬到毛死后、李登辉熬到蒋经国死后。赵的政治眼光和抱负就可以算是政治家,虽然他是权斗的失败者。

(同打着民运旗号,却干着反人权反民主糟事的海外“民运分子”划清界限是必要的,那不是给中国的民运泼冷水,而是同向民运泼污水的行为分清界限。比如魏京生之流。刘晓波得诺奖,魏京生不爽不支持也就罢了,但这斯却去指责刘晓波,顺带连诺委会也批了,那意思诺奖非授给他才理所当然,或者给谁要由他说了算才合理,好生霸道,这是民主精神吗?!当年,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当口,这家伙竟然组织人去抗议示威,要求美国施压拒绝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他那仅仅是反共吗,你相信这样一些人如果上台他们会关心人权会实行民主吗?
提到法轮功这样的组织,只不过想提醒像冠云这样热忱的民主主义者,中国还有为数不少的人,他们宁愿相信法轮功,中功等这样装神弄鬼的反科学反民主组织,也不会去参加民主活动,并非反共者即民主者,这是中国社会的另一个现实。)

可参看我的“我支持王丹、柴玲这般民运渣滓”一文。我们信奉支持的是民主的理念,而不是某些民运人士。我不会因为厌恶某些民运人士而否定民主。不要因人废言嘛。即使魏京生他们这些人,我更多的是同情他们。因为从共产党监狱出来的人大都已经被折磨有精神或心理疾病了。严格地说,许多坐过中共监狱的人都已经不适合作领导人。我们更多的是应该谴责共产党,而不是谴责魏等等。

(现阶段中国还搞不了民主,这不是一个谬说,而是一个事实判断,或者说是关心中国民主进程的人必须面对的现实。冠云也同意,现在中国在台上当权的政治精英们并不想搞民主,事实上他们正在大力反“普世”,决意同民主对着干。此外,海外的“民运”虽然反共,但用的本质上还是当年中共反国民党的路子,只不过比之当年的中共要更低劣。其他非共群众组织如法轮功,中功及国内屡禁不止的家庭教会等,也都不是致力于推进中国民主化的组织。那么我想问冠云,中国的民主力量在哪里呢?冠云说,“未当权的肯定”喜欢(民主)。那我只能说,冠云你太想当然了!台下的人“想搞民主”同那些不当权的人“想廉政”是一样的情形。一个中原大省的交通厅,三任厅长先后落马,少的贪污受贿千万,多的过亿,哪一个上台前不是廉洁口号喊得振天响。中国确实有人对腐败深恶痛绝,但那是在他们没机会腐败的时候。这就是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所以,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有点认识的人都应该很清楚,所谓“不当权的想民主”之说,实际是自欺欺人。)

你讲的三任厅长的例子更说明了民主制度的重要性。中国的问题必须用制度来解决了,而不是再去重复历史的治乱周期律。

“现阶段中国还搞不了民主”这句话的意思要分析地讲。如果是说因为共产党政府自私不愿意搞民主,我完全同意。但不要因为共产党政府不愿意,民主无望,我们就不要主张民主了。那不是傻了?如果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中国人的素质不适合搞民主,一旦搞了民主必定天下大乱,那就大可议了。“不当权的想民主”当然不是说不当权的都具有民主素质。在专制体制下,人民如何天生地具有民主的素质?美国人是先有了民主素质而后才实行民主体制的吗?制度先要用国家无论来保障实行,而后人民长期生活在这体制下,才能培养出民主素质的。

(那么中国的民主是不是就完全没有出路了呢?当然不是。中国要民主化,或者更广义地讲要文明化,有很多事可做。遗憾的是,并没有多少人愿为此作出切实的努力。我可以举几个重要的事项。第一项是国内的人权问题,或者扩大点说是民权问题。民主只是民权的一个方面,民权得不到保证,无以谈民主。而民权的核心又在于人权。没有清晰的人权意识,公民人权得不到充分的尊重与保障,民权就没有根基。人权由三个基本的层次构成:第一层为财产权,第二层为自由权,第三层为生命权。如果财产权得不到保障,则人的自由权就可能受到威胁。如果自由得不到保障则生命权就会处于危险之中。遗憾的是中国目前不仅财产权得不到有效保障,自由权也随时可能被剥夺。因此,生命权也时时会处于威胁之中。典型的例子是前面谈到的孙志刚事件。本来孙志刚事件是中国民权史上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是促进中国民权的一次重大契机。但是非常遗憾,国内外的华人反应却很有限,尤其是海外的民运人士们,近乎漠不关心,不能不令人感到悲哀。第二项事是台湾的统独问题。作为一个独立于中共之外的有实力的华人政治实体,台湾是在政治上唯一可以同中共掰一掰手碗的反对派。然而,台湾无论当权派还是在野派都鼠目寸光,根本没有志向同中共较一较劲。他们只想寻求独立,在独立不成的情况下则只求自保,维持现状。这再次印证了我的判断:中国人并无明确的民主诉求。否则,台湾为什么不反向提出自己的统一主张呢?武统得不到任何一方的支持,中共坚持武统就是逆天而行。和统才是正道,而和统台湾占居绝对优势。在坚持民主制的基础上统一,不仅可以保住台湾的民主成果,而且也将彻底地改变大陆。为什么海内外民主主义者,不督促台湾走这条光明大路呢?第三项是香港的普选问题。如果说华人人权、民权意识落后,错过孙志刚事件带来的重大机遇。如果说台湾华人鼠目寸光看不到民主和平统一对他们自己和整个中华民族的重大意义的话,那么海内外的民主主义者为什么不强烈支持香港的普选呢?香港实现普选对于中国的民主化具有深刻的意义,而且香港人有明确的民主诉求,中共也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阻止,为什么海内外的华人不一致强烈支持香港人民的这一诉求呢?结论只有一个:中国到目前为止并无清晰的人权意识,没有成形的民权观念,因而也没有明确的民主诉求。一小部分民主主义者鼓噪民主只是说说而已,没有多少中国人弄清楚民主到底是怎么事,也没有几个人真正去做。)

民主化从维权开始,这并不是没有人在说在做。比如,我的博克下转贴的公民记者华泽的故事,还有国内的胡佳、郭泉、郭飞雄、腾彪、艾未未等等。结果呢?不也是一个个等着进监狱?高智晟为法轮功维权就不是维权吗?但没有用的,最终还是“没有民主,何来法治”这一道理。“在民主的基础上两岸统一”是个和香港的普选问题,海外的民运不是没有说过,但海外的除了讲一讲,能作多少?当大陆人动不动狂傲地扬言武力统一的时候,台湾人的心早就冷了。说他们自私也可以,但如果你是台湾来的你会怎么想?当大陆人都说中国搞不了民主、不需要民主,台湾人还要去担负民主的十字架?

(所以,“中国目前还搞不了民主”是一个事实判断,而不是一个理论谬说。)
我的主张实际上很清楚。把话要说清楚,就不需要无谓的争论。许多时候争论是由于定义或逻辑不一二引起的。“中国目前还搞不了民主”这话如果是说:“中共政府不可能愿意民主;只要中共政府不愿意民主,谁都不可能在中国落实民主”。那我同意。但千万不要把这话混淆成“中国人没有民主素质,所以中国还搞不了民主”。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4 21:27:13
上面回帖写到以民主统一两岸的时候有漏句。特补充与此。这一问题我最近在德孤博克下有过小讨论:

http://blog.creaders.net/haikuotiankong/user_blog_diary.php?did=76415

这是逼中共民主的少数筹码之一,可惜,大陆人首先要改变霸权的心态,才有可能赢得台湾人的心。喊打喊杀了这么多年,人家还乐意谈统一?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david 留言时间:2011-01-16 23:56:01
谢谢冠云,金湖的指教.
同意"有民主才有法治". 有法治无民主那是包青天.
同意"民主包括选举和权利制衡机制". 没有"选举和权利制衡机制"就一定不是民主. 但有了"选举和权利制衡机制"就是民主吗? 会不会是个"高仿"? 这又回到"什么是民主?"
想了很多, 方向是金湖兄说的 Universal Rule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谢谢)
民主的反面是专制, 独裁, 寡头政治 -- 让人觉得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 我认为正相反. "专制, 独裁, 寡头政治"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赶净杀绝, 是多数人容不下不同思想.
如果这个论点正确, 那民主国家的要素就是包容少数. 组成国家的国民必须包容不同意见.
所以我同意“中国人没有民主素质,所以中国还搞不了民主”, 但要加"目前":“中国人目前缺少民主素质,所以中国还搞不了民主”。
海外民运各派互不包容. 网友互相谩骂. 大陆人"拍砖", 台湾人"呛声". 都是要不同意见 "收声" shut up.
什么时候多数人接受"我不同意你的话, 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民主就可以实现了.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blueskytoot- 留言时间:2011-01-18 01:40:54
说实话,这个万维上面的讨论我都没多大兴趣去看了。在这里口口声声追求民主的人们其实都没搞清楚民主的本质是什么---正如上面说的--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捍卫你发表意见的权利. 比如那鄙视五毛,就是一活脱脱的比独裁者更独裁的人--容不得半点说中国(共)好话的人--一个只会骂别人五毛共狗中共流氓拿中宣部钱之类的下三滥的话人,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人还懂得什么叫民主什么叫普世价值,我更无法想象这样的人要是通过民主方式掌权了会怎么样。中国的问题太多,以目前的国民素质而言,连个村长选举都那么多贿选,还能怎么搞?台湾搞民主选举其实搞了几十年了,从60年代就开始做到了县长直选,老百姓也有几十年的选举经历。大陆的民主化进程需要更长的时间,人口,文化,经济都是制约中国快速实行西方民主的因素。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金湖 留言时间:2011-01-18 01:55:34
看来,我说的半天还是白说了。最后再说几句:

“没有民主就没有法治”不是常识,而是中国民主主义者常犯的一个常识性错误。没有人权就没有民权,没有民权就没有民主,这才是民主常识。

中国目前还搞不了民主不是因为民众的素质问题,而是价值观问题。也就是说,在现代人权观念得到普遍接受,民权超越官权成为立国之本之前,中国是实现不了民主化的。

看了很多象冠云这样热忱的民主主义者的文章,对于中国民主主义者在政治上的幼稚,理论上的模糊,逻辑上的混乱,我常常还是会感到震惊。这不禁让人感叹,中国的民主化之路的确还任重道远。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18 21:10:31
金湖兄:"没有人权就没有民权,没有民权就没有民主,这才是民主常识。" 这话如果读仔细了说,应该是:民权是人权的体现;民主是民权的体现。你见过哪个没有民主的国家却有人权?当民主的体制没有确立的时候,人权如何捍卫? 依照你的逻辑,世界上应该 有一些国家有现代意义的人权却没有民主。可惜没有。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david 留言时间:2011-01-20 20:19:31
几年前, Law and Order 看多了, 突然想到, 中国的司法实践, 如"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 "勿枉勿纵", "以事实为依据, ", 等, 与美国的司法实践是背道而驰的. 给一家中国网站写了博文, 介绍"取证之责在原告", "取证过程须合法" 等. 以为是把美国的好东西介绍给中国.
网友一针见血:"你说的只有在三权分立的国家才能实行". 那就是说只有民主国家才能实行. 原以为是个单纯的司法问题, 却牵出不想理会的国家政体问题. 正是冠云兄所说的没有民主,何来的法治? 这还不是一个常识那么简单, 很多人讲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 讲法制就是铡陈世美. 就象blueskytoot说的那样, 连个村长选举都搞不好. 慢慢来吧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20 23:14:01
David 和 blueskytoot 讲的农村选举的问题,我认为有以下问题可以思考:

1。 开放选举的村长并不是农村的行政负责人,村委书记才是大拿。
2。 当选举是半儿戏的时候,并不关切实质利益的时候,贿选更容易发生,因为小红包都比一个虚头巴脑的儿戏选举实惠。
3。 光强调选举,而没有强调权力监督;使选举的意义大打折扣。
4。 中共并没有真心地推动农村选举。走过场而已。
5。 即使今日的台湾还有贿选问题,但可以逐渐解决。贿选是刑事罪行,如果认真查起来,自然会收敛。

民主不可一蹴而就,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david 留言时间:2011-01-22 02:09:32
制度和观念大概就是千里之行的俩条腿.观念提高一点,带动制度改进一点. 制度改进一点, 带动观念提高一点.

[删除这条评论]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1-01-22 11:00:56
David讲的很对,观念和制度是两条腿。我正在写一篇“民主素质从何而来?” 就有这个意思。

[删除这条评论]

浏览(5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兰冠云
注册日期: 2012-02-07
访问总量: 467,86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这不止是制度性的歧视
· 温家宝临行打了漂亮的仗
· 请关注朱承志和王登朝
· 毛泽东的民主大忽悠
· 评价毛泽东没有那么复杂
· 我支持王丹、柴玲这般“民运渣滓”
· 民主,科学,三峡大坝
友好链接
· 不洁之人:不洁之人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Rabbit:Stinger 的博客
· 凯利:凯利的空间
· 医言堂:医言难净
· pumbaa:【PUMBAA 说故事】
· 嘎拉哈:嘎拉哈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网络游戏:天外来人
· 飞云:潇潇飞云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冠云:冠云的博客
· 欢乐诵:欢乐诵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草庐隐士:草庐隐士的博客
分类目录
【讨温】
· 温家宝临行打了漂亮的仗
· 温总理,你可急死我了!
· 温家宝是否“叶公好龙”即将揭晓
· “影帝”离“民主之父”仅半步之遥
· 温总理,要辞职就辞吧!
· 温总理,您该输上“道德的血液”了
· 呼吁温家宝向王立军同志学习
· 温总理,影帝非您莫属
· 总理呀,谁把您逼成了影帝?
【薄温斗】
· 薄温斗的本质无关路线斗爭
· 薄王反目的逻辑推演
· 中国,一个戏子的国度
· 冷看薄熙来的倒台
【历史】
· 康熙皇帝看汉奸
· 第三只眼睛看汉奸
· (重贴)抗美援朝是场“二杆子”的战
· “蒋桂战争”对中国国运影响巨大
· 百年国耻哪几樁?
· 白崇禧将军的遗恨
【文化之争】
· “性善论”浅薄吗?
· 关于文化与民族问题,再答网游君
· “知耻近乎勇”--答网络游戏君
· 中国文化的又一特色:“爱国表演”
· 中国文化是道德文化的迷思
· “普世价值”很高明 -- 答芦鹤难
【柴玲的宽恕】
· 再非议柴玲之宽恕,兼答伊萍
· 悼六四,谈宽恕
【杂说】
· 莫言贪奖被算计
· 70年了,国军还在抗日的正面战场
· 民主派的“酸葡萄”
· 中国又出爆炸性新闻了
· 今天的西藏不再是政教合一?
【笑话】
· 习近平将开放美国总统选举
· 莫言第四次获诺贝尔奖了(笑话)
· 寄自中国:侨务政策有变化
· 随想:钓鱼岛风云
【闲言】
· 请关注朱承志和王登朝
· 关于网上纠纷的简短声明
· 寄自美国的情报
· 由“皇上”骇客看“五毛”,和台南的
· 万维再遇袭击
· 支持博讯打官司
· “寄自美国”,你够憨的
· 万维的技术主管别大意
· 维基解密获得王立军资料?
【读书转贴】
· 这不止是制度性的歧视
· 蒋介石日记揭示的中国历史
· ZT: 他们为什么自焚?
· ZT: 钓鱼岛历史的完整解说
· ZT 一个警察的独白《见证王立军
· 班旦加措的《雪山下的火焰》
· 此图片令人极度不舒服,请慎入
【基督教与民主】
· 上帝的孩子都打枪
· 基督教与民主的成熟
· 给怕被利用的基督徒
· 民主与基督教的“相互利用”
· 基督教信仰与民主无关吗?
· 由守望教会事件看“政教分离”
· 为什么宗教自由的门不能开?
【中国人与民主】
· 我支持王丹、柴玲这般“民运渣滓”
· 民主,科学,三峡大坝
· 民主是目的还是手段?
· 民主不会天下大乱!
· 民主不是为了美帝!
· 没有民主,何来的法治?
· 民主素质从哪里来?
· 民主素质从哪里来?
· 没有民主,何来的法治?
· 中国的民主,上不去也下不来
【儒家、普世价值】
· 我们都被普世价值忽悠过!
· 普世价值: 兼具良知和理性的双重
· 普世价值将如共产主义一样灭亡?
· 再谈孔夫子是普世价值的倡导者
· 孔夫子就是普世价值的倡导者
【拔毛】
· 毛泽东的民主大忽悠
· 评价毛泽东没有那么复杂
存档目录
2013-04-11 - 2013-04-11
2013-03-16 - 2013-03-16
2013-02-17 - 2013-02-17
2013-01-03 - 2013-01-20
2012-12-01 - 2012-12-30
2012-11-01 - 2012-11-11
2012-10-02 - 2012-10-30
2012-09-13 - 2012-09-25
2012-08-06 - 2012-08-30
2012-07-17 - 2012-07-17
2012-06-05 - 2012-06-27
2012-05-08 - 2012-05-11
2012-04-01 - 2012-04-27
2012-03-02 - 2012-03-29
2012-02-06 - 2012-02-2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