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兰冠云的博客  
......  
https://blog.creaders.net/u/590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ZT: 他们为什么自焚? 2012-12-12 19:42:05
資料整理 / 王力雄

1、扎白(法名洛桑扎西):

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僧人,20歲。2009年2月27日在阿壩縣洽唐西街自焚,遭軍警槍擊,重傷,被軍警强行帶走。只知已殘,更多情况不明。

據紐約時報2012年6月2日的報道:為什麽格爾登寺成為自焚藏人的中心?(譯文),其中兩次提到第一位自焚藏人扎白在自焚前留下遺書:
「一名年輕的藏族喇嘛走在街上,用腳去踢解放軍的軍車,然後留下了一份自殺遺書,譴責官方禁止他們舉行一項宗教儀式。」
「2009年2月27日,一名高層的喇嘛在僧侶聚會時通知說,格爾登寺不得不取消當天一個重要的祈秲x式。洛桑說,半小時後,札白就在市場上點火自焚;他留下了一張紙條,說如果政府禁止該宗教儀式,他會自殺。」

2、彭措(法名洛桑彭措,又寫平措):

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僧人,19歲。2011年3月16日在阿壩縣洽唐西街自焚,重傷,遭軍警毒打,次日淩晨犧牲,後由藏人隆重火葬。

據「他們認為我們害怕武力鎮壓,他們想錯了」——與格爾登寺僧人的訪談,紀念彭措自焚一周年,彭措在寺院的同學說彭措自焚前「對幾位朋友說:『我無法繼續忍受心中的痛苦,2011年3月16日我將向世人表現一點迹象。』」

並講述彭措自焚犧牲之後:「在處理他的遺物時發現了他在筆記本上的一段話:『运气和信心是胜利,失望与疑虑是失败

3、丁増朋措:

康昌都(今西藏自治區昌都地區昌都縣)嘎瑪區農民,原為噶瑪寺僧人,後還俗成家,41歲。2011年12月1日在嘎瑪區政府前自焚,重傷,被軍警强行帶走,於12月6日在昌都縣醫院犧牲。而西藏自治區當局掩蓋這起自焚,對外聲稱「目前西藏沒有自焚事件,總體上是非常平穩的……」。

丁增朋措在自焚前留下四份遺書——

遺書之一:
信封上寫着:請張貼到噶瑪寺的大門上
信中內容:
面對繼承和弘揚純正無誤的藏傳佛教之噶瑪寺堪布洛珠繞色、朗色索朗和全體僧侶遭受抓捕、毆打——我寧願為我們噶瑪寺的堪布和僧侶們的痛苦去赴死。
持尊嚴者丁増朋措

遺書之二:
同胞們,勿要失望!勿要怯懦!自他交換的道友們,請為持佛法的兩位堪布和僧人們想一想,我們怎能相信一個不允許我們信仰宗教的政府?
丁増朋措

遺書之三:
噶瑪寺的同胞兄弟們:
想到堪布和僧人們的處境,我們坐在這裏擔憂有什麽用?起來吧!
利養恭敬八法與榮譽,如野鹿遠遠躲避獵人。
向世間法無法欺騙之,大徹大悟的佛祖頂禮!
充滿痛苦的丁増朋措

遺書之四:
想到整個西藏和今年噶瑪寺的苦難,我無法繼續活下去空等。

4、索巴仁波切(年格.索南竹杰):

安多果洛(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縣人,42歲。2012年1月8日在達日縣廣場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隆重火葬。在自焚前錄音遺囑說:「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他在自焚前錄音遺囑,他的聲音在這裏可以聽到,經記錄後譯為中文——

國內外六百萬藏人兄弟姐妹們,在此,我向為藏人的自由而犧牲的以圖丹歐珠為主的英雄們、為六百萬藏人的團聚和藏地的幸福而獻出寶貴生命的英雄兒女們,表示無比地感謝和欽佩。我已經四十多歲,一直沒有勇氣像你們那樣做,以致苟活到今天。所幸的是,我也努力地為藏文化的大五明及小五明的弘揚做了一些貢獻。

在21世紀尤其今年,是雪域的許多英雄兒女獻出寶貴生命的一年,我也願貢獻自己的血肉來表示支援和敬意。我的犧牲不是為了顯示自己有多麽偉大,我招恼意地懺悔所犯三昧耶戒以及一切罪業,特別是金剛密乘的誓言戒——不允許對自身的虐待和犧牲,我在此虔諔曰凇

一切眾生未有不曾做過我們的父母,無邊的眾生由於業際顛倒,做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我招恼意地為他們清淨業障。並且我發願,希望遍法界的一切眾生,乃至如虱子等一切微小眾生,臨終時未有恐懼,不受痛苦,往生無量光佛的身邊,獲得圓滿正等正覺的果位。因此我願供養自己的壽命和身體。也為了人天導師尊者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主的所有高僧大德長久住世,而把我的壽命、身體化作曼札供奉給他們。

諸香塗地繽紛雨妙花
嚴飾須彌四洲並日月
觀想變現供養諸佛刹
修習願達諸佛清淨刹
(譯者注:以上是曼札偈)

自他身語意三世善法、珠寶、妙善、曼札、普賢諸雲供意幻供養上師三寶尊,慈悲攝受賜予我加持:「俄當,格熱,然那曼札拉,康呢爾亞,答亞麽」。(譯者注:此為曼札偈咒語)

再次說明,我做出這一行為,絕無貪圖名譽、恭敬、愛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態,而是清淨的,虔盏模绶鹜赢斈陹紊盹暬⒁话悖渌麪奚牟厝送彩侨缥乙话悖瑸榱苏胬砗妥杂啥鴴紊×x。

事實上臨終之際,若有嗔恨心很難得解脫,因此我希望我能做他們的引導者,願以此供養的功德和力量使一切眾生未來獲得究竟佛的果位;並為國內外諸多高僧大德長久住世,尤其希望尊者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了雪域政教永世長存:

雪山綿延環繞的淨土
一切利樂事業之緣源
丹增嘉措慈悲觀世音
願其足蓮恒久住百劫
(願事業如日中天)
(譯者注:此為尊者達賴喇嘛長壽祈請文)

願惡緣毀壞教法者
業際顛倒有形無形
思想行為入惡劣者
三寶諦實加持永斷除
(譯者注:此為尊者達賴喇嘛所着的雪域祈段模

(願此等善法等兩偈,略)

殊勝之最發願王
利益無邊諸眾生
圓滿普賢行願力
三惡道眾盡解脫
達雅塔,班贊哲雅阿瓦波達呢耶所哈。(成就所願咒,念誦了三遍)

呀!諸多的金剛道友和各地的信徒們,大家要團結一致,同心協力,為雪域藏人未來的自由,為藏地真正成為我們自己的家園,為這樣的曙光,大家要團結一致,為了這個共同目標而奮鬥,這也是所有獻出寶貴生命的英雄們的心願,因此無利益的一切行徑必須要放弃,比如那些為了爭奪草山而自相爭鬥等。

年輕的藏人要努力、勤奮地學習十明等藏人的文化及理論知識,年老的藏人也要把自己的身口意融入到善法之中,大家要共同弘揚和發展我們民族傳統的文化、語言、文字、風俗習慣等,大家都要力所能及地,為了藏人的幸福和一切眾生暫時獲得世間圓滿以至究竟獲得佛的果位而多做善事,這非常重要,祝願大家吉祥如意!

我還要告訴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譯者注:提到一個名字但聽不清楚):我身無分文,我的一切財產早已布施在佛法方面,請你們不要說這裏有我的財產、那裏有我的財產,或者這裏那裏有我的東西。我什麽都沒有,我的兄弟姐妹、親戚朋友和施主們請記住這一點。還有,希望我做擔保的一些鄉親、喇嘛、祖古的物品,你們要按約定的時間如數交還。
自他三世一切善法回向給一切眾生等,特別是在地獄等三惡趣的眾生。

(殊勝之最發願王等一偈,略。)
(此生三世一切功德一偈,略)

最後,國內外的所有法友們,請你們不要難過,請你們為善知識們祈叮酥疗刑衢g我們未有離別。依怙我的老人們和百姓們也請如是發願,無論快樂與痛苦、好與壞、喜與悲,我們都要依靠上師三寶,除了三寶再沒有依靠處,請你們不要忘記,扎西德勒!

5、朗卓:

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18歲。2012年2月19日在中壤塘鄉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火葬。

他在自焚前寫下遺書,其實是一首詩:

昂起你堅强的頭,為朗卓之尊嚴。
我那厚恩的父母、親愛的兄弟及親屬,我即將要離世。
為恩惠無量的藏人,我將點燃軀體。
藏民族的兒女們,我的希望就是,你們要團結一致。
若你是藏人要穿藏裝,並要講藏語,勿忘自己是藏人;
若是藏人要有慈悲之心,要愛戴父母,要民族團結,要憐憫旁生,珍惜動物生命。
祈願(嘉瓦丹增嘉措)達賴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祈願雪域西藏的高僧大德們永久住世。
祈願藏民族脫離漢魔。在漢人魔掌下藏人非常痛苦,這痛苦難以忍受。
此漢魔强佔藏地,此漢魔强抓藏人,無法在其惡法下續留,無法容忍沒有傷痕的折磨。
此漢魔無慈悲心,殘害藏人生命。
祈願(嘉瓦丹增嘉措)達賴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6、才讓吉:

安多瑪曲(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藏族中學初三學生,女,19歲。為抗議藏語文教育遭嚴重削弱的教育政策,2012年3月3日在瑪曲縣一菜市場自焚,當場犧牲,被軍警搶走遺體。當局的解釋是她頭腦有病,學習差。

在衛報:一位藏人少女悲慘的自焚之路中,去當地採訪的衛報記者寫到:「一月初,才讓吉在與她的一個親戚談到一連串的自焚事件時表示,她很理解他們為什麽要這樣做。『沒有人可以像這樣繼續生活下去。』 她說。」

7、江白益西:

康道塢(今四川省甘孜州道孚縣)人,2006年流亡印度,27歲。2012年3月26日在新德裏抗議中國主席胡鍧L問印度的集會上自焚。被藏人送往醫院,但因傷勢太重,於3月28日即所謂的「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犧牲。

他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為了抗議中共國家主席胡鍧皆L印度,點火自焚而被送至印度醫院搶救的流亡藏人江白益西之前留下的相關遺囑被公布,他在遺囑上鼓勵藏人團結奮鬥,為六百萬藏人爭取人權和自由。

遺囑5點訴求分別是:

第一,祝願世界和平導師達賴喇嘛尊者萬歲,希望能够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堅信境內外同胞早日團聚在雪域西藏,並在布達拉宮前齊聲高唱西藏國歌;

第二,同胞們,為未來幸福和前景我們要有尊嚴和骨氣。尊嚴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是尋找正義的勇氣,更是未來幸福的嚮導。同胞們,尋求與全球民眾同等的幸福,必須要牢記尊嚴,大事小事都要付出努力,總而言之,尊嚴是辨別是非的智慧;

第三,自由是所有生命物的幸福所在,失去自由、像是在風中的酥 油燈,像是六百萬藏人的趨向,如果三區藏人能够團結力量必會取得成果,請不要失去信心;

第四,本人所講的是六百萬西藏人民的問題。在民族鬥爭中,若有財富現在就是該使用的時候,若有學識就是該付出力量的緊張時刻,更覺得現在正是該犧牲生命的時候。在21世紀中,用火點燃珍貴的人生,主要是向全球民眾證實六百萬藏人的苦難、無人權及無公平的處境,如果有憐憫和慈心,就請關注弱小藏人的處境;

第五,我們要使用傳統宗教、文化和語言的基本自由,要有基本人權,希 望全世界人民能够支持我們。藏人是西藏的主人,西藏必勝!
道孚•江白益西。

(右上方則留下遺囑的日期為2012年3月16日。)

8、朱古圖登念扎(又名阿圖):

康達折多(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縣)塔公鄉丈卡寺朱古(活佛),曾任佐欽五明佛學院法台堪布,現為塔公佛學院堪布。45歲。2012年4月6日(藏歷2月15日),他與其侄女、尼師阿澤在自家木屋為所有自焚藏人供燈祈福後,以身浴火,遺體呈打坐狀。但迄今,朱古圖登念扎與阿尼阿澤的自焚與犧牲未被藏人行政中央承認,原因不明。

然而,據來自境內的信函指證:「堪欽仁波切生前曾對其家人說,近期他要對那些為西藏共同事業自焚獻身者舉行一個大供奉,並去買了很多酥油燈,拿到自己僧舍內點燃後進行供奉。從當月藏歷十號起,堪布就點燃這些酥油燈,同時讓師徒們進行了廣泛的放生積善活動。當月藏歷十五號下午十點左右,堪布向他的家人們打電話說:『今天是藏歷十五號,我為那些為藏民族的政教事業捨弃自己生命的英雄兒女們點燃了很多酥油燈,我也要在今天讓心靈積累偉大的福田。』」這句話應該是朱古圖登念扎的遺言。

9、曲帕嘉:

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25歲。2012年4月19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與堂兄弟索南同時但不同地點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僧俗將他隆重火葬。

10、索南:

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24歲。2012年4月19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與堂兄弟曲帕嘉同時但不同地點自焚,當場犧牲。後由藏人僧俗將他隆重火葬。

曲帕嘉、索南在自焚前錄音了遺囑,在YouTube上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經記錄後譯為中文——

藏民族是有着與眾不同的宗教和文化、慈悲和善良、有利他之心的民族,但是,藏民族受到中國的侵略、鎮壓和欺騙。我們是為了藏民族沒有基本人權的痛苦和實現世界和平而點火自焚的,我們藏民族沒有最基本人權的痛苦比我倆自焚的痛苦還要大。

在這世上最厚恩的父母和家人和深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倆不是沒有考慮你們感受,和你們生死別離是遲早的事,也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我倆志同道合地為了藏民族得到自由、佛法昌盛和眾生能够獲得幸福,以及世界和平而點火自焚的。

但是你們要按照我倆的遺願行事,如果我倆落入漢人的手中,你們不要做任何無畏的犧牲,我倆不願任何人為此而受到傷害,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如果你們為了我倆而傷心,那就聽從學者和上師大德的話,學習文化不要迷途,對本族要情同手足,要努力學習本民族的的文化,並團結一致,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按照遺願行事是我倆由衷的願望。

11、日玖:

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牧民,女,有三個孩子,33歲。2012年5月30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自焚,當場犧牲。遺體送往寺院。後由藏人僧俗將她隆重火葬。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於8月18日公布從境內收到日玖生前留下的遺囑:

祈願世界和平幸福。為了使尊者達賴喇嘛能够返回西藏,請不要縱容自己恣意地屠宰或交易牲畜,更不要偷盜;藏人要說藏語,不要打架。我願為一切苦難的有情眾生承擔痛苦。如果我落到中共當局的手中,請不要反抗抵制。大家要團結一致,學習文化知識,家人不要為我的自焚感到傷心。

12、旦正塔:

安多尖扎(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尖扎灘鄉洛哇村牧民,64歲,2012年6月15日在尖扎縣武裝部門口自焚,當場犧牲。在民眾的堅持要求下,軍警後來將他的遺體交還其家人。當日下午,藏人僧俗將他隆重火葬。

他在自焚前留下簡短遺書如下:

皈依三寶,
祈願世界和平。
祈願尊者達賴喇嘛回歸故里。
為了守護西藏國,
我將獻身自焚。

13、丹增克珠:

康稱多(今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牧民,曾為僧人,24歲。2012年6月20日與阿旺諾培在稱多縣扎朵鎮舉雪山獅子旗自焚,當場犧牲。遺體由賽康寺僧人送往寺院,於23日火葬。

14、阿旺諾培:

衛藏日喀則(今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衛藏日喀則聶拉木縣)門布鄉春都村人,22歲。2008年離開家鄉去康區,之前是學生。2012年6月20日與丹增克珠在稱多縣扎朵鎮舉雪山獅子旗自焚,重傷,先被賽康寺僧人送往寺院,後被軍警帶往青海省西寧某軍隊醫院,於7月30日終因傷重不治而犧牲。

兩人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對我倆來說,沒有能力從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上出力,在經濟上,也沒有幫助西藏人民的能力,所以我倆為了西藏民族,特別是為了達賴喇嘛尊者能够永駐世間並且儘快返回西藏,而選擇了自焚的方式。告知和我倆一樣的西藏青年們,我們希望而且也相信大家會立誓,永遠不在藏人間進行內鬥,要團結一致,守護住西藏的民族赤铡!

15、古珠:

康比如(今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比如縣)人,作家,43歲。2012年10月4日在那曲縣城自焚,犧牲,遺體被軍警搶走。

他生前在QQ上留下多則遺言,其中兩則遺言是:

「雪域藏地的兄弟姐妹們,回顧我們的過去,只有遺憾、憤怒、傷心和泪水,很少有興高採烈的景象。正值在迎接水龍新年時,祈洞蠹医】灯桨玻f事如意,同時希望保持民族自豪感,即使面對痛苦和損失,也不要失去信心,務必加强團結。」

在題為「生命敲響勝利之鼓」的遺言中寫道:「西藏重獲獨立的前提下,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是同甘共苦且相依為命的雪域藏人們的目標。達賴喇嘛尊者提倡非暴力中間道路政策,努力爭取自治權利,為此境內外600萬藏人也一直遵從尊者的教言長期期盼,但中共政府不僅不給予支持和關注,反而提及藏人福祉的人都會遭到監禁和無盡的酷刑折磨,更嚴重的是污蔑達賴喇嘛,只要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將會遭到暗殺或失蹤,藏人的福祉利益根本置之不理,因此,為了見證和宣傳西藏的真實狀况,我們要把和平鬥爭更加激烈化,將自身燃燒呼喚西藏獨立之聲。」

「上蒼大神請注視雪域西藏,母親大地請把慈愛賦予西藏,中立的全球民眾請重視正義,純潔的雪域西藏雖被鮮血染紅,軍隊不斷在實施武力鎮壓,但無畏不懼的雪域兒女們,架起智慧之弓,射出生命之箭,殲滅正義之敵。」

16、頓珠:

安多拉蔔讓(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人,牧民和修行者,61歲。2012年10月22日在拉蔔楞寺內自焚,當場犧牲。

他留下的遺言:他「經常呼籲拉卜楞寺僧人和當地年輕藏人不要選擇自焚,要留住生命,為民族未來事業作出努力和貢獻。公開表示自己和老一代人在1958年和1959年期間,曾遭受中共政府的迫害和折磨,因此,他和其他年事已高的老一代人才應該選擇自焚等。」

17、拉莫嘉:

安多拉蔔讓(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博拉鄉牧民,20多歲。他是兩個年幼女兒的父親。2012年10月20日在夏河縣博拉寺附近自焚,當場犧牲。

依據一位境內藏人撰文介紹拉姆嘉的自焚細節中寫到,在自焚當天,拉姆嘉「通過電話對他的一位好友表示,能否到博拉寺接他,而他的朋友回答說,因為自己沒有摩托車可能無法接應後,拉姆嘉表示,哦,那沒關係,今天下午或許你會聽到一個消息。拉姆嘉還對他的好友提問說,中國的十八大會議什麽時候召開?並最後嘆氣說,這中國(藏語:加)真不讓我們過一個安心的日子後,挂斷了電話。」

18、丹珍措:

安多熱貢(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多哇鄉牧民,23歲。有父母雙親及6歲的兒子。2012年11月7日,中共十八大前夕,她在多哇鄉自焚犧牲。

她在自焚前留下遺言說:「阿爸,我們藏人真難啊,連嘉瓦仁波切(尊者達賴喇嘛)的法像都不能供養的話,那是真的沒有自由了……」

19、桑珠:

安多阿壩(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俄休寺僧人,16歲。2012年11月7日,中共十八大前夕,在阿壩縣各莫鄉派出所前自焚,被軍警拖走,生死不明。

桑珠在自焚前留下遺書:「把這世上最仁慈的祝福,獻給我的兄弟姐妹、特別是我的父母。我為西藏而自焚。祈願達賴喇嘛常駐於世,願幸福之光照耀雪域大地。」

20、寧尕扎西:

安多熱貢(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多哇鄉牧民,24歲。2012年11月12日,在多哇鄉自焚犧牲。

留下遺書:「致嘉瓦仁波切(尊者達賴喇嘛)和班禪仁波切以及六百萬藏人:西藏要自由、要獨立。釋放班禪仁波切,讓嘉瓦仁波切返回家園!我自焚抗議中國政府!父親扎西南杰為主的人,不要為我悲痛,隨佛法,行善事,我的希望是,六百萬藏人要學習母語、講母語,穿藏服,團結一致。」

21、久毛吉:

安多熱貢(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保安鎮出租車司機,27歲。2012年11月17日在保安鎮自焚,當場犧牲。她家境富裕,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留下遺書:用藏文和中文寫着「民族平等,新任領導人習近平須與尊者達賴喇嘛會面」,以及「和平」兩字。

22、桑德才讓:

安多澤庫(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多禾茂鄉牧民,24歲。2012年11月17日在多禾茂鄉政府前自焚,當場犧牲。遺下父母、妻子及3歲的兒子。

留下遺言:「西藏沒有自由,尊者達賴喇嘛被禁止返回西藏,班禪喇嘛被監禁在獄中,另有無數個西藏英雄相繼自焚犧牲,因此,自己不想活在這個世上,活得也沒有意義。」並寫下:「我們是雪獅的兒子,紅臉藏人的後代,請銘記雪山的尊嚴。

23、桑杰卓瑪:

安多澤庫(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多禾茂鄉尼師,17歲。11月25日在村裏自焚,當場犧牲。在阿尼桑杰卓瑪犧牲後,從她家裏發現她留下的一個信封,裏面裝着一首詩和一張照片。以下是遺詩譯文:
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蔚藍色的高空,懸崖峭壁的殿堂裏,我的上師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山之顛,雪獅回來了,我的雪獅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茂密的森林,看綠茵的草原,我的猛虎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域大地,雪域的時代有了轉機,藏人是自由和獨立的
嘉瓦丹增嘉措,在遙遠的地方,履足世界時,祈願苦難下的紅臉藏人,從黑暗的夢中醒來
班禪喇嘛,正在監獄裏遙望遠天,祈段我的雪域,升起幸福的太阳
為了雪域福祉
雪域的寶貝兒女們,不忘雪山的勇士們才是藏人。(這句話是寫在照片後面的)
西藏獨立國(這句話是寫在信封上的)
桑杰卓瑪
公元2012年11月(看不清具體日子 )日

24、桑杰扎西:

安多拉蔔讓(今甘肅省甘南州夏河縣)桑科鄉牧民,18歲。2012年11月27日自焚犧牲。

他在自焚前給堂兄打電話說:「今天我要為民族事業自焚。」之後,以身浴火。這句話應該是桑杰扎西的遺言。

25、格桑杰:

安多若爾蓋(今四川省阿壩州若爾蓋縣)降扎鄉牧民,24歲。2012年11月27日晚上,在降扎鄉政府前自焚,當場犧牲。

留下遺書:「永別了,世上恩惠無量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們,我要為雪域西藏的福祉利益用火點燃生命,祈願達賴喇嘛丹增嘉措永久住世,希望雪域西藏的幸福之日儘早到來。」

26、洛桑格登:

安多果洛(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班納合寺僧人,出身牧民家庭29歲。2012年12月3日晚上,在在班瑪縣蓮花街三岔路口自焚,雙手合十喊口號,當場犧牲。

他在自焚前給班納合寺僧人打電話說:「我就要點火自焚,身上已倒滿了油,接下來喝了電瓶油後就點火。本來我想寫遺書,但我的字體很差,所以就給你打電話留下遺言。我有一個希望,那就是西藏三區民眾要團結一致,不要為各種糾紛而內鬥,只有這樣我們的希望就會實現。」

27、班欽吉:

安多澤庫(今青海省黃南州澤庫縣)中學初一(七)班女學生,出身多禾茂鄉牧民家庭,16歲。2012年12月9日晚上,在所在村莊自焚,當場犧牲。(因暫無班欽吉的照片,故以酥油供燈替代)

她在自焚前給友人打電話說:「我們沒有任何自由。我要為西藏民族的尊嚴而自焚。如果我在當局門前自焚,我的父母不會得到我的遺體,所以我會在沒有公路的村莊自焚……」

浏览(985) (0) 评论(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2-12-18 19:12:22
兰博,谢谢回复。

但是你不认为王力雄他们已经有足够证据证明的事实,蜜蜂就无话可说。在网络上可以连篇累牍地看见他的作品或观点,你不能自欺欺人。

承认自己的观点,他们可能比你爽快。呵呵~

蜜蜂无意批评你,只是担心像牧羊人这样的从来没有参与过西藏问题讨论的博客,会获得错误的信息,因此产生误判。

中国政府和地方当局,不会专门去挑起事端跟自己找麻烦,经常发生藏族人跟汉族人的矛盾,法庭都会偏袒照顾藏族人。蜜蜂有亲戚在那里生活五十多年了,第二代第三代也在那里工作生活,信息是一手的。

无论如何,我们既要谴责共产党政府的错误做法,更要谴责“自焚”和过后海外藏族人领袖们的鼓励煽动“嘉奖活动”。达赖喇嘛应该使用自己神一样的影响力,阻止自焚。减少生命损失。

他做还是不做,蜜蜂也不能左右。嘿嘿!
回复 | 0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2-12-18 18:26:31
花蜜蜂,

不同于绝大多数的汉人,王力雄对于藏人和维族有更多的兴趣、了解、和平等心。我不以为王力雄是藏独和疆独分子。他没有理由比达赖走得更远,如果说是主张落实宪法应许的民族自治就是藏独,这逻辑就等同中国政府了。

而且,不能借由王立雄的政治力场来质疑他的翻译的可靠性。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2-12-18 12:34:22
兰冠云博,

我们互相不太了解,但是我们有共同点网友和朋友,通过她们毕竟可以增进一些了解。

你转贴的这文章是王力雄的作品。为何蜜蜂这么说,因为自焚者是藏族人,他们基本上不讲汉语,中文表达可想而知。“翻译就是再创作”——郭沫若。

王力雄是什么人,你可能清楚,但是牧羊人不清楚,他问你,你没有告诉他王力雄是主张西藏独立和新疆独立观点的。他不是普通的民主运动分子。

反共反到他那步就超出底线了。
回复 | 0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2-12-13 09:25:56
兔子,

你说得对。再叙,回去工作了。
回复 | 0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2-12-13 09:23:55
牧人,

自焚的,有100人了。

王立雄的太太,是个藏族学者。一直在为藏人的自焚发声。都属于被控制的对象。

达赖有很多无奈。我想,如果他出面制止了藏人的自焚,全世界是否继续漠视西藏的处境,让这个民族继续被窒息被扼杀?
回复 | 0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2-12-13 09:18:27
何兄,

在无奈之下,我等待你的进一步思考。
回复 | 0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2-12-13 09:17:11
右撇子,

藏人的命运长期遭忽视,自焚是他们别无选择的呐喊。只有如此,才能对于麻木的良心,有一丝的触动。自焚是个体的选择,是民族的悲剧和无奈。如果10个藏人的自焚,就可以带来世界和华人的关注,何必要今天100人的自焚?所以,谴责达赖不制止, 不如谴责中共的残暴和固执,谴责我们自身的麻木。任何一个领袖,置身于达赖的位子,都会有两难的选择。我对于用“政客”称乎达赖,不是很舒服。
回复 | 0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2-12-13 08:00:15
医生,

藏人的自焚,与中国政治运动时期的自杀者,有不一样之处。

政治运动的自杀者,是个体无法再忍受对其自身的迫害。而藏人的自焚者,大多不是为了反抗对其个人的迫害,而是为了藏民族的宗教、文化、命运,为了内心的苦闷,以自焚为民族发出微弱的声音,呼唤世界的关注。
回复 | 0
作者:Rabbit 留言时间:2012-12-13 05:06:59
冠云,
谢谢介绍!

藏人对精神层面的追求,汉人很难明白。汉人的良知高度不够,多数人来说。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2-12-13 05:05:48
冠云,

在构思小文时一直试图寻找一份自焚藏人名录,你转帖的王力雄的记述弥补了我的这个遗憾,谢谢。
刚刚看了王力雄(原先对他的了解限于天葬等)的简介。他是个令人尊敬的独立作家。
从王力雄的记述里看出政府的"自焚是达赖喇嘛操纵"的说法是谎言(牧人对此毫不奇怪)。不过也能看出个别案例里有寺庙默许或鼓励的痕迹,所以牧人依然认为达赖喇嘛的声明是必要的。

藏人彭措的遗言『运气和信心是胜利,失望与疑虑是失败』体现了他们的坚忍(正如丘吉尔说的"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读后让人潸然泪下。

吁请大家关注,吁请万维编辑关注。
回复 | 0
作者:网络游戏 留言时间:2012-12-12 23:26:54
<a href="http://blog.mirrorbooks.com/wpmain/wp-content/uploads/2012/12/adfsg.gif"><img src="http://blog.mirrorbooks.com/wpmain/wp-content/uploads/2012/12/adfsg.gif" alt="" title="adfsg" width="129" height="143" class="alignnone size-full wp-image-81100" /></a>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2-12-12 22:08:51
网络游戏:你终于找到了正确的答案!但也别泄气,苏联帝国曾经是多么地强大,谁会想到会在一夜之间轰然倒下呢?

玩你的网络游戏吧!说不定在你正玩得来劲的时候,忽然间老共帝国也莫名其妙地轰然倒下!
回复 | 0
作者:网络游戏 留言时间:2012-12-12 21:31:59
为何西藏民众用自焚(对己施暴)来抗议,而不是采取如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的非暴力抗争?

答案只有一个:他们所面对的政府不同。

六四屠杀已经证明,用非暴力抗争来施压中国专制政府,是无效的。

改变中国,自焚无效,非暴力无效,暴力无法实行,那么怎么办?答案也只有一个:任其腐败。

昨天我主张用一切手段推翻中国专制政府,但今天起,我认错了。我发现,没有手段能够推翻中国的专制政权。
回复 | 0
作者:信天翁 留言时间:2012-12-12 20:58:52
安多澤庫(今青海省黃南州澤庫縣)
===============================
难道说的是古代的事情?

王力雄是混帐。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2-12-12 20:43:58
无论怎么解释,中国政府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藏民也是中国公民,一个公民以死抗争,那必定是有着难以忍受的压迫.这是活生生的,残酷的事例,证明了老共政府虐待了自己的公民,与老共自己所标榜的”以人为本”的原则背道而驰.

但同时,达赖也应该公开呼吁藏民们不要采用这种极端的办法抗议.如果达赖不公开呼吁,可能就会有更多的藏民采用这种极端的抗议办法.这样的结果只能是藏民们受罪,政客们受益.
回复 | 0
作者:兰冠云 留言时间:2012-12-12 20:28:47
医生,

你的附文太长了,我先挪一挪。
--------------------------------------------------------

冠云,这与49年到76年中国的另一个自杀高峰期有可比性。见附文: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作者:谢 泳
回复 | 0
我的名片
兰冠云
注册日期: 2012-02-07
访问总量: 467,55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这不止是制度性的歧视
· 温家宝临行打了漂亮的仗
· 请关注朱承志和王登朝
· 毛泽东的民主大忽悠
· 评价毛泽东没有那么复杂
· 我支持王丹、柴玲这般“民运渣滓”
· 民主,科学,三峡大坝
友好链接
· 不洁之人:不洁之人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Rabbit:Stinger 的博客
· 凯利:凯利的空间
· 医言堂:医言难净
· pumbaa:【PUMBAA 说故事】
· 嘎拉哈:嘎拉哈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网络游戏:天外来人
· 飞云:潇潇飞云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冠云:冠云的博客
· 欢乐诵:欢乐诵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草庐隐士:草庐隐士的博客
分类目录
【讨温】
· 温家宝临行打了漂亮的仗
· 温总理,你可急死我了!
· 温家宝是否“叶公好龙”即将揭晓
· “影帝”离“民主之父”仅半步之遥
· 温总理,要辞职就辞吧!
· 温总理,您该输上“道德的血液”了
· 呼吁温家宝向王立军同志学习
· 温总理,影帝非您莫属
· 总理呀,谁把您逼成了影帝?
【薄温斗】
· 薄温斗的本质无关路线斗爭
· 薄王反目的逻辑推演
· 中国,一个戏子的国度
· 冷看薄熙来的倒台
【历史】
· 康熙皇帝看汉奸
· 第三只眼睛看汉奸
· (重贴)抗美援朝是场“二杆子”的战
· “蒋桂战争”对中国国运影响巨大
· 百年国耻哪几樁?
· 白崇禧将军的遗恨
【文化之争】
· “性善论”浅薄吗?
· 关于文化与民族问题,再答网游君
· “知耻近乎勇”--答网络游戏君
· 中国文化的又一特色:“爱国表演”
· 中国文化是道德文化的迷思
· “普世价值”很高明 -- 答芦鹤难
【柴玲的宽恕】
· 再非议柴玲之宽恕,兼答伊萍
· 悼六四,谈宽恕
【杂说】
· 莫言贪奖被算计
· 70年了,国军还在抗日的正面战场
· 民主派的“酸葡萄”
· 中国又出爆炸性新闻了
· 今天的西藏不再是政教合一?
【笑话】
· 习近平将开放美国总统选举
· 莫言第四次获诺贝尔奖了(笑话)
· 寄自中国:侨务政策有变化
· 随想:钓鱼岛风云
【闲言】
· 请关注朱承志和王登朝
· 关于网上纠纷的简短声明
· 寄自美国的情报
· 由“皇上”骇客看“五毛”,和台南的
· 万维再遇袭击
· 支持博讯打官司
· “寄自美国”,你够憨的
· 万维的技术主管别大意
· 维基解密获得王立军资料?
【读书转贴】
· 这不止是制度性的歧视
· 蒋介石日记揭示的中国历史
· ZT: 他们为什么自焚?
· ZT: 钓鱼岛历史的完整解说
· ZT 一个警察的独白《见证王立军
· 班旦加措的《雪山下的火焰》
· 此图片令人极度不舒服,请慎入
【基督教与民主】
· 上帝的孩子都打枪
· 基督教与民主的成熟
· 给怕被利用的基督徒
· 民主与基督教的“相互利用”
· 基督教信仰与民主无关吗?
· 由守望教会事件看“政教分离”
· 为什么宗教自由的门不能开?
【中国人与民主】
· 我支持王丹、柴玲这般“民运渣滓”
· 民主,科学,三峡大坝
· 民主是目的还是手段?
· 民主不会天下大乱!
· 民主不是为了美帝!
· 没有民主,何来的法治?
· 民主素质从哪里来?
· 民主素质从哪里来?
· 没有民主,何来的法治?
· 中国的民主,上不去也下不来
【儒家、普世价值】
· 我们都被普世价值忽悠过!
· 普世价值: 兼具良知和理性的双重
· 普世价值将如共产主义一样灭亡?
· 再谈孔夫子是普世价值的倡导者
· 孔夫子就是普世价值的倡导者
【拔毛】
· 毛泽东的民主大忽悠
· 评价毛泽东没有那么复杂
存档目录
2013-04-11 - 2013-04-11
2013-03-16 - 2013-03-16
2013-02-17 - 2013-02-17
2013-01-03 - 2013-01-20
2012-12-01 - 2012-12-30
2012-11-01 - 2012-11-11
2012-10-02 - 2012-10-30
2012-09-13 - 2012-09-25
2012-08-06 - 2012-08-30
2012-07-17 - 2012-07-17
2012-06-05 - 2012-06-27
2012-05-08 - 2012-05-11
2012-04-01 - 2012-04-27
2012-03-02 - 2012-03-29
2012-02-06 - 2012-02-2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